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雷安ing
安清是心里的白月光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文:@雷安命。
绑画:@樱桃树桩

世界第一卷吹
爱我请先爱卷老师

关于

【DH】画像里的人 12

- 12.

       就在哈利四年级,德拉科七年级的时候,邓布利多教授在开学典礼上宣布了一件事,足以让全校轰动。

       中断了一百多年的三强争霸赛今年将在霍格沃茨举办,届时将由一个神奇的火焰杯从欧洲三所最的魔法学校各选出一名勇士比试三种项目,胜者将赢得三强奖杯。由于比赛充满危险,按照规定,只有年满17岁的学生才有资格报名。

       看来德拉科是肯定会去的。听着邓布利多教授在上面一句一句宣布,哈利漫不经心地想着。

       而另外两所魔法学校则是赫赫有名的黑魔法学校德姆斯特朗和专收女子的布斯巴顿。

       “德拉科,我猜你肯定会去把你的名字扔进火焰杯里。”当晚哈利躺在床上玩着手里的双面镜,里面是在灯光下埋头写作的德拉科。

       “你简直是明知故问,哈利。虽然冒险对于一个马尔福来说实在是一个非常格兰芬多的做法,但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争取名誉的机会。”德拉科头也没抬,一边写一边拖着他的马尔福式贵族腔调。

       看着双面镜哈利也没有继续说话,安静的选择不再打扰他。靠在枕头上看着暗红色的床帏,哈利神色莫名。

       自阿斯托利亚那件事已经快半年了,三个人都保持缄默暗自做好各自的身份。而他和德拉科也已经交往快半年了。没有想象中很快的激情褪去,或者是只是一时兴起。哈利可以承认彼此都对这份感情格外认真,只是似乎还是有一些不可忽视的东西还是存在的。哈利没办法很好的说清楚那是什么,但他有一种直觉。

       德拉科会成为勇士,他们的感情也会就此有裂缝。

 

       金妮醒的很早,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因为玩得太晚所以早上赖床,或许也跟她规律的生物钟有关。

       就在她轻手轻脚想去厨房拿点吃的的时候,她才发现有人比她醒的更早。

      “嘿,哈利。你起得可真早。”

       刚走到厨房就看见从门外刚回来的哈利。金妮虽然有些吓了一跳,但还是连忙打招呼。不过似乎那个人并不想理她。

       没有理会金妮的早安,哈利一身疲倦地走进门,坐倒在沙发上。一宿未睡的后果就是整个人都显得萎靡不振,幸好有眼镜可以遮住他浓重的黑眼圈。哈利显得累极了,他靠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这让在一旁的金妮显得格外尴尬。她只好端了杯热水走向沙发,因为感觉哈利现在这个状态似乎糟糕极了。

      “哈利,你没事吧?要不要上去休息?在这里睡会着凉的。”看着镜框下的黑眼圈,金妮虽有疑惑也只能轻轻推了推哈利,想把他叫醒。

       哈利紧闭双眼,一夜没有阖眼让他的头异常刺痛,忍不住皱着眉头。他知道自己现在这幅样子别人看了绝对会起疑,但他真的自己累极了,手指都不想抬起来。迷迷糊糊间听见金妮在叫他,哈利努力想把千斤重的眼皮睁开。

       不行,不能在这里睡,不能让他们看见。

       “金妮……把我扶上去好么……”努力克制住铺天盖地的睡意,哈利半睁着眼看着金妮,干裂的嘴唇艰难地吐出几个字。

       “天哪哈利,我这就扶你上去。”金妮连忙架住哈利的肩膀把他扶起来,用了点小魔法让哈利慢慢漂浮着,毕竟她一个女孩子没那么大的力气。

       被金妮拉扯着一步步向前走去,哈利感觉到视线越来越模糊,眼前那个女孩还有些凌乱的头发也看不清晰,然后,世界就黑了。

 

       “霍格沃茨的勇士是德拉科·马尔福!”

       然后是斯莱特林的欢呼,虽然其他几个学院的鼓掌显得有气无力。哈利想在餐后找德拉科,然后祝贺他。可是德拉科的身边总是围绕着数不清的人,哈利只能站在外围远远的看着他。因为他们表面上只是最普通的学生关系,连好友都不太算得上。

       “马尔福干的漂亮!”

       “你没有看迪戈里那个脸都黑了,哈哈,赫夫帕夫的笨蛋也想成为勇士!”

       ……

       经过斯莱特林的长桌总是能听到些不好听的语言,虽然德拉科成为勇士他很高兴,可是哈利并不觉得迪戈里学长是个笨蛋,也并不觉得这样贬低别人抬高自己有什么好的。

       “哈哈!那当然,在马尔福面前,迪戈里算什么!”

       德拉科的大放厥词萦绕在耳畔,哈利看着被人群包围着的笑得张扬放肆的少年。他突然觉得有点陌生。

       似乎是注意到了哈利的目光,德拉科不经意地回头刚好对上了哈利的视线。哈利能看到他眼中的喜悦,他一定很想和自己分享这个快乐,然后说不定再把迪戈里学长羞辱一下当作乐趣。想到这,哈利萌生出一种扭头就走的冲动。

       他看着被人围住不能及时来到自己身边的德拉科,只是微微笑了笑,然后比了个嘴型。

       “congratulation.”

        然后在德拉科的叫声中走远了。

 

       黑暗。

       无垠的黑暗,没有边界。

       就好像掉入漆黑的泥潭中,哈利觉得动一根手指都做不到,他没法睁开眼。只能任凭自己不断地陷落。

       然后是声音,嘈杂,喧闹。

       哈利觉得自己一定在哪听过,他总是会做一些奇怪的梦,一些恍如身临其境的感觉。

       渐渐的,哈利觉得自己找回了意识。可是,那不是属于他的意识。但那似乎又是他。然后他感觉自己不再下落了,他的脚碰到了地。

       然后不属于他的意识睁眼了。

       冷风,孤月,黑夜。哈利发现自己站在天文塔上,手上还能感觉到魔杖。哈利立马就想跑动,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他站在天文塔最高层的下面的隔间里,抬头往上看。那里有两个人。

       邓布利多教授!

       哈利简直要惊呼出声,他看到教授正站在天文塔的边缘看着前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哈利连忙把头一转想要看清教授对面是谁,可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脖子他根本什么都做不到。他的脚不受控制的向上走去,应该是想要走到最顶层上面。

       不!不要去!

       哈利大叫着从梦中惊醒,喘着粗气看着四周。这是原来的那间客房,他好像又回来了。

       “哈利!你怎么了!”听到哈利的惊呼,罗恩跟赫敏连忙从楼下冲了上来,结果看到哈利赤裸着上半身怔楞地坐在床上。

       “嘿哈利!穿上你的衣服!”赫敏尖叫一声连忙别过头去。

       被赫敏这么一叫,哈利才有些回过神来,有些脸红地套上床头的衣服。“哈利,你好点了么?听金妮说你一大早才回来。”

       看着两位挚友担忧的眼神,哈利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总不能告诉他们自己昨晚偷偷跑去找教授的画像去了吧。“当然没事,昨晚只是睡不着想出去转转而已,没什么大事。”面对赫敏将信将疑的眼神,哈利只能勉强的圆着自己的谎话。

       不过看着哈利还没有消退的黑眼圈和疲倦的样子,赫敏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拉着还想说什么的罗恩走出了房间,并嘱咐哈利最好再睡一会。

       虽然很抱歉两个好朋友,但哈利也没办法。重新躺倒在床上,他不禁回想起昨晚和教授的见面。

       不得不说邓布利多教授一直都是个很会打太极的人,他总是不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所以昨晚哈利的冲动之举显然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答案。那个老人只是高深莫测地看着他,“哈利,不是所有事情的真相都值得我们去探索,有的时候无知是福。”然后看着哈利还想继续追问的神情,老人只是挥挥手表示自己很困,就在哈利不甘心地想离开时,闭眼躺在椅子上的邓布利多教授最后还说了一句话。

       “去问问那些模糊的记忆吧。”

 

       德拉科不知道自己最近做了什么,虽然哈利还是和往常一样,可是他就是觉得哈利变得有些不一样,但具体他又说不上来。尤其是在自己得到了勇士并且出色的完成了第一个项目与龙搏斗拿到金蛋之后,这种感觉更明显了。哈利只是淡淡的表示恭喜,也没有过多的赞誉或是欣喜。双面镜的回应也大都是草草结束了聊天,一副不想多谈的样子。

       该死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德拉科烦躁地玩着自己的魔杖,一边听着潘西和布雷斯讨论着圣诞晚会该穿什么样的礼服。

       而且这次圣诞舞会更是勇士的舞会,因为三位勇士会协同他们的舞伴跳开场舞。所以德拉科最近几乎收到了整个霍格沃茨女生的邀请。虽然他真的很想和当年第一次见哈利那次一样,和他跳舞。

       “但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不知什么时候阿斯托利亚坐到了德拉科的边上,似乎早就看出来德拉科在想什么,阿斯托利亚略带嘲讽地看着德拉科,“当然马尔福少爷也不会真的那么想吧。”

       德拉科知道她的暗示,虽然很不情愿,但不得不承认阿斯托利亚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看着德拉科纠结的表情,阿斯托利亚就知道他又在想他的男孩了。凑过去压低声音,不顾潘西那副见鬼的表情,阿斯托利亚靠在德拉科的耳边,“跟我跳开场舞,后面的舞随你跳。”然后起身挑衅地看着德拉科,一副我知道你肯定不会拒绝的样子。

       “当然,格林格拉斯小姐的盛情,哪敢拒绝。”德拉科也假笑着拉起她的手,温柔地亲吻她的手背。

-TBC.

最近特别忙……抱歉!_(:з」∠)_而且我也有一点卡文,因为不是很想把重点放在三强争霸赛上,重点是后面感情的一个跳跃,相信大家已经初见端倪了。估计圣诞舞会是最后的温存了,然后……嘤,舍不得写了。

评论(13)
热度(30)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