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31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30






31

这样的触感很容易让安迷修联想起高一的那个冬天,隐匿于羞赧和空调噪音中的,一个迟迟未落下的吻。一时间仿佛时空回溯,身份逆转。他成了坐在沙发上的人,而接受着一个大胆的亲昵。像是一个更为勇敢轻狂的人格,推搡着他的后背,让他自然上前拥抱。从前安迷修是没这待遇的,他顾虑多、胆子小,平常的事儿倒是咋咋呼呼冲得起劲,可一遇到情爱,又瑟缩得像只逡巡在食物旁的兔子。但被主动的感觉是多么好,安迷修闭上眼想着。好像他只要踏出一步,余下的九十九步都会有另一个人奔跑着赶来。幸运且安心。

这仅仅是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虽然小清新得极不符合雷狮的风格。当然安迷修也不知道自己很早之前就被吃过了豆腐,不一会身前的热度离开,他还挺有几分惆怅。

如果是男朋友的话,是不是就可以想吻到什么时候就是什么时候了?

不不不行,这样想,也太便宜这家伙了吧。

小心思在脑瓜里打着转,安迷修故作轻松地睁眼,就看雷狮早已再度躺回原来的懒散姿势:左小腿翘在右腿膝盖上,上下抖动着,闭上眼时的餍足神情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偷腥的猫。他的双手还撑着转椅边缘,像是怕自己掉下来,但那力道并不是很足,又像是想落进谁的怀抱里。

谁也没有去提这个心照不宣的吻。它仿佛融化进了盛夏的湿热晚风中,成为仅在场两人与月亮共同知晓的秘密。两个人一个躺在床上假寐,一个心不在焉地看着课本。明明没有做任何暧昧的事、说一句撩拨人的骚话,可流淌在两人之间的静谧空气,却比什么时候都要甜蜜。

虽然时间点一到,卡米尔就按时上门来领人了。雷狮不满地拿鼻子哼气,但想到一晚上对弟弟的不闻不问,还是自知理亏地溜了。

雷狮走了没多久,安迷修才发现手机上已经有一连串的未读信息,打开来看,全都是和凯莉几个好朋友建的群发来的。翻看着群里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什么时候出来聚一聚的话题,安迷修才陡然意识到最近因为雷狮的事,他好像已经很久没跟好朋友说话了……啊,估计见面又要被凯莉骂了。安迷修低头叹了口气,很快也加入进这场讨论中。

可能是时间刚好凑了巧,凯莉一锤定音,聚会就定在了明天。来的人还有格瑞、金和紫堂幻,到底是好久不见的挚友,安迷修还是难免的小小兴奋了下。

隔天早上起床时,比起关掉手机上预先设定的闹钟,安迷修反倒先看到雷狮的早安信息。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下床,站在洗漱池前睡眼惺忪地回着消息。

比起回一句早安,安迷修更想问你怎么会起这么早。他一边在牙刷上挤着牙膏,一边回想起一起居住时,雷狮那股子即便把门给敲破都不愿起床的懒劲儿。

【还不都是那老女人说我是不是最近长膘了,气得我一大早就爬起来跑步去了!】

雷狮消息回得极快,长长一段话几乎是秒回,这让安迷修早上的心情更好了几分。他几乎能想象到打字时雷狮咬牙切齿的表情,一个不小心,差点把嘴里的沫子给喷出来。

和雷狮的聊天一直是断断续续的,两个人仿佛各自有着自己的时差,有时间了就回一句,要忙的时候也不会刻意说什么。稀奇的是这样的“延时交流”居然异常顺畅,甚至让安迷修开始期待起下一次对方会发过来怎样的话语。

他坐在公交车上看路边不断倒退的梧桐树时,还在想着。仿佛昨天的吻开启了怎样的开关,抚慰了一颗躁动的心。先前的雷狮总是充盈着一种急于表现自己的渴望,来势汹汹,让人避之不及。但今天的雷狮却找回了原先的风格,还是熟悉的相处方式,只是更多的主动正在拉近两人的关系。

聚会地点选在市里最出名的一片商区。进旋转门前刚好有一群白鸽从上空经过,投下一片片飞掠的影子。

凯莉是第一个到的,双手叉腰地站在那,女王气势十足。一看到安迷修就立马扬起笑脸,可等人走近了,又恶狠狠地拿小高跟踹了踹对方的小腿肚。格瑞是带着金一起来的,即便上了大学,两人之间的身高差依旧是完美情侣比例。虽然照着金那满脸的天真样儿,安迷修估计着格瑞就算想下手,也会有一种在带坏未成年的负罪感。最后来的是紫堂,鼻梁上架着比小时候还有厚的大框眼镜。五个人齐活,所有男性们都跟在凯莉的屁股后头前往目的地。

“你最近都在忙什么啊安迷修?群里不冒泡,朋友圈也不更新的,上山学佛法啦?”

来了来了!面对凯莉的质问,安迷修紧张地咽了咽唾沫,强装镇定道:“我这头发都还没剃呢怎么去当和尚,当然是准备保研的事啊!今年申请的人挺多的,竞争压力有点大。”

要别人说这话还令人有几分怀疑,可一想到安迷修这个年年拿奖学金的“狠人”,凯莉倒还点点头真信了,轻易地把他放过转头又去调戏起紫堂。眼见小魔女目标一转,安迷修长舒一口气,想掏出手机刷刷微博放松一下。结果屏幕一划开,就是雷狮发来的秀肌肉九连拍,吓得安迷修差点把手机扔地上去。

朋友聚会除了八卦,自然也少不了追忆往昔。几个人说着高中的趣事,说着说着就听凯莉“啊”地一声,像是突然想起什么地掏出手机开始狂翻微信记录。

“我记得刚放假时候班群还说要聚会来着……啊,找到了!好像挺多人都要来的,就在下周末,你们去不?”

“去看老师的话倒是可以。”格瑞想了想说道。

“去看的吧……我记得是要去的,还回母校请客什么的。”凯莉一手翻着聊天记录,一手拿着叉子往嘴里送红丝绒蛋糕,两不耽误。

说到高中班级聚会安迷修不免想起雷狮来,他把手机放桌子下面偷偷发消息,刚发完不到三秒,雷狮就给了回话。

【当然要去】

哈,听上去还很跃跃欲试。

这边雷狮刚跟安迷修回复完,转头就听凯莉又“啊”了一嗓子,叉子上的蛋糕都差点糊身旁紫堂的眼镜上。

“雷狮也去?!怎么这家伙刚刚突然在班群来一句他也去?!卧槽你看看下面几个花痴女叫的,我突然就不想去了。”

“啊……毕竟咱们重点是去看老师嘛,别管他就好了。”安迷修硬着头皮打哈哈,这才想起来因为自己的问题凯莉好像一直都很讨厌雷狮来着。妈耶,她要是知道自己给了雷狮一个倒追的机会,会不会直接提刀砍过来……

“那可是雷狮哎?”凯莉挑眉,“我和格瑞倒是无所谓,你自己别尴尬就行。”

“反正以前的事都过去了,还尴尬啥呢。”安迷修摸摸鼻头。

瞧他都这么说了,凯莉眨眨眼,也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聚会得很顺利。在这大热天里吃火锅,吃得每个人都热气腾腾。随后他们又去看电影玩密室;甚至有一道暗门大伙死活找不到时,居然是金不小心绊了一跤,向后一退,结果把后面墙壁内的暗门给撞出来了。总之这一切,都夹杂着欢声笑语,尽数写进了暑假的日记簿里。

这之后的日子变得规律且平和,是安迷修最喜欢的状态。雷狮除了每日雷打不动地发微信骚扰,来的次数倒不是很多。偶尔蹭蹭饭帮个忙,吃完了就跑安迷修的屋子里躺一会,两个人闲聊斗嘴,但关于再暧昧的事,却丁点儿没有。

就好像大家都忘记了那些事情。那次争吵,那句约定,那段过去。安迷修享受着这样的日子,或者说他享受着不用过分给予,也不会得到太多的平衡。他像是一只年久失修的木舟,已经经不起大风大浪的拍打。

但平静不是永恒,没有波折,故事也就无法走到主角期望的终点了。

不知不觉间就到了高中聚会的时候,时间定在周六上午十点,集合地点便是母校门口。

安迷修起了个大早,倒不是说要梳洗打扮,而是纯粹地难以入眠。他洗漱完正吃着早饭时就听到了门铃响,一打开,果不其然是雷狮。

这家伙似乎真的去认真锻炼了,连肤色都比先前黑了点。穿着也是非常没有男神包袱地就穿了身耐克运动服,头上还绑着护额,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要去举铁而并非参加聚会。

“吃快点啊,你绣花呢。”雷狮毫不把自己当外人地换鞋进餐厅,捧着安妈妈盛的稀饭呼噜呼噜几大口就吃完了。然后就撑着下巴看着安迷修慢条斯理地吃饭,还时不时地催上几句。

“你急什么啊,你是去聚会,又不是去结婚。”安迷修咬了口小笼包,朝他翻了个白眼。

雷狮一听这话就笑了,暗示性十足地凑到安迷修耳边,小声说道:“如果我是去结婚,那我直接就把你扛车里带走了好么?”

“……滚蛋!”安迷修默默地在餐桌下给了他一脚。

吃完饭之后安迷修回屋换衣服,依旧是雷打不动的白衬衫牛仔裤,他这回特地在头上喷了发胶。喷完之后的头发一缕一缕地竖着,看得雷狮好奇得总想摸一把。

两个人准备骑单车去。起初安迷修想坐公交,但也不知道雷狮最近是锻炼锻得走火入魔了还是怎么,非说坐公交车不运动不健康,还说安迷修要是不会骑就坐车子前杠上,恼得安迷修蹬着脚踏板就冲出去几十米。

母校建得远,骑车要三十多分钟,两个人就这么一路骑一路聊。可能是因为要回到曾经的高中,话里头难得的都是关于曾经的事。

“你说!你是不是高一的时候跟我走特近,然后那时候就觊觎我了?”雷狮蹬着车轮,话题一起头就是句气人的。

“哈!可把你美的!”安迷修微微喘着气,反唇相讥。

“你别害羞我跟你讲!我可都记着呢!你当时——不对,你当时喜欢我干嘛后面又疏远我!害我一直以为发生了什么!”雷狮刚想回忆,可话锋一转,又抱怨起来,听上去还挺委屈。

“你还都记着!你记个屁啦记!我高一跟你告白我疯了吗?!而且我那个时候我问你了,我说——如果有个人喜欢你很久了,你答不答应!你说不!傻逼!”安迷修冷哼一声,脚步骑快了几分,超出雷狮好几米。

这边雷狮被他说得一愣,但比起回忆倒是行动先了一分。猛地发力追了上去,一边骑一边绞尽脑汁地思考。可实在是想不起来这茬事,他腾出一只手抓抓头发,只好无奈道:“虽然我现在喜欢你,但当时那也是一句实话啊!不过!我现在喜欢你啊!虽然迟到了很久!”

雷狮喊话完,看安迷修还扭着头不理人,一着急,伸手就要拽衣角。拽得安迷修车子一歪,随后转头瞪了他一眼。

“知道啦!知道啦!你就慢慢补偿吧!”

就这么说说闹闹着,不知不觉也就到了目的地。此时校门口已经等了不少人,一看安迷修和雷狮一起到了,打招呼之余,纷纷都还有点不可置信。

雷狮干脆延用着高中时的作风,装酷耍帅一条龙,总之就是眼神凛冽屁话没有。只好安迷修帮衬着说两个人刚好很巧地是大学同学云云,这才让一部分闭了嘴。但还有一部分,属于雷狮花痴团的那部分始终叽叽喳喳的。哪怕雷狮嫌烦站在安迷修边上,这群小姑娘也干脆就把两个人都围一起说。安迷修好脾气地陪着笑脸,一直到凯莉踩着小高跟姗姗来迟,才把两个人给解救出来。

当然,对于安迷修来说,这毫无疑问是从一个火坑跳进另一个火坑里。

“你怎么会跟雷狮一起来?你们很熟吗?”凯莉今天妆比较浓,眼影眼线加睫毛膏的衬托下,使得那一双摄人的眼睛更大了,盯得安迷修差点全招了。

但思来想去,最后真相还是在嘴边刹车,只支支吾吾说是因为对门关系。

“我们是朋友吧安迷修?你有什么事别瞒着我好么?”凯莉深知,凡是安迷修认定的事情,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她只是微微叹口气,睨了眼站在一边踢石子的雷狮,“如果我自己发现了,你会告诉我吗?”

“那再不告诉你,你就得提刀上我家了吧。”安迷修耸耸肩。

“哼,本小姐哪有那么粗暴。”凯莉拿手指卷了卷垂在耳边的碎发,“反正我最后都会知道的。”说罢,施施然找她的小姐妹去了。

等了没一会,人差不多也齐了,由当年的班长带头,大家伙浩浩荡荡地通过门卫进了学校。

班里一共就三十多号人,这次来了二十多个,大家自然是没办法一起涌进一个老师的办公室里。于是约定了一个午饭时间,大家各自三三两两一起,找当年不同的代课老师叙旧去了。

本来安迷修也打算去的,可刚跟着人群没走几步就被雷狮给拽了回来。

“干嘛拽我啊?你不去看老师吗?”安迷修被他捏得胳膊生疼,蹙眉问道。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有点更重要的事要做。”雷狮故作神秘地拉着他上楼。当年的教室是在三楼最里面。两个人做贼似的路过一个个书声琅琅的教室,好在周六只有补课的高二高三在,穿过这些班级,高一的教室里全都是空荡荡的。

安迷修摸不着头脑地跟在他后面,然后看着雷狮轻车熟路地撬锁、开窗子、翻窗进教室,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看得安迷修都差点想鼓掌了。

“愣着干嘛,进来啊!”

“哦,哦。”

安迷修笨手笨脚地翻进去后,发现雷狮已经大摇大摆地拉开一把椅子坐下,在翻着那个座位上的学生的课本。

“啧啧,字写得这么丑,估计写情书都得用打印的。”这人缺德的,一边看还一边点评着。

“你管得可真多。”安迷修笑着摇摇头,也颇为怀念地在教室里转了转。

这里摆设同记忆中的一样,从讲台到饮水机,从前后课桌到后面的黑板报。安迷修甚至还看到自己原先坐的拐角里,墙壁上原本不知道被谁刻的字,一笔一划的,还依旧牢牢地印在那。

“说起来,我们原来坐哪来着,我记得我好像是坐在这里?传说中的主角位!”雷狮从座位上起身,闲庭信步地走到最后一排的拐角那张桌子,随后一屁股坐了下来,然后冲正站在那发呆的安迷修发号施令,“你快坐回你原来的位置上,快去快去!”

“啊?”安迷修搞不清楚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但也不想扫兴,便找到记忆里的位置,拉开了凳子。

“然后呢?”他回过头看雷狮。

“别回头别回头,这可是上课呢——不对,上晚自习!”

“……”安迷修忍住笑,把头扭了回去。

结果紧接着,他的脑袋就被一个纸团子砸了下。安迷修摸着后脑勺愤愤回头,就见雷狮一手还握着个纸团子,一手转着不知道哪来的圆珠笔。配合上他今天的穿着,再加上脸上狡黠的坏笑,安迷修竟然一时间没分清这究竟是哪个年岁的雷狮坐在哪里。

“现在。”雷狮突然开口了,他又扔了个纸团,稳稳地落在安迷修的怀里,“这是来自高一的十五岁雷狮的小纸条,请打开吧!”

安迷修低头,慢慢展开被揉搓在一起的纸片,里面的字明显是刚才写好的,甚至因为被揉在一起,字迹都显得有些模糊。但他依旧看得清楚,是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我喜欢你。





TBC.

我来啦来晚啦,近期情况特殊,可能更新会慢一些



目录:


评论(49)
热度(1343)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