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DH】画像里的人 13

- 13.

       又一个霍格莫德周末,哈利起了个大早,因为和德拉科约好这周末去霍格莫德买为圣诞舞会准备的礼服,当然或许也和很久两人没有约会有关。虽然的确不得不承认自己最近一直在躲着德拉科,但当接到他的邀请时,哈利还是很高兴的。或许事情还没有那么糟,他安慰自己道。

       推开门,呼啸灌进来的冷风冻得哈利一个哆嗦,他不由得对着双手哈了口气,然后紧了紧脖子上的围巾,向校门口走去。

       虽然今天很冷,不过仍是个好天气。

       当哈利到快到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了德拉科。那个人显眼的铂金色头发,总是那么熠熠生辉。似乎是听到了哈利的脚步声,德拉科也正好转身。墨绿色内里的斗篷随着他的转身扬起一阵微风,大概是看到了哈利,德拉科开心地冲他挥了挥手,冻僵的脸上也伴随着笑颜。

       哈利小跑到他的面前,“没想到你这么快,德拉科。是不是等很久了?”有些抱歉地看着德拉科苍白的脸。

       “怎么会。一想到要见哈利,我就整个人都热了,要不要感受下?”笑嘻嘻地牵住哈利的手,感受着来自另一方的温暖。“时候不早了,我们走吧。”

       霍格莫德的清晨是热闹的,不同于霍格沃茨的静谧,这里的人们很早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每个店铺都早早开门营业,街道上也可以看到形形色色的商人在边走边叫卖,还有早餐的诱人香味。

       两人在一家早餐店随便吃了点之后,就赶向了他们今天的目的地,Gladrags巫师服装店。

       随着叮铃的响铃声,哈利推开了服装店的门。

 

       在韦斯莱夫妇的再三确认下,哈利也再三保证了自己没事,才被允许放行。这时候几个朋友基本上都各回各家了,赫敏有问过哈利是不是要回波特家,却得到了否定答案。

       “我想我大概有点事要做。”随后便匆匆幻影移行,留下还有什么话要说的赫敏。

       伴随着挤压水管的不适感,哈利也到了他今天的目的地。

       他有仔细想过邓布利多教授说过的话,问问模糊的记忆。于是哈利昨天躺在床上想了一天关于他的模糊记忆,从未如此大费周章地整理过自己的脑子,如今重新梳理一遍,哈利不得不承认他发现了很多严重问题。他觉得自己的记忆被修改了。可是他自问大脑防御术过人,一般人想要侵入他的大脑都很难,更何况修改记忆?那就只有一种可能,是在他习得大脑防御术之前做的。如果他的脑子没有骗他的话,哈利是在六年级的时候在小天狼星的教导下学习的。那现在范围就缩小了,是六年级以前的时候。虽然依然很摸不着头绪,但哈利的确很多事情都很模糊,比如他分明记得四年级的时候有三强争霸赛,但却记不得霍格沃茨的勇士是谁,尤其是他在五年级时的很多事。

       但更多的,是一种联系被切断的感觉。一种和谁的关联,虽然哈利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才好。于是哈利决定先弄清楚一件事,关于四年级时三强争霸赛的勇士的事情。哈利在和纳威聊天的时候不经意间有提起过这件事,纳威也给了他答案。也就是他今天要找的人。

       德拉科·马尔福。

 

       “哈利,你是不是刚刚有点生气?”走出Gladrags巫师服装店德拉科就猛地抓住哈利的手,神情焦急。

       反观哈利却神色淡然,仿佛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但铁青的脸色骗不了人,“德拉科,你抓疼我了。”

       “对,对不起哈利……”慌张地松开哈利,德拉科对恋人的突然翻脸有些无措,他显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看着德拉科愧疚的神色,哈利不由得叹了口气,拉着德拉科走到了村子外面的树林间。

       叶片间穿透下来的阳光把这片雪地反射的光亮。哈利松开德拉科,没有理会德拉科迫切需要解释的神情,自顾自地背对着他。

       “听着,德拉科,你明白你在跟谁交往。是我哈利·波特,而我,是个男人。”哈利慢慢转身,看着德拉科,“所以,也请不要用对女人的态度面对我。”

       “我只是……我只是觉得替你付钱是我的义务而已,我没有别的意思,哈利。”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只不过我觉得你需要好好端正一下自己的态度罢了。”听着德拉科苍白的解释,哈利也只是梗着脖子看着他,态度强硬。

       “这就是你最近一直不理我的原因?”德拉科意识到什么,“可是哈利,我真的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我也没有把你当做女人的意思,我只是,我只是以为我们会是一对很好的情侣。”

       哈利只是摇了摇头,“不,德拉科,你或许应该问问你心里的想法。”碧翠色的眸子直直地看着面前有些慌乱的少年,虽然不忍心继续说狠话伤害他,但是,“或许你瞧不起的人太多了,你已经没有感觉了。”

 

       “波特先生!”

       “打扰到您了,马尔福夫人。”

       面对不请自来的哈利,阿斯托利亚不知道是把他请进来还是拒之门外的好,只能尴尬地站在门口,“今天父亲母亲都不在,请问波特先生是有什么事么?”她小心翼翼地斟酌着字句。

       “我今天来不是找他们的,虽然知道这个要求可能有点无理,不过马尔福夫人,可以让我见见您丈夫么?”

       哈利这句话让抓着门把手的阿斯托利亚手一紧,眼神也有些不知名的慌乱。“那个……可是德拉科只是一副画像,大概不能帮到您什么,所以波特先生,那个。”

        “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可是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想和马尔福先生商量,无关乎他是否是画像。”阿斯托利亚躲闪的态度让哈利心一沉,但他知道德拉科是一个很大的突破口,只能态度更加强硬。

       “那我能冒昧地问一下是什么事情么?”

       “关于我的记忆。拜托您了。”哈利正色道。

       放在扶手上的手一松,阿斯托利亚神色莫名地看着哈利。她终于还是等到这一天,等到这个人来找他了。

       “那请吧,波特先生。”

 

       最终两个人不欢而散。

       德拉科把自己扔到床上,拿手遮住酸痛的眼睛。一切发生的都太突然了,让他毫无准备。是不是最近他说了什么话才会哈利有那种想法,可是他真的是真心想对哈利好,想把一切都给他。这样也有错么。

       眼角有温热的液体划过,德拉科忍不住把头埋进枕头里。

       他只有十七岁,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回到寝室的时候哈利感觉累极了,就像打了一场筋疲力尽的战役。最后也只是两败俱伤。

       坐在床上的时候哈利忍不住把一直放在身上的双面镜拿了出来,却不敢去叫那个人。因为他深深地把他伤害了。手指摩擦着光滑的镜面,冰凉的触感就像那个人冰凉的手,没有丝毫温度。

       哈利知道自己不该随便怪他,因为那没有理由。自己只是不喜欢德拉科对人的态度,不喜欢德拉科对他的态度,不喜欢德拉科不尊重他人的态度,更不喜欢……德拉科把他当女孩子珍惜的态度。

       把头深深埋进双手里,哈利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去道歉么?可是他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已经无法再忍下去了。

       想光明正大地站在德拉科的身边,想像个男人一样,并肩站着。

       今夜,注定无眠。

 

      “好久不见,马尔福先生。”

      “好久不见,波特。”

       看着眼前身穿校服神色傲然的少年,哈利有些恍惚。

       好像很久以前,他就见过这个人,那副不可一世的态度。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说。

       好久不见,德拉科。

-TBC.

还是有点卡文,怕进度有点快,不过我的确想赶紧结局。

这也是我理解中的同性恋之间的一个问题吧,尤其是头一次同性恋的人都会有这种问题,你不是在和女人恋爱,而是和男人。那么就不能拿对付女人的那一套对付一个男人。

哈利和德拉科之间存在的问题当然也不只这些,还有性格家庭教育等等。不过这些都只是导火索,最后爆炸,还需要一些更可怕的事情。

PS.最近在纠结想写一篇战后文,有好的想法可以和我聊聊~

PPS.上章反应是最惨淡的一章……我有点方,是不是写得不太好,卡文好烦QAQ

评论(10)
热度(42)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