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雷安ing
安清是心里的白月光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文:@雷安命。
绑画:@樱桃树桩

世界第一卷吹
爱我请先爱卷老师

关于

【德哈】Expecto Patronum 3

>上章戳我





「关于治疗。」

「重要的是不仅仅局限于表象,而是深入其根本。」




『乔治·韦斯莱』

“老板,侏儒蒲卖完了!”

“自己去仓库里拿!”

乔治·韦斯莱手扶栏杆,站在高处冲着售货员叫嚷着。蹙眉看着小姑娘不太熟练的毛躁手脚,忍不住叹了口气,转头时露出头发下一个黑色的空洞。

韦斯莱笑话商店,对角巷最赚钱最欢乐的地方。

你可以找到任何搞笑玩意甚至去向老板专门定做,那样还能得到奖金。这里是所有霍格沃茨学生都爱的地方,逃课糖果、侏儒蒲,没有你不想要的。

被施展魔法的小精灵在房间里游荡,无数升空的各色气球,数不尽的糖果。学生们兴奋快乐的脸庞更为这家硕大的商店增添了缤纷色彩。顺着旋转楼梯一层一层向上走,每层都有专门的售货员穿戴搞笑服饰为学生介绍着什么。一切都是那么忙碌有序。

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

“欢迎下次光临。”送走了最后一批顾客,员工们也早都收拾回家了。乔治面带倦容地锁起大门,打理整齐的西装也褶皱不堪。慢吞吞地顺着楼梯走到最上层的房间,那是他的起居室。

把疲惫的自己扔到床上,本来不大的床另一半却被一堆东西所占满,枕头、玩偶、被褥,硬生生地把这个床缩小了一半。

乔治侧躺着,眼皮如千斤重。他忍不住紧了紧身边的毛绒玩具,就像是搂着一个人。


如果说谁是最痛恨战争,那他乔治·韦斯莱必定能榜上有名。因为战争夺走了他的双胞胎费雷德。

突然有一天一个形影不离的人真的离开了,那该是什么感觉。万箭穿心?比那还痛。

乔治不得不用他所能想到的所有方法去填补生命中缺失的空缺,可是他却没法填补心上的空洞。无论堆砌在床上再多的东西都无法模仿出弗雷德睡在那里的重量。无论笑话商店充斥再多的欢声笑语都无法让他真正再开怀大笑,因为他早已失去了笑的力气。


“你们几个快一点好么!”

“嘿赫敏不要走那么快好么?还有为什么我们要这个时候来笑话商店啊。”

“我不是跟你说了么?治病就要治根本,Expecto Patronum的原理就是快乐的回忆,所以你说为什么我要来这里!”

“那这个马尔福又是怎么回事!”

“因为至少现在他是最专业的医生!”

被高亢的声音吸引了注意力,乔治诧异地看着四个进门的人,“罗恩、赫敏、哈利,还有马尔福?!”显然和弟弟一样,他也很惊诧最后一个人的出现。

德拉科的脸黑得跟个锅底一样,不耐烦地扭过头去。

“嘿乔治!”没有理会几个人微妙的态度,赫敏像个没事人一样伸手冲着乔治打招呼,“我们今天来有点事需要麻烦你。”

“所以说你是想找我问点意见?”乔治挑了挑眉,看着面前的四个人。

赫敏有些不自然地点了点头,“不好意思乔治,我不是有意想勾起不好的回忆,只是你知道的,现在哈利的病情没有一点头绪。”

“我像是会在意这种东西的人么。”乔治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在哈利出事之前,很少有人知道乔治·韦斯莱也无法施展呼神护卫。追其根本,无关什么受伤或者黑魔法。呼神护卫的施咒原理来自于快乐回忆,而弗雷德的逝去,不仅带走了他的灵魂,还带走了他的快乐。

他无法再施展这个魔咒了。


“你知道的,快乐记忆嗯哼。”乔治冲着哈利笑了笑,“所以赫敏这个意见也不是没有理论依据,可以从这方面下手。”

“可是哈利都记得啊。”罗恩不解道。

“你笨死算了罗恩!不是记忆,是快乐好么!”赫敏有些无法忍受男友捉急的智商。

“额,那很简单啊,让哈利快乐不就好了。”

听着话题越来越向诡异的方向发展,哈利连忙出口打断,“嘿伙计们!我难道看起来有不快乐么,我很好啊。”

“哈利,那只是你这么想而已!”

“梅林啊,赫敏,我真的很好,你看我现在笑得很开心啊。”

“你笑得恶心死了好么!”

嫌弃地看了看发蠢的几个人,德拉科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脑子抽了才会答应陪他们几个来这里。


于是直到最后,大家也没能从乔治那里得到什么宝贵经验。乔治本人也只能爱莫能助地耸肩,送了他们几个新品。不过等到其他三个人都幻影移形走掉的时候,乔治叫住了正打算走人的德拉科。

“马尔福!”

德拉科回头疑惑地看着他。

乔治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说,感谢你照顾哈利。”

德拉科怔楞一下,随即又换上那副假笑面具,冲乔治扬了扬下巴,“你还是先关照你自己吧。”下一秒就消失在了空气里。徒留乔治一个人站在冷清的门前。

冷风吹过,乔治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搓了搓手转身进了门。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连带着弗雷德那份。




『布雷斯·扎比尼』

德拉科是在一群女人堆中找到布雷斯的,甚至都无法忽视一两个漂亮的男孩子。面对烂醉如泥的某人,德拉科无奈只能抽出了自己的魔杖,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给他了个清泉如水。

“梅林……德拉科。”一把抹掉脸上还残留的水渍,布雷斯还沾染着情欲的棕色眸子眨巴了半天终于找到了焦点,无奈地看着好友一副不爽的样子,他随意挥了挥手遣散了一群男男女女。

德拉科环胸看着挣扎着想站起来的布雷斯,不禁嗤笑,“这还是我们曾经的斯莱特林的万人迷扎比尼么?瞧瞧你现在的样子。”

“呵,那也比某个纯血叛徒来的好听。”忍受着浑身酸痛,布雷斯坐在椅子上喝着剩下的白兰地,还不忘讽刺道。

懒得理会这个人的尖牙利齿,“布雷斯,你家的藏书都还在吧。”

“啊?你已经缺钱到要打我家藏书的主意了么?”瞟了一眼德拉科,布雷斯依旧自顾自地喝着酒。

“我只是想拜托你帮我查个东西。”德拉科垂手站在他面前,脸色阴晴不定,“关于阻碍魔咒释放的那种黑魔法,你懂得。”

布雷斯终于放下了已经喝空的酒瓶,懒洋洋地抬眼看向德拉科,“我当然懂,可是为什么要帮你?或者说,我为什么要帮救世主?”

“你——”德拉科一下子噎住了。

“难道你真的当叛徒当上瘾了?”

“你知道的,波特他本人并没有怎么样。”

“哦?感情那个发号施令的人并不是他?”布雷斯挑眉。

“布雷斯,你不要太钻牛角尖了。”

“砰——”的一声惊得德拉科向后退了一步,布雷斯阴沉着脸看着他,眸中是无法熄灭的怒火,他沉声道,“我钻牛角尖?德拉科,是不是你自己忘了你的父母是谁杀死的?是不是你忘了潘西怎么死的?是不是你忘了那段猪狗不如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你忘了么——!”说到最后布雷斯忍不住提高了嗓音,脸颊也染上了怒气带来的红晕。

面对布雷斯的咄咄逼人,德拉科只是苍白着脸仰着头,同样不服输地看着他,“我从来没有忘记,但也从来没忘记那个人没有放弃我。”在最黑暗的时候。

两个人像比赛一样都梗着脖子怒视着对方,像是谁要是先卸下劲来谁就输了一样。

最后是布雷斯先认输了。

他揉了揉自己发疼的太阳穴,闭上眼不想看到德拉科的样子。

“我知道了。”


布雷斯从来不否认自己并不是个好性格的人,不过说实在的你也真的在斯莱特林里找不到什么好性格的人。所以当他做出说谎、做错事甚至是背叛的时候,也没什么太大的心理压力。人都是自私的,他也不能例外。

可是他始终无法释怀好友德拉科的背叛,尽管他知道德拉科并没有做错,他也没必要去计较这些庸俗的感情。但每当想起来那个女孩最后狰狞的面孔,恶毒的话语,以及那之下潜藏的带着毒的深沉爱恋时,他就只能挣扎着从一次次梦魇中醒来。

潘西·帕金森的死对他来说是个巨大打击,像是最后一根压死骆驼的稻草。这个姑娘没有他的能屈能伸,她是那么耿直,直到最后都不肯低下高傲的头颅。所以等待这个倔强女孩的,只是死亡。

其实想想是很不公平的。同样是追逐自己的梦想的事物,同样是竭尽所有的力气,为什么有的人就可以得到美好结果,有的人却只能含恨而终呢?

所以就算德拉科在后来费尽心思把他从阿兹卡班救了出来,甚至赎回了他的部分家产,保证他的以后生活,他依旧不能原谅他。

因为潘西直到死,都在念叨着德拉科的名字。


但最后他还是来到了这里。布雷斯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推开了尘封已久的书库大门,任由灰尘将他淹没。


布雷斯曾经问过德拉科,为什么要这么拼命救哈利·波特,因为就算是圣芒戈院长的名誉,他觉得要是他自己也不会救这个昔日的敌人的。这么说的他得到了德拉科一个白眼,那个骄傲了一辈子的人哪怕在这个时候也挺直着腰板,不肯服输。“因为他救过我,仅此而已。”哦得了吧德拉科,你以为我是那些崇拜你的小女生么?布雷斯忍不住在内心翻白眼。


“所以说你一定要在这里谈话么?”布雷斯一脸黑线地看着周围一对对情侣卿卿我我的样子,觉得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德拉科尴尬的咳嗽一声,“毕竟我们身份特殊,帕蒂弗茶馆有利于隐藏。”

“梅林的袜子,我可不想第二天传出和你的绯闻!”布雷斯一脸要吐的样子看着德拉科,然后从包里拿出几张写满字的纸,不耐烦地递了过去。

“我就知道你可以的。”德拉科的脸上罕见的有了欣喜的表情,微微翘起的唇角以及上扬的声调昭示着其主人的愉悦心情。德拉科认真地翻阅着,布雷斯只能无聊地低头搅和着咖啡。

就在布雷斯已经把本来好好的卡布奇诺搅得不成样子时,德拉科终于放下了纸张,一脸深沉地思索着,“所以说你觉得guilty这个诅咒的可能性最大?”

布雷斯满不在意地摊了摊手,“至少从现在看来,应该是这个。”

“罪恶感的放大么……”德拉科不禁开始念叨,眼神飘忽不定。

“或许你可以再观察久点,最好能再多出点症状。”虽然很想说最后折腾死救世主最好,但被德拉科瞪了一眼之后布雷斯也只能乖乖闭嘴。

“如果不是黑魔法是诅咒的话,估计时间就要很长了。”德拉科若有所思。


“不过还是谢谢你了,布雷斯。”临走前德拉科有些歉意地看着他,“我知道你还是不想原谅我,不过我还是很高兴能有你这个朋友。”

德拉科的这样弱势样子实在是少见,所以布雷斯也怔住了,呆呆地看着这个印象中永远高傲的人向他表现歉意。

“我很抱歉潘西的事。但我从没想过她会如此……坚持地选择那条路。”

布雷斯勾了勾嘴角,轻轻拍了拍德拉科的肩膀。

“或许这也是我们都比不过她的一点吧。”




『金妮·韦斯莱』

“哈利!你给我好好待在办公室么!”

再次逮回来某个想偷偷尾随他们出任务的某个司长,金妮觉得自己的头发真的要像狮子一样炸开了。双手环胸气势汹汹地看着面前尴尬笑着的青年,结果本来高涨的怒气在遇到哈利怯懦的样子时,又一下子消失殆尽。

所以最后她只是无奈地揉了揉哈利永远鸟窝一样的头发,放轻了声音,“我知道你很想去,但也请好好忍耐好么?”


自从哈利中了黑魔法之后,几乎所有的人都提心吊胆,金妮更是像个保姆一样全程监护着哈利,让他苦不堪言。

“梅林!金妮我只是不能施咒,不是没有手脚啊啊啊!”

“那也不行哈利,坐在你的位子上!”

于是在金妮女汉子的气场下,哈利也只能乖乖就范。同事们都笑如果哈利和金妮真的在一起,那哈利一定是个妻管严。

不过这个前提并不成立。


金妮有些记不得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是谁先告白的了,因为一切都是那么的水到渠成。自幼崇拜着那个人,知道他是哥哥朋友后更加欣喜若狂,密室的搭救更是俘虏了她整个少女心。所以最后的完美结局也没有太多的悬念。可是谁知道这并不是结局,故事还长。

尽管记不得开始,金妮却深深记得结尾。因为分手是她自己提出的。听起来很搞笑不是吗?明明是她提的,现在却沉浸在无尽的后悔中。

因为她不得不这么做。她无法忍受自己的男朋友并不是真的喜欢自己。

哈利其实很好懂,他几乎想什么都写在脸上,所以就连他不爱自己这件事,金妮也知道的十分清楚。所以比起让心爱的人提出心痛的分手,不如自己去率先出口,也免掉日后的痛苦。

但现在想来,是她太天真了。


“你要回去了么?哈利。”看着办公桌后面的人匆忙地收拾着自己的东西,金妮探头问道。

“嗯,今天跟马尔福约好了要复查。”哈利再次确定了下自己没什么忘带的,安心地关上包,冲金妮浅浅一笑。岁月并没有在哈利身上留下太多痕迹,而且他也算不上年纪多大。比起让人眼前一亮的帅气,哈利则逐渐走向了圆滑内敛,一种潜藏在这副普通驱壳内部的气质让人着迷。大家都说,没人能抵挡住哈利的温柔一笑。

“哦哦好吧,那路上小心。”被哈利的笑容弄得有些脸红的金妮连忙摆手道别,然后在哈利走出去后把自己整张脸都埋在双手里,连耳尖都染上了绯红。


分手的理由已经记不得了,但她有质问过哈利不爱她的原因。于是在金妮强势下,她得到了一个不愿提起的属于哈利的秘密。




『德拉科·马尔福』

德拉科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表,随后不耐烦地拿手指敲打着桌沿。就在他觉得自己快要等不下去的时候,门终于开了。

“嘿马尔福,我这次可没有迟到。”

“可是我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或许你应该改改你这个强迫症一样的毛病了。”哈利忍不住给了他个白眼,随后坐在德拉科对面的椅子上,微笑着接过小护士呈上的茶水。

大概这辈子都改不了。德拉科喝了口咖啡,在心里默默腹诽。


每周见哈利·波特就像是例行的约会项目一样,虽然德拉科知道这个比喻真的烂透了,但他敢发誓,哪怕是曾经的阿斯托利亚他也没花过这么多时间陪她。而他现在已经堕落到要意淫自己在和救世主约会了么?

似乎注意到了德拉科的郁闷心情,哈利忍不住出声,“马尔福,你还好么?”

“好得不得了。”德拉科咬牙切齿道。

“所以说是诅咒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哈利随手翻看着德拉科给他的资料,上面只有简要的信息,并不是布雷斯给德拉科的那张。

“目前而言的确。你的魔咒依旧没有恢复?”

“显然。”哈利耸了耸肩把资料递了回去,“而且好像比以前更糟糕了,现在连一点白雾都没了。”语气轻松的仿佛中咒的不是自己。

德拉科挑眉,“我看你反而心情很好。”

“得之不易的假期不是么?”

“哦?好像最开始的时候谁跟我说痛恨这个假期来着。”

哈利讪笑着转移了话题。


就这样不急不缓的日子里,伦敦也迎来了第一场雪。随着白色精灵降临大地,人们也开始意识到了圣诞节的到临,于是家家户户都忙碌了起来。当然除了两个人。

“马尔福你没有准备圣诞节么?”例行的复查还是一样的无聊,几个简单问题结束后哈利有些诧异地看着埋头记笔记的青年。

“你的脑子是巨怪么?”德拉科忍不住嘲讽道,“我现在和你一样父母双亡,你希望我和谁过圣诞节?你吗?”

“感觉最后一个主意好像不错。”

“你说什么?”

“啊,什么都没有……”

随着时间推移,哈利的治疗也过了一个月,虽然就算说是治疗,其实也只是每周例行去德拉科那里检查几次而已。妄图治愈的所有魔咒和魔药都像是失了功效一样没有作用,哈利自己都已经不止一次想劝德拉科放弃好了。

结果当然是德拉科挑起的眉毛,一副“你在逗我么”的样子。


扔掉又一瓶失败的魔药,德拉科有些挫败地瘫在椅子上,手扶额头看着被魔法装饰成星空的天花板。星光点点闪烁,点缀着一成不变的暮色黑夜。或许是星星太过耀眼,德拉科忍不住伸出手,想要抓住它。然后抓空的突兀感让他瞬时回过神来,揉了揉太阳穴心想是不是太过劳累了。

毫无进展的治疗过程无疑是痛苦的,虽然也有从诅咒方面考虑过,但与书上所说的不断恶化的情况相比,哈利现在无疑是好得太多。直到现在也只有一个咒语而已。

难道是施咒者法力太弱所以效果不明显?

烦躁地站起身来,德拉科转身又给自己倒了杯咖啡。

其实如果除却治疗的毫无进展,其他方面看上去还是不错的。至少他和救世主的相处来说,就还可以。频繁的见面,细细数来这令人发指的见面次数仿佛要把以前的次数都给补回来一样。也就造成了从最开始的相顾无言互相猜忌,到后来的斗嘴吵架,勉强和睦相处。好像真的好了很多。

不知怎么的,这么想着想着,心情都好了些。




『哈利·波特』

平淡的日子,无法出任务的日子,天天去圣芒戈的日子。哈利叹息着仰躺在床上,努力伸展着身体好放松自己。

本以为会抗拒的生活结果真的进行了,反而也如吃饭喝茶般照常接受了。


哈利还是会经常受梦魇缠绕,死亡绿光闪现过后就是哈利气喘吁吁惊醒的身影,抹了把额头的虚汗,哈利再度倒回床上。哈利把这些归结为伏地魔魂片附身的后遗症,因为他依旧能感觉自己变成了一条蛇,吐着殷红信子爬行在黑夜中。

但哈利不敢把这些告诉德拉科,或许说了会比较好。但哈利依旧坚持自己的决定。

不过平日里紧绷的神经总能在圣芒戈那片朴素的白色中得到舒展,所以有的时候例行问话结束,哈利依旧会在德拉科的办公室里逗留一会。有的时候是那个人写字,他在看书,有的时候是那个人问诊病人,他在玩弄自己的魔杖。时不时弄出点小魔法还会引得德拉科的怒视。不过哈利依旧乐在其中。

一定要说些什么的话,哈利自己也说不清。就像是找到了一个新玩具?但又绝对不可以用玩具去定义这样一个人。

虽然心底一直有个声音在轻声低语,但哈利依旧不想去听。

他忽然想起了那天和金妮分手时女孩满含泪水的质问,他回答了什么来着。对了,是一个不被分享的秘密。


我很抱歉金妮,但我可能不喜欢女性了。


圣诞节悄然而至,平安夜那天德拉科和哈利结束了当天的检查,虽然依旧是什么结果都没有,但哈利反而松了口气。或许是他内心在祈祷不要有结果吧,这样就可以多和这个人待久一点了。

这么想着的哈利兀的就脸红了,猛地摇了摇头,梅林我都在想些什么!那可是马尔福。

“波特你发烧了?”德拉科一脸疑惑地看着满脸通红的哈利。

却引得对方更加的手足无措,“啊我没有!”后来又觉得这样更加无中生有,“对了马尔福,刚好今天我们都没有家人过平安夜,不如我们去过怎么样!就当是我对你一直治疗的感谢了。”

自以为合适的提出邀请,哈利紧张地看着怔楞的德拉科,眼神里带着些许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希冀。

“我……”德拉科楞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可是看着眼前这个人瘦弱的样子,以及窗外的漫天大雪,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那我就勉强答应你好了。”梅林我在说什么!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决定了一起过平安夜。为了表达自己的心意,哈利特地带德拉科去了一家麻瓜开的高级餐厅。虽然说麻瓜不会魔法,但他们的有些美食还是没话说的。

面对一盘盘被呈上来的美味佳肴,两个人都有些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毕竟又不是多久的朋友。其实严格意义上说,哈利甚至都不知道他和德拉科算不算的上朋友。

“马尔福,我们这算是朋友了?”哈利连忙捂嘴,没想到他居然蠢到就这么说出来了。

“啊。”德拉科也有一瞬被惊到,常年戴上面具的脸也有些不知所措,“应该吧。”

“所以说,德拉科,Merry christmas?”哈利小心翼翼地说道。

“咳。”被哈利的这一声给弄得直接呛了口水,德拉科狼狈地擦了擦嘴,同样举起酒杯,“哈利,Merry christmas。”


叮。酒杯相碰。


-TBC.

终于考完六级啦!又可以写小说了真开心。是不是觉得还是蛮甜的,嘻嘻。

喜欢的话记得点个赞么么哒,关爱作者从我做起XD


>下章戳我

评论(5)
热度(77)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