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当我们打丧尸时我们在谈论些什么

末日paro





雷狮向安迷修伸出过三次手。

第一次的时候是末日刚刚降临过后的一个月。对死亡的恐惧仍如巨大的阴影在每个人的心头徘徊不散,每天都有人在自杀,泪水与血水淹没了脚下这寸寸龟裂的大地。那时候战斗与抗争还是极少数人的选择,大部分人还是选择躲在自欺欺人的幻想中,妄图这荒诞的一切不过是一场太过真实的梦魇,只要噩梦散去,世界依旧会恢复它的正常,曾经的生活将很快回来。虽然他们的内心都有一个细小的声音在始终发出着尖利的惊叫:不会再回来了!那些在拥有时未能珍惜的平淡日常不会回来了!

可不论这些人怎么用谎言遮蔽双眼,也总有一些在绝望降临之初就选择拿起武器的人。虽然在末日开始后的没几天就有人意识到了异能的存在,但面对恶心丑陋的丧尸,大部分未曾经历过生死的人仍然选择了逃避,这也就间歇导致了为何即便有的人掌握着不容小觑的力量却也依旧逃不过葬送进丧尸之口的命运。

但绝境总能造就英雄与枭雄,安迷修和雷狮便是其中的佼佼者。彼时他们都还不是日后名镇一方的异能王者,只不过比起眼下绝大多数人,他们更能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应该去做些什么。于是安迷修选择成为英雄,而雷狮则选择了枭雄这一条路。

过人的战斗天赋和一次次拼尽性命的厮杀让两人都很快掌握了自己的能力,在旁人还在为如何躲避这骇人生物而苦恼时,适应环境者早已可以剖开它们的脑颅得到往后异能者们赖以生存的晶核。而当丧尸不在成为威胁时,人性便成了是否能在这吃人世界中前进的绊脚石。虽然万物都在末日的辐射下异变,人类从金字塔顶端跌落,但在往昔文明秩序都崩溃消亡的当下,无疑也是挣脱法律等各种条条框框的最好时候。没有人会在进入商店后还选择付钱,所有的物品都在末日到来后的短短几天内被哄抢一空。弱肉强食再度打败一切条律成了这个可怖世界的游戏规则,只要你拥有力量,你就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所以在面对一群被饥饿折磨到丧失理智的人时,安迷修选择了给他们粮食,而雷狮则嗤笑着将雷神之锤砸向了地面。

两人所在的城市不大,异能者更是寥寥无几,所以很快他们就知道了彼此的光荣事迹。安迷修听后当即就在心里给这人打了个红叉,而雷狮也在海盗团众人的嘲讽中大笑这人是个没脑子的蠢货。

然而听说也只是道听途说,雷狮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快就遇上了这位圣母骑士。那天海盗团依旧各自出门寻找资源,雷狮百无聊赖,扛着锤子打算去城市中心转转。中心地带原先是条商业街,是整座城市最繁华的地方,当然现在它也繁华依旧,只不过里面的人换成了浑身腐烂的丧尸。溽热的苦夏本就难熬,放到末日中,更是扩大化的催命符。高温让腐败尸体中的病菌得以滋生,所以与其说被丧尸杀死,倒不如说现在的人们更多是得不到干净的水源与食物,最终得病而亡。

皱着眉头扫过横七竖八倒在角落里的早已干瘪的尸体,雷狮指尖微动,就让他们化为了焦灰不再污染自己的视线。他今天的本意是搜几家药店以备不测,可连走了半条街,连个药盒子都没找到。烈日当头,帽衫的后背已经被汗液弄得有些濡湿,黏腻地附着在皮肉上,恶心的触感让雷狮觉得格外烦躁,他准备去找个阴凉地休息会。

和安迷修的初次相遇就是在这样的机缘巧合下发生的。当雷狮好不容易找到家听不见丧尸嘶吼的商场准备走进去时,就这么瞧见了坐在一片碎石瓦砾中正在给手腕绑缚绷带的安迷修。能在这种时候出现,并且没有受伤衣着还显得格外干净,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一定是个不好惹的人物。就在雷狮不着痕迹地打量安迷修时,对方也在悄然关注着他的举动。

白衬衫、黑长裤、红球鞋,再配上代表性十足的黄蓝双剑,雷狮几乎瞬间就知晓这人是谁。他虽然总在团员面前嘲讽安迷修,但却从来没有否认过他的能力。想要成为英雄无疑是极为困难的,比起伸出援手,显然为非作歹要轻松许多。尤其是在末日这么残酷的环境下,道德的链条不复存在,人性的低劣随处可见,能在这种时候还保留一颗赤子之心,虽让人倍感好笑,但也不由心生敬意。可即便知道面前是个实力不俗的棘手人物,雷狮也并没有打算去寒暄几句。他找了块离安迷修不近也不远的干净石头坐下,一边难耐地拿手给自己扇着风,一边从口袋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面包。

而变故就是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发生的。等到雷狮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被人狠狠地压在了石头上,耳边是剑刃能量肆意时发出的清鸣,眼前是安迷修放大的面孔。离得远时还没觉得什么,这回距离近了,只觉得这张脸的确是格外清俊秀气,碧蓝的眼眸如水洗过般澄澈,这样优秀的外表若是放回原来的世界确实能满足不少少女的骑士幻想。

“我说。”雷狮眨眨眼,语气不带丝毫惊慌,反倒是不紧不慢,满眼戏谑,“你把我的面包撞掉了。”他腾出只手指了指地上,那块因为巨大冲击力而甩出的面包早已沾了脏污,在这个细菌肆虐的季节显然是很难再食用了。

“抱歉抱歉。”安迷修怔了怔,估计也没想到这人一开口就是这句话,他讪讪地起身站到一旁,但手中的剑依旧没有放下,直指着适才准备袭击雷狮的人。

雷狮整了整衣服,看好戏般地盘腿坐在石头上看着紧皱着眉头的骑士和在剑下颤抖着身躯的袭击者。其实按照他的实力根本犯不着安迷修出手,这种人一看也没有异能,估计目标也只是自己手里的那块面包,在饿死和被打死之间冲动地选择了前者。这种炮灰平时他连抬手都懒得抬,直接交给佩利随意折腾去了。

可今天不一样,雷狮好整以暇地看着安迷修,他突然非常好奇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又会做出什么样的决策。

“他应该是打算偷你的面包。”安迷修转头看向雷狮,剑尖随意地晃了晃,眼中的寓意再明显不过,“理论上应该交给你处理。”

“这样啊。”雷狮拿手托腮,促狭地看着安迷修,半分眼神都没有分给已经瘫倒在地上的炮灰,“既然你出手了,不如也顺便帮我做完决定好了。”说罢双手向后一撑,翘着二郎腿真的就这么看起戏来。

安迷修大概也没有料到这种情况,他蹙着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显然安迷修也是认出来了眼前这人的身份,回想着从旁人口中听来的传闻,他不禁有些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多管闲事。要是他自己遇到这种人大概也就随对方去了,偷窃的行为不会得到他的施舍,但也不会霸道地要去夺人性命什么的。可现在这是雷狮,那个远近闻名的异能者团体——雷狮海盗团的首领,那些人肆意妄为的作风和自己明显不是一路人。所以眼下到底要怎么做?放还是不放?

“我……”安迷修踌躇着,剑尖开始下移,“既然没有给你造成伤害,我看不如……”就这么算了吧。

“那就这么算了吧。”雷狮撑着身子笑眯眯地看着安迷修,仿佛真的心情大好就这么放人一马似的。

“真的?!”安迷修心下一个高兴,彻底把剑放了下来。但就这一瞬间,原本瘫坐在地上抖成筛糠状的男人突然向前一扑,抓住了那块掉在地上的面包后就立马往商场门口冲了出去。就在安迷修神色一变转头准备追上去时,原本懒散地坐在石头上的雷狮猛然坐直了身体,抓起雷神之锤的长柄在地上一敲,银白色的电弧顺着水泥地板飞行,霎时间就将快要夺门而出的男人电成了灰烬。

“当然是假的啊,白痴!”面对安迷修愤然的眼神,雷狮大笑着,举着锤子走了出去。

然后他们就这么结下了梁子。

 




所以安迷修也并没有想到雷狮会在那时候向他伸出手。血色夕阳将至,天边的流云如被点燃般烧得如火如荼,残破不堪的大地被涂抹上暗淡的橙红。而雷狮就这么站在他的面前,身后是被物资填塞满满的SUV,卡米尔还时不时从车窗内探出头来,里面传出佩利早已不耐烦的叫嚷。

“你这是什么意思?”安迷修把剑收回体内,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人。

雷狮还是一如既往的嚣张姿态,即便是现在,他也是笑容笃定地扬了扬自己伸出去的手,对安迷修抛出的问题随意地耸耸肩:“就是邀请你啊,看不出来么?”话是这么说,虽然语气的恶劣程度丝毫不像是个邀请,反倒像是个恶作剧。

“你脑子有病?”安迷修毫不犹豫地嘲讽,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个傻子,“我从来不知道海盗团里什么时候还需要骑士了。”

“你也来当海盗不就好了,一天到晚救人也不嫌累,也没捞到个好处。”显然没有人告诉过雷狮这种时候该说什么话,他讥笑着把安迷修给怼了回去,末了还又甩了甩手,“所以还不如跟着本大爷混好了,男人的梦想应该是星辰大海,而不是局限于你守护的那一方土地。”

“我拒绝。”眼看一场争吵再度难免,安迷修转身就准备走。

“喂!你难道不打算去首都了么!”雷狮有些急眼,他冲着那道清瘦的背影吼道:“谁都知道待在这个破地方不是长久之计,基本上有能力的都往首都跑了,以你的智商不可能想不明白吧!认清现实吧安迷修,你就算今天救了这个人,难道明天也能保证他活着?你就算圣光再伟大也不可能救得了所有人。所以跟我走吧,跟我去首都吧。”话音越说越低,到了最后近似低声喃喃。其实雷狮也不清楚他为什么要跑来找安迷修,看着悲悯天人的骑士被自己愚蠢的善良打垮明明是他最乐意见到的结果。可他只要一想到这个能和他打得旗鼓相当的对手可能某一天会死在哪只丧尸嘴里,或者是被利用他善良的人给害死,又或者是更惨烈的结局,他就觉得根本无法继续想象下去。既然有这样的实力,这样的资本,又为什么不试着活得更恣意一些呢。雷狮为此感到不解。

他无法理解安迷修,就像安迷修无法理解他一样,所以话说到最后连他自己都知道安迷修接下来会给他怎样的回答。但雷狮还是觉得心有不甘,不知是对安迷修,还是对自己。他看着骑士被无限拉长的背影,重复着那句话。

跟我走吧。

“谢谢你的好意,雷狮。”安迷修没有回头,他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清亮,但却又夹杂着不易察觉的低沉,“但很可惜我们不是一路的人,所以我不能跟你走。”

他偏了偏脑袋,姣好的侧脸线条被余晖镀上一层金边,让那碧蓝色的眼眸看上去波光粼粼。

“我知道自己不能救所有人,所以我只是竭尽我所能。你说的没错,待在这座城市不是长久之计,总有一天我也会踏上前往首都的路。”

“我们到时候再见吧。”

等到雷狮回过神时,安迷修已经不见了身影,只余下最后的话语缱绻在耳畔。身后连卡米尔都忍不住开始催促起他们的头领,雷狮看了看脚尖,又望了望安迷修消失的方向,最终还是转过身,一步步向自己的同伴走去。

“明明是咱们老大心善,可怜可怜那个小骑士,安迷修居然还不领情!”车内佩利趴在车窗口,嘴里不满地嚷嚷着。

“你这个蠢狗,知不知道看着气氛说话!”帕洛斯翻了个白眼,一巴掌扇到佩利的脑袋上。

“我靠你想打架么!”

“比狗叫么?比不过比不过。”

卡米尔看了看后座又掐起来的两人,又把视线挪回坐在副驾驶上一直面无表情的雷狮,开口地语气不免有些担心,“大哥很想让安迷修加入?要不要我们再追上去,他应该没走多远。”

“没必要。”雷狮把手枕在脑后,紫眸中倒映着仿若被火燃烧着的天空,“那家伙命硬得很,而且言出必行。所以他既然说了会去首都就肯定会去的。”

“我们会在那再次相见。”他语气笃定地说道。

 




第二次的时候是在首都政府大楼的废墟里。距离末日爆发已有半年之久,人们似乎也已经开始习惯了这个荒谬的世界,普通人沦为金字塔底端苟且偷生,而异能者则攀上了食物链顶端大展身手。但异能者中也分等级,有的只能勉强和低级丧尸抗衡,有的却可以毁天灭地独霸一方。这其中就包括雷狮和安迷修。只不过他们俩都没有选择找个地方当土皇帝,而是和更多的异能者一起,如潮水般涌向了首都中心。

文明崩溃的当下,政府却并没有形同虚设,这个庞大的国家机器依旧在丧尸的怒吼中运转着,掌握着许多常人难以知晓的秘密。这其中就包括破解丧尸病毒的血清。但随着时间推移,丧尸也逐渐进化出了智力,它们的王知道血清会推翻自己的统治,于是在数以亿计的丧尸狂潮中,政府不得不召集各地的异能者来保护这个能拯救人类的最后希望。而雷狮和安迷修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相遇的。

其实在那之前他们就见过几次,在首都的异能者常聚集的地方。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每每他们其中任何一人出现,都会引起一阵不大不小的躁动。半年的时间足以让人们知道雷狮海盗团的团长任性妄为的作风,也让人不禁感叹双剑安迷修一如既往的骑士道精神。他们的视线交汇过好几次,但都是安迷修首先若无其事地转移开了。雷狮不自觉地用余光打量着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打扮,白衬衫黑长裤红球鞋,胸前的领带在风中打了个转,随后视线又尽数涅灭进凝晶流焱散布的能量中去。他没有忘记半年前安迷修是怎样拒绝了自己的邀请,可眼下再见时,他又十分欣喜对方的如约而至。古怪的感情。雷狮甩甩脑袋,拽着还在吃蛋糕的卡米尔继续往前走。

雷狮接受政府邀约的理由很简单,他想得到血清,这东西一定能卖出个好价钱。他丝毫不在意这是否会让海盗团成为众矢之至,因为每个被召集而来的人几乎都是这样心怀鬼胎。当然,除了安迷修。恐怕也只有这家伙是真真正正带着想要拯救人类的愿望前来。雷狮对此不可置否。

但所有人都没想到丧尸潮会是如此的凶猛,它几乎摧垮了人类设立的一切防护,以势不可挡的雷霆之姿奔涌而来。就在当天,首都沦陷。可即便如此人们还是没有放弃。雷狮和安迷修在丧尸冲进来的第一时间就有了动作,他们彼此诧异地对视一眼,随后以最快的速度共同奔向了政府大楼。他们都想得到血清。

雷狮在甫一进大门就率先发起了攻击,他知道因为地形狭窄不能直接用雷神之锤攻击,从指尖释放出的雷电带起微小的火花,它们被拖拽成一条细长的线,目标直指正在奔跑的安迷修。但骑士也不是这么好对付的,手腕发力,凝晶在手中挽出了个漂亮的剑花,几下劈砍,就化解了雷狮的攻击。他们互相瞪着眼,一边闷头往血清所在处狂奔,一边不停地甩出各种技能阻拦对方的步伐。然而他们打得太过酣畅淋漓,没能注意到头顶不断掉落的木块碎屑以及周遭水泥支柱的颤动,以至于在两人的手指快要触碰到血清所在处的安全门时,瞬间天崩地裂。

雷狮的反应极快,他几乎是在地面下陷的瞬间就将锤子狠狠砸入钢筋中以便稳固身形。可想法固然是好的,现实却往往无比残酷。丧尸振聋发聩的怒吼从头顶传来,雷狮脸色一变,反射性地将雷神之锤横挡在胸前,虽然失去了支点让他的身体开始下坠,但常年行走在死亡边缘的下意识反应却救了他一命。那是个看上去要娇小许多的丧尸,身形稚嫩如婴孩,空洞的眼窝处流出泛黄的脓水,它尖啸着,动作迅捷如闪电,丝毫没有普通丧尸的那种动作愚钝感。雷狮心有余悸地看着那尖锐如利刃般的五指,脑海里几乎能模拟出如果适才不把雷神之锤拔出自己的脑袋如今会是怎样的光景。

但很显然这个小丧尸并不打算给他太多感叹的时间,几个跳跃间就躲开了迎面袭来的攻击,在雷狮脚尖快要触地的一刹那身形猛然暴起。生与死的交汇间,时间被无限制拉长,以至于雷狮都能近距离嗅到丧尸身上的恶臭,以及快要低落在自己身上的脓水。废墟中石子跌落的声音更像是死神临近的脚步,瞳孔不断皱缩,连呼吸都下意识被遗忘。

然后就在那万分之一秒内,他听到一个声音由远及近,最终在耳边炸裂开来。

“雷狮——!”

下一秒他就感觉自己被一个巨大的力道带起,原本咫尺之间的凶恶面孔飞速远离。一直等到安迷修喘着粗气把他扔在了一边,雷狮都还有点没能反应过来。

“……多谢。”过了好一会大脑才重新开始运转,雷狮面色复杂地看了眼靠在断垣残壁间擦着冷汗的安迷修,半晌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那应该是高级的变异丧尸,呼……没想到速度居然这么快,要在迟一步大概海盗团就得失去他们的头领了。”安迷修平稳了呼吸,随意地笑了下,像是没注意到雷狮的表情般抬头看了看被碎石遮掩的狭隘的上空,开始冷静地分析起了眼下的情况,“看起来政府大楼应该是塌了,我们似乎被困在了最下层,得先想办法出去……”

“你刚才没必要救我。”到底还是那个雷狮,莫名的情愫被很快收敛,脸上又再度扬起那熟悉的招牌式笑容。他轻轻一跃,跳到了安迷修的面前,不经意地瞥了眼对方,随后扛着雷神之锤不紧不慢地朝废墟深处走去,“既然来了,不带点东西回去这可不是海盗的作风。他们一定没有跟你说过吧,其实刚才那个地方是没有血清的,真货早就被转移到了地下。”

他走了几步没听到后面有脚步跟上,皱了皱眉,偏头看着还站在原地看不清表情的安迷修,嘴里不耐烦地叫嚷了一声,成功唤回了对方不知飞到哪去的思绪,“喂,你还要在那待多久啊!待会那个缠人的东西追上来就不好拿血清了!”

“唔,嗯。”安迷修迟疑了下,随后提着双剑,快步追上了前面的雷狮。

 




雷狮觉得自己从来不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或者说这种高尚品德压根就不会出现在他的身上。所以这又该如何解释他为什么要在那个小丧尸冲向安迷修时奋不顾身地扑上去,然后还格外英雄情节地给咬上了一口呢?他觉得自己绝对是脑子坏了才会做出这样愚蠢的事来,但凡当时头脑清醒个那么一点点,他也不会……

他好像还是会,雷狮为自己这样的推断不由地感到一阵挫败。

但很快他就没有办法再继续这样胡思乱想了。丧尸病毒的来势凶猛超过他的预期,本以为自己在单手捏爆了那个小丧尸的脑袋后还能嘲讽几句早已呆若木鸡的安迷修,却未曾想刚想开口,无法遏制住的呕吐感就让他直接吐出了一大口黑血,整个人瘫软在了安迷修的肩上。细密的刺痛先是从脖颈处的伤口传来,然后逐渐扩大喷张,最后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雷狮!雷狮你醒醒!给我撑住了啊混蛋!”

他突然庆幸此时的安迷修还不会像那种偶像剧女主角一样拽着自己的衣领来回晃荡,雷狮感觉自己被一个很轻柔的力道扶到了角落里。此时病毒的侵蚀已经让他的眼前开始如失了信号的电视机屏幕般泛起白色雪花点,安迷修的身影也被模糊的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这位骑士似乎是把自己的衬衫给撕了点边角,不断擦拭着自己额角析出的冷汗。期间安迷修不断地说着话,企图让自己的神经保持清醒。可雷狮总觉得那个清亮的嗓音离他越来越远,以至于到最后只能依据声音在空气中的震颤评判着安迷修还没走远这个事实。

我就要死了。雷狮想。

“大名鼎鼎的雷狮难道就要以这样的结局死在无人问津的角落么!给我起来你这个恶党!你当初当着我的面杀人这个账咱们还没算呢!”

哇哦,骑士大人原来也是这么记仇的么。雷狮想笑,但动动嘴却只咳出了一口黑血。

这吓坏了安迷修。一向镇定自若的骑士此时是真的慌了手脚,再凶猛的大风大浪他都未曾动摇,可独独眼下这个时刻,他的心跳是从未有过的剧烈。安迷修不停在原地打转试图让自己清醒下来,可倒在角落里不停吐血的雷狮又像跟尖刺戳着自己的太阳穴。他甚至从没想过会有这种情况发生,一个恶党救了一个骑士,想想都觉得匪夷所思。

可现在已经没有多余的感慨时光了,预示着丧尸化的紫色病斑正从雷狮的脖颈处不断扩大,很快这些致命因子就将侵占他的大脑,让一代枭雄沦为失去理智的怪物。要在彻底丧尸化之前杀死他么?安迷修看着自己握着剑的手,他们正在不断颤抖着。

不,不行。安迷修很快就认识到自己无法这么做,他痛苦地低吟一声,收起凝晶流焱,转头继续拿从衬衫上撕扯下的布料擦拭雷狮额头的汗液。一定还有什么办法,他看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扩散的病斑,只觉得大脑从未有这么堵塞过。周遭的空气中还混杂着丧尸的腐臭味,缺氧带来的后果就是连带着安迷修也有些呼吸急促起来。他紧皱着眉头,甚至连自己什么时候握上了雷狮的手都不自知。

“该死的恶党,你不是还要和我抢血清么……对,血清!就是这个!”安迷修的眼里迸发出巨大的惊喜,他从地上立马站起身来,扭头就往废墟的更深处跑去。

雷狮瘫在原地,他看着安迷修不断远去的身影,只觉得除了死亡的阴影,还有一种更为绝望的气氛在心头蔓延。他不知道安迷修究竟去做了什么,只是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浮上心头,这让他隐隐有些难过。但也只有一点点而已。

就在雷狮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死在这无人知晓的角落里时,那抹清瘦的身影又再度出现了。

明明废墟之下日光稀缺,只有薄薄的光晕笼罩四周。可在雷狮的眼中,安迷修奔来的姿态中却带着摄人心魂的光亮,然他忍不住轻轻眯起了眼。有什么东西被灌进了嘴里,冰凉且腥味十足,令人反胃。但安迷修不断轻抚他后背的手掌却显得那么温暖有力,让雷狮慢慢地用僵硬的喉管将液体吞下,最后彻底软倒在了安迷修的怀里。

然后他在昏迷之前,伸出了一只手。但他已经没了挥手的力气,所以只能轻轻地搭在了安迷修的指节上。他想说话,可铺天盖地的黑暗却将他的世界淹没。终于那些话只能化作轻声呜咽,成为跌入无尽深渊前最后的梦呓。

跟我走吧。雷狮说。

但这次,他并没有得到任何回答。

 




第三次的时候是在人类的与丧尸的决战迎来胜利的号角后。那时不论普通人还是异能者,都情不自禁地拥抱起了身边的人,眼角流下早已盈满的泪水。这场末日的梦魇终于散去,此后文明将得以重建,世界会再度迈向正规。

雷狮很快就在欢呼的人群中找到了安迷修。与身旁都在和同伴相拥而泣的人们不同,安迷修依旧是独自一人,手持双剑,站在破损的墙壁上。他腰杆挺得笔直,白衬衫在劲风中猎猎作响,像极了每一本故事书里插绘的骑士那般。坚韧、强大、且孤独。雷狮不是没有注意到对方衣角上的残缺,那天在政府大楼下发生的一切仿佛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要不是醒来后面对的是卡米尔喜出望外的飞扑,他才意识到那是赤裸裸的现实。那之后他们都默契地没有提过那天的事,政府官员逼问血清下落时也只是缄默不语。没有人能想到尚未经过人体实验的血清已被人服下并且还生了效,要不是脖颈上的疤痕未消,连雷狮自己都不相信。

他想要一个答案。这个想法一直敦促着雷狮不断向前,在每一次拼杀之间燃烧着无尽战意。他不能在这里倒下,哪一个地方都不行。因为他还没有听到那天安迷修的答案。而心里又有一个声音总在小声地提醒他,安迷修一定在那天做出了不一样的回答。

所以现在,面对着被扶正的世界,他终于可以再度伸出手了。

“安迷修——!”他大笑着,叫着骑士的名字。

天空高远辽阔,云绪逶迤飘散。有风乍起,无端吹起安迷修额前细碎的发丝。他应声回头,碧蓝色的瞳孔中倒映出海盗无畏的身形,就像这人无数次向世人展示的那样。张扬、跋扈、且高傲。安迷修没有说话,只是紧抿着薄唇看着一步步向自己走来的人,看着对方的发带最终飘荡到自己的眼前。他眼眸沉静,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只手伸到了自己的面前。那手掌掌纹粗粝,指节分明,一看就蕴藏着无限力量。但他更知道,接下来这只手会做出怎样的动作。只见它在自己主人的带动下轻轻上下扬了扬,像极了一个邀请,手指因为紧张不自觉蜷曲着。

“我说安迷修,世界已经恢复正常了,不会再有吃人的丧尸、变异的生物、极端的天气了。每个人都会重新开始,得到他们的想要的幸福。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不再需要骑士了。”

雷狮看着仍旧无动于衷的安迷修,内心忍不住腾升起一阵焦躁。但他等的太久了,就算说出来的话语不动听,他也要硬着头皮说下去。他甚至还太年轻,不通晓情爱,不能言明这股情感究竟为何物。但雷狮凭借着他海盗般的直觉,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最想要做什么。就像为什么每一个海盗总能找到宝藏一样,因为他们的目标足够明确,内心足够执着,才能让每一次的探索都有所收获。

“所以说。”雷狮梗着脖子,再度把手向前探了探,“跟我走吧。”

他等了好半天,觉得自己的心就像在油锅上滚过一般,折磨且难耐。就在他以为安迷修又要说出那三个字时,伫立良久的骑士先生却只是嘴角一勾,那双澄澈通透的眸子几乎瞬间泛起了水光。

安迷修转过身,向前走了几步,发现身后的人没有如预想般跟上后,有些不耐地回头,朝着还在发愣的海盗说道:“还愣在那干嘛,难道还要我来帮你找艘船么?”

 




很久很久以后,雷狮突然有一天问起安迷修,为什么在第三次的时候答应了自己的邀约。

仍旧一袭白衫的骑士先生仰头饮下灌中最后的啤酒,削薄的嘴唇因为酒液而染得晶莹透亮。就在海盗心猿意马准备有小动作时,他才嗤笑一声,拽过对方过长的头巾后摆,把嘴唇凑到了这人的耳边。

“因为我知道海盗的船可以抵达世界的尽头,而骑士,恰好想去看一看。”



-FIN

控制不住我的手,又摸了一条雷安鱼……

总是很难想象他们俩告白,觉得这两人如果真的在一起了,那也一定是你给我一个眼神,我给你一个笑容,然后安哥就这么登上贼船了,不需要言语表明的那种。唔,很喜欢这种感觉。

依旧是简陋的我流雷安,ooc属于我,希望能喜欢。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6)
热度(1109)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