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魔道祖师】愿望

主金凌X蓝思追,薛洋X晓星尘

忘羡神助攻


万字短篇,自娱自乐




01

如果神明赐予你一个愿望,你希望实现什么?

 



“那大概就是让你走快点了。”蓝思追走在前面,头也不回地对着身后的人说道。初春独有的暖风吹起他的云纹抹额,一袭校服在这样的乡间僻野看起来扎眼的很。

“喂喂!我是说认真的啊!”跟在他后面的金凌忍不住叫嚷起来,华贵的金星雪浪袍因为行走得急而沾染上了些许污泥,然而金凌现在哪有功夫注意这些。高束起的马尾随着走动晃荡个不停,他努力想追上前面人的步伐,嘴上也在不停地喊着:“我说蓝思追,你就不能走慢点么!”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走路慢得像个小公主一样么!”蓝思追回头瞥了他一眼,小脸上写满了无语。

“你这家伙几年不见,怎么变成这幅模样了!我还是很怀念你原来那副乖学生的样!”

“哼,可惜你还是这股金贵德行。”蓝思追鼓了鼓腮帮子,不服气地继续埋头向前走。

“喂!等我啊!”



 

距离当初的那些动荡日子,已经过去了五年。昔日人人喊打的魏无羡如今早已在云深不知处混得风生水起,没办法,谁让二当家蓝忘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呢。哪怕魏无羡那厮把蓝忘机心爱的兔子追得漫山遍野的跑,这个所有姑苏蓝氏弟子眼中的冰山师兄仍旧会用吓死无数人的温柔笑意,把坐在屋顶上翘着二郎腿的魏无羡给抱下来,然后和他一起再去把兔子给捉回来。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妻管严么。众弟子想。

蓝思追也同其余弟子一样,回到蓝氏,潜心修行,很少再外出办事,大部分的事情都交给了更加跳脱的蓝景仪。虽说这样锻炼自己的心性,可以做到心静如水,但蓝思追不得不承认,他还是有那么点寂寞的,尤其是没了那个当初整天吵吵闹闹的小公主之后。说来也奇怪,明明是所有人眼中的好孩子,这一辈蓝家子弟中最出众的弟子,蓝思追从小就被无数人夸赞乖巧懂事,连魏无羡每次见到他,都喜欢想法子的捉弄他,比如看蓝思追欲哭无泪地追在魏无羡身后抢要自己的发绳。当自己问道为什么总喜欢戏弄他时,魏无羡总是笑得贼兮兮的。

“哎呀,我这是为了思追你好啊!你看看你天天跟在蓝湛那个大冰块身边,万一也变成了他那样的面瘫怎么办!这世上可没有下一个魏婴能补偿你咯!”说罢还觉得自己挺有理,自豪地点了点头。

为什么总觉得被秀了一脸?蓝思追默默地想着。

不过也的确,自从魏无羡来到了云深不知处,这个总是静谧无声的地方多了不少欢声笑语,虽然其中夹杂着蓝启仁满腔怒火的杂音。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蓝湛师兄每次都会纵容魏前辈吧。真好啊,蓝思追莫名有些羡慕。他不由得想起了另外一个人,那个扯高气扬的金家小少爷。说来也奇怪,对谁都温文尔雅,极为有礼的蓝思追,每每碰上金凌的时候,那些什么风度礼仪啊荡然无存,经常两个人就像个小孩子一样非要争个你死我活。虽然每次蓝思追都在心里告诉自己下次一定不会再理他了,但每当看到金凌来了,又忍不住想上前搭话。

所以当五年之后再度见到金凌时,蓝思追第一个反应就是抬手揉了揉眼睛,直到把眼角都给揉红了,才放下手来。然后想着,啊,不是梦啊。

“哈!见到本少爷已经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了么?”金凌笑嘻嘻地凑上前去,看着蓝思追眼圈红得跟兔子一样,整张小脸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觉得好生有趣。

“切!才没有!只不过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你这幅公主脾气还是没有变。”蓝思追被他一下说中,羞恼地反唇相讥。说完后,又猛地一惊,心道自己当初和他又没有互称朋友什么的,天天拌嘴,现在这么久不见,说不定关系更加生疏,这样说他会不会生气啊。然后又小心翼翼地用眼角去观察对方。

结果并没有预想中的怒火,金凌先是楞了一下,随后也伶牙俐齿地说蓝思追这么久不见,还是像个害羞的小姑娘家一样。让蓝思追一下子把心里刚刚冒出来的什么愧疚啊后悔啊通通消灭个干净。

啊啊,这个人果然还是那副老样子,是自己多虑了!

蓝思追头一扭,殊不知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与平日有多大差别。

“不知道金凌小少爷来云深不知处有何贵干啊,没事就赶紧走了吧!”

“原来这就是蓝家的待客之道啊,我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蓝思追听他这么一说,脸一红。谁知道这个混蛋居然比以前能说会道多了,都知道拿蓝家来压自己。只得再度回头看着几年不见已经比自己高一个头的人,这不看不要紧,仔细一瞧,蓦然发现这个本还停留在蓝思追印象中的那个矜贵少爷,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出落得如此出众。金星雪浪袍穿在他身上格外的合身,衬托出一股少年人的意气风发,高束起的马尾垂在身后显得神清气爽,配上那张已经长开了的英俊面容,活脱脱一个翩翩少年郎。

正在奇怪蓝思追怎么没有回嘴的金凌抬眼看了下那人,结果就看到蓝思追本就眉清目秀的脸上突然红霞漫天,竟是突然害羞了起来。

“怎么,这么久不见本少爷,现在一见,突然被我的帅气模样给征服了?”说罢还坏笑着凑近了些,蓝思追都能感觉到他温热的气息扑在脸上的湿润感。

蓝思追猛地倒退一步与他拉开距离,努力想让脸上的红晕消下去,但丝毫没有成功。没想到这个混蛋几年不见居然比以前更帅了,还如此油嘴滑舌!蓝思追在心里愤懑道,一定都是魏前辈带坏他了!



 

与此同时正在和蓝忘机一同喂兔子的魏无羡突然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

“没有。估计又是哪个小兔崽子在背后骂我了吧。”魏无羡摸了摸鼻子,心下奇怪。

“说来,听说你收养了一个小孩?”蓝忘机面容沉静,看着面前活泼乱蹦的小兔子,慢慢伸出手轻轻地抚摸着兔子的绒毛。

魏无羡看着如此冷淡的一个人居然做出与之完全不符的动作,莫名有些想笑,但他还是忍住了,弯着嘴角说道:“是啊,是宋岚带来的。”

“宋岚?”蓝忘机手下动作一滞,“莫不是……”

“我觉得的应该不会。”魏无羡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一口否定,但随后又有些犹豫,歪着头思量半天,“但的确很像,当时第一眼见到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虽然看起来还是个孩子,但无论眼神还是气质,都像极了。所以我也就暂时把他留在了莲花坞。“

“给他取名了么?”

“宋岚取的,约莫还是太像了,又过于思念,所以还是给那孩子取了晓星尘这名字。”



 

02

“所以你这次来做什么?”蓝思追双手收进袖子里,慢吞吞地走在长廊上。这个走道很长,墙壁上雕花镂空,雕刻着各式各样的精美图案,从花纹的缝隙中看出去,还能看到外面种植的花花草草。此时冬天刚过,还能看到星星点点的积雪堆积在枝头,偶尔能听到枝桠不堪重负的声音,雪就这么掉在花苞上。

“想你了呗。”金凌步步紧跟在他后面。五年的时间足以让这个昔日的小少爷褪去当初的稚气,打磨了那份矜傲的脾性。昨日种种给他留下了太多太多的深思,似乎曾经那个因为一时愤怒而拔剑的少年已经消逝在了时光的长河里,更多的,是被时间沉淀下来的成熟。

“一派胡言。”蓝思追冷哼一声,根本不想理他的胡言乱语。

“思追你真的越来越像蓝老前辈了,真怀念以前那个逗一逗就要和我吵起来的你呀。”金凌也不恼蓝思追的冷淡,继续笑眯眯的跟在他的后面,“你看我们都五年没见了,我就不信你不想我。”言语之间,一股势在必得的样子。

蓝思追脚下一顿,随后复又迈开了步子,平稳地向前走去,平静的声音从前面传来,“那真是不好意思,你想多了。”

金凌歪了歪脑袋,没想到居然没有预想中的跳脚,不禁觉得有些无趣。

然而事实时,蓝思追现在觉得心脏跳得太快了,好像马上就要从喉咙蹦出来一样。从见面开始金凌就一直调戏他,虽然说得混账话要是放在以前,蓝思追也就生气一会就过去了。但是现在,他却无法做到。因为金凌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他内心里所想的!这是何等的羞耻啊,蓝思追忍不住低吟,如果要让这家伙知道自己居然真的在这分别的五年里经常想起他的话,一定会笑死他的!

但蓝思追仍旧忍不住地偷偷回头看了眼身后的人,金凌个子宛如雨后春笋,居然已经长那么高了。他双手背在身后,眼睛随意地看着窗外,一副在自家后花园闲散模样,金星雪浪袍随着他的步伐摇摆个不停,华贵的牡丹刺绣在午后微醺的日光下泛着微光,刺得蓝思追移不开眼。忍不住摸了摸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开始发烫的面颊,蓝思追连忙扭头,不敢再胡思乱想些什么。

两个各怀鬼胎的人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蓝思追就寝的屋子,现在大部分弟子都还在练功,屋子里安静的没有一个人。蓝思追带着金凌走到自己的房间,随手给对方倒了杯水,然后坐下来看着他,大有一副“有话快说没话快走”的样子。

“噗。五年不见,思追你越来越不可爱了。”只是简单的喝水,金凌也能给喝出一副好像这是什么上等名茶一样的感觉。

蓝思追觉得这家伙现在长大以后怎么开始到处发情了起来,语气不好地说道:“那关你何事,再说了,我们很熟么?别老思追思追的叫我。”

“哎呀,以前我叫你,你都很乐意的呢!”

“我哪有!”蓝思追脸一红,他觉得自己自从见到这家伙以来脸红了不知多少次,真的是太有失分寸了!

“不过啊,这回我来,没有去找蓝家主或者蓝湛前辈,都是因为我是真的特地来找思追的!”说罢还眨了眨眼,为了彰显自己的话有多真诚。

“……什么事啊?”或许是被那双承载了无数星光的璀璨眸子给电到了,蓝思追瘪嘴,慢吞吞地说道。

“我们私奔吧!”

“哈?!”



 

云梦江家,莲花坞。

江澄现在气急了,他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上辈子欠魏无羡这个混蛋的账了,自己跑去云深不知处潇洒不说,还非扔了个小孩给自己。结果偏偏莲花坞又那么大,江澄头一转,就不知道那小孩跑哪里去了,现在只得发动所有的仆人去找,最后实在是坐不住了,江家主自己也找了起来。

话说为什么要把莲花坞修那么大啊!真的是烦死了!江澄怒气冲冲地在池塘边站着,池水里倒映出来一个面目狰狞的男子,但江澄显然已经顾不了什么家主风度了,满心都是找到那个混小子然后好好教训他一顿!

“小少爷!小少爷您在哪啊!”

仆人们扯高了嗓子四处叫着,打心眼里期望他们的小祖宗能赶紧出来,不然一想到自家家主的滔天怒火,所有的仆人们都不免打了个寒蝉。

“小少爷啊!”

小男孩悄悄地躲在灌木丛间,笑嘻嘻地看着一众人在那手忙脚乱地跑来跑去。暖风吹起他的马尾,莹亮的乌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小男孩长得格外精致,五官漂亮得好似娃娃,若不是眉间的些许英气,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谁家的调皮女童。唯一有缺憾的大概就是他的眼睛,天生白瞳,失焦的瞳孔没有一丝光泽,如两块上好的白玉,镶嵌在眼睛里。但只有小男孩自己知道,他可以微微看到一点点事物的影子,而非全然看不见。但其他人并不这么认为,大家都怜惜他从出生就是个瞎子,屋里的家具什么的都被精心包好了边角,所有人都把他当个瓷娃娃一样供着,吃饭有专人喂,衣服有侍女帮忙穿,走路有人牵着,就连如厕的时候,要不是他自己百般不愿,小男孩觉得那帮热心的侍女都会冲进来帮他的忙。

总是在被呵护着,所以小男孩这次突发奇想,趁别人不注意时偷偷溜了出来,循着自己的印象躲在树丛间。刚好他又生得娇小,竟是躲藏了半天也没人发觉。

不过现在天色渐渐变黑,小男孩看着大家焦急的神色,不禁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过分了,蹲麻了的脚微微晃动了下,他有点想起身出去承认错误。毕竟这些人都是真心待自己好的人,不能让他的任性妄为伤害到了他们。

就在小男孩这么想的时候,突然他感觉到一只冰凉的小手突然抓住了他。小男孩一惊,整个人被一股重力压得躺在了地上,树叶散落下来,他感觉到一个东西正死死地压在自己的身上。小男孩挣扎着抬起头,结果刚好和一双乌黑黝亮的眼睛对个正着。



 

03

“忘川?”

“对。就在一个叫忘川的地方,听说出了一个很灵验的神明,只要能找到他,就可以实现一个愿望。”金凌兴奋地说道。

“我看不过是那些无知的村民捏造出来的罢,你居然连这个都信。”蓝思追无语道。

“哎呀一般这种事我肯定是不信的啊,但这次是魏前辈告诉我的!”

“魏无羡前辈?!”蓝思追大惊,虽然他很想说,如果是这个人说的,才让人不敢相信吧。

“咳,别看魏前辈平时总是吊儿郎当的,有的时候还是很靠谱的!”金凌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有点心虚。但他又想起前段时间魏无羡带着蓝忘机突然出现在金家,跟自己说了这个事。金凌的第一反应也和蓝思追一样,可是魏无羡却像是早就预料到他这副反应一样,笑得像只老狐狸。

“难道你不想和思追一起出去?”魏无羡冲他挤眉弄眼。

金凌一愣,随后像是被看穿了的小孩一样,恼羞成怒起来。魏无羡笑眯眯地继续说道:“你看,刚好蓝湛想让思追去查下这件事是真是假,是不是妖怪在作祟,也锻炼下他的能力。但毕竟思追还是年轻,有个人陪着一定更放心点,是吧,蓝湛!”说罢还拽了拽蓝忘机的袖子,眨了眨眼睛。

蓝忘机哪能招架得住这样撩他的魏无羡,登时点头附议。

金凌:“……”但这么一听好像也没什么坏处,而且还能见到好久不见的蓝思追。金凌脑子里不由得想起那个总是和自己斗嘴的乖小孩,不知道现在他变成什么样了啊,有没有变得更可爱啊。

魏无羡看着一脸出神的金凌,就知道自己的计谋成功了,高兴的转身就和凑到蓝忘机脸上吧唧一口。

蓝忘机:“你再撩我就真的忍不住了。”

回忆结束。

金凌看着面前的蓝思追,自己朝思暮想的人终于又能见面了,偏偏对方还是和当初一样对自己爱理不理,连斗嘴都没有了。金凌不免有些郁闷,难道他现在没有以前帅了么?可是很多年轻的小姑娘都暗恋他啊!

蓝思追现在也心乱如麻。他有一种自己又被魏无羡给坑了的感觉,但偏偏这次还坑到点子上了。蓝思追偷偷地看着金凌,结果刚好对方也在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蓝思追小脸一红,连忙把目光移开,刚好听到金凌的一声窃笑,觉得脸更烫了。

明明对谁都能彬彬有礼的他,却在这个人面前,什么伪装都没有了。极其没有风度的斗嘴,总是不自觉落在对方身上的眼神,还有一看到金凌的笑颜就忍不住赧颜的样子。有魏无羡和蓝忘机这一对没脸没皮的伴侣整天在秀恩爱,蓝思追早已耳濡目染,这种心情,这种想法,就算以前天真的他不知晓,但在有范例的情况下,也早就明白了。

所以是去还是不去啊。蓝思追纠结得很,他也听蓝湛师兄前段时间提过,这也是个历练的好机会,可是要和这个人一起去。蓝思追偷瞄了一眼正在逗弄自己养的金丝雀的金凌,忍不住内心叹了口气,这要怎么历练嘛!

“你这鸟好生漂亮啊,金灿灿的。”金凌看着笼子里的金丝雀,回过头笑道。

“那是自然,这只鸟的颜色可是最像金星……金黄色的呢!”蓝思追差点说漏了嘴,连忙改口,又怕金凌多问,连忙转移话题,“话说你也不仔细说说忘川那个神灵的事情,我也只是听含光君前辈提过而已。”

“哦,这个啊。”金凌也知道该说正事了,放下金丝雀,又坐回了蓝思追对面,“其实很简单啦,因为忘川本就是个不为人知的小镇,要不是这件事情,估计都没人知道。不过那个向那个神灵许愿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一定是会付出代价的吧。”蓝思追出声道。

“对,不愧是思追啊。”金凌笑嘻嘻地夸道。

“赶紧接着讲,别那么油嘴滑舌。”蓝思追正在喝水,被他这么一句话弄得差点呛个半死。

“就是要付出代价的,但具体是什么样没人说过。但正是因为这件事,所以现在去忘川的人络绎不绝。大概这也是为何二位前辈想让我们去调查一下的原因吧,毕竟这也极有可能是什么不知名的妖怪的陷阱。”

“你是指散播这种谣言,然后借此大肆猎食?”蓝思追沉吟半晌。

“正是。所以你看,这也不是什么简单的差事不是么?说不定我们就会解救不少无辜百姓呢!”

虽然金凌最后一句话怎么看怎么像是在忽悠人,但蓝思追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有点想去了。

不论过了多久,那颗热诚的赤子之心永远未曾改变,像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白玉,也不怪魏无羡总是在蓝湛面前夸赞蓝思追。年纪虽然尚小,但一颗悲悯天人的虔诚之心永远不会变,这也是蓝思追最让人疼爱的地方了。

“好,我跟你去。”



 

云梦江家,莲花坞。

江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小男孩,气得抬手就想打过去,小男孩也知道自己错了,躲也不敢躲,只得瑟缩着脖子怯怯地抖着身子。看到他这样,江澄又觉得心生怜意,虽然气得头皮发麻,但他也没有失去理智。江澄放下手,让剩下的仆从都出去。几个平日很照顾小男孩的婢女担忧地回头看了眼端端正正跪在地上的男孩,却被江澄狠狠的一个瞪眼给吓了回去。

婢女:“呜呜呜家主好吓人,怪不得魏少爷最近都不回来。”

见人都走完了,江澄这才走到小男孩面前,慢慢地蹲下来,看着仍在发抖的瘦小身躯。看着男孩精致惨白的面庞,以及那毫无光泽的眼眸,江澄不禁回想起魏无羡刚把他带过来时说的话。

“如果他真的是那个人的话,想必也是极其不愿再度投胎做人的,记得好生待他。”

那时候的魏无羡,收了所有的嬉皮笑脸,严肃的完全不像他。江澄再度看了看面前的男孩,不由得叹了口气。

“跟你说了很多遍了,晓星尘,下次再这样,会让大家担心的。”



 

晓星尘顺着记忆,慢慢地扶着墙壁,走回自己的屋子里。他只让婢女把晚饭放在了外边,然后让他们退下,自己一个人小心翼翼地端着盘子,向卧室走去。

朦胧帐帷下,一个小小的身影正躺在那里。晓星尘把盘子放到桌子上,走到床前,轻轻掀开帷幔。那是个看起来比自己还要小的孩子,漆黑浓密的头发早已被汗湿,不听话地黏贴在耳侧,白嫩的小脸泛着异样的潮红,小嘴微张,像只离水的鱼一样迫切的渴求着空气。虽然晓星尘看不太清晰,但也知道这个孩子是病了。虽然不知道他是从哪溜进的莲花坞,还刚好与自己碰个正着。想来要不是突然有个小孩倒在自己的身上,呼吸紊乱,一看就是病得不轻,晓星尘大概也不会这么急急匆匆地就跑出来认错。

把手放在小孩的额头上,好像温度一点都没有退呢。晓星尘不免有些担忧,正打算把手拿回来去弄些冰块来时,突然正在熟睡的小孩把手附在了晓星尘的手上。

“不要走……”由于长时间没有进水而沙哑的嗓音从小孩的口中发出。晓星尘诧异地回头,看到小孩正迷迷糊糊地看着自己,整张脸都烧得如同熟透的虾子。小孩的手指不安分地抽动着,眉头紧皱,看起来格外难受,可是他依旧不愿意放开晓星尘的手。

“好,我不走,你睡吧。”晓星尘大概是觉得他因为重病而心有不安,便再度坐回床边,轻柔地回握着小孩的手,声音放低,宛如耳语,“我会陪在你身边的。”

不知是不是晓星尘的话语起了作用,小孩终于放松了手劲,眼睛也慢慢地再度闭合,渐渐睡了过去。



 

04

经过一天的颠簸,蓝思追和金凌两人终于来到了忘川。看着人烟稀少的寥寥几个村舍,两人互相对视了眼,心道果然是个不为人知的小村子。

来来往往的大都是外来人,大概也都是和他俩一样听说那个神灵的传闻远道而来,也算是给荒凉的村子增添了点人气。蓝思追打算随便找个旅馆凑合着住一晚就行,偏偏金凌少爷脾性发作,说什么都要拉着他找全村最好的旅店住。蓝思追一脸黑线的跟在大摇大摆地金凌身后,心想果然成熟什么的,只是他眼花了而已,这个人的本性还是没有变啊!

挑来挑去这些旅店也基本都差不多,金凌少爷大概是终于找到了还算满意的一家,一把拽着蓝思追就往里走。而陪着他走了好半晌的蓝思追也早已累得没了脾气,就连被人抓着手明摆着吃豆腐也没有意识到。

“客官,请问是打尖儿还是住店啊?”掌柜的是一位很会看眼色的女人,一看这两位公子衣着不凡,在他们这种乡下小镇里也是极为少见的,脑子都不用过就知道一定是最近传的风生水起的那件事。

“住店。”金凌四下看了看,觉得果然自己的眼光不错,店面虽不大但装修却还算精美,整个屋子打扫得干干净净,全然没有小地方的窝囊劲。

“请问是几间房?”老板娘虽然眼力好,但毕竟也只是个生活在小地方的人,看着金凌死死地抓着蓝思追的手,后者又是个明眸皓齿的英俊小哥,她也有些糊涂两人的关系。

“一间。”

“两间!”

截然不同的两个声音传来,蓝思追瞪了眼说一间的金凌,再度看向老板娘,比了个二的手势,态度坚决道:“两间!”

“喂喂,思追,我记得你好像来的路上把大部分钱都散给了沿途的乞丐了吧,难道你现在还有多余的钱付房费?”金凌挑了挑眉,顺便捏了捏蓝思追柔软的手心。

“我……!”蓝思追被他说得面上一囧,像碰到什么烫人的东西一样连忙甩开他的手,但仔细一想,好像的确是因为自己那多余的善心,他现在身上所剩的银两早已不多,好像并没有更多的钱去付了。

“所以说嘛,老板娘,一间。”金凌得意地笑了笑,冲着还有些怔楞的老板娘比了比手势。

虽然十分不忿要和金凌这家伙住在一起,但蓝思追仍然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吃饭的时候借机询问了端菜的小厮关于忘川神灵的事情。

“您是说那个可以实现所有人愿望的神灵?”

“是的,请问你知道些什么吗?”

“哎呀,客官老爷您可算是问对人了,虽然大家都只知道个大概,但我李狗蛋可是知道些别人不知道的事情,不过老爷,您看这……”小厮看着蓝思追一副好欺负的样子,便忍不住想打些别的主意。

金凌见蓝思追真要掏钱,那店小二又是一副贼眉鼠眼的样子,便冷哼一声,手放在身侧的长剑上,剑与剑鞘发出清脆的声响,惊得那小厮手一个不稳,差点把酒水给洒了出来。

“有话就快说,磨磨蹭蹭得找打么?”金凌不屑地看了那小厮一眼。

“是是是!虽然传闻那位神灵可以实现任何愿望,但是其实付出的代价是极其大的!不过到现在还没有人真的找到过那位神灵,也不知道代价是什么,但我知道曾经真的有一个人找到了神灵。因为当时他也像客官老爷一样在咱们店住下来并且问了这件事情,而且往后的数日我都再也没有见到过这个人。据说他真的找到了神灵,然后献出了自己的灵魂。”

金凌和蓝思追对视一眼,同时问道:“那你知道这个人是谁么?”

小厮茫然地摇了摇头,“我只记得是个看起来满脸戾气的青年,而且断了一只手臂。”



 

“阿洋,阿洋你在哪?”

晓星尘跌跌撞撞地从床上爬起来,刚刚睡醒的他不太能适应正午强烈的光线,他慢慢摸索着床铺,却并没有找到那个小小身影的存在。就在晓星尘决定起身下床去找他时,黑暗中一个温软的物体撞到自己的怀里。晓星尘原本焦急的面容一下子放松下来,他笑眯眯地伸手,抚摸着孩童柔软的发丝。

“阿洋你跑哪去了,你对这莲花坞又不熟悉,下次可别乱跑了。”

他怀里抱着的,果然是前些天捡来的那个孩子。这个被他称为阿洋的小孩正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像是怕他再像先前走丢一样。但如果晓星尘能看得见的话,他就能看到阿洋精致的面容上一片淡漠,像是没有感情一般静静地任由晓星尘抱着他。

见阿洋半天不说话,晓星尘以为他是饿了,便披上衣服就要下床给他找吃的,结果还没动几下就被小孩死死拽住了衣角。

“别走……”高烧退过之后,阿洋原本的声音便体现了出来,还带着小孩子独有的奶声,但仍听出透骨的凉意。阿洋面无表情地抱着晓星尘,明明脸上的表情没有半分的改变,可就是死拽着晓星尘,生怕他跑了似的。

“我不走啦,我只是想给阿洋拿点东西吃。”晓星尘微笑着抚了抚阿洋的头发,希望对方能稍微放松点手劲,谁知阿洋不知怎么的就是不松手,无机质的黑眸紧紧地盯着晓星尘,似乎想把他这副模样完完全全地印刻在视网膜上。

“别走。”他一直重复着这一句话,说不出第二句话来。



 

05

第二天凌晨,蓝思追和金凌两人就趁着朦胧的雾气向店小二所说的那座存在着神灵的深山走去。小镇名为忘川,这不难让人联想起书上说的死者途径彼岸的那条忘川路。这么想来,不免让这座小镇和这山林更添了几分神秘感。

与刚来忘川的时候不同,这回金凌走在前面,蓝思追跟在后面。两人一前一后,挨得极为紧密,全身警戒地四下望着,生怕跳出来什么妖魔鬼怪。

“我说思追,如果你见到了那个神灵,你要许什么愿啊?”

大概是为了调节这诡异的气氛,走在前面的金凌出声道。

“好好走你的路,你不是听那小厮说了么,许愿是要有代价的,何必靠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反而葬送了自己。”蓝思追小心地看着脚下,一边走一边回答道。

“我就知道思追你这人会这么说,别那么古板嘛!我就说个假设。”

“假设也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

“但我有哎。”金凌语气一转,从刚刚那副俏皮轻快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起来,引得蓝思追也忍不住抬头看向他的背影。“思追,如果我见到那个神灵的话……”

话还没说完,就听一声凄厉的惨叫。

“啊——!”

霎时惊动了林间无数的飞鸟,它们振翅而起,引得无数落叶纷飞。金凌和蓝思追两人同时拔剑,背靠背站着,剑光流转,两人警惕地观察着四周。

可是对峙了半天,除了从草丛间跳窜出一只小兔子来,竟是再没有发现过什么。正当他俩打算放松下来时,猛然间发现脚下的大地在震动,金凌眼皮一跳,一把用没拿剑的手抓住了蓝思追的衣领,脚下一使劲,两人一同跳上了旁边的大树。可是没想到不仅仅是那一片土地在震,两人惊愕地发现竟是整座山都在颤动。

如同即将要爆发的火山,地动山摇。金凌死死地抓着蓝思追,而蓝思追也早就收起了剑,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

“我可从来没听说过神灵会这么厉害啊!”

一道裂缝出现在他们刚刚站过的地方,金凌脸色一变,直接拉着蓝思追就向山下跑,一路上脚下的轻功竟是用到了极致,如大鹏展翅,似要临空而起。蓝思追也猛地运气,加快了两人的步伐。可是他们再快也没有这山崩地裂来得快,一瞬间,这山仿若被人劈开一般,沟壑纵野,盘古再世!

就在蓝思追正打算回头的时候,正好看到金凌脚下一个不稳,失足向下摔去。

“金凌——!”

蓝思追瞳孔微缩,脚下一个使劲,直接借力向金凌冲了过去。



 

晓星尘艰难地一步一步挪到自己的桌子前,至于他为何行动如此困难,自然是因为腰间还有个巨大的挂件。阿洋从醒过来开始就一直缠着他,除了最开始问他叫什么名字,他慢吞吞地说了个“洋”字之外,现在除了“别走”竟是再说不出第四个字来。

难道是高烧把脑子给烧坏了?晓星尘不免有些担心。他怜爱地摸了摸阿洋柔顺的头发,虽然看不清小孩具体的面容,但在晓星尘心中,能在万千世界中遇到一个人就是最大的缘分。

“阿洋,你记得自己的家么?”晓星尘把他抱在自己的腿上,两个小小的身躯贴合在一起,“其实我并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里。自出生以来就好像在被人丢来丢去,最开始的时候是一位很健壮的大叔,虽然看起来有些凶,但带我极好。可我总觉得那位大叔与我之间有着很深的隔阂,我总觉得他在透过我看另一个人。”

晓星尘的声音清清淡淡的,伴随着窗外吹来的微风,徐徐扶到人的心上。

“后来他把我交给了一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青年,不过他们看到我的时候都一副很震惊的样子。虽然我看不太清,但还是能看见一点的哦!不过所有人好像都以为我真的看不见。”晓星尘说到这,不免有些失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一个刚刚认识的孩童说这些话,甚至对方估计连听都听不太懂。但是……感受着春风送来的花香,沁人心脾。晓星尘总觉得他与这孩子是极为有缘的,而自幼对所有人都温文有礼的他也被所有人所宠爱着,但只有在这个孩子身上,晓星尘有一种自己也被需要的感觉。

“后来我被带到了现在照顾我的人,江家主这里。对了阿洋,这里就是江家主的地盘,这里叫莲花坞。名字很好听吧!虽然我看不太清,但婢女们都说,这是个可漂亮的地方了,等到你病好了,我就带你去看看好了。”晓星尘越说越开心,丝毫察觉不出怀里人僵硬的神情,他像是好不容易找到了个能说话的玩伴,便迫不及待地将自己的一切分享给他。

多么的天真,又多么的善良。

“对了,阿洋,你想吃糖么?我记得上次江家主带了好多很稀奇的糖哦,你一定会喜欢的!”说罢晓星尘便从椅子上下来,把阿洋放在椅子上,自己向房间里跑去。

“糖……?”

阿洋冰冷的神情终于有所松动,像是听到了什么关键性的字句,他微张着嘴,跟着重复着。

“糖。”

啪嗒。

有温热的液体从眼角滴了下来,阿洋颤巍巍地抬起手,摸了一下,放到眼前,才发现手指一片血红。



 

06

“思追!”

“蓝思追!”

 

迷迷糊糊间,蓝思追感觉有人在叫他,虽然那声音听起来遥远宛如天边,但依旧能听清其中焦急的情绪。

“蓝思追!”

啊啊,别吵了,金凌这混蛋,每天早上能这么精神么?蓝思追神色恍惚地想着。

……

等一下,金凌?

蓝思追一下子清醒过来,他蓦然睁开眼,放眼望去四下都是石壁,而他一偏头,果然看到金凌焦急的神情。

“思追,你醒了!”金凌猛地放松下来长时间绷紧的神经,激动地直接抱了上来。

“……金凌你好重啊,我要不能呼吸了!”蓝思追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被人狠狠揉碎了。

“啊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激动了。”金凌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松开手,后退几步。

“话说回来这里究竟是哪里啊?”蓝思追揉了揉还有些疼的太阳穴,神色迷茫地看向金凌。

“这里大概,就是神灵所在的地方了。”

“哈?”

被金凌的话给弄得吓了一跳,蓝思追顺着他指的方向,果然在这片石头堆间,看到了一个……秃头和尚?

“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一定在想这个秃头和尚怎么会是神对吧!”

谁知这个端坐如同石像一般的和尚居然开口说话了!吓得蓝思追倒退几步直接跌在金凌怀里。秃头和尚看起来十分矮,大概只有蓝思追小腿那么高,但架不住老人家火气十足,两瓣胡子一翘一翘的。

“哼,不是我自吹,本人可是真真正正的得正道的神仙!”

蓝思追看着这么个小矮子在自己面前蹦跶来蹦跶去,他一脸黑线的看着金凌,“你说我能踩死他么?”

“你这是对待神灵的态度么?!”

秃头和尚瞬间炸毛,虽然他头上根本没有毛,随后他又假正经地咳嗽两下,“不过年轻人,既然你真能找到我,那我就可以实现你的愿望,说吧,你的愿望是什么!金钱美人权利什么的无所不能哦!”

“……”还是踩死他吧,蓝思追想。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还是想踩死我!”秃头和尚瞬间跳了起来,“难道你们就没有什么愿望么!人类的欲望不都是无穷尽的么!”

“没有。”

“没有。”

两人的回答出奇的统一,这让秃头和尚瞬间蔫了,“你们和上一个见到我的人反应差不多啊,不过那人最后还是许愿了。”

一听到着,蓝思追连忙问道:“请问您知道他是谁么?”

“当然,我知道所有向我许愿人的名字。”秃头和尚得意地笑了笑,“他说他叫薛洋。”



 

秃头和尚见到薛洋的时候,对方正处在生与死的边缘挣扎。断掉的臂膀因为没有进行及时的处理而化脓溃烂,薛洋昔日那副风流倜傥的模样早已荡然无存,破烂的衣服简直不能被称为衣服,简直就是一块破布。斑驳的血迹让人连他的面容都看不清晰,薛洋痛苦地伏在地上,大口地喘着粗气。

“喂,年轻人,没想到你居然真的找到本神仙了,那好吧,本神仙就帮你实现一个愿望好了!”秃头和尚虽然被这个许愿者的样子给吓了一跳,但毕竟作为神仙见多识广,很快就恢复好那副神棍模样。

在老和尚的心中,这样一个奄奄一息的人,所许的愿望无外乎就是继续活下去,报复将他变成这样的人,拥有无上法力,这样的。但这个人却打破了老和尚迄今为止的想法。

“哼。不过一个小小神使……还敢自称神仙。”那个快要死掉的人抬起头来,不屑地看着他,鲜血早已干涸,模糊了他的大半脸颊,但依旧阻挡不住那双黑亮瞳孔里散发出的摄人光芒。

“你你你!”秃头和尚没想到居然有人会发现他的身份,一下子大惊失色,“你怎么会知道!”

“呵,这世上,可没有我薛洋不知道的事情。”这年轻人哪怕临死也是一副狂妄自大的样子,看得老和尚恨不得补他一刀。但作为一个有职业道德的神使,老和尚依旧清了清嗓子,继续刚才的话题,“哪怕我只是个神使,但依旧可以实现你的愿望。”

“但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薛洋歪了歪头,不屑地笑了笑,露出了他的小虎牙,如果没有这么多的血,一定看起来可爱极了。

“看来你很懂啊年轻人。是的,这世上是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的,所以我实现你的愿望,自然也要收付我所需要的代价。”

“那如果是为别人许愿呢?”

“啊?给别人?”老和尚大概是没想到这个一看就是坏人的年轻人居然还想帮别人许愿。

薛洋大概是看出来他在想什么,张口吐了口学沫,“别想太多了老头,我可没那么大的善心,就算给别人许愿,那也不过是要害死那个人罢了!”

“……原来是报复仇人么?”老和尚撇了撇嘴。“一样啊,还是你付代价,你说吧,不管是让他死后入阿鼻地狱还是生时不如死都可以!”

薛洋没有说话,他呆呆地躺在地上,看着石洞上面的万千星辰。

就在老和尚以为他已经死了的时候,薛洋突然说了一句话,老和尚吓了一跳,“你真要许这个愿望?”

“怎么,不会你连这点能力都没有吧?”薛洋讥讽道。

“怎么可能!我自然可以办到!”老和尚被激的一个跳脚。

“那就好,代价随你拿,只要帮我实现了就好。”薛洋听后无所谓地歪头一靠,任由汩汩的鲜血从断臂那里流了出来。

“对了老头。”薛洋又突然出声。“如果我给你这把刀,你能不能再给我弄个附带愿望啊?”

“你这个将死之人怎么这么烦人啊!”

“没办法啊老头,大概我这种人,只有在快死了的时候,才会说些真话吧。”薛洋低低一笑。

“烦死了,你快说快说,说完早点上路!”

“我刚才和你说的那个人啊,可以让我一魂一魄再找到他,然后陪他一小会么?”

“要我说,你这个,真是阴魂不散!那人真是不知道上辈子遭了什么罪才会让你这么挂念!”

“嗤。”薛洋猛地一笑,黝黑的眸中仿佛承载了万千星辰,“他真的是够倒霉的。”

 



07

“咦,你们就只要许这个愿望?”秃头和尚看着面前的两人,大概觉得最近自己碰到的奇葩是不是有点太多了。

“对啊。不然呢,这个愿望不是最现实的么?”蓝思追不明所以地歪了歪头。

“好吧好吧,你们赢了!”

“那老头,代价呢?”

“等你们醒了之后,自然就知道了!”



 

“所以你们就这样回来了?好歹许个什么金山啊或者是无边法力什么的吧!让你们魏前辈我也粘个光!”魏无羡看着两个若无其事的小辈,一脸失望。

“……前辈,您觉得许了这样的愿我们还会这样好好的站在您面前么?”

“所以你们许了什么愿啊?”魏无羡一脸好奇。

金凌和蓝思追对视一眼,突然一笑。“对前辈您,保密!”说罢笑着跑开了。

“现在的小辈都这么不可爱了么!对吧蓝湛!”

“嗯。”

魏无羡看着出现在身后的蓝湛,嘟着嘴猛地扑过去,“难道蓝湛就不想有什么愿望么!你们都还是不是人啊!”

“我现在没有愿望了。”

“你们果然都不是人啊——!”

想要探寻人类内心深处欲望什么的,果然在这几个人身上是没有办法探寻的!魏无羡愤愤地想道。



 

“我的愿望是,让蓝思追从这里逃出去。”

“我的愿望是,让金凌从这里逃出去。”

果然这种愿望什么的,还是不告诉别人好了。金凌笑嘻嘻地跟在蓝思追后面,前者被他看得一股毛骨悚然,不满地回头。

“你看什么啊!”

“看你好看啊。”

蓝思追脸一红,惹得金凌再度凑了上来,一顿戏谑不已。

真的是,小公主这个头衔,难道现在要换人了么!



 

“阿洋!”

晓星尘兴冲冲地捧着一大堆糖过来,却发现那个人早已不在原来的地方。晓星尘慌慌张张地把糖放在桌子上,急冲冲地向外跑去,边跑边叫着“阿洋!阿洋!”根本没有注意到地上一滴鲜红的血迹。

 

我希望晓星尘这个人,能够生生世世不再遇上薛洋。

这就是我的愿望。


-Fin.

自己给自己产的粮,跪着也要吃下去。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7)
热度(158)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