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洗碗

同居婚后paro

一篇傻白甜的相声文

 

 




他不是洗碗工,安迷修戴上清洁手套往百洁布上挤着洗洁精时这么想着。洗水池里是昨晚吃过晚饭后剩余的餐碟,因为加班对账身心俱疲,所以就放那在并没有洗,很明显,某个人也并不打算做一次善举。

他真不是洗碗工。安迷修看着黑底盘子上硕大的金色五角星,搓洗的力道甚至有一种他能把这颗小东西从盘子里拖出来揉碎的错觉。就像拿剪刀故意把某个人的非主流护额剪碎时那样。

他也压根不想当洗碗工。天知道当你在公司累死累活成一条死狗回来的时候还要面对洗水池里沾满脏污的碗碟时究竟是怎样的心情,安迷修双手合拢在湍急的水流下冲洗着一把筷子。上一次砸盘子是什么时候来着?看来某个人又该去超市换新碟子了。

他真的很讨厌洗碗。安迷修在微醺日光下擦拭着碗边的水滴,在满意每一面都锃亮如明镜后才一只一只放进碗橱柜里。他解开纹有小马宝莉的围裙搭在椅背上,走进卧室里开始换上出门要穿的衣服。安迷修看着镜子里一身白衬衫黑长裤的青年,颇为自恋地左右甩了甩头发,可总觉得还是少了点什么。哦对,发胶!他连忙扭头翻箱倒柜,终于在横七竖八的啤酒瓶里找到了同样身为瓶罐状物的发胶喷雾剂。折腾了一个自认为帅气的造型后,又从今早晨间运动的遗留下的一地残骸中翻找出自己的领带,指节翻转间,一个漂亮的领结就完成了。

安迷修揣上车钥匙和钱包,蹲在玄关处把脚塞进他最爱的阿迪达斯骚包红款,系好鞋带后准备开门,然后他转过头,看着那头窗明几净的厨房,挫败地叹了口气。

他明明不是洗碗工,但结果还是又双叒叕把碗都给洗完了。

 




“说真的,我觉得我和雷狮的离婚事宜已经可以提上日程了。”安迷修咬着草莓奶昔的吸管,边翻着手机里的微博边嗫喏着。

“我也说真的,你俩才结婚一年,我记得纪念日好像前天才过完吧。”凯莉低着头涂抹着最新款星空指甲油,漫不经心地回道。

“别提了,说这我就来气,这混蛋居然还因为那天刚好是他赞助的那什么劳子‘雷狮海盗团’酒吧开业而忘了结婚纪念日。而且我说真的,这取名能力相当自恋。”安迷修放下手机,如耄耋之年的老人般长叹一口气,“你说我当初干嘛要这么急吼吼地和他结婚?荷尔蒙发酵还是脑子被门夹了?天知道我现在有多么羡慕公司里那些单身的小年轻们。”

凯莉掀起眼角瞅着他,“羡慕他们什么?”

“不用洗碗。”

“哈?”

“哎,说了你也不懂。”安迷修摇摇头,继续捣弄着手机。

“是是是,我是不懂你怎么大学刚毕业连散伙饭也不吃隔天就跑国外和雷狮领证了。”凯莉把手放远一边欣赏着自己的成果一边嘲讽道:“搞得我们都以为你俩毕业太兴奋在床上醉生梦死呢,虽然带来的结果比我们预想的还要劲爆。”

“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哎,说到底还是少不更事,雷狮激了我几句我就中招了,下不为例下不为例。”安迷修把脸埋进手机里,声音沉闷。

“你可拉倒吧还下不为例,现在证都扯了戒指都戴了房也住一间了跟我说下不为例,不觉得太没有说服力了么?”凯莉用鼻子嗤了口气,语气不屑道。

“你不拆台会死啊?”

“会让我失去人生的乐趣,嘛,跟死了差不多。”

安迷修摆摆手宛如举白旗投降,“过了这么久魔女的毒舌功力依旧不减当年,或许这就是你一直没男朋友的原因?”话没说完,他放在桌下的脚就被高跟鞋的细尖头狠狠戳了一脚。

“嘶——”

 




满眼戏谑地瞧着安迷修俯下身子揉搓脚趾,凯莉心情颇好地拿起叉子把餐碟上的巧克力布朗尼分成一个个小块状,“说起来你俩算是我们中的第一对?啧啧,明明大学前三年都在争锋相对要死要活,谁能想到最后一年突然就欢喜冤家搞在了一起。瞧瞧格瑞从高中追到大学的漫漫长征路,只可惜金到现在还在锲而不舍地发着最佳朋友卡。”

“喂喂喂,能别用‘搞’这么奇怪的字眼么?”安迷修觉得脚趾好受了些,这才抽了张餐巾纸擦了擦手,“虽然我自己也很惊讶我俩最后居然会成一对这件事,但好歹当初也是正儿八经告白谈恋爱走的一条龙流程的好吧。”虽然事实是某个人喝高之后抱着他死活不放结果一不小心发现了大家原来都是双向暗恋这种狗血剧情,偏不想某个人太理所当然了,当第二天雷狮就以男朋友身份强硬闯进他世界时,安迷修都还没回过神来。当然,这些都是不能告诉他这损友的,不然肯定得被嘲笑居然就这么稀里糊涂把自己给卖了。

“真的?怎么跟我听得版本不太一样?”凯莉机警地皱皱眉,戳起一小块布朗尼塞进嘴里。

“我明明在跟你说离婚,你怎么非得提这茬。”安迷修连忙正襟危坐地假装咳嗽两声,顺便还划开屏幕看了看时间,“说起来格瑞和金怎么这么慢,这都迟到多久了。”

“哎别别别,你可别发短信催啊。我是瞧格瑞太可怜了,这不今天聚会就刚好让他顺道去把金接着过来。你怎么这么蠢呢?你一催,这不就破坏他俩二人世界了么!”凯莉捏着银叉,瞧着安迷修就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真不知道何时才能像你一样优秀。”安迷修见话题转移成功,便也发自内心地赞美了对方一波。

“谁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说吧,又和雷狮咋了?我记得上回你和我提要跟他分手——还不是离婚,是在你俩刚上完床第二天好像……怎么,他满足不了你?婚后sex不完美?”凯莉晃着腿,挤眉弄眼地暗示着。

“我知道你最近在写耽美小说并热衷于找现实题材,嘉德罗斯已经向我抱怨不止一次你想看3P修罗场了。但很抱歉,那方面生活很好很棒不用您操心。”安迷修用鼻子哼哼两声,“这次是非常朴素的柴米油盐琐碎小事。”

“他终于发现你爱吃甜豆腐脑并且还是香菜党了?”

“……我虽然是香菜党但我也吃咸豆腐好么!不对,什么豆腐脑,给你打岔打的,是家务活啊家务活。”安迷修一脸愤懑地咬了咬吸管,“你能明白每天一回家就面对一池脏碗是什么心情么?尤其是在被丹尼尔主管摧残了整整一天后,心态都崩了。”

“理解理解。”凯莉头点的如小鸡啄米,“安莉洁跟我抢化妆品时我也是这种心情。”

“而且不洗碗也就算了,这家伙睡觉也有问题。磨牙打呼我都忍了,莫名其妙凌晨把我摇醒来一发我也忍了,问题是他还踹人裹被子?!我严重怀疑我结婚对象有巨婴潜质。”安迷修说到气头上甚至非常想来根烟,凯莉眼疾手快地指了指卡座边的禁烟标志,让他只能悻悻垂头,叼着跟牙签解解瘾。

 




说起来就连抽烟都是在和雷狮之后才有的习惯。那时候大学他和雷狮成天到晚地打,起初还有点理由,后来干脆连理由也不找了,心情不爽就约着去暗巷里对几拳。打完了两个人也都不走,安迷修是累的,倚着墙壁恢复力气。而雷狮则是闲的,叼着根烟就拿打火机作势要点。安迷修当了二十多年的好学生,不抽烟不酗酒,就连打架身手都是为了伸张正义的骑士道而练。也不知那天是怎么鬼迷心窍了,还是缭绕的烟雾把雷狮嚣张的眉眼给柔和了,安迷修撑着身子突然开口说也给我来一根,本以为雷狮会轻蔑拒绝,没成想这人还真把兜里的烟掏出来朝安迷修扔了过去。可他没带打火机,刚想再开口,却见雷狮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他的面前,两根手指掐着烟,俯下脑袋点燃了自己衔在嘴边的烟头。安迷修怔愣在原地,看着对方直起身子慢悠悠地吞云吐雾,末了才被突如其来的尼古丁呛得嗓子冒火。

从那之后安迷修就时不时会抽上两根,次数不多,大多都是因为想到了雷狮而起了瘾。

 




“你跟他说说呗,说你也洗洗碗。”凯莉挑挑眉,朝身旁的服务生打了个响指要了菜单就要再加几盘甜品。

“你怎么知道我没说?就他那脾气,我都不用出去找拳击教练,在家和他对打就行了。”安迷修喝光了奶昔,伸着脑袋也想再点杯喝的。结果要点的饮品名还没说出口,就对上服务生满是同情的目光。

“这大概是一种情趣吧,我是指,你们俩这种……好吧我编不下去了,可能你不离婚的唯一理由就是你是来做慈善的吧,牺牲小我绑住雷狮,成就万千女性,或者男性。”凯莉心满意足地吃着刚呈上来的抹茶慕斯,砸砸嘴感叹道。

“我也说不好,其实大部分时候我俩也都各忙各的,交际圈不一样。他找他的狐朋狗友混酒吧,我就和你们在咖啡厅闲聊啥的。回家也是他在那打游戏或者写程序,我看书看电影或者做做报表……”安迷修小口啜饮着还冒着热气的焦糖拿铁,回忆似的说道。

“等等等,你们俩就没点共同爱好?”凯莉越听越不对劲,连忙出声打住。

“……打架吵嘴算么?好吧,有时候我会陪他打会游戏,他会陪我看会电影。虽然打游戏的时候我俩基本都是互骂甩锅,看电影时也……明明是很感人的桥段这混蛋居然笑出了声,你说我能不想打他么?”

“如果不是一直看着你俩从恋爱到结婚,我可能会真的以为你们在演‘史密斯夫妇’。我是说,出于某种原因而不得不结婚那种。”凯莉笑得有些岔气,捂着肚子靠在椅背上。

“嘿,别这么说,我好歹……”安迷修有些恼怒地蹙眉,翡翠色的眼眸被日光淬得发亮,他下意识就要反驳,“不,我们好歹都还是深爱对方的。”

“你是指打是亲骂是爱那种的深爱?”凯莉挑眉,突然噗嗤一声再度笑了出来。她看着坐在对面一脸莫名其妙的安迷修,一边拿起身旁显示有新简讯的手机,一边悠然开口,“你瞧瞧你,明明甫一见面跟我说的是要离婚,现在倒好,抒发起内心永不熄灭的爱来了。”

“我——”安迷修涨红着脸就要解释。

凯莉摆摆手,晃了晃手机屏幕,“别你你我我了,格瑞和金就要过来了。不过我看你和雷狮啊,大概还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离婚咯。”

 




当四个人吵吵闹闹地结束一天的狂欢后,安迷修才想起来打开手机翻一翻雷狮有没有发消息过来。他记得这家伙今天又要去和海盗团那帮人聚会,嗤,估计除了这档子事,也不会有什么让雷狮会起得比他还早了。安迷修甩甩脑袋,边划拉着手机边往停车位走。雷狮的短信——当然是一条没有,反倒卡米尔发来了一条,就在不久前十分钟。

【大嫂,大哥今天心情好像不太好,发了不少牢骚,现在已经回家了,希望大嫂回家后能尽量忍住。PS.要揍也请避开面部,明天酒吧有客人来找大哥商量公事。】

我靠。安迷修在一边点着发动机一边翻了个白眼,能不能不要总把他想成暴力狂?老实说,要不是有雷狮存在,他彬彬有礼的骑士形象真的从来没被打破过。

但既然卡米尔特意发了消息,安迷修在进门前特地再三默念骑士道,努力告诫自己不要跟傻逼置气后,这才施施然打开了门。然后他就在看到水池里新冒出的一堆碗碟后瞬间爆炸。

“你他妈的雷狮——你一个人吃饭要用十个盘子的么?!你当你是皇帝还要吃满汉全席啊!”安迷修把领带一甩,手机往桌上一撂,就向整间房的声源处——厕所里冲去。

然后他刚一拉开门,就见雷狮也正好满脸怒气地抬头看他,虽然手边两水盆的衣服和手里的皂角粉让他看起来气势弱了几分。

“你还敢跟我BB?你他妈的安迷修,你一天换十套衣服啊还他妈全都是只能手洗的——!”

 




而这时候没人注意到的餐桌上,安迷修银白色的手机屏幕再度亮了起来。是卡米尔的最新简讯。

【大哥说,他不是洗衣工,他再也不想洗衣服了。】




-FIN

其实就是两个人约好你洗碗我洗衣服,然后互相坑对方的智障文。(雷总:我要来一篇文叫《洗衣服》

复习之余的放松……周末就彻底解放惹,手上有两个中篇准备填



个人归档: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77)
热度(1993)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