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安清】杀死汝爱 11(完)

史密斯夫妇梗

双杀手设定





前情提要:10





11

“其实那个人是我的同事。”

加州清光原本正仰躺在操作台上等待体力恢复,却突然听身旁的大和守安定没头没脑来了这么一句话。此时空气里还弥漫着不言而喻的麝香味,大和守安定的声音在高潮过后的耳鸣声中显得模糊不清,加州清光眯缝着眼睛数着头顶的天花板,耳朵却竖得老高力图再努力听清一些。

“他就是个幼稚的小屁孩啦,传说中的女装大佬,当时我俩被安排假扮情侣踩点,这小混蛋说什么力求逼真想凑上来亲一口,结果……就很不幸地被你给撞见了。”大和守安定的声音很低,仍带着情欲尚未褪尽的喑哑。

加州清光偏过头想瞧瞧这人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表情,可费了好大劲把脑袋撇过去,却只能看见这人侧过面颊后余留下的一只泛红耳朵。他有些想笑,可又实在没那个力气,反倒最后还一口气没喘上把自己给呛个半死,吓得大和守安定连忙转过身抚着脊背给他顺气。

“咳……咳咳!好啦别拍了,就你那手劲,再来一巴掌我就得告辞了!”加州清光好不容易气儿顺了,故作嫌弃地冲大和守安定挥挥手,但嘴角又忍不住一直向上翘起。

他很难形容此刻的心情。倒不是说来了一炮发泄够了,或者打了一顿感觉爽了。只是那长久以来积压在心间的一块巨石,终于借由着两个人一起的力量,被挪开扔了出去。可以有很多种矫情的词汇去形容,无数文艺高深的句子去比拟,可到头来全都化成了无言的欢喜,在那颗小小的心脏里爆炸开来,欢歌笑语般地流向四肢百骸。

因为他终于解开了这个世界性的难题。为什么最初在这人调侃自己时没有一拳打飞,为什么给自己找了个掩盖身份的理由相处了五年之久,为什么在看到有人亲吻大和守安定时怒火中烧,为什么在最后的最后还是没有扣下手中的扳机……为什么?

“其实知道你身份之后我还是有点开心的,虽然更多的是生气。”加州清光闭上眼,不去面对大和守安定讶异的眼神,继续自顾自地开口道:“因为我一直都在担心和你的以后怎么办……好吧我承认我考虑过和你的以后啊混蛋不要在那里偷笑!”加州清光咬牙切齿地拿手肘捣了身边这人一拳,才让大和守安定快要憋不住的笑意又尽数给咽了回去。

“老实说我真的被吓到了,你这家伙拿着枪的样子太骇人了,又直接二话不说打趴了一地人,让我很庆幸以前自己没有遭到家暴。”

“喂喂喂。”大和守安定不满地发声,“到底是谁家暴谁啊!”

“但我现在也很庆幸。”加州清光没有理会身边人的聒噪,他偏过头,暗红的双眸倒映着大和守安定的面容,末了勾了勾嘴角,语调带着如释重负的轻快,“我们原来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他曾不止一次的害怕这满手的鲜血会沾染到那人的雪白衬衫,在那张白皙清秀的面颊上留下无法抹去的伤痕。杀手是无法与一般市民在一起的这种事实他是始终知晓的,但每每决定转头离开时,这个恼人的家伙又会像橡皮糖一样紧紧黏在身后。直到两人以真实身份相对时,那股出离愤怒之下,还掩藏着旁人难以察觉的小小的欣喜。

“清光……”没有预想中的愤怒嚎叫或者是气闷转头,常年傲娇的爱人冷不丁的一个直球让大和守安定愣了好半晌。他张了张嘴还想再说点什么,玄关处的门铃声却不解风情地打破了这难得的温情氛围。

两个人对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出来。大和守安定无奈地摇摇头,从操作台上下来,捡起地上被随意丢弃的长裤费劲地套上,又小心翼翼地绕过满地狼藉,走到门口拧开了门把手。

“请问有什么……”

“天哪!大和守先生原来你没事啊!”

大和守安定有些不明所以地抓着脑袋,面对着门外一众的人。打头的铃木太太满脸担忧,把他上上下下都给打量了一遍,跟在她后面还有一些其他街坊邻居,甚至旁边还站了两个身着警服的人。

糟糕,刚才打得太忘我了,结果把警察都给招来了……

大和守安定一边头疼地揉着太阳穴,一边又拿身子挡住门口不让大伙看见里面的惨样,没等他诌出一个合理的借口,就听见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咦,这是加州先生……啊!你们……”铃木太太显然也听到了,刚想继续说话,却在下一秒看到加州清光的那副样子时,立马目瞪口呆。

啊,真想搬家啊。大和守安定无语望天。

加州清光只穿了一件衬衫就出来了,长到腰际的下摆和过于宽松的肩部一看就不是自己的尺寸,很容易让人联想起男友衫这一类东西。再加上两人也的确刚刚翻云覆雨过,眉眼都还染着尚未褪去的春意,因为发带不知所踪,过长的头发只能随意垂落在身后。锁骨上被揉捏留下的红印,以及从脖颈处一直蔓延到衬衫褶皱内的吻痕,一切都显得那么不言而喻。

“安定门口是谁啊……啊咧,这不是铃木太太么?这么晚了有什么事么?”加州清光就这么大大方方地靠在门边,原本懒洋洋的语气在瞧见门外的一堆人后立马变了几分,似乎是有些害羞,还下意识地往大和守安定的身后躲了躲,但仍是晃得众人满眼春色。

“啊……这……”铃木太太尴尬地视线都不知该放哪里好,“原本听到你们这动静有点大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看来是打扰你们了……实在是万分抱歉啊。”

“哪里的话。”大和守安定看着加州清光精湛的演技眼角微微抽搐,但也不得不挤出一副笑脸,连忙摆了摆手,“是我们动作太大打扰到各位了,非常对不起。”

“没关系没关系,哎呀年轻人嘛,精力总是充沛的,倒不如说是我们太大惊小怪了。”铃木太太捂着嘴笑道,她赶忙招呼着其他人各回各家。所幸在座的都是成年人,除了临走时挤眉弄眼地劝导两人别再弄出这么大的动静了以外也没再怀疑什么。

送走了这批吃瓜群众,大和守安定刚关上门,就听身后传来“噗嗤”的笑声。

“你还笑得出来哇,你都不知道他们看我的眼神。”大和守安定无奈翻个白眼,转头面对捂着肚子笑着倚墙的加州清光。

“哈哈哈哈我不光看得出来我还能解读呢,大和守先生原来在那种事方面这么有精力。”加州清光故意模仿这方才邻居的口吻嘲笑着大和守安定,细长的眉向上轻挑,搭配上临时演戏需要的男友衫,一时间说不出的撩人。

感受着快要挺立起的小兄弟,大和守安定面上一红,恼羞成怒地打横抱起加州清光,在对方的惊叫中,几乎是从牙缝蹦出几个字来。

“那我就让你来亲身体会一下我到底多有精力好了!”

 




那之后,一切就仿佛回到了最开始的样子。还是一样的同居生活,一样的鸡飞狗跳。大和守安定依旧每天对着自家厨房苦恼,努力研究着如何能在不炸掉厨房的情况下做出一顿能吃的饭菜。加州清光也依旧一副傲娇模样,常常一番滚床单后抓得某人的后背几天都只能穿着黑色上衣。

但这其中,也必定有一些不同。

没了掩盖身份的必要后,那些曾经的说辞尽数作废,两人甚至会常常挨在一起讨论最先进的枪支弹药思考最高端的作案手法。当然要是在任务中相遇也会更加的不留情面,这边大和守安定刚抢了个人头,那边加州清光立马就做掉了被保护的人质,常常是在同伴的扶额掩面中,两个人跟龟兔赛跑似的能追上好几条街。

这大概就是那什么来着,传说中的相爱相杀了吧?

然后突然有一天,跑在前头的大和守安定猛地急刹车,后头追的加州清光一个不注意直接撞了上去。他揉着被撞得通红的鼻头愤懑地拿枪托打着罪魁祸首的肩头,“你找死么你停下来做什么!撞得疼死我了!”

然而大和守安定并没有按照预想中的反唇相讥,而是沉默地蹲下来盯着自己的脚尖,一直盯到加州清光也忍耐不住,一起跟着蹲在街头。

“喂你这家伙……”

“清光,我总觉得我们似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发火被打断的加州清光十分不爽地偏头,凶巴巴地开口道:“什么事情啊!”

大和守安定依旧纹丝不动地蹲在地上,但目光却从脚尖挪到了加州清光的脸上,他端详了半晌,在加州清光又要爆发之前,语气认真地说道:

“我们忘了去结婚了!”

“哈?!”

于是像是为了弥补一个硕大的遗憾,大和守安定以雷厉风行的速度立马定好了一切安排,拽着尚且处在懵逼中的加州清光和一众在旁边欢呼搞事的小伙伴,风风火火地奔向了他们的婚礼殿堂。

所以直到被笑眯眯的堀川拉去穿上了婚礼上的红色西服,他还满脑子都是浆糊。

居然就这么简单的结婚了……?说好的跪在花海里求婚呢?说好的声泪俱下的告白呢?怎么和他想象的一点都不一样!

“所以说让你少看点兼桑送来的小说。”堀川一边整理着加州清光的领结,一边强忍笑意说道。

“我才没有看那种……话说回来你居然叫那个笨蛋助手叫兼桑?你绝对是被收买了吧国广!”

“是你太偏见啦!兼桑明明那么有才华!”

加州清光一脸写着“你变了”地扭过头,自动屏蔽了这个昔日的队友如今的兼厨。

不过也不知是不是他跟大和守安定和好的缘故,两个人所待的组织也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搭起了友谊的桥梁。首当其冲的就是两个人原本各自的搭档,一见面就仿佛天雷勾地火,没过几天他和大和守安定就成了独自奋战的光杆司令,两位技术人员早就不知道勾搭跑哪去了。而剩余的那些人不知道是不是大家都是混这个“杀手圈”的,各种任务里早些也都打过照面,看着以前还刀枪相对的人现在正窝在一起喝酒打牌,加州清光一时有些不知该从何吐槽。

“你们怎么还在这啊!这婚礼可都要开始了!”陆奥守一推开门就不停地嚷嚷,拉着两个人满脸兴奋地就朝外冲,惹得堀川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陆奥守前辈这可是清光的婚礼哎,你这么激动做什么哇!”

“这可是历史性的一刻啊!毕竟我也是第一次见到两个杀手结婚的,还这么光明正大哈哈哈!”

饶了我吧……加州清光默默拿另一只空闲的手捂住脸。

“都让开都让开,新娘来啦——!”

“该死的谁是新娘啊——!”

加州清光一声怒吼完发现自己已经被陆奥守拽到了婚礼现场,放眼望去,周遭都是熟悉的面孔,虽说这帮不靠谱的家伙总爱开他和大和守安定的玩笑,但此时每个人的眼神里都的的确确充盈着喜悦的祝福。加州清光立马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他涨红着脸任由堀川笑眯眯地拉着他走上红地毯。因为大家身份的特殊,婚礼地点选的是某座不知名的岛屿,据说这座小型的教堂也是大和守安定忙活了好几天让人赶建出来的。

雪白的墙壁上是象征着爱情的丘比特浮雕,教堂不大,但却能从目光所到的每一处都能感受到策划者的用心。加州清光正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到身旁堀川传来轻声。

“我们到了哦。”

他猛然抬头,就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这条红地毯已经走到几近尽头,而在自己面前站立着的,就是马上要成为他生命另一半的家伙。

“你该不会这时候紧张了吧,清光。”大和守安定身着剪裁合身的暗蓝西服,头发被高高束在脑后形成一个蓬松的马尾,他说这话时依旧是那副目光灼灼的模样,笑意清浅,却深达眼底。

像是被感染一般,加州清光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把手缓缓搭在了大和守安定早已伸出的一只手上,扬了扬下巴,看起来高傲得不可一世。

“笨蛋安定,我怎么可能会紧张。”

“是啊,毕竟可是咱们的清光大人呢。”大和守安定故作轻松地耸耸肩,随后五指收紧,慢慢将眼前这个人拉到身前。

以前加州清光总觉得结婚是一件很蠢的事,把自己一辈子束缚在一个人身边是一件很蠢的事,就连潜伏在婚礼现场执行任务时听着牧师的台词也是一件很蠢的事。但当他今天自己切身站在这个地方,和这个人他决定度过余生的人手牵着手聆听牧师宣誓词时,他却觉得这一定是他此生最幸福的时刻了。

“话说你什么时候跟冲田先生坦白这些事的?”加州清光余光扫到坐在最前面的冲田总司,戏谑道。

“很遗憾的告诉你并不是我坦白的,似乎冲田先生从最开始就知道。”大和守安定无奈地摊手,“我说清光,你就一定要在这种时候还提这些不解风情的话题么?”

“那我觉得你到现在都还有一句话没说才更加不解风情。”加州清光学着他的样子摊摊手,挑衅地笑道。

“所以说,要驯服一个傲娇可真难呀。”

“你说什……唔!”

大和守安定在众人各种吹哨欢呼中结束了这缠绵一吻,他笑眯眯地看着满脸涨红的加州清光,在对方羞恼地目光中,将口袋里戒指拿出来,缓缓戴在他右手的无名指上。

加州清光感受着指节上的冰凉,似乎还有点没有反应过来,随后他就被大和守安定一个力道拽进了怀里。那时候他觉得耳边充斥着许多声音,礼炮的轰鸣,乐曲的演奏,好友的起哄,群众的欢呼,以及……那萦绕在耳边的缱绻话语。

“我爱你。”

 




三个月后。

“目标已经向A点靠近,大概还有一分钟。”

“收到。”压低帽檐,屏住呼吸,加州清光不断收紧手中的格洛克18,努力放松面部表情,随后整理了下身上的服务员衣饰,推着事先准备好的餐车,缓缓向眼前的几人走去。

“准备与目标接触。5、4、3、2……等等,有狙击手,清光趴下!”

无线电里堀川的声音原本平稳冷静,但数字还未倒数完却声调猛然拔高,常年的配合让加州清光当即舍弃刺杀任务,身形一矮,立马躲到了餐车后面。

只听子弹急速的破空声,他方才站立的地方立马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弹坑。

“狙击手在我的三点钟方向,应该是你们隔壁的那座大楼,安定!”加州清光一边狼狈地躲过余下的射击,一边根据红外眼镜上留下的弹道射线快速报告着。

“收到。”很快,耳麦里就收到一声低沉的嗓音。

距离加州清光几百米处的摩天大厦的顶楼上,头戴热成像仪的大和守安定正俯身趴在围栏后,他调整好狙击目标,判定完风速等一切因素后逐渐放轻呼吸,瞄准镜后的深蓝色瞳孔微缩,食指在不断地虚掩后立即扣下扳机。

“目标已击中。”

“收到。”加州清光躬身一个侧翻,在随后同伴的烟雾弹中,脚尖发力直接冲向了无处可藏的任务目标处,消音器处理后的几声轻微枪响后,顺利结束了战斗。

“没想到今天会这么顺利,根本看不出来你们这是第一次合作啊。”无线电里传来堀川发自内心的感叹,任务结束正准备撤离的两人在听到后都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毕竟我可是最了解那个人家伙的人呢。”两个人同时顿了顿,随后异口同声道。

“救命啊兼桑,我又被秀了一脸哇——!”

 




这双手或许沾染过鲜血无数,枪下亡魂哭喊。

但唯独面对这世间我唯一的归宿,那象征死亡的扳机,永远不会被扣下。

因为我不可能杀死吾爱。



-Fin

终于写完啦!感谢大家这么久以来的支持不嫌弃我这可怕(?)的更新速度!

后面还会有几个番外,还会继续相爱相杀的!

然后说一下出本吧,毕竟我也不是多么牛逼的太太,所以关于出本也挺怕糊墙的,如果想要的人很多的话大概会考虑一下(?)因为我马上要开学了会特别忙,所以出本真的需要思考很久。而且如果要赶CP21好像太遥远了?不知道大家能不能等那么久,总之先看各位意愿吧!不管出不出本番外我都会让大家看到爽的!

总之真的很喜欢安清,也感谢一切相遇与喜欢,希望在接下来的文里也能看到你们的双手(?)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24)
热度(265)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