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07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06





07

世界并不会因为一个男生喜欢上了另一个男生而停止转动,如果一个人有太多时间去思考这种风花雪月,那估计只有一个原因——还是作业太少了!

很显然,安迷修没这个顾虑。

虽然才上高一,但平时的作业量与小测频率还是十分对得起重点高中中的重点班这个名号。光是补生病请假那一天的作业就花了安迷修整个午休连带两趟课间,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新的作业又来了。

“算算日子运动会也快开始了吧,你们打算报什么项目不?”最后一节课是自习,凯莉抱着作业跑到安迷修和格瑞边上开始大抄特抄,一边抄一边试图找个话题来聊天。

“啦啦队。”

“后勤。”

安迷修和格瑞一前一后回应,听得凯莉连翻两个大白眼,“拜托,就这点出息啊!我看再怎么说也得来个一千五长跑或者铁人三项什么的。”

“那你打算报什么?”安迷修奇怪地问道。

“啦啦队。”凯莉笑嘻嘻地回答。

“……抄你的作业吧!”

不得不说凯莉算得挺准,晚上放学之前班主任果然说了点关于一周后运动会的事宜。安迷修听得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待会回家要不要偷偷找个麻袋套雷狮头上把人给揍一顿。直到班主任说了句什么,底下一众学生立马炸开了锅,叽叽喳喳讨论了起来。

“老师刚刚说什么了啊?”安迷修不明所以地拽了拽前桌的衣领,前桌也正喊得脸红脖子粗,被安迷修这么一拽,音调都不带降的就冲着安迷修的耳朵吼了出来。

“班服啊!运动会开幕式的班服!”

安迷修捂着快要聋掉的耳朵连忙向后退散,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生怕这位亢奋的前桌怕他没听清还要再吼一遍。

班里几个男生还在嚷嚷着想看女生穿水手服,女生们则满脑子浪漫的白马王子装束,安迷修听了一会就继续默默看他的数学题,转了半天笔好不容易解出来一道方程,眼神又不自觉地往雷狮那瞄去。

可没想到雷狮这回居然不是在睡觉也不是在发呆,而是单手撑着脑袋往讲台方向看,安迷修这一偷瞥,两个人的视线直接就撞到了一起。安迷修瞬间就仿佛触电似的想把脖子扭回去,但一想又觉得太刻意并且很做贼心虚,他还是梗着脖子,装作不经意地顺着个边儿扫过去,最后才把视线落回到自己的作业本上。

趁着安迷修想入非非的功夫,班主任一锤敲定了班服,是哈利波特的学院袍。这倒比什么水手服王子装正常得多,至少听起来对胖子也挺友好。接下来班主任又安排各个班委准备具体事项。安迷修在当初选班委时偷懒就当了个课代表收收作业,雷狮就更不可能当班委了,纪律委员每次一看到他就叹气。

“比赛报名的话就交给凯莉了,大家都积极点啊!别给咱班丢脸!”

安迷修一听交给凯莉,顿时汗毛都竖起来了,他直到这时候才迷迷糊糊想起来竞选班委的时候凯莉好像凑热闹报了个体育委员……靠,安迷修几乎能想到自己悲惨的命运。

果不其然,凯莉一放学就冲到安迷修的桌子前,阴森森的笑容看得安迷修拔腿就想跑。

“那什么……我其实心脏不太好,不能多跑步!”安迷修抽着嘴角,开始胡扯。

“搞得好像咱们小学不是一个班似的,每次追那谁跑得跟兔子似的。”凯莉挑挑眉,还算厚道地给“那谁”打了码,“我都帮你想好了,一个100米,一个4X100,就这么定了啊!反正运动会这种事每次不都是抓壮丁,你不都被抓习惯了吗。对了对了,你帮我去问问雷狮呗?刚好100米短跑还差一个。”

“不可能不可能!”安迷修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当壮丁就算了还去问雷狮?!要问你自己问去。”

“切,去就去!”

凯莉不服气地哼了声,当真三步两步就走到了正收拾书包的雷狮面前。安迷修听不清她说了些什么,反正就看雷狮面无表情地听着,顺带还瞥了他一眼,最后点了点头。

卧槽……居然真的同意了!安迷修痛苦地拿手捂脸,他觉得激谁都不应该去激这个小魔女!

凯莉走之前冲安迷修喜滋滋地抛了个胜利的眼神,随后背着她绣满紫色星星的书包跟着一众小姐妹出了教室门。这时候班里人也走差不多了,还留了几个值日的在扫地擦黑板。安迷修磨蹭了半天才把书包背身上,蹭着步子走到后门,雷狮还跟上次一样趴在走廊栏杆那看操场的人打球。

这回安迷修是怎么都不会往谈恋爱那想了。

两个人一路无言。雷狮戴着耳机听着他的死亡摇滚走在前头,安迷修就垂着脑袋踩着对方的影子走在后面。前面人一停他也跟着停,距离保持得精准度仿佛是拿尺子测的,让人怀疑他是不是随时做好了如果还有人像上次一样堵雷狮就直接扭头跑路的准备。

一直到走进装着家的那条小巷,两个人从始至终都没说过一句话。安迷修挺满意这样的现状,他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就听身后突然传来雷狮懒洋洋的声音。

“听凯莉说你想在运动会上一决胜负?”

“……啊?”安迷修还呆呆地维持着拿钥匙开锁的姿势回头看他。

雷狮没回头,所以也看不见安迷修错愕的神情,他自顾自地打开门,冲自己的身后摆了摆手,“我接受了,赛场上见。”

说罢,一把带上门,只留安迷修一个人在冷风中欲哭无泪。

这个该死的小魔女啊啊啊——





骂归骂,但安迷修一向集体荣誉感强,既然答应了就绝不含糊。虽然在第二天凯莉又笑眯眯地告诉他雷狮还同意参加了4X100接力跑之后他一度想扔掉这种荣誉感。于是在凯莉的淫威下,接力跑的四个人放学都得多留下来训练一小时。

接力跑的另外两个是格瑞和安迷修的八卦前桌,瞧这位前桌望着凯莉都快要冒红心的双眼,让安迷修一度怀疑凯莉是不是用了不正当手段把人搞过来的。

“哟,这不是老大吗?”

安迷修蹲在地上正准备压腿,就见操场那头帕洛斯笑眯眯地走了过来。他先是和雷狮打了个招呼,随后看到安迷修和凯莉之后更是惊讶地挑挑眉,但很快又恢复成那副笑面虎的模样。说来也是,明明大家伙都是一个小学出来,平时见面却来招呼都很少打。

安迷修一边压腿一边看着和帕洛斯聊天的雷狮。这人似乎上高中以来就很独行,可能是中二病太深看谁都傻逼,总之硬要说起来雷狮好像在现在的班级里真没几个说话的朋友,大部分时候都是去隔壁班找帕洛斯或者是用手机联系佩利和卡米尔。安迷修狠狠地把腿往地上摁,他是绝对不会说自己居然这时候挺羡慕海盗团那几个人的。

雷狮和帕洛斯聊了没一会凯莉就来赶人,她分别给四个男生安排好了接力跑棒数,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正好把雷狮和安迷修安排在了一前一后的第三棒和第四棒。

“主要是这个交接棒要好好练练,别到时候掉棒了。”凯莉把红白相间的短棒交给了第一棒的前桌同学,男生激动地两颊泛红,看得安迷修格外想笑。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只是交接棒的练习,所以肯定不需要跑一百米那么长,眼看着雷狮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身影,安迷修的脑海里浮现的全都是那天两人打架回来自己趴在地板上做的龌龊事。他越想脸越红,跟方才的前桌都有的一拼,幸亏天色黯淡,雷狮跑到跟前也没看出什么来。

眼看雷狮越来越近,安迷修开始助跑。他向后伸着手,虎口张开朝下,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雷狮,接得小心翼翼,生怕碰到雷狮的手指头似的。

“喂喂喂安迷修,你看着雷狮接棒你是傻逼吗?”两个人交接完,凯莉不满走了过来,“你这样速度明显就慢下来了啊!你要往前看,只用手感受就行了。”

安迷修被训得垂着脑袋,深深感受到了什么叫有苦不能说。废话啊!对雷狮有反应的又不是你们!他在内心嘶吼着。

在经历了大约五六次掉棒和凯莉教练的骂声下,安迷修总算是克服了内心障碍,即便和雷狮的手碰到也能做到稳稳地把棒子接过来了。

交接棒训练完,凯莉提议练会短跑爆发,这让安迷修想到了那个和雷狮莫名其妙的一决胜负,不由感到头大。他走到正做准备姿势的雷狮边上,本来想说胜负什么的都是凯莉瞎诌的,可一瞧雷狮跃跃欲试的模样,话到了嘴边又变成了另一幅模样。

“喂,万一你输了怎么办?”安迷修也学着雷狮的动作,在他边上蹲下身。

雷狮侧头看了他一眼,嗤笑一声“我不会输,你还是想想自己输了怎么办吧。”

哎哟呵挺嚣张,安迷修被激得血性上来了,脑袋一热脱口而出,“我也不会输,不如咱们赌点东西得了。”

“赌什么?”雷狮听得有点兴趣。

“赌……”安迷修一时卡了壳,思考半天蹦了句,“就赌你的一个东西,我找你要你必须得给我!”

“没问题。”雷狮一口接下,“你没什么东西我想要的,不过我看你不爽,那你就告诉我你最难以启齿的秘密就行了。”

他这话一说安迷修差点跳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人偷看了剧本。但他话都说了自然也没有收回的道理,自己挖的坑自己硬着头皮也得跳,反正大不了扯个慌雷狮也看不出来。这么自我安慰着,安迷修清了清嗓,也颇为豪迈地回了句“没问题”。

他话音刚落,旁边的雷狮像根离弦之箭猛地窜了出去。安迷修被他带起的劲风吹得头发乱飞,突然就想跑到这人面前以头抢地说一句,大哥咱们不比了您就是高中版刘翔啊!

 




在安迷修的追悔莫及中,运动会到来的很快。毕竟是枯燥的学业生涯中难得的兴奋时刻,几乎每个人都是掰着指头数着日子期待着这天的到来。运动会总共三天,开幕式在第一天上午。班主任在前一天的班会给各个运动会报过各自的编号后,就让几个男生抬着几只大纸箱到讲台处,一打开,里面都是崭新的班服。

虽然讨论的时候安迷修没多大上心,可当大家人手一件哈利波特校服袍手拿着魔杖到处兴奋时,不可避免的,他也有些被感染。可能很幼稚,就跟玩cosplay似的,但要是以后回味起来肯定是难得的珍贵回忆。

即便班主任已经宣布放学,大家伙也都还各自穿着巫师袍叽叽喳喳地聊着天。安迷修脱了土老帽的校服外套,拿起巫师袍,穿的时候也有些激动。因为四个院系都订了一样的数目,所以谁拿到什么院纯看运气,也就有了现在不少人正互相扯着嗓子试图找人换件自己喜欢的院系。

“居然是格兰芬多,你还挺会拿呢。”凯莉一蹦一跳地跑过来,看着安迷修胸前橙红色的徽章满意地点点头,“格瑞是拉文克劳啊!也挺符合!”

“我觉得斯莱特林也挺适合你,一肚子坏水。”安迷修费了半天劲终于系好了领带,看着凯莉墨绿色的领结忍不住吐槽。

“靠!你居然说本小姐坏话,不想活了是吧!”

“卧槽你居然拿魔杖捣我屁股!格瑞快把你魔杖借我!看在下双剑哦不是、双魔杖的骑士!”

三个人玩了一会凯莉嚷嚷着累了今晚要回家好好睡一觉养精蓄锐,安迷修也把魔杖还给了格瑞,脸上的笑容一时半会还消不下去。他下意识地扭头就想去看雷狮,结果刚好看到这人正穿着斯莱特林的院袍倚在窗边跟转笔似的转着筷子粗细的假魔杖。雷狮平日里没有那种嚣张笑容时其实看起来挺内敛,沉静的外表下仿佛蛰伏一只尚在沉睡的猛兽,什么都不做的站在那就气势逼人存在感极强。尤其是这回又穿了一身纯黑长袍,搭配上俊美的外表,当真有点像纯血巫师的那种矜傲贵气。一直到凯莉在安迷修眼前晃了晃手,才让他彻底把视线从那人身上剥离下来。

“看什么那么入神呢你?”

“没什么,没什么。”安迷修五指收拢,拳眼放嘴边遮掩性地咳嗽几声,脸上温度不自觉高了几分。我喜欢的人真好看,他心想。

这种心情一直持续到第二天上午开幕式结束。在见识到了各种什么布偶套、自由之翼队服、中山装、网王青学队服等等奇装异服之后,安迷修看着作为他们班班级代表的雷狮上台宣誓时,还是由衷地感叹了一声果然穿什么不重要,重要的还是靠脸。也难怪昨天班主任选代表时候都叹气好几遍,但最后还是倔不过大众民意敲定了雷狮。

开幕式结束也就到了激动人心的比赛环节。安迷修和雷狮的100米短跑预赛在下午,两个人不在同一组,所以那个赌约就只有两人同时晋级到决赛才能兑现了。

深秋时节穿着短袖短裤上跑道还是件挺考验人的事,安迷修在预赛第一组,他站在自己的道上一直蹦蹦跳跳不敢停下来。雷狮跟着其余别的组的成员站在草地上等待,安迷修瞥了他几眼,这人一直在做热身运动,连个余光都没分给他。安迷修稍微有点沮丧,但也只有那么一点点,说实在的他打从确定了自己的心思时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所以他也只是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又继续像身上装根弹簧似的蹦来蹦去。

不过如果真的连预赛都输了的话肯定很丢人吧,但要是真的输了雷狮说不定鸟都懒得鸟他,倒也算是逃避了。听着裁判喊着预备的口令,安迷修做好起跑姿势,在枪响前一刻,他还是忍不住看了眼雷狮。

然后他发现雷狮也在看自己。

那一瞬间安迷修心里就只剩下了一个想法:老子不只要赢预赛更要赢了雷狮这个混蛋啊!





TBC.

高中这段班服啊短跑啊基本上都是我自己的生活写照,我当时很没有底气,结果跑之前暗恋的男生冲我喊了一句加油(比雷总一个眼神好多啦!)然后我瞬间小宇宙爆发,跑了第一……

高一这一段写得很慢,因为最近都在想这个,我也连着做了好几天高中的梦,真的很怀念那个时候……高中篇基本都是安哥的小心思,两个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咦为什么没有呢),到大学篇才会有飞跃发展(果然还是要雷总出马啊!)


个人归档:


评论(16)
热度(902)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