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爆轰】世间愚者 01

原作延伸

失忆paro

 

 



「Four things come not back:the spoken word,the sped arrow,the past life and theneglected opportunity.」

世间有四样东西无法挽回:说过的话,射出的箭,逝去的岁月,还有那错失的机遇,都无法重现。

 

 

 


直到周遭的人声鼎沸盖过仍有些凛冽的寒风,轰焦冻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穿着战斗服站在熙熙攘攘的街头是有多么的不合时宜。放眼过去,基本都是成双成对的男女,虽然也有那么些画风不同的同性手拉着手,但这都不是重点。直到身后被手捧一大束玫瑰的小女孩撞到,并被对方娇憨着笑颜甜甜地一句“大哥哥要买支花么”问到的时候,轰焦冻才想起来今天是个什么日子。

居然会被安排在情人节这天巡街……难道绿谷一直对他有什么意见么?

正当轰焦冻垂着脑袋盯着脚尖沉思自己最近到底做了什么让绿谷不满的事情时,肩头刚好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两下,一转头正好对上上鸣放大的笑脸。

“这不是轰么!真稀奇啊,居然能在这个日子看见你。”

视线顺着那张有些傻兮兮的笑脸下滑,顺势后看,果不其然,站在上鸣身后的是已经面色有些尴尬的耳郎。少女的服装明显是精心打扮过的,面上还涂着不易察觉的浅淡妆容,两只手抓紧了挎包带子眼神四处游离,活像个做坏事被抓包的小孩。

再把目光放到眼前恍然未觉并且还在不停打趣自己的上鸣身上,轰焦冻莫名就有些心疼起耳郎来。看来喜欢个傻子也是挺辛苦的,他想。

“你不会在等着谁吧!哎呀咱们A班的班草终于也有了这么春心萌动的一天了么!不过不是我说你,轰,就算还没有确定关系你也不能穿着战斗服来见面吧。”上鸣好兄弟似的上前搂住轰焦冻的肩膀,看着他穿戴整齐的战斗服,一脸不忍直视。

为了避免进一步的误会,轰焦冻赶忙在上鸣还要说些什么惊世骇俗的言论前打断了他,“我今天是来巡街的,而且等的是待会要一起的职业英雄。”

话一说完,上鸣就立马脸垮了下来,连他身旁的耳郎眼神中都带上了点同情。

“天哪,这种日子还要巡街,说真的,我觉得绿谷不是那样的人。”

眼看话题越跑越偏并且即将危及到无关人士,轰焦冻还想再为好友说些什么时,余光正好瞟到不远处的一个身影,他眼神一顿,向上鸣两人指了指前方不远处,“刚好,他来了。”

“谁啊谁啊!”上鸣有些兴奋地转头,结果在看清楚来人之后立马脸色都变了,“我的……天?本来觉得在情人节这天巡街已经够惨了居然还是跟爆豪一起,恕我直言,轰你回去真得和绿谷好好谈谈了!”说罢抓着还没反应过来的耳郎,丢下一句“我们先撤了有缘再见!”然后就在轰焦冻诧异的目光中一溜烟没了影。

而好不容易在人潮拥挤中发现轰焦冻随后满脸不耐大步流星赶来的爆豪胜己显然是不知情的,他颇为烦躁地看了眼快要挤到自己身上的情侣,拿手捣了捣还面对上鸣两人消失方向而深思的轰焦冻,语气可以说是恶劣到了极点。

“我说阴阳脸,你在看什么啊!赶紧走了,废久这家伙真是烦死了,这么多市民待会炸起敌人来都不方便。”

自顾自吐槽了半天却没有得到预想之中的接腔,爆豪奇怪地瞥了眼还在发愣的轰焦冻,“喂!你还在发什么呆啊!”

“不是。”轰焦冻像是终于回过了神来,他转头神色凝重地上下打量着爆豪,直到快把这人给盯毛的时候,才语气悠悠地来了句,“我只是真的很认真在思考最近是不是不小心得罪了绿谷。”

“哈?!”

 




玩笑话终归是玩笑话,其实大家也都知道越是热闹的节日越是需要加强戒备,只是身体力行之余,还不忘嘴上调笑两句。

这是以前所没有的。轰焦冻想。虽然以前同在一个班,但他和爆豪的关系大多还是定义在对手的层次上。不同于和绿谷一战之后猛然增进的友谊,那场不欢而散的运动会决赛反倒让两人的关系降之冰点。只是那时候的他忙于奔波在战斗与母亲之间,等到将整个人从过去的旋涡中解脱出来时,才发现已经和这个人相距鸿沟。正当他遗憾于大概就要和自己这位对手形同陌路时,意外恰好出现。

意外之所以被称之为意外那便是因为其超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比如没人会想到轰焦冻毕业之后没有选择子承父业而是加入了绿谷新成立的事务所,又比如包括绿谷自己在内也没有想到紧接着爆豪胜己也加盟了进来。一时间,媒体哗然,最备受瞩目的三位雄英毕业生进入了一家事务所,各种猜测臆想瞬时挤满了那一周的网页头条。

看着虽然满脸不耐却仍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己对面的爆豪,又瞥了眼明显害怕自己这位幼驯染而不断发抖的绿谷,轰焦冻表面平静,但内心却泛起了喜悦的涟漪。他不能具体言明个中原因,只是觉得这座位顺序看起来和在雄英时一样,光这一点,就违背了人们口中相传的“物是人非”的定论,而这,让他暗自庆幸。

如果说雄英那三年带有距离的相处尚可归结于少年人的年轻气盛,那这之后在作为职业英雄的三年里的朝夕相处,便是犹如每个人都会长大成熟一般水到渠成。

在那之前轰焦冻以为开端会更困难些,他也自知爆豪胜己这个人的难相处程度,所以就在两人被安排第一次外出任务时,轰焦冻可谓是做足了准备。就在他正襟危坐,决定用一张面瘫的脸以不变应万变时,爆豪却只是有些烦躁地扯了几下略紧的战斗服,给了他个“怎么还不走”的眼神,随后两人就这么一齐上了战场。

以前不是没有和这人合作过,只不过那时候班里人多,分组的形式花样百出,但就是如同王不见王一般怎么都不会把两人单独抽一起。所以当那次任务出乎意料地被轻松拿下时,轰焦冻听着身旁爆豪发出的不屑笑声,一时都还没有从“居然合作得如此默契”这种感叹中抽离。

这个人真的很强,他想。如若说一年级时那场戛然而止的决赛中的爆豪胜己还带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愤慨,那么经过岁月洗礼后的再度合作中的他便是几乎完美的集大成作。近乎野兽般的攻击直觉、历经千锤百炼过后的强大个性,以及那看似有些无脑的叫嚣攻击下冷静过人的算计。不同于好友绿谷出久低调内敛的行事作风,爆豪胜己的每一次登场都如骄阳般气势逼人,尤其那龇牙咧嘴的嚣张模样,也不怪成名之后都总有人笑他是最像反派的职业英雄了。

那之后的相处中,轰焦冻也不自觉摒弃了先前对于爆豪性格上的偏见,不经意地亲昵像是每个强者之间都会有的惺惺相惜。

起初他也是这样认为的,没有修饰,不带定语,只是简单地把事实摆到台面上来。可随着每一次的出生入死,每一次出生入死之后的劫后余生,每一次劫后余生之后的庆幸欢呼。这一切的发生都有如连锁反应,一环扣着一环,以至于结局的出现,都显得不那么突兀。

时间教会了轰焦冻许多,可偏偏没有告诉过他应该如何应对已经变质的感情。

 




现在回想起来,轰焦冻都觉得那天的情人节更像是神明恶作剧的把戏。又或者那些高高在上的缥缈存在就是这么喜欢看沾染凡尘的人类内心纠葛的戏码,以此从中获得什么乐趣。不然为什么又要在那之后,编排了如此匪夷所思的故事情节呢。

 




“没想到今天出来的渣宰还挺多,废久那家伙寓言得还挺准。”

踹了踹地上躺着的今天逮到的第十一个敌人,爆豪面色不善地把已经被炸得几近昏迷的人捣腾了一会,随后百无聊赖地直起身,看着一旁正拿着手机的轰焦冻,突然开口道:“你这家伙今天居然没请假?”

“嗯?”正在翻着地图的轰焦冻被他这一声说得诧异抬头,随后余光瞥了眼四周成双结对的情侣,心下立刻就知道了对方的含义。他把手机揣回兜里,视线放回到面前这人的身上,平静道:“工作日随意翘班不太好吧。”

“切,没有就没有呗,还回答得这么冠冕堂皇。”爆豪胜己嗤笑着,身子抵在路边的栏杆上,“不过就你这根木头,有反而才会让人大跌眼镜吧。”

轰焦冻没理会他的冷嘲热讽,手半搭在栏杆上等待着其余英雄的到来。因为巡街还没结束,所以每次将敌人制服后都得叫附近英雄把这些人送去警局。等待的时间无疑是漫长且枯燥的,加之他又不是多话的人,也就导致爆豪胜己常常无聊到抓狂。

“听说你自己搬出去住了?”

大概是实在不忍这家伙继续对公共设施进行残害,在爆豪胜己第不知多少次拿脚踢踹着栏杆上,轰焦冻终于决定率先找点话题。

“啊?肯定又是废久告诉你的吧,那家伙就爱多管闲事。”爆豪停下了摧残的动作,改成了漫不经心的抖腿,“老太婆和老头子说什么要去乡下养老,结果留给我一套房子第二天就收拾走人了,那速度快得我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亲生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抬眼望着天空,呼出的二氧化碳遇冷凝成一团白气,把这人的眼眸都熏染得看不清晰。

“一个人挺自由的。”轰焦冻尬聊水平不足,顿挫半天也只干巴巴来了这么一句。幸好这时候周边的英雄赶到,缓解了这尴尬的气氛。碰巧来的还是个女孩子,估计是最近才当的职业,发现见到的居然是自己一直崇拜的‘爆杀王’,激动地又是握手又是鞠躬。轰焦冻看着头一次被女粉如此热情而有些不知所措的爆豪,寡淡的面容上也不自觉浮现了一丝笑容。

“你偷笑什么啊阴阳脸!赶紧把这个女人弄走啊!”被拽着衣角的爆豪浑身僵硬地怒吼道。

看着明明满脸暴怒却并没有任何想要对女孩动粗意味的爆豪,轰焦冻怎么看怎么觉得好笑。好不容易将两人分开,小女生一边道歉一边涨红着脸对爆豪说着加油,那头爆豪虽然眼角还在抽搐,但却还是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说了句谢谢,随后立马调转方向,拽着轰焦冻的手腕就强行把人拖走。

“啊真是烦死了!那个女人怎么回事啊!一下子就扑了上来毛病吧!”差不多到了女生听不见的地方,爆豪这才松开轰焦冻的手腕,抓着头发骂骂咧咧道。

“那只是单纯的崇拜吧,你反应太大了。”轰焦冻内心想笑,但面上还是毫无波澜。揉弄着有些被拽疼的手腕,在爆豪喋喋不休的催促中继续向下一个街口进发。

他知道爆豪不擅长应付这些,虽然他自己也不。可每每看着这人又气又急却不敢动作的模样,轰焦冻就觉得格外有趣。这样别扭的表现也冲淡了爆豪胜己身上的嚣张气焰。原来这家伙也有这样的一面啊,轰焦冻心想。爆豪胜己是个很纯粹的人,渴望力量,追逐最强,看似容易走弯的路,却又因为维护正义这个前提而行走笔直。这让人很容易想起还在雄英时死柄木将他掠走那个事件,就像大部分人一样,大家都极容易被爆豪胜己所表现出来的极端所带偏,而并没有意识到这个倔强家伙从不妥协的执拗。可似乎也正是因为这样的一如既往,导致了明明是情窦初开的年纪,爆豪胜己的身上却分毫瞧不见情爱的影子。想来也是,不然这家伙也不会情人节都还被抓来当苦力。

如果爆豪胜己恋爱了,会是什么样子呢?轰焦冻看着前面双手插在口袋里走得大摇大摆的人,半晌摇摇头,发现根本想象不出来。或者说认识了那么久,连这人对谁上点心都没见过,更别提动心了。

想来想去,居然发现好像只有绿谷符合条件。

唔,实在是很荒谬的想法。

 




当天空被夕阳的余晖涂抹成诱人的焦糖色,这一天的巡街才差不多告一段落。白天的任务已经完成,晚上则会有事务所派来的别的英雄接班。因为中午只是草草在拉面店解决了午饭,所以这时候两人的肚子都不免有些咕叫。想起来今晚家里没人,轰焦冻决定去便利店买些什么当晚饭,为了不让另一人多等,他拿了几个面包就很快走了出来,然后就瞧见街角里一人一猫四目相对的场景。

“这是别人丢弃的么?”拎着便利店的袋子,轰焦冻几步走了过来,看了看纸盒里眨巴着大眼睛的小奶猫,又看了看正死死盯着它的爆豪胜己。

“你问的简直就是废话。”爆豪翻了个白眼,拿手指了指纸盒边上的小便签,上面明晃晃写着“请带走我吧”几个字,看起来他刚才好像的确是问了废话。

习惯了这人的坏脾气,轰焦冻面色如常地蹲下身,想拿手碰一碰小猫的脑袋,就被一旁的爆豪给一把逮了过去。

“?”

“白痴,别用冰的那一边摸啊。”

“……很意外,难道你想养它?”轰焦冻眨眨眼,下意识问道。

“……怎么了啊!不可以么!”爆豪先是表情一滞,随后耳朵有些涨红地吼了几声,“不过我家现在还没弄好,先拜托你这家伙养几天好了。”

就这样被莫名其妙要求的轰焦冻拿手指搔刮了下面颊,歪头思索了会,又发现身旁这人的视线实在太过炙热,无奈地点点头,“好吧,不过不能养太久,我们家有人对绒毛过敏。”

“知道了啊,三天就够了。”

达成一致后,爆豪一把拿起纸盒就想走,看着他那粗鲁模样,轰焦冻眼疾手快地把盒子夺了过来,在对方不满的眼神中把自己的袋子扔了过去。

“我觉得还是我来抱着比较好。”

“你这是不相信我么?半身混蛋!”

他们一路走一路交谈。轰焦冻起初还以为这家伙只是一时兴起,没想到聊了半天居然还真懂得不少,这让他不禁有些刮目相看。进了家门,两人就开始照顾小猫,可惜理论知识再丰富都还是五大三粗的男人,两个人手忙脚乱地,忙活了好一阵才把猫咪安顿好。

然后他们又开始为起什么名字而争执。

“这是我的猫!就叫‘爆杀卿’好得很!”

“怪不得午夜老师要批评你的起名能力。我觉得叫荞麦面就很好,刚好是只灰猫。”

“放你的屁!你敢怀疑本大爷的起名能力?!我就要叫它‘爆、杀、卿’!”

“你养一只猫都要跟自己取情侣名?”

“轰焦冻你有毒吧!”

两人争了好一会,虽然都是爆豪单方面怒吼,而轰焦冻临危不惧,最后还是小猫开始吐奶,这才平息了战争。轰焦冻急急忙忙跑去找纸,爆豪蹙着眉头拿毛巾给猫咪擦拭着毛发,又折腾了好半天,猫咪这才眯缝着眼睛慢慢睡了过去。

轰焦冻仰躺在沙发上,胸膛上下起伏着,内心感叹着照顾一只猫居然比打一架还累。偏过头,却发现爆豪也正好在看他,一时间视线相对,气氛莫名有些升温。

爆豪胜己面向偏凶,即使神色平静,也总给人一种火山隐隐要喷发的错觉。可他眼眸又极为深邃,尤其是盯着人时,瞳孔都不带偏移,某些时候让人感觉认真,某些时候却又莫名深情。

轰焦冻觉得眼下情形有些诡异,两人一猫共处一室,那小东西还睡得正香,而自己正被面前这人一瞬不瞬地凝视着。他或许应该率先挪开视线,这是个极为简单的动作。可那双暗红眸子却仿若旋涡,借由着白炽灯光形成的阴影,里面似乎夹杂着千言万语。两人坐得距离也有些太近了,因为刚才照顾猫咪的缘故,大腿与大腿都贴合在了一起,隔着布料都能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体温。轰焦冻下意识就想往边上移,却又恐这举措太过明显。

幸好先动的是爆豪。他把视线又挪回已经在轰焦冻腿上睡着的猫咪,随后两腿向前伸直,跟着轰焦冻一样把脖子往后靠,枕着沙发慢慢闭上眼,神情有些倦怠。

“你累了?”轰焦冻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语言。这几年来他经常和爆豪两人独处,但气氛如此怪异还是头一次。因为关系的突飞猛进,他有时候甚至还会有些期待这样的时刻,热衷于发现这个人不一样的一面,并为之乐此不疲。可眼下却显得有些难熬,轰焦冻有些费解,想破了脑袋也只能把一切归咎于这不普通的日子。

“是啊。”爆豪闭着眼,懒洋洋地开口,“看你这傻逼样子就觉得累。”

轰焦冻皱起眉头,刚想回敬两句,就见原本仰躺在那的爆豪又猛然睁开眼。这回他的视线更灼热了,尤其眯缝眼时,竟让轰焦冻有些坐立难安。可盯了半晌,爆豪又像泄了气的气球,脑袋往后一垂瘫了回去。

“今天是我让废久安排的名单。”像是怕没讲清楚,爆豪还又加了句,“巡街的。”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整你好玩呗。”不知是不是错觉,轰焦冻甚至能从这话里听出一点自暴自弃的味道。

“真幼稚。”

“明年我也要预定了。”爆豪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拿手撑着身子看着他,“我说,明年的情人节,你也要跟我一起巡街。”

“……随你的便吧。”轰焦冻不太明白这什么意思,只能蹙着眉。

“瞧你那样,真是个傻逼。”爆豪轻蔑一笑,从沙发上起身,扭头就往玄关处走。轰焦冻起身想送他,可碍于腿上睡熟的猫咪,一时起也不是坐也不是。就这么犹豫的功夫,爆豪胜己已经甩上了大门。

……他究竟什么意思啊。

轰焦冻抚了抚奶猫柔软的毛发,一脸怔然地坐在原处。

算了,明天再问清楚吧。

原本他是这样想的。可没想到隔天清晨他就接到了绿谷的电话,这位稳居第一的英雄罕见地语气如此紧张,似乎因为在奔跑,声音上气不接下气。

“轰、轰君!快点来恢复女郎这!小胜受伤了!”

他握着手机,透过窗帘的缝隙望向外头,世界阴雨霏霏。

 




谁都知道英雄是个高危险职业,每年丧生者多到无法统计,可即便如此,依旧有无数人趋之若鹜。小时候的轰焦冻在电视里看到的大多都是明面上的袭击,即便是到了雄英,也被学校保护周全。可当他真正踏入职业时,才发现这个世界的黑暗面比他所想象的还要阴森。既然有看似光鲜的英雄,那必然也有嫉妒这光鲜外表的人。

早在毕业前夕,相泽老师就单独找他们每个人谈话过,而与爆豪的主要话题便是他嚣张跋扈的脾性。可惜老师再怎么苦口婆心,这人的性格也依旧难改,自然就导致了树敌无数的局面。按照绿谷的分析,这次也是一场早有预谋的袭击。

“那些人肯定看小胜不爽很久了。哎,也是我大意了,没想到这群人居然不要脸地偷袭。啊啊,这回要怎么跟阿姨交代啊……”

轰焦冻赶到时,绿谷正在病床边碎碎念着,到最后只能哭丧着脸跟他打招呼。

“现在情况怎么样?”因为跑得太急,连风衣都没扣好,就这么大敞着衣领赶了过来。轰焦冻努力平复着呼吸,面孔因为剧烈运动泛着红晕,那双常年淡然的眸子里罕见有些慌乱。

“身上的伤基本上都已经治愈了,但还是一直昏迷不醒,只能再等等了。”绿谷纠结地抓了抓头发,脸上满是无奈,“而且因为是小胜,所以受伤的事情也不能报出去,以免乱了人心。现在知道这件事的也就事务所的高层,甚至连小胜的父母都没说。”

轰焦冻胡乱地点着头,视线越过绿谷就往里探去。雪白的帘子将病床包围,只能看到上面一点露出的头部,爆豪胜己正紧闭双眼沉沉睡着。这个家伙即便睡着也是一脸凶巴巴的模样,眉头紧皱着,仿佛随时都要睁开眼朝谁咆哮。可这是个任性妄为的人,所以他并没有如轰焦冻所期待那样睁眼醒来。

虽然绿谷劝了很多次,但轰焦冻还是执意留了下来。他找了个椅子守在边上,时不时恢复女郎还会过来看上两眼,然后再度带上门,病房里又只剩下了他们两人。

轰焦冻给姐姐打了电话嘱咐她照顾下猫咪,而当对方问起自己在做什么时,他却只是拿公事含糊过去。放下手机,又仰倒在椅子上。轰焦冻知道如果细细追究起来他没有什么过错,可不知为何内心却始终被紧紧攥握,揪得生疼。他想如果自己昨晚送了他以程,或者是看天色已晚把人给留下来,事情或许都不会发展成这样。轰焦冻忍不住抱着脑袋,眼睑低垂着盯着自己的脚尖。他是那么的希望这个人醒来,希望他能解释清楚那段话的含义。他甚至不敢想象如果这个人就这么沉睡不醒自己究竟该怎么办,大概余生都得活在良心的煎熬下了。

而就在轰焦冻在这些乱七八糟思绪的折磨下有些昏昏欲睡时,一声低吟如炸雷般在耳边响起。他瞬间坐直了身子,动作大到连椅子都发出了巨大声响。轰焦冻不可置信地看着病床上那个皱着眉头眼睫微颤的人,手指颤抖地想要给绿谷打电话。不对,这个时候应该去找恢复女郎。他头一次有些失去冷静,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就要往外走。但步子刚没踏出去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低哑的声音。这声音他明明在这几年间听了无数遍,可这一次,却不知为何觉得异常生疏。

“轰焦冻?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回身,就见爆豪胜己坐起身子揉弄着太阳穴,望向自己的眼眸里满是不加掩饰的敌意。




-TBC

狗血小故事,ooc属于我。这一篇是轰宝视角,情节很简单,大概就是迟钝的轰寻找爱?(bushi

努力在上下两章之内搞定。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7)
热度(313)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