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米优】Enchanted

学生米X老师优

年下

 

 

当优一郎接到柊筱娅的连环夺命call时,他还是迷糊的。整个房间都黑漆漆的,优一郎在一片黑暗中怔楞了半天才意识到枕头底下的手机在不停的震动着。瘫在床上,一只手在枕头底下摸索了半天,眼睛也懒得睁开,直接在屏幕上熟稔地一划就放到耳边。

“……喂?”

“阿拉优一郎,你不会还在睡觉吧?你不知道现在已经几点了么?”

“……现在不是天还黑着么?”优一郎耸拉着眼皮,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

手机那头的筱娅忍不住叹了口气,“我的大画家,能不能劳烦您伸手把您老那个超厚的窗帘打开让明媚的阳光照射进来?我真担心哪天打开你家的门看到的是一具干尸。”

优一郎听闻翻了个身,用没拿手机的另一只手往那片黑暗里探了探,果然感受到了窗帘的质感。手微微一用力,刺眼的阳光就这么直直地扫射进来,优一郎像个不能见光的吸血鬼一样发出怪异的大叫声然后再度狠狠地把窗帘拉上。

“看来你已经知道现在天亮了。”那头的筱娅发出一阵嘲笑声。优一郎有气无力地嗯了一声,连续三天不眠不休地画画,让他实在是没有力气再和这个小魔女吵架。

“所以呢……你打电话来干嘛?”

“这个嘛,优一郎你看你都27岁的人了还是单身对吧?整天跟个宅男一样就知道画画不跟外人接触肯定不太好对吧,所以我觉得优一郎很有必要和他人交流一下对吧?”

“……”为什么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他能说不么?

“所以呢!我有个亲戚家的孩子这个暑假想要跟我学画画,但是我跟小三约好了要出去玩,所以我打算把这个千载难得的机会让给优一郎啦~不要感谢我哦,我已经告诉那孩子你的地址了应该过一会就到了,好好教导他哦优一郎老师,拜拜~”

“嘟嘟——”

优一郎听着女人噼里啪啦像打机关枪一样说了一堆还没等他张口说半句话,就已经果断掐掉了通话,徒留一阵忙音。

“这都什么鬼啊?!”优一郎痛苦地抱着头,在床上滚来滚去。

 

近藤米迦尔站在优一郎那栋散发着古老腐朽气息的独立二层楼前,犹豫地看了眼筱娅姑姑给发的信息,又看了看大门前那个快要掉下来的写着“天音”两个字的门牌,不得不承认这好像就是那个传说中的著名画家天音优一郎的住处。

天音优一郎,这个被誉为当今日本绘画界的天才人物,以其天马行空的创造力以及扎实的画技威名遐迩。作为近藤家的小少爷,除了精英教育之外,自然还少不了艺术方面的熏陶,理所当然的天音优一郎的大名米迦早就如雷贯耳,热爱画画的他自然也很想拜见一下这位大人物。所以当原本是他的美术老师的姑姑说这段时间要出去旅游,让他来找优一郎去学习时,说不激动那是骗人的。

可是现在看来……原本想象中的这位大画家的家应该是充满浪漫主义的精美洋房,而不是面前这个,仿佛风一吹就要倒的破屋子。

说不定这是大师独有的风格呢!一定是这样。米迦在内心安慰自己,整了整衣领,深吸一口气,准备按下门铃。谁知在他快要按下去的那一刻,门居然刚好被打开了。米迦的心也在这一刻被提到了喉咙,即将见到偶像的紧张让他都不知道该把手放哪,原本优秀的礼仪风度,此刻都荡然无存。

门被缓缓打开,从里面探出一个脑袋,放大在米迦面前。

“天音……老师?”

面前的男人完全打破了米迦内心的幻象,曾经无数次幻象过优一郎的样子,可能是个打扮得严肃正经连领结都打的端正的中年人,或者是个看起来风流倜傥的英俊男士,再不济也肯定会让人眼前一亮,一看就充满了文艺气息。不怪米迦乱想,实在是优一郎这个人宅得要死,连必要的会展都不愿意出席,除了一些亲密的人,真的没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而现在出现在米迦面前的人,那张看起来嫩得要命的娃娃脸实在让米迦难以想象这居然是个快要三十的大叔。鸦羽色的头发乱得像个鸟窝,优一郎一看就是刚睡醒,睡眼惺忪地看着门前的米迦,碧翠的眸子里一片茫然,眼角还有一些黄色的不明膏状体。穿着印着卡通图案的睡衣,外面随便披了一件外套,一只脚穿着拖鞋一只脚光着,白嫩的脚丫就这么踩在地板上。

真的是太让人幻灭了!米迦在内心流泪。但是良好的教育让他不能说任何不敬的话,他只能僵硬地维持着脸上完美的笑容,眼角抽搐地看着还在揉着眼角的优一郎,“我是近藤米迦尔,是筱娅姑姑介绍我来的,请问您是天音优一郎老师吧?”真希望他说自己不是!

“唔……嗯。”优一郎懒懒地靠在门边,打了个哈欠,抬起手抹掉冒出来的眼泪。刚刚米迦在观察优一郎的同时,他又何尝不在观察这个少年。

近藤财阀的小少爷,未来的精英人才,据筱娅说小小年纪就一表人才,待人接物彬彬有礼,成绩也格外优秀,画画天赋也很不错,简直就是大家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所以当优一郎打开门,看到一个金发蓝眼,样貌清秀,穿着西服打好领结,愣是让自己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弄得跟社会精英一样时,优一郎就知道这一定就是那个近藤米迦尔了。

又是个被资本主义荼毒的可怜孩子哦。优一郎在心里默默吐槽。

他也知道自己这幅打扮的确有点惊世骇俗,可能让这个少年对于自己的偶像有些幻灭,但是没办法啊,他真的懒得弄啊!优一郎站直了身子,揉了揉自己蓬乱的头发。

“那个你先进来吧,可能里面有点乱,我有一段时间没打理了……你怎么还带着行李箱?!”优一郎边说边把米迦往里面带,结果眼睛一瞟,居然发现这个小少爷还拖着个行李箱!

“额。”米迦眨了眨眼睛,“难道筱娅姑姑没有告诉你,我为了学好画画,这一周是住您这的么?”

卧槽我可没听说过啊!优一郎忍不住在内心咆哮,从大衣口袋了掏了半天掏出手机,果然上面显示着一条未读信息。

-对了优一郎,那孩子说为了专心学画画所以打算直接住你那一段时间,优一郎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也的确很寂寞呢,有个人陪多好!ps.那孩子很会做家务的,优一郎就放心吧!

……

放心个鬼啊?!这个混蛋女人!

“那个,天音老师?”米迦看着优一郎皱着一张娃娃脸咬牙切齿地看着手机,不禁有些担忧,难道这个人脾气很古怪么?

“……我只是在诅咒一个魔女罢了。”

 

米迦跟在优一郎的身后慢慢走进屋子里,当真的走进去看时,米迦才理解了刚刚优一郎口中的“有点乱”。

看着地上到处都是的画纸,客厅里丢了一地的泡面盒和脏衣服,米迦觉得,这已经不是“有点”乱了好吧!

“那个,天音老师……”

“别叫我老师什么的了,我也没教过别人,你这样叫我我也挺不好意思的。”优一郎匆匆打断了米迦的话,挠着头站在客厅里,面带尴尬地看着一地的垃圾,“我也不是什么摆架子的人,随便得很,你就叫我优一郎好了。”

“可是这样实在是太不尊敬您了,毕竟您是长辈。”

“哎呀别那么拘泥嘛,你叫我老师我会很害羞啊!”

米迦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还有点矮的男人,衣服松松垮垮地穿在身上,那张娃娃脸有点泛红,翠眸一直左看右看,好像真的……害羞了。米迦突然觉得有点好笑,明明是个比自己大那么多的人,结果看起来还是个小孩子样。

“喂你笑什么啊!”优一郎看着偷笑的米迦,忍不住炸毛。

“没有……噗。”

“还没有!你刚刚明明就笑了!”

“我错了,天……优一郎。对了,不如我叫你小优怎么样?感觉好可爱啊,小优。”米迦看着脸越来越红的男人,越发有一种想戏弄他的感觉。

“喂喂!小优是什么鬼啊!好歹我比你大哎小屁孩!“

“比我大还把自己弄得那么邋遢,果然还是叫小优比较好。”先前紧张的感觉荡然无存,米迦笑眯眯地看着眼前有些跳脚的男人,觉得实在是有趣。

“哼。”优一郎争了半天发现争不过这个小鬼,只能傲娇地冷哼一声不再理会这个问题,指了指自己的卧室对面的那个房间,“喏,那是你的房间。我的工作室和画室都在二楼,你先把你的东西收拾好,然后等会来工作室找我。”

说罢没再理米迦,自己晃晃悠悠地往二楼走。

米迦拖着行李箱走到分配给他的客房,突然发现这个屋子好像从刚开始进门的走廊到客厅,再到这个客房,都是装修得各自不同的风格。走廊铺的实木地板,墙壁刷得雪白,走的是简约格调。而客厅看起来虽乱,但家具的摆放都是精心布置好的,五指沙发,形状怪异的桌子,各式各样的吊灯,连桌子下面铺的都不是普通的瓷砖,而是玻璃隔层,下面铺着细碎的白色石子,鲜明的现代主义设计。而这间客房走的是最传统的日式和风,米迦脱下鞋子,踩在柔软的榻榻米上,黑色的实木柜子看起来庄严肃穆,墙壁上挂着一幅风景油画。米迦知道那是优一郎的作品,画的是最常见的富士山的樱花林,可是从优一郎的笔下愣是画出了不一样的风格,仿佛那花瓣都要从画框里飘散出来。

果然还是很厉害啊。

 

收拾好东西的米迦准备去二楼,走过旋转楼梯,数到第二个房间,果然看到了优一郎的身影。

米迦放轻步子,慢慢走向正坐在画架前的优一郎。工作室的布局相当简单,甚至说有些凌乱。除了一扇正对着门的开窗,其余都是白墙,上面被画着各种图案,看起来像是优一郎平时自娱自乐的涂鸦。角落里,地板上,都是被随意放在一边的画作,有的只画了一半,就被孤零零地扔在那里。

米迦站在优一郎身后,而深陷艺术创作里的优一郎也根本没注意到他的到来。不同于最开始的慵懒形象,亦或者刚才的孩子气,工作时的优一郎完全就是另一个人。祖母绿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画纸,薄唇轻抿,眉头都紧皱着,整个娃娃脸都严肃了起来。优一郎的手很稳,纤长的画笔握在他的手里,下笔时果断沉静,没有抖动半分。米迦注意到那只握着笔的手,洁白如玉,骨节分明,一看就是双艺术家的手,不食人间烟火。

米迦并没有打扰优一郎的创作,虽然他知道自己应该提醒这个人该尽点当老师的职责,但看到如此专注入神的优一郎,他就突然什么都不想说了,只是安静地看着他。

因为这样的优一郎,真的特别特别吸引人,仿佛整个人都在发光。这种仿佛全世界只剩下他和这幅画的全神贯注,与优一郎不工作时表现出来的慵懒随意,这反差,真的很诱人。

 

上完最后一笔颜料,优一郎放下笔,长长地舒了口气。结果神经一放松下来,就猛然发现自己身后居然还站着一个人,而且这人还靠得那么近!对于已经很久没有和外界接触的优一郎来说,他发誓他真的是头一次和一个人如此近距离。

这个叫米迦的小鬼几乎把整张脸都贴在自己的脸旁边,优一郎一侧头,就能看到阳光下米迦根数分明的纤长睫毛,少年的面孔贴近了看,真的是显得格外精致漂亮。

优一郎觉得米迦的呼吸都扑在了他的耳朵上,耳垂变得异常的烫人。优一郎僵着身子根本不敢动,生怕米迦也一个偏头就吻上来了。

“喂小鬼,你靠得太近啦!”

“小优画完了么?”米迦看着已经从耳尖爬上侧脸,快要不满整张脸的红晕,有些可惜地把身子收了回来。话说刚刚那样的小优,真的好可爱啊,好想咬一口。

“哼,本大爷出手,这都是小意思!”优一郎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默认小优这个称呼,正得意洋洋地收起画笔,欣赏着自己的画作。

“唔,黄昏下的少女?”米迦看着画中那个长裙飘扬的女子,优一郎随意几笔就勾勒出了少女脸上享受的面容,与她身后沉入地平线的落日一样,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嗯哼。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

“嗯,小优最厉害了。”米迦看着那个少女,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嫉妒。他也说不出这种感觉具体是从哪来的,就是觉得,如果小优画的,是自己好了。这么想的米迦猛然一惊,看着完全没有意识到什么,还沉浸在画完画的喜悦中的小优。我都在想些什么呢,米迦默默在心里说着。

“哦对了!我还要教你小子画画呢!”优一郎突然意识到了原来还有这样重要的任务,连忙把刚画好的画搬到一边,拽着还有些发呆的米迦就往隔壁的画室走,“虽然我没正式教过学生,不过以前筱娅他们那群人也经常到我这来画画。嘿,这么说的话,你还是我第一个学生呢。怎么样,是不是感到很荣幸!”

米迦低头看了看抓着自己胳膊的那只漂亮的手,又抬头看了看优一郎一边走一边不停絮叨的脸庞,这个人的眼睛里好像有星星,一直闪着光,嘴角带着嚣张般的笑容。米迦感觉自己也好像被感染了一样,跟着优一郎一起笑了起来。

“能成为小优的学生,是我的荣幸呀。”

 

米迦开始长达一周的绘画练习,而他的老师,正是大名鼎鼎的天音优一郎。当然,除了初见时还留存的一点尊敬和崇拜,现在的米迦已经完全没了之前的感觉。因为这个昔日最爱的偶像,其实就是个小孩子。

米迦只是从柊筱娅那里听说了一点优一郎这个人特别宅,而且生活重度残疾。但只有真的一起生活时,米迦才能体会那个“一点”是有多少。

早上的优一郎是绝对起不来的,米迦曾尝试突破他的卧室门,想强行把人从床上拽起来。但除了在一片黑暗中被一地的垃圾摔了个狗吃屎之外,完全没有一点作用。所以米迦觉得,如果想让优一郎早起,首先要做的事,就是卸掉他那个隔绝一切阳光的厚窗帘!

怪不得优一郎的皮肤看起来那么白嫩,原来都是常年不见光的原因。

而中午,原本以为优一郎会起来做点吃的尽地主之谊时,米迦发现这么想的自己真的是太天真了!连早起都做不到人,怎么可能还会做饭?

“小优,你不能总吃泡面啊,对身体不好。”米迦把所有的泡面都扔进垃圾桶,决定自己来做饭。

“啊啊啊我的泡面!你知不知道那个是限定口味啊!你个混蛋!”优一郎一脸崩溃,又吵又闹地打着米迦的肩膀。

“好好好限定口味。”米迦像拎小鸡一样把比自己矮一个头的优一郎扔到沙发上,任凭对方像个孩子一样打滚撒娇,自己则翻着冰箱看着寥寥无几的食材,“看来只能做个最简单的蛋包饭了。”米迦手撑着下巴,自言自语着。

“你还我泡面啊混蛋!”

然而上一秒还在吵着要泡面的优一郎,在下一秒米迦把色香味俱全的近藤式蛋包饭端上来时,瞬间安静。

“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优一郎不停地往嘴里塞着米饭,他觉得自己都快要流泪了,因为真的太他妈好吃了!

“小优慢点吃,还有很多呢。”米迦笑眯眯地看着狼吞虎咽的优一郎,看着对方头顶翘起的呆毛,没忍住地把手放到了那颗松软的脑袋上。

“唔……米迦?”优一郎含着一嘴的饭,茫然地看着米迦,碧翠的眼睛眨呀眨的,晃得米迦眼睛都花了。

太可爱了,简直犯规!

“小优接着吃,我只是摸摸而已。”

优一郎虽然有些奇怪,但毕竟美食的吸引力更大,也就不再管米迦乱揉自己的头发,接着闷头大吃。

米迦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柔软质感,觉得自己还没吃饭就已经饱了。

当然优一郎也不是没有认真的时候,当他工作和教导米迦画画时,脸上专注认真的神情几乎让米迦移不开眼。而且不知人情世故的优一郎,也常常会做一些让米迦手足无措的事。

比如米迦正在聚精会神地画画时,优一郎就会冷不丁地握着他的手,每次都吓得米迦手一抖差点把线打歪。

“哎你手别抖,画画最重要的就是稳。你看你这条线,不要打太多遍,一定要想好了再打,一次成功……”

优一郎靠得特别近,他神经那么大条自然是不会注意到这些,但看着近在咫尺的侧脸,米迦整个人都僵硬了。任由优一郎握着他的手腕打着线条,这个人的体温从指尖开始传递过来,热得米迦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是不是天太热了该开电风扇了?米迦迷迷糊糊地想着。

当那只手离开时,米迦还有些回不过神来,满脑子都是刚才优一郎认真的侧颜。

真的很好看啊,米迦心想。越看越好看,而且越是更多的了解这个人,越是不可自拔地想要了解更多。想看到他懒散的样子,害羞的样子,跳脚的样子,撒娇的样子,卖萌的样子,哭泣的样子。

完了。米迦心想。

我好像喜欢上他了。

 

其实要给米迦画幅画的想法,是突然从优一郎的脑子里蹦出来的。最开始的时候他真的没想太多,更不知道这个人对自己怀有异样的感情。他只是觉得这一周的相处真的很开心,优一郎深知自己性格上的缺陷,做艺术的人嘛,总是介于疯子和天才之间,所以他近年来很少避免与外界接触,小心翼翼地躲在自己的艺术王国里。但这个叫近藤米迦尔的年轻人,突兀地闯入他的世界里,让他原本灰暗的世界瞬间涂满了各种颜色。优一郎真的觉得,能认识这个人真的太好了。

所以当优一郎跟米迦提出这个事时,米迦还楞了好半天。优一郎自然是不知道这个人是惊喜过度,还以为他不愿意。虽然心里莫名难过,但也只能作罢。谁知米迦在优一郎转身的瞬间,突然拉住他的手,在优一郎诧异的目光里,神情激动道:“我当然愿意,我想让小优给我画一幅画!”

“唔,嗯,好!”优一郎被他这幅样子弄得不知道该怎么办,莫名觉得脸很烫,米迦的眼睛很亮。

“那我要做什么姿势?”

“就坐那吧,随意点就好了。”

优一郎架好画板,看着端坐在椅子上的米迦,少年金灿灿的头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那双眼睛蓝的像是雨后的天空,一碧如洗。优一郎拿着铅笔,比对着米迦的脸,找着角度。米迦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优一郎,看得他恨不得把画笔扔出去。

为什么明明只是普通的注视,感觉米迦的眼神那么灼热啊。

优一郎一边比划着,一边在纸上开始画线条。

“呐,小优。”

“嗯?”

“我们这个样子,让我想起了一部电影。”

“啊?”

“就是泰坦尼克号的杰克和萝丝呀,杰克不是给萝丝画画么。”

“原来你把自己想象成女人么?”

“喂喂!我只是想说他们是情侣好吧。”

优一郎笔一顿,他情商再低人再蠢也能察觉到米迦的画里是什么意思。抬头看着阳光下那个少年满含笑意的眼睛,里面宠溺的神色都快要溢出来了。优一郎忍不住红了红脸,手上的动作继续。

“笨蛋,我们是师徒啦!”

 

一周的最后一天很快就来临了,米迦收好行李,放在门口。家里的车子已经在路上,过一会就要到了。很快,他又要变回那个绅士有礼,精英天才的近藤米迦尔了。而优一郎在离开了他之后,也依旧还是那个优一郎,缩在自己构筑的玻璃世界里,隔绝外面的一切。

优一郎并没有出来送他,好像从中午吃完饭就跑回了自己的工作室里,一头扎了进去。米迦顺着楼梯慢慢走上去,轻轻推开工作室的门。

落地窗大开着,夏日的热风扑面而来,吹起床边那个人额前的碎发。大概是被头发搔得痒了,那个人皱着一张娃娃脸,时不时无意识地抬起手把脸上的头发抹到一边去,然后再满意地放下手,整个人都懒洋洋地缩成一团。

我都要走了,小优还睡得这么香,真是无情呐。

米迦没有去打扰他,只是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米迦没有走进去做偷吻什么的这种幼稚的行为,他只是隔得远远的,看着那个睡得正香的小人儿。

米迦注意到旁边的画架上还放着一张白色画纸,便突然有了想法。

 

在优一郎学生时代时,他就有察觉到自己异于他人的性取向。当时的世界对于同性恋是很不友好的,如果一旦被发现,那他估计就再不能这样随意的画画了。

优一郎喜欢画画,他喜欢这种方式。用自己的笔,画自己想画的东西,以自己喜欢的方法,没有他人的强加干预,自由自在。

所以优一郎小心翼翼地藏起他的秘密,放在他的玻璃世界里,最深处的地方。

可是当他已经藏了27年,当他以为他会永远这样下去时,一个比明明比自己小,却比自己要成熟多的年轻人打破了他的玻璃,发现了那个月光盒子。

可是天音优一郎注定不能跟近藤米迦尔在一起。这个孩子日后一定会成为天之骄子,会成为让所有人都羡慕的人,所以他不能被自己绊住。想来米迦也是知道的,他那么聪明,又怎么会不知道。所以优一郎并没有去送米迦,或许就当他没过来过罢,好好睡一觉,梦里花开花落,梦醒后,他还是他,米迦还是米迦。做两条不要相交的平行线。

当优一郎睡醒时,天色早就暗了下来,外面的人家也都亮起了灯。

米迦已经早就走了吧。优一郎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这么想着。明明我和他都很明白,可是为什么还是有点难受呢。心脏有一种钝痛,一点点地腐蚀深入。

优一郎慢慢站了起来,他想去吃点泡面,用泡面的味道冲洗掉蛋包饭的味道,然后继续拉上窗帘,过属于天音优一郎的生活。挠了挠头发,优一郎龟速像门边走去。

可是刚走没两步,就被一个东西给绊住了。

那是个画框,上面裱着一副还没有干透的画子。优一郎蹲下身子,凑近了看。

巨大的落地窗前,一个娇小的身影靠在那里,娃娃脸上带着憨态睡颜,手抱着膝盖。窗外是一片碧绿海洋,就像他的眼睛一样,绿油油的,带着连绵不绝的生机。淡淡几笔金色颜料描绘出阳光的细腻线条,斜斜地从窗沿流泻下来,铺了一地。看起来,就像画里的那个人躺在光的海里一样。

突兀地一滴泪水砸了下来,弄湿了画纸的一个小角。

 

“少爷,听说过几天有一个画展,是天音优一郎先生的。我记得那是您最喜欢的画家吧?”

搅动咖啡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半晌才继续刚才的动作。

“在哪?”

“东京艺术馆。”

“嗯,准备一张票,哦对了,再给筱娅姑姑准备一张。”说罢起身准备。

“少爷您要去哪?”

“画画。”

 

米迦从车里下来的时候,那天阳光刺眼得很。果然是到了夏天啊,满世界都是蝉鸣声,震耳欲聋。在这片炫目日光中,米迦取下魔镜,没有让保镖跟着,独自一个人走进了艺术馆。来的人很多,大家的脸上都带着兴奋的笑颜,有说有笑地向展馆里走去。看着络绎不绝的人群,米迦也仿佛心情被感染一样,莫名有些开心。

展馆总共有三层,甚至据说今天会有天音优一郎本人到场,大家都兴奋异常。米迦也随着人流一起慢慢移动着。墙上挂着各式各样的画作,从静景到实物,从素描到水彩,从人到动物,应有尽有。米迦神色平静地浏览着,他几乎能在内心里描摹出优一郎在画每一幅画时的样子,一定是那种他最喜欢的认真模样,皱着眉头,举着画笔。

米迦的心情异常的平静,像是一片沉寂的海,只是没了里面游动的鱼。

当走到第三层最后一个展馆时,几乎所有人都忍不住驻足叹息。米迦也有些好奇,忍不住推了推前面的人,朝里面探头看去。但当看到的一瞬间,他就愣住了。

那是两个人,如果不说出具体年龄的话,或许会以为是两个少年。因为他们看起来格外年轻,一个清秀英俊,一个憨态可掬。清秀的那个坐在一张椅子上,笑容淡淡的,但他天空般澄净的眼眸正直直地看着前方,就仿佛看着在坐的每一个人,里面盛满了难以言喻的爱意。可爱的那个正靠在窗边,侧着头打着盹,闭起的眼睑在脸上投下小小的阴影,世界的碧海蓝天都成了他的背景。

画的下面有一行小字,米迦凑近了才看见。那是一行英文。

 

I was enchanted to meet you.

我很荣幸遇见你。

 

像是有颗小石子,投进了一片死寂的大海里,带起一圈圈细小的涟漪。

恍惚间,米迦好像看见有个人站在拐角处,是个娃娃脸,头发很黑,眼睛特别绿,带着光的那种,脸上有笑意,像个小孩子一样,得意洋洋的。

然后那个人挥了挥手,米迦就走了过去。

-Fin.

太喜欢米优了,忍不住动笔了。

你们的喜欢和评价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8)
热度(153)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