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25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24






25

雷狮鲜少为什么事犯难过。

如果想要取得好成绩,只要拼命学习就行。如果想打通一款游戏,熬夜寻找攻略即可。如果想撩一个妹子,光凭这张脸基本就无人拒绝。万事万物,雷狮想,他都终究会寻找到迎刃而解的方法。哪怕过程会很艰辛,但他也从未发愁过。傲人的资本让他从来都有着自负的资格。

所以当他发现自己喜欢上安迷修时,头一次,雷狮为此深深苦恼着。

严格意义上来说,他觉得这应该是真的喜欢。不是喜欢一个游戏,不是喜欢一个暧昧的感觉,不是喜欢吃某种食物,而是真真正正的,萌发出想要独占他的欲望。他对风花雪月没有研究,也从未生出过兴趣,人生二十年来头一遭,着实有些束手无策。

他想,喜欢一个人之后,到底应该做些什么?

不,不。症结不在这。更严苛来说,为什么是安迷修?为什么是一个和他生理构造相同的男人?雷狮自诩从出生为止都没有同性恋的苗头,他无法从性别上究其对错,说到底,喜欢一个人这种事有对错可言吗。

那么再回到这个问题,为什么是安迷修?

是,他承认这家伙长得符合他的审美,从身材到面容,方方面面,都恰如其分。可撇开外在,从内在看呢?一个死板守旧的骑士派,怎么想也不会是放荡不羁的海盗派的那盘菜。天晓得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是那杯蜂蜜水?还是那个吻?还是每一天每一次的斗嘴?亦或是时间线再往前拉,最初那场造化弄人的借住?

他本以为弄清楚答案会是终点,谁曾想当答案明明白白放在他面前时,这才是一切烦恼的开端。

那天晚上之后发生的一切都犹如酷刑。一时的仓皇逃跑并非长久之计,雷狮在屋外如困兽般懊恼地打转几圈后,又不得不按捺下情愫,勾回房间里去把安迷修从浴缸里捞出来。他给安迷修换上干净衣服,塞进被窝里,期间目光几次在那张通红的唇上逡巡,却再也找不回当时鬼迷心窍的冲动。

雷狮不能容忍逃避这样懦夫的行径出现在自己身上,可当第二天听见安迷修刚起床不久的嗫喏声音时,他除了板着一张脸故作冷漠外,全部无计可施。

这简直是自他有记忆以来最大的难题。

他越来越没有办法同安迷修共处一室。对方的声音、体温、气味,以及那浓重到无法忽视的存在感,全都在一齐挑战着雷狮脆弱的神经。他做事向来都是调查详尽做足准备,可这一回别说准备了,他连最基本的接触交流都快做不到了。那种源自于内心的隐秘渴望,一经释放,便再也无法收回。

好在期末在即,过多的知识与题目灌进脑内,稍稍把脑海里属于安迷修的那部分挤走了些。雷狮觉得他此刻最需要的应当是冷静,思考这份感情的真实性,以及对于自己从二十年的直男陡然间变为基佬这件事情的适应性。这么说起来居然有点心酸。

一开始他还暗喜减少见面是一个强有效的方法,没了安迷修在眼前晃悠,雷狮只要不刻意想起基本就没什么感觉。可他跟安迷修始终是一个学校,始终住着一间屋子,再加上安迷修还在那个该死的图书馆做兼职,没过几天,雷狮就无法自欺欺人下去了。

他没把这事告诉帕洛斯跟佩利,直觉提醒他如果不小心说漏嘴了,这恐怕将从一个简单的感情问题上升到天大的校园八卦。本来想跟卡米尔说,但恰好这小子高考,雷狮在心里再三权衡,还是知道自家弟弟的前途更为重要。一来二去他也算是明白了,这种问题要解决果然还是只能靠自己。

但确定心意后应该怎么做呢?雷狮活这么大也只有跟女孩子处对象的经验,还是最吊儿郎当的那种,更别说跟一个男人了。

他在内心规划了下。首先,他得确定安迷修的性取向。不过瞧那家伙对小姐姐们鞠躬尽瘁的样儿,这个性取向应该是很稳地没有救了。很好,计划第一步就失败了。那么其次,这家伙应该还有个暗恋对象,可以说是他的头号情敌,所以除掉情敌也是关键,虽然他觉得跟一个暗恋七年的人相比好像毫无胜算。

——该死的,还没算出个三四五六点呢,他怎么就觉得自己已经直接出局了?

雷狮抓抓头发,内心格外焦躁。

可不论怎样步步为营,如果不去争取,那一切都是白搭。而雷狮从来没有将选定的猎物放跑这一说,反倒难度越大,他越是跃跃欲试。

不过具体如何找到探安迷修口风的机会,雷狮这边还没细想,那边命运居然已经悄然无声地安排个明明白白。

他本来是不想去参加什么联谊的,又吵又闹,还得像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被围观,雷狮从大一到现在基本上一次没参加过。可这回叫他的,是他老爸同事的一个儿子,一牵扯到社会这里面就门道颇多,想来也不过就是次联谊,雷狮点点头权当是去免费喝酒了。

但等他到了地点才知道居然是家KTV,一想到那些酽香美味的酒水即将离他远去,雷狮当即就沉下脸,满面不爽地慢慢晃了进去。

场面是他预料之中的嘈杂,还没进门,包厢内喧闹的尖叫声就已经入潮水般涌来。雷狮只在门口站了一会,就被各个方向照射过来的彩光弄得眼花缭乱,他很快失去了所有兴趣,也懒得管人情不人情了,转过身,抬脚就打算闪人。

而听到旁人叫安迷修的名字也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雷狮顺着一道道彩光看过去,就见安迷修拿着个话筒,有些羞赧地抓着头发。周围人还在起哄,很明显,这是到了安迷修唱歌的时候。雷狮这才想起来他还从来没听这家伙唱过歌,各种情绪原因促使他收回伸出去的脚,倚在门边,看着舞台边缘的安迷修。

那是一首英文歌,并不算难,十分易懂。比起这人清越好听的嗓音,更让雷狮注意的是歌曲的歌词。他突然就觉得这当真是一首极为符合安迷修的歌,贯彻着他自以为傲的骑士道,宣扬着对所爱至死不渝的信条。

可惜对象并不是他,这让雷狮不太舒服。

 




“你这首歌,是在唱给你暗恋七年的那个人?”

他问这话时,视线刚好从光怪陆离的内场落到眼前的人身上。雷狮眯缝起眼,试图将自己的语气放至平和,最好不带起伏。他不想惊动,虽然安迷修在他问话后的下一秒就已经如一只受惊的小动物般瑟缩了下肩膀。但他还是不希望他会察觉到什么。小心翼翼,步步为营,这是雷狮一贯的方针。

“看起来学弟的嘴巴没那么严实。”安迷修看起来有些紧张,但这也没什么,毕竟把隐私暴露出来都会令人有些难堪。但他调整地很快,从低着头变为抬起头,他的目光始终是沉静的,尽管斑斓的彩光在他的视网膜上闪烁,但雷狮就是知道他是沉静的。当然,他并不知道这是装出来的。

“他们说了很多吗?”安迷修问道。

周围都是进进出出赶来参加联谊的学生,他很快被人撞到,身体离雷狮更近了。安迷修本来想赶紧拉远点距离,却没想到雷狮十分自然地揽住他的腰,把两人一道带到了走道边。安迷修有点尴尬,索性雷狮很快松开了手,他如愿以偿地拉开了距离。

“没,很少。”雷狮淡然地从兜里掏出烟想抽,但却被安迷修拽住了袖子,他指了指两人身后的标牌,雷狮无奈地耸肩,只好干脆叼在嘴上过过干瘾。“他们以为是凯莉,听上去还有点沮丧。怎么,那两个学弟是你跟凯莉的CP粉?”

安迷修听得啼笑皆非,“这叫什么CP,你微博看多了吧。”

“可能吧。”

话题到这里又进行不下去了。雷狮敏锐地察觉到安迷修不想说这件事,可他无论如何都得把情敌的信息给打探清楚了。开药还得对症呢,更何况这可是情敌,当然要知根知底才好。但安迷修不想说也不能硬逼着他,不仅看上去奇怪,万一激起这家伙的逆反心理也要命。雷狮想了想,决定曲线救国。

“对了,我妈让咱俩放假一起回去。”在心里小声地对远在国外的雷女士说声抱歉,雷狮毫无愧疚地开始瞎扯起来。

“啊……行呗。”安迷修楞了楞,似乎是没想到雷狮妈妈会提出这种话。他跟雷狮从来都是各自回家,互不搭理的。以前家长互相之间串门还需要做做样子,现在长大了可以有足够多的理由拒绝家长了,基本上就彻底没了联系。“你哪天收拾好?我明天还得去学生会把东西搬回来,这之后才能回家。”

“我都行,你给个时间咱们赶紧把动车票买了就行。”雷狮拿舌尖抵着烟屁股,眼神在安迷修身上乱瞟。他挺享受现在的,虽然一时半会对于接受自己是个同性恋还有点难。但跟安迷修在一起时总是让他感到特别舒服,特别安逸,只是这么待一小会,就足以缓解之前那么多天没有一起交流的苦闷。

“好,我现在就给朋友发个微信。”安迷修说完就掏出手机,点开一位联系人的头像就开始打字。

他仿佛已经忘了还有联谊会要参加,两个朋友也还在里面玩闹。他站在雷狮身边发微信,雷狮就在那叼着没有点着的烟盯着这家伙的发旋看。偶尔走道里有人路过但又很快安静,只余下不远处各个包厢内撕心裂肺的歌声,但却都无法穿透两个人所站的一小块方寸间。

“说起来你刚刚唱的什么啊?”

“电影主题曲。”安迷修头也不抬地回答道,“歌名就叫‘How long will I love you’,是《时空恋旅人》里面的。”

“讲什么的啊,那个电影。”

安迷修歪了歪脑袋,思忖半晌:“就是讲穿越的,男主有穿越到过去的能力,可以改变未来这种。挺好看的,很小清新。”

“嗤,小清新可就算了吧,那玩意比较适合你。”雷狮把嘴里已经含皱的烟拿下来,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不过这能力是挺好的,那岂不是有什么后悔的了做错的了,一个能力回去就搞定了?”

这回反而是轮到安迷修轻笑着摇摇头,“哪有那么容易。不管怎么改变过去,注定发生的还是会发生。这大概就叫命运吧?电影里也是这样演的。”

“听上去真没意思。”雷狮半掩住嘴打了个哈欠,“弄好了就回去吧,懒得在这待了。”

“啊?但你不是刚来吗?”

“啊个屁,老子最讨厌这种场合了,跟个傻逼一样。”雷狮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拽着安迷修的胳膊就把人往外面带,“走了走了赶紧回家去,你最近追的那部电视剧今天晚上大结局,你还不快回去啊?”

“卧槽——那快走走走!”

 




虽然安迷修晚上如愿以偿地看到了电视剧大结局,但因为没有说明情况就扔下了凯莉和格瑞两人,他事后也被小魔女骂了三个小时的电话才罢休。

隔天去学生会收拾东西时,雷狮说什么也要跟着。他以为这人就是去玩的,没成想居然真的在忙前忙后帮他搬东西,直让安迷修搞不清楚这家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怎么能一会谁都不理一会跑来献殷勤。有了雷狮的帮忙,很快就搞定了事情。安迷修干脆买了下午的动车票,准备尽快回家。

从这里到家动车只需要四十分钟,安迷修特地下好了几集电视剧以防无聊。说起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跟雷狮一起坐动车回家,安迷修面上装得淡定,但心里还是有点小紧张的。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他多心了,他总觉得这两天的雷狮黏他黏得有点紧。烧饭要站一起,吃饭也要抢他的菜,洗碗还故意踹他的脚,更别说什么一起打游戏一起看电视这样的情形了,简直让安迷修觉得——这个人真他妈烦啊!

过完安检,坐上车,安迷修喜滋滋地掏出iPad准备开始他的快乐看剧之旅。结果看了还没十多分钟,雷狮又开始给他找麻烦了。一会说要上厕所叫安迷修让位置,一会又说口渴了让安迷修站起来去头上的行李架那边给他拿水,一通筋疲力尽后,安迷修也没那个力气看剧了。他更想闭上眼睡一会,最好还能跟人调个座位离这个神烦的家伙远点!

“喂,安迷修。”雷狮见安迷修闭着眼直打瞌睡,便拿胳膊肘捣了捣他,又开始作妖。

“妈的……安迷修不在,请稍后再拨。”安迷修跟挥苍蝇似的在面前摆了摆手,脑袋一偏就要睡过去。

雷狮哪会让他如愿,一会挠痒痒一会说话的,愣是让安迷修只能迷迷糊糊半睁着眼,却怎么都睡不了觉。

“你他妈有毒吧……”安迷修抱着头脑头疼不已。

“还有十分钟就到站了,有什么好睡的。不如来聊天啊。”雷狮捧着矿泉水瓶,愉快地建议道。

“聊什么?我可不想跟你聊游戏,你就会喷人。”

“不聊那个,咱们聊聊感情问题。”

“哈?我单身,好了可以睡觉了吗?”

“别那么敷衍啊。”雷狮赶紧眼疾手快地拽住又要往边上倒的安迷修,“说说你那个暗恋的人呗。”

“那有什么好说的啊?”安迷修拿手撑着下巴,一脸要死不活,“就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好了我说完了。”

“啧,你这个人会不会聊天啊?”

“那你干嘛一定要问我啊,你先说你自己的,有点诚意。”安迷修不服气地拿眼睨着他。

“高中跟隔壁班花,三年级的校花学姐暧昧过。大学……没有,暂时没有。肥宅只能跟游戏在一起,没办法。”雷狮故作遗憾地耸肩,“好了我说完了,到你了。”

“有毒。”安迷修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抬头看了看指示牌,上面显示列车即将进站。“我还不了解你,你直接说你想知道些什么?哇等等,你不会是收了谁的好处来打探我情报的吧?我跟你说生科院院草的消息很贵的。”

雷狮毫不犹豫地给他比了个中指,“搞得跟谁不是院草一样。”

“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安迷修撑着脸看着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熟悉的房屋逐渐在远处浮现,天色渐暗,玻璃上慢慢已经能看见两人的面容。“过去的都过去了,如果你问现在的话——那就是,我不喜欢他了。”

“这件事说出来也是因为当时在做游戏,叫‘I do I never do’。就是每个人说一件你做过的或没做过的事,如果在场别人没有做过或者做过了,那就要放下一根手指,五根手指全部放下就喝一杯酒。所以当时有个女生说她暗恋过别人七年,刚好我也有过,就没有放下手指,然后就被知道了。所以其实原话应该是暗恋过七年,明白吗?已经是过去时了。”

安迷修偏过头,对有些愣神的雷狮微微一笑,“走吧,要到站了。”






TBC.

终于憋出来了。



目录:

评论(48)
热度(1302)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