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佐鸣】郎骑竹马来 05~08

竹马paro

前情提要:01~04



05

我爱罗茫然地站在路中央,看着面前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双手不自觉地抱紧了怀里的小熊。

其实整件事情的起因是因为自家的姐姐手鞠突发奇想觉得她的弟弟天天窝在家里实在是太宅男了,你看那黑眼圈!于是决定带他来参加一下隔壁木叶小学的迎新祭,说不定还能认识几个同龄的小朋友增进一下感情。

然而手鞠姐姐的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是她一进木叶小学就看到了几个昔日的好闺蜜,于是激动地扔下了小我爱罗瞬间不见了踪影。当她意识到自己居然把弟弟搞丢的时候,两人已经被无数的人流冲散,加之弟弟又矮小,完全找不到他。

所以我爱罗呆呆地看着穿着各色衣服的大人或者孩子在自己身边走来走去,而他则像是堵塞在湍急河流中的一块礁石,任由人流左拥右挤,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毕竟我爱罗也是个智商正常的小孩,虽然宅了点。他心里仍然记得姐姐说过的话,一旦走丢了就要去找警察叔叔或者是看起来很靠谱的大人求助。我爱罗紧了紧手里的娃娃,费劲地想在人群中找到一个穿着警服看起来很靠谱的大人,小小的身影跌跌撞撞地向前走去。

然而搜寻一圈完全无果,我爱罗嘴巴一瘪,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一双大眼睛泫然欲泣,竟是急得快要哭出来了。

就在我爱罗的泪水快要决堤的时候,他的后背突然被人狠狠一撞,小身板一个不平衡扑通一声就朝前栽了过去。

我爱罗:“……”我真的哭给你看哦?!

撞他的人也发现了自己闯了祸,手无举措地跑过来想扶我爱罗起来,嘴里还不停地说着,“啊啊早就跟他们说了这身服装要怎么走路啊!你没事吧!真的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你没有受伤吧!”

出现在我爱罗面前的是一只白嫩的手,顺着往上看,是藕节般白净的手臂,伴随着紫色袖子的衬托,显得更加白皙。明明是女孩子的打扮,可是说话的声音却是男孩一般的声音略显粗哑。当我爱罗彻底把头抬起来,看清那只手的主人时,小脸更是一僵。

喂喂别以为你穿个紫色的中世纪长裙我就看不出来你是男生了!我爱罗在心里吐槽。

这真的不能怪他,因为鸣人现在看起来真的是奇怪极了。蓬松起来的大裙子让他寸步难行,只能用手拎着裙角禹禹前行,而与这件华贵裙子极其违和的是鸣人脚上的运动鞋以及那一头黄毛短发,毕竟他现在假发都没带,妆也没化,完全就是一副男孩模样,怎么看怎么怪。

见我爱罗僵着身子一脸防备地看着自己,鸣人只能莫名地摸了摸脑袋,又见对方用诡异的眼神看着自己的穿着,鸣人像是明白什么一样立马脸涨红一下,连忙摆手解释道:“这是戏服!我可不是变装癖!”

然而我爱罗的熊猫眼明显写着“我不信”三个字。

“好吧,好像也没什么说服力。不过就你一个人么?”鸣人这才注意到这么小的孩子居然一个人在这晃悠,身边连个大人都没。

“……走散了。”我爱罗沉默良久,仰起脸,用着奶声奶气的声音说道。

“这样啊。不过没关系,跟我一起来吧!我知道可以去哪能找到你的家人!”鸣人笑得一脸灿烂,伸手就想拉住我爱罗的小手。结果我爱罗警惕地后退一小步,躲开了鸣人,然后大概又觉得自己这样不太礼貌,伸出没有拿小熊的手,怯怯地牵住了鸣人的裙角,低着头小声说道:“就这样就行了。”

鸣人没法子,只好像带个小尾巴一样,再度提起裙子,顶着其他人奇怪的目光往广播室走去。

 

“鸣人你可以啊,随便一趟就能带回来一个小孩。”鹿丸正在帮着老师整理文件,一抬头,刚好看到鸣人一脚跨进广播室,顺带后面还跟着个小尾巴。

“只是刚好碰到一个迷路的小孩而已!”鸣人别扭地拽了拽裙子,“卡卡西老师不在么?播个寻人启事什么的,帮他找下家人吧。”

“卡卡西老师的话,应该又躲到厕所看小黄书了吧。”几周的相处下来,学生们基本上都已经了解到了这个不靠谱的班主任的劣习。鹿丸撇了撇嘴,几步走到我爱罗面前,“你叫什么名字?”

“我爱罗。”把身子往鸣人身后躲了躲,我爱罗用几乎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知道了。那我来帮你找爸妈好了。”鹿丸懒洋洋地站直身子,刚想往回走,又突然回头,冲鸣人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鸣人,这衣服挺适合你的啊。”

“闭嘴啊混蛋!”

 

告别了我爱罗和鹿丸,鸣人终于饶了一大圈又跑回了正在排练的班级。一打开门,就看到各种正在穿戏服或者看台词的小萝卜头。

小樱正在帮宁次他们整理衣服,一看到鸣人回来了,立马叉腰一副生气样,“鸣人!我们正在找你呢!你不要乱跑!这次一定要你穿上那双女鞋!”

“饶了我吧!反正穿着裙子又看不到我穿得什么鞋子,球鞋讲究一下不就好了么!”鸣人一副要死了的表情,四下逃窜着。

偏偏小樱就是不放过他,追着他身后让他穿女鞋。

“你们真的很吵哎,鸣人不想穿就不穿呗。”

佐助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让正在上演猫捉老鼠的两人同时脚步一滞,其他人也纷纷抬起头,然后瞬间窒息。尽管个头尚小,但那副精致面容已经慢慢显现出来,加上手工精致的戏服,这时的佐助活脱脱一个真正的小王子。就连被小樱不小心捉住的鸣人都愣住了,他呆呆地看着佐助一步步向他走过来,然后露出那种他最为熟悉的坏笑。

“鸣人,这衣服果然很适合你。”

“哪里适合了!”虽然有那么一瞬间被佐助给帅到,但鸣人还是红着脸反驳道。

佐助不服气地用鼻子冷哼一声,随后被蜂拥过来的女孩子包围,虽然剧本负责人小樱竭尽全力想让大家冷静下来,但女孩子们依旧疯狂地尖叫着,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

鸣人傻傻地站在圈子外面,穿着一身和他看起来极为搞笑的衣服,看着众星捧月的佐助,发愣好久。

 

06

宇智波鼬本来今天是没时间看迎新祭的,因为已经六年级即将面临小升初的他为了考上本市最好的木叶学校初中部,哪怕是个小学生仍然努力学习。可是这次不一样,作为资深弟控,一听说自己的弟弟要在这次迎新祭上演出,鼬立马蹬蹬蹬地下楼追上了正要出门的宇智波夫妇,用严肃的小脸拉住了美琴妈妈的衣角。

美琴妈妈:“阿拉,鼬怎么了嘛?”

鼬:“我想去看迎新祭。”

美琴妈妈疑惑:“鼬不是对这些一向都没兴趣的么?”

鼬板着小脸:“有弟弟。”

美琴妈妈瞬间明白,对于小小的宇智波鼬来说,千言万语不如一句“弟弟”。于是美琴妈妈笑容温和地看着富岳爸爸,“孩子他爹,鼬学习也辛苦了,不如这次就带上他吧。”

富岳爸爸:“……我敢不带么?不带你这儿控不弄死我。”

于是鼬心满意足地跟在爸爸妈妈的后面,慢慢向木叶小学走去,虽然他永远没什么表情的脸上根本看不出有欣喜,但微微上扬的嘴角依旧表达了他内心的愉悦。弟控还是很容易满足的啊!

 

到了现场,果然人满为患。毕竟在作者坑爹的设定了仿佛这个城市就这一个小学一样人能不多么?

宇智波夫妇带着鼬走向佐助预先跟他们讲过的座位,果然一坐下就听到一旁熟悉的声音。

“美琴!你们也来看佐助和鸣人的表演么!”玖辛奈开心地凑了过来。

“是呀,听说佐助这次演王子呢。”说到自家儿子,美琴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哎呀我家鸣人这次也演了个不错的角色,好像是女巫来着,对吧水门?”玖辛奈一脸天真地扭头看着水门。

水门:“……一个男孩子也个女的这叫好么?”

没等他们再说什么,舞台上的灯光已经亮了起来。穿着小西服的男孩和小婚纱裙的女孩一蹦一跳地上台,稚气的脸上一派生机蓬勃,由此拉开了这次的迎新祭。

因为鸣人他们班是一班,所以第一个上台的就是他们班。当主持人报完节目,幕布再度掀开时,简单的场景已经被布置好了,因为本来就是一群小孩子,没多专业,所以还能看到一些树木石头的布景背后,小孩子探出的手脚。

旁白是小樱,大概是第一次被予以如此重任,她的声音略带紧张,几乎是颤抖着把第一句话念了出来。

“从前有个遥远的国度,住着一个国王和王后,他们渴望有个孩子,于是虔诚地向上帝祈求。大概是被他们的诚意所打动,果然不久之后王后生下了一个女儿,因为她雪一样的肌肤、乌黑的头发、红润的脸蛋,国王将她命名为‘白雪公主’。”

伴随着小樱清脆的声音,身着漂亮礼服的雏田缓缓走了出来。因为过于害羞,雏田的脸几乎红得发烫,还真是应了童话里那句红润的脸蛋。

“白雪在国王和王后的宠爱下逐渐长大,成为一名人见人爱的少女。。白雪公主非常善良、有爱心、她经常和动物一起玩耍。森林的动物,像小鹿、小兔子、松鼠、小鸟都喜欢白雪公主,因为白雪公主会给它们吃食物,还会讲故事给它们听。个性善良犹如天使般的白雪公主,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当看到扮演松鼠的丁次基本上是滚上舞台的时候,台下几乎爆发出一阵笑声。毕竟真的从来没见过这么胖的松鼠!因为人手不够用,所以好几个学生几乎是身兼数职。雏田看到自己常年严肃的哥哥戴着个兔耳朵一脸僵硬地走上台,终于还是忍不住偷偷笑了两下,紧张的感觉荡然无存。

“宁次,我觉得这个兔耳真的很适合你。”走在宁次旁边的头戴鹿角的鹿丸悄悄地说道,然后在对方化如利针般的视线中偷笑了两下。

“可是,好景不长,白雪公主的母亲生病去世了。国王为了白雪公主就迎娶了一位新王后,可是,这位新王后却是个精通法术的女巫。她虽然很美丽,但是个性很骄傲、暴躁。尤其她最恨别人比她美丽。”

玖辛奈几乎伸长了脑袋想看自家儿子出场,当她看到鸣人头戴金色长假发,穿着中世纪那种蓬蓬裙礼服,一拐一扭地走上来时,玖辛奈几乎整个人都笑倒在了水门身上。

“我觉得我儿子真的太可爱了!”

雏田一脸担忧地看着鸣人一瘸一拐地走过来,脸上的表情僵硬地不似常人。鸣人大概想回她个笑容,结果脚下一乱,差点被裙子绊倒。

“新王后有一面很神奇的镜子,她经常对着镜子问,谁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鸣人看着犬冢牙挪着一面镜子到他面前,努力捏着嗓子想营造出一种女人的感觉。

“魔镜,魔镜,谁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

“当然是王后殿下您。”犬冢牙躲在镜子后面说着腹语,声音都带着颤抖,鸣人知道他是憋笑憋的。

“可是,有一天,当新王后再问魔镜同样的问题时,魔镜却回答说。”

“现在白雪公主比你美丽。”

“王后听了非常生气,她不能容忍这世界上有人比自己更美丽,于是下令把公主赶出去。”

鸣人装作生气似的推了一把雏田,然而谁知道小姑娘真的很柔弱,还一推就倒,鸣人连忙又想去扶她。结果听到一旁念旁白的小樱压低着声音朝他怒吼:“鸣人,你是欺负公主的!你别去扶她啊!”

“……”鸣人这才想起来自己在演戏,又赶忙收回手,然后看着雏田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装作逃命的样子围着旁边的树转了一圈。而这时已经到了鸣人下场的时候。

“公主逃到了一片树林里,她遇到了七个小矮人救了自己,并和公主过着快乐的生活。”

虽然所谓快乐的生活就是七个小孩子围着雏田手拉手转圈而已,宁次几乎脸黑得跟锅底一样,他低声对着一旁眼神乱飘的鹿丸说:“我们一定要这样么?”

“虽然我也觉得很蠢,但你现在只是个小孩子哎高智商的宁次少爷。”鹿丸懒洋洋地说道,“所以做点像小孩子一样的事吧。”

宁次很想反驳但鹿丸又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只能自顾自地撇过头生闷气,顺便把圈子转得更快了点,引得旁边的小李连连叫苦,我头晕啊大哥!

“然而新王后通过魔镜知道白雪公主没死时,她觉得自己去杀了她,于是她弄了一个有毒的苹果,去找到了白雪公主。”

鸣人又换了一套衣服上场,虽然也只是在裙子的基础上加了一件斗篷罢了,他拎着篮子,走到雏田面前,拿出一个红彤彤的苹果说道:“可爱的小姑娘,你看这个苹果这么好看,我送一个给你吃吧,你一定会喜欢!”虽然他表情极其狰狞,想笑得柔和结果表现出来却极其糟糕。鹿丸躲在一旁几乎笑倒在宁次身上,就连丁次都忍不住吐槽:“如果有人用那种表情给我吃东西,我一定不会吃的。”

雏田小心翼翼地接过苹果,轻轻咬了一口,然后茫然地看着鸣人,“鸣人君,后面……要做什么?”

“晕倒啊雏田,晕倒!”看着几乎要跳脚的小樱,鸣人赶紧小声提醒她。

“哦对晕倒!”小姑娘立马想起了剧情,直接实诚地向后倒去。“咚”的一声!听起来你疼得要命。

……不需要这么认真啊你还真倒啊!

“小矮人们以为公主真的死了,便想把她好好埋葬。然后路过的王子听说了这件事,十分悲伤。”

在后台腿都快站酸的佐助终于可以上场了,毕竟还是小孩子,当然想自己帅气出场。他嘴角扬起自信的微笑,大摇大摆地走上了舞台。

“我儿子真帅!”美琴一看到佐助上台就叫了起来。一旁的鼬也同意般的严肃地点了点头。

上台后的佐助俨然一个实实在在的小王子,精致的礼服更衬得他面容精致。踩着长靴一步步走到公主面前,然后,他顿住了。

“喂,佐助,亲一下雏田!蹭下脸就好啦!”小樱以为他在害羞,虽然佐助很帅被人吃了豆腐她会不爽,但是为了这部剧的成功,小樱只能催促着仿佛定格了的佐助赶紧亲下去。

“为什么我觉得他真的亲下去我会想揍他?”宁次的妹控属性瞬间发作,死死地盯着佐助,恨不得把对方瞪出个洞来。

“不不不,我觉得剧情不会按照剧本发展。”自诩预言极神的鹿丸摇了摇手指,眼神不经意地往鸣人那飘了飘。

而佐助也纠结半天。虽然只是说亲下脸就好了,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一点也不想啊!哼,我不想就是不想!

谁也不知道佐助小少爷这个脑回路是怎么转的,还觉得自己的做法挺有理!于是他果断放弃了倒在地上的雏田,三步两步走到已经有些出神的鸣人面前,直接转身就亲了上去,当然,亲的是脸颊。

鸣人:……?

众人:……???

鹿丸(自信脸):我说的吧。

美琴妈妈:不愧是我儿子,演戏都那么有创意!

 

07

一年级的迎新祭就像一场闹剧,为童年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当下台后的鸣人捂着涨红的脸跑到佐助面前想讨个说法时,谁知对方只是给了他个大大的白眼,一副我就想这样你想咋地。鸣人郁卒。不过后来转念一想反正大家都是男孩子而且只是亲亲脸而已也没什么,这么想的鸣人似乎一下子又想开了,继续乐呵地跟在佐助后面。

 

上了二年级之后学校要求学生们都要佩戴校徽,尤其是在每周一的升旗仪式时候还会检查。这对于常年丢三落四的鸣人来说简直是噩梦一般的一项校规。果不其然,他这次又忘带了。

“怎么办啊佐助,马上检查的人就要来了!卡卡西老师说我这次再不带就要罚我抄书了啊啊啊!”鸣人像热锅上的蚂蚁,焦躁地躲着脚。

佐助被他吵得实在是头疼,眼看着老师就要从前面的班级走了过来,佐助迅速地把自己的校徽拽下来然后以最快速度扣到鸣人身上,然后在老师走过来的时候站直了身子,无视身旁鸣人快要瞪出来的眼珠子。

“不想抄书就闭嘴,回去请我吃好吃的。”佐助自然知道鸣人那点小心思。肯定又是会自责一通然后各种觉得对不起佐助什么的都是因为自己太蠢忘带了校徽,所以佐助这次提前提好了条件。看,我帮你可是有条件,所以你没必要想多。

“佐助,你今天居然没带校徽。”卡卡西仅露出来的一只眼眉毛一挑,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看了下小眼乱飘的鸣人,“今天有领导要检查哦佐助君,没带是要罚站的。”

“知道了,下次一定带。”虽然语气恭敬得不行,但眼神明显就是说完了么说完了感觉走吧的拽拽样子。

鸣人担忧地左看右看,冷不丁被佐助给踩了一脚,“白痴,你想引他回来么?”

“可是你……”你不需要接受罚站啊。

“哼,我乐意。”佐助头一偏,表示不想理鸣人。

 

鸣人趴在窗台上,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楼下。准确来说,是望着升旗台旁边那一群人中的一个。阳光透过树荫斑驳地洒在佐助挺直的腰杆上,大概是因为这次上面领导检查让校长丢了脸,这次的没带校徽的惩罚力度格外严,一直要罚站到第二节课结束。鸣人看不清佐助的脸,但不用看他都知道,一定是一副咬着牙的倔强模样。虽然佐助平时总是傲娇的要死,时不时还耍点小少爷脾气。但鸣人知道佐助是多么的要强,哪怕是考试没有考到第一名这件事都足够他好几天睡不着觉,非要鸣人大半夜起来陪他数星星。所以这次替鸣人顶罪,被全校人看到这样一副狼狈模样,对于佐助来说,简直是天大的折磨。

“我说鸣人,你要是不放心的话为什么不下去陪着?”不知什么时候鹿丸走到了他边上,也靠在窗边目光散漫地看着楼下,“你就算把这升旗台给盯穿了,佐助也不会被提前放上来的。”

鸣人像是被点醒一样,猛地抬头,眼睛像是有无数星光散落,“你说得真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谢谢你啊鹿丸!”说罢撒丫子就往楼下跑去。

鹿丸看着鸣人飞奔的背影,嘴角不自觉地勾了勾。

“你说得哪里对了,我怎么没看出来。”鹿丸一回头,果然宁次站在他的背后,板着小脸皱眉看着鹿丸这幅闲散模样。

“切。我可比佐助那家伙聪明多了,帮助一个没带校徽的人的方法那么多,他偏偏选择了最笨的一种。”说罢炫耀般地朝宁次展示了下胸口的校徽。

原来仔细瞧见了才发现,那根本不是校徽,而是用水彩涂过的类似于校徽的啤酒瓶盖。

“哼。”宁次有些狼狈地冷哼一声,一把拽下胸口的校徽,一股脑塞到对方怀里,然后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真是不坦率啊。鹿丸摇了摇头,无奈地想着。

他侧头看了眼楼下,升旗台旁边本来形影单只的背影现在已经变成了两个,多了一个像太阳的存在。

 

08

鸣人敏感地察觉到今天佐助的心情似乎不太好,因为今天中午他居然把自己最爱吃的番茄给丢掉了!这对于嗜番茄如命的佐助来说简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所以既然发生了,那就说明佐助一定心情不好,而且是极度的不好。但鸣人没法从佐助的表情上观察出来。随着年龄的长大,明明大家都还是小学生,但鸣人就是觉得佐助越来越会隐藏自己的情绪,虽说他以前就挺会的,各种性格变来变去的根本搞不清楚哪个是真的佐助。而今天,佐助居然会和颜悦色地给一看就知道是故意来搭话的女生讲题,鸣人觉得是不是世界末日已经不远了?

但毕竟再怎么早熟,都还是孩子。所以当鸣人照常和佐助走在回家的路上时,佐助突然提出了要去河边的草坪上吹会风。鸣人就知道,佐助肯定是要说了。

果不其然,两个人躺在草坪上没多久,佐助就开口了,但并不是鸣人意料中的话,而是一个很普通的问题。佐助问他,你的梦想是什么?

感觉好像在写小学作文啊。鸣人想。他偏着脑袋,半晌憋出来一句,当拉面店老板?

佐助不屑地送了他个白眼,一副我就知道你这个白痴会说这种话。

“那佐助你呢?”鸣人反问道。

这次佐助没有很快地回答,而是收起了刚刚的表情,一脸淡漠地躺在草地上。微风吹过他的面颊,带着几缕发丝也调皮地在他脸上跳来跳去。就在鸣人以为自己再这么躺下去就要睡着的时候,佐助终于开口了。

“其实我最近心情很差。”

我看出来了,鸣人心想。

“哥哥他跳级上了市里最好的高中,进了重点班。”

鼬哥真厉害!

“鸣人。当一个天才的弟弟真的很累啊。”佐助突然把脸转过来,面对着鸣人。

“啊?”鸣人眨了眨眼,似乎没想到他会说这种话。鸣人也把脸转了过来,对着佐助。两个人之间的距离特别近,近到对方只要一个呼吸,就能喷对面人一脸。鸣人觉得自己的脸有点发烫,一定是佐助呼吸气息太大了。“可是鼬哥很喜欢你啊。”每次见到他眼神都快温柔出水了好么?

“我没看出来。”佐助嘟囔着嘴,少见的展现出自己孩子气的一面。“他每次都没什么表情,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我最讨厌他那样了。每天爸爸妈妈都在说他多好多好,邻居也都在夸他。我真的觉得烦透了!”说罢还揪了身边的一把草,泄愤似的把他们投掷到空中。

鸣人看着飞扬的草屑,突然无厘头地来了句,“那跟我一起去卖拉面好了。”

“哈?”佐助一脸你在逗我么看着他。

“真的啊!你看,鼬哥肯定不会卖拉面吧,但你会啊,你不就很厉害么!”鸣人一脸正色,仿佛自己在说什么有名的公理,“我觉得吧,佐助,你太在意鼬哥啦。他是他,你是你啊,难道你一定要变成他吗?”

“可是……”

“哎呀哪来那么多可是啦!实在不行就去卖拉面嘛!”鸣人突然从草地上坐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他背着光,迎着佐助,小小的身影在夕阳的照映下仿佛镀上了一层金边,泛着光芒。“我还以为你因为什么生气呢!这种一碗拉面就要搞定的小事!”

“你啊……白痴么?”佐助猛然失笑,也跟着他一起站了起来。

“哎呀,实在不行就两碗!”

“吃死你算了!”

“哈哈哈哈佐助你笑了,笑得好蠢啊!“

“闭嘴啊笨蛋!”

 

小时候的无心之语,却让佐助到长大之后仍然记得。那个在宛如被焚烧起来的天际下对他说着要一起卖拉面的男孩,深深地刻印在他的灵魂里。

-TBC.

其实我想赶紧写到后面啊!小学就谈恋爱什么的不现实啊!

给大家梳理一下大概剧情,以佐助为视角就是,小学埋下萌芽,初中心理叛逆,高中漫漫追妻。

对了,你们有没有发现一对副CP?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
热度(36)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