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09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08







09

顶着雷狮不可思议的眼神,安迷修依旧维持着面上的笑容,实则心里早已慌得一B,怕是雷狮再皱皱眉,他就要赶忙摆摆手权当方才都是放屁。说来也真是奇怪,有的时候人的胆子真就很神奇,忽大忽小宛如热胀冷缩,尤其是搁着喜欢的人面前,那更是上一秒宇宙那么广,下一秒比芝麻粒还小,全赖一口勇气续得够不够久。

幸运的是,安迷修苟下来了。

雷狮上上下下扫他好几眼,多半是以为这家伙又在玩什么来做朋友吧的鬼把戏,毕竟两人初见时候安迷修就活像只跟屁虫。料是雷狮聪明绝顶,也没想到这人居然还另有企图。

“微信吧,QQ太非主流了。”雷狮朝安迷修摊手,后者立马意会奉上自己的手机。噼里啪啦敲完一串名字,雷狮又掏出自己的手机点了接受好友请求,龇着牙把手机抛还给安迷修,“备注你自己随便改个,当然我不介意你改成雷爸爸。”

“去你的。”安迷修没好气地瞪他一眼,接过手机也没看,直接揣进了兜里,仿佛不在意似的。

两个人又是一前一后回家,只不过转弯时候雷狮顿了下,再抬脚已经和安迷修处在了同一水平线上。要搁以前安迷修肯定走几步又故意拉在后面踩影子,但今天却没有,他只是视若无睹地继续低头数自己的石子,但嘴角却抑制不住地往上扬。

安迷修知道雷狮什么毛病。他心高气傲、恨比天高,中二病晚期看谁都是傻逼,所以当有个人突然让他装逼失败了之后,这家伙肯定会把他豆子般的注意力稍微分那么一小点出来。虽然只有一小点,但安迷修也依旧甘之若饴。

又是背对背开门,以往雷狮啪地一声就直接留个大铁门对人,今天居然钥匙捅进插销了转了半圈又顿住了,头也没转说了句“你明天接力跑决赛可也得像今天跑得这样快。”语气不高不低,但在安迷修耳边却愣是听出几分别扭来。他也没扭头,心情大好地哟呵了一声“您老就放心吧!”

安迷修喜滋滋地进家门,妈妈刚好剥了一小碗核桃让他带进屋吃。安迷修一边往嘴里丢着核桃碎一边推开卧室门,书包往桌上一扔,拖鞋两下蹬掉,一屁股就盘腿坐在了床上。

他把装核桃的玻璃碗放腿窝间,掏出手机直奔微信。雷狮的头像和他本人一样酷炫,黑底白骷髅头,用户名还是用装逼的英文起了个Ray,可比安迷修那什么小马宝安要洋气的多。

安迷修顺手点进雷狮的朋友圈,除了封面是一片深蓝外居然空空荡荡只有一条,点进去一看还是张自拍。是骑在单车上拍的,没摆什么土老帽的V字,而是就这么拿鼻孔不屑地看着屏幕,公认的最丑角度愣是拍的帅气十足。安迷修思考再三,还是决定偷偷保存一下。

“备注……备注……”调回资料框,安迷修撑着下巴开始思考着给雷狮起个什么备注比较好。一会想起雷乖儿子、一会又想起死中二病,可无论怎么损都感觉带着股亲昵味儿,最后为了掩人耳目,安迷修还是老老实实打上了雷狮俩字。

备注问题解决完了安迷修又在愁是不是要发点什么。他从盘腿坐一直思考到侧身躺,在被子上滚了一圈之后又把枕头抱进了怀里,折腾来折腾去聊天界面上还是孤单单的一句“你已添加雷狮为好友,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

靠,怎么开始嘛。安迷修愁得想揪头发。本来想发我是安迷修,一想又觉得太傻逼,两个人是当着面加微信的雷狮能不知道他是谁吗。你好两个字拼音打了一半又觉得太正式,这都认识多少年了还你好个啥你好,又不是第一次见面。你今天跑得也很好?这话听起来好像太嚣张。明天一起加油吧!不行不行,一看就是套近乎驳回驳回。

如何跟暗恋对象聊天从来都是个技术活,而安迷修很不幸没点亮这棵技能树,以至于安妈妈在餐厅叫他吃饭时对话框里还是一片空白。

“算了算了……以后再说吧。”安迷修摇摇头,把手机扔回兜里,趿拉着拖鞋蹬蹬蹬就跑出了门。

他哪知道这一个以后,就直接以到了几年后。

 




可能是受要到微信号的鸡血影响,隔天安迷修当真赛场爆种,脚下跟装了马达似的跑了个第一。至此三天的运动会小长假圆满落下帷幕,迎接学生们的又是无休止的考试与做题。

日子似乎还是与从前一样枯燥无味只能苦中作乐。人人抱着本王后雄或者五三“爱不释手”地好似心仪对象寄来的情书,课间十分钟即便被拖堂了八分钟也不能阻拦女孩子手拉手结伴上厕所,男生们吵吵闹闹在走廊上你追我赶,偷偷互传的纸条上永远写满了这个班那个班的小道八卦。

但对于安迷修来说这些一成不变的日常里还是稍稍有那么一些不一样的。比如他偶尔跟雷狮打招呼时这家伙居然会开始有点反应,虽然大部分都是不耐烦地冷哼或者是面无表情地点头,但也足以让安迷修就跟中了彩票似的走路都带风。再比如有时候两人放学安迷修说饿了提议拐去小吃街吃点东西,雷狮那张常年一放学就自动转化成死人脸的表情上很明显带上了不一样的欣喜。当然这肯定是故意的,安迷修从小被教育不能吃地沟油,可谁让雷狮喜欢吃烤串呢,为了能一起站在马路牙子边啃着烤年糕和羊腰子,偶尔打破两次家规也无妨吧。

这样的小心思隐秘而晦涩,蹑手蹑脚不敢大声嚷嚷,就只能借着一点一滴的日常堆积起来,像一颗颗漂亮的玻璃球,一同埋藏进那瓶喜欢你的小罐子里。

安迷修虽然只会纸上谈兵,但他好歹熟读孙子兵法,倒也知道暗恋转明的第一步就是先慢慢拉近关系。不能莽撞唐突,得一点点渗透才行。虽然面子上端的是一派泰然,说什么根本没真想和雷狮在一起,但到底年轻气盛还是带点妄念,心里头总有个小声音在说:万一呢,万一他也就喜欢我了呢。

不过安迷修这边是居心叵测,可在班主任和其他同学看来他简直就是个奇迹。众人心里惊呼:天哪!居然还有能跟雷狮说得上话的人!

究其原因也都在与雷狮真的算是市一中的一朵奇葩。他在班上高傲孤僻跟谁话都不多,偏偏人有这个资本,家世成绩长相样样都不差。女孩们爱惨他的冷酷,男孩们吐槽他爱装逼。再加上个子太高只能坐在班上最后一排靠窗主角位以不妨碍其他人听课,这人就更是除了出去找他的狐朋狗友外就整天缩在自己的一方天地怡然自得。老师的话不听,同学更当没看见。刚开学还爱打架能让班主任逮着骂一骂,现在人学乖了不打架不闹事但也就是不鸟你,急得一众老师对他是又爱又恨。

所以安迷修有时候想他会喜欢上雷狮很大一部分原因可能真不在他自己,毕竟全世界都在助攻啊,这处着处着都能给处出感情了吧!

这次也是,月考刚过,英语老师就神神秘秘地把安迷修叫去了办公室。英语老师人长得娇娇小小,说话也细声细气,什么地方都好就是胆子有点小,和班上高点壮点的男生讲通知都靠别人帮着传话,现在也不例外,拉着安迷修的手就拜托他去说服雷狮参加一个月后市里的英语辩论赛。

“总共要选三个人,我看了看咱们年级的英语成绩就你和雷狮的最好,我还挑了个外班的,你和他应该都没什么问题,但雷狮……”英语老师一脸犯难地欲言又止,水润的眼睛眨巴眨巴,楚楚可怜地望着安迷修。小骑士最受不得这样的眼神,当即脑子一抽嘴一快,拍拍胸脯就给应了下来。

晚上放学小心翼翼地凑到雷狮身边提了这件事,没成想雷大爷睨他一眼就来了一句“没空”,可怜安迷修在老师那打了包票,眼下急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一拖就是到了周末,安迷修在发微信和直接上门之间纠结良久,最后还是觉得直接跑人面前比较有气势,吃过午饭就穿上鞋子准备出门,结果院子的铁门一拉开就见他心心念念要见的人正蹲在隔壁铁门的外面。

“……好巧。”已经是十一月份,寒风阵阵,安迷修被凉气吹得打了个哆嗦,这才反应过来打起招呼。

雷狮看上去是突然出的门,身上倒是长袖长裤还套个夹克,可脚上却是露着五个脚趾头的人字拖,组合起来相当的不伦不类。

雷狮似乎也没料到安迷修会跑出来,眼里带着点惊讶,但很快又尽数敛去。他似乎是准备抽烟,整个人像个小老头儿似的蹲在门边用身体挡风,嘴里头叼着烟,手里还捏着打火机。

“是挺巧。”雷狮含糊不清地说着,手指啪嗒啪嗒按着打火机。但似乎技术不太熟练,点了四五次才点着,两指掐着烟屁股猛吸一口,结果吐气不太顺,全呛到了喉咙里。

“咳咳咳——草!咳、呛死老子了……”

“……”安迷修目瞪口呆地看着雷狮装逼失败,他还正奇怪自己好像从没见雷狮抽过烟,感情今天这好像真的是头一回。

雷狮越咳越厉害,从蹲着改成了站着咳。安迷修眼疾手快连忙拍了拍他的背,边拍边忍笑说:“拜托,不会就别学人装逼好吧。”

“咳……要你管。”雷狮瞪了他一眼,把燃着的烟扔到了地上,拿人字拖给捻灭后转头就准备走。

“哎哎!你去哪啊!你出门就穿人字拖啊你?”安迷修连忙追了上去,没成想刚刚一番挖苦好像戳到了雷狮痛处,这人倔脾气上来根本不搭理安迷修。两个人就这么你追我赶地出了巷子口,走走停停过了好几条街,雷狮才在一家网吧门前停了下来。

“喂。”他扭头看着后面追得气喘吁吁的安迷修,“会打DOTA不?”

“呼……啊?我只会撸啊撸。不是,你问这个干嘛?”安迷修拿手撑着膝盖站直身子,才发现两个人在网吧门口。他连忙跳起来拽着雷狮胳膊,模样慌张得就好像雷狮不是要进黑网吧而是要进窑子似的,“喂喂喂!我们还是未成年吧!你要打回家打啊!”

“吵架了,回个屁,你进不进来啊?”雷狮不耐烦地把手往回扯,偏偏安迷修拽得跟钳子似的半天挣脱不掉,让他本就跟锅底黑的脸更沉了几分。

“……进进进!”安迷修没办法,他的好学生标杆告诉他应该把雷狮死活也要拖回去,可另一方面爱情的小人又呐喊着你怎么能放心把他一个人丢里面啊!一对比不需要两秒,安迷修就连杆带旗全给拔了。

没办法,谁让我喜欢你啊!草!

 




安迷修第一次来黑网吧,束手束脚地看哪哪不顺眼,一会觉得烟味大一会又嫌别人打游戏喊得太吵,他甚至连开机子都躲在雷狮后面,仿佛一露脸就会被抓似的。

倒是雷狮一看就是常客,开了个包间又要了两瓶可乐,走到位置上坐下的时候他还嫌弃地瞥了眼安迷修,说:“我这是上网又不是吸毒,你能别一副我按下这个开机键就得立马去局子报道的样子好吗?”

安迷修被堵得哑口无言,只能默默地坐在雷狮边上也按开了电脑。

“那个刚才的钱……”

安迷修话音刚落,雷狮兜头就来一句,“你玩什么位置啊?”

“啊?”

“算了管你玩什么位置,给我打辅助去,我要玩ADC。”雷狮开了瓶可乐,十分霸道地下命令,随后他又把另一瓶没开的放安迷修桌前,“喏,爷赏你的。”

“……”安迷修觉得这一时半会应该没办法劝雷狮回家了,只能拿起那瓶雷大爷赏的可乐咕咚就是一口。

安迷修没DOTA账号,新建一个又和雷狮的差距太大,于是雷狮也干脆和他一起都创了新号,美名其曰不爽就要虐菜。

第一局没打多久,安迷修很快就有了一种想立刻丢下雷狮跑回家的冲动。

原因无他,实在是雷狮这个人打游戏脾气太差了!安迷修从里到外就是一佛系选手,你不把我家拆了怎么着都行。偏偏雷狮脾气爆,再加上他刚和家里吵完架正不爽呢,全程脏话连篇,连对面带队友带安迷修全都给骂了进去。

“这他妈都能让人给跑了?这帮人是傻逼吧?!”

“草,安迷修,你他妈是辅助不是坦克,你冲什么冲啊回来保护我好吧!草!我又被切死了!你他妈会不会玩辅助啊?”

“我跟你说安迷修,菜鸡才玩LOL,是男人就应该玩DOTA。这是你雷爸爸今天给你上的一课,不用谢我。”

“你真的是比佩利都菜啊?卧槽安迷修你是用脚打游戏的吧?你是不是趁我不注意偷偷脱了袜子拿脚打的你跟我说?”

……

一下午打了七八局,雷狮倒是发泄爽了,安迷修整个人脱了力趴在桌上,只觉得脑子里嗡嗡地还回荡着雷狮骂天骂地的嗓门。

“饿死了饿死了……”雷狮揉了揉肚子,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开始拿手机发微信。安迷修看那个草莓蛋糕的头像猜应该是找的卡米尔,很有可能海盗团的几个也在,他想了想佩利每次见了自己一副恨不得上来大打三百回合的架势,浑身一抖从位置上站了起来。

“你干嘛突然站起来?靠,吓我一跳。”雷狮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安迷修斟酌了一下词句,“我看你不是要找你朋友吃饭吗,那我就先回去了。”

“啊?”雷狮的眼神更加莫名其妙了,“回去干嘛,去吃烧烤啊,你不爱吃?”

哪能啊……我看着你就能吃下三大盘。

安迷修挠挠头发,还是决定婉拒,“不了吧,作业还没写完呢。”

雷狮一听嗤笑一声,大手一挥,“回去爸爸借你抄,走,吃烧烤去!”说罢也不管安迷修再说什么,站起身就往外走。

最后没成想噩梦真成真,安迷修如坐针毡地坐在海盗团四人的对面,他很想提醒佩利那眼珠子别瞪了,再瞪都得掉碗里去了。

“我靠老大!为什么安迷修会在这啊?!”佩利拿着签子指着安迷修的鼻子,估计这要是把剑,早指不定砍上去了。

“他被我骂了一下午,犒劳一下呗。”雷狮满不在乎地吃着五花肉,抹完一串才想起来什么似的看了眼安迷修,“对了,你今天找我什么事啊?”

“……”我靠,还真给忘了正事!安迷修一拍脑袋,连忙正襟危坐,心里祷告着雷大爷真会能气儿顺点通融通融,“就那个辩论赛……”

“哦那个啊,成啊,你下次再给我打辅助好了。”雷狮把签子往筒里一撂,对着还有些没反应过来的安迷修咧咧嘴,“骂你骂得是真的爽,还不还口。你看你也没什么损失,既长了技术又得到了父爱的关怀,还好向老师交差,是个划算买卖吧?”

这可不,安迷修心想,这可他妈太划算了。





TBC.

雷总这个时候的脾气是真的shi,也就安哥能忍他了……应该能看出来家里人很惯他,而且雷妈管教方法其实不好,所以雷总这时候特别特别特别叛逆,希望大家看到后面不要打死他。毕竟大学篇要把他往死里虐啊哈哈哈!



个人归档:



评论(50)
热度(590)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