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Everybody Knows I Love You

HP paro

雷→(←)安

 



 

周一的早晨,霍格沃茨的大厅内依旧热闹非凡。

四大学院的长桌上早早就被摆满了美食,可这似乎并不能夺去半分学生们的注意力。除了偶尔几个勤奋好学的拉文克劳还在聚精会神地盯着手里的砖头书,大部分人都正以一种看好戏的目光瞧着格兰芬多的桌尾处那一坐一站正对峙着的两人,同时窃窃私语声不绝于耳。

而相隔着的斯莱特林长桌边,帕洛斯原本正拿着杯南瓜汁也在那看得津津有味,偏偏身旁有个能吃个饭噪音不断的家伙。他有些头痛地揉揉太阳穴,瞥了眼仍在埋头跟盘子里的馅饼做奋斗的佩利。

“我说蠢狗,咱们老大正和人对刚呢,你怎么还有心思吃早餐?”

佩利头也没抬,手里的刀叉在瓷盘内噼啪作响,他嘴里含着东西,说话声音都含糊不清。

“要是老大刚的不是安迷修我还有点兴趣,这一刚都刚了五年,早看腻了。”

“也是。”帕洛斯耸耸肩,一口气把南瓜汁喝完。那头雷狮还在那说着什么挑衅言论,一双紫眸一眨不眨地盯着下方的安迷修。可惜他嘴炮打得起劲,安迷修却充耳不闻,神色平静地切着盘子里的火鸡腿。

“我也挺佩服老大的,这都五年了,居然依旧势头不减。”帕洛斯看了会,把目光收了回来,语气不自觉地有些发笑。

“我跟你说。”佩利终于吃掉了最后一口馅饼,满足地打了个饱嗝,伸出一只手指,煞有介事地说道:“老大这种我小时候见过。就是小学里头那种小男生喜欢小女生,都这么做,拽女孩辫子啦抢书本啦,反正怎么皮怎么来。”

“我知道你想说幼稚。”帕洛斯挑挑眉。

“这可是你说的啊,我可没说过老大坏话。是吧,卡米尔!”佩利拿胳膊捣了捣身边正在吃蛋糕的卡米尔,沉默寡言的男孩只是给了他一个看智障的眼神,随后又继续低着头吃着自己的芝士蛋糕。

“咦,居然已经开始了,看来我来晚了啊。”

突然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插了进来,海盗团的几人回头,就看到凯莉正抱着两本书站在那。她腾出一只手拢了拢头发,看着雷狮张牙舞爪的模样笑得乐不可支。

“说真的,你们应该有谁站出来教教这家伙如何正确地追求别人。”

“不好意思,在座三个单身狗。”帕洛斯一口气喝完南瓜汁,摊手表示无奈。

凯莉垫了下裙子,坐在几人旁边,把抱着的课本放腿上,伸手给自己拿了些糖果,一边剥糖纸一边笑道:“说起来昨天金还在问我雷狮有没有追到安迷修,啧啧,连这个给格瑞发了这么多年好人卡的迟钝小孩都看出来了,大概所有人都知道雷狮喜欢安迷修了。”

“不不不。”帕洛斯连忙摇头,“就算我们所有人都知道了又怎样,安迷修不知道啊。”

“可我觉得这已经很明显了啊。有谁这么无聊,天天跑来挑衅。从开学到现在大家都五年级了,也真是佩服雷狮,风雨无阻,专刚安迷修。”凯莉又剥了根棒棒糖,含在嘴里,“不过早些年还有趣点,两个人你来我往那才叫好戏,现在安迷修都不搭理雷狮了,一点意思都没。”

“你别说,上回老大在魔药课上抽了安迷修的椅子,那家伙终于忍无可忍地骂了几句,梅林哦,你都不知道那天老大走路都带着风,脸上的笑容压根没听过。”佩利忍不住回忆起那天雷狮周围洋溢的粉红泡泡,不禁打了个寒颤。

“没救了没救了,这家伙已经是受虐狂了。”凯莉摇摇头,做了个总结性发言。

“说起来,你们猜今天安迷修会理老大么?”帕洛斯噙着笑,望向在座各位。

“不会!”其余三人,瞬间异口同声。

果不其然,在安迷修慢条斯理地解决完最后一点火鸡腿后,喝了口南瓜汁,拿纸巾擦了擦嘴,抱起手边的一摞书站起来就往外走,全程连个眼神都没有分给雷狮过。看着站在原地气得跳脚的雷狮,众人纷纷叹息表示这大概就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

“梅林的内裤……该死的安迷修……咦,你们都吃好了?”雷狮一边碎碎念着一边踱步走来,到了桌前,才发现四个人正以一种不可名状的眼神注视着他。“看个屁啊,赶紧给本大爷让个位置,气死我了。”雷狮翻了个白眼,一屁股坐到卡米尔边上,一口气就把杯子里的水一饮而尽。

“我说老大,这都第五年了,你也差不多该放弃了吧。”帕洛斯单手撑着下巴,笑得幸灾乐祸。

“这话就不对了,怎么能放弃呢!老大我支持你!”佩利表示反对意见,疯狂给自家老大打call。

“滚滚滚,就知道瞎起哄。”雷狮咬着鸡腿,神色狰狞得仿佛嘴里咬的是安迷修的胳膊。

“不是我说你,雷狮,你这追人的方法也太蠢了吧。”凯莉挑挑眉,吃完了今天早上的第三根棒棒糖,“你不好言相待也就算了,还一天到晚找人麻烦,也亏得安迷修还能受得了你。”

雷狮一听眉头拧得能夹死一只苍蝇,“追人?我为什么要追他啊,你脑子里是鼻涕虫么?”

凯莉也不恼,反倒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我看脑子里都是鼻涕虫的人是你吧。拜托,所有人都看的出来你喜欢安迷修好不好。”

“我——”雷狮张口就想反驳。

然而凯莉却摆了摆手,抱着书本站起身来,“紫堂他们来了,我可没工夫跟你们闲扯了。”

“整天就知道跟格兰芬多混在一起,也不嫌丢人。”雷狮没好气地哼了声,把骨头扔进盘子里。

“哇,没想到你还是这等老古董。”凯莉故作惊讶地拿手掩着长大的嘴,旋即又立马笑得眉眼都弯了起来,“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敌视都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的事了,我看也就只有你还打着这样的旗号去骚扰安迷修吧。不说了不说了,省得你又恼羞成怒,我先撤啦。”说罢校袍一甩,踩着精致的小皮鞋啪嗒啪嗒就往迎面而来的紫堂幻几人走去。

“切,谁拿这个当借口了……”雷狮嘀咕了几句,随后又立马把视线转移了回来,眼眸闪烁,突然低声向其余三人问了句,“喂,我表现的真那么明显?”

“就差没写脸上了。”三个人再度异口同声。

 




其实雷狮也很懊恼,尤其是在他几个月前终于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喜欢安迷修之后,他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进退两难的局面。要怪就怪他和安迷修关系实在太糟,糟到见面都恨不得拿魔杖互相捅进对方鼻孔里的程度。结果现在梅林跟他说自己应该是喜欢这个死对头的,这让雷狮足足郁闷了好些天。

可再郁闷也没办法啊,毕竟喜欢这种东西,一旦萌生出来了,那便是如同抹了粘合剂一般,怎么都甩不掉的。

说起来为什么会喜欢安迷修这件事本身都让雷狮匪夷所思。

他俩同为一届,一个进格兰芬多,一个进了斯莱特林。虽说狮院和蛇院之间的斗争大都已经随着时间推移而消散,但这并不妨碍雷狮领着他的海盗团到处兴风作浪,再加上几人本就是出身纯血世家,一般巫师都畏惧不已,久而久之也就没人敢管束。当然,除了这个满口正义还以骑士自居的安迷修。

直到现在雷狮都还能清楚记起和安迷修初次相遇时的场景。那时候他刚好带人堵着一个二年级生,虽然是个学长,但雷狮分毫不惧。纤细的魔杖在手指间把玩着,他居高临下地看着被佩利一拳揍翻在地的男生,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听见身后一个稚嫩的声音传来。

“住手!你们不可以随便欺负人!”

这话说得气势倒是十足,但当几人转头发现不过同样是个小个子新生时,都忍不住纷纷笑了出来。这里头笑得最狂妄的当属佩利,他捂着肚子笑得夸张,指了指这个清瘦的小男生,连话都说不利索,“噗哈哈哈真的笑死我了,真的上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是在七八岁的时候,没想到现在居然还有人说得出口他以为自己是什么大英雄么哈哈哈!”

小男生被嘲讽得满脸涨红,薄荷色的眼眸迸发出摄人的亮光,他攥紧了手里的魔杖,还是继续梗着脖子,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雷狮没有佩利那么浮夸,只是饶有兴趣地审视着眼前的人。越是看越是觉得有趣,虽说巫师不以体型取胜,但在还没有学什么高深魔法的新生时期,有时候壮一些反而能占点优势。可偏偏这小男生瘦削的不行,校袍穿在他身上都显得空空荡荡。看着他熨烫平整的白衬衫,脖颈上打得漂亮的领带,再到那张清秀面容上泛着水光的眼眸,雷狮不由得轻笑出声。

“这位同学。”他不急不慢地开口,“你知不知道是这位学长先欺负我们新生在先,所以我们才把他给堵这的。”

“这……即便这样那也不对的,应该给教授汇报才对。”小男生张了张嘴,还是满脸不赞同。

“那要是教授不管呢?”

“教授不会不管的!而且不管怎么样打人都是不对的,你们打他我就得阻止!师傅说过骑士道……”

“罗里吧嗦的烦不烦啊你!”佩利受不了地怒吼出来,他恐吓似的挥了挥手臂,“还骑士道,这都什么年代了笑死人了都!找揍呢吧你!”

“骑士是最伟大的职业你不可以侮辱——!”小男生也气了,涨红着小脸大声说道。

佩利气得撸起袖子就想冲上去,但被一旁的雷狮拦了下来。雷狮看着这个如临大敌的小家伙,眼眸眨了眨,突然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安迷修,是今年格兰芬多的新生。”小男生愣了下,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出来。

“我今天就看你面子上放他一马。”雷狮笑了笑,说了句让在场所有人都大感意外的话。

“老大,这——”佩利心里一万个不同意,立马就跳了起来。但他身旁的帕洛斯一把拎着这人的衣领,把人给提溜了回来,拿眼神示意了下,这才让佩利心不甘情不愿地闭上嘴。

“真的?!那就太感谢同学了。”安迷修喜出望外,立马把魔杖收回到袖子里,上前就想拉起那位受了伤的学长。

雷狮挑挑眉,双手环臂看着他的动作,瞧着这个瘦小的家伙扶着一瘸一拐的二年级生慢慢站起来,“喂,我叫雷狮。”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突然补了一句。

“雷狮同学你真是个好人!”安迷修脚步一顿,笑容灿烂地回头。

这回站在雷狮身后的三个人终于忍不住了,纷纷喷笑出来,连神情冷漠的卡米尔都忍不住压低了帽檐,努力遮住自己不断上扬的唇角。雷狮也被这一句话弄得尴尬不已,他有些恼羞成怒地瞪了眼身后的三个人,随后视线继续投到安迷修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

那一天之后,新生们就发现他们这一届的小霸王雷狮不到处恶作剧了,转而单独针对起了格兰芬多一个叫安迷修的新生来。手法倒也不算过分,而且说是欺负,反倒更像是在调戏人,每天都能看见走廊里传来安迷修愤懑的怒吼,其中夹杂着雷狮得逞的笑声。一会扯个领带一会藏个课本,几乎天天都会上演安迷修挥舞着魔杖追着雷狮的好戏。这孽缘一结,大概安迷修自己回想起来,都恨不得把那天给雷狮发好人卡的自己来个一忘皆空。

然而安迷修也不是什么软柿子,起初他还会激烈反抗,但随着时间推移,反倒越来越淡定,每每都能从容化解雷狮带来的任何灾难性恶作剧。因为他知道,对付雷狮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搭理。效果也异常明显,没过多久,跳脚的人就从安迷修换成了雷狮。

“梅林的裤衩!安迷修今天居然看都没看我一眼就这么走了过去?!就这么——走了过去!”

看着满面焦躁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在公共休息室打着转的雷狮,海盗团的其余三人都不约而同地交换了个眼神。

先开口的是帕洛斯,他坐在沙发扶手上,一只脚腾空晃荡,“我说老大,这都四年了,我要是安迷修,我也早都不理你了。”

“是啊老大,老是安迷修安迷修的,多没意思啊,咱们换个人呗。”帕洛斯啃着苹果,起哄道。

卡米尔继续吃着从蜂蜜公爵买来的新品,但座位却不自觉地往帕洛斯两人那挪了挪。

“换一个?!你开什么玩笑!本大爷怎么能被安迷修打败!不行我得想个更绝妙的主意。”

看着完全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雷狮,意见被忽略的三人组只能再度交换下视线,随后哑然失笑。都说旁观者清,显然他们这位当局者老大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的情况。

所以当雷狮看到和安迷修走在一起的艾比时,出离的愤怒霎时间席卷脑海,让他想都没想直接就把人强行拽了过去,拿魔杖抵在角落里。直到面对上安迷修眼眸中不加掩饰的冷漠与厌烦时,雷狮才瞬间如梦方醒。他下意识地松手,安迷修立马就挣脱开来,收起情愫的眼神依旧清澈如水,他平静地看了眼雷狮,随后什么也没说地就走掉了,独留下海盗头子一个人在那神色恍惚。

那之后雷狮课也听不下去了,一放学就拽着海盗团其余三人到房间里。因为升上四年级时被推举为级长,所以这个豪华的单人房间就立马取代人来人往的公共休息室成为几人新的议事所。被急匆匆抓过来的三人还有点懵逼,卡米尔眨眨眼,表示自己真的很想赶紧吃到晚餐的布丁。但正被自己的惊人想法所震惊的雷狮哪里顾得上这些,他脸色阴晴不定地坐在椅子上,斟酌半天还是决定说了出来。

“我好像……喜欢上安迷修那家伙了。”

他本以为这三人会愤怒会惊异会有各种表情,反正绝对不会像现在这样——一副你终于承认的无奈样子。

“梅林终于听到我的愿望了!老大终于搞清楚他的想法了!”佩利兴奋地转了个圈,头发随着动作一甩一甩。

“原来就是这事啊老大,我昨天还在和凯莉打赌你什么时候能意识到呢,看来终于可以敲那魔女一笔了。”帕洛斯挖挖耳朵,笑得贼兮兮。

“所以现在我可以去吃布丁了么?”卡米尔依旧眨巴着眼,心心念念着自己的甜品。

雷狮无语望天,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自那之后雷狮才挫败地发现,似乎除了他自己和安迷修这两位当事人,其余所有人都知道他雷狮喜欢安迷修。但这并没有什么用啊!安迷修不知道啊!雷狮气哼哼地喝着黄油啤酒,面前摆满了空酒杯。

他不是个较真的人,天性肆意妄为让他也很快接受了这个事实。而按照他多年的海盗逻辑来看,既然自己真的喜欢了,那说什么都得把人给弄到手。可偏偏安迷修不是一般人,撇开性别等一切俗世东西外,两人水火不容的状态就足够让雷狮焦头烂额。再加上现在安迷修又对他爱理不理,总不能强行拉过来告个白吧,多半得被一魔杖戳死不可。

因为这难度太过地狱级别,一时间大伙都不知道如何是好,弄得雷狮只得继续在安迷修面前刷着存在感,生怕哪天这小子被哪个妹子给钓走了。

索性感谢狮院和蛇院的课程大都安排在一起,这就给了雷狮足够的时间来监视安迷修的一举一动。

但也不知道这家伙是真的多爱学习还是怎么,不是去图书馆就是去图书馆的路上。面对女生也是永远的彬彬有礼,距离拿捏得当。雷狮分析了大半天,竟然觉得自己的对手压根不是异性而是书本。就这样雷狮脑子一热,竟然也抱着书本一头扎进了从来没踏入过的图书馆里。他很快就找到了角落里的安迷修,对上对方诧异的眼神,雷狮也毫不客气,直接一屁股就坐在了对面,装模作样地打开了变形课的笔记。

他感受到安迷修的视线只是游移了会,就再度转移到了自己的课本上,一时间只剩下了羽毛笔与纸张摩擦产生的沙沙声。

雷狮看了没一刻钟就觉得脑袋疼,他悄悄抬起头,拿余光瞅着安迷修。因为坐的位置邻近窗户,透亮的日光顺着落地窗笔直地散落而下,碎屑般地撒在安迷修的身上。姣好的面庞如同刷上了一层釉质,在光线中显得瓷实白皙。雷狮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蝶翼般的睫羽,虽然安迷修头低着只能瞧着点发旋,但雷狮还是能想象出那双薄荷色的眼眸是如何聚精会神地盯着课本上密密麻麻的字迹。

要是什么时候也能这样专注地看着他该多好,雷狮想道。

“你要是看不下去可以睡觉。”就在他胡思乱想时,安迷修陡然出声,清越的嗓音里带着点无奈,“你盯得我毛骨悚然。”

雷狮愤愤地瞪了他一眼,还真就两手一环,趴桌上睡了起来。

当帕洛斯和佩利把他从图书馆的梦乡里揪出来时,安迷修早就没了身影,雷狮揉了揉枕得酸胀的手臂,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我说老大,我觉得安迷修是不是也没那么讨厌你啊。”帕洛斯摸着下巴,沉思道。

“啊?你又不是没见过那家伙生气的样子,我甚至都觉得下一秒我要被阿瓦达索命了。”雷狮揉揉眼,不为所动。

“可我们刚刚来找你的时候,他居然一直都在那,也没看书,就跟专门守着老大你似的。”

“你确定?他是不是懒得动啊。”雷狮抓抓头发,一脸不可置信。

“真的啊老大!”一旁的佩利也帮腔,“而且他还撑着下巴看了你好一会,要不是听到我俩的脚步声估计视线都没移开。”

雷狮歪着脑袋,不知在想些什么。

“其实我觉得安迷修肯定也听说过那些老大喜欢他的传闻。”帕洛斯语气笃定道,“毕竟他和金、格瑞他们走得也挺近,金那小子一兴奋肯定啥都说了,所以我觉得安迷修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雷狮挑眉。

“所以我们不如试一次啊!老大你也不想想过几天是什么日子了!”帕洛斯挤眉弄眼道。

情人节么……雷狮沉吟半晌。

“走,找卡米尔去。”

 




“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卡米尔蹲在角落里,后面紧跟着三个脑袋,他看着熙熙攘攘的格兰芬多长桌,语气里充满了不确定。

“药效也就二十四小时而已,放心放心。”帕洛斯拍拍他的脑袋,自信满满。

“不过安迷修真的会吃么?他万一直接扔了怎么办?”雷狮伸长了脖子,表情也同样担忧。

“老大这你放心吧,安迷修那家伙秉承什么绅士精神,每次都会把送的巧克力吃完的。”佩利连忙给自家老大喂了颗定心丸。

“而且那个盒子也太花哨了吧。”雷狮一脸不忍直视地看着那个绑着粉色蝴蝶结上面画满爱心的礼物盒,“你就不能弄得朴素点么帕洛斯。”

“这你就不懂了吧老大!我这可是以一个女孩子口吻送的,以那家伙的骑士道精神,肯定会郑重对待的!而且我还放了一封情书……”

“情书?!”雷狮瞬间第一个音直接叫了出来,随后赶紧低下声音,咬牙切齿道:“你居然还写了情书?梅林的内裤你写了些什么啊!”

“就……表达了一下爱意啊。”帕洛斯没太明白为啥自家老大会发这么大火,他挠挠头发,言简意赅地叙述了起来,“就说了‘我’对你一见钟情,被你阻止熊孩子的英雄举动给感动到了(虽然还傻不拉几的给老大发好人卡),然后看到你被熊孩子欺负也依旧忍辱负重(虽然基本上每次都没忍住和老大打了起来),即便困难重重也要努力学习(是啊书都被老大藏进女厕所了还能学习),越来越心如止水沉着冷静(就是把老大给急坏了),所以‘我’终于无法忍受内心的躁动想来向你表白,希望你能吃下‘我’精心制作的巧克力(虽然是不知道从哪买的)。”

帕洛斯绘声绘色地讲完,就见佩利正憋着一脸笑蹲在地上,而卡米尔也手扶着帽檐忍俊不禁,再看自家老大——雷狮早就脸黑得跟银爵差不多一个肤色了。

“你下次能不能把括号里的废话去掉!”雷狮一巴掌打在他后脑勺上。

就在四个人叽叽喳喳的时候,突然看见他们翘首以盼的安迷修终于出现了。要不是帕洛斯眼疾手快地拽住雷狮的头巾,自家老大差点条件反射地就要冲出去。

“老大,冷静冷静。”

“冷静个屁,我还是觉得迷情剂这个主意损了点,要不然再换一个吧。”雷狮眼神变了变,拔腿就想冲出去。

“换不了啊老大!”帕洛斯死死地揪着头巾不放,两个人这么僵持不下,就看着安迷修一脸疑惑地走到平时的座位上,看着桌上那个粉到夸张的礼品盒。

“万一安迷修清醒过来知道那是迷情剂的作用还不得恨死我!不行不行,这种事情还是直接告白的好,别整这些幺蛾子了!”雷狮咬咬牙,头巾一松,直接如炮弹般冲了出去。

失去了另一个力道,帕洛斯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他龇牙咧嘴地揉着屁股瓣,和早已目瞪口呆的卡米尔和佩利一起,看着雷狮就这么冲到了安迷修面前。雷狮看上去想说些什么,但安迷修已经把一颗巧克力拿到了手上。结果接下来雷狮居然直接上手去抢,安迷修当即脸色就沉了下来,周围人也纷纷听到动静伸长脖子过来看起好戏,而海盗团的三人则忍不住捂上了眼。

“安迷修你——”

雷狮话还没说完,就见安迷修直接一口把巧克力给吞了下去,咀嚼几下喉头一动直接咽到了肚子里。

“雷狮,你现在已经幼稚到连我收个巧克力都嫉妒了?”安迷修冷着脸,就这么看着他。

安迷修以为接下来雷狮还会冷嘲热讽几句,或者直接上手,但他没想到这人居然满脸不敢相信地后退了一步,“你、你居然什么事都没?”

“你想让我有什么事?”安迷修挑挑眉。

“……”雷狮忍不住拿视线扫了眼帕洛斯他们在的角落,嘴角抽动几下,竟然直接就这么走掉了。独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安迷修和一众吃瓜群众。

“不可能啊他居然没反应?!我发誓我买的是正品好么!”帕洛斯惊叫一声,直接把自己裤子口袋里的发票都给翻了出来。

“买来我们还都闻了,的确每个人反应出来的味道都不一样。”卡米尔也一脸纳闷。

“反正不管怎么样……老大这次肯定要气疯了。”佩利拍了拍帕洛斯的肩,指了指那个正怒气冲冲走来的人。

 




虽然把帕洛斯狠狠地臭骂了一顿,但雷狮也知道那迷情剂应该没多少问题,毕竟是情人节的热销货,出了问题这商家怕是不想做生意了。为了探寻真相,海盗团四人决定对安迷修进行这二十四小时的观察。

按照说明书解释,服用过迷情剂后,服用者会对施用者产生无法阻挡的爱意,虽然只是一种情感虚构,但也足以让无数暗恋中的男男女女贸然出手。药效时长二十四小时,结束后服用者就会立即清醒。施用者肯定是雷狮,这个是大家事先就准备好的。所以问题只能出现在安迷修自己身上。卡米尔提出让他们三个监视,自己去打算去查些资料。安排妥当后大家都分头行动了起来。

因为考虑到是不是药效还没被激活,雷狮可谓是想尽了办法在安迷修面前晃荡。魔药课挤一组,历史课坐同桌,连吃饭都借着和格瑞说话的理由坐到安迷修边上。但安迷修也不是傻子,他搞不清楚雷狮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也实在受不了这人今天的反常。就在雷狮居然上厕所都想跟他进一个隔间时,安迷修终于忍无可忍掏出了魔杖,这才让雷狮尴尬地跑了出去。

“我都快贴他脸上了,应该不是触发条件的问题了。”雷狮擦了把汗,今天一天可把他给累坏了。

“这就奇了怪了,我看今天别的几个买了迷情剂的小姑娘用的都好好的。”帕洛斯一脸苦恼地蹲在厕所门口,“难道安迷修有什么魔法道具?”

“不可能,那家伙是个麻瓜巫师,好像亲人就一个师傅,放假连家都回不了那种。”雷狮果断否决。

“老大你知道的还挺多。”帕洛斯眼神戏谑。

“废话,本大爷喜欢他,自然会搞清楚他的底细。”雷狮用鼻子哼气,态度嚣张得不行。

“忙活了这么久,今天都快过完了。”佩利看着外面渐暗的天色,摸了摸鼻子,“要不然今天就算了?待会去三条扫帚喝一杯好了。”

“你们去吧,我还有事。”雷狮站起身就往外走,独留下帕洛斯和佩利还蹲在厕所那。

“走啦傻狗,我们找卡米尔一起去喝酒。”帕洛斯踢了踢佩利的小腿肚。

“你特么才傻狗。难道你不好奇老大去做什么了?”佩利给他个白眼,拍拍屁股从地上站了起来。

“情人节,你说还能干嘛?果然傻狗。”

雷狮为了找到安迷修费了不少劲,从每一层的教室到医疗翼,再从天文塔跑到尖叫棚屋,要不是有人好心告诉他安迷修去了霍格莫德,估计雷狮还会跑到格兰芬多塔楼下面嚎两嗓子。

因为仍处隆冬,霍格莫德早已被皑皑白雪覆盖。雷狮裹紧了身上的袍子,把下巴躲进围巾里,就这么匆匆走进了人来人往中。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今天是情人节,霍格莫德来来往往的小情侣格外的多。虽说只有特定的周六才允许学生前来,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总有人想尽办法走密道走捷径跑来享受片刻。

雷狮张望了没一会就找到了安迷修。这人也同他一样,裹着袍子围着围巾,缩在霍格莫德最中央的那颗古树下,抬着眼眸神色莫名地望着街上来来往往。

“我还以为你会邀请个女生来什么的,比如那个艾比小姐。”雷狮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雪走过来,站定在安迷修面前。因为姿势,他现在就像是把安迷修整个包裹在自己的阴影下,他看着对方因为扬起脖子而露出的脆弱喉结,薄荷色的眼眸在看见自己这个不速之客后依旧澄澈通透。

“我和艾比小姐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安迷修哑然失笑,站起身就准备走。

他刚一起身就被雷狮一把拦了下来,安迷修眼神不善地看着他,“难道你还打算在霍格莫德动手?”

“我说安迷修,这么好的日子何不停战一会。”雷狮放下手臂,转而满面笑容。

“随你的便吧。”安迷修无所谓地耸耸肩,慢悠悠地沿着街道走着。

“说起来你现在可真爱学习,天天泡图书馆。”雷狮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安迷修不说话,他就自己找话题说。

“准备O.W.Ls啊,你以为谁都跟你雷大爷一样,不学习还能拿全校第四的。”安迷修白了他一眼,故意加快了步子。

“你怎么知道我私底下没学习?拜托你不要瞧不起人好不好,我也是很用功的。”雷狮吸了吸鼻子,步速也同样加快,丝毫没让安迷修拉开距离。

“学习认真还在图书馆睡着?”安迷修回过头,似笑非笑。

“那是天气太好,晒着太阳睡觉多舒服。”雷狮也微笑起来,丝毫没有愧疚感地胡编乱造着,“说起来今天那个巧克力,好吃不?”

“还行,怎么,终于打算解释下今天的古怪了?”安迷修停下步子,抬眸看着他。

雷狮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这时候天上却突然下起雪来,周围传来男男女女兴奋地欢呼,被施了魔法的彩灯也相继迸发出炫目的光彩。安迷修视线偏转,眼眸安静地落在被渲染得五光十色的房顶上。雷狮纹丝未动,依旧目光直直地盯着他的侧脸。他们太少有这样不针锋相对的时刻,明明四周欢腾无比,可雷狮却觉得寂静阒然。

“安迷修,你知不知道有一种情况下服用了迷情剂的人不会有反应。”雷狮突然开口。

“啊?迷情剂?雷狮……那封情书是你写的?”安迷修何等聪明,几乎立刻就想通了全过程,他瞠目结舌地看着雷狮,在看到这人没有反对的话语,几乎是立刻整张脸都涨红了起来。

就跟他身后挂着的红色彩灯似的。

 




“迷情剂无效论?那是什么?”佩利喝了口黄油啤酒,莫名其妙道。

卡米尔眼神闪了闪,抿了口杯子里的甜牛奶,“就是如果服用者原本就对施用者抱有巨大的爱意,并且这份爱意已经远超过迷情剂的药力,那么迷情剂就不会发挥作用。”

“这……”佩利和帕洛斯震惊地看向彼此,最后再把目光投向卡米尔。

少年扶了扶帽檐,镇定自若道:“没错,可能咱们马上就要有大嫂了。”



-FIN

最近无敌爆炸忙,大概要再等一周多才能闲下来。恭喜雷安tag第一!雷安万岁!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4)
热度(703)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