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奈因】The Maze 1

#移动迷宫paro




01

记忆的最后几秒,是一个女人模糊不清的脸。像光怪陆离的梦,带着迷蒙的颜色,在斯雷因的脑海里闪烁不停。那女人好像一直在说着什么,神经似的反复重复着一个单词。斯雷因努力集中精神,想听清楚她究竟说了什么。

“Al……”



 

“喂,新来的菜鸟!该起床了!”

 

粗犷的男声骤然打破梦境,耀眼的白光撕裂眼前的黑暗,斯雷因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一个男人放大在眼前的脸。

“啊!”因为惊吓,斯雷因发出短促的惊呼,身子连忙向后一躲。

见斯雷因像受惊的小兔子一样,男人不禁发出大笑,可笑的西瓜头像个锅盖一样倒扣在头上,眼神中带着戏谑与不屑。男人看了一眼还躺在吊床上的斯雷因,发出恼人的咋舌,“我说菜鸟,你还要睡多久,在这里可没有不干活的人。”

斯雷因防备地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用祖母绿般莹绿的眼睛直视着他。

托尔兰没想到这么个刚来的菜鸟都敢违抗自己,横眉一皱,伸手就想揍斯雷因,“菜鸟,看来不让你知道点我的厉害……”

“托尔兰,我可不记得规定里说了可以随便欺负新人。”

不知什么时候托尔兰身后站了个高个的年轻人,狭长的细眸平静无波,可是另一只手却狠狠地抓着托尔兰已经举到半空中的手。

“哈库莱特,我什么时候也轮到你来教训了!”托尔兰目露凶光,转身就想将另一只手挥拳出去。

谁知那只手才举到一半,就被另一个人给挡了下来。

“界冢伊奈帆……”这次托尔兰再没了刚刚嚣张的气焰,看着面前个子不高,面容还略显稚嫩的少年,却像见了鬼一般。

还呆愣在吊床上的斯雷因就像是看了一出闹剧,他直直地看着这个能把托尔兰吓坏的少年。这个名叫界冢伊奈帆的少年看起来和他一般大,只是表情看起来过于平静,平静到有些渗人,尤其是他那双深不见底的暗红眸子,不需要过多言语,似乎与那双眼对视,就足以吓退敌人。

“这个新人就交给哈库莱特了,我记得你好像有别的事要做吧,托尔兰。”伊奈帆淡淡地扫了斯雷因一眼,后又把目光转向托尔兰,语气虽然平淡,却带着一种让人无法反抗的强势。

“我,我知道了。”托尔兰抖着声音后退了几步然后调头就跑,看起来怕极了伊奈帆。

“哈库莱特,带他尽快熟悉这里吧。”见托尔兰跑走,伊奈帆转头吩咐了哈库莱特几句,最后又看了眼斯雷因,慢慢走远。

就在斯雷因还在看着伊奈帆远去的背影发呆时,哈库莱特微笑着拍了拍斯雷因的肩,“你看起来比第一天来这里的时候好多了。”



 

第一天到这个鬼地方的时候,简直是噩梦。

一切都看起来那么的突兀,在斯雷因看来。尤其是当他扶着剧痛的头勉强站起来时,却发现自己置身于一个高速上升的箱子中。周围一片漆黑,只有箱子与升降机相互摩擦发出的尖锐刺耳,以及脚边散落的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它们在斯雷因慌张的步伐中被撞得发出清脆声响。

大脑的空荡感让他恐慌,所有的记忆都像是被突然按了暂停按钮,只余下满脑子的刺耳叫声,以及一个女人模糊的脸。斯雷因只能记得她一张一合的嘴,却死活都想不起来她究竟说了什么。他甚至不记得自己的名字,不记得自己曾经的一切,更不记得这里是哪里,要去往哪里。未知的恐惧瞬间吞没了他。

就在斯雷因快要被这无尽的黑暗逼疯的时候,箱子突然停止了上行。然后在斯雷因略显呆滞的眼神下,有光照了进来。像是有人突然按了下电灯开关。

有很多人挤在箱子上方,用或是好奇,或是戏谑,或是悲伤的眼神看着他。

这些人是谁?斯雷因完全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然后有个人跳了下来。现在想来,那个人大概就是伊奈帆了吧。不过斯雷因当时实在太害怕了,本身就失去了记忆,还被暴露于一群陌生人的目光下,如同酷刑。

斯雷因有些记不清当时伊奈帆究竟说了什么,大概是一些安慰他的话吧,让他放松冷静什么的。然后是伊奈帆想要靠近自己的身影,似乎是想把瘫坐在地上的斯雷因的给拉起来。但或许是太害怕了,明明是友好的举动,可在记忆全失的斯雷因看来,那只手如同死神之手,会将他拖进万劫不复。

然后在一片哗然中,斯雷因突然蹦了起来,踩着身边的几个箱子,疯了一般地推开围观的所有人,拼命向前冲去。

要去哪里?哪里有出路?谁能来救救他?

斯雷因全都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跑什么。扬起的尘沙迷了他的双眼,他什么都不知道,只想跑。

对,只要逃跑就好了,不被那些人追到。

然而除了刚开始爆发的几步快若疾风,后面越跑越无力,最后一个踉跄直接摔在了地上。

身后是陌生人的嗤笑。斯雷因趴在地上,因为脱力而剧烈喘息着,他甚至有种莫名的委屈感。在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失去了记忆。看起来糟糕透了。

草地的阴影间,斯雷因好像看到有人朝他奔了过来,当他想把头抬高点,看清楚点时,大脑却因为实在抵挡不住铺天盖地的疲倦感,宣布当机。



 

“其实我们最开始的时候都跟你一样。”哈库莱特带着斯雷因找了一处高台,双手撑着栏杆,侧头看着斯雷因,“都是没有记忆,突然被送到这里,然后经历恐惧,最后才得以平静下来。”

斯雷因虽然还是有些防备,但哈库莱特看起来温和极了,一点也不像早上那个托尔兰。他慢慢走到哈库莱特的身边,也学着对方的样子,靠在栏杆上。

“所以这里是哪里?”斯雷因看着高台下一片草地。那里建了很多房屋,斯雷因知道这是他们的住所,因为自己早上也是从这里醒来的。再往四周看,是环绕草地的茂密树林,而再往外,是一圈高耸的墙壁。像是在圈养着这里的人一样。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如同所见,我们被迫在这里生存。”哈库莱特叹了口气。

“难道不能从这里出去么?穿过这些墙。”斯雷因奇怪地看着哈库莱特,因为这些墙都是断裂开来的,有的像门一样打开着。

“听好了,菜鸟。”哈库莱特严肃地看着他,“我们这里有三条规矩。第一,管好自己,没时间管别人闲事。第二,永远不要伤害同伴,前提是我们必须彼此信任。第三……”说到最后的哈库莱特眼神凌厉,带着些许警告意味。

“绝对不要到墙的外面去。”



 

“你就是那个新来的,我叫卡姆!哎呀,不过昨天看到你冲出来真是把我吓坏了,但你最开始真的跑得好快啊!我觉得你一定很有当行者的本事……”

跟着这个名叫卡姆的少年慢慢走着,斯雷因有些怀念温文有礼的哈库莱特。面前的阳光少年虽然不像个坏人,但也实在是活泼过头,从开始就讲个不停。

两人不知不觉走到了墙边,斯雷因看着近在咫尺的高墙。两堵墙之间的口子像张开血口的巨兽,只能看见里面稀疏的草木,以及苍白的墙壁。

“喂,你别往里面再走了!”

卡姆看着斯雷因像是被蛊惑一般慢慢向前走去,连忙一把拉住了他,“你想死么!一般人是不可以过去的!”

“可是,你们就没想过出去么?”斯雷因看着卡姆,虽然记忆全失,但直觉告诉他,他所想知道的答案都在这些高墙后面。

“因为那里面有一种怪兽,我们叫他们鬼火兽,没人可以待过一晚的的。”卡姆慌忙地比划着什么,就是不想让斯雷因进去。

就在两人争执的时候,突然看墙的那头,有几个人跑了出来。其中带头的,就是斯雷因今天早上见到的那个叫界冢伊奈帆的人。

“他……怎么会从那里面出来?”

大概是感受到了斯雷因诧异的目光,本来笔直向前跑去的伊奈帆蓦地回头,深红色的眼眸与斯雷因对了个正着。

还是那双没什么感情的眼睛,像是有个漩涡,死死地吸引着斯雷因。伊奈帆看了斯雷因良久,就连他身边的人都在奇怪为什么跑得好好的伊奈帆会停下来。而斯雷因也梗着脖子,不服输地瞪回去。其实被那双无机质的眼睛注视还是挺吓人的,但斯雷因就是不想就这么败下阵来,赌气似的看回去。

远处的伊奈帆冲着斯雷因微微点了点头,像是肯定什么一样。随后又跟着身边的人,跑回了营地。

“喂,卡姆,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可以去墙的那边?”

“他们啊。”卡姆看着走远的伊奈帆一行人,用一种崇拜的语气说着,“那就是行者啊。因为白天墙那边的怪物是不会出来的,所以行者们就可以进去调查,标记,找寻出路。他们都可厉害了,跑得非常快,而且你刚刚居然敢跟行者里的头儿对视那么久,厉害啊!”说着还拍了怕斯雷因的肩膀。

那个人那么厉害啊。斯雷因看着伊奈帆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



 

夕阳流金,伴随着最后一批行者的归来,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而此时的斯雷因也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卡姆说没有人能在墙的那边待过一晚,因为那些“门”正在慢慢闭合,最后轰然合上。

跟着卡姆一起回了营地,斯雷因这才意识到在这里的都是男性。

篝火在风中轻轻摇曳,人们围坐着,有说有笑。此时的斯雷因也终于摆脱了吵人的卡姆,迎来了端着食物的哈库莱特。斯雷因在这一刻真的觉得哈库莱特这个小伙子实在是太棒了。

他们席地而坐,哈库莱特递过来一个乘着淡黄色液体的瓶子,“要喝么?”

斯雷因十分感兴趣地接过来,打卡瓶盖喝了一大口,然后脸色倏然一变,猛烈地咳嗽起来。

“咳咳……这是什么我的天!”

“哈哈哈,你都没喝过酒么?”哈库莱特忍不住笑了起来,拿回了自己的酒瓶,猛喝了一大口。

感受着嘴里的辛辣感,斯雷因觉得自己整个嗓子都在冒火,他四处找有没有装水的容器,正打算开口向哈库莱特求助时,突然一个瓶子递到了自己的面前。握着瓶子的手干净却能看到上面一些坑坑洼洼的茧块和伤口,顺着往上看,看到了一张淡漠的面容。

“你要喝水么?”界冢伊奈帆站在他面前,平静地问着。

斯雷因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连忙接过水瓶,大口喝了起来。

“没想到哈库莱特也喜欢捉弄人。”看着斯雷因喝水这个势头,伊奈帆偏头看了眼哈库莱特。

“我也没想到伊奈帆会这么好心。”哈库莱特轻笑着。

口中的辛辣终于消失,斯雷因有些抱歉地看着被自己全喝光的瓶子,“不好意思啊界冢君,我好像喝太多了。”

“叫我伊奈帆就好,大家都这么叫。”伊奈帆接过瓶子,抬眼看着还有些发愣的人,“那你呢,你有想起来自己的名字么?”

“啊,我叫……”

“菜鸟!来打一架!”

嚣张的声音打断了斯雷因接下里的声音,三个人回头,正好看到托尔兰气焰嚣张的样子。一群男孩围在篝火边,他们看起来是在比试。

“嘿怎么了!难道你不敢了么,菜鸟?”托尔兰勾了勾手指,看起来挑衅十足。

“没事斯雷因你不用理会他,他这人总是这人。”哈库莱特一把拦住斯雷因,在他看来,娇小的斯雷因显然不是已有成年人般健壮的托尔兰可以比拟的。

“……”斯雷因没有说话,他看了眼站在旁边,和他差不多的伊奈帆。想起了卡姆下午和他说的话。

这个人,是行者的头儿。

伊奈帆也在看着斯雷因,黑暗里,明亮的火焰在那双暗红的眸子里跳动,不停地闪耀着,似乎永不会熄灭。

“喂!新来的!”

没等哈库莱特拦住,斯雷因已经站了出来。

“好啊,那就来比试一下。”那双碧翠的眸子里,也似乎有火焰在跳动。



 

当斯雷因凭借着灵巧的走位和突如其来的攻击一拳把托尔兰揍翻在地时,四周的人们爆发出尖叫,他们蜂拥上来拥抱着斯雷因,似乎这是他们欢迎新朋友的方式。

人们渐渐散去的时候,斯雷因才得以脱身出来。他发现伊奈帆还站在刚才的地方,遥望着墙壁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刚刚我还没来得急介绍自己。”斯雷因心情大好地小跑过去,“我叫斯雷因·特洛耶特。”

“赢得很漂亮,斯雷因。”伊奈帆回头看他,嘴角微微勾起,“看来你也不是表面上看得那么柔弱。”

斯雷因似乎觉得自己被小瞧了,不服输地冷哼一声。



 

“所以说你们管那个墙壁外的地方叫迷宫?”跟着哈库莱特一起砍树的斯雷因拿着斧头问道。

“是的。”

“那些行者找了多久?到现在都找不到出口么?”

“三年。”哈库莱特比了个手势,“起码现在看来是没有出去的可能了。”

“不过今天好像都没有看到伊奈帆啊。”斯雷因四下张望着,天色已经渐晚,马上迷宫的大门就要关闭了。

“大概是今天走得比较深吧。”哈库莱特也站了起来,的确按往常伊奈帆早就回来了,可是今天却迟迟不归。

似乎大家都在担心着什么,都集中在迷宫的大门前。一阵阵阴风从里面呼啸而过,扬起层层灰尘。迷蒙间,斯雷因好像看见了那个人的身影。

“是伊奈帆啊!”

“伊奈帆终于回来了!”

在看到伊奈帆的瞬间大家终于安心了,可是笑容没维持多久,他们就发现伊奈帆正拖着一个人,艰难地向门口移动。

“有人受伤了!”

“难道是被鬼火兽咬伤了?”

“那个人是不是要被感染了!”

人们惊慌失措的言辞中,斯雷因冥冥中好像得到了一些极为有用的信息,就在他想静下心好好消化下时,惊叫声四起。

“大门要关闭了!”

机械的石门缓缓地移动着,然而伊奈帆离石门还有一段距离,再加上拖着一个伤员,他根本移动不快。往日的冷静被打破,此时的伊奈帆满脸污渍,身上的衣服也破烂不堪,他咬着牙,神色略显狰狞。

“丢下他伊奈帆!”

“伊奈帆,不要管他了!”

“伊奈帆,快跑啊!”

伴随着大门的缓慢闭合,所有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视线中的伊奈帆越来越看不清晰,斯雷因感觉手心都是汗。

难道这个人就这样死在迷宫里?

他不是很厉害么?

斯雷因闻到淡淡的血腥味,原来他在情急之下,连嘴唇咬破了都毫不知情。

一旁的哈库莱特甚至感觉到了绝望,就在所有人都陷入绝望情绪中时,一个身影冲了进去。

“斯雷因——!”

坚硬的石板与身体摩擦,斯雷因不敢有丝毫犹豫,他拼命地向前跑,像是与闭合的门板赛跑一般,一步也不敢停留。

然后最后,他冲到了终点,一屁股坐在伊奈帆面前,身后是轰然合上的大门。

伊奈帆用那双有些浑浊的眸子看着他,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他也因为过度的消耗而跌坐在地上,神色不明地看着斯雷因。


“你是敢来送死的么?”

“不,我是来救你的。”

-TBC.

虽然调查里面大家都很想看那篇校园的,但我仿佛不会写校园恋爱,憋了半天才写了一千多字QAQ然后实在是手痒就写了这个。估计会写中篇吧【大概

不过下个月有个很重要的考试,可能更新不会太勤。

还有一点,我只是借用移动迷宫这个框架,并不会照抄的_(:з」∠)_,我写文也是有自己的思路的,希望移动迷宫粉不要喷我。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5)
热度(42)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