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奈因】Be without you

写给 @黎镇 的小甜饼

希望你的青春少些磕磕绊绊





哈库莱特接到斯雷因的电话时已经是凌晨一点了,他几乎是用了最快的速度穿好了衣服,驱车到了斯雷因跟他说的地方。酒吧的烟熏雾缭呛得他想咳嗽,彬彬有礼地拒绝了几个身着暴露服装的妖娆男女的邀约,哈库莱特终于在吧台找到了斯雷因。这个他印象中永远都西装革履,温文尔雅的男人,原来也有喝醉成这样的一天。衬衫最上面的扣子已经被解开,露出精致的锁骨,斯雷因伏在臂弯里,看到哈库莱特来了,用着湿润的碧翠眸子看着他,波光滟潋。他的手边是一大堆的玻璃杯,有的还留有些许褐色液体,想都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没喝完的酒。

感谢地看了眼擦拭着玻璃杯的酒保,对方也眉眼弯弯的,“要是你再晚几步,估计我都要护不住你的这位朋友了。”说罢挑了挑眉,哈库莱特这才注意到四周男性若有若无的视线。

斯雷因大人今天真是乱来啊。哈库莱特有些头疼。只能先背着斯雷因回到车上,看着醉醺醺的男人,哈库莱特拿出手机就要播号码。这时斯雷因像是有预知似的,猛地坐起身,眼疾手快地拦住了哈库莱特。

“不要打给他!”

斯雷因低着头,声音闷闷的,嗓子因为过度饮酒早已沙哑。哈库莱特注意到他的眼角有些红,大概是哭过了。

“斯雷因大人……你们吵架了?”

“分手了。”斯雷因把自己缩在椅子上,卡其色的风衣紧紧地包裹着他清瘦的身躯,神色黯然,“所以不要打给他了。”

哈库莱特默默地看着这个散发着悲伤气息的男人,放下了手机。

 

要说到斯雷因和伊奈帆的恋情,那几乎是一段佳话。

AZ学院最有名的两位男神,物理系和数学系的天之骄子,在卡姆的一个搞笑的论坛帖中,让众人皆知。所有人都翘首盼望着他们能有一天在一起,无数衍生帖几乎淹没了学校的论坛,尤其是当两个人戏剧性地掉马之后,每个人都用一种祝福你们的眼神看着他俩。

所以当他们俩真的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像是嫁出去了自己的女儿似的,一阵心满意足。

作为斯雷因在学生会的左右肩膀,哈库莱特自然是亲眼目睹了这一切。

从最开始两人的针锋相对,到后来的眉目传情,哈库莱特都看在眼里。他知道,尽管斯雷因是个刀子嘴豆腐心,内心十分傲娇的人,但从他的一举一动,每个充满了小心思的眼神,哈库莱特都能感受到那快要溢出来的爱意。

所以当斯雷因跟他说他们真的分手时,哈库莱特还是一时有些不能接受。

他甚至是有些怨恨,恨伊奈帆居然让他的斯雷因大人哭泣,明明,明明当初答应好的,要好好照顾斯雷因的。

好好照顾他哈库莱特最喜欢的人的。

 

“他是喜欢的,斯雷因大人。”车外开始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的,像极了车里两个人此刻的心情。哈库莱特看着冷雨顺着车窗慢慢滑下来,声音平静地说着。

“我也是这么以为的。”斯雷因把自己缩得更小了,声音低的快要听不清晰。

 




哈库莱特恍恍惚惚地想起那时候正在热恋的两人,简直堪称最佳虐狗夫夫。虽然正式交往后的两个人依旧吵吵闹闹,斯雷因涨红着脸和伊奈帆争执着最新出来的奥数题,然后伊奈帆面瘫着脸和斯雷因说着他写的地方有哪里哪里不对,直说的斯雷因一阵无言以对。但哈库莱特没有忽略伊奈帆那不经意的笑容,这在一个面瘫脸上很罕见,嘴角弯起的微小弧度用量角器都难以测量,可是就是这样如此难以察觉,哈库莱特依旧从那双绯红的眸中看到了无言的爱意。因为伊奈帆连目光都舍不得离开斯雷因。

伊奈帆的示爱方式与斯雷因大相径庭,正如他的性格一样,隐晦艰涩。相比于语言,伊奈帆这种男人更偏爱行动。似乎在哈库莱特的印象中,他从未对斯雷因说过什么太过暧昧的语句。比如冷的时候,伊奈帆不会明知故问地问你冷不冷,而是直接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给斯雷因戴好,看着斯雷因因为害羞而通红的小脸轻轻笑下。再比如斯雷因和艾瑟依拉姆下棋输了,哪怕是美丽的女士,伊奈帆依旧会神色平静地坐下来,在棋盘上把对方杀得片甲不留。

伊奈帆这个人真是闷骚。艾瑟依拉姆总是这样笑眯眯地说着,笑得像个偷腥的猫。可惜斯雷因并不懂,这大概是他们以后要过的坎吧。少女俏皮地歪了歪脑袋,看着远处走在一起的两个人。

因为斯雷因是个笨蛋呀。

 




“斯雷因大人不去和他谈谈么?”

车外的雨下的更大了,但哈库莱特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他静静地看着外面阴沉的世界,轻声问着。

“说了也没用,那家伙总是那副表情。”斯雷因声音里夹杂着委屈,带着淡淡的哭腔,醉酒让他忍不住像最忠实的朋友吐露心声。卸下了平日温雅的面具,此刻的斯雷因像是只被遗弃的小动物,耸拉着脑袋,神色恹恹。

“伊奈帆总是那样,没什么表情,以前还经常拌嘴什么的,可是自从他出国读研以后就更少联系了。本来我们俩就不是话多的人,他还非要不顾我的意愿跑出去。“斯雷因赌气似的擦了擦眼泪,可是泪水像是失控的龙头一样,不管怎么抹,都流个不停。

“他甚至很少说喜欢我。我也不想那么矫情,毕竟都是大男人的。但即便是这样,我们也好歹是……恋人呀。“斯雷因偏着头靠着车窗,玻璃冰凉的触感让他的酒醒了几分。他视线散漫地看着窗外的倾盆大雨。

“就连分手这种事,他也是神色平静地说了句好,然后我就跑出来了。”说罢斯雷因又把头转向哈库莱特,面色有些凄切,“我是不是太任性了?”

“怎么会,斯雷因大人。”哈库莱特伸手拍了拍斯雷因的头,淡金色的发丝从他的五指间穿过,柔软的触感瘙痒着手心。哈库莱特看着那双浸满了泪水的眼睛,哪怕是承载了这样多的悲伤,这双眼睛依旧翠绿得像是初春刚冒出来的嫩绿胚芽,让他移不开眼。

 




这世上哪来的那么完美爱情。哪怕有个美好开头,也有大把大把的恋人敌不过七年之痒。时间、空间、环境,有那么多的东西会成为阻碍他们行进的步伐。毕竟爱情开始的容易,经营起来却要费劲的多。所谓旁观者清,哈库莱特自然是知道很多这两个深陷迷局的人不知道的事情。比如伊奈帆是多么的在乎斯雷因,以至于对斯雷因周围的所有人都抱以防备之心,尤其是原本就心怀不轨的自己。哈库莱特至今都能还能想起来大学毕业那年伊奈帆私下约他出来的场景。哈库莱特自然是知道伊奈帆明白自己的心情,他原本以为等待他的会是一阵拳打脚踢,或是来自学神的警告,但没想到伊奈帆并没有那么做。那个时候的伊奈帆已经决定了要留学英国,可是偏偏斯雷因被日本一所特别好的大学给录取,成为那个学校的研究生。所以当时伊奈帆对同样要去那个大学读研的哈库莱特只说了一句话。

帮我照顾好斯雷因。

伊奈帆那时的神色依旧深深烙印在哈库莱特的脑海里。面对一个具有隐藏的情敌,伊奈帆却是神色平常地说出了这句话,仿佛他已经自信到无论哈库莱特在这个没有他的一年里怎么挣扎,都不会抢走斯雷因一样。

大概是伊奈帆的神色太过平淡,淡然到那份自信都要包裹不住,快要冲出那个无欲无求的表情了。哈库莱特只是温和地笑了笑,像他无数次对待他人那样,笑得疏离又柔和。

这大概是斯雷因为什么永远都是学霸,而伊奈帆早已成为学神的原因吧。明知道没办法申请和斯雷因同一个学校的研究生,但即便如此,伊奈帆依旧能忍下所有的爱与思念,选择继续深造自己。可惜,偏偏斯雷因也是个固执的小孩。

哈库莱特觉得斯雷因不了解很多东西,毕竟他性子纯净,又被伊奈帆保护的那么好,以至于到最后都是一张洁白的纸。恋爱会蒙蔽很多东西,愤怒更是能让人难以思考。但哈库莱特知道,斯雷因有多喜欢伊奈帆。但哈库莱特也同样知道,在伊奈帆寡淡的面容下,是一颗怎样跳动的火热心脏,所以或许当斯雷因向他提出来分手时,伊奈帆自己都傻了吧。毕竟他太过自信,以至于忽略了斯雷因本人最真实的感情。

真是两个笨蛋呢。哈库莱特忍不住勾了勾嘴角。

 




“回家吧。”哈库莱特终于启动了已经在寒风中冻了很久的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在黑夜里响彻着。

“我没带钥匙。”斯雷因小声蠕动着嘴唇,头已经彻底埋进了膝盖里。

“会有人给你开门的。”哈库莱特启动了车子,声音温柔。

 




凌晨三点,雨已经慢慢停了。斯雷因拒绝了哈库莱特,一个人晃晃悠悠地走进了小区。冷风吹得他酒醒了大半,斯雷因顺着昏黄的路灯,深一步浅一步地向他的家走去。

他的家。斯雷因迷迷糊糊地想着。

记得那是大学最后一年,他和伊奈帆一起找的房子。最简单的一室两厅,蜗居在这蜂窝般的公寓里。虽然房子不大,但那是他们俩的第一个意义上的家。斯雷因绞尽脑汁去装修这个小屋子,有的地方不满意了,他就亲自上阵,作为一个搞研究的学者,直接就这么扛着锯子造起了房子。后来斯雷因住过很多的地方,包括他小时候的家,一栋豪宅,都比不上这个小小的屋子。因为这里面满满的都是他和伊奈帆的回忆,哪怕是丢在沙发的一件衣服,都洋溢着生活的气息。

究竟是哪个地方先错了呢,伊奈帆?

我们究竟是怎么了才会落得如此下场。斯雷因无法理解。

偶尔有雨水砸在身上,斯雷因感觉到头发湿漉漉的,难耐地服帖在耳鬓,可是他已经失去了整理头发的力气。

 




伊奈帆很喜欢帮他剪头发,似乎这是这位大学者唯一的乐子。剪刀在他的五指间,像是被赋予了生命一般,咔擦几声,伴随着发丝掉落的触感,斯雷因闭着眼睛感受着伊奈帆手指穿梭在发间。阳光闪烁在伊奈帆的脸上,小精灵一般跳跃着。

伊奈帆那时是什么表情来着?斯雷因有些想不起来了。关于他的记忆像是线团一样缠绕在一起,不知道是不是太多了,怎么扯都扯不完。

在伊奈帆身上,斯雷因有着许多的第一次。比如第一次告白,在一片榭寄生下,用着像平时一样吵架的声音来掩盖内心的羞赧,仿佛不是在告白,而是在争论一道数学题一般。比如第一次亲吻,是除了当初那次被坑的大冒险以外的一次,两个人用尽了所有力气,像是离水的鱼,只有彼此分享氧气才能继续活下去一样。比如第一次做害羞的事,整个人都像是着了火,伊奈帆冰凉的体温是唯一的源泉。

太多太多。仔细想想,现在似乎能浮现在脑海里的,都是美好的令人窒息的回忆。

 




随着最后一滴雨水从鞋尖滴落,斯雷因站到了公寓门前。从小区门口走到公寓门口的路竟然有那么长,差点让斯雷因以为这辈子都要走不到了。

他在口袋里摸索了好久,果然没找到钥匙。正当斯雷因默默叹了口气,已经做好在门口睡一晚上的准备时,公寓的门突然开了。暖黄的灯光洒了一地,像质地金贵的地毯。

然后斯雷因看到那个人,就这么踩着光的地毯,一步步向他走来。当被大力抱住时,斯雷因还有些晃神,但那股恨不得把自己揉进骨头里的力度让他无法忽略。斯雷因的头被伊奈帆按在他的肩上,扶着脑后的手掌那么大。

“不分手。”斯雷因听到伊奈帆闷闷的声音。伊奈帆也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整张脸都埋了进去,发丝蹭得脖子一阵痒。

“我没带钥匙。”

“我给你开门。”

感受着肩膀上的润湿感,斯雷因突然笑了出来,靠在伊奈帆的肩上。

“那我以后也不带钥匙了。”

 




“后来我们经历过了很多的大起大落,或许今后也会再有分分合合,可是我始终记得那一天他的泪水。我感觉很骄傲。因为是我让他哭的。“

-Fin.

周三考完试会继续写写写的,最近没什么灵感,抱歉【鞠躬】

只是感觉爱情其实都没那么好,不论同性还是异性,分分合合总是在所难免。那我能做的,只有祈祷你,可以遇到那个对的人。



哈库莱特那么好的孩子怎么能不给个好归宿呢???


哈库莱特是被门铃给吵醒的,门外的人似乎急躁急了,一刻不停地按着门铃。哈库莱特扶着额头,太阳穴还在突突的跳着,昨晚陪斯雷因那么晚,他也着实不好受。随意套了件衣服走到玄关,忍着头痛打开了门。

少女就这么随着屋外的冷风一起刮进来了,抽动着被冻得通红的鼻尖,雪白的脸颊带着可疑的红晕。

“你不要误会哦!我是不会喜欢你这种和我一起抢斯雷因的人的!只不过听说昨天你陪斯雷因陪到很晚所以今天才顺路看你一下而已,真的只是顺路哦!”

少女红着脸,纤细的手指指着哈库莱特的鼻尖,语速快得生怕有人打断了她。

哈库莱特眨了眨眼。然后他突然觉得头也没那么疼了,于是他眉目舒展开来,带着最让人熟悉的笑容。

“那多谢你了呢,蕾穆蕾娜。”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1)
热度(69)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