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雷安ing
安清是心里的白月光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文:@雷安命。
绑画:@樱桃树桩

世界第一卷吹
爱我请先爱卷老师

关于

【DH】画像里的人 2

- 2.

       德拉科第一次遇到那个男孩的时候,是在图书馆。他冒冒失失地撞了上来,一屁股坐地上,龇牙咧嘴的。

       这么不优雅的人恐怕也只有格兰芬多了。德拉科心想。

      “哦我的天,实在不好意思,马尔福学长。”男孩从地上爬起来,摸了摸有些撞疼的屁股,不好意思的看着他。

       梅林的裤衩,他怎么这么瘦,仿佛一只小老鼠,还是好多天没清理毛发的那种。男孩蓬乱的黑发,羞怯的碧翠色眼眸藏在有些滑稽的大圆框眼睛后面。德拉科嫌弃的撇了撇嘴,咳嗽了一声,贵族般的声调被拉的很长,“下次小心点,新来的小鬼。”

       说罢便看也没看他就走掉了,徒留男孩错愕的留在原地。

 

      “波特先生,波特先生?”

       哈利一个激灵,猛然回过神来,面前是神色有些紧张的阿斯托利亚,她似乎来了有好一阵了,手捧着一个银色瓶子。

     “哦不好意思,我有点走神。”哈利略带歉意地看向她,然后指了指瓶子,“看来夫人已经把东西准备好了。”

     “是的先生。”

       接过阿斯托利手上的瓶子,玻璃制品上还残留着余温,哈利问道:“为了顾客的隐私,我们是不会在冥想盆中看这些记忆的,所以还请夫人放心。”

       哈利温润的语调显然安抚了阿斯托利亚,毕竟谁也不想把自己丈夫内心最在意的记忆给别人看,她有些不好意思,“没有的事先生,是我没有足够信任先生的职业道德,毕竟您可是鼎鼎有名的哈利·波特。”

       哦得了吧。哈利腹诽道。

      “那这幅画就是贵府所要作画的原稿是么?”

      “是的,先生。这是德拉科亲自要求的。”

      “的确和一般的贵族家主不同,一般都会用自己年长点的姿态作画,很少有家主选用年轻的学生时代呢。”哈利略带疑惑。

      “虽然我也很奇怪,但毕竟是德拉科要求的……”

      “哦夫人,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好奇。”哈利笑着摆了摆手,“既然就是这幅画了那我就让赫敏带人把他取走了。不过……”哈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为了让画中人物的灵魂更丰富,可能我有的时候还会来打扰夫人。”

      “哪有的事。”阿斯托利亚连忙摆手,苍白的脸上也染上点绯红,“先生请便就是。”

      “那太感谢夫人了。”

 

      “嗨,德拉科,听说了么?今年入学的有那个波特家的男孩。”

      “波特家?”

       晚餐时,好友布雷斯兴冲冲地说道,德拉科慢悠悠地喝了口南瓜汁,然后这杯饮料很成功的恶心到了他,默默地换成了柠檬水之后才回文道。

      “嗯哼,哈利·波特,去了格兰芬多。哦瞧!就是他!”

       顺着布雷斯方向,德拉科这才看到格兰芬多桌子那边的男孩。瘦小的身躯,蓬乱的头发,那个蠢爆了的眼睛,这不是上次在图书馆撞到他的人么。

     “毕竟波特家那么有名,虽然有点像纯血的叛徒,但也比韦斯莱稍微好点。”布雷斯撇撇嘴,看到哈利旁边那个咋咋呼呼的红头发男生,做了个呕吐的表情。

       德拉科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别做那种恶心人的表情。”

       在后来的用餐中,他还是不经意地会看一眼那个叫哈利·波特的男孩。

 

     “多谢款待,马尔福先生,我和哈利就回去了。”赫敏官方式的微笑让哈利觉得浑身不自在,他恨不得赶紧走出这个华丽的屋子,然后幻影移行回他的破公寓。

     “慢走,格兰杰小姐,波特先生。”卢修斯也同样回以虚伪一笑。

     “走,哈利。”

 

       让一幅画“活”过来,这可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办成的。需要画家本人有精湛的魔法控制力,精通灵魂魔法,以及大量的经验。而且灵魂魔法一直是魔法中最深不可测的一门之一,不光需要勤奋、设备,更需要一些天赋。而哈利,恰好就是这么个极有天赋的人。

       而选择让自己存活于画中,也不是所有人都会这么选择的。因为那画中所留下的,正是原画中人自己灵魂的一部分。而不完整的灵魂,是无法投向梅林的怀抱的。所以一般选择留下自己画的人,都是对这个世界仍然有深深执念的人。他们的执念,深到愿意以不投入轮回为代价,而残存于世界上。虽然听起来太过残忍,不过这也是因人而异。因为只要将画作毁掉,那遗留的灵魂便会散去,从此便可得以解脱。

       虽然是这么解释的,不过,你相不相信真的可以轮回,又是一回事了。有的人认为,死亡就是永眠,而只有留下自己的灵魂,才是残存的唯一途径,如果死了,就真的没了。

       看来德拉科·马尔福,也是一位不想永眠的人。

       哈利想到。

       不过,也不关他的事,只不过是拿钱办事而已。哈利笑着摇了摇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个人想的这么多,以往他也不过是公事公办而已,这次真的有点,怪怪的了。

       抱着德拉科·马尔福的画像,哈利有些笨拙地一步步小心挪到自己的工作室。他的工作室很大,或许他的公寓有一半都是被自己的工作室占领的。一面硕大的墙,上面绘满了魔法阵迹,哈利小心地将画像挂在墙上,然后拿出魔杖轻点几下墙壁,那些魔法字迹仿佛有了生命一般,自动地定格到画像的各个角落。

       “好了哈利·波特,好好干活吧。”

       拿过银色的瓶子倒入特制的魔法盆中,然后搬来一个梯子,哈利小心翼翼地抱着魔法盆爬上梯子,长吁一口气,缓缓举起魔杖。

-TBC.

一边看琅琊榜一边撸报告一边构思小说,我好像可以一心三用了233

评论(12)
热度(43)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