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雷安】一见不钟情 11

竹马paro

单箭头变双箭头




前情提要:10







11

尽管已不是天真的年纪,但做白日梦的天赋依旧尚未从血肉中抹去。

如果真的一吻落定,会得到怎样的结果呢?兀自沉睡的茫然不知,还是敏感察觉的疑窦横生?再或者运气差点就此一拍两散朋友都做不得?明明只有短短几秒,安迷修的脑海里却仿佛已经一部午夜琼瑶剧播放完毕。他下意识五指攒握,在整个人要倒向雷狮前死死抵住了对方身后的沙发背。

果然啊,他想。暗恋是一件使人胆小的事情。

壁挂电视上的电影已经彻底结束,安迷修轻手轻脚地从沙发上爬起来,蹲到茶几的抽屉前随意翻找着碟片。头顶雷狮睡得挺沉,是不是还能听到几声细微的轻鼾。他翻了好一会,在一众漫威DC哈利波特系列里也没翻出朵花来,仿佛一下对所有失了兴趣,心底沉淀着满满难以描述的怅然。

既然碟子不看了,安迷修也不是没想过现在就回去接着去和写不完的试卷考题作斗争,但转念又想雷狮这玩起游戏连饭都不吃的疯劲,他还是决定走之前再做点什么吃的留下来比较好。安迷修起身进厨房,拉开冰箱发现里面还是有挺多素材;想来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在,叔叔阿姨临走前还是塞了不少东西进去,只可惜雷狮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有的菜叶子甚至尾部都有一点泛黄腐坏的痕迹。

虽然长大以后来往就少了许多,但毕竟住在隔壁,双方家长也都是朋友,所以对于雷狮家的厨房格局,安迷修还是相当熟稔。他抓了把看起来还算不错的小青菜蹲在垃圾桶边摘叶子,仔细去除掉所有看似不好的地方后放到案板上开始切,当然为了避免吵醒某个睡着的家伙,切之前还顺带拉上了厨房的推拉门。

安迷修打算做的菜并不复杂,一道炒青菜一道宫保鸡丁,简单方便又荤素搭配。他低着头切着刚刚化冻的鸡肉,脖子感到有点酸意后抬头扭动几下,正好就瞧见正对着窗户外飘扬的鹅毛大雪。遽然间,安迷修又感到一种神奇的快乐从心底萌生,悄然驱散刚才没能偷吻到的遗憾,充盈着四肢百骸直至心房。

眼下正做的菜是给雷狮的,再之前的电话是雷狮打给自己的,所处的空间有着雷狮的存在,只要一拉开推门就能看到雷狮歪七八扭的睡相。安迷修很难去形容这种感觉,他自始至终看起来都在一味付出苦命暗恋,守着一个大概没结果的人,品尝着时间夹缝里偷来的快乐。但不可否认的是,这的确是快乐的。雷狮不需要去做什么,仅仅这样一如往常地相处,就足以让安迷修体会到岁月静好的美妙。

最后安迷修回家之前还是没有把雷狮叫醒。他用保鲜膜包好两盘菜放进冰箱里,给卡米尔发了条消息就准备走人。走到玄关处又回头瞧了眼已经彻底从坐改成躺在沙发上的雷狮,再三挣扎后还是从这家伙的屋里把被子抱出来盖了上去,顺便关掉快门声音,还偷摸拍了张睡相不雅的照片。

大雪纷纷扬扬一直下到周一上学,期间雷狮除了发来一条“青菜盐放太少了吧!”,二人都再没多的交流,但看着相册里那张口水快流到下颚的帅气面庞,安迷修心里窃喜,也就原谅了这人一如既往的不讲礼貌。

 




转眼,到了比赛前一天,因为场地不在本市,安迷修三人还得提前赶到住上一晚。动车票订在上午十点,吃过早饭,安爸爸就驱车载着安迷修和雷狮赶往动车站。期间雷狮手机响了一次,两人都在后排坐得近,安迷修随意一瞥就看到对方手机屏幕上“老女人”三个大字,用脚趾头想想,都能猜出来这备注的是谁。

“还没跟阿姨和好?”安迷修憋住笑意,出声问道。

“要你管。”雷狮板着脸瞪了他一眼,罕见地也有点不好意思,随手按掉来电,过了半晌还是架不住安迷修探究的目光,又划开屏幕发了条短信。

两个人下车后先去自动取票机那取了票,走在去安检的路上安迷修正准备给带队老师发条信息,字打了一半突然胳膊被捣了一下,他奇怪抬头,就见雷狮正满脸八卦地朝前面抬了抬下巴。顺着瞧过去,安迷修也差点吓一跳。

他看到鬼狐正在和一个女生拥抱。

“没想到这家伙居然早恋啊,我还以为就是个书呆子呢。”雷狮吹了声口哨,语气里满是戏弄。

承袭了所有同龄人的共同点,面对早恋,大家往往都当成一件不是好学生该做的事。虽然无法评判具体好坏,或者心意多少,但无疑在盖上叛逆、不规矩的标志后,学生时期的恋爱多多少少都带着些躲藏胆怯的颜色。

不知道是不是两个人视线太灼热,下一秒鬼狐就抬起头,正好三人目光撞个正着。一时间,三个人表情各不相同:雷狮是看戏的坏笑,安迷修尴尬地摸着鼻头,反倒是鬼狐跟个没事儿人似的松开怀里的女生,抬起手朝两人挥了挥手。

这时候安迷修才彻底看清楚那女生的长相。五官不算艳丽但胜在清秀,全身包在羽绒服里,却唯独露出戴着黑色choker的纤长脖颈,柔顺地黑发里俏皮地挑染了几缕玫红;看着鬼狐时满眼都是深情,但在下一秒望向雷安二人时,立即凝成冷然的淡漠。鬼狐牵着她的手几步走上来还特地做了介绍,除了莱娜这个名字外,没想到居然还是大他们一届的学姐。

“待会带队老师就来了,你也挺大胆的……”安迷修无奈地抓抓头发,他也真没想到鬼狐这么看似乖学生的人居然在早恋。

“她马上就走,替我保密啊。”鬼狐笑眯眯地拍拍安迷修的肩,玩笑道。

期间莱娜一句话没跟他们说,全程紧紧攒着鬼狐的手冷着一张脸。安迷修也是头一次遇到这么个性的女生,好在没讲几句就恋恋不舍地和鬼狐道别出了车站。只不过这个秘密女友的暴露让雷狮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就看鬼狐顺眼起来,比起先前的爱搭不理,这次反倒话多了不少。

三个人过安检好一会终于等来了带队老师,是个带高二年轻男人,安迷修没见过。不过意外地是个健谈的人,甚至还是个打DOTA的加勒比海盗粉,聊了没几句就勾起了雷狮全部兴趣,当即让鬼狐跟自己换了位置跑去跟老师聊起天来,导致被抛弃的安迷修只能欲哭无泪地和鬼狐讨论起比赛事项。

好在落地宾馆分房间时没让人失望,就在雷狮还聊得意犹未尽想再找鬼狐换房间前,安迷修立马眼疾手快逮着这人的衣领、夺过房卡就往电梯跑。

“靠,坐车坐得腰都快断了……”把挎包往椅子上一丢,雷狮两下蹬掉鞋子就扑到床上。

“躺一会就起来啊,老师说待会要带我们先去看下比赛场地。”安迷修掏出包里准备好的沐浴露洗发露洗面奶摆进卫生间,看着雷狮一副打死不起来的模样万分头疼。

果不其然,雷狮懒洋洋地翻个身,冲他摆摆手,“反正你和鬼狐看了不就行了,本大爷适应力强,就特赦不去了吧!”

“我呸,你自己特赦自己吗?”安迷修朝天翻个大白眼,拖着雷狮的胳膊就想把人拽起来。奈何雷狮吨位不可小觑,再加上还耍无赖两手扒着床头柜,人没拖起来,反倒是安迷修自己一个脚下不稳,啪叽一下摔进了雷狮怀里。好巧不巧安迷修下意识一撑手,正好按在了某个重要的男性部位上。

“哎哟卧槽,雷小狮要嗝屁了!”雷狮当即哀嚎一嗓子,捂着裆部就在床上打滚。安迷修被他滚得一屁股坐到地上,慌慌张张爬起来就想去看看伤得怎么样,手还没伸出去就被雷狮瞪了一眼,“你干什么啊,还想趁机摸两把吗?”

“……”安迷修登时老脸一红,抄起枕头就往雷狮脸上砸。

一番闹剧过后,两个没脱羽绒服的人都在空调的高温下出了一身大汗。

安迷修自知理亏——虽然他觉得也没亏哪去,因为雷狮这个傻逼说什么都非得摸一把安小修嚷嚷着要讨个公平——感情现在直男都这么不懂得含蓄吗?他冲进厕所拿凉水好不容易给大脑降了温,正好老师发来消息催着出门。看了眼翘着二郎腿正看B站看得津津有味的雷狮,安迷修默默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比个中指,这才留下房卡出了门。

 




其实说是看比赛场地,具体倒也没什么事做,不到一个小时参观完毕。好在市三中在市中心,带队老师说还有些事要办,就让鬼狐和安迷修在附近商场转转。说是这么说,但两个大男人也不知道要逛些什么,最后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去商场里的星巴克打发时间。

“大冬天喝星冰乐啊?你也是挺厉害。”安迷修看着鬼狐要了杯抹茶星冰乐,下意识打了个哆嗦。

鬼狐只是笑笑,拿出支付宝准备刷二维码。安迷修眼尖,看到对方锁屏是一张莱娜趴在床上的睡颜。还没等他心里暗叹还挺胆大,却陡然发现这张照片好像哪里有点奇怪,怎么看起来莱娜像是在哭?没等安迷修细想,鬼狐已经很快用指纹解了锁,少女带着泪痕的面容一闪而过,快得仿佛刚才都是眼花。

很快鬼狐已经结好账去到一旁准备拿饮料,安迷修还有些出神,直到服务生提醒他才想起来自己要点什么喝的。

捧着杯还在冒热气的咖啡找好位子,安迷修掏出手机刷了会微博,但心里总是有点在意刚才看到的照片。说起来把女朋友照片当屏保的确是件很正常的事,但……好端端的,会有人喜欢看女朋友哭吗?一直以来坚持保护女性的安迷修一时间有些不太能理解。但这种私事问对方好像也不太好吧,他和鬼狐又不是多亲密的关系……但果然还是很在意啊!

安迷修向来有些藏不住心绪,他还是挺想问问,当然不能直截了当,只能曲线救国。

“我挺好奇的啊,莱娜学姐比我们都大一届,鬼狐你和她是怎么认识的啊?”安迷修故作不经意地开口,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像个想知道八卦的人。

鬼狐放下手机,歪歪脑袋像是在回忆,“说起来别笑话我啊,我和莱娜原来是网上聊天认识的。”

“网恋?居然还是同一个学校,这么巧啊。”

“是啊,恰巧有共同爱好什么的,然后聊着聊着就熟了。”鬼狐依旧那副眉眼弯弯的模样,丝毫没有自己是网恋所以有些难以启齿的感觉。

安迷修抓抓头发,面对鬼狐这种精明人,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聊了。正当他打算跳过这个话题,不让自己再关心那个照片时,突然鬼狐往前凑了点,小声在他耳边问了一句话。

明明声音很小,到了安迷修耳边却仿佛惊雷。

“那你呢,你跟雷狮在一起了吗?”

“……”

安迷修只觉得自己必须要十二万分的忍耐,才能避免一个冲动把手里的纸杯给扔出去。他张了张嘴,却只觉得有一只大手掐紧了自己的咽喉,让他难以发声。

难道是看起来太明显了?有人告密了?鬼狐怎么会知道?那其他人也会知道吗?雷狮要是知道了该怎么办?

“没有人说,我自己猜到的。”像是看出安迷修在想些什么,鬼狐轻声开口。他依旧是眼里带笑,以前安迷修只觉得这样的人看起来很亲切,但此时此刻却总觉得异常可怕。

“我……”他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但却刚发一声,桌上的手机就适时响起。安迷修木着一张脸接起来,里面传来带队老师轻快的声音。

“我这边工作弄好了,你和鬼狐到商场门口来吧,咱们回去叫上雷狮出去吃一顿!”

“……好的老师。”

这之后安迷修没有再和鬼狐说过一句话。他一时摸不清楚对方说那番话究竟是善是恶,生怕说得多错得多,反正否认是无法否认了,不论是凭鬼狐的智商还是那一霎那自己的僵硬,毫无疑问他喜欢雷狮这件事已经坐实了。好在他还算没慌了阵脚,晚上的吃饭打牌什么的都能做到什么事没发生。

回到宾馆后安迷修把自己扔进浴缸里淋了很久的花洒,他在脑袋里挪列了千万种可能性,从最坏到最好一一数过来,直至被外头等不耐烦的雷狮给砸了三下门。

“喂安迷修,你是睡着了吗?你他妈都洗了快一小时了,你泡牛奶浴啊?!”

真好啊……安迷修在水里吐着泡泡,幸好这个傻逼没这种烦恼。

思来想去,安迷修还是决定比赛结束问问鬼狐到底是什么意思。不论如何……都不能对雷狮来者不善。




TBC.

520快乐!我好像很久没更新了啊哈哈……(被打死



个人归档:


评论(26)
热度(463)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