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魔道祖师】养鬼 01

主薛晓 副凌追 忘羡

*不喜薛洋者慎入!

*OOC预警!



现代玄幻paro

薛晓外表年下





01

在还未踏进大学校园的门之前,晓星尘曾无数次有过各种美好的设想,换了一个新的环境也一定可以重新开始。这一次,他也一定要掩饰好自己才行。

没错,晓星尘从有意识起就有一种异于常人的能力,他能看见某些东西。小时候的他年纪尚小,只能看到个模模糊糊的影子,大部分都是白蒙蒙的,扭曲在角落边或者是房檐上。等到他再长大点时,便能看清楚那堆影影绰绰的东西了。那是“人”,准确来说,是死人的鬼魂。晓星尘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这种骇人的能力而让自己的亲生父母抛弃了他,但从小在孤儿院长大的晓星尘明白,这种能力,是为他人所不喜的,甚至是惧怕的。因为当年幼的他指着面前那团蜷缩着的白影问孤儿院的阿姨那是什么时,他至今都无法忘记那位阿姨的眼神,像是在看着什么肮脏又不堪的污秽。

但虽然晓星尘掩藏的很好,却在高中的某次郊游时,无意间暴露了他的秘密。没办法啊,谁让那鬼都快咬到那个少女了呢。满腔正义感的晓星尘出手赶走了鬼,正待他想回头问那位少女有没有事时,却发现所有人连同那位少女一起,都用着惊恐得像是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自己。晓星尘的心里咯噔一声,心道完了。

他已经有些记不清自己是怎样浑浑噩噩地度过高中的了,只记得那段日子里的他一度消极殆尽。明明做得是好事,为何还会被所有人孤立?只因为他能看到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么?人性的黑暗在挑战着晓星尘的三观,内心的正义与他人的白眼非议在互相斗争,就在这样的混乱中,晓星尘迎来了他的大学。

所以这一次他下定了决心,要掩藏好自己。

可是天不遂人愿,偏偏让他遇到了魏无羡,那个打乱了晓星尘一算盘计划的人。

说来他和魏无羡的相遇也不知是冥冥中注定还是这人早就盯上了他。刚开学时为了迎新,几乎校园内到处都是各大社团的摊子,让人眼花缭乱。晓星尘也和其他大一新生一样,带着对于未来的憧憬与期待,兴奋地在各个展台间流连忘返。结果晓星尘走路走得好好的,就突然听见前方有人一声惊呼。

“快闪开啊——!”

没办法,这人喊得着实太慢,晓星尘还没意识到什么,就猛地被人撞倒在地,屁股跌得生疼。

“嘶……我说你这人走路不看路啊!”

晓星尘简直无语问苍天,大哥,明明就是你撞得我,你还恶人先告状了?撞他的是个样貌清秀的青年,略长的头发在脑后扎成个小辫,随着青年的动作一晃一晃的。青年跌跌撞撞地从地上爬起来,结果看到原本抱在怀里的东西没了,低头一看,原本叠放好的纸张洒落了一地,让他瞬间整个脸都垮了下来。

“啊啊啊,蓝湛回去肯定要揍死我啊!”

晓星尘看着青年一脸生无可恋地蹲在地上捡纸片的样子,内心的老好人属性发作,也顺道帮他捡了不少。

“同学,你的东西。”

青年猛地一抬头,就见晓星尘把已经捡好的纸张递了过来。其实青年自己也知道是他先撞的人,结果这人不仅不生气还帮他的忙,不免有些不好意思。青年挠了挠头发,小辫子一翘一翘的。

“那啥,真是谢谢你了,刚刚是我不看路。我叫魏无羡,大二的,你一定是刚入校的新生吧!”

看着前一秒还愁眉苦脸,后一秒就满面红光的魏无羡,晓星尘真的由衷地感叹这人的变脸速度,而且好像还有点自来熟,都开始自报家门了。

“学长好,我叫晓星尘,今年的新生。”

一听说是新生,魏无羡瞬间两眼放光,像看到什么稀世珍宝一样扑到晓星尘面前,把对方吓得差点跳起来。

“晓星尘同学,我觉得我们的相遇简直就是缘分啊!俗话说的好啊,虽然我不记得具体说了啥,反正就是缘分你懂么!”魏无羡上上下下打量着晓星尘,越看越觉得满意,“作为一个学长,我觉得我有义务带你来开启美好的校园生活!所以晓星尘同学,请加入我们社团吧!”

“……”

现在想来,这简直就是一段孽缘的开始。

 

所以当晓星尘拿着手上的纸条,照着上面写的飞龙凤舞的几个字“旧教学楼三楼文学社旧址”一个个教室找时,最后停在了一个挂着“八卦社”牌子的门前。

这都什么名字……真的不是坑人的么?晓星尘的内心充满了疑问。

伸手摸上那个看起来已经有些生锈的把手,轻轻一转,门应声打开。所幸打开门并没有什么诡异的东西冒出来,里面的确是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活动室而已。一张大桌子,摆放的乱七八糟的椅子,以及堆放在各个角落的纸箱。晓星尘只是粗略地扫了一眼,就走进去。

“啊!是来加入八卦社的么!”

没想到里面已经有人了。晓星尘应声看了过去,是个个子不高的少年,样貌看起来有些稚气可爱,一看就是个乖巧性子。少年坐在桌子拐角的地方,手边还摊了一本书,见晓星尘进来了连忙站起身来,眉眼弯弯的。

“我叫蓝思追,今年大三,请问同学你是来入社的么?”

看起来这么小居然都大三了,晓星尘有些感叹,他点了点头,回了蓝思追一个温和的笑容,“学长好,我叫晓星尘,是魏无羡学长叫我来的。”

“啊……那估计是被坑来的吧。”蓝思追看着面前这个温雅清秀的青年,不禁有些惋惜。

“学长你说什么?我刚刚没听清。”

“没有没有。”蓝思追连忙摆了摆手,开玩笑,再不来个新人他们社就要解散了,虽然这个新生看起来是个不错的人,但也只能坑你了。“魏社长马上就过来了,你在这坐着等一会吧。”

“好的。”晓星尘般了个椅子,百无聊赖地玩着手机,一边用余光打量着这个活动室。

这究竟是个怎样神奇的社团……晓星尘面色纠结。那些纸箱里放着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有的看起来像剑,银光闪闪,有的好像是拂尘一类的东西,还有些画着鬼画符的纸。晓星尘越看越心惊,真的有种夺门而出的感觉。

然后就在他内心忐忑不已时,门被猛地推开,还没看见人就先听到了魏无羡的声音。

“思追我们来啦!噫,晓星尘同学!你真的来啦!”魏无羡看到晓星尘一个激动就差点飞扑过去,结果被他身后的男人猛地拉住了衣领,动作生生停止在了半空中。

“魏婴,别吓到别人。”抓住魏无羡衣领的人是个看起来格外俊美的男人,只是他神色过于肃然,目光冷漠得让人退避三尺,眸子颜色浅淡,竟是恍若琉璃。男人冲晓星尘礼貌地点了点头,然后又对着被自己揪着衣领还在不停乱动的魏无羡说道:“如果你吓他的话,估计就招不到新人了。”

“好吧,蓝湛你说得有点道理。”见魏无羡乖乖听话,蓝忘机这才把他给放了下来。

魏无羡三步两步跳到晓星尘面前,笑眯眯地开口道:“如你所见,晓星尘同学,我们社其实是就是个兴趣社团,至于这个具体兴趣是什么嘛……”他眨巴眨巴眼,努力让自己看起来真诚一点,“其实同学你也是能看到的吧?关于那些人们所害怕的一些东西。而我们,就是研究那些东西的。”

明明魏无羡笑得很开心,却总让晓星尘有种自己被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人给看破的感觉,尤其是当他说破自己的秘密时,晓星尘简直都快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了。他哆哆嗦嗦地指了指魏无羡,又指了指自己,“难道,你也能?”

“当然,在座的各位都可以。”魏无羡依旧眉眼弯弯,但说出来的话却远没有他本人表情那样如沐春风,“看来你也明白了吧。其实像你这种情况就比较特殊,天生灵力就高,当然你自己肯定没有发觉,所以你以为自己只是能看见而已。其实远不止如此,晓星尘,你和那些大马路上的人不一样,你的异常,远不止如此。所以说,我在此十分热情地邀请你加入我们社团哦。在这里,你可以找到自己的同类。”

晓星尘有点搞不清这究竟是恐吓还是邀请了,但如果魏无羡说的是真的,那他自己……

“哦对了!新社员我们都会准备一份礼物!”魏无羡眼睛一亮,屁颠屁颠地跑到那堆破烂里翻箱倒柜,拿出了一个红木盒子,像献宝一样递给晓星尘,“回家之后打开看看,你会喜欢的。我也知道一般人对于这种消息都消化不过来,我给你三天时间你再来答复我好了。你的所有问题,我都可以帮你解答。”魏无羡笑得像只老狐狸,看着晓星尘举棋不定的样子,他笃定自己可以招募到这个新社员。

毕竟人啊,总是害怕于未知的力量,想必这位晓星尘同学也已经体会过了吧。

 

回家的路上,夕阳西下,正是逢魔时刻。

晓星尘站在玄关处换鞋,一边有些好奇地看着那个被放在柜子上的红木盒子。盒子上雕印着繁复花纹,看起来像是什么古代的符咒。晓星尘踩着拖鞋慢悠悠地晃到客厅,一屁股坐了下来,缓缓抽开了木盒的滑盖。一股非常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呛得连忙手一抖,盒子被甩到了桌子上,好像有什么东西跑了出来,一阵阴风盘旋在他家客厅上方,然后下一秒就又恢复到刚才的死寂。晓星尘有些被惊吓到的拍了拍胸口,再度摸起了那个盒子,只见里面装的只有一些黑糊糊的像药草一样的东西,盒子底部刻满了莫名其妙的花纹与符号,看起来真的像是在封印着什么一样。

喂喂不是吧,晓星尘嘴角有些抽搐,他可不想再遇到这种事了。他把盒子盖好,放到茶几上,站起身来准备去厨房做饭。偌大的屋子里仅仅有他一个人住,虽说是习惯了,但在这四下无人的寂静之夜里,也未尝不感觉有些寂寞。

当晓星尘吃完饭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刷了会手机正打算关灯睡觉时,房门突然被敲响,极为规律的“咚咚咚”三声。

一想到刚才的盒子和那阵阴风以及魏无羡今天说的话,晓星尘觉得他寒毛都快竖起来了。外面不会真的有鬼吧?他蹑手蹑脚地下床,凑到门前,想从猫眼往外瞅瞅,奈何外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晓星尘喉咙不自觉地吞咽了一下,慢慢拉开房门,冷风一下子灌了进来,明明刚入秋,这风却跟刀子一样冷。

可当他看到外面是谁时,他顿时傻了眼。不是预想中的什么妖魔鬼怪,而是个看起来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他有着一张年轻而讨人喜欢的面孔,甚至应该用英俊来形容,那张俊脸正笑嘻嘻地看着晓星尘,露出一对可爱的小虎牙,他的眼睛很漂亮,明亮如星,熠熠生辉,除却眼睛里泛着不正常的红光。身高看起来比自己矮一些,头发跟他身后的夜色一般黑,扎成一个高马尾,穿着晓星尘从未见过的衣服,硬要说的话,大概是有点像古代的那种服饰,黑色的长袖长裤,一根腰带扎在中间,晓星尘只能借助一点点月光看清楚上面的纹饰。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哪位?”不知道是不是少年的模样太具有欺骗性,晓星尘不由自主地放柔了语调轻轻问他。

少年的笑容愈加扩大,眼睛里的红光亮得摄人,他甫一开口,声音里尽是说不出的愉悦。

“漂亮哥哥,请问你可以养我么?”

 

魏无羡嘟囔着嘴,一边在嘴里骂着臭蓝湛,一边任命地收拾着自己的柜子,结果从一堆箱子里翻出了和当时给晓星尘一样的盒子。魏无羡瞪大了眼睛,连忙打开盒子,却看到里面躺着一支洁净雪白的拂尘,他整个人都楞在那里,过了好半晌才爆发出一阵痛苦的嚎叫。

“天哪!我居然给错东西了!我怎么把那玩意给晓星尘了啊!”


-TBC.

拒绝KY,我爱薛洋。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9)
热度(151)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