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08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07





08

因为自己暗恋的人的一个不经意眼神而仿佛全身打了鸡血似的拼死拼活,这种情节安迷修还只在凯莉珍藏的言情小说里看过。没成想原先以为匪夷所思的事情在自己生命的第十五个年头里成了现实,只可惜对象不是人美音甜的小姐姐,而是个同他一样带把儿的男性,虽然也应该算是“人美”吧。

一百米不算长,安迷修被站在草地上等待的班里人欢呼着扑上来时还半天没回过神来。心脏仍在扑通扑通地跳着,腿脚有些发软,倚着边上人的肩膀勉勉强强走到自己班的席位,静坐了大约几分钟才终于缓过劲来。这时候负责后勤的人在沿途发水,安迷修连忙招手,一个瘦点的男生跑过来递了一瓶。

“你跑了第一啊,恭喜恭喜。”后勤的男生看着安迷修跟从沙漠刚回来似的拼命往胃里灌水,从手上的袋子里又掏出一瓶递上去,笑眯眯地搭话道。

“呼……谢谢谢谢。”安迷修抹了把头上的汗连声道谢,一抬头,发现递水的这人好像有点眼熟。他眯缝着眼回忆半天,随即睁大眼——这不就是那天被叫到教导主任办公室时看到的男生吗!叫什么来着……好像是个跟这人气质非常符合的名字……

安迷修此时大脑短路愣是没想起来人名,反倒是男生自己率先开了口,语气熟稔得让安迷修不太适应。

“鬼狐天冲,上次主任办公室见过的。”

哦对对对,安迷修一拍脑袋,当时就在想这人名字怎么跟他人这么相似呢,都跟狐狸搭边。

“安迷修,看来第一印象的场所不太好。”安迷修摸摸鼻头,礼貌性地回应着。

鬼狐看上去还想再说些什么,可下一秒,就听凯莉的大嗓门从后面响起。安迷修回头,就见凯莉一蹦一跳地带着格瑞跑了过来,并且身后还跟着两个生面孔,矮小的个子一看就不是高中生。

“你朋友好像来了,那我先走了,祝你后面比赛顺利。”没等安迷修说什么,鬼狐就已经先开了口,友好的态度让安迷修一下子打消了先前对这人违和感的先入为主,真诚地道了句感谢。

鬼狐前脚刚走,凯莉后脚就一个巴掌拍到了安迷修的背上,差点让他把先前喝的水都给拍吐出来。

“不愧是本小姐抓了这么多年的壮丁!干得不错哟小安同志!”凯莉笑嘻嘻地扔了一块德芙到安迷修怀里,没等他抖着手撕开包装袋,小魔女又把站在格瑞身边的两个生面孔拽到安迷修跟前,“对了跟你介绍一下,这个是格瑞的发小金,这个是金的好朋友紫堂幻。运动会这阵儿不是刚好允许校外人进来吗,就刚好带这俩初三狗来瞧瞧他们未来的高中。”

安迷修咬着半块巧克力来不及咽下去打招呼,金就已经率先冲上来兴奋地搭话,安迷修被他握着手甩胳膊甩得头晕目眩,金就已经快自我介绍到今天穿的是什么颜色的内裤了。

“金,回来。让安迷修好好歇一会,你太吵了。”眼看安迷修快要招架不住,格瑞适时出声,他板着脸拎着金的后衣领把人拽了回来。严厉的语气吓了安迷修一跳,他刚想摆摆手说没事别浇灭了小孩的热情,谁知道金就跟没事人似的,就着格瑞的动作,笑容灿烂地扑到了对方的怀里。

还当真是没心没肺。安迷修看着金手舞足蹈地跟格瑞有说有笑,常年面瘫脸的冰山少年此刻仿佛冰雪消融,虽然没什么明显的表情变化,但谁都能看出这人眼里浓稠到化不开的温柔。真好啊,果然竹马什么的就应该这样相处的吧。

没等安迷修伤春悲秋好一会,凯莉嘬着棒棒糖一屁股坐到他边上:“决赛是明天吧?好好加油哦。”末了话音一转,笑得有点贱兮兮,“虽然我挺希望你输的,这样我就有好戏看了哎!”

“指望你嘴里能说出点好话的我还是太天真了。”安迷修没好气地白她一眼,继续往嘴里塞着巧克力。操场上又是一声发令枪响,雷狮所在的预赛第二组已经应声冲出了起跑线。明明只有短短的一百米,安迷修自己跑时候觉得只有一秒那么短,可看雷狮跑时又恨不得拉到一辈子那么长。雷狮今天穿了条黑短裤,两条一米八的大长腿衬得又白又直,再加上此时奔跑的步伐,活像头矫健的雄狮,看得安迷修一个眼神都舍不得分离。

旁边凯莉糖吃完了,瞥他一眼之后故作被闪瞎狗眼地捂住眼睛,“我说安迷修你自从确定心思之后真的是眼神越来越不收敛了,全操场的人估计都能接受到你快要化为实质的爱情射线了!

安迷修被她说得耳朵涨红,还当真下意识地环顾了下四周,随后不服气地反驳回去,“我看他又不是看你,我不能说还不给看了啊……”前半句挺有气势,结果后半句自己把自己说委屈了,凯莉心疼地赶忙揉了揉这颗垂丧的脑袋,“是妈说错话了,瞧我儿子这蠢得。”

这话说得安迷修又一扫郁闷,笑骂回去:“滚你的,没你这不孝丫头。”

 




雷狮不出意外地拿了他们组第一,安迷修想上去祝福可怎么都找不到立场,被凯莉嘲笑思春期男孩就是想太多。下午还有一场4X100米预赛,但是今天最后一场,所以雷狮在操场上溜达了一会也回到了场地外的等待席,坐在离安迷修最远的最后一排闭目养神。没过一会听到有人叫他,安迷修和雷狮一道转头,就见帕洛斯带着佩利和卡米尔笑眯眯地打着招呼。

佩利没注意到安迷修,嗷地一嗓子就朝自己许久不见的老大扑过去,卡米尔心思细,眼一歪就和安迷修对了个正着。他淡定地颔首,不算热情但也是情理之中,只是这一个动作直接把剩余三人的目光全引了过来。一时间,安迷修竟然有种梦回初中和海盗团对峙的日子里。

“哟!安迷修,好久不见啊!”佩利虽然是在打招呼,但一边撸袖子一边狞笑着打招呼的方式倒也是头一次见。格瑞没见过这几个人,眉头紧蹙地看了眼安迷修。

安迷修早就习以为常,他分给格瑞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后笑容灿烂地也和佩利友好地打了声招呼。不温不火的模样恼得佩利当场要发作,龇牙咧嘴地想往上冲,就被雷狮淡淡地挡了回去。

“你把我接力跑队友打伤了待会你去顶替他啊?”雷狮横了他一眼,随后懒洋洋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三个小弟很有默契地跟上。经过安迷修座位时,雷狮漫不经心地瞥了他一眼,“安迷修,早点做热身活动,别待会腿脚抽筋摔个狗吃屎。”

安迷修抽着嘴角,皮笑肉不笑地回他一句,“彼此彼此”。

雷狮带着人走远,被刚才的氛围吓得大气不敢喘的金这才一脸惊奇地凑到安迷修跟前,“哇安哥安哥,刚才那个人是谁啊!好有黑帮老大的感觉,好帅啊!”

“不不不。”安迷修微笑着指正小朋友的错误,“那只是个没救了的中二病晚期而已。”

即便安迷修有着自己的小心思,但也并不妨碍他在金和紫堂幻面前埋汰雷狮。临上场,还满脸意犹未尽。走之前凯莉还拽拽安迷修的后领,笑着说你可别做言语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安迷修先是一愣,明白过来后才瞪了她一眼,感情是在告诉他待会别紧张地掉棒呢!

四个人各就各位站在自己的位置上,格瑞排在第二棒,离观众席最近,隔老远安迷修就能听到金扯着嗓子的加油助威。心里头稍微有点艳羡,往后伸头看了看雷狮,不知道是不是视线太过灼热,本来正低头沉思的家伙居然福至心灵地抬头望了过来,发现是安迷修后才不慌不忙地比了个中指。

靠!安迷修也不服气地比了回去。

发令枪就在两人的暗自较劲中打响,安迷修是最后一道,他在全场的呐喊助威中也不由地有些紧张,做着准备姿势脑袋一直往后看。因为运气不好,他们班分在了第一道,前两棒只超过了一个对手现在排名倒二。眼看格瑞把帮递给了雷狮,仿佛递的不是棒是瓶急支糖浆似的,雷狮发了狠地就往前跑。

五十米、四十米……十米——眼看雷狮越来越近,安迷修忙不迭扭过头开始助跑。微微出汗的掌心很快被一个力道按压,不只是接力棒的触感,同时还有雷狮的肌肤。

“安迷修快跑!”也不知道是雷狮是发什么神经,棒子递到手上之后还大喊了一声,喊得安迷修秉着一口气直接就往前冲了出去!

最后成绩还算不错,以第二名进了决赛。安迷修被班里一群人围着又搂又抱,本来他就跑得大脑缺氧,这回更是差点脚一软就要晕过去。过了一会格瑞和第一棒的前桌也跑了过来,安迷修等了半天没等到雷狮,找人一问才知道这家伙原来一结束就下场找他的狐朋狗友玩去了。

放学时候雷狮也没照常等他,只有卡米尔的一条信息孤孤单单地显示在手机,说是今晚他陪雷狮一起回家就不麻烦安迷修了。

安迷修盯了会手机,最后把它连带着上午的班服一起卷进书包里,和几个朋友打了声招呼,就闷头出了教室。

哪里会麻烦啊,不麻烦啊,原来雷狮那一嗓子也就是随便喊的吧,哎我又想多了真是个自作多情的傻逼。安迷修一边踢着石子一边腹诽,刚拾掇起来的一颗少男心这回又给砸碎了。

 




第二天早上安迷修是顶着俩黑眼圈去的学校,乐得凯莉问他是不是比中考都紧张。安迷修抽抽嘴角,心想可不是吗,还不是都是你的锅!

男子一百米短跑决赛在上午十一点,安迷修一夜翻来覆去早上干脆起了个大早。因为运动会这种本来就是休闲娱乐偏多,班主任也没规定一定要几点到,所以临近十点大家都还没见着雷狮人。

“不会是临阵脱逃了吧?”凯莉撇撇嘴,指使着身旁的金帮她再剥个棒棒糖。

“要逃也是安迷修逃吧。”金乐呵呵地正要去剥就被格瑞提溜着领子按回座椅上,他给凯莉剥了个她最讨厌的榴莲味,在小魔女厌弃的眼神中惜字如金地吐槽着。

“喂喂喂,对我就这么没自信啊!”安迷修不乐意了,结果话音刚落,就收到两位好友不信任的眼光,“……过分了啊!”

“不过我就开了个头,你俩没说具体赌个啥吗?”凯莉重新给自己剥了个草莓味的,满意地含在嘴里,眼神八卦地看向安迷修,“会不会是……要告白?哈哈哈哈天哪,我真的好想看这一幕啊!”

一听告白金来了劲,也满脸兴奋地看着安迷修,“什么什么告白吗?安哥要跟哪个女生告白啊?”

“不是不是——”

安迷修挥舞着手臂刚想解释,就听身后一声刺耳的尖响,大家伙回头,就看见雷狮单脚撑着山地车斜跨个书包头戴装饰夸张的护额立在观众席最外侧,样子别提多潇洒帅气。就连一向看他不爽的凯莉都摸摸鼻子,小声吐槽了一句“真骚包”。

是啊,姗姗来迟的单车王子什么的,这逼装得满分都得加附加分了。

今天海盗团几个人不在,雷狮把车往栏杆上一靠,锁也不锁地就往观众席走。面对一众女生如狼似虎的目光熟视无睹地坐在最后一排,翘着个二郎腿就开始玩手机。

“哇,安迷修,他这么嚣张是瞧不起你哎。”凯莉捂着嘴,小声说道。

“拜托他就没瞧得起我过吧。”安迷修把头扭回到操场,“天天睡觉玩手机上个月月考还得了第一,你没看现在班主任都懒得说他了吗。”

“啧啧啧,以前觉得他牛逼可没想到到了高中还这么牛逼。”凯莉咬着棒棒糖棍子不满地碎碎念道,“我上一回数学满分还是小学呢。”

就这么会插科打诨的功夫,广播站已经开始播报高一男子组一百米短跑决赛的选手现在可以进场了。安迷修和雷狮同时从座位上站起来,谁也没看谁,径直地就往赛场走去。

先跑的是高三的和高二的,安迷修跟着一群男生在后面排队,顺便伸个腰按个腿做着准备活动。他知道雷狮难糊弄,这家伙智商和他的情商堪称反比例爆炸指数增长,自己说的真话假话估计一下子就能看得出来。其实就算安迷修真胡扯了一个他估计也不会在意,是啊就是这样啊,他雷狮根本就不在乎安迷修吧,说什么答应比赛也跟玩儿似的,光想到这就让安迷修已经很不爽了。他偏偏要刷爆存在感,让这家伙拽里拽气的脸上因为自己动容一次!

虽然这个想法很傻逼很幼稚,凯莉听了估计牙都得笑掉,但安迷修还是决定为之奋斗一回。

他蹲在跑道上,检查完鞋带之后弓起腰背,像根崩在弦上的箭蓄势待发。安迷修没看雷狮,他之前看了那么多回但就这次没看。

“预备——”裁判员吹响口哨,发令枪举到半空,安迷修甚至能听清楚自己心脏的跳动,响若擂鼓。

枪声“啪”地炸在耳边,安迷修瞬间就冲了出去!他发誓这回真的是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整个人发了疯似的向前冲刺,余光里他超越了一个又一个,最后只剩下他和雷狮齐头并进。

一百米还是太短了,短到以秒钟计算就已经结束了比赛。

但一百又挺长,至少安迷修边跑还能思考着待会要问雷狮什么东西。对,他应该以赢的角度去思考,一直一直在追着那个人的脚步,一直一直只能在那个人的身后悄悄用笔写写画画。但安迷修这回突然就很想站到那家伙的面前,不再踩影子了,要跑到前面去,然后告诉他——

“安迷修,十二秒九!”

“雷狮,十三秒!”

“……”

安迷修依着惯性又向前冲了好几米远才跌跌撞撞地蹲在原地,站在草地上的凯莉尖叫着迎了上来,她拽着安迷修又蹦又跳,本来还算凑合结果被她这么一摇差点吐出来,好在格瑞及时把人救下,才幸免于难。

安迷修给班级赢了个第一连班主任都跑过来夸了几句,他一边喝水一边支支吾吾地应着,四下搜寻雷狮,结果人影都没发现。在凯莉跟格瑞一左一右地搀扶下回到了座位上,这回可真是跑得心脏都快跳停了,安迷修足足歇了有十几分钟才感觉好些。

他一好凯莉又开始叽叽喳喳说雷狮怎么人没了是不是赖账跑了啊,安迷修笑着摇摇头,他虽然也不知道这家伙哪去了,但以对雷狮的了解来说,这人骨子里的高傲是肯定不会让他落荒而逃的。吵吵闹闹了一会几个人又仿佛忘了这回事,结伴吃过饭之后在没有比赛的空余下午窝在观众席打了一下午的扑克牌。

放学时候格瑞带着金和紫堂幻先行离开,不一会凯莉也跟人约了要去逛街先走一步,只剩下安迷修坐在教室椅子上撑着脑袋发呆。他一直等到值日生准备锁门才拎着书包往教室外面走,趴在雷狮常等他的走廊边学着雷狮的样子往下看。楼下是一片篮球场,几近傍晚已经没几个人在打球了,但安迷修眼尖,还是瞧见了在最角落的篮球框下面站着个做投篮姿势的人。他连忙把书包甩肩上顺着楼梯往下跑,跑得急了三步并两步直接大步跨着走,脚底都震麻了才一口气跑到了篮球场。

“喂!”他冲着正在一个人投篮的雷狮喊道,“我以为你今天要逃了呢!”

雷狮也没想到他会来,一个手歪球砸到了篮框上。他瘪瘪嘴,抹了把头上的汗珠抱着球走到篮框下,拾起扔在地上的书包走到安迷修的面前。

“跑个屁。”

雷狮身上都是汗味,但安迷修不觉得难闻,他估摸着这家伙肯定是自尊心受挫然后跑这打篮球发泄。死中二病,真幼稚。

“你赢了,算你牛逼。”雷狮罕见地脸上有些尴尬,但很快又恢复到平日里老子最大的拽劲,语气横地仿佛赢的人是自己似的,“说呗,你想要什么?”

死要面子,真幼稚。安迷修又在心里添上一句。他清清嗓,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雷狮,说出了从比赛结束就一直想说的那句话。

“给个号码呗,或者QQ微信都行。”

真幼稚。他最后又骂了一句,也不知道在骂谁。





TBC.

可以说是非常幼稚了2333



个人归档:


评论(17)
热度(505)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