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奈因】以下克上

闷骚职员伊奈帆攻X禁欲总裁斯雷因受



#算作迟来的圣诞贺文吧,剧情什么的都是扯淡

#双向(?)暗恋




斯雷因觉得自己一定是生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尤其是自从公司新来了那个叫界冢伊奈帆的新人以后,他觉得自己更加不对劲了。

斯雷因知道自己是个gay,而且似乎还是天生的。他曾经很努力地想要变直,可是发现自己哪怕面对一个已经在床上脱光的女人都硬不起来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真的没救了。

可是如果被人发现著名的Aldnoah Zero传媒公司的总裁竟然是个gay的话,指不定要引出多大的风波。所以斯雷因只能悄悄隐藏起自己的性取向,小心翼翼地活着,如履薄冰。也正因为他根本不接触女人,极少参与公众酒席,所以给社会上的人造成了一种AZ总裁是个极为高冷的性冷淡的错觉。虽然也有竞争公司送过女人甚至男人到他的床上,但是都被斯雷因以极为高超的意志力给压制住了。

然而一切都在那个叫做界冢伊奈帆的新人来了之后变了。

听说这个哈佛毕业的高材生是公司最大的股东,雷利加利亚·薇瑟的女儿,艾瑟依拉姆·薇瑟的好朋友,也是她一手举荐这个界冢伊奈帆进公司的。

薇瑟父女在斯雷因早年的时候就出资让他开办了AZ公司,所以哪怕AZ已经发展到了如此大规模的地步,斯雷因依旧不忘当年的恩情。而艾瑟依拉姆更是他少年时代的公主,这个总是在他最无助的时候送来温暖祝福的女孩,是斯雷因黑暗日子里最美的阳光。所以当自己的公主居然会主动推荐他人时,斯雷因是十分不乐意的。居然有人妄想觊觎他的公主,斯雷因的骑士之魂在燃烧。可是当那个黑发红眸的青年缓缓走进办公室的时候,斯雷因才发觉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

那个人的表情很沉静,并没有因为毕业于哈佛而骄傲自大,更没有因为走后门而怯懦不堪。而是以一种淡然的态度站到他的面前,黑发下的红眸更是不带分毫情感,让斯雷因一度以为自己是在面对一个机器人。

“名字?”

“界冢伊奈帆。”

就连他的声音在斯雷因听来都分外悦耳,低沉如大提琴,直击斯雷因这么多年来未曾触动的心。

有个声音在不停的告诉自己,就是他,快,把他留下来。

斯雷因吞咽了下有些干涸的嗓子,喉结蠕动,哑声道:“虽然是薇瑟小姐推荐你来的,但这并不代表你可以走后门。”他故意想让自己的表情更加唬人,能够让这张没有表情的脸上显现出点别的东西。

可是事实证明,他失败了。

伊奈帆站得笔直,他微微颔首,“这是自然。一切听由您的指挥。”

把他留下来。

斯雷因努力忽略内心的焦躁,冷着脸,“那你先去财务部报道吧,我想哈佛金融系的高材生一定不会让我失望。”

等到那个身影恭身退出自己的办公室时,斯雷因才发觉自己的后背都有些汗湿。他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可是脑海中那双摄人的红眸却怎么都无法挥去。




当同在哈佛的好友艾瑟依拉姆说要推荐他到Aldnoah Zero传媒公司时,伊奈帆是有些惊讶的。毕竟这是个在众多人眼中发展如此迅速的公司就像个杀出来的黑马,瞬间夺取无数眼球。伊奈帆也的确对这个公司很有兴趣,便也没有拒绝艾瑟依拉姆。

可是他没有想到艾瑟会直接把他引荐给了AZ的总裁,这个传闻中年轻有为的总裁。早在之前伊奈帆就听过无数关于这个年轻总裁的事迹,为人低调,极少出席公众场合,并且这么久了居然从未传出过绯闻,是个有名的性冷淡。所以当真的见到这位总裁时,伊奈帆也着实惊讶。

他比伊奈帆预想到还要年轻,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穿着熨烫合身的西服,打着白色领带端坐在办公桌后面,浅金色的发色以及翠绿眸子更显出几分禁欲色彩。这个人的声音也是极为好听,清冷如他本人,带着一点点鼻音的糯软,形成强烈对比。

就在伊奈帆走神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分到了财务部,无奈只能弯腰退出了办公室,看着办公室门悄然关上,那个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

公司的人对他都十分热情,大家看起来也都很好相处。就在伊奈帆不经意间问到关于这位总裁的事时,大家的表情都写怪怪的。

“其实我觉得总裁人挺好的,只不过看到他那张扑克脸我就有点发憷。”活泼的少女网文韵子这么说着。

“不好相处。”莱艾冷着脸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加姆一把搂过伊奈帆的脖子,笑得没心没肺,“没想到你对总裁这么感兴趣,不过的确很多人都很有兴趣啦。但别看总裁那副冷冰冰的样子,其实对下属还是很好的。”

在大家的你一言我一语中,伊奈帆也渐渐了解到更多关于AZ总裁这个人。高冷却不失温柔,或许应该这么说。

不过也幸亏AZ总部设在东京繁华地带,伊奈帆结束第一天的工作后,在大家的告别中独自走回家。回到家就看到雪姐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听到开门声,界冢雪连忙从厨房跑了出来。

“奈君今天上班怎么样?”

对上姐姐有些担忧的目光,伊奈帆露出一个安心的微笑,“一切顺利,雪姐。”




自从界冢伊奈帆来了之后,斯雷因就能听到不少女员工在讨论这个新进职员。不光是因为对方刚进公司就能进到财务内部,或者是哈佛经融系高材生的身份,更多的是关于这个年轻帅气的男士的私密问题。

“哎!界冢君真的没有女朋友么?”

“真的真的,昨天财务部的尼娜告诉我的,哈哈,说明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几个在休息室窝在一起讨论的女人忍不住发出欢呼声,随后就听见背后传来几声清咳。

“啊,总,总裁中午好……”

看到背后冷着脸的斯雷因,几个女员工连忙鞠躬,脸上还带着羞怯的潮红。

斯雷因看着她们,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随意地点了点头,走出休息室。至少这些人是幸运的,斯雷因想,她们可以光明正大地讨论自己喜欢的人,而不像自己,连这个资格都没有。

这么想着的斯雷因更加沮丧,也根本没有注意到从休息室门外走进来的人。

“啊……不好意思。”

“嘶……”

两个人都发出痛呼,斯雷因有些恼怒地抬头想看看是谁这么不长眼,结果刚好对上了一双朝思暮想的赤红眸子。

伊奈帆明显有些惊讶,张着嘴半天不知道说什么好,愣了半天才低头连忙给斯雷因道歉,“不好意思,我没看到您。”

斯雷因根本不敢对上这个人的眼睛,他总有种自己要被眼前这个人看透的感觉,只能胡乱摇了摇头,匆匆推开伊奈帆向外面走了出去。只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伊奈帆站在原地。

猛地关上办公室的门,吓得正在倒咖啡的小秘书埃德尔利泽差点把咖啡泼了出来。她诚惶诚恐地看向门口,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让总裁这么生气,结果却发现常年冷着脸的总裁大人竟然破天荒的有些脸红。

“啊,那个……总裁。”

“你先出去。”

斯雷因毫不犹豫地命令着。在埃德尔利泽惊慌逃出办公室后才有些懊恼地扶着额头。他到底是怎么了,明明一向淡定从容的斯雷因·特洛耶特居然会一直因为一个人而做出奇怪的举动。

可是只要他一闭眼,就能看见刚刚那个人有些疑惑的眼神,微微张着嘴用那双红眸看着自己,表情居然有点该死的可爱。




伊奈帆结束一天的工作拎着工作包等着电梯,作为新人的他自然也知道这个社会的一些不成文的规矩,所以他最近几天都主动提出了加班,在众人满意的眼神中工作到很晚。估计今天回去雪姐又要说他了,伊奈帆这么想着,就听到电梯“叮”的一声,电梯门缓缓打开。

就在伊奈帆正想进去时,却没想到里面已经有一个人了。那个一直都让他有些在意的总裁正略带疲倦地靠着电梯,出神地看着地板。似乎是感受到了伊奈帆的目光,斯雷因也刚好抬头。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僵硬在了电梯里外。

“……再不进来门就要关了。”那个人淡淡地提醒着。

伊奈帆也只好侧身进了电梯,站在斯雷因的对面。狭小的空间里飘散着诡异的气氛,伊奈帆也头一回觉得十七楼这么高。

“工作还顺利么?”

对面的人冷不丁地开口,伊奈帆下意识地抬头看他,正好看到斯雷因有些别扭地侧脸看着玻璃电梯的外面。

“还行,感谢您的关心。”嘴上说着恭敬的话语,眼神却肆意地流连在这个人身上。伊奈帆看着斯雷因微微泛红的脸颊,以及不敢与他对视的样子,突然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或许这个人真的不是大家说的那样高冷?这么想着伊奈帆觉得有趣极了,收回放肆的眼神,电梯也在斯雷因的期待中终于到了底。就在斯雷因松了口气终于不用和这家伙共处的时候,却发现伊奈帆和他一起走向地下车库。

“你也走这?”

听着边上的人有些僵硬的声调,伊奈帆更加确信这个总裁真的不是那么高冷,反而有些……可爱?

“是的,总裁您不高兴么?”伊奈帆有些恶趣味地说道。

“……没有。”被伊奈帆噎了一下,斯雷因只能扭头假装看风景。然后就在斯雷因有些崩溃中发现,两人居然车都停在一起。

“那总裁明天见。”伊奈帆彬彬有礼地告别,顺便看了眼斯雷因的车子。流畅的白色车体在昏黄的灯光中闪烁着迷人的光芒,看起来就像它的主人一样漂亮。

“明天见。”斯雷因逃命式地钻上车,也就没看到背后那个人玩味式的笑容。




斯雷因知道伊奈帆受欢迎,但没想到连自幼的公主殿下都倾心于他。

“斯雷因你有在听我说话么?”不满他的走神,艾瑟嘟着嘴,看起来可爱极了。

“当然,公主殿下。”斯雷因回过神来,连忙赔笑,努力压下心中怪异的情绪。

艾瑟笑着看着这个已经长大的男孩,“都多大了还叫我公主,听起来好丢人。”

“怎么会,你一直都是我的公主殿下。”斯雷因笑得温柔。

“所以说斯雷因,你觉得伊奈帆怎么样?”像每个恋爱中的人一样,一谈到喜欢的人,艾瑟也有些脸红,“你也知道父亲的意思,可我真的不想跟那些所谓的富家公子在一起,可是父亲说什么都看不上伊奈帆……”

不忍心看到心爱的公主如此沮丧,斯雷因也只能尽力去安慰他,“公主,也别怪你的父亲,毕竟家世方面,界冢君的确还差点。”

“你去劝劝父亲吧,斯雷因。”艾瑟抬起头,充满希冀地看着他,“父亲那么喜欢你,一定会听你的。”

“我……”面对她的期许眼神,斯雷因觉得无措极了,公主是这么地想要和一个人在一起,自己又怎么可以还在意着这个人。他不能和公主抢人。

“我会的,公主。”


斯雷因回到公司,刚坐下来没喝口水,就听到敲门声。

“进来。”

门应声推开,斯雷因抬头,结果没想到居然是这个人。

伊奈帆夹着文件夹,毕恭毕敬地走到他的面前。哪怕是隔着一张办公桌,斯雷因依旧能看清楚这个人纤长白皙的手指,漂亮极了。

“总裁,这个月的财务报表。”伊奈帆的声音响起了的时候斯雷因才发现自己又走神了,一边唾弃着自己居然觊觎着公主喜欢的人,一边又忍不住多看了眼那双漂亮的手。

“嗯,放那吧。”斯雷因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冷淡一点,一眼都没有看伊奈帆,自顾自写着东西。

结果等了半天也没有听到预想中的关门声音,就在斯雷因奇怪地抬头时,刚好撞进了一双深沉的红眸中。原来伊奈帆还没走,不仅没走,还这么直愣愣地盯着自己。

“你……”

“恕我直言,总裁最近是不是熬夜太多了。”伊奈帆出声打断他,死死地看着眼前这个人。

斯雷因被他看得手足无措,连笔都有点握不稳,梗着脖子瞪着他,“这跟你没关系吧,界冢伊奈帆。”

这是斯雷因第一次叫全这个人的名字,带着掩饰般的怒气,但只要稍有察觉,就能发现这股怒气下的惊慌。

不能被发现,不可以喜欢这个人。因为公主喜欢他,因为斯雷因·特洛耶特不可以喜欢一个男人。

不断重复告诫着自己的内心,斯雷因直视着那双眼睛,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更自然些,比这个人更有气势。

但是结果显而易见,伊奈帆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淡淡地看着他,就能让他手脚酸软,“我没有别的意思,还请您见谅,这只是作为职员对于上司的关心罢了。”

“哦?那还请界冢君收起这份不必要的关系吧。”斯雷因冷笑,挺直了腰杆看着他。

伊奈帆看着他,就在斯雷因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才收回目光,低眉顺眼,“是我逾越了。”


于是就在伊奈帆来到公司的第三个月,斯雷因破天荒地梦到了他。梦中是那个人低沉的嗓音,挑逗着自己。那个声音性感极了,斯雷因觉得自己光听到这个声音叫着自己的名字他都要湿了。漂亮的手指像弹钢琴般触碰着自己的身体,伴随着指尖的一次次滑动,斯雷因忍不住在梦中发出阵阵呻吟。

然后在早上看着湿了一片的裤子,斯雷因整个脸都黑了。他无措地把头埋进被子里,回想起梦里的种种,连耳尖都要羞红了。他都在想些什么,他怎么这么淫荡。

那天上班的时候恰好又碰到了伊奈帆,因为工作表现不错的他短短时间内就进了财务部高层,更加频繁地与斯雷因相遇。斯雷因可以保证这其中一定有艾瑟依拉姆作梗,但又不得不承认自己也享受其中。享受那个人在会议上用大提琴般的语调侃侃而谈,享受那个人不经意间投来的眼光。斯雷因觉得自己像个贼一样,享受着偷来的幸福。

“早上好,总裁。”伊奈帆微微笑了起来。

这一笑还好,结果让斯雷因又不由得想起昨晚的春梦,脸霎时又红了起来,“咳,早上好,界冢君。”他掩饰地咳了一声,和伊奈帆一起走进了电梯。

不过早上的电梯里总是有很多人,所以就在斯雷因有所察觉时,他已经被其他人挤到了伊奈帆的边上,甚至靠在了他的怀里。斯雷因能感觉到西服的衣角摩擦,以及从那个人身上传来的温热体温,这一切都让斯雷因面红耳赤。他开始愤懑起来自己为什么要为了公平让大家都乘坐同样的电梯,他就应该搞特权专门弄个电梯。

“总裁你的耳朵好红。”

伊奈帆像是故意似的凑近斯雷因,呢喃般的话语伴随着热气喷洒在斯雷因的耳边,惹得斯雷因忍不住抖了抖。

“……你早上的废话好像格外多。”斯雷因有些咬牙切齿。结果旁边一个胖女人还动了几下,弄得斯雷因觉得自己又向伊奈帆的怀里靠了几分。贴合在一起的身体动弹不得,斯雷因僵硬着身子祈祷着电梯赶紧到站,他觉得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

“十七楼,到了。”

在机械的女声中,斯雷因终于感觉到了那份体温的离去,虽然万分不舍,但也只能咬牙承受着。

绝对不能让人知道自己暗恋界冢伊奈帆这件事,斯雷因在心里发誓。




终于从电梯里被放出来了,伊奈帆整了整有些乱的西装。就在手触碰到领带时,突然想到刚才那个人泛红的耳尖,以及还留有的柔软身躯。伊奈帆不自觉地笑了笑。

“早,伊奈帆!”

“早上好。”

“来得挺早啊,伊奈帆。”

微笑着应付大家的早安,伊奈帆觉得自己的脸都有些僵硬。好不容易坐到了自己的位子上,结果上面又冒出来一个人。韵子有些害羞地说,“伊奈帆,今天公司旁边新开了家咖啡厅,要不要一起去?”

无聊的邀约。伊奈帆在内心评价。可是作为一个人人都喜欢的界冢伊奈帆,他自然不会这么说出来的。

“好。”

“真的么?太棒了!”

看着女孩兴奋的脸庞,伊奈帆感觉有些好笑。他知道公司里有很多女人喜欢自己,甚至于在大学这种事也是常有的。虽然每次都秉承着绅士态度赴约,但从小到大都没有一个真正入得了他的眼。因为在他看来,这些人喜欢的,无非是这张皮囊,或者是那份高学历罢了。而并非界冢伊奈帆这个人。

下班的时候,韵子果然在等他。伊奈帆权当打法时间地走在女孩的边上,跟着她进了那个所谓的新开的咖啡厅。

不过这家咖啡厅的确看起来还不错,小清新的装饰风格吸引了不少人,伊奈帆已经看到了不少公司的熟人。

“咦,那不是总裁和薇瑟小姐么?”

韵子的声音引得伊奈帆转头,然后就看到了窗口边的两个人。斯雷因这次没有穿着工作的西装,而是一身常服。休闲式的衬衣更衬得他的白皙皮肤,碧翠的眼眸看着对面的少女,里面盛满了伊奈帆从未见过的温柔。

原来这个人,也有这么温柔的眼神。

可惜,不属于他。

伊奈帆莫名有些烦躁,连后面韵子说了什么都没太在意,满眼都是刚刚看到的那个温柔眼神。原来这个总裁喜欢的,是艾瑟依拉姆么?




“界冢伊奈帆约你了?”

看着面前的少女一脸幸福的样子,斯雷因觉得自己的声音干涩得可怕,下一秒就会失声一般。

“嗯嗯,我上次约他要不要一起去烟火大会,他居然同意了。”艾瑟一副小女人的样子,捧着自己发烫的脸颊,“呐斯雷因,你说他是不是也对我有一样的感情?”

“应该吧,如果是就好了。”斯雷因讪讪笑着,连忙喝了一口咖啡想让心情平复下来。可是脑子不断翻滚着一句“伊奈帆答应公主”的这句话根本没法停下来。这不是很好么?斯雷因不断地问着自己,公主喜欢的人也喜欢公主,公主很幸福,这不很好吗?

为什么他……那么心痛呢。

“那真的不好意思了斯雷因,本来说好的今年的烟火大会要一起看的。”艾瑟有些抱歉地看着斯雷因。

“怎么会!公主和界冢君去就好了,反正我也对这些没兴趣。”斯雷因连忙摆手,努力挤出几分笑意,“只要公主玩得开心就好了,公主开心的话,我也就开心了。”

“真的么斯雷因?”艾瑟听上去高兴极了,沉浸在恋爱的喜悦中的他根本没有意识到面前的人苍白的面孔,“不过那天要穿什么去好呢?或者尝试下和服?”

斯雷因不记得后来公主和自己说了什么,只记得他失魂落魄地回了那个空荡荡的华丽房子,把自己扔进了柔软的被子里。

“……我再也不想喜欢一个人了。”

斯雷因喃喃自语。空泛的眼神看着雪白的天花板,他忍不住伸手,松开,再紧紧握紧。他从未想过喜欢一个人是那么的痛苦,尤其是喜欢一个不可以喜欢上的人。每天看着伊奈帆和自己同一时间上下班,看着他出入办公室,看着他在会议上自信答辩。他是那么的耀眼,好几次都让斯雷因禁不住失神。然后又在一次次冰冷的现实中回过神来。

原来那是个,永远得不到的人。

原来自己只能站在那么远的距离,看着他和别人相爱。




“总裁,请问这次的提案如何?”

“总裁?”

“啊?”斯雷因连忙回神,结果就是一张放大在眼前的脸,惊得他差点从椅子上跌下来。

伊奈帆有些无奈地看着面前的人,“总裁,您又走神了。”

“不好意思……大概昨晚没睡好。”

看着眼前的人惊慌失措的样子,伊奈帆愈发觉得可爱极了。将近一年的工作更让伊奈帆有足够的时间观察这个人,他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

其实真的认真观察就不难发现,斯雷因·特洛耶特这个人真的很好懂。他几乎把什么都写在了脸上。他会经常走神,被惊醒过后的神情有趣极了,像个受惊的兔子。他会害羞,尤其是当自己做一些举动,比如趁着电梯人多贴紧他的身体时,这个人的耳朵就会涌上潮红。他会逃避,当自己想要向他提出邀请的时候。而这个人最喜欢的,莫过于用冷漠包装自己。冷淡的面孔,毫无表情,清冷的语调,这一切,都让无数人望而却步。同样也更加让伊奈帆确信内心的想法。

“那这份提案您意下如何?”伊奈帆笑着看着斯雷因,不自禁地带着侵略性的目光。

“就这么执行下去。”斯雷因似乎很怕和他对视,躲闪着目光,匆匆带过的话语似乎是很想让他赶紧出门。

“您……很怕我?”伊奈帆试探性的语气引得斯雷因抬头。不知是不是伊奈帆的目光过于赤裸,像是看猎物般的眼神让斯雷因的握着笔的手都在颤抖。

“界冢君,你逾越了。”

伊奈帆看着这个人装出一副冰冷的样子,内心更加笃定一个想法。嘴角不自觉上扬,伊奈帆微微欠身,缓缓退了出去。

然后在斯雷因看不见的地方,默默注视着那个人在看到他走后松了一口气。




斯雷因推开门,黑暗的空间里还留有那个人的气息。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烟火大会,斯雷因也让所有归家心切的员工们提早放了回去。然后一个人走到了他一直都妄想走进的办公室,界冢伊奈帆的办公室。

一年的功夫足以让这个优秀的年轻人崭露头角,坐上财务总监的位置。

伊奈帆的办公室像他本人一样干净整洁,摆放整齐的书本,叠放好的资料,一个单色笔筒,一只黑白马克杯,看上去就是他的全部。

斯雷因忍不住坐在伊奈帆坐的位置上,趴在桌子上。

他现在又在干嘛呢,公主殿下一定迫不及待地和他告白了吧,他会接受么,一定会的吧,他那么好强,公主的财力无疑是最好的资助。

所以他们,一定在一起了吧。

说不定两个人现在正在手牵手走在烟花绽放的河边,说着羞人的情话。说不定能看见那双摄人红眸里的温柔目光,含情脉脉地看着心爱的女孩子。然后他们说不定可以谈婚论嫁,有个可爱的孩子。

斯雷因越想越多,越想越难受。忍不住伸手拿起那只马克杯,手指情色地摩擦着杯子边缘他觉得自己能想到那人柔软的嘴唇触到杯子的温度,就像他无数次在梦中幻想的那样。

斯雷因把杯子靠近自己,然后慢慢地,把自己的嘴唇贴合上去。

月光照射进来,洒落在他的肩头。斯雷因慢慢闭上眼,他的神情看起来是那么虔诚,像是亲吻着什么稀世珍宝一样亲吻着这个杯子。像是在亲吻着那个人一样。

亲吻着伊奈帆。

斯雷因简直要陶醉其中,感受着那个人余留的温度,想着自己在和那个朝思暮想的人亲吻,像无数次在梦中预演好的一样。

半晌他才放下杯子,出神地看着手上刚刚被亲吻过的杯子。

然后他轻轻呼唤着那个名字。

“伊奈帆。”

不是界冢君,不是界冢伊奈帆,不是其他任何称呼。而是一直想叫却叫不出口的名字,伊奈帆。像是情人间专属的称呼。


“我在。”


那个声音响起的时候,斯雷因吓得直接松了手,任由杯子掉到地上,发出破碎的惨叫声。然后他抬起头,因为惊吓而苍白的面孔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他像看见鬼一样看着门口那个人。

伊奈帆也没有多说话,而是径直向他走来。

斯雷因惊慌极了,他知道一切都暴露了。怎么办,伊奈帆是不是会讨厌他,是不是很恶心自己刚刚做的一切,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斯雷因觉得自己的脑子就像一团浆糊,呆呆地看着那个人慢慢地靠近自己。

然后没有预想中的鄙视眼神,没有咒骂,而是带着他看不懂的笑容,像个势在必得的猎人,看着自己的猎物终于到手。

然后在斯雷因大脑死机的时候,伊奈帆低身吻了上去。

“和杯子亲吻算什么,不如和真人好了。”

他听见伊奈帆这么说着。


-Fin.

Duang,迟到的圣诞贺文~

喜欢这个梗的话推荐给你们一篇肉文,我的灵感也是看这篇文来的,叫胯下之臣。肉真的很好吃XD

评论(4)
热度(231)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