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雷安ing
安清是心里的白月光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文:@雷安命。
绑画:@樱桃树桩

世界第一卷吹
爱我请先爱卷老师

关于

【DH】画像里的人 10

- 10.

       哈利已经记不清自己是如何机械性地把饭吃完的了,两次冷场之后哈利已经放弃再挑起什么话题来讨论了,看着大家都有些僵硬的神色,哈利只能食之无味地继续嚼着馅饼。

       其实自从从事了魔法画家的工作以后,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有些远离他人,每天基本都是窝在自己的工作室,接工作谈报酬什么的基本上都是赫敏一手搞定,除非对方是像马尔福家这种大贵族,才需要哈利的出场。只是一定要说什么开始这种生活的话,连哈利自己都说不太清,在他的印象里似乎一毕业就已经决定要这样了。

       仔细想想其实很奇怪,因为这样与世隔绝的生活不是哈利所期待的。

       虽然记不清在霍格沃茨的生活了,但哈利仍旧记得自己在很小的时候是憧憬成为父亲和小天狼星那样的奥罗的,帅气地挥舞着魔杖,世人眼中的大英雄。虽然这种英雄情结的确太格兰芬多了,但至少跟现在这么安逸的生活是截然相反的。

       是什么让勇敢的哈利·波特成为一个天天缩在工作室的魔法画家?

       哈利迫切地需要一个答案,可是谁会给他这个答案?回想起在座各位僵硬的神色,哈利可以保证他们绝对一个字都不会透露给自己的,但到哪还可以有一个不会欺骗自己的人呢?

       哈利突然想起了那个已经逝去的睿智长者。

       “纳威,如果我想回去看看邓布利多教授的画像的话,方便么?”哈利凑到纳威身边,悄悄问道。

       “也不算很麻烦,你想去的话,圣诞假期结束以后我带你去好了。”

       “那不用了,只是突然想起来教授去世了。”哈利的神色不免有些悲戚,“就是很想看看他而已。”

       “哦,哈利。”纳威见好友这样,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我也知道你很难过……哎,口令是邓布利多,你想去就去吧。可别说是我说的!”

       “嗯,一定。”

       聚会结束了以后,莉莉问哈利要不要跟他们一起回家还是留在陋居和朋友一起玩几天。说到家,哈利似乎真的很久没有回家了。基本上每天都是埋头在自己的工作室,而且莉莉又找了个摄影师的工作,天天带着詹姆斯满世界跑。

       “我在这留几天就回去陪你们。”

       疯了一天的年轻人虽都吵着要玩个通宵,但在女孩子们的强烈要求下,还是不情愿地在零点的到来前都各自回了卧室。哈利虽然有心事,但也玩的很开心,毕竟那么长时间不见的朋友。

       可是当陷入茫然的黑暗中,哈利忍不住拿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内心巨大的恐慌感几乎将他吞没。兴奋的劲头褪去,伴随而来的就是内心里最深的压抑感,哈利感觉自己更冷了。看来要早点去找邓布利多教授了。

 

       完美的约会足以让哈利幸福个好几天,把从蜂蜜公爵买来的糖果分给好朋友,哈利也美滋滋地吃着。虽然罗恩、纳威他们奇怪的眼神都要把他戳穿了,哈利努力想把自己忍不住翘起的嘴角给收敛一点。

       “我说哈利,你是不是背着我们偷偷跟秋·张去约会了?”罗恩有点受不了哈利那副样子,一股恋爱的酸臭味。

       “不会吧,我记得秋在和塞德里克学长交往哎。”纳威反驳道。

       “那我猜是另有新欢了。哈利,是谁啊!难道是卢娜?虽然是个疯姑娘不过长得也还行。难道哈利你看上我妹妹了么?!”

       “别瞎想!”哈利无奈地打断了罗恩天马星空的想象力,“没有的事,我只是吃到了蜂蜜公爵很高兴而已。”脑海里不自觉地回想起德拉科的样子,哈利觉得脸上更热了。

       “得了吧,你这样子,鬼信!”

       受不了好友的调笑,哈利愤愤地拿着自己的糖回了卧室。把自己扔到了床上,哈利懒洋洋地翻了个身,从枕头底下把双面镜摸了出来。

       “德拉科,你到寝室了么?”

       结果等了半天,镜子那头仍然毫无动静。哈利又喊了几遍,只好把镜子抱在怀里,希望能及时收到德拉科的回应。

       就在哈利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感觉到镜子在发热。

       “德拉科!”哈利兴奋地把镜子翻了过来,“你终于回来了。”

       “嗯。”结果镜子那头的德拉科看起来却没哈利这么兴奋,他似乎累极了,一手揉着太阳穴,“抱歉哈利,刚刚有点事情,回来的路上耽搁了。”

       “你很累么?是不是今天玩得太嗨了。早点休息吧。”不忍看德拉科一副随时要倒头睡着的样子,哈利轻声说道。

       看着哈利关心的样子,德拉科本来想说出口的话突然就说不出口了。虽然这么做的确对两人都有好处,但哈利应该会生气吧。

       “你是不是想说什么?”看着德拉科欲言又止的样子,哈利努力表现出很轻松的样子,“有什么事快说吧。”

       可是哈利越是这幅样子德拉科越是说不出口。

       “我……那个,哈利,我就是想跟你商量个事。不过你要先保证你听到以后先别发火!”

       “好,你说。”

       “我觉得一直藏着掖着,我们的关系迟早会暴露的,所以我想找个挡箭牌,你懂我的意思么?”

       看着德拉科小心翼翼的神情,哈利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或者说他自己也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德拉科不可能大大咧咧地就承认这段禁忌之恋,至少现在,在他什么都没有的情况下,是不可能的。

       “哈利,我不想把诺言许的太早,但我真的是为了以后的长久之计在做打算。”德拉科坐直了身子,一脸严肃,“如果我们真的要永远在一起,马尔福家就是一个巨大阻碍,所以哈利,可以等到我真正掌握马尔福家么?等我毕业,很快的。”

       “你今天是不是回去的时候见到了什么人?”哈利突然转移了话题。

       “……阿斯托利亚。”声音没什么底气。

       哈利觉得有些头疼,刚刚的喜悦早已被冲淡,现在他不得不面临一些不得不面对的问题。“我可以和她谈谈么?”

 

       哈利蹑手蹑脚地走到属于自己的柜子前,里面装的都是刚刚才收到的圣诞礼物,轻手轻脚地反倒着,生怕惊扰了还在睡觉的罗恩,虽然这家伙的呼噜声已经打得震天响。终于翻出来一个牛皮纸包裹,哈利熟练地用无杖魔法剪短绳子,触摸到了一个丝绸般质感的东西,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

       将隐形衣抱在怀里,哈利随手套了几件衣服,顺便施上保暖咒,然后握住自己的魔杖,深吸了一口气。

       很好,哈利·波特,有些事情今晚就可以搞清楚了。哈利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Apparate!”

       屋子里就只剩下了罗恩一个人与他的呼噜声。

       卢修斯翻着手里的账簿,自从德拉科走了以后他又不得不再次扛起家主的身份,只有等斯科皮再长大点,慢慢交给他。

       “亲爱的,不早了。”纳西莎有些不满地看着丈夫,现在已经将近一点了,卢修斯却丝毫没有要陪她一起就寝的意思。

       “抱歉茜茜,你先睡吧,不用陪我。”歉意地看着自己心爱的妻子。

就在纳西莎正准备上楼的时候,夫妻二人都突然停下了动作,布置在整个庄园的盗贼感应咒刚刚有了反应,有人来了马尔福庄园!

       卢修斯和纳西莎对视了一眼,都有些疑惑,这么晚了谁还会来他们这。

       就在两人纠结要不要出去看看时,刚好听到了敲门声,然后是哈利疲惫的声音,“不好意思马尔福先生,我有点事需要您帮忙!”

       “梅林,他来干嘛!”不同于上次见到哈利的客气样子,纳西莎明显有些不悦。

       “茜茜你先上去吧,我去接待好了。”卢修斯叹了口气,儿子的逝去让他筋疲力尽,而哈利更是他不想见到的人,但毕竟自己上次许诺了有麻烦一定会帮忙,他也不得不去。

       打开门,就看到哈利全身都是雪,冻得嘴唇发白。看到卢修斯,哈利惊喜极了,“实在不好意思马尔福先生,这么晚了还来打扰您。”

       “波特先生哪里话,我也还没睡。里面请。”卢修斯比划了手势,示意哈利进门。

       哈利哆嗦地坐在壁炉旁边,捧着家养小精灵刚刚泡好的热茶,一下子觉得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那么波特先生半夜造访,是为了什么?”卢修斯优雅地放下茶杯,疑惑地看向哈利。

       “说来实在不好意思,我有些事情非常想弄明白,所以想借下马尔福先生你们家的壁炉去霍格沃茨,我知道马尔福家是霍格沃茨的董事会一员。”哈利有些不好意思地提出自己的要求。

       卢修斯在心里松了口气,还好不是什么强人所难的要求。“这个自然可以,波特先生帮了马尔福家那么大个忙,这点小事自然无所谓的。”

       “那太好了!”哈利没想到卢修斯那么好讲话,几乎顺利地超乎他所料。

       “那波特先生随我来吧,通往霍格沃茨的壁炉不在这边。”卢修斯起身,带着哈利向旁边的房间走去。

       抓好飞路粉,哈利感激地看了眼卢修斯,然后绿色的火焰闪过。

       “霍格沃茨!”

       一阵在下水道里挤压过的感觉,随后是灰烬充满了自己的鼻腔。“咳咳咳……”哈利狼狈地从壁炉里爬了出来,给自己的眼镜来了个清理一新,这才看清楚自己所在的位置。四周都是泡在药水里的魔法生物,以及还有被切片一半的魔药材料,不同的魔药散发出不同的颜色,显得渗人极了。

       看来是到了斯内普的办公室。哈利对于那个油腻腻的魔药教授厌恶至极,嫌弃地披上隐身衣,也幸好今天斯内普没有在办公室有想通宵做魔药的打算。

       斯内普的办公室在地窖,而校长室却在八楼,哈利突然觉得路程好遥远。没有像小时候在霍格沃茨夜游一样傻不拉几的点个荧光闪烁,哈利毕业以后也学了不少小魔法,比如这个夜视魔法。

       顺着记忆里的道路慢慢往上走,不得不感叹,不管过了多久,霍格沃茨也依旧是那个样子。

       爬到八楼的时候,哈利已经是气喘吁吁,终于看到了那两座石像。哈利掀开隐身衣,念出纳威才告诉自己的口令。

         “Dumbledo.”

        就听到石像旋转的声音,哈利连忙站上了楼梯,随着石像慢慢上升。

-TBC.

毕竟也算是第一次很完整写文,很怕OOC太严重,所以又撸了一遍我最喜欢的德哈文【雪盲】,不过比起叙事,我还是擅长抒情一点……这几章写的我要死了嘤。

评论(5)
热度(33)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