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魔道祖师】养鬼 03

主薛晓 副凌追 忘羡

*不喜薛洋者慎入!

*OOC预警!

现代玄幻paro

薛晓外表年下

前情提要:01 02



03

蓝思追从小就是个乖孩子。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方面,他似乎永远都是那个完美的乖宝宝,认真执行着父母所提的每一个要求,努力达到他们所期许的目标。加之本就有些瘦弱的骨架以及精致秀丽的五官,更让蓝思追逐渐养成了文静少言的性格,连笑起来,都是那种斯斯文文的微笑。正是这样的性格以及所造成的环境,让他很少有什么朋友,初高中时代的蓝思追基本上就是一放学就回家,周末努力补课的好学生,鲜少有出去玩的机会。不过还好蓝家人丁众多,他自小也有蓝景仪这个表兄弟陪着。并且蓝景仪也相当好运,低空飞过高考线,和蓝思追进了同一所大学。认识魏无羡纯属是个意外。彼时蓝思追已经大一,依旧过着跟以前一样的好学生生活,成绩优异,性格温和,小小一只,笑起来的时候有个小酒窝。当时母亲来电话,说是他的小叔也来到这个大学读书了。人一多这辈分就有些乱,虽说是蓝思追的小叔,但其实比蓝思追还要小一岁。

所以当蓝思追跑到车站特地去接这个叫蓝忘机的小叔时,刚好遇见了魏无羡。蓝思追直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的情景,因为只要想想都还觉得好笑。魏无羡个子比蓝忘机稍微矮点,但也算是个长手长脚的大小伙,结果这个人却在双手环绕在蓝忘机的脖颈,整个人像只无尾熊一样吊在对方身上,眼睛眯着,脑袋一点一点,一看就是没睡好。

当蓝思追还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不该上前打招呼时,蓝忘机就已经注意到他,脖子上吊个障碍物就走了过来。

“蓝思追?”

“啊,是的,你就是小叔吧。请问这位是?”蓝思追连忙点了点头,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蓝忘机脖子上的人。

“魏无羡,幼时好友,他也是这个学校的。”蓝忘机的神色一直都是冷冷的,但只有当看向魏无羡时,那目光实质到快要滴出水来。

“哦哦,那我带你们去找寝室吧。”

“有劳你了。”

蓝思追帮忙拎了个行李箱,和蓝忘机一起慢慢走向宿舍。两人都不是什么多话的人,一路上竟是相顾无言,诡异的沉默着。直到魏无羡渐渐转醒,他眨眨眼,视线仍有些迷蒙,但身体早已快了脑子一步做出了反应。

魏无羡嘴里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迷迷糊糊地把手往上一身,“啪”的一声直接抹到了蓝忘机的脸上。

“……”蓝思追停下脚步,有些错愕地看着这两人。

本以为就算再好的朋友,蓝忘机被这么打了一下子也要生气,谁知他不但没有,还轻轻把那只手从脸上抹下来,推了推背上的人。

“魏婴,醒了就下来自己走。”

“唔……蓝湛你个混蛋,才背这么一会你就不愿意了么!你这是嫌弃本大爷!”

“我没有嫌弃你,我只是让你下来。”

“我就不!我刚醒,没力气,你再把我背到寝室。”

“那好吧。”

蓝忘机神色旋即又恢复淡漠,冲已经有些石化的蓝思追点了点头,表示继续走吧。说罢两手往后扶正了快要掉下来的魏无羡,拎着行李继续默默地向前走,直到他走了有一段时,蓝思追才后知后觉地清醒过来,小跑着追了上去。

 


自此之后,蓝思追便经常和蓝忘机魏无羡两人混在一起。明明魏无羡那副痞里痞气的样子应该是母亲最不喜欢的,他最不该深交的,但蓝思追就是不由自主地想要靠近他们,仿佛这两人身上有什么魔力一般深深地吸引他。

蓝思追一度很羡慕这两人,自小竹马竹马,毗邻而居。从小一起长大的关系自然是非比寻常,魏无羡几乎天天都和蓝忘机黏在一起,两个人一个活泼好动一个沉默寡言,性格相当互补,并且互相包容。魏无羡耍无赖的时候蓝忘机就会任由他耍脾气,但如果蓝忘机真的有些不高兴了,魏无羡也会立马见好就收,带着讨好的笑去安抚蓝忘机。

蓝思追虽说羡慕,但也无可奈何,毕竟十几年的情分在那,这么好的朋友,不是说得就能得到的。而且有的时候蓝思追又会觉得他俩是不是要好得太过分?他也不是没有好朋友,哪怕最亲的蓝景仪,两人也很少有什么过分亲密的举动。毕竟两个大男人互相亲吻这种事,蓝思追第一次见到时还是被吓个半死。当然这两人自然是悄悄的,只是蓝思追实在是倒霉,一推门就给碰了个正着。虽然后来魏无羡一直用他的歪理解释说这是什么表达友好的方式巴拉巴拉的,但蓝思追的脑子里一直都环绕着刚推门时两人那缠绵的样子,足足好几天没睡好。

不过还没等蓝思追消化好这一切,魏无羡就兴致冲冲地跑了过来,问他想不想加入社团。为了不影响学习,蓝思追早早就听了母亲的话,没去参加那些活动纷杂的社团,所以当魏无羡问他时,蓝思追还愣了好半天。

“呐,思追,我想建个社团!你也一起来吧。”魏无羡的小辫子一翘一翘的,眼睛里仿佛有星星,闪闪发光。

蓝思追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总之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答应了,然后莫名其妙地加入了这个所谓的八卦社。直到后来社团里的人越来越多,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围在魏无羡的身边时,蓝思追也才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的想要亲近魏无羡这个人了。这人看起来吊儿郎当,但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一种想让人跟在他后面,跟随着他的感觉。

但具体要说八卦社究竟要做什么,蓝思追还真不知道。那个时候社团刚开,因为凑不满五个人社团就不能开起来,蓝思追拉来了好友蓝景仪,魏无羡也叫来了刚认识的新生温宁和他的姐姐温情,还差个指导老师。魏无羡眼睛一转,找来了刚好也在这个学校当实习讲师的表格江澄。虽然魏无羡这个表哥面对这个名字搞笑的社团一脸黑线嘴角抽搐,但他依旧签上了自己龙飞凤舞的大名。

就这样,八卦社在魏无羡这个不着调的社长的带领下,就这么开办起来了。活动室选的是旧教学楼文学社旧址,社团的第一次活动就是去社长的家里玩。

本以为魏无羡这样的人应该是那种家境殷实的小少爷,但真当五个人站到一座古色古香的四合小院面前时,蓝思追还是震惊了好半天。如此书香气息浓重的地方,居然也会孕育出魏无羡这样整体游手好闲的社长么?

话虽这么说,不过大家除了早已熟悉这地方的蓝忘机,都不免充满了好奇。蓝思追蹑手蹑脚地换好鞋子,看着放满了古玩陶瓷的走廊,慌张地手都不知道该放哪。

“你们先随便转转,我去和蓝湛准备点吃的,别那么拘束,反正今天老妈他们都出去了。”

说罢魏无羡拽了拽蓝忘机的袖子,笑嘻嘻地拉着他往厨房走。

蓝景仪孩子心性,欢呼一声便一下子没了影。蓝思追看了看四周,最终决定从书房开始逛起。

虽说魏无羡的家装修得像个书香门第,但蓝思追还是觉得有些奇怪的地方。比如书房里的书并非什么古典文学或者是外国名著,反而更像是一些道家仙法一样的东西,蓝思追好奇,拿了一本下来,一翻开,里面都是些看不懂的字,还有像法阵一样的鬼画符的玩意。瓷质的高脚瓶里放的也不是毛笔,而是长短不一的精美拂尘。蓝思追越看越觉得惊奇,在书房里逛了一圈,最后把目光放在了书桌上的一个小瓶子上。

那是个看起来很普通的瓶子,巴掌大小,质地莹润,上面描绘了一朵看得正艳的白牡丹。

蓝思追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但当他反应过来时,那个瓶子已经被他稳稳地握在了手心里。就像是被召唤一般,蓝思追眼神迷离,他慢慢伸出手,打开了瓶塞。


 

霎时间妖风四起,书本纸张被吹得到处乱飞,蓝思追被这阵阴风一吹,才猛地惊醒。但现在已经来不及了,他踉踉跄跄地想要盖上瓶盖,却发现有一股不知名的力量正在阻止着他。风吹得他的衣服猎猎作响,头发也乱七八糟的,蓝思追使出吃奶的力气想要盖上瓶盖,结果用力太猛,瓶子竟不小心摔了出去。

“啊!”蓝思追一下子慌了,连忙扑上去抓住瓶子。结果当他的手碰到瓶身的一瞬间,风却停了。

蓝思追跪在地上,垂着头看着怀里的瓶子,一口气终于喘了上来。但就在他还没松口气时,却突然看见面前有双鞋。鞋子样式古朴,不像是现代有的模样,形似靴子,烫着金边,看上去名贵不已。蓝思追喉咙吞咽了下,慢慢把头往上抬。入目的是精致无伦的刺绣,然后是样式繁复的衣襟,胸口团着一朵气势非凡的白牡丹,金线在阳光下闪着细细碎光。最后是一张年轻过分的脸庞,是个俊秀得有些刻薄的少年,头发很长,被一根金丝带束在脑后。少年嘴抿着,眼神犀利,横眉倒竖,一副凶恶样子。

“我还以为又是魏无羡那混蛋,没想到这次居然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真让人失望。”少年看着被吓得软倒在地上的蓝思追,不屑地冷哼一声,原本收进袖子里的手慢慢伸了出来,少年五指纤细如青葱,动作缓慢到随便一个人都能躲过。但蓝思追却觉得这五指似乎沉重如大山,压着他喘不过气来,双腿也抖得根本站不起来,更别提逃跑了。蓝思追看着少年脸上的笑容愈来愈大,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也慢慢被血侵染,明明在阳光下,但蓝思追却觉得寒冷如地狱。

要死了吗?他要被眼前的少年杀死了么?

蓝思追艰难地眨着眼,心却没有想象中的要害怕,反而像是要得到救赎一般,嘴角竟浮现出一丝弧度。

就在少年的手触碰到蓝思追发丝的那一刹,惊人的现象发丝了。两人交接处迸发出刺眼的白光,少年一声惊呼,像是被火烧到一边惊叫着收回了手,一脸惊恐地看着闭着眼跪坐在那里的蓝思追。

“你!你这个该死的平民!你居然伤了本少爷的手!我要杀了你!”少年五指曲爪,五官扭曲,动作快如闪电,眨眼间便要取了蓝思追的性命。

“金凌!”

那两个人像是一个开关,原本已经快要碰到蓝思追的少年像是被按了开关一样,动作猛地一滞,整个人都无法再动弹一下。

“你个混蛋,魏无羡你个混蛋!”金凌恶狠狠地瞪着站在门外的魏无羡,但却无法再把手指向前进一步。

“原本只想激发一下他的潜力,没想到真的差点被你杀了。”魏无羡的脸上早已没了平时的嬉皮笑脸,一派肃杀。他快步走到已经昏过去的蓝思追身边,看着对方已经被汗湿的衣裳,忍不住叹了口气。随后魏无羡看了眼被定在原地张牙舞爪的金凌,冷哼一声,原本束缚住金凌的禁制立马被解除。金凌恢复自由后立马倒退好几步,如临大敌般看着魏无羡。

“不过是个小鬼,还妄图取人性命。”看了眼怀里双目紧闭的蓝思追,又看了看全神戒备的金凌,魏无羡忍不住起了个恶作剧的念头。

“既然你这么想杀他,那我偏不让你杀。金凌,这人,从此以后便是你的主人了。”


 

“薛洋?”

晓星尘拎着一袋子的食材,披着夜色,匆匆赶回家。结果一推开门,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的扑上来的小孩,而是一片死寂。晓星尘有些奇怪地把袋子放到厨房,打开灯,准备往楼上走。结果还没等走几步,就突然听到楼上房间里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晓星尘正奇怪,就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打开房门,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

“晓星尘!”

怀里柔软的触感让晓星尘原本有些疲倦的神经立马舒展开来,他神色温柔地揉了揉少年细碎的发丝,感受着他身上温凉的触感。

“我刚刚还在想你去哪了,是不是又窝在房间里打游戏?”晓星尘揉弄着薛洋的脑袋,故作生气道。

“我只是觉得很无聊嘛,而且明天你就要去上学了,白天就不能陪我了。”薛洋没抬头,只是把脑袋更加往晓星尘怀里拱了拱。

“你啊,我总不能永远陪在你身边吧。”晓星尘失笑,有些无奈地看着像个孩子似的薛洋。

“我不管!我就想你一直陪着我!”

“别闹,我明天还要上学。要不我去给你买些漫画来看?”

“晓星尘你别转移话题!”

 

谁可以永远和我在一起?

大概是死人吧。

-TBC.

休息了十天终于又恢复写文的力气啦。

这章主要凌追,最后两句话是薛洋说的。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5)
热度(74)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