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佐鸣】Heartbeats

娱乐圈paro

破镜重圆

 

01

鸣人保持这个姿势很久了。两支手架在桌子上,举着银白色的手机,屏幕上映照着他略显呆滞的神情,连眼睛都懒得眨一下,直直地对着黑屏的手机发呆。直到他终于感觉到了眼睛的酸涩以及手臂的胀痛,才慢慢放下手机。手指再次按上侧键,屏幕倏地放亮,白色的背景更加衬托出黑色字体的单调。

「下周节目预计宇智波会来,做好准备。」

自家随心所欲的执行经理总是这样,商量都不商量,擅自决定着他的节目。鸣人单手托腮,来来回回地按着侧键。黑屏,放亮,黑屏,放亮。重复着如此单调的动作,似乎这样就可以让这句话彻底消失一样。

但下一秒,好友兼同事春野樱的脸突然出现,带着无法忽视的兴奋,冲着鸣人挥了挥手上的资料,“鸣人你有听说么!他们说下期节目佐助要来!啊啊我好激动!”自顾自地嗨了半天,突然又像意识到什么,猛地停下动作,捂着嘴有些歉意地看向鸣人。

“啊,鸣人,我忘了他和你……”

“没事没事!早都是过去的事啦!”鸣人不在意地笑了笑,耀眼的金发仿佛永远不会失去光泽,就像鸣人脸上的笑一样,永远带着阳光味道。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发,忽闪的眼睑下一双蓝眸里宛如晴空,沁人的碧蓝色中满含笑意,“不过说来也真是丢人啊,佐助都那么厉害了,我还只是个小主持人而已。”又像自嘲又像玩笑似的嘿嘿了几下。

“说什么呢鸣人!虽然我也很喜欢佐助,但是鸣人你也不差!”小樱深知自己说错了话,连忙给他打气。

“你手上拿的是到时候要问的问题么?给我吧。“

虽然鸣人看起来似乎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依旧笑得阳光到有些傻逼,还喜欢露出那八颗大牙,可是小樱的女人直觉告诉他,鸣人一定有哪地方不对。不过转念又觉得鸣人的不对劲合情合理。毕竟当年他和佐助的组合是多么的风光无比,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三年前两人突然闹翻单飞,但现在一个已经是红遍全国的天王级人物,一个却只是个还算不错的节目的主持人,大概鸣人也因为这巨大的差距而有些失落吧。想到这里,小樱再看向鸣人的眼神带上了几分怜悯。

“喂喂别这样看我好吧!我会以为小樱你喜欢的!”常年被小樱恶言相待,一下子被她用这么温柔的眼神看着,鸣人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要起来。

“是我白痴了才会觉得你这个笨蛋很可怜!”小樱脸一红,五指收紧,直接就拿着手里的文件冲鸣人头上砸去。

果然这家伙,一点也不值得同情!

 

 

 

当小樱终于发泄够了,心情愉悦地哼着小曲走了后,鸣人才捡起掉在地上的文件。先是拍了拍白纸上的浮灰,再拍了拍自己已经笑僵的脸。

说实话他真的没有想到佐助会答应接这档节目。自从两人单飞之后,就像约好似的,他们从不同时出场,不上同一个节目,不参加同一个电影节,不想约同一个party。两个人似乎都在拼了命地想要在自己的生命里抹去彼此的痕迹。就连他们单飞后选的路都不一样。鸣人放弃了唱歌演戏,选择了跟以前照顾过自己的卡卡西前辈一起当主持人,凭借天生讨喜的一张笑颜以及出色的气氛活跃能力,顺利有了一档自己的节目,与昔日同窗春野樱一起的“Big Stars”。但就算再厉害也不过是个主持人,而且厉害的也只是他的搞笑能力,没有过人的颜值也使鸣人始终处于一个不温不火的地位。而佐助就不一样了。他俩在还是组合的时候,就是佐助要出名的多。英俊帅气的长相,搭配上清冷孤傲的气质,活脱脱一个高冷男神。单飞后的佐助没了拖后腿的鸣人,受到了更多粉丝的追捧,从唱歌出专辑开演唱会一路顺风顺水到出演大牌导演的电影,可谓是如鱼得水。

鸣人知道以自己的榆木脑袋自然是不知道佐助在想什么的。还是一个组合的时候就是这样,佐助总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天天教训着没事就像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鸣人。

啊真烦人,大家互不相见不是好好的么,干嘛非要来参加他的节目。鸣人懊恼地揉着本就乱糟糟的头发,心烦意乱地看着摊在自己面前的文件。

里面是各种要和佐助互动的问题,大概卡卡西老师知道他和佐助的关系,所以大部分问题都是小樱去问,鸣人主要负责插科打诨调动气氛就好。眼睛顺着密密麻麻的黑字慢慢向下看去,果然在后面看到小樱的问题越来越八卦。什么初恋是在什么时候,跟几个人谈过对象,对理想中爱人的要求是什么。甚至到最后连还是不是处男的问题都出来了!

鸣人一脸黑线地划掉这个问题,嘴里忍不住嘀咕着。

“他肯定不是处男啊!他要是就奇怪了……”

 

02

“佐助君。”

“佐助君?”

“佐助君!”

骤然拔高的女声吓得佐助差点把手里的东西给砸了出去,他稳住身体,一脸不耐烦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井野,你想吓死你的艺人么?”

“没办法啊,谁让佐助君你完全不理我。”当了佐助这么多年经纪人的山中井野早就习惯了自家艺人发来的死亡射线,在佐助冰冷的视线中跟个没事人一样翻着自己的小本子,涂得鲜红的指甲在本子上比划着,“这场戏演完之后还有个综艺节目,车子已经给你准备好了。“

“麻烦死了,那种无聊的节目就不能推掉么?”佐助烦躁地拉了拉自己的领结。

“哎呀,毕竟那个制作组给的价格也算不错,而且只是唱个歌耍个帅而已,这不是佐助君最擅长的么!”井野笑嘻嘻地合上本子。

“哼。”佐助不屑地用鼻孔出了口气,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她可以滚蛋了。但偏偏井野就在快要出去的时候,突然回过头来,金色的高马尾在空中划过一道金色弧度,她俏皮地眨了眨眼,“对了忘了告诉佐助君了,下周你有个通告,是漩涡鸣人的节目,估计他这几天就会联系你商量节目内容的事情了。”

“什么?!”一直面无表情的佐助瞬间脸色大变,噌地站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五指已经握紧成拳,他盯着井野,咬牙切齿道:“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上面的意思吧。”井野歪了歪头,在佐助快要爆发的时候灵巧地溜出了休息室,独留佐助一人呆愣地坐回椅子上。

 

 

 

漩涡鸣人。

好久没人在他面前提起这个名字了,大家都深知他的雷区,所以都闭口不言。佐助只在很少一部分人口中听过这个名字。他知道鸣人在单飞之后过得并没有多好。本来就不像个娱乐圈的人。天真。轻信他人。过分热情。精力多得仿佛用不完。永远都不知道拒绝别人。佐助几乎可以扳着手指说出来漩涡鸣人的所有他知道的缺点。也不是没有人想提携他,虽然带着不怀好意,最后果然都被那个满腔正义的家伙给拒绝了。最后沦落到个小主持人的地步。

那个白痴吊车尾。佐助又从鼻子发出不屑的声音。

如果当初你没有拒绝我,怎么会成这样。佐助摸着被自己放回口袋的东西,那是一部老式手机,但除了机型有点过气,丝毫看不出来是部老机子,流畅的黑色机身在灯光下闪耀着迷人的光泽,看起来被主人保养的好极了。

佐助看着黑色的手机,默然不语。

 

 

 

佐助没想到鸣人的电话来得那么快。或者说,他更没有想到鸣人还会有勇气给自己打电话,在那次歇斯底里的争吵中,他以为他们不会再联系了。

“宇智波君是么?”

电话那头是鸣人疏离有礼的声音,哪怕装得再镇定,和他曾经在一起那么久的佐助依旧能听出来那家伙强装镇定下的颤抖。他的声音一点都没变,佐助想。还是像原来一样,听着就觉得是个很阳光的人。

 

“是我。”佐助低沉而又磁性的声音从话筒这头传了过去,鸣人像是触电一样差点把手机扔了出去。但他极力地克制住自己,不停地安慰着自己。

这只是次节目核对,那只是个好久不见的前组合成员。

鸣人深吸一口气,抖着手翻开文件,慢慢地沉下心来,开始进入工作状态。

 

“上个月的演唱会举办中并没有发生任何意外?比如什么演唱途中话筒失灵什么的。“

“没有。”

鸣人简直要抓狂了,他真的非常想从电话这头钻过去然后狠狠地揪着佐助的领子把他揍一顿。这家伙明显是不想和他好好合作!不管为什么问题都是没有,没发生过,从不,这种敷衍性的回答,根本没有一点爆料的成分,这节目还怎么做?

鸣人拼命地告诉自己冷静,冷静。那个混蛋一向如此,像个恶劣的小孩一样,对于厌恶的事物采取绝对的回避态度,就像以前他们接受采访的时候,几乎都是鸣人在回答,哪怕就算主持人好死不死地非要问佐助,鸣人也会弄得想过分表现抢风头一样地把话筒抢过去。因为他知道佐助讨厌这些以他人隐私为乐趣的人。

可惜,漩涡鸣人现在就是这种人。

“那下一个问题,为什么今年的演唱会决定在10月10号举行呢?”鸣人的笔指着这个问题,说完之后才觉得有些不对劲。

10月10号……那不是他的……

“没有为什么,只是想而已。”佐助冷冷地打断了鸣人的胡思乱想,语气冷淡得掉冰渣。沉默了会,佐助又用鸣人最为熟悉的那种高傲的嘲讽语调说着,“你只能问出这些小儿科的东西么?我还以为你做了三年主持人,问的问题会更有质量一点。”

嘣。

鸣人觉得自己脑子里有什么东西断掉了,愤怒像火山般倏然喷发,那一刻,什么冷静啊淡定啊通通都喂了狗,他现在只想,好好骂这个混蛋一顿。

“我也以为这三年的摸爬滚打会让你的性子磨平一点,看来也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啊!宇智波佐助!”鸣人站起身来,拿着手机的手都在气得发抖,“我知道你还在恨我,但你以为我就好过?!你以为我他妈想来跟你核对节目么?我跟你说,我他妈真的一点也不想听到你的声音!”

拔高的嗓音在黑暗中被无限放大,鸣人喘着粗气,他大概是自三年前之后第一次这么发火。仿佛真的连血液都在燃烧,一直蔓延到大脑。他可以忍受这个人的无视,冷漠,互不相见,但却无法忍受他的冷嘲热讽。

因为这,这和以前佐助嘲讽他的语气,有什么区别?

 

“这样么?那你挂电话好了。”

过了良久,久到鸣人浑身又再度感到寒冷时,佐助的声音才慢悠悠地从电话那头传来。语气淡定得仿佛刚刚讥讽鸣人的不是他一样。

“我……”鸣人瞬间如同一盆冷水从头浇了下来,冷静了个彻底。不行,不能被这个混蛋牵着鼻子走。鸣人懊恼地揉了揉头发,再度坐回座位上,把文件放到灯下。

“我们继续。”他梗着嗓子,掩饰着内心的紧张。

“好。”

 

也不知道是鸣人发了一顿火终于起效了,还是佐助这次真的打算好好配合他了。后面几个问题都回答得很好,甚至还会提到一些鸣人自己也没注意到的细节。佐助沉着声音,慢慢地讲着自己的事情,鸣人则像个专心记笔记的小孩一样,认真地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宇智波君的初恋是在什么时候?”鸣人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顿了一下,但还是问了出来。他自己也不知道在期待着什么,或许又什么都没期待吧。

“19岁。”佐助的声音和刚刚无异,几乎是瞬间就回答了这个问题。

那是他们相遇的年纪。鸣人的笔一顿。

“跟多少谈过对象?如果不想说可以不说。”明明文件上没有最后一句话,但鸣人却擅自加上了。

“一个。”

“所以19岁那年的初恋是你唯一喜欢过的人?”

“对。”

“那现在呢?”

“分手了。”

“可以冒昧问下为什么分手么?”

“吵架了。吵得很凶,他不原谅我,我也不原谅他。”

佐助一字一句地说着,鸣人慢慢地记着,两人都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讲话。

最后是鸣人打破这诡异的寂静。

“最后再问一次那个问题。为什么今年的演唱会是在10月10日举办?”

“因为那是你的生日。”

 

03

自从那次夜间电话之后,鸣人没有再找过佐助。虽然他知道那家伙在暗示什么,说得答案那么明显,连他这么笨的脑袋都能猜到。但鸣人并没有怎么样。他只是像所有普通的上班族一样,每天上班下班,偶尔偷个懒,然后在游手好闲的时候被小樱捉住,再被狠狠地训一顿,最后在自己精湛的搞怪能力下让小樱成功放他回家。和原来并没有什么区别。

于是那期节目在所有人除了鸣人自己的期待中,开始录制了。

 

 

 

“那是宇智波佐助么?”

“好帅!比电视上还帅!”

“啊!他看我了!我要被电死了!”

鸣人嘴角抽搐地看着门口一众花痴少女,扭头又看了眼身边快要喷火的小樱,“小樱,你生气归生气,但能不能……不要再抓我的胳膊了?”很疼啊大姐!你以为谁都能受得了你的怪力啊!鸣人内心是崩溃的。

“那群庸脂俗粉!居然还想沾染我的佐助大人!真的气死我了啊啊啊啊!”小樱狠狠地在鸣人胳膊上拧了一下,然后怒气冲冲地冲了过去。

“都给老娘滚开啊!我才是主持人!”

……

默默地看了眼自己已经红肿的胳膊,鸣人突然觉得女人这种生物好可怕。

 

遣散了那群花痴女,把她们都赶回了自己的座位上,鸣人这才松了口气,慢慢向后台化妆室走去。

推门进去的时候刚好也看到了佐助。虽然很奇怪为什么对方这种大牌不在单独的化妆室,但鸣人还是盯了他很久。大概有多久没看到他了?好像上一次看到还是半年前的颁奖典礼,但也只是远远地看了一眼,还不如在电视上看得清晰。

鸣人不得不泄气地承认,佐助这个混蛋更帅了。岁月在佐助身上留下的,似乎都是那些好东西。他的气质愈加沉静,用鸣人的话来说就是更装逼了。紧抿的嘴唇看起来很薄,因为上妆而紧闭的眼睛,睫毛如蝶翼般纤长,尽管没有看到那双眼睛,但鸣人足以脑补出那眼睑下的一双墨瞳,漆黑如夜。

沉默半晌,两人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道佐助是不是真的不知道有人来了,他的化妆师也不言不语。鸣人提脚就打算走到自己的座位上休息会,脚才踏出一步,就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

这次不是通过电话,而是直接地响在耳边。

“我以为你会礼貌地打个招呼,吊车尾。”佐助依旧闭着眼坐在椅子上,他语气平淡,虽然这其中的话语不算多友好。

“你想让我跟你说好久不见是么?”对所有人都可以嬉皮笑脸的鸣人,到了佐助这里,却总是不由自主地板着脸,似乎露出一个笑容,就是他先输了一样。

听到鸣人的回应,佐助这才慢慢睁开眼。和记忆里一样的漆黑眸子,只不过现在更加让人捉摸不透了。“看来这次节目不能好好合作了。”佐助直直地看着鸣人,冷峻的容貌能引得所有女生为其尖叫。他突然笑了起来,也不知道算不算笑,就是轻轻勾了下嘴角,与记忆中一样的笑,嚣张又性感。

真该死的性感。鸣人简直想把粉饼扔到这家伙的脸上,没事笑什么笑。不笑还好,这一笑简直让人把持不住。

就在鸣人在佐助的注视下坐立不安时,他的救星小樱终于风风火火地推门进来了。

“马上就要开机了!你们快准备上台了!”

小樱你真是我女神。鸣人在内心默默流泪。

 

节目录制得非常顺利,毕竟只要有宇智波佐助这个名字在,想不火都难。台下互动的女粉丝们也异常给力,都抢着回答问题,幸运地可以上来和佐助拥抱。鸣人捏着话筒站在旁边,看着像无尾熊一样吊在佐助身上的女生,脸都微微有点扭曲。

这人也抱得太紧了吧!还有她的手在往哪摸啊!我都看到了好么!鸣人抓话筒的手更紧了。

好不容易请下去了狂热的粉丝,终于到了大家万众瞩目的八卦环节。

“虽然这个问题很不好意思,不过这也是我和各位粉丝们都想知道的一个问题。请问佐助君曾经谈过恋爱么?”小樱笑眯眯地把话筒递给佐助。

“有。”佐助拿着话筒,依旧保持着高冷男神的形象。

眼看话题终于能顺利进行下去了,小樱心里暗松了一口气,接着问出牌子上的下一个问题,“那可以方便透露一下谈过几个么?”

“一个。”

“哇哦,原来佐助君是这么痴情的人啊。看来那个幸运的女孩是佐助君的初恋呢。”

“嗯。”

“那现在你们俩怎么样了?”

“分手了。”佐助顿了顿,就在小樱准备问出下一个问题时,突然又说起话来,“我和他吵架了,而且吵得非常凶。虽然我以前就经常和他吵架,但那一次却真的分手了。我一度很后悔,但因为有些嘴笨,或者是他所说的什么傲娇属性,我没有去挽回。所以到现在我们都还没有和好。“

佐助说完这段话,整个场面都静得连一根针掉地的声音都听得到。

小樱微张着嘴看着刚刚说得很认真的佐助。虽然听起来的确很感人,但要是没听错的话,刚刚佐助说的是他而不是她吧?

所有人都被吓得没反应过来,坐在台下的井野急的差点冲到台子上去掐佐助。连鸣人都愣愣得看着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

这算是……出柜么?

小樱求助似的看着台下的导演,佐助这一下完全把她打乱了,后面的问题根本就没法问下去。导演大叔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如果是普通点的小艺人,如此自杀式的当场出柜估计他也会跟着无所顾忌地让对方爆更多料。但现在坐在那的可是现在人气正旺的宇智波佐助。这要怎么办!

“看来插播广告的时间到了!虽然我知道大家都很想再和佐助君多聊会,但我们也要五分钟后再见哦!”

鸣人当机立断,立马嬉皮笑脸地站了出来,一边冲着导演打眼色,一边胡言乱语着。

“快!快进广告!”导演立马反应过来,连忙叫人。

 

“你是想毁了你自己么?啊?”

一顿人仰马翻之后,佐助那段高调的出柜讲话被导演赶紧剪掉,但就算这样,他也知道佐助上明天新闻头条是完全无法避免的了。一录完剩下的节目,井野就跟炸了毛一样在后台跟佐助对吵起来。

“那是我自己的事。”

“哈?我清高的佐助少爷,拜托你能不能长点脑子?这里可是娱乐圈,会吃人的你懂么?你知道你刚刚说的那段话代表什么吗?你知道明天娱乐头条会写什么吗?娱乐天王宇智波佐助竟然是个Gay!你是不是想被封杀?!”

“那也不关你的事。”

佐助似乎是打定了主意不想理井野,一把推开她,径直向外面走去。

“我是在为你好啊!宇智波佐助!”身后的井野狠狠地踩着自己的高跟鞋,发出尖叫。

 

04

鸣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他连灯都不想打开,直接脱了鞋就走进室内,把自己扔进了沙发里。

他知道佐助这次一定是死定了。不管现在的社会对于同性恋是多么的包容,但只要一旦暴露了你自己的性取向,一定会有无数的流言蜚语,而那些东西,对于自诩清高的佐助来说,一定会毁了他。就像当初他们俩一起入圈时,见到的那个前辈一样。

鸣人把手放在自己的眼睛上,冰凉的触感让他的大脑暂时冷静下来。

为什么佐助要说那种话?他真的想像井野说的那样,自寻死路么?

鸣人认识佐助太久了,尤其是两人曾经还是那种关系,自然也足够了解他。佐助绝对不是那种自毁前程的人,他那么拼命那么努力才爬到现在的位置。哪怕当初刚出道的时候,再苦再累,再被人打压嘲讽,佐助依旧是那副拽拽的样子,似乎没有任何能难倒他的东西。

思来想去,鸣人觉得自己本就不够用的脑子更不够用了。他痛苦地在沙发上滚了半天,最后还是一股气坐了起来。

啊啊,那个混蛋。他果然还是放不下心啊。

鸣人从衣服的内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仔细看得话就会看出这和佐助那款黑色老手机是一个机型的,只不过鸣人的是银白色。

按开手机侧键,壁纸是他和佐助刚出道时拍的照片。那时候的他们可年轻了,也正是因为太过年少轻狂,才在后来摔了个那么大个跟头。照片里的鸣人笑得跟阳光一样灿烂,一旁的佐助虽然没有笑得跟鸣人一样,但依然能看到他微微低下的面容上,一抹浅浅的微笑印刻在上面。

鸣人滑动手指,最后停在了一个号码上。

希望你还留着那个手机和号码。鸣人在心里默念着。然后按下了那个号码。

 

 

 

佐助躺在黑暗里,他的周围安静极了。没有没日没夜的喧嚣,没有他人的阿谀奉承,没有经纪人的大呼小叫。有的只是寂静。

他仰趟在一张很旧的床上,可以看出这个地方真的很久没人打扫了,空气中弥漫着灰尘,佐助身下的床单看起来已经被洗得看不出了颜色。佐助没有动,只是静静地闭着眼睛,似乎享受着这片刻的静谧。

突然的敲门声打破了这一切。

“咚咚咚”的敲门声一直响着,佐助皱着眉从床上坐了起来,他知道外面是谁,但他并不想动。

敲门声慢慢停了,就在佐助以为门外的人已经走了的时候,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佐助接起了电话,但并没有讲话,而对方似乎也不想先开口说话。两个人就这样一个在门内,一个在门外,悄无声息地对峙着。佐助静静地听着那边人的呼吸,绵长而悠扬。

最后那头的人败下阵来。

鸣人疲倦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佐助。”

他叫着他的名字,用最柔软的语调。没有刻薄讽刺,没有悲伤,只是这么平淡的叫着他的名字。

佐助拿着手机的手顿了顿,他听到自己喉结蠕动的声音,“鸣人。”佐助也这么回道。

然后又是半晌的寂静,好像这两人除了互相叫了下名字,就说不出第二句话来。

“我没想到你还留着这个手机在。”鸣人顿了顿,“我以为你早扔了。”

“你个吊车尾都能留着,我为什么不能。”佐助淡淡地讽刺道。

“我现在已经不是吊车尾了好么!”鸣人不满地反驳着。

“呵,没看出来。”

“那你也不看看我今天是怎么解决……”

鸣人说道一半,突然顿住了。他突然说不下去了。

而另一头的佐助像是不放过他一样,语气恶劣地追问着,“今天怎么了,你说啊。”

鸣人在那头独自摇了摇头,他终于问出了今天所有人都想问的问题。

“佐助,你今天为什么要那么说?”

就在鸣人以为佐助不会再回答或者是直接挂电话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佐助站在的面前,衣服穿得好好的,可是能看出他的领带已经歪了。与夜色一样漆黑的眸子直直地看着鸣人,薄薄的嘴唇紧闭着,他像是在忍耐着什么,又像是终于忍无可忍了。

佐助突然上前一步,鸣人也同样吓得后退一步,直到最后撞到了墙上。他不服输地回望着佐助,跟大海一样颜色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你觉得是为什么?”佐助突然出声了。他的声音十分低沉,就像夜间最阴冷的风吹拂在鸣人的耳边。

“你觉得为什么我还要留着那个手机?”

“你觉得为什么我要在你生日的时候办演唱会?”

“你觉得为什么我要在最后逃到这里来?”

“你觉得为什么我要说那些话?”

鸣人神色随着他的每一句话都愈加痛苦,最后恨不得捂着耳朵不去听。但佐助偏要压着他的双手,高举过头顶,在那双纯净的蓝眸中,看见自己凶狠的影子倒映在里面。

“鸣人。你还记得我们吵架的理由么?”就在佐助越来越把头靠近鸣人时,他顿住了,然后开口问道。

“……太久了,记不得了。”

“可我记得。”

 

05

他们曾经关系非常好。好到哪怕天天拌嘴吵架互相揭短,哪怕有时候恨不得一拳打在对方脸上,但他们依旧无法离开彼此。

可是哪怕关系好到那种程度,鸣人依旧没有想过他们会有分开的一天。

当佐助耳根都红透了也依然强硬地把自己压在墙上狠狠地蹂躏他的嘴唇时,鸣人就知道他们的关系有什么变了。可是尽管如此,鸣人依旧没办法离开佐助。他们就像日月双生,光暗双子,彼此缺一不可。

鸣人每天都在闯祸,恶作剧所有人,然后佐助就会跟在他屁股后面给他收拾烂摊子。佐助总是一副拽拽的酷样,自然让许多看他不爽的前辈们想要教训他,然后鸣人就会像只大型犬一样扑上来,一边保护着佐助一边忍受着那些前辈的拳打脚踢。佐助不明白鸣人为什么不回击,说他太笨就知道被打。而鸣人则是笑嘻嘻地说自己皮糙肉厚,尽量不要惹麻烦的好。

说来也神奇,这话竟然能从最喜欢惹麻烦的鸣人嘴里说出来。

后来他们开始出专辑,演电视剧,拍电影,慢慢红了起来。

佐助在此之后做得第一件事,就是用自己刚到手的权利封杀了那些欺负过他们的前辈。

鸣人不懂为什么佐助会那么在意,他觉得只要佐助没有真的伤到哪,他根本不会在意,更不会记仇。佐助听后总会狠狠地抱紧他,恨不得把鸣人的骨头都揉进自己身体里。

你真是个白痴。佐助这么说他。

 

后来他们的关系进一步的扭曲,是在佐助的生日。鸣人一如既往地笑着跑过去问佐助要什么礼物,而那天的佐助大概是喝了点酒,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我想要你。佐助是那么说的。

然后在鸣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就一把压住了他。鸣人抗拒地推着他的手,可是佐助喝得太晕了,什么都听不进去,他只知道鸣人会给他生日礼物,会答应他一切的生日愿望。

所以当第二天佐助迷迷糊糊醒过来发现鸣人竟然赤裸裸地躺在自己身边时,他慌了。

毕竟还是个刚成年的孩子,就算再早熟,遇到这种事,依旧会慌张。

那个结果就是,佐助跑了。

 

第二天鸣人才见到佐助,对方用着一种极为的眼神看着自己,佐助像是说誓言一般,一字一句地说着。

“成为我的。”

于是他们就这么秘密地交往了。

虽然刚开始他们还很好,关系一如既往,依旧斗嘴吵架互相揭短。可是当感情一旦从友情上升到爱情时,再次面对这些东西时,人的内心就会发生一些变化。比如你跟一个朋友斗嘴,哪怕说得狠了点,过一小会就好了。可是一旦成了恋人,那问题可就严重多了,那已经不是普通吵架了,而是要上升到一个爱我还是不爱我的问题了。

鸣人知道这样太过矫情,可是他总是不自觉地去想。比如佐助跟哪个女明星走在一起,佐助今天又说话重了,曾经从不会在意的事,在此时都被无限放大,无限积压,最后变成了两人之间无法越过的鸿沟。

还是太年轻了。鸣人想。

所以最后,他们选择了分手。

 

 

 

“你当时一点也不相信我。”佐助看着面前的人,眼里带着点凶狠。“可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让你相信我。”眼里的狠色又慢慢消退,最后变成了孩子般的无助。

佐助慢慢地拿起鸣人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

“心跳是不会骗人的。鸣人。”

 

Please don’t let me go.

I just wanna stay.

Can’t you feel my heartbeats

Giving me away?

 

或许我们的确当时都太年轻了。鸣人想。那是否代表,现在已经慢慢成熟的我们,可以再重新挽回呢?

-Fin.

其实是听heartbeats这首歌来的灵感。头一次写佐鸣不知道有没有ooc,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21)
热度(151)
  1. 日夜星辰为你加冕Mercury. 转载了此文字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