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04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03






04

尽管那天的对话很快就淹没在忙碌的学业生活中,可在安迷修的心里,却像是埋下了一枚细小的种子,在风吹日晒后隐隐有破土而出的迹象。他当天回家就直接冲进卧室,趿拉着拖鞋走到床边,单膝及地,弯着腰从床底拖出了一只纸箱子来——里面是大半箱被码放整齐的笔记本。安迷修就着这个姿势跪坐在箱子旁边,他伸手拿起最上面几本,有的纸张因为时间原因已经泛黄褶皱;随便翻开一页,上面密密麻麻都是自己的清秀字迹,毫无例外,全都写满了某个人的日常。

从雷妈妈逐渐忘记这茬事起,相比于以前的单纯记录,安迷修更多的把这当成了自己的日记本。虽然还是一样的围绕着雷狮的日常,可却掺杂了许多主观情绪在里面;有时欣喜、有时愤怒、有时打抱不平、又有时天下太平。安迷修想,或许原本他也是可以有成群的朋友,可以放学或者周末到处去玩耍的,可为了观察雷狮,这些都通通被舍弃了,也就导致了即便他现在想要放弃,也都不知该如何放下了。初中的时候凯莉就说过他这样很奇怪,明明不过是一项可以随意应付掉的差事,却还真风雨无阻勤勤恳恳起来。那时候他的回答是什么来着,大概是答应了阿姨所以就一定要做到的身为骑士的责任心吧。但其实只有安迷修自己晓得,那些话不过都是冠冕堂皇的幌子,一身正气的骑士也有会为了自己的小心思而违背准则的时候。因为不论嘴上再怎么说再怎么咒骂,在他心里,七岁那年的陡然初遇,就早已将他的一整颗心牢牢地栓在了那个黑发紫眸的精致孩童身上。

想到这,安迷修脸上不免有些燥热。他触电般的把手里的本子扔回箱子里,两手使劲把他们推回床底,晃晃悠悠地从地板上站起来,转身,向后一仰,四仰八叉地仰躺在床上。

此时太阳渐落,光线沿着窗沿悄无声息地流淌进房间,灰尘在日照中缓缓沉淀;楼下父母都已归家,偶尔踱步声、两人的交谈声,伴随着饭菜在炒锅里翻滚的噼啪声,一同钻进了安迷修的耳朵里,让那颗不安跳动的心稍微平和了许多。

安迷修不得不承认他对雷狮抱有一种复杂的感情。从乍眼的惊艳,到之后发现对方恶劣脾性的震惊,再到被雷妈妈委托后的观察日常。这些好的坏的杂糅到一起去,再配合上从童年直至青春的时光发酵,终于变成了连安迷修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对于格瑞的那句喜欢他更是搞不太懂。说到底他也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就做喜欢,虽说从小说着要保护什么班花小姑娘,也都不过是为了满足童年时期的骑士梦罢了,就这样,还被一直嘲笑是个不会说话的恶心帅。

安迷修翻了个身,把脸正对着天花板。所以说他对雷狮到底是怎样的感情?说真的,连他自己都想知道这个答案。

为了这样一个奇怪的目的,隔天起,安迷修反倒更加认真地观察起雷狮,要不是凯莉一脸无奈地揪着他的衣领把人拽回来,估计安迷修都能跟着对方一起走到厕所里去。

“喂喂喂,不过是昨天开玩笑了一句,你别真弄得好像要去告白了好吧。”凯莉扶着额头,把人按到座位上。

“啊?你在说什么啊凯莉,我怎么可能回去告白!”安迷修连忙摆摆手,努力澄清自己,“我只是想知道自己到底对那家伙是怎样的想法而已。”

“跟着一起去上厕所就能想出来了?你确定你不是想看他OO是多大?”

安迷修大惊失色:“凯莉,作为一个淑女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猥琐的话来!”

“我看是你这样才猥琐吧!跟个跟踪狂一样!”

 




然而这样的场景并没有持续多久,安迷修就真的迎来了和雷狮同处的机会。

作为从小学一直到初中的校霸,其实高一开始这头一个月安迷修还挺奇怪雷狮居然会这么老实,虽然这样的老实是建立在如果能把上课睡觉、作业不写、早读翘掉这种也能算作老实的前提下。安迷修估计是雷妈妈又在开学前对自己的不省心的儿子警告了一番,亦或者是海盗团的另两位成员都缺席——帕洛斯成绩稍逊在普通班,而佩利则压根没考上市一中。总之原因盖不赘述,结果的确是雷狮安分了整整一个月。

然而这样的和平都只是假象,毕竟天性是无法被磨灭的,中二病还是有很挺长时间的。第二个月起头的第三天,雷狮就因为打架斗殴被请去了校长室喝茶。这在好学生扎堆的市一中实属罕见,尤其是出事对象还来自于被传只知道学习的重点班,安迷修一踏进班级门,就被各种七嘴八舌的言论填满了耳朵。

“没想到市一中也会出现这种问题学生,而且听说都把人打进医院去了!”

“这么吓人啊……虽然雷狮平时看上去也挺不好惹的,没想到居然这么——”

“但讲真我还真觉得有点帅哎。”

“你疯了吗?拜托,这处分可是很严重的哎!”

“市一中第一次出这么严重的事,估计很处罚很严吧。”

“说不定被退学都有可能!”

原本早读时间此刻彻底成了嘈杂的菜市场,安迷修默默坐到位置上,放下书包,他用余光瞥了眼左后方,果然最后一排的拐角座位此时空空如也。

“说起来安迷修你不是和雷狮以前是同学么,他原来就是这样的人?”前排的男生突然转头把话题引了过来。安迷修手还卡在书包里,面对着一众好奇的眼神,一时间不知该如何作答。他当然知道雷狮本性如何,但不知为何,他此时却并不想说出实话。

好在很快班主任就来维持了秩序,同学们悻悻地再度捧起书本,这个话题也这么就不了了之。其实也不能怪那男生那样问,毕竟这个班级组件才只有一个月,再加上年龄上的限制导致的心智不成熟,问这些话也都无可厚非。只是不知怎么的,安迷修当时的确感觉到心头有股怒火在激烈燃烧着。

雷狮的事情闹得挺大,班主任都花了十几分钟来告诫学生禁止打架闹事,但直到一阵唾沫横飞结束,安迷修都没有从老师口中听到雷狮究竟会得到怎样的处分。而这期间,雷狮也一直没回来。安迷修罕见地上课走了神,台上女老师说了什么他一句没听到,左手托腮右手握笔,视线虽然还停留在课本上,但余光却一直不受控制地往那张空桌子上瞟。

万一雷狮真的退学了怎么办?雷妈妈一个生气会不会直接把人送到国外?那他的观察日记还能不能写下去了?不对,他们会搬家么?是不是以后都见不到雷狮了?那他原本无处安放的情愫又该如何是好?

安迷修深感自己不能再想下去了。他现在简直处于在一种啼笑皆非的状态,脑子里乱七八糟得宛如古早言情剧,偏偏他还没把自己代入进霸道总裁男主,反而是苦情暗恋女主角更适合一点,简直有毒。

没等安迷修继续走神下去,教室后面被“咣——”的一声打开,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女老师手里的粉笔都应声捏断。在大家惊诧的目光中,雷狮单肩垮着包,脸上贴着OK绷,神情冷淡的走了进来。原本土气的校服外套被随意扯开拉链,露出内里纯黑的短袖衫,两条长腿被包裹在牛仔裤内,脚蹬一双深蓝球鞋,脚后跟处镶着颗硕大的金灿五角星。安迷修不得不承认,即便是挂了彩,雷狮还是帅到天怒人怨。

整个班级就这么诡异的安静着,直到雷狮慢悠悠地走到座位上拉开椅子坐下去,女老师这才恍恍惚惚记得自己好像应该继续上课。她从粉笔盒里拿出了一支新的继续写着板书,可任谁都能看出来那字抖得根本是个人都认不出来。

不光是老师,学生们也心神不宁。始作俑者自己倒是把书包往抽屉里一塞就开始蒙头大睡,可班级里的窃窃私语声却一直没有停歇过,每个人似乎都忍不住拿眼神偷瞄着雷狮,安迷修更不例外。他此刻的好奇心简直达到有史以来的巅峰数值,恨不得现在就站起身去问雷狮他到底有没有被退学。

好不容易熬到下课,女老师夹着教案飞一般逃出大门,学生们也终于不用憋着,放开了嗓音高谈阔论着。安迷修面色如常的坐在位子上,可他此时脑海里却是天人交战,一会想着反正都是这么多年的邻居甚至竹马了去问一问也没什么吧,但一会又是到现在连电话微信企鹅什么都没交换过到底有什么立场去问啊,纠结得他恨不得把头顶的呆毛给拔掉。

正当他把头埋在书里思考到底怎么办时,突然身边一阵骚动,安迷修奇怪地抬头,就见刚刚占据了他全部心神的家伙正像根电线杆似的杵在自己面前。

“……有什么事?”安迷修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坐直了身子,努力让自己的声音不泄露半分情绪。

说起来雷狮什么时候长这么高了,明明初中时候还差不多个子来着。

“放学一起回家,我妈找你有事。”雷狮尽管很努力地绷着脸,但那双眼眸中的不耐与烦躁多得快要化为实质。他也不等安迷修回复,像是通知似的,说完一声后扭头就坐回了位置上,继续把脑袋埋进臂弯里做着春秋大梦。徒留一脸懵逼的安迷修,和一众准备吃瓜看戏结果啥戏都没看到的围观群众。

 




安迷修因为是语文课代表,放学后还得往办公室送作业,一来二往浪费了不少时间,一路跑过走廊,心下思考着雷狮是否已经等不耐烦回家的可能性。他忐忑地拉开门,果然学生们都走差不多了,还剩几个值日的在打扫卫生,视线再扫到雷狮座位上,出乎意料的,这家伙居然还维持着趴在桌子上的动作梦会周公。

“喂雷狮,该起床回家了。”安迷修背着书包走到雷狮座位前,斟酌再三还是拿手敲了敲课桌。他还是没敢直接上手推人。

“啧……墨迹死了你。”雷狮过了好半晌才清醒过来,他抓了抓睡成鸟窝状的头发,瞪了眼安迷修,抓起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和抽屉内的书包。起身伸了个懒腰,这才迈开步子往教室外走。安迷修先是和班里人微笑道别,随后才紧了紧书包带子,小跑追了上去。

自从小学时发现雷狮本性之后,他们就再没一起回家过。安迷修还是照样乖乖放学就回家写作业的乖宝宝,而雷狮则一放学就带着海盗团一行人不知野到哪去了。有时候安迷修在屋子里写作业,都能透过玻璃窗,依稀瞧见两个院子间的小巷内,雷妈妈揪着自家儿子的耳朵发威的模样。

回家的路不算长,走路也只需要十几分钟,平时安迷修听几首歌就走到了,可今天他却觉得这条路格外漫长。

他小心翼翼地用眼角瞥着雷狮,对方就在距离自己不到一步的位置垂着脑袋走路,两只耳朵都塞着耳机,过大的音量让安迷修能清楚听见这是雷狮平时最爱的死亡摇滚。很明显雷狮这样子不想跟他多说话,安迷修倒也乐得清闲。两人的身影被夕阳拖拽拉长,身边偶尔有小贩经过,叫嚷声从这头传到那头,伴随着各种小吃的浓烈香味,这让安迷修一下子有些梦回童年。

这样的轻快的心情一直持续到站在雷狮家门口,安迷修见雷狮一脸郁郁地摘下耳塞,从兜里掏出钥匙去开门,这样的动作让他很容易就露出外套下肌理分明的小臂——以及皮肤上一道狭长伤疤。没等安迷修多想,雷狮就已经打开门自顾自走了进去,安迷修跟在后面小声说了句打扰了,驾轻熟路地从鞋架上拿了双一次性拖鞋,再转身带上门。

“哎呀,安迷修来了啊。”甫一进门就瞧见客厅正在看报纸的雷爸爸。男人连忙站起身,笑着跑来问安迷修要吃啥喝啥。尽管来雷狮家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每次雷爸爸的热情都还是让他有些招架不住。

“小兔崽子你还敢回来了是吧——!”

如果是雷爸爸是温润春风,那雷妈妈大概就是狂风雷霆了。其实安迷修也是才知道原来雷妈妈并非像在外人面前表现得那样温婉,怎么说呢……怪不得雷狮一开始也是装乖好手,原来是有家族遗传的。

“这是我家我怎么不能回来了?”雷狮从冰箱里拿了一瓶可乐,咕咚咕咚几口喝干,昂着下巴也不甘示弱地吼了回去。

“你还是知道这是你家,我是你妈是吧!在校长室里你怎么不想想,啊?在跟人打架的时候你怎么不想——!”雷妈妈越说越气,撸着袖子冲过来就要揍人。安迷修眼疾手快连忙上前制止,雷爸爸也赶紧让自家儿子先回卧室,一通好言相劝,才让当妈的消了火。

“真是越大越不省心了……呼。”雷妈妈单手叉腰,接过老公递来的凉茶一口气喝完,这才冷静了许多。瞧这跟喝酒一样的架势,安迷修心道真不愧是母子俩。

“小安来了啊,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雷妈妈这才想起来安迷修还在这,放下杯子后又恢复成了平日里的温婉端庄。她一脸歉意地揉了揉眉心,声音里是说不出的疲惫,“哎,那小兔崽子要是有小安你一半的省心就好了。”

“阿姨别这么说。”安迷修尴尬地摆摆手,他生怕雷妈妈问起那些观察日记来,绞尽脑汁想胡诌些什么借口来,“雷狮说您有事找我?”

“对对,说起来有些不好意思,可能又要麻烦你了。可能你不知道,雷狮他是放学之后跑去跟人打架的,所以……我想拜托你,能不能以后都跟雷狮一起放学回家啊?”





TBC.

雷妈妈今天也在为自家儿子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

因为还是青春期,不知道会不会觉得有点ooc……这个时候雷总还是个中二病,安哥还是乖宝宝噗。大学篇性格会变化不少。

下一次雷安更新就是2.9的百日那篇了,中间会更个别的CP的文。然后因为CP准备出雷安个人志,可以在我上一条lo回复下有什么现有的文想被收录进去~


个人归档:





评论(14)
热度(1051)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