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雷安ing
安清是心里的白月光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文:@雷安命。
绑画:@樱桃树桩

世界第一卷吹
爱我请先爱卷老师

关于

【德哈】Expecto Patronum 1

「老魔杖、隐形衣、魔法石。」

「什么可以让你不惧死亡?」


「你。」



#战后文

#又见半夜写文系列

#总是还没想好就迫不及待动笔




『金妮·韦斯莱』

对着镜子里那个蓬头垢面的女人笑了下,镜子里的人也同样回了个笑容,嘴角古怪的弯起。

金妮放弃般的揉弄着被戏称为格兰芬多狮子的火红色长发,却又发现它们已经打结了,拨弄的时候会让她感到疼痛。

谁又能想到这是那个曾经可爱漂亮的金妮·韦斯莱。

或许妈妈说的是对的,她根本就不适合来当什么傲罗。梅林,见鬼的盲目爱情。


“早,金妮。”

“嘿韦斯莱!”

“哇哦,咱们司唯一的女性!”

“我似乎真的很久没见过女人了。”

没有理会傲罗司里各种男性的各式早安,金妮抱着手里的资料走向了最里面的那张桌子。

堆高的文件几乎淹没了那个人,虽然他的确个子不高容易被文件吞没。现在也只能看见几撮毛象征性地抖动着。

“砰”的一声把一堆文件放在桌上,却仍然避免不了的发出了巨大声响,惊得那个人一个踉跄,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

“哈利,你今早的文件。”看着哈利被自己吓个不轻,眼镜都有些歪,金妮忍不住捂嘴偷笑。

“早,金妮。虽然咱们司就你一个女的,但我还是很怀念你当年的温柔模样。”哈利扶正眼镜,一本正经地说道。

然后看到眼前的红发魔女抽出了魔杖,他抽搐着嘴角立马改口,“当然,现在的你更让人着迷了。”


距离战争已经两年了,一切都有条不紊地继续着。该上班的上班,该上学的上学,看着大家神色匆匆的样子,就好像在努力逃开战争带来的阴影。

手持魔杖指导着新进的傲罗们,那些年轻的脸上带着他们当年也有的冲动、激情以及桀骜。像极了他们。但又不是他们。

因为这些孩子们,没有经历过战争。


金妮当初选择和哈利一起进入傲罗司的确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朋友们都以为她或许会和赫敏一样去当个政客,或者是做些更像是女人该做的事。而不是挥舞着魔杖,像个男人一样战斗着。

不过金妮并不在乎。


选择来这里是为了哈利,因为她知道哈利想当傲罗,所以她也想当傲罗,想在大家都不能保护他的时候保护他。


多么可歌可泣。

可惜没什么用。




『赫敏·格兰杰』

赫敏想睁开眼,可是沉重的眼皮在阻挠着她。

梅林,快起床啊!赫敏在内心叫喊。

然后她看到了眼前一片棕色,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她的头发。


“早安,格兰杰副部长。”

“副部长早。”

微笑地一一回应着。拿捏正好的角度,微微翘起的唇角,柔顺贴服在耳鬓的头发,以及稍微一点点的淡妆。完美的赫敏·格兰杰副部长。

虽然她经常会在办公室揉着脸颊让自己不要因为假笑多了而肌肉酸痛。


战争结束后的赫敏选择当一个政客,一个曾经她最讨厌的职业。但要强的她相信,自己可以改变这一切,可以改变魔法部。

至少她还是个年级第一。


“格兰杰副部长,有人找您。”

“有预约么?没有的话让他先预约再说。”赫敏头也不抬地回道。

“那个人好像是您的好友。”秘书小姐小心翼翼地斟酌着台词,“是傲罗司的金妮·韦斯莱。”

赫敏一下子就抬起头来。

“让她进来。”


在知道金妮和哈利分手了以后,赫敏还为这对当初被大家都看好的情侣难过好一阵,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或许两人真的不适合。不过感情这种东西最是难把握,赫敏也不好说什么。

但当金妮选择进了傲罗司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小姑娘并没有死心。

虽然赫敏语重心长地跟金妮说过,哈利是个很固执的人,决定的事很少会回头,或者她应该试着放手。不过结果显然易见。两个人都很固执。


进门来的金妮真的让赫敏吓了一跳,虽然她知道金妮经常会因为傲罗训练弄得浑身脏兮兮的,但如此不修边幅的样子。

“梅林的胡子!金妮你做什么了!”

赫敏从位子上站了起来,连忙扶着气色不太好的金妮。她的斗篷被撕扯的破了好几处,脸上还沾染着血迹,甚至呼吸都还有些抬不上来。但这些都顾不上了。金妮一把抓住赫敏,语气焦急,“赫敏!哈利他,他出事了!”




『罗恩·韦斯莱』

有人说罗恩·韦斯莱是最走运的人。

救世主哈利·波特的挚友,女朋友是如今的副部长被称为本世纪最聪明女巫之一的赫敏·格兰杰,战争过后又加入了最喜爱的魁地奇战队,从事着梦想中的工作。

梅林,有谁还能比他更幸福?


罗恩是被赫敏的双面镜给吵醒的。虽然他因为倒时差现在脑子还很迷糊,刚打完比赛飞回伦敦实在是累得不行。

“亲爱的虽然我真的很想和你说话,但我不得不说我现在真的好困……”

但镜子里的赫敏没有像往常一样和他开玩笑或者是嘲讽他天天睡觉什么的,而是一副急得快要哭出来的样子,“怎么办罗恩,哈利他,哈利……”

一瞬间所有的瞌睡虫都被赶走了,罗恩一屁股坐直身子,拿正了镜子,“哈利怎么了!”

“他被黑魔法袭击了!现在醒不过来!梅林,罗恩你快来圣芒戈,我快要急死了。”

看着赫敏泪水已经要逼出眼眶,罗恩手忙脚乱地下床往自己身上胡乱套着衣服,还不忘安慰心爱的女友,“亲爱的放轻松,哈利会没事的,我马上就来!”


或许只有罗恩自己不认为他很幸运吧。

因为生活在他人的光环之下真的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小时候提起罗恩·韦斯莱,都说是珀西或者是双胞胎的弟弟,再后来说起罗恩·韦斯莱,是救世主的铁哥们,万事通小姐的男朋友。没人会说,这是罗恩·韦斯莱,一个很棒的孩子!

那真是糟糕透了。


一个幻影移形赶到圣芒戈,罗恩向前台问了哈利的病房号,来不及道谢就冲上楼去。


学生时代的罗恩没有不嫉妒过哈利,更确切的是说,他一直都潜意识的嫉妒着哈利,甚至到了七年级逃亡的那段时间里,这份扭曲的恨意被放大到最大,借由魂器。

但最后罗恩还是被哈利救了,被那个他嫉妒了那么久的人拯救了。

多么搞笑。


气喘吁吁地跑到门口,罗恩就看到一大群人围在哈利的病房前。不过这些人显然都不是来探病的。

虽然战争已经结束,但救世主的名号依旧响亮。哈利就像个发光体,走到哪都有人关注。哪怕像现在这样,受了伤,都有无数的人想要涌进去获得第一手的资料。

看着被病房外的吵得发脾气的金妮和赫敏,罗恩突然又觉得他不是你们嫉妒哈利了。

至少镁光灯下的生活,大概没他想的那么轻松。


“我说,什么时候圣芒戈是可以随意吵闹的地方了?”

故意拖长的贵族腔调,冷得掉渣的嗓音昭示着声音主人极度不悦的心情。罗恩转身,就看到了那个人。




『德拉科·马尔福』
战争几乎毁了德拉科的一生。财产被没收,双亲双双入狱,来自伏地魔的威胁,光明一方的不屑,以及糟糕得不能再糟糕得名声。如今德拉科回想起来,都有些感叹那时候自己内心的强大。

他是在一夜之间长大的。被逼得。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放弃了他。至少那个一直被他嘲笑的圣人波特还真的是个圣人。

虽然德拉科到现在依旧不想去感谢他。


“院长,傲罗司那边送来病人了。”

小护士怯怯的站在院长的桌前,但依旧忍不住想偷偷瞟一眼传说中的院长。真的很帅啊。

“他们哪天不送人过来,安排好病房就行了。”德拉科继续奋笔疾书,根本没有注意到小护士花痴的眼神。

“可是……”小护士虽然很想继续花痴下去,但想到事情的重要性,“这次送来的是傲罗司的司长……”

啪嗒。德拉科若无其事地捡起来掉到地上的笔,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嘲讽的笑容,“那个家伙,终于也把自己搞进来了?”


在德拉科最绝望的时候,那个人躲过所有人的视线,偷偷跑来问他要不要加入他们。

在战后德拉科最迷茫的时候,那个人轻笑着对他说,“留在圣芒戈吧。”

然后他就留在这了。


踱着缓慢的步子走向哈利的病房,隔得老远就能听到记者们噼里啪啦的拍照声和赫敏·格兰杰尖锐的叫喊。

“你们这些混蛋!不知道哈利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休息么!”

虽然德拉科觉得她快要撕破喉咙的嗓音并不会让哈利安静到哪去。

然后德拉科整了整白大褂,擦的光亮的皮鞋走在地上发出节奏的脚步声,越过傻站着的罗恩·韦斯莱,德拉科冷笑着看着病房外的人,“我说,什么时候圣芒戈是可以随便吵闹的地方了?”

世界一下子清净了。


“出任务的时候被黑魔法打中?”德拉科皱眉看着眼圈红红的金妮。

“是的。本来我们以为已经结束了,谁知道突然有个食死徒从背后冒出来……然后,然后,呜。”见她又要哭了,德拉科烦闷地挥了挥手让她安静下来。

抽出魔杖放到哈利的额头上,德拉科缓缓地将自己的魔力注入到他的身体里。哈利额头上的疤痕已经很淡了,光洁的额头衬得他比以前英俊了不少,也怪不得那么多小护士天天在他耳边唠叨那个帅气的傲罗司司长。

回过神来,已经扫描完了。德拉科忍不住咳了一声掩盖住刚刚走神的痕迹,板着脸看着一脸紧张的众人,“具体我目前也查不出来,他身体里的黑魔法痕迹已经很淡了。先等他醒过来,根据他的症状我才能进一步判断。”

“你是说让哈利住在圣芒戈?”

斜睨了一眼罗恩,德拉科嘲讽道:“怎么?还怕我伤了伟大的救世主不成?”

罗恩噎了一下,“我不是那个意思。”

“好了罗恩。那马尔福,哈利就拜托你了。”赫敏抹了抹眼角的泪水,一脸正经地看着德拉科,“好好照顾他。”

“呵,不劳你们费心。”


哈利·波特救了德拉科·马尔福,但他并不感谢于他。因为德拉科知道,对于哈利来说,救人是一种天经地义的事。即便他后来不再救人了。

他救他,无关其他。




『哈利·波特』

哈利·波特的一生都像是被计划好的。

进入霍格沃茨,找到魔法石,发现密室,和小天狼星的相遇,火焰杯,凤凰社的人,后来才知道的卧底斯内普,以及杀死伏地魔。

哈利觉得他前半生好像都在做别人要求他做的事。人们告诉他,你该去杀死伏地魔了,然后他就去了。

所以战争过后的哈利空虚了好长一段时间,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赫敏说这是战争综合症。


成为傲罗是哈利一直的梦想,所以战后的他不出所料的进了傲罗司,并且两年之后就成功当选傲罗司司长,可谓前途似锦。

可是哈利还是很迷茫,因为他又不知道要做什么了。


哈利喜欢魔法,因为他们很神奇,可以带给他不可思议的力量。但渐渐地,哈利就不再喜欢魔法。他们就像魔鬼,蛊惑着他。

不论是战争时期,还是当了傲罗,黑魔法越来越是家常便饭。甚至念上几句不可饶恕咒也像喝水一样正常。

很长一段时间,那个代表死亡的绿光总是出现在哈利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所以被害怕的东西袭击也是预料之中。


哈利觉得他做了一场梦,梦里的他一直在逃,似乎后面追他的是多么可怕的生物。就在哈利想回头看看究竟是什么的时候,只看到耀眼的绿光。

然后他就醒了。

猛烈的强光让哈利的眼睛忍不住眯了起来,眼睛分泌出生理性泪水,顺着脸颊滑落到枕头里。

晃神了好半天才看清头顶雪白的天花板。

梅林,他在哪。

哈利想起身,却发现动一动手指都疼痛万分。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渴死在这张床上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目光和哈利对个正着,然后两个人都愣住了。

苍白的脸,烟灰色的眸子,毫无血色的唇,像个雕像一样板着的脸。哈利一瞬间就反应过来眼前的人是谁。

梅林为什么德拉科·马尔福在这。


“看来我们的救世主已经醒了。虽然我不得不说居然还会被食死徒偷袭,现在傲罗司司长的评定都这么随便了么?”招牌式的假笑挂在脸上,面对还有些怔楞的哈利,德拉科毫不留情地嘲讽着。

“我,我以为……”脑子还有点混沌的哈利被德拉科噎的说不出话来。

“蠢货。”嫌弃地看了一眼哈利,德拉科抽出魔杖点在他的额头上,“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不会乱动,省得魔杖一不小心戳到你的眼睛里。”说完这话哈利果然乖乖地躺在床上,任由德拉科的魔杖挥来挥去。

皱着眉收起魔杖,德拉科古怪地看了他一眼,“你有什么不适的地方么?”

“额,除了全身酸痛得动不了以外,我想暂时没有。”哈利眨了眨眼。

“好吧。看来那个食死徒的黑魔法至少到现在还是善良的,救世主还可以再拯救人们几天。”撇了撇嘴,德拉科收起魔杖,“先在圣芒戈观察几天,等可以了再说。”

见哈利似乎要反对,德拉科一个眼刀甩了过去,成功让哈利小朋友闭眼装死。




『莫丽·韦斯莱』

将准备好的鸡汤和各种食物放进篮子里,莫丽满意地拎起篮子幻影移形去了圣芒戈。


虽然人人都说韦斯莱一家靠救世主在战争期间大放光彩,但莫丽·韦斯莱并不这么想。或者是,她宁可以没有这些所谓的荣誉,如果一定要拿她的孩子的生命来换的话。

战争是可怕的。它在不经意间就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曾经热闹的漏居现在也只有她和亚瑟,和想陪着他们的赫敏跟罗恩。孩子们都长大了。

而她也老了。


“韦斯莱夫人!”看到莫丽进门,躺在病床上的哈利眼睛就亮了起来。

莫丽刚想打招呼却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常年面无表情的德拉科·马尔福正不耐烦地翻看着哈利的病历。

“哈利,我给你带了点吃的,好好补补身子。”莫丽把篮子放在床头,但碍于德拉科的存在,不自觉有点尴尬。

“我先出去了,有事叫我。”德拉科见状站起身,一脸淡漠地走出了病房。

见他走了出去,莫丽和哈利都同时松了一口气。


失去了一个儿子之后,莫丽更加把哈利当成自己的孩子。或许是这个孩子的眼里仍旧有着最初的天真和单纯吧。

“真是麻烦你了。”哈利有些不好意思地喝着鸡汤,吃着莫丽带来的各种点心。

“怎么会哈利,你就是我最小的孩子。”慈爱地摸了摸哈利的头,少年柔软的发丝划过手心,触摸着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和哈利道别后的莫丽刚出门就被门外一直站着的人给吓了一跳。德拉科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靠墙的身子直了起来,朝她打了个招呼。

莫丽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虽然德拉科·马尔福的确后来帮了凤凰社,但莫丽到现在都还有些无法接受他。就像大多数人一样。

“感谢你照顾哈利。”但莫丽还是朝他道了声谢。

“大家都一样。”德拉科挑眉,不以为意。




『西莫·斐尼甘』

或许西莫·斐尼甘这个人的一生倒是没有被改变太多,因为现在的生活和他本来想的就差不多。

凭借爆破上的天赋成功进了傲罗司,和哈利、金妮等当年的战友们一起出生入死,可能哪一天不小心死在什么任务里,被授予勇士的勋章然后草草结束一生。运气好点还能顺利退休说不定还可以娶妻生子,下辈子享受天伦之乐。

感觉都差不多。


不过哈利出事也是大家都没想到的。因为那可是哈利·波特,继邓布利多之后本世纪最伟大的魔法师。战争时期的救世主,现在最厉害的傲罗,几乎所有的年轻人都以哈利·波特为偶像。出神入化的魔法,犀利到位的指挥,过人的智慧和惊人的天赋。谁都不能否认,在战争中成长最多的人应该就是这个当初怯懦的小男生了。虽然哈利还是经常被傲罗司的同伴们捉弄。但谁都知道,那是哈利·波特,是他们的救世主。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突然有一天倒下了。几乎让整个傲罗司都炸了。

不过还好哈利很快就苏醒了,不顾圣芒戈院长的阴沉的脸色,没过几天就接着上班工作了。

于是生活又继续有条不紊地过着。


但显然一切都没有想的那么简单。

大家都以为哈利已经没事了,就连哈利也以为那个黑魔法没什么大碍了。意外却发生了。

后来的一次任务中他们碰到了摄魂怪,大概不是魔法部所掌管的,而是野生的摄魂怪。

死亡夜幕般的身躯向他们袭来,丑陋的生物张着它的血盆大口。但西莫并没有慌,因为哈利在。哈利的呼神护卫是最厉害的。

可是这一次,哈利失败了。

“Expecto Patronum!”哈利举着魔杖,却只有一点稀薄的白雾。哈利错愕地看着摄魂怪向他袭来,似乎还不能接受自己最拿手的魔法失败的这件事。

“哈利!危险!Expecto Patronum!”金妮一把扑了上去,魔杖喷涌出的白雾凝成一匹尖啸的骏马,怒吼中向摄魂怪冲了过去。

混乱中,西莫看到哈利惨白的面孔。

似乎有什么在破碎。


“什么?不能用呼神护卫了?”西莫帮哈利联系了圣芒戈的院长德拉科,电话那头传来惊诧的叫声,“哈利现在在哪?”

“他已经回到傲罗司了,不过……”他似乎情况不太好。看着被金妮不断安慰着的哈利,西莫忍不住叹了口气。

一切都在向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


-TBC.

_(:з」∠)_周末的时候就喜欢写些别的脑洞,不好好更文系列。

不过我下周可能就要消失一周,因为各种考试和下周末的六级,各位周末等我~


>下章戳我

评论(8)
热度(121)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