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02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为了庆祝这大喜(bushi)的日子,更新一发! @雷安命。 



前情提要:01





02

时至今日,安迷修都能清楚地记起第一次见到雷狮时的场景。

奈何他不是野比大雄,身边也没有哆啦A梦,不能坐着时光机冲回去给当初少不更事的自己一个响亮的巴掌,这才让某个混蛋海盗得以在那颗幼小心脏里深根发芽扬帆起航。

 




那是七岁的某个盛夏,头顶烈日当空,走哪都是震天蝉鸣,小安迷修迈着两条小短腿正奋力往家赶。他不是有意放学晚归的,奈何路上扶了老太太过马路,又帮老爷爷捡拾散落一地的蔬果,借来长竹竿帮隔壁家小孩够树上的羽毛球,这一连串下来,规定的时间早就过去了大半。

因为这座小镇是省会下的一座地级旅游城市,小高层不多,大都还是保留下来的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安迷修的家就在这其中一条羊肠小巷内,周围低矮的墙垣上盘踞着错综复杂的藤蔓,头顶的天空被交错的电线分隔成大小不一的方块,熟门熟路地七拐八拐,就到了自家院落门口。

在裤兜里翻找钥匙时安迷修就发现了不对劲。隔壁的院子已经很久没有住人了,杂草丛生恍若鬼屋,时不时几个小伙伴还会结伴翻墙进去嬉闹。可今天这门口却像是被打扫过似的整洁,连上头的砖瓦都被重新翻修了一遍。

难道是有人搬进来了?安迷修歪着脑袋,一边把钥匙捅进插销里,一边胡思乱想着。

因为家门正对客厅,所以在开门进屋的刹那,安迷修就看见了雷狮。不过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只是看着自家父母正和另一对看上去长得非常好看的叔叔阿姨讲话,阿姨怀里还抱着个襁褓中的婴儿,眉眼之间风情万种。可他第一眼看到的其实是雷狮——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黑发男孩,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人没有同父母一起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而是趿拉着拖鞋——那拖鞋看起来还是安迷修自己的——站在玄关处,抬头看着被摆放在橱柜里的海盗船模型。

大概是听到动静,小男孩回头,一时间四目相对,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雷狮为什么不说话不得而知,总之安迷修纯粹是……被惊艳到了。现在想想真的很羞耻,但在当时他的的确确是被“美”到了。白嫩的肌肤上是如葡萄般晶莹水润的眼眸,过长的睫羽随着身体主人的动作扑闪扑闪,像是两片小毛刷,一下一下刮擦着安迷修那颗稚嫩的小心脏。白衬衫搭上黑色背带裤,脖颈处系着蝴蝶结样式的小领结,一种雌雄莫辨的可爱扑面而来,看得年仅七岁的安迷修登时涨红了脸。

没有人对美丽的事物有抵抗性,更何况是安迷修。打小被爷爷童话故事里英勇骑士灌输的思想,让安迷修每天都努力保护弱小,守护女性,在中二少年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虽然这不是个女孩……但没有什么关系!可爱即正义!

所以当安妈妈热情地拉着安迷修介绍到这是新邻居家的小孩雷狮时,安迷修几乎是瞬间伸出手,通红着脸,磕磕巴巴地问好:“你,你好!我叫安迷修!”虽然名字和长相不是很相符,但安迷修并不在意,他的所有视线都粘着在这个面无表情的小男孩身上,撕都撕不下来。

相比起安迷修的激动,雷狮只是淡淡地瞟了眼对方,似乎还被这阵仗吓了一跳,刚想后退一步,就被雷妈妈不着痕迹地往前一推。雷狮撇撇嘴,老大不情愿地伸出手,随便握了几下就甩开来。

“雷狮。”

就连声音也这么好听——!在安迷修的内心里,这位新来的雷狮小朋友瞬间一脚踹去了隔壁班花王二丫的地位,蹭蹭蹭跃居第一。即便这位新晋第一表情冷淡如冰,但在自带滤镜的安迷修小朋友眼中也是粉红泡泡不断。

爷爷,我终于找到要守护的人了。小安迷修在内心兴奋着。

作为自家儿子的老妈,安妈妈一个眼神就知道这小东西在想些什么。她有些好笑地揉了揉安迷修鸟窝式的头发,助攻式的开口道:“别在那瞎起劲了,上楼带雷狮玩去吧。”话音一落,安迷修就一声欢呼,拽着板着张小脸的雷狮就往楼上跑。

安迷修的卧室坐北朝南,此时正被夕阳的余晖涂抹了满屋。急急忙忙地登掉拖鞋,甩下书包,安迷修一弓身就往自己的储物柜里钻。跟在后头的雷狮倒是不紧不慢,像散步似的慢悠悠晃荡进来,环视一周,随后百无聊赖地瘫坐在转椅上。

“啊!你喜欢模型么?我看你刚刚在门口看那个海盗船模型,那是我做的!我这里还有很多!”还没等屁股坐热,就见安迷修抱着各式各样的盒子滚了出来,像献宝一般摊在雷狮面前。

“居然是你做的啊,有点意思。”雷狮嘴角一勾,一直兴趣缺缺的眼睛这回总算带了点光,他从椅子上跳下来蹲在那堆盒子里挑挑拣拣,哪里知道因为自己刚才不经意的一个笑容,安迷修小朋友又捂着心脏在地上蹲了老半天。

临走送客时安迷修还万分不舍,拉着雷狮的裤腰带死活就不放人走,要不是雷狮最后忍无可忍地轻轻推了他一下,估计还能拉锯战个好半天。安迷修被那一下推得其实有点傻,泪眼婆娑地望着面色不善的雷狮,还适时地因为抽噎嗓子打了个嗝,就这么眼巴巴地看着雷狮被雷妈妈带出了门外。

“哎哟我的宝贝哎,你怎么还哭了,小骑士可不能哭得哦!”安妈妈啼笑皆非地抽出张面纸擦着儿子的小脸蛋,擦干净后还捏了两下,“明天雷狮就转去你们班了,你要是这么喜欢他呀,就多带带他,可别让人刚转学来就被冷落了。”

安迷修原本迟钝的小脑瓜还在思考为什么刚刚雷狮要推自己一下,经由母亲这么一说,立马把这费脑子的事情忘到一边,笑容满面地点点头,挥舞着肉嘟嘟的小拳头,“妈妈放心!我一定保护好雷狮!”

而他们殊不知自己的谈论对象刚走进家门,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满脸郁郁。

“妈,你就一定要让我跟那傻子玩做朋友的游戏?你是没看到他那样子,真是蠢透了。”雷狮拽了拽脖子上的领结,天知道他有多烦这件衣服,闷死个人了。

“呵,我警告你啊雷小狮同学,你要是这次再把邻居家的小孩打哭我可就真要揍你了啊!”雷妈妈也一改方才的母宜端庄,指着坐姿嚣张的雷狮就咬牙切齿道,“隔壁安迷修可是年年三好学生的优秀小朋友,你给我好好学着点,别特么一天到晚就知道做什么劳子的海盗梦,可拉倒吧你啊!我连个船舷都不给你买的!”

“切!老爸会给我买的!”雷狮吐了吐舌头,跳下沙发就躲到自家爸爸后面。

可怜雷爸爸平时在外打拼,回家还得阻止这母子俩天人交战,只能讪笑着拿出手帕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努力安慰着已经化身母老虎的雷妈妈,“孩子他妈,别生气别生气啊!我相信雷小狮同学这次会吸取教训的是吧……哎呀,船我来买我买来哈!”

“买你个头买!让开!我今天非教训下这个小兔崽子不可!”

“别别别!砸坏了手明天还怎么公演啊!啊啊啊——快跑儿子!”

而这一切,隔着两道院墙的安迷修并不知晓,此时的他还一脸兴奋地翻滚在床上,畅想着明天要带新认识的好朋友去哪些地方。

 




果然如安妈妈所说,第二天上学,班主任就带着表情臭臭的雷狮走进了班级。同安迷修初见时的表情一样,一群小萝卜头也纷纷拜倒在雷狮小朋友的盛世美颜下,一下课就围在桌子前叽叽喳喳。可怜想要充当护花使者的安迷修,被一群来势汹汹的小学生挤得颠三倒四,又被看他不顺眼的小胖子故意推搡,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噗,你做什么呢安迷修。”一旁看戏的凯莉连忙把人拉起来,单手玩着头发笑得乐不可支,“我听说这新同学是你对门?邻居而已,你别搞得跟护媳妇一样好么。”

“我跟你说凯莉,从今天起,我这个骑士身份就是为他存在了!”安迷修利落地爬起身,拍拍衣服上的灰尘严肃着一张小脸,宛如宣誓一般说道。

“噗——!”这回笑得不是凯莉,而是坐在一旁喝水的帕洛斯,只倒霉了坐在前面的佩利,整个后背都湿透了。

“卧槽你搞什么!这里面还沾着你的口水好么!”佩利气得登时就从椅子上跳起来,转头就要打人。

帕洛斯笑嘻嘻地左躲右躲,还不忘从拳风间探个脑袋嘲讽安迷修,“没想到你居然还在做这个骑士梦,真的是佩服!”

“别理他们,无聊的人。”凯莉耸耸肩,拍了拍安迷修的肩膀。可这个往常一听到有人侮辱自己骑士道就立马要跳起来跟人拼命的安迷修今天却安静如鸡,凯莉奇怪地看过去,却见这人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位被人群包围的雷狮,嘴里还念念有词着“我得保护他我得保护他……”

哎,可能某种意义来说,帕洛斯是正解吧。凯莉无奈地摇头。

凭借着橡皮糖一般的粘人精神和无论雷狮怎么给冷脸色也压根没有察觉的粗神经线条,安迷修成功地遵从母亲的旨意,带着雷狮把这个校园给熟悉了一遍,虽然大部分情况都是他自言自语,而雷狮一边低头踢着脚边的小石子。

相比起安迷修的口干舌燥,雷狮此时也好不到哪去。他本就是混世魔王的性子,这回碍于雷妈妈的威压不得不拼命忍着跟在安迷修屁股后面转,这不能做那不能做。天晓得他有多烦这个喋喋不休的傻子,只想赶紧跑回家继续他的海盗大业。

就在两个人一前一后地经过小花园时,刚好看到帕洛斯和佩利正在那玩着踢易拉罐游戏,虽然一个没进垃圾桶,剩余的汽水反而泼洒的到处都是。

“那是我们班的?”雷狮挑挑眉,直觉告诉他这两人是自己的同道中人。

“嗯……不过都不是好孩子,你可别跟他们玩。”安迷修立马变了脸,转过头来絮絮叨叨说着帕洛斯和佩利以前干过的坏事,他在那苦口婆心,却没看到雷狮在听过这一串话后逐渐泛光的眼眸。

所以在第二天上学时看到正和帕洛斯佩利有说有笑的雷狮时,安迷修的神情仿佛整个天都塌了下来,要不是一旁凯莉拽着,估计下一秒就要撸起袖子跟人干架去了。那时候的安迷修还不知道雷狮真正的面目,满脑子都是我要保护的人居然跟坏孩子在一起?难道是被威胁了?虽然看上去气氛很融洽并不像威胁的样子……但不管了总之肯定是帕洛斯和佩利的错!

就在安迷修愤愤地思考着要怎么把雷狮抢回来时,当天放学他就被戴着口罩墨镜一身伪装的雷妈妈给拽到了小巷子里去。起初安迷修还吓得以为是人口拐卖,而看到雷妈妈掀起墨镜露出同雷狮一样的紫眸时才悄悄松了口气。

“阿姨……您为什么要打扮成这样?难道不是来接雷狮回家的?”安迷修踌躇半天,嗫喏着开口。

“有司机来接那小兔……小宝贝的,我今天就是来找你的。”雷妈妈差点说顺了嘴,但一想自家儿子本性还没暴露,又立马改了口。她微笑着从包里掏出一个小本子递给安迷修,涂抹着高档指甲油的手轻轻拍了拍眼前的褐色的脑袋,“阿姨知道你是个乖孩子,所以想交给你一个很重要的任务。”

安迷修懵懵懂懂地把本子接过来,眨了眨眼,“有什么能帮到的您尽管提。”

“哎呀果然还是别人家的孩子乖……啊不是不是。就你知道阿姨是个稍微有点名气的钢琴家,平时要四处公演,而且叔叔也经常在国外跑生意不着家,所以就很难见到雷狮。但毕竟是亲生骨肉一直都很不放心,所以阿姨想请你帮个忙,你能把雷狮每天的做了些什么都记录在这个小本子上嘛?这样回来阿姨也好有话题跟他聊是吧。”雷妈妈弯着眉眼,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着。

“这样啊,当然没问题!”安迷修像是听懂了来意,立马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好嘞!阿姨到时候给你待国外的零食哈!”雷妈妈下意识比了个胜利姿势,随后又立马恢复成慈母形象,亲昵地揉了揉安迷修的脑袋,“记着啊,一定要是每一件事情哦。”

 




天真的安迷修自然是不知道雷妈妈究竟在打着什么鬼主意,反倒是因为帮上对方的忙而喜笑颜开。再加上之后不知道为什么,雷狮家的司机都不送雷狮了,每天早上都得和安迷修一同去学校,虽然雷狮一脸阴郁,但安迷修却开心得满面红光。就连雷狮和帕洛斯、佩利玩到了一起他也不那么介意了。

因为在安迷修小朋友的世界里,除了学习、乐于助人和钻研骑士道之外,他又多了一个每天记录雷狮的任务。这就像是在写什么观察日记,而且对象还是自己格外喜欢的人,那自然是乐在其中了。安迷修每天都奋笔疾书着,连上课都用余光瞟着坐在前排的雷狮,努力记录得更详细一点,以此夺得雷妈妈的好感。从上课挖鼻孔、画小人,到下课逮蚂蚱、被叫去办公室,事无巨细地都被送到了雷妈妈的手中。

可怜毫不知情的雷狮小朋友,经常一回家就是莫名其妙的一顿“皮蛋炒肉”,他抱着脑袋四处乱窜,心里还满是奇怪自家老妈怎么会知道他在学校的一举一动。

就这样看似相安无事的度过了一个学期,雷狮终于还是忍不住暴露了本性。起因不过是一个高年级拿球砸到了他,但压抑太久的暴戾因子瞬间迸发,隔天雷狮就带着佩利把人堵在了体育器材室门口。而这一切,也正好被老师叫来收拾坐垫的安迷修撞了个正着。

安迷修下意识地收回快要踏出去的脚掌,小心翼翼地缩在门后面。他听着那头雷狮威胁人的话语,原本清脆动听的嗓音被用以说这些恶语,不知为何竟让安迷修觉得有些难以忍受。平时雷狮虽然皮但也不欺负人,不爱听课但成绩却好到不行,每每都能超过埋头苦学的安迷修。原本今天看过成绩的安迷修还在感叹自己要守护的人怎么这么厉害,可一转眼居然就瞧见了这等情形。若是放在平时,正义感爆棚的他早就第一时间冲了出去,可这挑事者改成了雷狮,他却变得犹豫不决起来。

被揍了几下之后那个高年级很快服了软,雷狮哼着小曲带着佩利离开,只留下神情恍惚的安迷修还蹲在原处。他下意识地就想掏随时装在身上的小本子,可笔盖刚掀开就又被盖了回去。直觉告诉安迷修如果记下这些雷狮肯定回去会被揍,但融于血肉里的正直却让他无所适从。直到腿都蹲麻了,安迷修这才踉踉跄跄地跑回教室。

凯莉是第一个发现安迷修不对劲的。她看着原本在课上积极举手发言的安迷修仿佛像拔了舌头的哑巴一样默不作声,而且还把脑袋埋在书后面一看就知道不在听课。作为知心好友,凯莉低下头写了个纸条,在授课老师转头的下一秒砸到安迷修的桌子上。

原本怂拉在课本后头的褐色脑袋动了动,随后露出一双黯淡无光的薄荷色眸子,凯莉看着安迷修无精打采地写写画画,随后手一撂,扔回了她的桌子上。略带好奇地展开,就看见上面一行清秀小字。

“我突然发现我所了解的他好像不是真正的他了。”

啊?什么玩意?哲学话题?凯莉蹙着眉,一脸黑人问号。




-TBC

和e宝绑文啦!更新一发庆祝一下!

小时候的两个人都超可爱的!呜呜呜被小安迷修萌死咧!


个人归档: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3)
热度(1220)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