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05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暴力情节预警




前情提要:04






05

如果这是一部电影、一部电视剧,或者是什么题材狗血的青春校园小说,那么安迷修都一定会第一时间咬牙确定雷狮的妈妈绝对是编剧。不然怎么会越在他害怕的时候越是要来点什么刺激性的情节呢?!

在雷狮父母殷切的目光下,安迷修终于体会到了何为进退两难。他手指拽着书包带子,松开又抓紧,来回好几遍,都没能平复此刻内心的纠结。他甚至想破罐破摔,大吼一声“其实你们眼中的乖学生眼下正在纠结他对雷狮到底是什么感情啊!你们这样真的不是把自家儿子往火坑里推吗!”绝对要声嘶力竭,声泪俱下。

可安迷修还没开始他的表演,开门声不适时宜地响起,三个人同时回头,灼热的视线没来得及收回,一时间全都聚焦在了刚放学回家的卡米尔身上。

“……”明明只是普通的放学却莫名收到了全体人员的“热烈”瞩目,饶是卡米尔再怎么不喜形于色,此时也不由低声一咳,这才让其余三人回过神来。

最先反应的是雷妈妈,女人几步上前,泪眼婆娑地抱着自家的小儿子,一边哭诉地说着大儿子的罪状,一边拼了命地把卡米尔的脑袋往自己怀里摁。一旁的安迷修看得心惊胆战,生怕一个不小心卡米尔就闷死在雷妈妈的“波涛汹涌”中。

然而卡米尔似乎是习惯了,虽然脑袋被摁着看不到表情,但空余的手还是安抚性地抚了抚自家母亲的脊背。等到雷妈妈一通告状结束终于把小儿子的脑袋解放出来,卡米尔居然还是与先前无异的淡然神色,除了脸上有点红印外看上去什么事都没。虽然见识过很多次卡米尔的独特憋气技术,但安迷修依旧下意识感叹:感情这是在培养孩子的肺活量程度吗?

摆脱完老妈,卡米尔自然不会忘了家里还杵着个与平常画风不同的人,他把包拎在手里,语气平淡地开口:“所以安哥怎么在这?”

乍一听被点名,安迷修差点就想立正稍息然后一五一十地把真相供出,还好话溜到嘴边又及时找回视线,最后只能讪笑着扒拉扒拉头发,开始当鸵鸟。说实话这家里他最怕反而就是年纪最小的卡米尔,不是长相吓人或者是脾气火爆什么,反倒是卡米尔应该算得上是雷家最冷静的一个人了。可有时又冷静过了头,至少作为一个初中生来说,就算不是一天到晚去黑网吧或者是嘻嘻哈哈打电玩唱K,但也不会表情稀缺到这种地步吧?尤其是在搭配卡米尔万年波涛不惊的冷然眼神,安迷修光是和他对视,就有种老底都已经被看穿的错觉。

这边安迷修不知道怎么说,那边雷妈妈倒先抢了台词,对于这个少年老成的小儿子,她似乎总有种说不出的放心来。

“还不都是为了那个小兔崽子,我刚刚拜托小安好好看着你哥,放学都跟他一起,省得整天跟什么三教九流的混一起,万一真被退学了看我不得拿擀面杖抽死他!”跟小儿子气呼呼地解释完,雷妈妈又满面春光地转头朝着安迷修,虽然眼神温柔得出水,可却让安迷修觉得自己活像一只即将被送进屠宰场的小羊羔。

“哎呀,真的是辛苦我们小安了,等阿姨忙完了这段时间的演出就带你去吃好吃的哈!我记得你特别喜欢日本的那个长崎蛋糕是吧?过几天阿姨给你买一箱!”说罢还揉揉他的头发,笑容别提有多亲切。

直到被送出门安迷修还有点没回过神来,等到站在自己家门口准备掏钥匙,他才突然意识到好像被套路了……怎么就变成他答应跟雷狮一起放学了啊?!

 




事已至此,安迷修似乎只能庆幸还好有卡米尔陪着雷狮上学,不然这一早一晚,可不得折寿了。尽管如此,安迷修还是格外紧张,光早读时候就偷瞄了斜后方的雷狮好几眼,看着对方漫不经心地撑着脑袋拖长调子念书,没等安迷修多看一会,就听班主任一声咆哮,冲向了带偏整个班早读氛围的异端那去。

雷狮那边被训,安迷修这边也没能多集中精神,明明都是中文,可却跟天书似的死活进不到脑子里去。他满脑子都是关于晚上和雷狮一起放学的假设问题,诸如应该怎么跟雷狮说我们一起回家?雷狮会不会乖乖跟他走?万一被甩开了要去哪追?但又万一雷狮良心发现跟他一起走了那又要聊些什么?会不会雷狮被老师叫走那他要不要留下来等?不不不如果不是老师是别的女生来找雷狮告白怎么办?

想到最后,安迷修甚至连如果雷狮要是答应了那个女生说在一起那他们以后是不是得三个人一起回家这种假设都思考出来了。

原本怕自己的那种感情胡乱滋生,安迷修已经决定不再记小本子了,更不去关注雷狮这个人,就让他消失在自己逝去的童年中吧!结果没成想老天不愿意,非得看这出闹剧能演出个什么样的结局来,这下子虽没了小本子,但安迷修整个人的心思都彻底黏在雷狮身上撕不下来了。那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他上课想、做操想、跑步想,就连跟凯莉和格瑞去食堂吃饭,他都在盯着餐盘里的红烧狮子头思索着。

“喂喂喂,回神了啊!”凯莉说了半天话却发现听众不搭理,不大高兴地敲了敲安迷修的餐盘边缘,制造出不断的噪音才把这家伙的魂给招回来,“我说你是怎么了啊安迷修?难道是你上回说长得特别可爱的艾比小姐跟你告白了?我看你都魂不守舍一上午了。”

如果是艾比小姐我做梦都会笑醒的好吗?至少那还证明我还是喜欢小姐姐的!安迷修在内心疯狂咆哮,但表面上还是端得一派淡定,虽然他已经用筷子把餐盘里的那颗红烧狮子头捣成了稀巴烂。

“我看你上午一直在看雷狮。”格瑞日常不说话则矣一说话要人命,一句话直接攫住安迷修的命门,吓得他筷子一抖,把狮子头的残骸挑到餐盘外。

“有么?大概是那家伙头上的那撮毛今天太翘了吧!我就老盯着看,估计雷狮的睡相真的很差啊哈哈哈……”安迷修讪笑着想转移话题,可干巴巴笑了半天,却发现只有他一个人在唱独角戏。掸眼一瞧四周,凯莉面露嘲讽,而格瑞……算了,不指望从格瑞脸上看出面瘫以外的表情了。

女王殿下鼻子一哼气,吓得安迷修抖三抖。凯莉拿手指敲了敲桌沿,目光死死地盯着安迷修,“从实招来,你和他是不是又发生啥了?”

“……不是,为什么要加‘又’啊?”安迷修无语凝噎。

“别给我转移话题,不然你今天别想出这个食堂大门我跟你讲。”凯莉双手环臂,开始对安迷修进行严刑逼供。她威胁的话还没说,安迷修就被她的眼神吓得直接眼一闭,三两下全都给交代出来了。至于交代的结果嘛……那自然就是凯莉又笑得前仰后合,而格瑞……抱歉,他还是除了面瘫以外没什么表情,但安迷修能很明显看出他眼中的笑意,这让安迷修更挫败了。

“啧啧啧,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啊。雷狮的老妈有一套啊嘿!”凯莉翘着腿,总结了一句,“不过你那个三人行的假设也太搞笑了吧?安迷修你脑洞够大啊你。”

“其实我也觉得挺羞耻……”安迷修继续捣着他的狮子头,“但就是控制不住啊,就一直在想。”

“感觉像是要去约会。”格瑞喝了口旺仔牛奶,一针见血。话音刚落,就引发凯莉哄堂大笑。

安迷修看着他俩又气又无奈,原本紧张的心思被这么一闹倒也冲淡了许多,以至于整个下午他都还算勉强集中精神听进去了课。但临近傍晚,那份焦躁又重新蒙上心头。安迷修第一次这么希望高一就开始晚自习,这样他就能给自己稍微判个死缓了。

但直到最后,安迷修才发现先前做的假设统统不成立。因为放学有事的不是雷狮,而是他安迷修。作为苦逼的语文课代表,安迷修不得不承担起去老师那誊抄这次月考成绩的责任。他埋头拿红笔往表格里填数字,脑海却一直在思考雷狮今天会不会等他这件事。

不得不说这简直是道送命题,安迷修没办法欺瞒自己说真的不想。尽管无数次嘴上说不,可身体却总是很诚实地下意识地去追逐那个人的身影,上帝仿佛在他和雷狮身上放了正负两颗电子,偏偏雷狮那颗失灵不管用,而安迷修自己这颗倒是很诚实地遵从异性相吸的道理。

他深埋在心底的渴望始终如塞壬海妖般在歌唱,引诱他前往前途未卜的汪洋。

但光安迷修想是没有用的,他并不觉得雷狮会有个耐心去等他。安迷修誊抄完成绩,背着书包向老师告别,临走前抬头看一眼钟表,居然已经距离放学有一个小时了。这下子雷狮应该更不可能在了。

安迷修拉上门,扭头正准备走,结果一抬眼,就瞧见一个身影伫立在走廊窗户边。标志性地黑发紫眸,堪比一米八的大长腿被包裹在牛仔裤里,上身是纹有海盗骷髅头的帽衫,肩上挎着嘻哈风的涂鸦书包,包带懒洋洋顺着往下溜了一截。

那一瞬间,安迷修脑子里突然就想起格瑞的那句话。感觉像是要去约会。

 




如果把此刻的雷狮和安迷修换成一男一女,搭配上夕阳西下的余晖,被晕染成金色的走道,想必这一定是偶像剧般的场景。安迷修看着雷狮,对方正手撑着窗沿抵着下巴看向操场,根据室外的嘈杂声音来辨别,安迷修估摸着是篮球队。雷狮看得格外认真,纤长的睫羽都被刷成浅金色,嘴唇抿着,但眼神却格外明亮。

但这样的美好景象并没有维持多久,很快雷狮就察觉到了安迷修,他目光冷然,看不出任何情绪,完全没有偶像剧中男主等女主的那种浪漫,反倒有些不屑与轻狂。

“走了。”雷狮把包带重新拉回肩上了,短促的两字好似命令,说完一转头就直接走,这样的神态动作简直就是昨日重现。

安迷修摸了摸鼻头,也知道他此时正不爽着,只好紧了紧包带,小跑追了上去。

其实如果没有后面发生的事情,安迷修可能真的还会感动点。比如说雷狮也知道体谅人啦,这家伙终于听他老妈的话啦,这样。然而事实是,有些人的性格用一句话形容,那就是——狗改不了吃屎。

 




安迷修早在出校门的那一霎那就察觉到了他们被人跟了,他张了张嘴本来想提,可一看雷狮阴郁的脸色,话溜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只得用余光小心翼翼地瞟着四周。

一开始人不算多,也就一两个。可越走到后面人越多,尤其是天色渐暗,这条路上的路灯又坏了,一片黑灯瞎火中,安迷修总觉得有无数人在对他们虎视眈眈。终于走到个四下无人的岔路口,一个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正经学生的胖子从阴影里走了出来,大摇大摆地挡住了两人的去路。安迷修吓得往前一踉跄,结果鼻头撞到了雷狮的后背,还被对方狠狠瞪了一眼。这时候安迷修才反应过来他们大概被七个左右的混混做派的人给包围了。

胖子满脸不善,安迷修用脚想都知道应该是雷狮惹的祸,他下意识地就想从口袋里掏手机,结果手机刚摁亮,就被身后的小混混一棒球棍扫了过来。安迷修躲闪不及往后连退几步,人倒是保住了,但手机却失手摔到了地上。

草——屏裂了!安迷修顿时心绞痛。

“哟,雷狮,好久不见啊,你居然还没被退学?”胖子瞥了眼安迷修,随后收回目光,语气阴森地冲雷狮开口,“不是我说,你这种人居然还能在市一中?”

“没办法,毕竟脑子灵光,不像你们,除了脑浆啥都没。”雷狮冷笑一声,随意地把书包往地上一甩,懒洋洋地回敬。

他这嘴炮打得爽,但把旁边的安迷修急个半死。卧槽大爷您认真的?2v7都能这么嚣张?

胖子恼得浑身肥肉都在颤,粗手指往前一指,大吼一声:“给我上——!我看你他妈脑子除了脑浆还能有什么?!”说罢抄起手边的棒球棍就往雷狮面前冲!

安迷修这下子也顾不上什么好学生不能打架斗殴了,书包一扔,袖子一撸,对着身后准备偷袭他的小混混肚子上就是一拳。他小时候为了当个骑士特地学了挺久的武术,虽然长时间不练,但好歹还是能打。安迷修一边左躲右躲时不时给人来上一拳,一边还不忘分出点神去看着雷狮。围攻他的就三个人,但雷狮那边却有四个,安迷修不禁有些急,一个分神左臂上就被锤上了一棒。

“嘶——”安迷修疼得龇牙咧嘴,眼见那人又挥舞着棍棒还想补刀,他连忙蹲下身往左侧一滚,没受伤的右臂五指握拳,冲着那人的门面就是狠狠一拳。

“这他妈要打我右手我不弄死你!”饶是安迷修,揍完人也忍不住大骂了一句。

他这边以左臂受伤的代价放倒三个,刚想转身帮雷狮,却发现这家伙居然也把那四个人收拾得差不多了。安迷修喘着粗气倚着墙壁,就见雷狮如一头发狠的雄狮举着不知从哪个混混身上顺来的棍子就往胖子身上招呼。不同于安迷修的专业技巧,雷狮野路子出身,打架全靠一身血性与狠劲。那双紫眸在夜色中亮得摄人,活像是正在猎食的野兽,似乎随时准备扑上去咬断猎物的喉咙。

安迷修知道这么打下去雷狮准要退学,他咬咬牙把两个人的书包背身上,拖着受了伤的左胳膊,穿过脚下瘫倒一片的小混混,在雷狮准备给那胖子的脑袋来最后一击时赶忙用自己的铁头功往雷狮后背一撞。这一撞直接让雷狮手头不稳把棍子甩了出去,眼见捡了条命的胖子哭爹喊娘地逃走,安迷修不顾雷狮漆黑的脸色,拽着对方的手强硬地就把他往巷子里拐。等到确定差不多没人后,安迷修这才把雷狮的手松开,整个人脱力地靠在墙壁上,两个书包顺着就滑落下来。

“呼、呼……要不然你今晚别回去了吧?你这样阿姨肯定又知道你打架了。”安迷修深呼吸几下终于缓过劲来,他看着垂着脑袋不说话的雷狮,下意识地开口。随后半天没得到回应,安迷修还以为这人被打傻了,刚要再说些什么,就被雷狮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堵得闭上了嘴。

“你是不是觉得自己这样特伟大?”雷狮抬头,眼眸里满是阴鸷与不屑。他活动了下自己僵硬的四肢,骨节在眼下的寂静中发出骇人的咯吱声,“我倒是没想到好学生原来也挺会打架。”

“……”安迷修张了张嘴,对于雷狮的快要化为实质的敌意,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本以为他们的关系可以经过这次共患难稍微好转点,没成想雷狮居然是这种想法。

“你知道吗安迷修,我知道他们几个今天会来找我麻烦。”见安迷修半天不说话,雷狮耸耸肩,故作轻松地向后抵着墙壁,“所以我才会等你一个小时,然后和你一起回家。没想到呵,我还以为你会被他们揍得哇哇大哭然后再也不敢跟我一起回家了,居然打得挺厉害,说不定以前没——”

雷狮话没说完,安迷修已经用着他那条没受伤的右手一拳揍了过去,揍在了那张帅脸上。那群小混混没让雷狮挂彩,谁能想到居然是他安迷修做到了。

雷狮抹了把嘴角渗出的血渍,看着此刻完全卸下温柔的安迷修,原本以为的温顺兔子此刻正通红着眼准备咬死他。雷狮嘴一咧,血腥味刺激着他的所有神经感官,他狞笑一声,毫不犹豫地对着安迷修的肚子就是一脚。

两个人如同两匹孤狼,在无人的街巷里厮打起来。两人都没有进行唇枪舌剑,而是实打实的用肉体搏斗,除了偶尔被打中的痛呼和拳脚之间沉闷的重响外,只余下晚秋昆虫的嘶鸣。

最后输的是安迷修,他毕竟受了伤,而且拼体力根本比不过一直厮混的雷狮。很快他就被脸朝下按在地上,受伤的左臂被雷狮蛮横地固定在背后,撕心裂肺的疼痛让安迷修如离水之鱼,煞白着脸大口喘气。他的整个下半身都被雷狮用腿抵着,雷狮俯下身子凑到他耳边讲话,两个人的距离几乎近在咫尺,安迷修甚至能感受到雷狮呼吸时喷在自己耳畔的热气,明明已是转凉的深秋,他此刻却只觉得浑身在被火炙烤。

雷狮说完那句话就把他松开了,本以为安迷修会气急败坏地反击,没成想这人居然一把拽起自己的书包就往外冲,那模样就仿佛在逃命。雷狮看着那个踉踉跄跄逐渐远去的背影,心里虽然有些古怪,但随后还是捡起地上的书包,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安迷修回家的时候整个屋子都是黑的,他先是一愣,随后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今天爸妈都有应酬。这么一想突然又很是庆幸,至少现在着狼狈样不会被问东问西了。

他跌跌撞撞地冲进卧室,书包往地上一扔整个人就瘫到了地上。如果此时开灯,就会发现安迷修脸上正呈现出不正常的潮红,碧翠的眼眸被热气蒸腾得氤氲着雾气。很快安迷修就把自己蜷缩成了虾米状,用着尚且能动的右手哆哆嗦嗦地去解自己的裤腰带。好不容易单手解开,可在看到自己此刻的狼狈后安迷修又不敢了,他拼命地用牙齿咬着下唇,甚至口中已经能尝到甜腥味,但安迷修却依旧没有松开。他来回深呼吸几次,却依旧不能抚平身体的躁动,心脏像是在热油上翻滚,一半是烫,但更多的却是疼。

终于安迷修下定了决心,通红着眼拿着颤巍的手向身下探去。在终于碰到那处昂扬时,他还是没能忍住,不知是泪还是汗,顺着眼角渗进了地板缝隙内。

他恨不得就此死去。






TBC.

不会有自wei车的不要想了!我已经戒色了!善哉善哉……




个人归档:



评论(18)
热度(637)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