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28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27






28

卡米尔到家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光景。

明明是正午日照最盛时候,打开门,整个家却是一片黢黑。他皱着眉换上拖鞋,一步步摸索着走进客厅。靠近后才发现缘由居然是阳台和各处窗户都被厚实的窗帘给覆盖,偶尔有光线透过罅隙渗落,却只能让这片空间显得愈加逼仄。

他把包挂在餐桌的椅背上,蹙眉走向阳台,猛地拉开窗帘——却在下一秒听见身后的沙发上传来一声低吟。

“……大哥?”卡米尔惊讶地扬眉,看着蜷缩在沙发上的人。因为刚才的黑暗,再加上雷狮始终一言不发,他甚至以为自家大哥还躺在床上睡大觉。

卡米尔慢慢凑过去,敏锐如他,很快就发现了雷狮的不对劲。像是畏光的吸血鬼,在满室敞亮中,沙发上的人呈现出一种颓唐的灰败。雷狮是脸朝里躺着的,卡米尔看不清他的表情,可尽管只有一个弯曲的背影,他也能知晓此时雷狮不同寻常的阴郁。

“妈妈找过你了吗?”卡米尔站在沙发边,小声地问道。他不知道大哥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能让一向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人居然会在阳光最好的时候选择扯上一切遮蔽物,任由自己在无尽的黑暗中坠落。

雷狮开始没反应,过一会他点点头,但很快又摇摇头。

卡米尔很是无奈,只好再抛出一个问题:“那爸爸给你打电话了吗?”

这回雷狮反应得很快,直截了当地摇头否定。

“好吧,那最后一个问题,你要吃饭吗?”

“……要。”

卡米尔并没有直接询问缘由,而是取了个折中的问题,果然,这回雷狮有了反应。他沉闷地发出一个短促的回应,随后磨磨蹭蹭地翻过身,露出一张比卡米尔所能想象的更加黯然的脸。他动作迟缓地从沙发上坐正,一举一动都佝偻如耄耋之人。头发因为过长时间的倚靠而变得凌乱,但雷狮早就没了以往打理的兴致,而是任由它们像鸟窝一样乱蓬蓬地堆在脑袋上。

卡米尔长这么大以来,从没见过这样的大哥。浑身的丧气简直快浓重成实质,一团团乌云般笼罩在他的周身。这次肯定发生了什么很大的事,卡米尔心想。大到足以推翻所有可以表达快乐的表情。

“家里好像没什么菜了,叫外卖?”卡米尔斟酌地开口。

但雷狮这回却像哑巴了一样没了反应。他低垂着头,仿佛地板上开出了一朵花。垂放在沙发上的双手一会捏紧一会松开,像是在这无声中经历了剧烈挣扎,随后放弃一般,再度无力垂放。

就在卡米尔以为这样的情形要僵持个十几分钟时,一直低头沉思的人又猛然开口,可甫一出声,那嘶哑的声线就吓得卡米尔眼皮一跳。

“我跟安迷修告白了。”

卡米尔没想到等了半天居然是这句话,他一向聪颖的大脑也有一瞬的当机。虽然想问的话实在是太多了,但为了照顾大哥的情绪起见,卡米尔还是克制住了不合时宜的好奇心,温声道:“然后呢?”

“……我不知道他以前,他以前那么喜欢我。所以当我看到那本日记的时候,我真的很高兴……我觉得我也喜欢他,他也喜欢我,两厢情悦肯定就能在一起了。但我没想到他之后会说不喜欢我了……”

“我起初很生气,哈,这可能很难理解,或者我这个人就是挺混蛋的,但我一开始居然真的很生气。可后来冷静下来又觉得这火生得莫名其妙,他不喜欢我我凭什么生气?那是他做的决定,所以我——”

“所以大哥你要放弃了?”卡米尔蹙眉,看着面前这个难得示弱,像倒苦水一样诉说自己失败恋情的男人。他虽然不在现场,但从这只言片语的叙述中,那场景必定比凌迟不能再好受几分了。从以为能在一起的大喜过望,到被泼一盆冷水的惊怒,再到眼下兀自颓然的丧气。他看着眼前的大哥。看着他最招牌的意气风发逐渐从骨子里剔除,卡米尔难受得恨不得以身代劳。

但他并不能。所以他也不会让那些东西从雷狮的身体里消失。

“大哥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做错了?觉得安哥暗恋了七年很辛苦很可怜,所以你没有给他回应你就是错了?”卡米尔的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淡,但此时却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急促,甚至带着点责备。他发誓自己这样不敬的语气之后不会再用了,但就这一次——就这一次无论如何都不能任由他最爱的亲人孑然沉沦深渊。

“我不这么觉得,大哥。是安哥自己没有说,你也不知道,他喜欢你是他的事,你没有义务一定要去喜欢他。这没什么好自责的,如果每一个喜欢你的人你都得去回应,那想想都觉得是天方夜谭。”

“我知道,我知道……”雷狮忍不住向后靠在沙发垫上,此刻他整张脸终于显现了出来。明明表情还算在可控范围内的平和,但仅仅是那双眼中流露出的悲伤与挣扎,就令卡米尔难过得喘不过气来。“你当时没有看到他的表情,他还撕了那本日记。我甚至都不知道我后来是怎么离开他家的,我这回算是体会到他这么多年的感受了——真的是太疼了。”

“可是我认识的安哥,还有我认识的大哥。”卡米尔顿了顿,眼神坚定地看着雷狮,“我认识的你们俩都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人。如果大哥你觉得你是真的喜欢,那你就应该去追啊!我不觉得我的大哥会是因为别人的拒绝就直接放手的人。更何况安哥他——我觉得他肯定是对你还有感情的,不然他也不会那时候收留你,你们也不会和平相处了这么长时间。”

卡米尔看着面前一言不发的人,慢慢地蹭到对方身边坐了下来。他伸出手,捏了捏自家大哥的手心,那儿地方很冷,但他相信自己可以把它焐热。

“或许大哥,你得给他一点准备。安哥等这一句话等了太久了,他可能已经害怕了,已经——虽然我觉得他没有变心,但是——但是你如果真的在这个时候放弃,不是反而显得你的喜欢很不真诚吗?”

最后一句话堪比一剂强效针,瞬间让雷狮从沙发上坐直了身子。

他的表情很纠结,脸部的肌肉都在随之颤抖,像是在做什么极度艰难的决定,手指不断地捏弄着眉心。这的确很难。在被击落的自尊与骄傲的灰烬中重拾起那份喜欢,甚至这之后可能会有更多的、更多的难以想象的高山与险峻。但他只要一想到安迷修,一想到那双比湖水还要清澈的眼眸注视了自己那么久,他就觉得无限的气力正在四肢百骸里流淌。

是啊。既然安迷修可以坚持,那么为什么他不可以?既然安迷修觉得累了倦了,那就让他在那休息一会吧,他自己会代他跑完全程直至终点。

雷狮捏了捏拳头,撑着膝盖从沙发上站起来。那层障翳逐渐从他的视线中消退,很快卡米尔就惊喜地发现,那些熟悉的自信的光亮,再度闪烁在一双绛紫的眼眸中。

“我从来没发现你小子居然这么能说会道。”雷狮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卡米尔,看着对方眼底的欣喜,面上也不自觉染上笑意,“小闷葫芦居然这么懂啊。”

“我只是比较懂大哥而已。”卡米尔眨眨眼,故作乖巧道。

“但你说得对,我可没那么容易被打败。”雷狮长舒一口气,从兜里掏出手机,准备打电话,“我等会找帕洛斯借一下他那辆破车,你帮我订个什么外卖能填饱肚子就行。”

“但大哥,我记得你拿到驾照以后好像就没开过车吧?”

“……你快订外卖去!”

 




等到手机定的闹钟适时地响铃,安迷修才睁开毫无睡意的双眼,从床上翻身坐了起来。他打开手机,已经下午三点,等一会就该准备出门了。

他拖着沉重的步子走进卫生间,一夜未眠的后果就是现在镜子里正站着个面色苍白如鬼的青年。安迷修揉了揉酸涩的眼角,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拼命洗了几下脸,也没能让脸颊染上半分血色。最后他像是自暴自弃似的关掉水龙头,随便拿毛巾擦了擦脸就推门走了出去。

他昨天给雷狮找的借口很烂,再加上两个人面色都很僵硬,明眼人都能看出有哪儿出了问题。但母亲并没有多问,她似乎总是这样善解人意,可越是这样,却越是让安迷修心生愧疚。

他一直都在努力做个孝顺的儿子,可却在最原则的问题上做了最令人失望的选择。

昨天选好西服已经被母亲熨烫好挂在床头,安迷修一步一步地挪到它面前,抬手抚了抚衣服光滑的面料,思绪却难免陷入到昨天的混乱中。

很难想象这一切就这么结束了。从初见到闹翻,延续十几年,却最终在这个小房间里迎来了终结。他知道雷狮肯定气疯了,虽然微信联系人都没删但肯定离被拉黑也不远了。安迷修知道他就是那样脾气的人,所以才会选择用最惨烈的方式,给自己最刻骨铭心的爱情画上句号。但没关系,这一切都结束了。剩下的,只需要时间来治愈就好了。

安迷修慢慢地将西服从衣架上取下,他一件一件小心地穿着,目不转睛地看着落地镜中一脸冷漠的自己。直到最后的领带打好时,他终于长舒一口气,推开门走了出去。

“咦,宝贝儿你已经准备好了吗?刚好雷狮才来,你们赶紧出发吧。”

安迷修僵着身子,难以置信地看着正堂而皇之坐在沙发上的人。他的血液都有一瞬的凝固,随后才在安妈妈的呼唤下继续滞重地流淌着。

他怎么还会来?他们不是闹翻了吗?!

无数的疑问跟吹泡泡似的不停出现在脑海中,但趁着他愣神的空档,雷狮已经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看上去依旧与之前并无两样,硬要说的话就是发型乱了点,像是久睡之后忘记打理似的。但这些都不是重点,安迷修木着一张脸,看着那个人的身影一点点走到他面前。

“你……你怎么会来?”安迷修努力找回自己的声音,但依旧忍不住有些抖。

相比之下雷狮就显得淡定许多,他深深地看了眼浑身僵硬的安迷修,但又很快展开笑颜,将脸转向了安妈妈,“婚礼肯定要喝酒,我刚好接送,这样阿姨也放心。”

“不——”

“有雷狮跟着我的确放心多了,这小东西一脸老实地总是被人灌酒,尤其是一喝混了还胃疼。雷狮你记得多看着他点。”

这下拒绝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安迷修僵着脸亦步亦趋地被推到玄关换鞋子,等到他穿好,身后是一脸微笑的母亲,身前是好整以暇的雷狮。安迷修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向妈妈说了声再见。

但等到上了车,安迷修很快卸下之前的温和,冷着脸对正在系安全带的雷狮说:“你在前面路口把我放下来,我自己打车。”

雷狮像是没听到他的话,继续自顾自地系安全带,系好后淡然地点火拉手刹,将车驱动。

“你听到没,我说——”

“我只知道阿姨希望我接送你,仅此而已。”雷狮专注地看着前方,慢吞吞地回应着。

“那还不是你莫名其妙出现在我家!雷狮我昨天已经把话说清楚,我们俩没有可能了,所以直接老死不相往来可以吗?!”

“不可以。”

“你——!”安迷修被气得不行,抬手就要解安全带。但他很快被雷狮一只手给按住,那只手温度极高,烫得他忍不住瑟缩。

“也有可能是我没把话讲清楚,安迷修。”雷狮就这样维持着一只手扶方向盘,一只手握着副驾驶座上的人的姿态,“我说我喜欢你,所以我现在正在追你。”

车子因为前方的红灯停住,雷狮这才扭头,看着在副驾驶上坐立不安的安迷修。

尽管发型不佳,但这张脸依旧难掩俊逸。更何况,安迷修深知,这是他爱了这么多年的脸,雷狮仅仅是这样一动不动专注地看着他,他都要在鬼迷心窍中点头答应了。

但是不可以。安迷修死死捏了下掌心,他现在胆小好比蜗牛,轻轻一个触碰,就能将他惊得缩回壳里。他再也经不起一个七年了,经不起再多的担惊与受怕、再多的喜悦与悲伤。他再也经不起二次被拒绝的苦痛了。

正当安迷修想说话时,雷狮又很快收回了视线,顺带也收回那只手。他在绿灯中继续稳稳地开着车,两个人都默契地没有再说话。

目的地是一处不起眼的小饭店,雷狮没有对这个地方居然是结婚场地而发表任何看法,他只是沉默地找好车位,停车。

安迷修喉头吞咽,他欲言又止地看了眼雷狮,但很快又转头推开车门走了下去。他步子走得不快,自然也没有漏掉身后人的那句话。

雷狮说:“我在这里等你。”





TBC.

想了想还是把两个人心态转折的文戏给切了下,放一起写太多了……这段是雷总的,下一章就是安哥的了。文章总进程大概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三?至少还得有好几万呢,别急



目录:


评论(46)
热度(1072)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