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雷安ing
安清是心里的白月光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文:@雷安命。
绑画:@樱桃树桩

世界第一卷吹
爱我请先爱卷老师

关于

【DH】画像里的人 4

- 4.

       最开始颤动的铂金色的发丝,微微浮动,接着是轻颤的睫毛,然后是那双光华流转的眸子。画中的人就这么直直地看向面前仍举着魔杖的人,不过似乎因为魔法的原因,他现在只有到眼睛的位置有了知觉。

       被德拉科这么一看,哈利觉得自己的手都有些不稳。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小心翼翼将银丝聚集在那淡无血色的薄唇上。

       梅林啊,哈利在内心感叹。

 

       自从圣诞晚会一别,德拉科就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再看到那个小男孩,或许对方害羞躲着自己?被自己的猜测逗乐了,于是在布雷斯奇怪的眼神中,德拉科一直都保持着一副心情不错的样子听着课。

       “布雷斯你先回去吧,我还要去斯内普教授那一趟。”

       “哦,好。”

       布雷斯知道斯内普教授是德拉科的教父,直接挥挥手就往宿舍走去。德拉科转身走向地窖里,刚想敲门,却听到里面传来了自家教父的怒吼。

       “该死的波特!你那巨怪的脑子里下次可不可以不要在胡思乱想些别的?”

       看来,有人先他一步了。

       礼貌地敲敲门,只听斯内普不耐烦道:“进来!”好吧,看来教父还在气头上。德拉科轻轻推门,果然就看到那个好久不见的小男孩一副泫然若泣的委屈样子,办公桌后坐着盛满怒火的斯内普教授。

      “教授晚上好,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没事,只不过有些格兰芬多总是不知道收敛自己天性里那愚蠢的冲动劲!”

       面对斯内普的毒液,哈利显然也有些气愤,正想反驳却突然被一道身影挡住。

       “毕竟新生,就快要宵禁了,新生太晚回去也不好。”然后哈利就被德拉科轻轻一推,在斯内普的默许和德拉科给的眼神中,有点不甘心的说了句,“打扰教授了。”气鼓鼓地走了出去。

 

       “我以为你会像其他刚苏醒的画子一样问东问西呢。”

       略带笑意地放下手中的魔杖,哈利揉了揉酸痛的肩膀,“今天估计只能忙活到这了,马尔福先生。”

       画中的贵族少年挑了挑眉,“我以为魔法画家都应该先施法身体而非头部的,为了以免不必要的对话。”

       “那么马尔福先生觉得我们的对话是不必要的么?”

       “那要看波特先生的想法了。”

       哈利有些惊讶,“你知道我?”

       “好歹我也是个贵族,自然知道大名鼎鼎的波特一族。不过没想到波特先生并没有预想中的继承家业,而是出来当个画家。”

       被冷嘲的人半晌没有说话,只是有些疲倦地给自己倒了杯茶,“或许大家都觉得我应该继承家业才好。”

       “嗤,伤感自己没有得到关心么。这种想法未免太幼稚了吧。”德拉科轻蔑地看了他一眼,在对方愤怒的眼神中毫不留情地说:“仿佛没有要到糖吃的孩子在向父母索要更多的一样……”

       “你懂什么!”

        该死的他为什么要去跟一个死人置气,哈利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头发。

       “跟我一个死人都能生的了气,波特先生的忍耐力还有待提高呢。”

       就是那种漫不经心的语气,却又能听出对自己的不屑一顾。哈利有种没来由的火大。虽然现在由于魔法,画中的人只有颈部以上有了意识,但却依旧能从那双烟灰色的眸中看出他此时想要嗤笑哈利的心情。那双眼里似乎蒙有大雾,让一切都看不清晰。

       “波特先生忙了一天也该休息了,免得第二天,没法从温暖的被窝里爬出来。”

       德拉科似笑非笑的眼神让哈利一阵心烦,手一甩就带门走了出去。

       不过粗心的哈利忘了关上工作室的窗户,今晚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本来漆黑的街道在月光的照射下,借由堆积的雪反射出更强的光芒。有雪花飘进了屋子,落在画棱上。德拉科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谁又知道一幅画会想什么呢。

 

       再次和哈利相遇后的第二天,就下了这一年的第一场雪,不同于圣诞晚会上魔法制出的雪,虽然说的确看不出什么区别,但感觉毕竟是不一样的。学生们兴奋地在庭院里玩耍,连布雷斯也要拉着克拉布和高尔去打雪仗。你问他为什么不拉着德拉科?矜贵的马尔福少爷一定会说不屑于参与他们这种没有礼仪的活动。

       不过当看到哈利也在院子里和小伙伴闹来闹去时,德拉科突然来了兴致,停在走廊上没有再往前走。

       “嗨哈利,你看那是不是德拉科·马尔福。”

       罗恩脸色有些不善地指了指哈利背后,“也不知道他来干嘛,而且他好像在看着你!”

       哈利后知后觉地回头,马尔福家的小少爷正抬眼看着他。“罗恩你别激动,可能他有事和我说吧。”

       看着小跑到自己面前的哈利,德拉科挑挑眉“看来波特先生还算有点礼貌,知道和自己的学长打招呼。”

      “你就不能好好说话么。”哈利摸了摸鼻尖,小脸冻得有些通红。自从上一次晚会,他发现这个原来在罗恩口中十恶不赦的混蛋马尔福也没那么讨厌,只不过这人说话真的是……明明一副关心的口气,非要拐着弯说,怎么那么别扭呢。哈利突然想到一个词。

       傲娇。

       “说什么呢小鬼!”抬手敲了下发愣的男孩,“做完还不是我把你从斯内普教授那里解救了出来,怎么,连句谢谢都不会说么。”

       “是——感谢马尔福少爷!”哈利学着德拉科的语气拖长了音调,气得德拉科恨不得再打他一下。“不过你就这几句话?不来玩雪么。”

       “嗤,那么不马尔福的游戏,我可没兴趣。不跟你扯了,我要……”

啪。

       德拉科话还没说完,迎面一个雪球砸来,他恼怒地拍掉头上的积雪,只见哈利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跑到庭院里了,在大家震惊的眼神中,直接一个雪球砸向了德拉科。

       “嗨马尔福学长!偶尔也要不马尔福一下吧!”

 

       哈利似乎下定决心不和德拉科·马尔福讲话了,他发誓当初自己第一眼看到他的画像有点慌神一定是错觉,他怎么可能会对这么恶劣的人慌神!该死的,这个人真的是知道怎么能最快惹怒自己。

       看了眼餐刀下被捣得稀巴烂的牛排,哈利也没了食欲,端到海德薇面前。结果小姑娘也头一瞥,表示不吃。

       梅林的袜子!他觉得一切都在跟他作对!

       气呼呼地回到工作室,哈利不得不继续面对这个该死的人,哦不,他已经死了。

       画中的德拉科漫不经心地看了他一眼,“午安,波特先生。看来你显然睡过了。”

       哈利的内心大呼“我睡过了关你屁事!”,表面上也只能当作没听到,默不作声地拿着魔杖走到画子面前做起例行的工作。

       两人相对无言,可是由于早饭睡过了,午饭又气得没怎么吃。高度的集中精神状态下,哈利很快就感觉到了有些头晕,但他又不想在德拉科面前展示出自己不堪的一面,只能强忍着晕眩,有些手抖地挥舞着魔杖。

       德拉科本来只是默默地看着窗外的雪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结果他感觉到画作上的施法有些偏差,似乎把他手部的施法位置弄歪了。正打算冷嘲热讽的时候,正好看到哈利有些发抖的身子。

       这个蠢货,不会真的没吃饭吧。

       似乎是为了验证德拉科所猜测的,下一秒就听到魔杖掉到地上的声音,哈利一屁股坐到地上大口喘气。迷迷糊糊间哈利看到一直用轻蔑眼神看自己的德拉科似乎有些焦急的神色。还能听见他的惊呼。

       “哈利!该死的哈利·波特!”

        你那第一声倒是挺温柔的。

        哈利晕过去前想到。


-TBC.

噫,obliviate?

欢迎找我聊梗(。・∀・)ノ゙

评论(2)
热度(42)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