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我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

火锅老板paro

一个神经病搞笑梗

 




 

山城,这个人们往往不是在吃火锅就是在去吃火锅路上的大都市。几乎各个街角缝隙里都藏匿着火锅店,随手逮个人基本上都是从事火锅相关的工作。

而位于山城市中心的凹凸大街上,更有两家于千万火锅店中脱颖而出的佼佼者——“雷狮海盗团”和“最后的骑士”。别看这两家名字杀马特,但若要排起名号来,绝对是山城中前两名。

“雷狮海盗团”的店长就叫雷狮,据说是个是位富二代阔少,因为爱吃火锅而决定砸钱自己开一家,结果没想到还真就成了红遍大江南北的连锁店。此店招牌就是海鲜与辣锅。据报道餐桌上的海产品都是雷大老板从海滨城市当天空运而来,并且价格并没有上涨多少,当真是钱多不在乎,若没有雷狮这般大手笔,估计开店初期就得店面倒闭。而另一个招牌辣锅那也是厉害之极,听闻最辣一款能让人吃下一口就菊花作痛,再来第二口直接鼻血上涌,引得无数辣味爱好者青睐,虽然时常店门口会有救护车经过。

反正总而言之,“雷狮海盗团”火锅店给人的感觉就是咱们老板就是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连整个店都是一艘仿真海盗船,还提供甲板露天火锅。

而相比之下“最后的骑士”火锅店就要朴素许多,其老板安迷修也是个勤勤恳恳的老实人。这是一家各方面都很均衡的火锅店,从食材选取到底料熬制,再到各式酱料和精美甜点都让人挑不出毛病来。尤其是该店的服务质量,足以与赫赫有名的“河里捞”相提并论。上至端茶送水、烫菜捞菜,下至王者农药冲分、作业代写应有尽有,只要你想得到,该店就能做得到。尤其是店长安迷修,简直堪称店长界的劳模,如果是第一次来的客人,经常分不清这位在门口迎客送客的居然就是这家大火锅店的老板。

综合评分的过硬还让“最后的骑士”火锅店有幸上了美食纪录片《舌尖上的天朝》,一时间风头无限,排队的人络绎不绝。

而就是这样两家风格迥异的火锅店,总店双双都坐落于凹凸大街上,并且还是门对门的位置,“雷狮海盗团”的甲板就正对着“最后的骑士”的巴洛克风格阳台。

不仅如此,两家店的竞争还异常激烈。当然同行竞争是常有的事,但激烈到这两家的程度也实在实属罕见。

首先就是这两家不对头的老板。只要雷狮和安迷修两人同时出现,保准少不了一通针锋相对。两个人都抛去了平日里的姿态,慵懒的阔少雷狮撩起袖子抡起酒瓶就往地上砸,平易近人的安迷修店长也抄起两只漏勺就冲了上去。各家店员纷纷围观看戏,大家趴在甲板或者阳台上,看着如同决战交锋般霸占着马路车道的各自老板。

而关于为什么雷狮和安迷修会结下梁子,各方版本也是层出不穷。

有的说是雷狮嫉妒安迷修的火锅店登上过《舌尖上的天朝》,也有的说是安迷修在雷狮那吃辣锅吃到夜半进急诊第二天给对方发了一条短信“恶党祝你关门大吉吧!”。总之等反应过来了,两个人就已经这么杠上了。众人看着头上绑着五角星头巾的雷狮,又瞧了瞧把漏勺舞得跟耍剑似的安迷修,纷纷无奈摇头。

都是非主流,何必为难彼此呢。

其次就是两家店员的搞事了。雷狮这边佩利和帕洛斯整体带头挑衅,卡米尔虽然沉默跟在后面但也没人觉得这就是个善茬。恰好安迷修这儿有格瑞和凯莉,这俩大佬一个散发傻逼退散的面瘫冷气,一个笑眯眯地开始挖苦讽刺,亏得还有个金在中间当傻白甜调和气氛,不然估计一场恶仗又在所难免。

或许正是这样的缘故,也导致这两家火锅店常常出现抢客源的状况。

这边帕洛斯指使着佩利给进店吃饭的顾客发放自家老大的腹肌照片,那边凯莉就愤愤地掏出珍藏已久的安迷修腿照印了出来,虽然他俩后来都被雷狮和安迷修拎回去修理了一顿。

过了几天,这边卡米尔又推出什么鲨鱼肉鲸鱼肉不知哪个大洋里捞出来的海鲜食品,那边格瑞深知自家老板的贫穷只能开始疯狂进行大厅和包厢打折。虽然他俩后来又都走上了佩利和凯莉的道路,因为雷狮表示自己虽然钱多但也不能都去捞大海,安迷修也表示再降价他估计就不用赚钱了。

在这样的恶性竞争下,雷狮和安迷修终于达成了一个共识,谁在这次“山城火锅店评比”中得了第一,谁就退出凹凸大街。

就在众人难过于要跟每天茶余饭后的消遣对象说再见时,谁知一匹黑马杀了出来。坐落于凹凸大街街角的一家新开的名为“世界第一火锅”火锅店夺得了第一名,而且据说店长还是个叫嘉德罗斯的未成年。在这种情况下,雷狮和安迷修不得不休战下来,开始一同对付起了这家“世界第一火锅店”。

为了谋划战略,雷狮和安迷修开始了经常成双入对的日子。有时候店员们好奇,想凑过去听墙角,却只能听见两个人高亢的对骂声。

“马德安迷修你今天是不是剥毛肚去了?一股子味道!”

“恶党你好意思讲我?你闻闻你一嘴的大蒜味,和你呼吸一片空气的我真是太痛苦了!”

“放屁,蒜蓉才是王道么?就你天天吃香菜,长得就跟香菜一样。”

“哟呵,你还一天到晚吃猪脑呢,现在看来果然是个猪脑子!”

“想打架是吧!草,老子的酒瓶呢!”

“打就打,我这两只漏勺也不是只捞素菜的!”

吵完就又听一阵乒乒乓乓,伴随着东西砸在地上的巨响和两人的咒骂,听得众店员只能默默缩回脑袋,以免被出来的老板的怒火所误伤。

就在这样吵吵闹闹的一个月过后,发生了两件惊天骇俗的事。

第一件是“雷狮海盗团”和“最后的骑士”以相同的比分并列第一,打败了“世界第一火锅”。而第二件事就是,雷狮和安迷修在一起了。

好吧比起第二件事,第一件事就一点也不惊世骇俗了。

这件事还是凯莉先发现的,该说不愧是女人的第六感么。在两家共同庆祝完夺得第一的第二天,凯莉就发现安迷修穿了一件高领外衣,这个衣柜里似乎只有白衬衫的安迷修居然穿了高领,而且还把领子竖得犹如戴着口罩,实属罕见了。随后她就机智地打高了空调温度,在这个秋老虎还没过去的季节,安迷修的出汗体质很快就受不了了,他想趁着没人注意拉下领子擦擦汗,结果被踮着脚的凯莉给瞧到了脖颈处的红点。

“店长啊。”凯莉故作惊讶地开口,“你这是被蚊子咬了?没想到秋天还有蚊子呀。”

安迷修一听就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把领子又竖起来捂好脖子,“大、大概这蚊子是想吃火锅了吧。”

“哟,还挺挑,知道您是熬料的。我去问问雷大店长那有没有,辣的比较香,蚊子应该更喜欢!”说罢推门就要往对面冲。

“哎哎哎!凯莉你回来啊——!”安迷修吓得也顾不上男女授受不亲了,一把就搂住这位大佬的腰,哼哼唧唧地把真相吐露了出来。

这边安迷修吞吞吐吐,那边雷狮倒是大方的很,直接一关门表示自己和安迷修做了。对此帕洛斯只是掐了一把佩利的大腿顺便问他,“傻狗疼不疼?”

“屁话啊,当然疼啊!”

“哦,原来不是做梦啊!恭喜老大!”

随后两人又扭打成一团,处于观战席的卡米尔只是抬起头,捧着脸问道:“大哥,我是不是就可以经常去对面吃甜点了?”得到肯定答案的卡米尔表示十分赞同这门亲事。

恋爱曝光后店员倒是继续各干各的,反正以前两家老板吵架时他们就蹲一起看戏,现在改成边撒狗粮边吵架了,他们还是蹲在那看戏。

可惜就是苦了顾客,因为他们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最后的骑士”里的辣锅也会辣得人菊花残,而“雷狮海盗团”里也出现了热情到恨不得把菜喂到你嘴里的服务员。

不过虽然两位老板把手言欢甚至还搞到了一起,但他们的日常也依旧是吵吵闹闹不可开交。只不过现在他们除了打架又多了个和好方式,那就是回屋来一发。对此安迷修家的店员纷纷表示不满,因为只要两人一“和好”完,他们第二天就会见不到任何事都亲力亲为的店长,活生生增加了不少工作量。后来迫于众人压力,这俩的和好条件又增加了一条——谁能吃完火锅底料谁就是胜利,另一方就要给他道歉。

而今天就是两人交往一周年了,虽然他们在这极具纪念意义的日子的前一天又吵了架。具体是雷狮做爱前吃了蒜蓉忘刷牙,还是安迷修给对方的豆腐脑里扔了香菜,真相都不得而知了。只知道第二天早晨,人们就发现了“雷狮海盗团”和“最后的骑士”的店面前各挂了一条横幅。

“最后的骑士”:我吃火锅你吃火锅底料!

“雷狮海盗团”:我吃我吃只求不放香菜!

众人内心横批:雷安万岁!




-FIN

说实话,实话就是想吃火锅!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36)
热度(1062)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