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安清】乍见初欢

番外 曾几何时下雪之日

 




 

第一次见到大和守安定,是在入京后没几天。

那时候的新选组还不叫新选组,不过是一群浪士聚集在一起,没有多大名头。但这并不妨碍初入京都的冲田总司到处转悠,以前多是闷头整日待在试卫馆,醉心于剑术鲜少出门,这回好不容易来到了传闻中的京都,自然是要好好逛一逛的。

寒绯樱开得早,堪堪三月,就已垂满枝头,从远处瞧,像极了一串串倒挂的红铃铛。冲田沿着坂道前行,双手兜在袖中,欢喜之情流于言表,他看着这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京都街头,忍不住抚了抚身侧加州清光的刀茎,叹息道:“瞧啊清光,咱们终于来到这了。”

与爱刀说话是冲田总司一如既往的习惯,虽然旁人总是笑他太把刀当人看,可在他自己心中,一起冲锋陷阵的加州清光早已成为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即便如此,冲田总司也只是把与刀聊天当做是排忧解难的一种,并没有真正意识到在这刀的内里,其实是住着刀灵的。所以也就理所当然的,注意不到那个躲在自己身后,时不时探出下脑袋的红发少年了。

加州清光哪里见过这等仗势,登时就被吓得缩在冲田的后面,瞪大了一双眼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自家主人走一步,他才敢跟着挪上一步,半点没有原先肆无忌惮的调皮劲头。恰好冲田转头进了家卖刀的铺子,加州清光一个愣神就被甩了老远,连忙迈着小腿跟了上去,那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逗乐了坐在石阶的刀灵少年。

那就是大和守安定。

所以在加州清光的眼里,两人的初遇实在算不上多么友好,一个出了洋相,一个喜笑颜开,用脚趾头思考,前者都会觉得后者是在嗤笑他,面对一个如此没礼貌的家伙,加州清光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看。

“你才来京都?”坐在台阶的刀灵眨眨眼,主动开口道。这一叫倒是把加州清光的目光引了过去,自然也就看清了这没礼貌的家伙的样子。老实说,大和守安定的确长了张讨喜的脸,相貌乖巧纯良,眼眸湛蓝泛光,尤其是脑后高束的马尾蓬松如犬毛,跟着身体主人说话的语气抖动着,看上去可爱极了。若是不了解的人,定得叫他这样子给骗了过去。

但也不知是否冥冥中自有天意,加州清光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就给这人打上了糟糕至极的标签。而往后的每日相处中,也都无一证明了他是对的。

可这时候的加州清光骨子里还是个乖小孩,跟着冲田总司久了,待人接物的那一套也学了个八成像,所以内心再怎么不舒服,面上还是不动声色,板着张小脸回了句:“到了有几天了。”言下之意自己可不是什么刚进城的乡下人,好歹还是有几天见识的。

台阶上的大和守安定晃荡着腿,看着刀灵别扭的样子只觉得有趣,一身浅葱色羽织衬得少年肤色瓷实白皙,光线穿透过他略微透明的身影,仿佛刷上了一层釉质,再配上那双酒红眸子,十足的惹眼。他在这家铺子待得久了,接触的都是熟人常客,好不容易见着一个生面孔,自然是兴趣至极。

与大和守安定兴味十足的眼神不同,加州清光只觉得被这家伙盯得浑身不自在。他本能地不喜欢这人露骨的视线,加之内心河源之子称呼在作祟,再瞧着出身京都的大和守安定,从身份上就觉得落了下风。这样想着,他又往冲田的身边凑了凑。可他这一动作,自然就让大和守安定瞧见了正被店主招待的冲田总司。不同于以往见过的那些武士,冲田总司的身上有着一份清洁感,相比于其他人脏脏旧旧的衣服,这人却连裤脚都抹得整齐,很容易让人途生好感,加上清秀温雅的面庞,也不怪大和守安定这一眼望过去,就半天没回过神来。

加州清光见他目不转睛的模样大脑就一阵警铃作响,鼓着腮帮子跑到大和守安定面前,像个小孩护食一般妄图挡住他的目光,虽然这举动落在旁人眼里实在幼稚得好笑,可对于把冲田总司标榜为自己人生意义的加州清光来说,这是非常必要的举措。

“这是你的主人么?”大和守安定也不恼,笑吟吟地收回视线,指着正和老板说话的冲田总司明知故问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么!”只要一扯到自家主人,那些什么礼貌啊教养啊通通都被吃进了肚子里,加州清光拽紧了自己的羽织,哼哼唧唧地不想理他。

“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吧,我叫大和守安定,你呢?”被拒绝回答问题的刀灵眨眨眼,话锋一转,开始自我介绍起来。

“我一点也不想知道你的名字。”加州清光大概是打定了主意要和这家伙死磕到底,这人越是笑得和颜悦色,他越是不想给好脸色看。

“不知道我的名字怎么行。”大和守安定从台阶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浮灰,狡黠地笑道:“因为我觉得你的主人肯定会看上我的,既然以后要一起生活了,自然还是要知道下名字的比较好。”

“你!我的主人怎么可能……”加州清光一听这话就瞬间炸毛,结果还没等他说完,就听身后传来冲田总司惊喜的声音。

“这刀真是好极了!”

随后是店铺老板欣喜地附和声:“这把大和守安定可是属于新刀上作,且是良业物,若是能被冲田先生使用,想来它也是极为荣幸的。”

加州清光听后小脸一白,随即恶狠狠地瞪了眼一旁气定神闲的刀灵少年,咬着牙一字一句道:“我绝对不会跟你好好相处的!”

所以若要说起这次初遇,对于加州清光而言只能是满心的愤懑。他讨厌这个自以为是又嚣张的小鬼,从打一见面起就无时无刻不在挑衅着自己,用那张足以招摇撞骗的乖巧模样来抢夺冲田总司对自己的宠爱。偏偏甫一回去就受到其他新选组队员的赞赏,说冲田买了把好刀。加州清光看着同样和自己穿着水青色白山纹的大和守安定,对方抿着嘴笑吟吟站在冲田总司身旁扮乖的样子,心里的怒气就蹭蹭地往上攀增。

他发誓,自己肯定会讨厌这家伙到底的。

 

然而话虽如此,加州清光却也不得不接受自己将和大和守安定长期共处的这个现实。

屯所其他刀灵并未像加州清光那般排斥,见着有新伙伴加入,三三两两跑来见上一见。这其中要属土方岁三和近藤勇的佩刀最为热情,三人都与加州清光是老相识,主人也是关系甚好,一听说冲田总司佩了新刀,忙不迭地就跑了过来。

和泉守兼定性子大大咧咧,一见到大和守安定就嚷嚷着要比试一番,跟在他身后的堀川国广连忙跑去拦下来,一脸头疼地数落着自家兼桑见到新人不应该这样做。长曾弥虎彻倒表现沉稳,许是跟在近藤勇身边久了,都说刀随主人,自然也沾染了些居于上位的稳重。

几个人一同坐在廊前赏樱,加州清光被安排坐在大和守安定边上,他看着满面笑容的刀灵怎么看怎么不舒服,赌气似的别过头数着墙头的树叶。大和守安定见状也面色未变,反倒是笑眯眯地把皮球提给了和泉守兼定,说着清光好像不太接受他这样的话,引得性子直爽的和泉守当即一把搂过加州清光的脖子,哈哈大笑地解释道这人就是害羞,气得加州清光又羞又恼,只得涨红着脸狠狠剐了眼大和守安定,心里默默地给这家伙又记上一笔。

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与大和守安定的相处并非加州清光想象中那般痛苦。虽然那家伙总是一肚子坏水,有时吵起架来也毒舌得令人招架不住,但加州清光依然能在每一次的交锋中找到些自信。

比如冲田总司喜欢带他出门。

这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并且炫耀的事,尤其对于常年针锋相对的他们俩来说。毕竟身为刀剑,存在的本质便是为主人拼杀于战场,若是失了战斗,便也是没了意义。所以每每当冲田总司从刀托上将自己取下时,加州清光都是挺直了脊背,满面红光地兴冲冲就往外走。起初他还会冲着大和守安定挑衅几句,果不其然就看着那家伙面色立马黑了下来,缩在角落里不言不语。后来也不知怎么,大概是那双眼里表现的失落太过明显,几乎要化为实质呼之欲出,加州清光也就没再这么嘲讽对方了。因为若是换位思考,成天被放在刀托上落灰的是自己,想来也不会好受。

后来和堀川聊起这些时,胁差总会捂着嘴笑他太不坦诚,明明心里也很关心大和守安定,却死要面子不肯说。加州清光当即耳朵尖都烧了起来,站起来大吼着没有的事,随后又觉得自己这样更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只得干咳几声连忙转移话题。

但加州清光很少能搞清楚那家伙本身的想法,要怪就只能怪大和守安定整天都是笑眯眯的,如同戴了个面具,让人无从知晓那张笑颜下究竟潜藏了何种心思。但估摸着那家伙估计也是讨厌自己的,毕竟在冲田出钱买下他的那一刻,加州清光就迫不及待地竖着手指在大和守安定面前宣示了自己身为爱刀的主权。

其实这样的想法与自己先前很有违和。毕竟在一开始他就打定了主意要讨厌大和守安定一辈子,可装模作样高冷了没几天,就开始不由自主地观察起这个人来。加州清光把这些归结于因为两个人要朝夕相处,抬头不见低头见,若是没个半点交集肯定是不可能的。他想得理直气壮,分毫没有半点被打脸的羞愧。

而这时被他盯得无所适从的大和守安定就会一脸无奈地放下手中的书,撑着下巴懒懒道:“清光你真的是太好懂了,想什么都写在了脸上。”

加州清光气得跺了跺脚,他也知道自己的不争气,但还是强装有理地冷哼一声,回了句,“是你太不以真心待人了,笨蛋安定。”

 

而某种意义真正得知大和守安定对自己的想法,是在肃清芹泽派的时候。

那是新选组第一次内部争斗,近藤派与芹泽派早已明争暗斗许久,大家表面上一团和气,然而随着新选组的不断壮大,内里的罅隙也日益滋生,终于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时,近藤一派选择了暗杀芹泽鸭,以雷霆之势掌握对新选组的控制。

这场刺杀早已密谋已久,时日越是临近,越是能感觉到屯所内拔剑弩张的氛围。连刀灵们也不能避免得被这肃杀的气氛给感染,有些人心惶惶。因为这是场至关重要的战斗,胜者则掌控新选组,败者则黯然退出历史舞台。

由于是秘密行动,所以前去的都是近藤派中的中坚力量,冲田总司自然也包括其中。随着去的又是加州清光,他本以为这回大和守安定还是会像原来那样蹲在角落里生闷气,谁知临走之前,这家伙居然从屋内跑来出来。虽然如此,但不知道是不是鲜少遭遇这样的场景,两个人都有些手足无措,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加州清光心里是有些小感动的,这对于大和守安定来说显然是一种很大的进步,所以就算这家伙说出些什么傻兮兮的话,他也不打算生气。

可等了半天面前的人还是低头看着自己的木屐,手指拧着袖口半晌无言。直到那边的和泉守开始催促了,大和守安定这才磨磨蹭蹭地抬起头,拿手指搔刮了下面颊,视线还是晃晃悠悠地就是不落在加州清光的脸上。

“我说,你再不说话我就要走了哦。”加州清光有些气闷,踢了踢这家伙的小腿肚以表不耐。

大和守安定终于是把目光饶了回来,面上罕见的有些别扭,丢下了一句“今晚我会晚点睡的”就撂下一脸不明所以的加州清光,撒腿就往屋子里跑。

愣了好半天加州清光才突然意识到,莫非刚才这家伙是在害羞?这到底是谁不坦诚啊。但这些,对于急着奔赴战场的加州清光来说,都没法去细细深究了。

他只隐隐约约记得那天回来的很晚,夜凉如水,清淡的月光早已铺满整个庭院。冲田总司面带倦容地一回来就进了屋子休息,加州清光也因为长时间的作战有些消耗体力,甫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往床上一躺,准备进入梦乡。

结果刚一躺下就听见身边一阵衣料窸窣的声音,忍不住睁开眼,却见大和守安定正木着一张脸坐在他身边。一时间加州清光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被吓得尖叫,还是欣慰这人居然真等到他回来都没睡。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转了一圈,最后都溺毙在了那双泛着光的眼眸里。他很少和大和守安定如此近距离的注视,这会借着月色,才发觉这人的虹膜是深蓝色,如两块被细致打磨的石头,沉静且安心。

“你,你居然还没睡啊。”对视良久,加州清光率先败下阵来,他自知理亏,干巴巴地开口道。

“嗯,因为看你们一直都没回来。”大和守安定收回视线,再度从坐姿改为躺下,淡淡地回了一句,就把头一偏,一副要睡觉的样子。

毕竟相处也有了一段时日,加州清光倒也摸清了一些这家伙的脾性,所以这种时候自然不会真的以为他会去睡觉。这么想着,又觉得好笑。整天说他加州清光不坦诚,可大和守安定不也是个口是心非的家伙,连句关心的话都得绕个十八个弯才愿意表达出来,用得还是最隐晦的语法,别人若是体味不当了,还兀自生着闷气,也不知道到底谁更幼稚一些。

“说起来今天还算挺轻松的,就是蹲守的时候等得有些久,脚都麻了。”加州清光状似自言自语,但故意把声音提高了几度,顺便觑了眼身旁的大和守安定。果然这人一听完他的话,脑袋动了几下。

加州清光忍着笑,接着说了下去,从等待时路过的几只猫咪,到整个刺杀时有惊无险的过程,再到面对昔日长官逝去的遗憾,也幸亏刀灵无需太多的睡眠,也让他能一边闭目养神一边嘴上絮絮叨叨。待到讲到口干舌燥了,才以一个晚安终了。就在加州清光以为两个人就这么慢慢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身边又是一阵衣料窸窣声,抬了抬眼皮,原来是大和守安定把头又给扭了过来。

他心道这人终于是气消了,虽然适才所做的一切都与他立誓要讨厌大和守安定一辈子相反,但这誓言或许早已被不经意间打破了无数次,加州清光也只能一次次安慰自己道人总善变。毕竟硬要说来,其实他与大和守安定还真没有什么苦大仇深,最多只能说是初次见面留给彼此的印象太差,再加上那家伙当时又是一副趾高气昂的表情,太容易让自己敏感而多虑的神经被挑拨。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怕他抢走冲田总司对自己的宠爱,但时至今日,这份爱意并未减少,反倒是因为大和守安定的到来而成倍增加。

所以现在他们应该没那么互相讨厌了吧?

加州清光忍不住拿手背碰了碰面前的人,大和守安定不耐烦地哼哼了两声,掀开眼皮瞅了他一眼,大概意思是又有什么事了。

“我都说了这么半天了,你不给点表示?”加州清光把头往前凑了凑,嘟囔道。

此时他们俩已经离得很近了,呼出的鼻息都清晰可闻,细密的眼睑如蝶翼般扇动几下,在眼窝处形成一片小小的黑影。大和守安定听完这话神情有一瞬的松动,大约是没有预料到整日对他凶巴巴的加州清光也会有如此撒娇般的一面。他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一声,闷闷道:“那要我去给你倒杯水,让你润润嗓子不?”

加州清光眨眨眼,噗嗤一笑。大和守安定估计也觉得自己这话说得太蠢,话音刚落,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们视线交汇,都在彼此的眼中看出些与以往不同的变化,但两人都极有默契并未说出口。正如他们最开始的互相讨厌也没有脱口而出一般,若想关系缓和,更是不需要过多言语赘述。只需像这般相视一笑,脑袋挨着脑袋嘀咕几句,就能迎来不远处的东方之既白。

 

自那日之后,两人虽还是吵吵闹闹,但似乎无形间的距离拉近了许多。就连冲田有时候都会神神秘秘地凑到斋藤一那说道:“我感觉最近安定和清光似乎关系好了许多,无论用谁都比以往顺手。”这位传闻中能看见怪力乱神的队长也只是挑挑眉,不动声色地扫了眼躲在冲田身后数蚂蚁的两个少年。

而唯一要起争执的,大概就是谁才是冲田总司的爱刀这一亘古不变的话题了。

不过大部分时候冲田还是惯用加州清光,这让打刀可谓是长足了面子,还特地弄了些蔻丹,把手上脚上的指甲盖染上鲜艳欲滴的薄红,美名其曰让自己更加好看。

大和守安定不屑于这些,总觉得太过女气。但有时候看加州清光一个人在那捣鼓的蠢样实在是不忍直视,便只好蹲下身,一把抢过这人骨节分明的双手,没好气地一点点涂抹起来。

可不管两人怎么窝里斗,对外倒是一致的妥协。坚决认为京都城内的那些莺莺燕燕都配不上自家主人。

后来有一次桃花之宴,请了好些个头牌艺伎舞伎,浓妆艳抹的女人们身着华贵振袖,一个个在三味线的曲调中搔首弄姿,胭脂味浓重得呛人。加州清光就和大和守安定坐在冲田边上对那些女人指指点点,一律摇头表示不行。过会来了个带着白梅香味的淡雅美人,矜持地坐在冲田身边倒酒侍奉,一不小心肌肤要是相碰了,两个刀灵的眼里都能喷出火花来,也得幸亏旁人看不见他们。

他们最后一次较真这个问题是在去池田屋的前一天,那时新选组从鸭川东岸捕获的嫌疑人那得到了关于攘夷志士的重要情报,几天时间便制定出了详尽的作战方针,只等到了预定的时间将那些浪人一网打尽。

两人就着会带谁去池田屋互相打赌,赢的那个就是冲田总司真正的爱刀。

好不容易熬到了出阵当天,加州清光看着向自己走来的冲田满脸自己赢了的欣喜,大和守安定不满地哼哼了几声,但还是跟在两人的后面,一路送到了门口。

“这次可是我赢了呢。”加州清光理了理身上的羽织,挺直了腰板骄傲道。

“真正的爱刀是能在战场上拼杀完还胜利归来的。”大和守安定不甘心地回嘴道,“等你今天回来了,我才承认你是!”

加州清光歪歪脑袋,觉得根据自己以往的常胜记录应该没什么问题,便胸有成竹地点了点头,“那等我回来你可就得承认了啊!这回一定要让你心服口服。”

“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笨蛋清光。”

“是你自己乱改规则的,笨蛋安定。”

两个人怒目相视,最后各自冷哼一声,一个抬脚朝外走,一个迈步回屋子。

后面那个走了一半突然停了下来,驻足了半晌又匆忙转身。前面那个故意放慢了步调,听着后面那个的动静,终于在听到脚步声后又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我说,你可要努力当上冲田君的爱刀!”大和守安定的声音被风刮得破碎,但还是直直地传进了加州清光的耳朵里。

薄红的打刀没有回头,只是随意扬了扬手,便接着大步向前。

对于某个傻瓜而言,这一句保重当真是极难正确地说出口的。



-Fin

《曾几》全文放完。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4)
热度(134)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