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安清】杀死汝爱 09

史密斯夫妇梗

双杀手设定






前情提要:08





09

其实只要他愿意,加州清光足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躲开眼前这个人的袭击,更包括大和守安定接下来愚蠢到发指的举动。但尽管如此,他却还是什么都没有做,更没有避开。

真怂,怎么会有这么怂的人。他在心里唾弃着自己。

但唇齿间被吸吮的力道却很快又将他的思绪拖拽回来,加州清光皱着眉头看着动作粗暴如啃食块肉骨头的大和守安定,对方尖锐的犬齿很轻易地就将柔嫩的唇瓣咬破,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口腔,但即便如此,大和守安定还是蛮横地继续着自己的动作。

真任性,怎么会有这么任性的人。加州清光在心里唾弃着大和守安定。

所以不能让这家伙继续任性下去了,该死的,总有人要来结束这莫名其妙的一切吧?

加州清光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好吧只要遇到大和守安定的所有事情都会让他生气。长久以来的陌生情愫在那颗日渐衰败的心脏里蒸腾发酵,每一次的激烈碰撞、火药味浓烈的针锋相对,都会让这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愈加膨胀。他觉得自己快要受不住了,那颗不够硕大到足以承受的心脏快要炸裂了。他以为他是绝对不会妥协的,从以前开始他就是这么执拗过来的,并且也会继续持续一如既往地执拗下去,不会因为旁人而改变,不会因为环境因为感情因为任何事情而改变。

至少他是这么以为的。

但当看到那个杀手拿枪指着大和守安定的头顶时,当看到子弹穿透的强风终于将大和守安定那根愚蠢的呆毛给压下去时,加州清光才知道大和守安定这个人对他的影响已经到达了这颗心脏难以负荷的程度。无法遏制的尖叫从喉咙里发出,尖利的嗓音恨不得将声带都给穿透,加州清光甚至不能想象如果大和守安定没有反应过来,如果自己没有心有灵犀般地将枪扔过去,如果大和守安定就这么被击中了……他甚至无法再继续思考下去,因为只是有一点点这样的念头,他都觉得周身冰冷似是掉进了冰窟里。

然后他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那些莫名的情绪究竟是什么。

那是不可控制的,对大和守安定的爱恋。

意识到这一点的加州清光蓦地一下脸色涨红,他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趴在自己身上的大和守安定,喘着粗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不顾地上蔓延出的敌人的鲜血弄脏自己的裤脚,有些难以置信地盯着虚空中的某一点。

而原本正吻到动情处却被残忍推开的大和守安定一脸不爽地站在加州清光面前,看着地上这家伙呆愣在那,连出口的语气都凶巴巴了几分。

拜托!这都子弹上膛了你却给我突然拉上保险栓?!大和守安定脸色都有点绿。

“你搞什么啊加州清光!”

“给我闭嘴吧你!”

本来以为自己这凶狠的语气应该能吓退加州清光,谁知道对方居然用更高八度的嗓音把他给压了回去,大和守安定被吼得一愣,看着坐在地上仿佛受到奇耻大辱一般的加州清光,这家伙的脸色已经由红转绿又转黑了,像是引线烧到末尾的炸药,估计下一秒就会被引爆。

“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加州清光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先是有些嫌恶地看了眼已经脏得有些发黑的裤腿,随后恶狠狠地剐了眼面前的大和守安定,嘴里反反复复念叨着什么。还没等大和守安定伸长了耳朵打算听个清楚,他就已经整个人如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去,一个翻滚捡起被丢在地上的伯莱塔,指节压按着扳机,枪口直直地对准了大和守安定。

“喂喂……这又是在玩什么啊,刚刚不还被亲得醉生梦死么。”大和守安定小声地嘀咕着,他虽然不知道现在加州清光又在犯什么神经,但以防万一还是右手握紧了格洛克18。眼下这算是什么局面?外敌处理完毕要开始内讧了么?还是互相拿着对方的枪。

“我以为我们算是和好了。”大和守安定一边用余光观察着周围,在确保没有他人闯入后,用着有些调笑的语气对着仿佛全身都在炸毛的加州清光说道。

“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加州清光狠狠地啐了一口,不屑地回道。尽管此刻他的大脑正被“我竟然是爱着大和守安定”这样可怕的现实给冲击着,但感性是一头,理性却在另外一端。不管怎样这是既定的事实,而他现在想要做的,就是抹消掉这一切。回到最初那个不受拘束的加州清光。

“你知道吗,清光。”面对黝黑的枪口,大和守安定依旧神态自若,他甚至轻笑了出来,拿脚尖磨蹭着地面,任由血迹沾染鞋尖,“其实我刚刚差点就想在这跟你做了。”

“你!”加州清光一口气没提上来,差点被气得呛到。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刚刚杀过人又突然开黄腔的家伙,眼皮跳了几下,才忍住没有一扳机扣下去的冲动。

“不好意思,我跟你说了去你的春秋大梦。”加州清光被气得笑了,声音都带了些颤抖,他挑眉看着大和守安定,高昂着脖颈,像只骄傲的孔雀,“我也刚好想跟你说,大和守安定,咱俩完了。”

“刚刚经历过出身赴死就要这样子么?未免太无情点了吧。”大和守安定一愣,随即哑然失笑。

“我没跟你开玩笑,我们俩分手、离婚,就这样!”加州清光向后倒退了半步,随后大喊完这句话掉头就跑,也压根没有注意到自己曾经说过的他压根就没有和大和守安定结婚这一说。

“喂!你去哪啊!”大和守安定看着宛如落荒逃跑的加州清光,抬高了嗓音喊道。

“搬家——!”

“开什么国际玩笑?!”大和守安定一脚踢开挡在路上的尸体,拔腿就追了上去。

“……你有没有教过他下次解决了敌人要随手抛尸?”躲在角落里目睹了全过程的土方岁三满脸黑线地捣了捣身旁的冲田总司。

“……毕竟和追求爱情比起来,有时候这种小事就不需要在意了吧。”冲田摸了摸鼻头,语气不确定地回答道。

 




“我觉得你对象是个傲娇。”被大和守安定无情拉来做苦力的和泉守搅和着盒子里的酸奶,戴着耳机看着电脑显示屏,懒洋洋地评价道。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大和守安定翻了个白眼,一脚油门踩下去,发动机轰然作响。

“明明可以一枪把你蹦了,却偏偏还要把主战场拖拉到家里,我跟你说我看过这个剧本,结尾是happy ending。”和泉守咬着勺子含含糊糊道。

“闭嘴吃你的酸奶吧。”大和守安定气闷地盯着和泉守发来的卫星定位图,看着加州清光的位置一点一点地向家的方向移动。他一直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了解加州清光了,就连那个吻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确保加州清光不会给他一巴掌才亲上去的,虽然事实证明他的确没有挨一巴掌。但为什么他们还是没有和好?其实身份暴露了之后很明显就可以猜到当初的乱藤四郎不是加州清光自己脑补的什么小三,而且两人除了那一次任务冲突之后其余工作上也没有需要举枪相对的时刻,一切看上去明明都已经可以照常进行了,怎么反而看上去越来越糟了?

大和守安定烦躁地抓着头发,方向盘在手中不停地转动,他觉得自己一定是哪一个步骤出了差错,但该死的到底是哪一步?

“看你都纠结成这个样子了,不如让我来插个话好了。”和泉守在那头幸灾乐祸道。

“有屁快放。”大和守安定没好气地冲了他一句。

“你知道对付傲娇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吗?”

“……”

“就是驯服他啊!驯服他!拜托你不接话我让我很没有面子哎。”

驯服……?大和守安定一边在路上疯狂超车,一边咀嚼着刚才和泉守说的话。

“不是我说,你不觉得你跟你对象之间……你很怂么?”

“我很怂?”

“是啊,根本就没有咱们一起出任务的时候你那种狂霸酷炫的嚣张气焰!”

“……”他有过么?

“你就直接一点啊!跟他费什么话!反正就……就上了再说啊对吧!现在不都流行先上车后补票么!”和泉守毕竟还是理论知识丰富实战经验不足,说到那种事情还是做不到直白地说出来,话锋一转用了个比喻句代替过去。

大和守安定正打算进一步思索这话后面隐含的深层次意义,但眼前景色一变,原来已经到了离家不远的地方。一个转弯,加州清光的那辆车子就在眼前,大和守安定眉头一皱,油门一踩就拼命追了上去。好不容易凭借着自身车体的优势一个漂移把加州清光堵在了门口,大和守安定摇下车窗刚想开口,就见车玻璃后面的加州清光满脸愤懑地朝他比了个中指,随后还没等大和守安定骂咧几句,就直接迎头撞了上来。

“草!”大和守安定连人带车被撞了个踉跄,他看着加州清光开着他那辆车灯被撞炸了一个的小破车摇摇晃晃地冲进停车库,嘴里烦躁地“啧”了一声,直接拉开车门冲了下去。

他知道此时此刻加州清光肯定已经跑进了家里,并且准备好了充足的火力对准大门口,所以他是绝对不能从大门进去的。

就在大和守安定正打算猫着腰从小花园的篱笆那翻进去时,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惊疑声。

“哎呀,大和守先生,你这车可不能停在马路上呀。”大和守安定回头,原来是邻居家的铃木太太。

他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小声解释道:“我马上,马上就把车挪走,只不过现在我家那位有点火大,所以我必须得先把他哄好。”

“小年轻嘛,脾气总是这么大。”铃木太太笑呵呵地表示理解,走之前还拍了拍大和守安定的肩膀,用眼神给他加油。

“希望待会我们俩把房子给拆了,她也能这样慈祥地看着我吧。”大和守安定看着铃木太太远去的身影,默默在心里吐槽着。

此时已经是暮色时分,最后一抹阳光也泯灭于地平线上,大和守安定借着朦胧月光,摸黑从花园的篱笆处爬到了房子背后。他看了看二楼的阳台,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骂了句什么,随后屏住呼吸,手脚并用开始攀爬。

枪支弹药都放在了二楼的工作室里,但大和守安定不确定加州清光是否守在那,虽然自己有和泉守在外帮忙,但对方却有个更厉害的家伙帮忙屏蔽讯号。哎,真想换个队友。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毕竟这是现阶段无法改变的事实,大和守安定也只能认命地叹了口气,双手扒拉着栏杆,臂弯处一个发力,整个越过栏杆,落地的时候就像猫一般悄无声息。大和守安定掏出格洛克18,身体紧贴着窗户边框,空出的那只手轻轻勾住窗沿,慢慢拉开一条缝。他侧过身子斜眼往里看,里面的物品摆放和他走时一致,看来加州清光还没有上来。大和守安定心下松了口气,整个人滑进工作室里,再三确认没有埋伏后,立马摸到工作台后面的墙壁,手指敲了几下,墙壁凹陷出一个四方形凹槽。抬手熟练地拉开输入密码,从里面拿了一把沙漠之鹰和几个弹匣出来。

子弹上膛,保险栓打开,手里握着武器的感觉让他心里多了几分踏实,顺道给那把格洛克18也上了新弹夹,大和守安定慢慢移动到房门边,侧身拉开一点门缝,确定屋外没人后立马闪身跑了出去。

驯服他,大和守安定边跑边在心里对自己说道,这回可不能再怂了。

 




加州清光是端着冲锋枪站在客厅的,枪口虽然直对着大门,但他知道大和守安定不可能愚蠢到会从大门口突入。所以他端了没一会就撤了下来,转头慢慢往房间走廊里靠近。

其实他没想真的杀死大和守安定,不是他心软,加州清光再三在内心强调,那种荏弱跟个女孩子家的心性是不会在他身上出现的。所以说,他只是并不想让那份爱恋存在下去,或许大和守安定可以选择从他眼前蒸发消失或者换个地方继续逍遥自在,总之这都是秉承着人道主义关怀而选择的不对他进行生理上的消灭。

该死的,他以前怎么没觉得自己这么会催眠自己。

加州清光甩了甩脑袋,企图把曾经和大和守安定的那些甜甜蜜蜜给扔出去。他是个大骗子,加州清光对自己说,虽然他也欺骗了对方。但这不重要!毕竟他从一开始就没有真心想要和他过一辈子!

加州清光还想再对自己洗脑些什么,但楼上传来的轻微脚步声让他立马扔掉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全神贯注地进行到眼下的争斗中来。

果然选择了从上面么,大和守安定你这个笨蛋。

加州清光眯起眼睛,一边通过声音判断着对方的位置,另一边举起冲锋枪,对准了二楼走廊的某一处,抬手就是一枪!

“加州清光我x!”

听到楼上传来大和守安定踉跄的声音和狼狈的咒骂声,加州清光不知为何心情突然好上了许多,他快步跑向楼梯边,先是举枪对着楼上一顿扫射,听到半天没了动静,这才踮着脚慢慢往上走。

“别给我装死,来啊,一决高下吧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端着枪,高声喊着挑衅的话,眼睛却机警地四下移动。

“……去,去你大爷的。”左边突然传来大和守安定略显虚弱的声音。加州清光立马拿枪对了过去,就在他正准备靠近那个拐弯处时,花瓶后面那个阴影猛地闪动,加州清光眼皮一跳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子弹就这么硬生生地从他的脸颊边划过,灼热的气流在白嫩的肌肤上擦过一道红痕。

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使诈!这个想法几乎快要让加州清光整个人都给气炸了,尤其他精心保养的皮肤还被划伤了,这个臭傻逼就不知道打人不打脸的吗!

“该死的大和守安定,你给我上天去吧!”加州清光怒吼着,端着冲锋枪一边扫射一边向前行进。

躲在暗处的大和守安定见一发没能命中,瞥了瞥嘴角,一个侧身从另一边赶紧跑走。他听着身后加州清光愤怒的吼声,自知理亏地搔刮了下面颊,单手放在嘴边作喇叭状,“我知道错啦!下次保证不打脸!”

“你还想有下次?!”

算着加州清光跑步的频率,大和守安定哼着小曲躲过侧边的袭击,慢悠悠地给手枪换着弹夹,推弹上膛,转身抬手往后打了几枪。

两个人就这么开始玩起了捉迷藏,虽然大部分时候加州清光都是通过强大火力直接把整面墙或者花瓶景观给轰开的。大和守安定耍了几回小聪明,但似乎除了更进一步地激怒加州清光外,没有收到什么实质性的效果。他在寻找着机会,一个能驯服加州清光的机会。

终于,在看到加州清光一个不小心站到地上的瓷片然后摔倒,那把碍眼的冲锋枪被跌出去之后,大和守安定就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他几乎是如饿狼般就扑了过去,然而加州清光反应也十分迅速,直接踩着碎片像踩滑板一样往前滚了半截,脱离了大和守安定的攻击范围,随后扭头就往厨房跑。大和守安定扑了个空,他抓着不知道从哪扯下来的窗帘碎步,三步两步也跟着冲进了厨房。

“嘿嘿嘿!直接拿着管制刀具对人可不太好。”刚一冲进去就看到加州清光拿着菜刀对着他,大和守安定拿着破布油腔滑调了几句,随后看准了加州清光走神的时机,直接拿布挡在身前冲了上去。

这时候加州清光反应过来想拿刀砍已经来不及了,布料减少了大部分的冲击力,更直接被大和守安定裹着把刀连着布给扔了过去。加州清光眼看手上没了工具,咬了咬牙直接手握成拳打了过去。大和守安定看到计划成功还没等开心几分,就看一个拳头迎面而来,他下意识弯腰躲过,但奈何身体柔韧度不够,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加州清光狞笑着,一脚就往大和守安定的某个部位踩了过去。

“喂喂!你可要为了你的以后着想!”大和守安定大叫着从地上滚了过去,一个翻身站了起来,有些后怕道。

“我想你个大头鬼!”加州清光欺身而上,他虽看起来柔软,但毕竟常年居于前线,近身格斗术早已练得到家,对打起来丝毫不显弱势。

“咱们讲点道理好不好!”大和守安定四处闪躲,一边躲还一边滔滔不绝,“你到底在生什么气!你明明知道我没有出轨!”

“放屁!你不是一直在骗我!”

“说得好像你没有骗我一样!”

“我……”加州清光被他说得一愣,动作一滞。大和守安定立马双眼放光,有破绽!一直以来保留的体力此刻全部激发出来,几下直拳让加州清光猝不及防,随后一个过肩摔将对方摔倒在地上。加州清光忍痛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就听头顶保险栓拉开的声响,一抬头,果然就看到黝黑的枪口,以及收起那副无赖样子面色沉静如水的大和守安定。

加州清光知道自己输了,但他毛孔里的自尊心不允许他就这么认输。他猛地从腰间拔出那把伯莱塔,就这么躺在地上指着大和守安定。

“开枪啊!该死的!我是不会输的!”

“你哭了,清光。”

加州清光一顿,才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泪流满面。

“所以说,到底怎么样,我们才能和好?”大和守安定静静地看着他,慢慢说道。

“我们不会和好了。”

“你说谎。”

“我没有!”

“你真的很好懂,清光。”大和守安定勾了勾嘴角,那双湛蓝眼眸里满是戏谑,“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样子么?满脸写得都是不要抛弃我,不要把我丢下来。你的眼睛、你的动作、你的一切已经告诉我……”

“该死的我就是不想承认我喜欢你怎么了吗!”

加州清光终于忍无可忍,眼睛一闭吼了出来。



-TBC

哇我终于更新了,快夸夸我【臭不要脸】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28)
热度(291)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