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奈因】The Maze 2

#移动迷宫paro




前情提要:1




02

黑夜像是倒扣下来的幕布,倏然降临。从四周传来的阴风阵阵,吹得干枯的花草东摇西摆,迷宫里的墙壁上垂倒着无数的藤条,在阴森的空气中,它们像是张牙舞爪的恶魔。

斯雷因明知道自己的一时冲动很有可能让他活不过今晚,但一想到这个叫界冢伊奈帆的将要命丧迷宫,他就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控制住他的双脚,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冲了进来。

“所以现在要怎么办?”斯雷因看着一脸阴沉坐在地上的伊奈帆,心里一阵苦涩。

也是倒霉啊,连记忆都没找回来,真相还没有发掘出来,就要在这死了么。斯雷因满心不甘。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伊奈帆,对方早没有了先前的淡然姿态,不知是谁的血液喷溅在脸上,现在干涸下来活像是一道恐怖伤疤,从伊奈帆的发丝间渗落下来。他的衣服也脏得不行,混合着泥土和血迹,早已看不出先前的颜色。

伊奈帆低着头看着地上的枯草,半天没有讲话,斯雷因也只好盯着对方的头顶上的那个旋,一边发呆一边思考接下来要怎么办。

其实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努力在这里成功存活一晚,然后第二天再返回大本营。但眼下这环境,斯雷因抬头四周环绕,迷宫里四处都是高墙,根本弄不清哪边会有鬼火兽窜出来,更何况,斯雷因看了眼昏迷在伊奈帆身边的男孩,他清秀的面容早已被血糊得看不清晰,但能看到他痛苦地皱着眉,发出微不可听的低吟。

“先把伤员藏起来吧,伊奈帆。”斯雷因小声地对伊奈帆说着,伊奈帆楞了半晌,才慢慢抬起头。绯红的眸里阴云密布,血丝依稀可见,看起来状态糟糕极了。

“走吧。”就在斯雷因想出声问些什么时,伊奈帆突然站了起来,他抹了把脸上的污渍,黑暗中红眸亮得摄人。他小心翼翼地背起伤员,看着斯雷因。

“好,我们走。”见伊奈帆终于恢复了精神,斯雷因也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跟在伊奈帆的身后。

 

浅淡的月光下,两个身影在迷宫里移动着,一个走在前面探路,一个背着什么东西走在后面。时不时能听见不知在哪的鬼火兽的嚎叫,任谁都会被吓得不行。

伊奈帆提议将伤员绑到藤蔓上,于是两个人便选了一处比较高的墙,斯雷因使足了劲去拽着藤条。但显然迷宫里的任何生物都不是安全的,藤条上的倒刺深深地插进斯雷因的手心里,钻心的疼痛让他差点惊呼出声,但他随即咬了下舌尖,让自己从疼痛中清醒过来。

“斯雷因?”本就受伤的伊奈帆现在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但他仍然强撑着身子背着伤员,听到斯雷因短促的呻吟,他连忙看了过去。

“没事没事,快,把他挂上去。”斯雷因勉强地笑了两下,趁着伊奈帆不注意,一把抽出插在手里的倒刺,用另一只完好无损的手把藤条递了过去。

伊奈帆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没时间闲聊,二话不说就把伤员用藤条绑好,将另一头甩给斯雷因。斯雷因慢慢向后倒退,奋力拉扯藤条,将那男生缓缓吊到上面。

就在斯雷因已经吊好那男生准备把藤条打结栓好时,一旁的伊奈帆一把抢过藤条,自己随手快速绑了两下,就一把拽着斯雷因躲到茂密的藤蔓下面。

等斯雷因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被伊奈帆抱在怀里,两个人紧紧的贴合在一起。

“喂,伊奈帆……”斯雷因瞬间红了脸,小声挣扎着。

“嘘!”伊奈帆连忙拿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发出半点声音,自己也紧皱着眉头,如临大敌地顺着藤条的缝隙看着外面。

斯雷因这才反应过来情况的危急性,收起了脑子里一些有的没的,屏住呼吸。但伊奈帆温热的手掌就放在他的嘴唇边,好像斯雷因只要动一下就可以触碰到。身体被紧紧地嵌在伊奈帆的怀里,尽管知道现在不是想些乱七八糟的事的时候,但斯雷因依旧忍不住微微脸红。幸好伊奈帆看不见,他想。

就在两人这么诡异的姿势中,他们听到了一个震耳欲聋的声音,随着大地的震动,一起传了过来。

 



不见其影,先闻其声。

鬼火兽的嚎叫宛如从地狱里爬上来的怪物,凄厉得仿佛能撕裂人的耳膜。它一步步向斯雷因他们的方向靠近,伴随着大地的一下下的颤动,斯雷因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已经跳到了嗓子眼。

然后他先看到的是一只银白是庞然巨物,钢铁般的质地在月光下反射着惨白的色泽。再往上看才发现刚刚那只是它的一只腿。斯雷因能清楚地看见鬼火兽关节间的粗大电线,这与他想象中的完全不同,他以为真的会是什么有血有肉的怪物,结果现实看到才发现原来是一只机械巨怪。

鬼火兽的电子眼在黑暗中发出幽光,它似乎是有些不相信自己真的判断错了,踩着尖利的爪子一步步向斯雷因他们藏身的藤蔓靠近。

看着鬼火兽的爪子一步一步地移动过来,看起来坚硬的石板都被它的每一次踏步给踩烂。斯雷因恐惧得有些窒息,他无意识地向身后的伊奈帆怀里又靠了靠,而伊奈帆则仿佛安慰他一般,轻轻拍了拍他的背。

最后鬼火兽停在了那片藤蔓前,如一只狗一样嗅着什么。最后在斯雷因以为自己真的要闭气昏过去的时候,它又慢慢地走开了。

听着鬼火兽越走越远的声音,每一步似乎都踏在了斯雷因的心上。直到没有再听到那个可怖的声音,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吓了一身冷汗。

“……斯雷因,你压着我了。”就在斯雷因好不容易抚平了不停跳动的心脏,听到身后的伊奈帆有些无奈地说着。

“啊!不,不好意思!”斯雷因连忙一个翻滚出了藤蔓,有些仓皇地用手摸着自己早已滚烫的脸颊,磕磕巴巴地道着歉。

“没事,就是手臂有些麻。”伊奈帆也慢慢爬了出来,他甩了甩被斯雷因压了半天的胳膊,看着站在身边怔楞着捧着脸颊的斯雷因,淡漠的脸上浮现出难以察觉的笑意。

 



然而就在两个人准备下一步计划时,异变横生!

凄厉的叫声在两人身后响起,伊奈帆脸色瞬间一变,一把拉着斯雷因就跑了起来。

“吼——!”

斯雷因能感觉到因为狂奔,连刮在脸上的风都犹如刀子一般,仿佛要把肌肤撕裂。伊奈帆紧紧地抓着他的手,两个人像疯了一样向前狂奔。

谁知道看起来行动笨拙的鬼火兽此时奔跑得迅猛如豹子,丝毫没有被两人要甩掉的意思。

滴着不明唾液的血盆大嘴里传出愤怒的吼叫,鬼火兽原本蓝色的电子眼也变成了骇人的红色,四肢大力迈开,紧紧地跟在他们身后。

伊奈帆七绕八绕在高墙间周旋,谁知道这怪物根本不按常理出牌,直接横冲直撞冲破看似厚重的墙壁。他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小,好几次斯雷因甚至都能感觉到那怪物喷出来的烫人气息。

斯雷因咬了咬下唇,突然挣脱伊奈帆的手,快速蹲下抓住脚下的石子,像扔炮弹一样狠狠地掷了过去。

“斯雷因!”感觉不到了手心里的触感,伊奈帆猛然回头,声音都因为惊恐而变了调。

“我引开他,你往那边跑!”斯雷因根本没有心思回头看此时伊奈帆脸上是什么表情,他一边努力砸着石子,一边灵巧地在石墙的缝隙间钻来钻去,像只黑夜里的蝙蝠。

我可真是个烂好人。斯雷因一边跑一边在内心自嘲。我竟然会为了别人连命都不要。

他头也不敢回,脚下生风,一个健步就跳上另一个石墙。斯雷因已经不知道伊奈帆到哪去了,虽然以那个人的高傲性子断不会真的落荒而逃,但斯雷因依旧在心里祈祷着他能不要像个白痴一样追过来。

看着眼前有垂下来的藤蔓,斯雷因直接抓着就往上爬,无数的倒刺刺穿了他的手掌,但他依旧像不知痛一样拼命爬着。

就在斯雷因好不容易站在了高墙上,心想这下应该能逃掉了吧。谁知一阵巨响,他慌张地后退几步,竟看到鬼火兽像攀岩一样用自己尖利的爪子顺着墙壁一点一点的爬了上来。

难道今天真的要死在这里么?

斯雷因深吸了一口气,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跑去,身后是终于爬上来的鬼火兽响彻天际的嘶吼,斯雷因像是听不到一样疯狂地跑着。窄细的道路让他难以平衡好自己的身体,只能手脚并用地狼狈地向前奔去。

就在斯雷因以为自己要永远这么逃下去直到累死时,他突然听到石墙移动的巨大轰鸣声。

石墙移动!就是这个!

斯雷因觉得自己简直是在黑暗中看到了希望的光明,顺着藤蔓就向下滑去,等双脚顺利触地时,正好听到鬼火兽在头顶的叫声。

一定要成功啊!

斯雷因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向前跑着,他面前是两面快要闭合的石墙,斯雷因侧着身子不断地移动的身体,眼看石缝越来越窄,他已经能感觉到石板积压身体的痛苦,但斯雷因依旧努力地向前挪动。

不能死啊!不能死啊!

“斯雷因——!”

伊奈帆焦急的脸出现在墙的另一端,他早已失去了那副淡定从容的样子,眸中的瞳孔紧缩,整张脸都显得狰狞不已。他不停地叫喊着斯雷因,他从来没有叫得如此大声,如此声嘶力竭。伊奈帆紧紧地盯着斯雷因,他双手趴在石墙上,恨不得用自己的力气阻止石墙的闭合。

“啊啊啊——!”

斯雷因也忍不住叫喊出声,生与死的距离在这一瞬是那么的近,斯雷因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跑这么快过,这辈子都没有这么想到一个人的身边去。

冲过去啊——!他在心里呐喊。

伊奈帆的手看起来如此的近在咫尺,斯雷因也拼命伸出手,想要触碰到他。

“砰——!”

伴随着石墙的轰然闭合,斯雷因感觉到手掌上灼热的触感,然后一个踉跄倒在了伊奈帆身上。他的身后,是被石墙夹死的鬼火兽。

斯雷因大口喘气着,与死神的擦肩而过让他半天没有回过神来,耳边是尖锐的声响,斯雷因眼前一片模糊。努力把抽离的思绪放回大脑里,斯雷因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耳鸣了。

他感觉到自己被人狠狠地抱着,大概是用劲太猛了,让斯雷因差点以为自己的骨头都要被揉碎了。

“伊奈帆……你抱得我好疼。”

听到怀里的人发出微弱的声音,伊奈帆才慌慌张张地松开他,除了手臂的颤抖外,他的神色早已恢复了平时的样子,完全找不到方才惊恐的样子。

“你杀了一只鬼火兽,斯雷因。”伊奈帆抓着他的肩膀,直直地看着斯雷因,一字一句地说道。“而且,你还救了我的命。”

“我知道。”斯雷因觉得自己的四肢都不听使唤,他懒懒地靠在伊奈帆的身上,“所以你要记得报恩哦。”劫后余生的庆幸让他还有心情开着玩笑。

“嗯。”伊奈帆抓着斯雷因的手又紧了几分。

 



“喂,别等了,哈库莱特。”

卡姆看着像雕塑一样站在迷宫门口的人,忍不住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

“我要等他们回来。”

哈库莱特像听不懂他的话一样,死死地看着迷宫里面。

可是除了一阵阵的阴风,丝毫不见那两人的身影。哈库莱特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办法想象他们依旧死了,那么厉害的两个人,怎么可能就这么死了?!他狠狠地攥着拳头,连皮肤被自己弄破了都不知道。

“哼,让那个菜鸟狂妄自大,根本就没有人能在迷宫活过一夜!”

托尔兰用着他那恶心的语调站在哈库莱特身旁,双手抱胸发出不屑的声音。

“那也比你这种懦夫好!”

往常最讲究绅士风度的哈库莱特,此时突然像疯了一样朝托尔兰扑了过来,他面孔狰狞,流着血的拳头差一点就要砸到托尔兰的脸上。

托尔兰一下子被哈库莱特这幅样子给吓到,他哆嗦着倒在地上,看着阴沉着脸的哈库莱特。

“他们一定会回来的!你懂不懂?!”哈库莱特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

然而又等了半晌,依旧没有人出来。就连卡姆都有些放弃了,拽着哈库莱特,准备劝对方该走了。

 



“那是什么?!”

“天哪那是伊奈帆!”

“还有斯雷因和起助!”

“他们居然真的活了下来!”

就在哈库莱特自己都差一点要放弃跟着卡姆回去时,突然听到人群中爆发出欢呼声,夹杂着无数人的纷杂议论。卡姆和哈库莱特都僵硬着,慢慢地回头。

那两个人看起来模样糟糕透了,衣服早就在打斗中破了不知道多少个洞,斯雷因的双手都是血,甚至还能看到有几滴没有干透的顺着他的步伐滴了下来。伊奈帆还是那副沉静样子,面无表情地背着早已昏迷过去的起助,尽管看起来疲惫不堪,但他仍然分神注意着刚刚死里逃生的斯雷因,生怕对方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地上。

就是这样两个人,现在却让所有人都觉得他们的身影是无比的伟大。

金色的阳光细碎地洒在他们行走的路上,像是金色的地毯,迎接着英雄的归来。

 

当看到迎接着他们的众人时,斯雷因瞬间觉得精神一放松,直接就倒了下来,伊奈帆有些慌乱地想要放下背上的起助去扶他,哈库莱特三步两步就奔了上去,把斯雷因抱在怀里。

伊奈帆虽然知道对方是好意,但不知为何心里仍有点淡淡的不悦。但他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照常和哈库莱特一起,将两个早就昏过去的病人托付给众人,将他们赶紧送进了屋子。

“你的伤没事吧?”哈库莱特看着伊奈帆问道。

“不是我的血。”伊奈帆没有看他,而是遥望着斯雷因被带走的方向。

“你们回来了就好。”哈库莱特像是放下什么一样,松了口气。

谁知伊奈帆并没有赞同他这句话,而是转头面色严肃地看着哈库莱特,“并不好,起助被鬼火兽给咬了。”

-TBC.

如果我说我想写虐文,你们会看么_(:з」∠)_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3)
热度(41)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