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Ocean (下)

海盗雷X海军军官安

年下养成

R18预警 酒后PLAY预警 总之各种预警

全下篇1.5w HE





前情提要:上篇






安迷修已经怔愣了许久,他单手托腮盯着前方空气的一点默然不语,摊在手边的书籍从一个小时前就是现在的页数。期间管家来过几次,为他替换掉已经彻底放凉的茶水,这位从安迷修初入府邸时就在的老人几度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怅然地叹了口气,什么话也没有说。直到手臂上的肌肉传来轻微麻痹感,安迷修这才垂下手,身体后仰靠在椅背上。

他已经有差不多半个月没见过雷狮了。那天突如其来的一吻不仅让雷狮落荒而逃,也让安迷修纠结了很久之后要怎么面对这个自己亲手养大的孩子。就在他第二天决定找雷狮好好谈一谈时,推开房门,却只看到桌上被茶杯垫压的纸条。显然雷狮并不想和他谈,当天清晨就乘船出海,一直到现在都没回来。安迷修只能悻悻而回,内心半是庆幸半是遗憾。

这吻来得实在突兀,像是轻飘飘的最后一根稻草,骤然打破他这么多年来苦苦维持的平衡。从很早以前安迷修就觉得这孩子是不是对自己依赖得过分,走哪黏哪,虽说他不排斥肢体接触,但动不动就搂搂抱抱,这频率委实有些过高。后来他开始有意识地将雷狮放养,让他单独出海独自社交,试图拉开两人的距离,虽然最后的结果是一场接着一场的争吵。做出妥协的依旧是安迷修,不得不承认,他对雷狮有着永远消耗不完的耐心。安迷修作为年长者,自然知道任之发展的最坏后果,可比起那些他更加不想看到那双紫水晶般的眼眸中露出的受伤情愫,最终安迷修只能不断自我催眠着事情不会发展到那一步。尽管事实证明,这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不过那个当年跟在自己屁股后头的小尾巴也终于是成长到了能将他制服的地步,曾经一个怀抱就能揽住的幼小身躯也逐渐显露出成年人的风采。他教授雷狮习字、礼仪、骑马、战斗,可独独却忘了教他如何正确去爱。安迷修知道自己可以采用最狠绝的方式斩草除根,可思绪百转千回,最终还是放弃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不是不能,而是不舍得。

没多久就到了安迷修生日当天,原本不算大的待客大厅内满满当当挤得都是人,视线一扫,竟然皇城内大半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到齐了。恰逢前段时间安迷修受封了中将军衔,三级跳似的升迁速度令所有人瞠目结舌。再加上安迷修不仅深受女王赏识、前程似锦,本人行事作风也谦逊有礼、刚正不阿,外表更是出类拔萃,让人们除了想借此机会来攀一攀这位女王面前的大红人,目光长远的更想促成一桩婚姻美谈。

临近傍晚,最后一抹残阳藏匿进暗云中,预示着夜晚狂欢的序幕随之拉起。金碧辉煌的大厅内,身着各式华服的人们手举酒杯热情交谈着,觥筹交错间充斥着女人脂粉的浓香以及男人衣袖间古龙水的味道。虽然主角迟迟未能见到,但没人不会把握这等结识人的好机会,纷纷借机攀谈起来。

而此时阳台一角,我们的主角安迷修正握着手中的香槟,眼神晦暗地凝望着不远处与夜色相融的海岸线。因为情况特殊,他今天也不得不盛装出席。以朱红为底色,金银线绣边,羊毛质地的夫拉克*衫衣上是红白相间的丝绸领结,配上同色系的马裤、白色长袜,清瘦的腿部线条绵延至深褐色的高跟靴内,衬得如玉的面庞更加清俊英气。

“我说,外面可一堆人等着呢,咱们的寿星就在这喝闷酒?”厚重帘布被撩起,凯莉拎着裙摆悠然走来,停驻在安迷修身边,偏过头打趣道。

“真稀奇,今天伯爵大人居然会放你出门?听说你最近和一个天文家走得近,没想到咱们的小魔女也有热爱学术的一天。”安迷修斜睨了她一眼,两指捏着酒杯边缘,淡笑着调侃回去。

“啊,你说紫堂?其实就是老头子在那瞎操心,大家不过是一起玩玩,他非要搞得谁整天觊觎我似的。”凯莉颇为烦闷地撇撇嘴,手上的羽毛扇一刻不停,她伸到背后拽了拽过紧的束腰,言语间满是嫌弃,“这死老头还非说这是什么皇城最新流行的款式,感情皇城的女人都不需要呼吸的?!”

“淑女,淑女,耳朵都快给你吵聋了,难怪伯爵大人整天担心你嫁不出去。”安迷修故作夸张地揉揉耳朵,似笑非笑道。

凯莉登时就瞪了他一眼,手上的羽毛扇啪地一声合起敲了敲安迷修头顶的那跟呆毛,随后在对方半真半假的求饶下才施施然收回了手。她把玩着耳垂上的星星吊坠,语气轻快,“还真别说,老头子今天放我出来就是想撮合我俩的,说反正认识得也久,安中将又多么一表人才……啧啧啧,把你夸得上天入地,我都差点以为这不是我认识十几年的安迷修了。”

只听噗嗤一声,安迷修被这一串妙语连珠逗得直接笑出声来,他连忙伸出左手帮助右手一起扶稳酒杯,原本阴郁的神色终于一扫而空。

“这回笑开心了?我说你呀,真是太好懂了。”凯莉摇摇头,自豪地挥舞几下羽毛扇,“不就是你家那只小狼崽没回来么,瞧你那山雨欲来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怎么的了呢。但你最近肯定是和他发生了什么吧?嘿,这小眼神,本小姐最近研习占卜中,直觉不要太准。不是我说,当年你带那小家伙参加聚会时他就一脸护食样子瞪着我,搞得跟我能把你吃了似的。”

“雷狮他……”安迷修怔了怔,一时间手指摩挲着酒杯边缘不知如何作答。经过凯莉提醒,他才发现原来苗头出现得如此之早,偏偏现在当事人又采取逃避态度,安迷修有些头疼地揉揉眉心,深感棘手。

“当初听说你捡个小孩回来我就觉得挺意外。”凯莉敲打着扇柄,妆容精致的眉眼微微眯起,“我能理解你为什么要养他的心情……不过安迷修,那可不是什么小猫咪,一个不好,小心别被吃了哟。”说罢勾勾唇角,掀开帘布一角就钻回了宴会现场。独留下安迷修一个人索然无味地品着酒,心下一阵苦笑。

该说不愧是凯莉么,还真给她说中了。

没等安迷修再多喝上几口,就又听高跟鞋与地砖碰撞的声响,只见刚走没多久的凯莉正喘着气地掀开帘子,白皙的面颊因为跑动而满是红晕,她眼神亮得惊人,拽过安迷修的手就往外走,“快快快别喝了!雷狮回来了!”

安迷修还没回过神就被拖拽得一个踉跄,大厅内的灯火通明让他下意识眯起眼,等到适应了光线的亮度,才发现面前一双擦得雪亮的皮质长靴。视线上移,就是那套安迷修亲自找人定做的蓝白骑士装,开襟长衫上的金色纽扣在明晃晃的灯光下熠熠生辉。当初拿到时安迷修就对这身衣服格外满意,眼下此情此景,更衬得雷狮年少风发。

主角的突然现身,让原本嘈杂的会场陡然寂静,过了好一会才逐渐有窃窃私语传来。许多贵族小姐都是头一次见到雷狮,看着暖黄灯光下俊美过人的少年,不少仍待字闺中的千金一边羞怯地拿折扇挡脸,却又时不时难掩兴趣地探出发髻高束的脑袋窥视着。

安迷修手无举措地站在那,原先引以为豪的冷静从容眼下都不知道被丢到了哪片深海里。他从小就被教导得满腔正义,长大之后更是除了效忠女王就是讨伐海盗,连跟女性对话都寥寥无几,可现在他居然被自己的养子强吻了,本以为借着这半个多月的分隔能淡忘一些,可没成想甫一再见雷狮,那天下午难以启齿的回忆又再度蠢蠢欲动起来。

比起安迷修的惴惴不安,雷狮反倒表现得像个没事人一样。他先是恭敬行李,面上带着得体笑容,随后从衣兜里掏出一个小巧锦盒,送到安迷修的面前。

“父亲。”雷狮薄唇轻启,紫眸中的笑意愈显深邃。他几乎从来没对安迷修说过这个词,现在这么一用,反倒让安迷修下意识地抖了下手指。雷狮恍若未见,继续说着,“这是我为您精心准备的礼物,还请收下。”

如大提琴般磁性的嗓音萦绕在安迷修耳畔,尤其最开始似是故意咬字力道加重的那个单词更让他此时心乱如麻。但他知道此刻不是谈话的最好时机,面对周围一众视线,安迷修很快寻找到最适合的表情,两手接过锦盒,柔声道了谢。他还拽着雷狮说些什么,却只见少年狡黠一笑,如游鱼般躲开了他的动作,向着边上的乐团打了响指,流泻而出的交响乐曲瞬间包裹住整座大厅。等到安迷修好不容易摆脱热情的攀谈者,会场内早已没了雷狮的身影。

安迷修有些懊恼地抓抓头发,暗骂一句小兔崽子,但又有些好奇地躲在柱子后面打开锦盒。洁白的垫底绒毛上,一枚泪滴状的翡翠色珊瑚正静静躺在上面,周围是镶嵌上的珍珠粒与金银粉,翻过背面发现居然还装了暗扣,可以像胸针一样佩戴在身上。安迷修神色不自觉地柔软下来,他注意到盒底还有一张小纸条,小心翼翼地拿出来,上面正是他所熟悉的雷狮那张狂的字迹。

雷狮写,这是他偶然出海时看到的一块珊瑚,觉得像极了安迷修眼睛的颜色便潜入水中敲了块下来。后面跟了几句打官腔似的祝福语,安迷修好笑地看下来,心想怪不得有一段时间这小家伙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原来是为了准备这个。他满含笑意的视线一直等到翻到纸条背面才渐渐收敛了起来,安迷修长叹了口气,把礼物重新装进锦盒中,半晌靠在柱子边怔愣出神。他此刻脑海都回荡着纸条最后的那句话,伴着雷狮低沉喑哑的嗓音被念了出来。

“对不起。我爱你。”





Part 1.

Part 2.

(超字数了我也很绝望啊...)



看不了全文走这。





-FIN

一个没控制住又爆字数了……(捂脸)希望大家不要嫌我啰嗦。特地准备了两款日安套餐,不知道各位客官满意不啦~

后两周又要进入可怕的考试周了,更新频率不能像现在这样高产了,还请谅解qwq

*克拉夫:详情走这※ (安哥的款式就是蓝色那套)


个人归档: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57)
热度(2068)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