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我们仍未知道那天失踪的安迷修画像(上)

HP paro

角色死亡预警

 

 



Like is indulgence, love is restraint.

喜欢是放纵,爱是克制。



 

 

01

雷狮是被敲门声给吵醒的。屋外的人一定极不优雅又满面焦躁,不然也不会把这原本简单的动作演绎得如此毫无章法。雷狮趿拉着拖鞋慢悠悠地往玄关处挪动,昨夜忘摘掉的头巾在脑袋上扭了个颇为搞笑的姿势。但这些都不重要了,他打着哈欠想。如果门外站着的还是那个打算给他推销什么破劳子巫师日报的蠢货,这次绝对要让这家伙失去第十七次再度上门的能力。

然后他就打开了门,并且成功地和正准备再度砸门的凯莉视线撞了正着。

“哦!”他怪叫一声。“真是世纪稀客!”

尚未睡醒的脑子就是这点不好,几个字眼刚跃然浮现,嘴巴就已经先于大脑思考给说了出来。雷狮眼神迷离地顺着凯莉招牌式的玫瑰色法袍上移,在发现这臭美的女人又给这个他嗤笑为麻袋的衣服坠了几颗星星后,终于发现了一个有些突兀地东西。

“虽然摆在格兰芬多休息室的壁炉边上会更合适一些,但很遗憾我并不打算满足他的愿望。”

凯莉抖了抖巫师袍,成功地让那几颗她新镶上的小挂坠叮当作响。她努了努嘴,表现得像是个完成任务的快递员。动作轻巧地从袖子里抽出那根缠着金叶藤蔓的魔杖,杖尖敲了敲放在她脚边的大家伙——一副装裱精美的画框,随后凯莉满意地单手叉腰,把因为漂浮咒悬在空中的画框转了个身,将正面面对雷狮。

“圣诞快乐,我的朋友!”凯莉笑嘻嘻地说道,“想必这一定是你今年收到的最特别的礼物。”

雷狮在画框转过来的一瞬间就清醒了。他眨了眨眼,妄图在这短暂的千万分之一秒中翻阅完自己的表情图鉴,从中挑选出最适合眼前情况的一种来。然后他的脸上几乎立马扬起了雷狮牌代表性讥笑,一溜串熟练的嘲讽语句无需经过大脑梳理就从舌尖滚了出来。

“看来那个白痴骑士两根像筷子一样的魔杖终于被折断了。”

 




02

“你不能这么侮辱我的凝晶流焱!”

这是安迷修睁开眼的第一句话。

他是被摇醒的,准确来说。

原本画像里身着格兰芬多校服的清秀少年正斜靠在椅背上,闭着双眼似乎睡得正香,至少那微微勾起的唇角就仿佛他正在畅游于怎样的美梦中般,整幅画都美好得让人不忍心打破。当然,这之中一定不包括雷狮。

然后安迷修就在一阵叮铃咣当的锤墙声中给震醒了。起先他还只是眯缝着眼,整个人都还有些迷糊,随后世界开始天旋地转,胃中翻江倒海的感觉让他几乎要吐出来。虽然一幅画并不会呕吐,然后他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听到了雷狮不耐烦的声音。

“嘿!那可是我最骄傲的武器!”安迷修不服气地说道,他十分没有形象地跌坐在画像里的地板上,皱着眉头看向雷狮。随后似乎又有些表情怪异地看了看周围,瞳孔随着自己逐渐看到的周遭事物开始收缩,最后万分惊恐地指着雷狮的鼻子大叫出来:“梅林的裤衩,凯莉怎么会把我送到你家来!我不是说好要在格兰芬多休息室的那个壁炉边上的么!”

回应他的,又是一阵天旋地转。

然后安迷修才发现自己的画框只被一根钉子钉在了墙上,雷狮只需要拨动下画框,整幅画就会转悠起来,就像海盗船那样。

“该死的恶党,我晕画!”安迷修扒拉着自己的画框恶狠狠地说道。

 




03

说起来安迷修为什么会有两根魔杖这件事所有人都觉得匪夷所思。随后在奥利凡德老先生的解释下,才知道了原来有极少数人是天生就可以双手使用魔法,可谓是天生的幸运儿。

然后这样幸运的安迷修就美滋滋地去给自己买了第二根魔杖,并十分中二病地把他的两个宝贝起名为凝晶和流焱。

虽然那之后雷狮常常嘲笑他吃饭没工具了就可以把两根魔杖拿出来当筷子使。

 




04

就在安迷修和雷狮大眼瞪小眼并且他觉得自己凭借着是幅画不用眨眼的优势一定能胜过对方时,窗外突然下起了雪,纷纷扬扬,并且有愈下愈大的趋势。雷狮立刻收回了视线,率先结束了这场孩子气十足的战争,拢了拢身上的睡袍,趿拉着拖鞋走到壁炉边拿出魔杖准备再加点火。

安迷修这才注意到客厅的装饰似乎有些不一样。从立在墙角的大松树,到树下堆积成山的礼品盒,再到一看就是缠绕得十分随意的藤蔓,无一不昭示着现在正是圣诞节的这个事实。

他突然就想起当年的学生时代。那时候作为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级长,圣诞节总是安迷修和雷狮最为忙碌的时刻,忙到连拐弯碰了个正着都懒得吵架那种,也可谓是两院之间最和谐的一段日子。虽然之后很快又会回到鸡飞狗跳中去。

在这盛大的节日中,舞会是最重要的战场,哦不,培养感情的地方。

忙碌了一年的小巫师们终于可以脱下一成不变的校服,换上各自精心准备的礼服,邀请心仪的异性一同狂欢。话是这么说,但对于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三百六十四天都在拿着魔杖互怼的安迷修和雷狮来说,这一天不过是另一场没有硝烟与咒文的战场。

这头有人惊呼雷狮今天穿的是风雅牌巫师最新的礼服,那头就有人感叹安迷修胸前佩戴的是专门定做的凤凰尾羽胸针,你来我往,全场看戏。就连邀请的女伴都得被拿出来比较一番,虽然安迷修总是在这方面输得最惨的那个。

想到这,安迷修不禁又想起来毕业前夕最后那场圣诞晚会。

也不知道是那天南瓜汁里不小心兑了烈酒,还是礼堂内的保温咒给错施成了烈焰熊熊,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在即将毕业的喜悦与分别的忧愁之中,两种情感交杂,竟神经兮兮地开始起哄着安迷修和雷狮这对出了名的死对头跳开场舞。

两位当事人自然是死都不从,被不知怎么就团结在一起的狮、蛇两院人拉到场中间时,雷狮还梗着脖子瞪着眼,大有跟安迷修跳舞还不如给我个阿瓦达来个痛快的架势。

安迷修原本也是拒绝的,可瞧着带头搞事的居然是艾比公主,面对女神殷切又火热的眼神,安迷修内心的骑士道开始动摇。最后脚一跺牙一咬,心想反正毕业之后就再也见不到这该死的恶党了,此时牺牲下色相倒也无妨。于是在雷狮见鬼的眼神中,安迷修如上阵刑场般紧闭着眼,把雷狮一把拽了过来。不过最气的还是牺牲就牺牲了,他跳得还是女步!接下来的好几天安迷修都火冒三丈地满走廊逮着酷爱夜游的雷狮。

想到这,安迷修忍不住笑出了声,他抹了抹眼角并不存在的眼泪,一抬头,就看到已经加好火正举着魔杖的雷狮正用一副看智障的眼神看着自己。

“你说实话,是不是真的把你的凝晶流焱当筷子使过?”雷狮双手抱肩,突然冒出来一句。

 




05

“你脑袋里装的都是鼻涕虫?”面对雷狮的嘲讽,安迷修不假思索地回击。

可他搂着袖口等了好半天,也没等来预想中的斯莱特林式毒液攻击,抬眸一瞧,这人反倒是少爷派十足地翘腿坐在沙发上,手上还拿着今早最新的《预言家日报》。雷狮目不转睛看得认真,安迷修深感成了画像后人生、哦不画生都无趣了许多,只得双手托腮蹲在画布边缘,眯缝着眼努力想看清楚那份报纸正对着自己的一面。

结果还没看清楚上面究竟写了些什么,就听见雷狮用着阴阳怪气的语调对着报纸念了出来。

“傲罗指挥部现任主管意外身亡,究竟是因公殉职还是另有其因。瞧瞧这写得,连最有可能成为魔法部法律执行司司长这种话都出来了,我敢发誓安迷修,这大概是预言家日报那群人对你的最高赞誉了。”

雷狮说完还把报纸折下一半,那双暗紫色的眸子就这么似笑非笑地看着安迷修,翻折下的半边报纸上还动态闪现着安迷修担任傲罗指挥部主管时的照片——年轻人举着魔杖的模样格外的意气风发。

“拍得不错,还挺帅气。”安迷修摸了摸下巴,这么评论道。

“说起来你现在不应该脱下你这身可笑的绣着海盗船标志的睡衣然后准备去魔法部么?还是说现在魔法交通司已经松懈到可以让你直接翘了圣诞晚宴?”

“你是魔法部长么安迷修,可真够操心的。”

雷狮抖了抖报纸,继续翘着腿看,很明显是打算如安迷修所说翘了那什么晚宴。安迷修就更没所谓了,反正他现在画像一个哪都不能去,雷狮留下来反倒还能让他有人说话的人。然后他就仿佛忘了坐在面前的人是自己从学生时代就开始斗争的死敌,拖着脑袋把玩着胸前的红黄相间的领带,开始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雷狮聊了起来。

“说真的你当时怎么会没去当傲罗?以你的实力通过傲罗考试绰绰有余吧。”

“嗤,愚蠢的格兰芬多,你们根本就不知道梦想的伟大。”

“醒醒吧雷狮,魔法部是绝对不会同意你把船开上天的,那根本不是巫师,那是彼得潘!”

“那你即便你当上了傲罗指挥部的总管你也不能在战场上骑着你那匹蠢马!”

“梅林的裤子你很过分哎!我的宝莉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姑娘!”

“哦?那艾比公主呢?”

“你居然把公主和马比较!雷狮你这是不尊重女性!”

两人你来我往斗了半天嘴,说到最后连他们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06

安迷修突然发现他好像真的很久没有和雷狮这样说过话了。毕业之后大家各奔东西,虽然同在魔法部,但身在不同的职位,连个面都很难见到。就跟所有人一样,安迷修也没想到雷狮居然会让人大跌眼镜地进了魔法交通司——那个基本上是成天坐在办公室的地方。毕竟作为那一届斯莱特林最优秀的学生,雷狮也是唯一一个和安迷修一样在高级巫师等级考试中获得全优的学生,就连安迷修去参加傲罗考试的当天都在门口下意识地找雷狮找了好半天。

而进入魔法部后的生活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很多,本以为傲罗就只是拼着一腔热血和黑巫师火拼,未曾想到真的进入到这个世界之后,所要做的却比挥一挥魔杖多得多。就在安迷修每天苦着一张脸应付着各色人群的交际时,他都经常能听到金——这个自己后辈格瑞从小的竹马——跑来跟自己的发小说着他的前辈雷狮是如何沉迷于让魔法部的那群人通过巫师可以在天上开船的条例。

他们极少时候还是会碰面的,大多是在魔法部的食堂。就在安迷修端着餐盘到处找座位时,就看见雷狮带着三个人有说有笑地迎面走来。那些人安迷修都挺眼熟,是雷狮在学生时代就收了的小弟,以前没少给他下过绊子。也不知是刻意还是真没看见,这群人就仿佛眼前的安迷修是空气似的,直到完全擦肩走了过去,都始终连个眼神没分享过来。

安迷修愣了愣,一时半会都还没能从“居然就这么若无其事地走过去了连句嘲讽都没有?!”的情绪中缓过来。他侧身看了眼已经在点餐的雷狮,对方头上顶着的头巾都还和原先在霍格沃茨的那款一样中二。安迷修顿了会,又把视线收了回来,继续漫无目的地开始找起座位来。

他是绝对不会说刚才居然有一点点想上去和雷狮搭话的冲动。

 




07

就在雷狮再一次以微小的嘴炮优势成功战胜安迷修时,门外突兀响起的门铃声不得不让他们暂停一下这酣畅淋漓的斗嘴大赛。

雷狮把报纸合起随手往茶几上一撂,魔杖塞回睡意内里往玄关处走。很可惜这整栋房子都只有安迷修所在的这一幅画,让他也只能目光放空地盯着窗外簌簌落落的飞雪,默默等待雷狮的回来。

“大哥今天是不打算参加晚宴了么?”

不同于屋内安迷修的闲散,面对站在门口处面无表情的卡米尔,雷狮明显感到一阵头痛。如果今天来的是佩利,哪怕是稍微精明点的帕洛斯,都比自家弟弟直接登门的强。卡米尔太了解他了,所以很显然一般的谎言并不足以糊弄过去。

“……今天早上出了点状况。”雷狮拿手拂去卡米尔头顶的雪花,语气有些顿挫。

“我看了今天的报道。”卡米尔垂着脑袋任由雷狮动作,晶亮的眸子一眨一眨,澄澈且剔透,“而且我还听说安迷修的画像失踪了,现在不少记者都在调查,大哥记得千万藏好。”

“……”

“我今天会帮大哥跟司长打好掩护的。”卡米尔拉了拉帽檐,看似极为乖巧地回答着,随后在雷狮欲言又止的表情中挥了挥手,下一秒一个响指就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门口已经堆积起的皑皑白雪,雷狮揉了揉眉心,缓缓叹了口气,很快呼出的白气就消弭在空气中,暗沉沉的眸子盯着远处的某一点良久,这才在快要雪盲之前把门给带上。





08

本以为要和自己生命中最大的死敌共处后半画生是一件比被阿瓦达索命还要恐怖的事情,甚至安迷修都已经做好了第二天把画像上附着的灵魂消散的准备,谁知道几天相处下来,居然意外的和谐。

当然,可能这一切也要归功于他在霍格沃茨时就已经练就了一身“如何让自己在面对雷狮的冷嘲热讽中不生气”的本领。

雷狮最爱拿艾比公主来刺激安迷修,因为谁都知道在霍格沃茨时这人就常以这位英国皇室公主的骑士自居,虽然他之后也的确被授予了骑士的勋章。

“嘿!你这是偏见!明明我应该是所有女性的骑士!”

“然而我们伟大的骑士先生直到临死前都还是个老光棍。”雷狮耸耸肩,故意拿着以前的杂志封面在安迷修面前晃荡,上面“第十三届巫师届女性最想嫁的男人”明晃晃几个大字下,雷狮那张嚣张跋扈的面孔在安迷修的眼里怎么看怎么嘲讽,“可惜这没什么营养的榜单我已经蝉联三届,然而看看咱们的骑士在哪——哦!第二名!”

安迷修不屑地抖抖肩,嘴角撇了撇茶几方向,“别以为我没看见最新一期上面第一名已经换成了金,看来现在的女士们已经吃腻了霸道总裁型,改爱天真烂漫款了。”

雷狮被说得一噎,只得愤愤地把最新一期的报纸甩进废纸篓里,努力忍住给身后已经开始哼哼小曲的安迷修来个神锋无影,大步向卧室走去。

就在安迷修正为自己成功扳回一局而窃窃自喜时,没想到第二天雷狮就召集了他那群雷狮海盗团的小弟们跑来家里打魁地奇。看着外头草坪上传来的阵阵欢呼,安迷修几乎快要把整张画布给挠碎了。

这招太狠了雷狮!安迷修努力踮着脚尖往外瞅,尤其在看到金色飞贼闪过的一瞬,整个眼眸都瞬间点亮起来。

这让他回想起仍在霍格沃茨时担当格兰芬多球队找球手的日子。摆脱作业与考试,忘却流言与蜚语,身下的扫帚就是一切,他所要做的只是尽情的飞翔与追捕。这也是为什么安迷修如此热爱飞行课的原因,那种所有烦恼都抛在脑后的感觉实在是太令人着迷。

虽然他现在只能缩在画框的方寸之内,看着屋外头的别人尽情飞翔。

这让安迷修不免有些挫败。他很少会有什么负面情绪,即便是当他不幸身亡从此以后只能以画像方式存活时,安迷修都还能乐观地想着至少这也算是一种活法。他想让自己成为一轮太阳给人带以阳光,却也偶尔想做颗星星,在幽深的夜幕中放纵沉沦。

但这种想法也只是一瞬,很快安迷修就又和嚼着比比多味豆正满身大汗跑进屋内的佩利斗起嘴来,然后他很顺利地从这个自己嘴炮方面最大的手下败将那找到了乐子,虽然之后帕洛斯很快就笑嘻嘻地从身后帮佩利赢回了几句。

这不公平!安迷修腹诽道,仗着关系好了不起啊!

“不不不。”帕洛斯像是从安迷修表情里瞧出了些什么似的摇摇头,伸出一只手指在自己和佩利之间比划了一下,“这叫做打狗也得看主人。”

“梅林的内裤!帕洛斯我们来决斗!决——斗——!”

 




09

“早上好,雷狮。”

“早上好,安迷修。”

“非常感谢你大发慈悲终于决定在这个可以媲美鬼屋的房子里装几幅别的画了,我想你今天应该可以顺利成为让船飞上天那什么劳子的法令通过,然后成功当上梦寐以求的彼得潘。”

“其实那几幅‘我终于决定’的画还没有运过来,我想在那之前你需要一个锁舌封喉还是四分五裂?或者两者各来一份?”

“赶紧闭嘴滚去上班吧,傻逼海盗。”

“那就劳烦你帮我看家了,白痴骑士,哦不对,这种时候有个专业名词叫做看门犬。”

“我敢保证你这辈子都不会成为彼得潘的!”

 




10

安迷修有时候会觉得变成了一幅画之后的日子要比他还是个人的时候有意思得多,比如可以看到不同样子的雷狮。他记得人前的雷狮从来都是张扬的,嘴角永远挂着嚣张的弧度,暗沉的紫眸微眯,那自信满满的模样总是让安迷修恨不得在他那张英俊的脸上来上个一拳。虽然这事他在霍格沃茨时也没少做。

再次感谢下雷狮的恻隐之心,当然也可能是实在受不了一幅画整天到晚在自己耳边扯着嗓子唠叨,安迷修终于可以借着其余画像在整栋房子里溜达了。

由于雷狮再三强调会说话的画像有一副安迷修就够让他大脑炸裂了,于是新买来的几幅里都只有单纯的动植物。安迷修踩着满地的不知名的白色小绒花,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到了厨房。那里雷狮正在做饭。

他还从来没见过做饭的雷狮,要知道这人在霍格沃茨式就一副少爷派头,连对着一长桌的美食都经常蹙着眉头,所以安迷修以为他在家里也必定是不会亲自动手的,多半还会是仆人把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地送到嘴边。所以当他看到这硕大的屋子没一个仆人,而且雷狮还挥舞着魔杖看上去十分娴熟地把各式调料往锅里添加时,安迷修吃惊地一张嘴都能塞下一匹宝莉。

“能别用那种智障眼神看我么?后背很刺谢谢。”雷狮把汤盛进碗里放在桌上,对着身后的安迷修讥笑道。

“你要理解我现在仿佛看到金对格瑞说‘我们来谈恋爱吧’的反应。”

“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么。”雷狮倒了杯啤酒给自己。

“……好像还挺有道理?”安迷修脑补了一番,一脸古怪道。

他突然就像是来到了一座名为雷狮的岛屿,沙土下掩埋着无数不为人知的宝藏。

比如雷狮不仅会烧饭而且还会烧完把碗洗干净,比如雷狮其实有很多条同样的星星头巾每天换着戴,比如雷狮会在自己的每一件巫师袍内里纹上海盗的图样,再比如这家伙真的是每晚都很认真地在建造自己的海盗船模型。

安迷修捂着脸看着雷狮沉浸在做完第一百零二艘海盗船的喜悦中,暖黄色的灯光将对方硬朗的面部线条柔和,眸子因为欢喜而泛起点点水光时,他居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孩子般的神情有些可爱。

完了完了,真是中了这海盗头子的毒。安迷修扶着脑袋想。

他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雷狮,自然也包括对方酗酒后神情崩溃的时刻。

 




11

仲夏时节的伦敦总是雷雨频繁,指针已经指向十的位置时,雷狮还没有回来。

安迷修蹲在绘满蒲公英的画像里吹着植物头顶的白色绒毛,屋外时不时白光乍现,随后是雷电的轰然作响。就在安迷修折腾完最后一颗蒲公英时,紧闭的大门被猛地打开,他来不及起身,就听见淅淅沥沥的雨声间夹杂着佩利和帕洛斯不太清晰的对话声。他们讲话声音太小了,安迷修竖着耳朵半天一个字没听清,最后是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他才看到浑身湿透的两人架着另一个已经几近昏厥的人走进了客厅。

安迷修瞳孔微缩,有些愕然地看着倒在沙发上的雷狮。

“没想到老大居然也会有喝醉的一天。”佩利拿着魔杖给自己的头发和衣服烘干,一边龇牙咧嘴地说道。

“你可少说几句吧蠢狗。”帕洛斯很快把衣服弄干,去厨房弄了点醒酒汤,半推半就地让瘫在那的雷狮喝了下去,“老大你感觉怎么样?要不要我再给你弄点?”

“……难喝死了。”雷狮皱着眉头,跟赶苍蝇似的在眼前挥了挥手,“你们都回去吧,我现在清醒得很。”

“老大话可不能这么说,一般喝醉的人都喜欢说自己清——哎哟!你踩我干嘛啊!”

“那老大好好休息,我把蠢狗这就带走。”说完帕洛斯就拖着吱哇乱叫的佩利往门外走,直到快到门口,安迷修都还能听见他们的争执。

“你不知道这种时候就应该有人陪在老大身边么?!”

“你瞎啊傻狗,安迷修不是在那么!”

……怎么感觉仿佛被赋予了重任。

安迷修拿手指搔刮了下面颊,一地的蒲公英又在魔法的恢复下变回了原样,他揪起一颗放在唇边,视线平稳地对着低垂着脑袋看不清表情的雷狮,然后深吸一口气,再呼地一声吐了出来。

最后不出所料的让画布把白色的绒毛糊了一脸。

“咳咳咳,呛死我了……”安迷修扔掉根茎,坐在草地上揉眼睛。

大概是被这动静给吸引到了,雷狮终于抬起了一直低垂的脑袋,安迷修好不容易把最后一根绒毛从眼睑上拿开,就对上了雷狮一脸阴郁的表情。而且似乎喝了酒,安迷修下意识地观察着,白皙的面庞泛着不自然的潮红,尤其是那眼角居然也是红的,难道还哭过不成?

就在安迷修满肚子疑惑迫切想要个解答时,坐在沙发上的雷狮终于开了口。

被酒精熏染过的嗓子喑哑低沉,细碎的刘海因为前倾的动作而垂在额前,一双眼眸闪着不知名的光,只觉得在身后一片电闪雷鸣中亮得摄人。

“安迷修。”他听见雷狮说,“死亡到底是什么感觉?”

 




12

雷狮问出口的一瞬间安迷修就怔了,他就维持着坐在一堆蒲公英里的姿势,眼角还因为刚才的揉搓通红着,就跟现在问他话的人差不多。

安迷修觉得他这时应该表现出生气的样子,从草地上跳起来指着雷狮的鼻子大喊着恶党你居然不尊重死者这样的话。可是他没有。反倒是在雷狮问完之后,还真的屈起膝盖,把脑袋枕在上面,回忆起了自己生为一个人时最后的时刻。

其实早在二年级时,安迷修就定下了自己以后一定要当一名傲罗的梦想。虽然那时候他不过是天真的觉得和黑巫师战斗保护人民什么的简直就是现代版骑士。但不论怎样,年幼的安迷修也顺势规划好了自己最后会像一名骑士那样为保护世界而光荣逝世。为此师傅还打了他半天屁股说什么小孩子就别这么早看破红尘了。可当六年级时接到自己的师傅真的被黑巫师杀害时,安迷修想当傲罗的想法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只是这一次他想的是,报仇雪恨。

这个想法几乎也成为了他一毕业就拼命奋斗的动力。每一道绿光从魔杖里激射而出,都代表着一道黑暗身影的倒地。那个时候的安迷修,冷静、固执、漠然,他比任何时候都要强大,却比任何时候都不像个骑士。每每当人提起他时,附带着的,总是一长串死亡名单。他还是会保持着一贯的优雅绅士,脸上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可手上的鲜血,却浓稠到凝成漆黑。

但魔法部并不在意这些。年纪轻轻便成绩斐然的安迷修几乎夺去了同届人的所有光芒,让他很快就脱颖而出,成为了史上最年轻的傲罗指挥部主管。并且凭借着过人的交际手腕,他甚至还被寓言会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魔法法律执行司司长的候选人。

可安迷修却并没有想象中的欣喜。长久以来的压力让他不堪重负,旁人眼中的无上荣誉到了他这却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之后安迷修开始频繁前往圣芒戈。

帮他进行心理疏导的是同期的凯莉,这位斯莱特林出了名的魔女,居然在毕业之后选择进入圣芒戈当名心理医生,这无疑和选择去了交通司的雷狮一样让人大跌眼镜。

“没啊,我觉得挺快活的。”听到这些的凯莉只是挑挑眉,继续给自己的魔法袍装饰着小星星,“倒是你,还记得自己当初说要做个傲罗的初衷么?”

“不是我说,安迷修,我还是挺怀念霍格沃茨时和雷狮一天到晚吵架的那个傻兮兮的骑士先生,而不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个,唔,冷血精英?”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办,辞了这份职务?”安迷修抱着脑袋,很是苦恼。

“别啊,你挺适合的。天生的领导能力加上过人的战斗经验,没有人比你更适合这个位置了。格瑞喜欢当个独行侠,嘉德罗斯一天到晚只知道和强者打,银爵——噗,我想要是让他当了主管恐怕我会在集体照里找不到这个人。”

“嘴还是够毒,不愧是斯莱特林的魔女。”

“过奖过奖。所以说你就在那好好坐着呗,少出点任务,早点从你师傅的阴影里走出来吧。”凯莉终于镶好了最后一颗星星,满意地拍拍手,精致的眉眼看向安迷修,“等着那个蠢骑士的归来哦~”

安迷修笑了笑,道了声谢,起身走了出去。

他记得那段日子,看似暗无天日却又几缕日光不自觉投落。其实那天凯莉说完,安迷修居然萌生出一种想和雷狮聊聊的想法。她说的没错,霍格沃茨的那段时光的确是最令人怀念的。没有尔虞我诈、暗潮涌动,哪怕是学院间的争执,也都不过是年轻人间膨胀的火气罢了。互相下绊子的恶作剧,往坩埚里丢蛞蝓的经历,那时候的确气得火冒三丈,可现在想来,反倒成了这夜里最甜的饭后点心。

安迷修一直知道魔法部内的党派斗争,更知道自己对于黑巫师的极力打压伤了多少纯血贵族的利益。曾有很多人或明或暗地告诫过他凡事记得留几分,悄无声息的暗杀也不知道被化解过多少次。若说之前有些偏执的安迷修让那些高层还乐于瞧见,那现在这个解开心结的骑士便是阻挡了利益的最大绊脚石。所以当安迷修接到一次秘密任务时,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

骑士道仍在。

于是他毅然决然选择前往。只是走之前他找到伦敦最出名的巫师画家,给他画了幅肖像画。他穿上格兰芬多的校服,翻好内里的白衬衫领口,系好的领带飘荡在胸前。一时间那个年轻傲罗消失了,站在镜子前的似乎还是仍在霍格沃茨读书的那个安迷修。

如果能活着回来的话,安迷修整理着头发想,那就约雷狮去三条扫帚喝上两杯吧。

 




13

“大概有点疼?”安迷修歪着脑袋回忆着当时被十几个黑巫师围攻的场景。他那时候跑得飞快,因为身陷反幻影移形的区域,一双腿都差点跑断,“不过估计是腿疼吧,毕竟最后眼前绿光一闪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比喝了无梦药水还快。”他这样说着,身边的蒲公英又重新恢复了过来,安迷修把玩着其中一棵,只是这回再没有傻不拉几地往画布上吹了。

“卡米尔受了重伤……现在还在圣芒戈昏迷。”雷狮把脸埋进手掌里,闷闷的声音从指缝间流了出来,虽然看不清楚他此刻的表情,但安迷修觉得那张狂妄的脸上现在一定是无比悲伤。

“会好的,肯定。”安迷修张了张嘴,却发现语言在此时是从未有过的无力。或许雷狮更需要一个拥抱?然而他只能站在画像内看着那个沉浸在伤痛中的男人摇摇欲坠地站起身,准备往卧室走。

“喂!雷狮!”安迷修看着他的背影,也不知道是哪个筋搭错了,突然喊了一嗓子。可当雷狮应声停下脚步时,他又抓了抓头发,一时半会组织不出什么像样的台词。

“我刚刚说的那个无梦药水,凯莉做得都挺不错,我以前经常用。”

“……谢谢。”

“那,晚安。”

“晚安,安迷修。”

灯被关上,安迷修只能继续坐在草坪上,看着屋外逐渐变大的雨势,以及时不时从天划过的银白电弧。



-TBC

阴谋好难写……好想傻白甜。努力在上下两万字以内写完。ooc属于我,球轻喷。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7)
热度(610)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