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27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26






27


安迷修有一瞬的怔愣。但很快,他就从大脑堆积记忆的角落中翻找出一个隐约熟悉的名字,他听着电话那头的呼吸,语气霎时染上惊喜:“是莱娜学姐吗?”

“我还以为你早忘了。”鬼狐轻轻一笑,默许承认道。

“怎么会!”安迷修赶忙否认,他的声音因着喜悦不自觉地上扬。他顺着卧室外的走廊一步步往阳台走,拉开推拉门,在屋外明媚的阳光中继续这个话题,“我只是太惊喜了……总之肯定要恭喜你们!虽然我挺想说你这家伙应该跟我一样大吧,难道现在大学没毕业都可以结婚了吗?”他自认为说了个有趣的笑话,并且因此吃吃地笑了起来。

但电话那头的鬼狐并没有跟着他一起笑。他像是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缓慢开口:“我高中毕业没去读大学……后来跟你断了联系也挺抱歉的,不过……这些事说起来很复杂,我不是很想在电话里说,咱们明晚见面了再叙旧怎么样?”

安迷修敏锐地察觉到这不会是一段多么令人怀念的过去,是什么能让一个昔日成绩优异的人放弃读大学的机会,只要想想就知道里面肯定浸满了苦涩与清愁。

“好,没事,你想什么时候说都可以。”他因为先前说错的话而羞恼地抓了抓头发,像只无措的蜜蜂在阳台上打转,“明晚是吗?哪个地方?放心,我一定给你准备个大红包!”

鬼狐很快地报了个地址,安迷修有点印象,那并不是一个多高级的大酒店。随后他听话筒那头的鬼狐像是被他逗乐似的笑了几声,“不用这么客气,我也没请什么人。就是个小婚礼,大家一起吃吃饭叙叙旧而已。”

“小婚礼挺好的,很,很温馨!”安迷修舌头在打结,他自认有些说不好话了。他停止了绕圈,站在阳光最盛的一角里,头顶被热气蒸腾地发晕,他恼怒着自己笨拙的口舌,却实在无法像百灵鸟一样说出更好听的句子了。

“噗,你还是跟原来一样。”鬼狐忍不住又笑了出来,但语气里却凝满怀念,“不跟你多说了,我还要给下一个人打电话,总之明晚你早点过来,我感觉我们会有很多话要聊。”

“好,好。”安迷修此时似乎只会说这个字了,他把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勤快,却根本没有意识到电话那头人哪里会看见他的动作。

鬼狐把电话挂了后,安迷修还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他抱着手机,慢慢地蹲下来。阳台上摆满了安妈妈平日里种植的花草,它们每天都被精心打理呵护,此刻也正东一簇西一朵地旺盛艳丽。安迷修盯着其中一株君子兰,在一片馥郁花香中默默地出神。

一直到身边的推拉门被拉开,探出一张满脸写着不耐的脸。

雷狮理直气壮地说道:“安迷修,我渴了。”

安迷修迷迷糊糊地点头,却又像没听到似的蹲在那半天没动。一直等到雷狮不爽地伸出脚踹了踹他的屁股,安迷修才如受惊的小动物般回头瞪了他一眼。

两个人一前一后地从阳台出来,安迷修走进厨房去倒水,雷狮就倚在厨房门边看着他忙前忙后。

“刚刚那个电话谁打来的?我看你在那发呆好一会了。”雷狮最终还是没忍住,不禁开口问了出来。

“鬼狐。”安迷修低着头往杯子里倒水,他想起来雷狮好像并不知道鬼狐的事,说完这两个字后就闭嘴不准备再继续了。

可偏偏雷狮早就被剧透得一干二净,他不依不饶地欺身凑到安迷修边上,一只手伸过去拿起杯子猛喝一口,随后继续扯着这个话题不放。

“他说什么话能让你发呆这么久?”

“没什么。”

“让我猜猜啊……叙叙旧?吃个饭?”

“不是。”

“说起来他当年好像出了什么事闹得沸沸扬扬的?”

“……”

“你有听说过他的什么传闻吗?我前段时间好像听说过,说他——”

“他要结婚了。”在雷狮故作玄虚的话语还没说完,安迷修就不忍其烦地打断道。他此刻只觉得大脑里满是嗡鸣,不确定是刚才太阳太过炙热,还是鬼狐的话太具有冲击性。可的确有一种躁动的、阴郁的、乌云一般的情绪缠绕着他,勒得他脖颈发紧,无法呼吸。

“哦……恭喜。”雷狮停下了作妖,他也很快意识到安迷修此刻有点不太对劲,但究竟是什么他也搞不懂,所以雷狮只能谨慎地收敛起语气,“时间?”

“明晚。”安迷修说完这句后便一句话都没再说,他像是被抽空了气力,握着装满水的杯子,趿拉着拖鞋进了屋子。

 




那之后的一切都发生地很迅速,像是属于这个季节的没有征兆的骤雨,狂乱呼啸地席卷了他的整个世界。

安迷修记得他那天都在被一股无名的情绪包裹着,心里头闷闷的,面上也显不出开心来。

雷狮照常当天中午留在他们家吃饭,安迷修在餐桌席间说了明晚要去参加同学婚礼的事,安妈妈很是高兴,一吃完饭就喜滋滋地要给自家儿子找衣服。

“妈……我干嘛要去穿西装啊,哎不是,这又不是我的婚礼,我打扮那么好看做什么?”安迷修一脸头痛地看着安妈妈在家里翻箱倒柜着,可偏偏安妈妈兴致来了谁也挡不住,一见儿子的衣柜里没有合适的西服,便又跑到安爸爸衣柜那儿去找。一边找还一边跟在旁边看戏的雷狮聊天,拿着各种衣服在安迷修身上比划着。

“哎呀我儿子真帅,怎么穿都好看!不过我还是觉得穿西服最有型了,是吧雷狮?”

瞧着安迷修一脸敢怒不敢言的样儿,雷狮使劲憋着笑,朝安妈妈附议地点头,“是,安迷修真帅。”

“我记得你爸那还有一件不错的,来来来宝贝儿,跟我进屋去试试。不过你爸那没什么皮鞋,我记得你好像有一双?是在床底下吧?雷狮麻烦你帮阿姨个忙,帮我把安迷修床底下那双皮鞋拿出来。”安妈妈发号施令一如既往地快准狠,没等安迷修反应过来,他就已经被自家母亲推着进了主卧里。

他听着那头雷狮转身进卧室的声音,总觉得哪里不太对,那股子烦闷一直没能消去,反倒是随着时间推移,愈加使他难受。但他不好意思打消母亲难得的兴致,只好如人偶一般任由着妈妈忙前忙后地给他试衣服。安迷修看着眼前的落地镜,里面的青年西装笔挺,窄腰腿长,的确是帅上许多。

“这一身果然好看啊。哎呀我跟你说,这可是你爸结婚的时候穿的西装。”安妈妈美滋滋地继续帮他翻折着领子,嘴上不停地说着曾经的事情,“当时你爸穿这身来接亲的时候我就觉得可帅了,果然咱家的基因继承得很好嘛!说不定等你以后结婚的时候——”

“妈,我去看看雷狮在干嘛吧,等了好半天了,那家伙怎么还不来。”安迷修像是无法忍受地打断了母亲的话,他勉强保持着笑颜,可内心的烦闷已经使他无法再听下去母亲的唠叨。

对不起,妈妈。他在心里默念着。真的很对不起。

“啊……好,你去看看吧。”安妈妈眨眨眼,似乎是没明白儿子突然是怎么了。但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很快弯起眉眼地笑了笑。

安迷修很快打开门冲了出去,他像是离水太久的鱼,在跳进鱼缸的瞬间大口呼吸着。安迷修很快调整好心率,敲了敲自己卧室紧闭的门。

“雷狮,你找好了吗?”

等了半天,屋里却依旧寂静。安迷修奇怪地蹙眉,只好抬起手拧开门把。他在打开门的瞬间,两边眼皮突然都跳了跳。

“雷狮,你怎么还没——”安迷修进屋后把门轻轻带上,他一边出声一边往里走,就见他要找的人正坐在地板上,身边摊了一大堆被翻找过的盒子。

“我说你还没找好吗?我跟我妈都等半天了。”安迷修揉揉眉心,无奈地叉腰。他抬脚越过一堆随意摆放的盒子,抬起手正打算拍一拍坐在地上那人的肩膀。

然后雷狮回头了,连带着半个身子一起转过来,并且手上正捧着一个本子。可能是他的表情太过惊悚,像是大悲后的大喜,面目因为一时间情绪的纷杂而扭曲着。安迷修在碰到他肩膀时才发现这家伙整个身子都在颤抖,在紧密地战栗着。

“你怎么……”安迷修半天没反应过来,直到他的视线缓缓落在那本被摊开的本子上。上面稚嫩的字迹,工整到刻板的排版,最顶格一行的年月日,无一不在瞬间就召唤回安迷修久远的记忆。

在那一瞬间,可能仅有零点几几秒,安迷修大脑空白着,但他还是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就有了动作——他拔腿就要往后跑。

可是雷狮比他的动作还快,像是伺机而动的猎豹,在安迷修收腿的霎时就立刻扑了上去!他一把搂住安迷修的腰,两个人在一堆凌乱的纸盒间纠缠。安迷修拼了命地想躲想逃,可雷狮说什么都死死地抱着他。这期间没有一个人说话,除了愈加粗重的喘息就只有脚踩在地板上杂乱的步伐。

结果安迷修一个慌神不小心踩到了一张纸,脚趾一滑,连带着雷狮一起跌到了地上。

这回动静大了些,惊到了屋外的安妈妈。她踩着拖鞋敲了敲门,声音包含着担心:“怎么回事?你俩是摔着了吗?”

安妈妈并不知道一墙之隔内,她疼爱的两个小孩正如困兽般扭打在地上。

安迷修几次挣扎着想爬起来,但都被雷狮又死死地按了回去。两个人都急红了眼,因为个中原因。雷狮单膝死死地卡住安迷修的双腿,两只手也攒握住对方细白的手腕,固定在安迷修的头顶。

他刚想说些什么,就听门外安妈妈又敲了敲门。雷狮低头,就见安迷修紧紧地抿唇,碧翠的眼眸里写满了慌乱,他的脸色比平时都要煞白,并不是雷狮钟爱的薄红。

“我们俩没事!就是不小心摔了一跤!”雷狮突然扭头朝卧室门喊了一嗓子,“我们俩还在找鞋,等会就过去!”

“好,好,你们俩慢点啊。”安妈妈像是放心了,随后又听一阵脚步声,门外再度恢复了安静。

现在没有人能打扰他们了,雷狮想。终于可以跟这人好好谈谈了。

“我们一定要用这种姿势说话吗?”趁着雷狮发楞思索的时候,安迷修开口了。他的嗓音变得极为喑哑,像是哭过一般,带着股发自内心的苦楚。

“我怕不这样你就会逃走,像你刚才——不,像你这么多年做的一样。”雷狮勉强找回自己的声音,虽然他因为极度的喜悦已经快要抑制不住自己。但不能吓着他,雷狮告诫着自己,他得循序渐进。

“我不会,而且我也没有再逃走了。”安迷修沉着嗓音,就着这副难堪的姿势凝视着雷狮。他们俩的面庞贴得格外近,说话时的呼吸都随时能喷在对方的脸上。但即便如此,安迷修还是觉得冷,像是心脏坠入冰窟,从骨髓里渗出的冷。

“……好。”雷狮想了想,还是妥协了。他很快从安迷修身上爬起来,站在门口,像是怕这家伙再跑掉似的。

但安迷修并没有任何想跑的倾向。他缓慢地从地上爬起来,动作滞顿如缺少机油的机器人。他先是背对了雷狮一会,脊背起伏着像是在做深呼吸,随后他转身,走到因为方才两人的扭打而掉落的日记本边,弯下腰捡了起来。

“你肯定有很多话想说。”安迷修一脸冷淡地翻着手里的日记本。他看着自己昔日稚拙的笔迹,看着上面所书写的快乐与忧愁,当他翻到第一次出现写着喜欢两个字的地方时终于翻不下去了。安迷修阖上本子,抬起头看着雷狮。

“解释起来其实都是白搭,一开始你也看到了,的确非我本意,但后面……后面的失控我也实在是很抱歉。”安迷修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地吐出来,“但没错,我曾经喜欢过你,很喜欢。”

“我——”雷狮心里一紧,他绷紧身子就想上前,但却见安迷修又低下头,做了一个他差点叫出声的动作。

安迷修撕了那本日记。

然后他听到安迷修的声音,冰冷的,凉薄好似碎冰,一点点从他翕动的唇齿间掉落。

“但那都过去了。你之前问过我暗恋七年的人,没错,那个人就是你。而且我也在那时候就给你了回答,我说我不喜欢了。”

一时间整个屋子都阒静下来,那一句“不喜欢了”如同自带回声似的在两个人心头震荡。

安迷修下意识吸了吸鼻子,他不得不承认他此刻是鼓足了所有气力才没让自己哭出来。这太丢人了,他想。这二十多年来没有一刻比现在还要丢人了。那些羞赧、痛苦、恐惧,甚至因为积攒的负面情绪太多,而表现在脸上的,只有冷漠的面无表情。

他多么希望这时候就是世界末日,下一秒世界就要消失,这样他就不会面对接下来的酷刑,面对接下来雷狮要说的——

“可是,我喜欢你。”

他抬头,像是听到什么幻听似的瞪大眼。

但的的确确那是雷狮的声音,带着难得的紧张,一双眸子紧紧地锁定着他。然后安迷修听见雷狮又说了一遍,说了一遍他在被相思与暗恋折磨的青春期时最想听到的一句话。

“我喜欢你啊,安迷修。”

完了,他想。这回是真的要哭了。

“什么时候开始的。”安迷修努力站直了身子,脚边堆着日记本的碎片。

“前不久。”雷狮试图向他走过来,眼里满含希翼,“我当时还自我怀疑了很久,但后来我还是确定了,我是真的喜欢你,所以我们——”

“可能我没有说清楚刚才的话,或者那本日记让你产生了什么不恰当的误会。”安迷修揉了揉微红的鼻头,面上带着惨然的笑容。他看着雷狮,像是穿过现实的这个人看到了曾经的自己。他看到了那个小心翼翼盛满了一手心爱的自己,然后他拿起刀,他杀了他的曾经。

“我说了,我不喜欢你了。所以你喜欢我,并没有什么用。”

意料之中,安迷修看见雷狮眼中的愕然,像是什么笃定的事实被猛然间推翻,整个人因为不可置信而无法动弹。安迷修感到一股快意,一股报复的快意。但更多的,他又感到悲伤,一种比埋葬自己的过去更大的悲伤。

“拥有可以爱一个人的能力是很幸福的,我想我应该恭喜你,你还没有丧失这种能力。”

他终于想起了为什么上午接到鬼狐的电话时,那股始终挥之不去的烦闷的心情。原来那是羡慕,那是因为自己得不到而内心萌生出的,深深的羡慕。

“你今天先回去吧,不用帮我找鞋了,我自己可以。”安迷修将日记的碎片扔进垃圾桶里,随后站起身往卧室门口走。他经过雷狮身边时候顿了顿,他感到这个人心中澎湃的汹涌滔天的愤怒,但这些都不算什么了。安迷修想,我已经不在乎了。

“谢谢,还有,慢走。”





TBC.

终于写到我最期待的场景了……其实中间我一度要写安安答应了,但最后还是狠下心,按照大纲继续走



目录:


评论(122)
热度(1702)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