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米优】Scar

读者米X作家优

年下

后知后觉的爱

 





01

优一郎从来都不承认自己是个神经迟钝的人,哪怕自家编辑柊筱娅每天都在他耳边碎碎念,他都不这么认为。那个女人肯定嫉妒自己太过优秀的文笔了,优一郎这么自恋地想着。但当他突然发现自己手指被划破时,血已经顺着手指滴了好久,连键盘上都被抹了好大一滩血迹。优一郎捂着后知后觉感觉有些疼痛的手指,开始反思自己是不是真的是一个很迟钝的人。

当优一郎四处翻箱倒柜地找创口贴时,伤口裂开的刺痛愈加扩大,直到优一郎疼得难以忍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看着乱糟糟的屋子,优一郎终于放弃了大海捞针般的找创口贴,而是选择了最老土的办法,一张嘴,啊呜一下把手指含了进去。

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口腔,优一郎皱着眉头,拿着一包餐巾纸,再度爬回写作台前,看着屏幕里一闪一闪的光标,整个人都有些精神恹恹。

因为手指受伤,优一郎不得不让自己休息一会。长时间面对电脑,大脑承受着高负荷的运作,哪怕没有这个小插曲,优一郎也有些吃不消了。桌上散落着被开封的咖啡袋子,马克杯里还有半杯未喝完的黑咖啡。优一郎嗜甜,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苦到味蕾都发出哀嚎的黑咖啡,但偏偏黑咖啡最提神,为了不让自己在写作途中睡着,优一郎只能捏着鼻子喝着自己最讨厌的饮品。

优一郎把自己整个人都陷进柔软的沙发里,连续写作的大脑一片混沌,他现在觉得思考都是件费劲的事。原本装修精美简单的公寓现在也像个垃圾场一样,脏衣服方便面盒到处都是。柊筱娅不知多少次教训过优一郎,让他请个钟点工打扫下屋子或者是找个保姆来照顾自己,生怕优一郎哪天淹死在无尽的垃圾里。

但优一郎并不想。

当然并不是因为没钱,开玩笑,他百夜优一郎是什么人。书香门第出身,虽然学习差得一塌糊涂,连爸妈都说他是烂泥糊不上墙,但优一郎却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想象力以及语言创造力。有句古话怎么说的,上帝为你关上了一扇门,却为你开了另一扇窗。优一郎思想跳脱,厌恶被束缚,他讨厌学习,但却热衷于写作。用天马行空的文笔创作出属于自己的一片世界,这是优一郎最爱做的一件事,所以当他的一篇科幻短篇得到国家级作文大赛的冠军时,优一郎突然明白了他要做些什么。刚上大学,优一郎便开始了他的创作之旅,并且他也真的做到了。时至今日,优一郎已经是个颇有名气的科幻小说家,在他自己所创造的世界里遨游。

所以钱自然不是个问题。

不知是不是因为年少成名,还是过于沉溺于自己的世界里,优一郎朋友鲜少,社交更是几近没有。所以长时间不与外界沟通交流,便导致了优一郎的一些社交障碍。对于熟人他当然可以畅所欲言,活泼搞怪,但一旦面对媒体大众,那些陌生的人,优一郎对他们都是避如蛇蝎。所以要让一个陌生人到他的屋子里收拾东西,这对于优一郎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



 

当然,万事都有例外。

正当优一郎奇怪嘴里的血腥味怎么还没散去,反而越来越浓时,电脑屏幕右下角突然有头像闪烁。优一郎含着左手手指,用完好无损的右手挪动鼠标,轻轻点开那个头像。

“小优,这是我中午吃到的咖喱面包。“

署名为“米迦”的对话框中,一张图片显示正在加载中,优一郎眯着眼睛点开。面包因为外表裹着粉,炸得焦黄,看上去让人食指大动,尤其是面包还特地被人切开,里面的咖喱内馅缓缓流了出来。优一郎忍不住吞咽了下喉咙,现在已经是大半夜,他连晚饭都没吃就被人如此报社,真的是太过分了。

这样想着,优一郎有些咬牙切齿地单手打字。

“你居然放毒!你不知道你在英国和我有时差么,我现在这里可是大晚上!”打完字优一郎瞅着觉得这些感叹号不足以显示出他的愤怒,还特地加了个喷火的表情,按了发送键。

消息刚发出去,下一秒米迦就回复了过来。

“哎?小优还没有吃晚饭么?那我一定要再多放几张图出来馋馋你呢~”末了还有个偷笑的表情。

优一郎一脸愤愤地在屋子里到处找吃的,但发现除了堆在拐角的方便面,好像根本就没有别的东西能抵饿。




 

对于优一郎来说,米迦大概就是这个例外了吧。认识米迦纯属意外,那个时候优一郎早已成名,每天都沉浸在每人每日的写作中,连社交工具都是被柊筱娅逼迫着才注册的。当优一郎公开了自己的Facebook账号后,就收到了如雪花般无数的好友申请,他嫌麻烦,都一一同意了,反正在优一郎的心中,他也根本不会看这些东西。

谁想到那时的无心之举,竟认识了米迦这个人。米迦原名百夜米迦尔,优一郎最开始注意到这个每天都会给自己发消息留言的小粉丝也是因为他有着和自己一样的姓氏。然后就鬼迷心窍地回了米迦几句话,没想到两人真的就这么聊了起来。

优一郎厌恶社交的很大一点就是他讨厌人与人之间的虚与委蛇。家人以及朋友的过分保护让优一郎一直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所以面对那些社会上的阴暗面以及与人交流时的小心翼翼,优一郎是极为讨厌的。

难道不应该想说就说什么吗?尤其当优一郎成为一个公众人物时,在媒体的聚光灯下,优一郎更觉得烦闷。为什么每个人说话都像在打哑谜一样,猜来猜去的,就不能直白点么!

所以当优一郎发现跟米迦可以很轻松的聊天时,他便不由自主地接受了这个人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

从两人的聊天中,优一郎也渐渐知道了很多关于米迦的事。比如对方虽然说话老成但竟然是个比自己要小的学生,留学于英国高校,专业也是优一郎早就猜到的文学类。优一郎也会像个孩子一样好奇心大起地去翻米迦的相册,然后在一堆文艺的风景图片中,翻到了一张自拍照。

米迦的长相和他聊天时给优一郎的印象差不多。阳光下被风扬起的金色碎发,以及那双与他身后的大海一样颜色的眸子,脸部的线条优美,细密的眼睑下,是少年清俊的侧颜。优一郎看着米迦的照片,有那么一瞬间的脸红。当米迦在那头跟他发消息说小优有没有觉得我很帅时,优一郎慌慌张张地拿稳了手机,傲娇地回了句还没我好看呢,又一边面色赧然地把那张照片偷偷保存了下来。

从最开始的每天随意打个招呼,到现在熟稔的互相调侃,不知不觉中他们维持这样的网友关系竟然已经有了两年。

好想再过段时间,这家伙就该回国了吧。优一郎含着手指,迷迷糊糊地想着。

那边电脑里的头像还在不停地闪烁着,这边的优一郎已经有些昏昏欲睡。他把头靠在椅背上,眼睛微微眯着,像只慵懒的猫一样,把自己蜷缩在一起。原本放在嘴里的手指也不知什么时候拿了出来,整个左手都懒懒地垂在身侧。几缕刘海调皮地滑到眼前,阻挡着优一郎的视线,但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去挥开它们了。

优一郎一边努力地用仅剩的意识数着米迦回国的日子,一边任由自己掉入沉睡的深渊。最后只留下电脑屏幕孤单地闪着蓝光,映衬着他疲惫的脸颊。




 

02

优一郎是被手机给吵醒的。因为昨晚赶稿子实在太困,竟然直接头一歪坐在椅子上就睡了过去,衣服也没换。所以优一郎自然就感受到了裤子口袋里的震动。

细细碎碎的阳光从没合严实的窗帘里渗透进来,洒在优一郎轻颤的眼皮上,弄得他不得不醒过来。优一郎有些不耐地把手伸到裤子口袋里,结果在左手中指碰到牛仔裤的边缘时,传来一阵刺痛。优一郎皱眉,有些奇怪地抬起左手,结果却发现昨晚的那道伤疤又裂开了,正不断地渗出血来。

“难道一定要我出去买创可贴么……”优一郎有些痛苦地碎碎念着,一边用完好无损的右手把手机摸了出来,手指一划,果然是自家的魔女编辑。

“百夜优一郎!您老是不是应该看下日历,今天都几号了!马上就要月底了你居然还没有交稿子过来?今天红莲已经给我下最后通牒了,我觉得我也有必要对你下个最后通牒!”

柊筱娅高亢的声音就像机关枪一样噼里啪啦的从电话那头传来,优一郎扶着额头把电话拿远,直到对方一口气说完,他才慢吞吞地把电话放到耳边。

“我手破了,不能打字了。”

“……”那头的筱娅被这几个字砸得还没反应过来,她几乎已经做好了和优一郎打嘴仗的准备,结果没想到对方竟然蹦出这几个字来。筱娅张着嘴,半天不知道该怎么说,原本的巧如舌簧都不知道哪去了,“你一定没有找到创口贴。”憋了半天,筱娅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魔女料事如神。”优一郎看着不停流血的手指,突然笑了一下,不知为何他并不觉得这道伤口是个坏事,反而是个偷懒的好机会。“我说魔女,你看我都负伤了就让我休息会怎么样,红莲那边我会搞定的,这期就休刊下得了。”

“你总要给个好点的理由吧,优一郎。”筱娅有些头痛地扶着太阳穴。

“唔,不堪编辑的压迫私自外出旅游?”

“买你创口贴去!”

“遵命!”




 

打发走了自家编辑,优一郎忍不住伸个懒腰,打开了昨晚忘关机的电脑。刚解除待机就看到左下角闪着的头像,优一郎突然想到昨晚好像是在和米迦的聊天中不小心睡过去的,这么想着不禁有些不好意思,有些愧疚地点开打算回点个什么解释一下。

“不好意思啊米迦,昨天我睡着了。”

“那我现在应该说早上好是么,小优。”

本以为算着时差应该要等个很久才能收到回复,没想到居然是秒回。优一郎一脸震惊地看着那段消息,连手指没再流血了都没察觉到。

“你那边现在不应该是凌晨么,怎么秒回!”

“当然是在等小优啦。开玩笑的,我正在连夜写论文,这不是马上就要毕业回国了么。”

明明是调笑的口吻,但不知为何,优一郎就是觉得这个人真的在等他。像个笨蛋一样,守着电脑,守了一晚上。

优一郎活了二十五年,从未谈过一场恋爱,连女性朋友都是柊筱娅这种魔女型,写的小说也是和恋爱不沾一点边的科幻类,所以如果你要问他怦然心动是个什么感觉,优一郎自然是哑口无言。但当他看到这段话时,却感觉心头莫名。

双手放在键盘上良久,却一个字都打不出来。足足过了半晌,优一郎才慢慢地敲了一句话。

“我手指流血了,需要个创口贴。”

音响发出来消息的滴滴两声,米迦的头像下立刻蹦出回话。

“我帮小优买吧。”

你在英国,怎么帮我买。优一郎在心里嗤笑,但却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




 

当优一郎翻出好久不穿的正常衣服,把他那身穿了将近一周的居家服脱掉时,优一郎才反应过来自己有将近一周没出门了。真是名副其实的宅男。

刚一打开门,就接受了室外太阳的曝晒,优一郎把手放在额前,在指缝间妄图与太阳对视,最后在一片刺目中败下阵来。直到与外面的世界直接碰撞之后,才知晓春天已经快要过去,围绕着全身的高温不断地告诉着优一郎,夏天就要来了。优一郎看了看自己随手挑的羊毛衫,一脸黑线地跑回去换了件普通的衬衫。

虽然在东京已经生活了好一阵,但优一郎依旧是那个离开了谷歌地图就寸步难行的路痴。他晕头转向地对着手机地图找到了离家最近的药店,好不容易买到了创口贴。优一郎小心翼翼地把创口贴撕开,粘在挂着血珠的手指上。就在他好不容易完成这一浩大工程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了震,一打开就是米迦的头像在闪。

“小优你看,我今天捡到了一只猫,是不是很像你。”

优一郎加载好图片,正好看到那只和自己很像的猫。全身毛色黑亮,看起来娇小不已,乖乖地缩在米迦的怀里,一双如翡翠般绿油油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镜头,萌得让人心痒。

“我才不是猫,笨蛋米迦。”

“那我就给这只猫取名小优好了~”

看着那个销魂的波浪线,优一郎有些头痛这个自说自话的家伙。

“不过小优,我马上就要回来了,要不要见一面?”

接近盛夏,阳光穿过浓密的香樟树,在地上投下一个个圆圆的阴影。优一郎站在阴影里,看着米迦打出来的那句话。午后有震天蝉鸣,虽然还没有真正的夏天来的那么响彻,但依旧让优一郎的大脑有一瞬间的忙音。

优一郎咬着手指,半晌敲了个字回去。

“好。”




 

约见网友,要是在没认识米迦前,优一郎一定会觉得这简直是件匪夷所思的事,尤其是要做的人是自己。但在认识米迦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优一郎一直觉得米迦这个人有一种魔力。如果说原先的优一郎是个深陷社会泥潭的人,那么米迦就是个把他拉出泥潭的人。对于厌恶社交的自己来说,米迦的存在就是个巨大的意外。明明连面都没见过,最多只看过照片,但在聊天时,却没有一点生疏,熟稔得仿佛多年老友。

从最开始那个每天给他留言的小粉丝,到后来自己时常指点他写作,再到后来互相交流对于文学的见解,亦师亦友。当然他们的交谈也不仅限于这种专业性的讨论,也有很多日常。随手刷出来的笑话,不经意间看到的美景,最新知晓的趣闻,从普通到每天的早安晚安到关于人生的思索,明明他们时差十小时,却像没有时差一样。优一郎觉得真是不可思议。

米迦这个人,就像是他原先心头伤口上的创口贴,一旦揭开,就要流血出来。

所以不能揭开。





 

03

优一郎有些紧张,或许都可以用非常来形容。他不断地搓着手,焦躁地来回踱着步子,不断地伸长了脖子往接机口张望。一会整理一下自己的着装是否整齐,一会拨弄着自己鸟窝似的头发。优一郎觉得自己不像个接机的人,反而像个要相亲的人。

米迦比预计的提前回来了,按他的话来说是因为太想见小优了所以提早完成了毕业论文赶紧回国。

优一郎当时看到这段话时,真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优一郎总觉得最近米迦越来越喜欢戏弄他了,总是说些让人面红耳赤的话,明明是个比自己还要小的小鬼,调情的手段却是一流,总是弄得优一郎脸红心跳。当然优一郎并不想承认他的确因为米迦的话而害羞了,所以每次优一郎都会以长者的口吻批评米迦说话太过油腔滑调,但偏偏米迦总能装作没看见一样继续逗弄他。优一郎觉得这家伙越来越不尊重自己了。

但同样的,优一郎又在惶恐。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怕些什么,或许是不敢牵着米迦的手任由这个人把自己拽出他原先创造好的那片极乐世界。优一郎紧张地看着如潮水般涌出的人,紧紧攥紧了左手中指。

伤口又在流血了。真奇怪。



 

在见到那一头跟太阳一般颜色的头发时,优一郎觉得自己原本担心找不到米迦这件事简直是杞人忧天,因为那人简直就跟他的头发一样,太过耀眼。

少年身姿修长,加上英俊的容颜以及肖似外国人的金发蓝眼,如此出众的人甫一出场,就引得许多女性频频侧目。但米迦并未所动,他拖着行李箱,有些茫然地站在接机口,四下张望着,像个迷路的孩子。

果然还是个小鬼。优一郎这么想着,不禁偷乐。他猫着腰,悄悄跑到那人身边,结果手还没拍上米迦的肩,米迦就突然转过身来。

“我就知道小优想吓我。”米迦眉眼弯弯,湛蓝的眼中满含着笑意。他看着被自己吓得倒退了一步的优一郎,不禁扩大了嘴角的弧度。

“你你你!你要吓死我啊!”优一郎还留有心悸地拍着胸口,丝毫没有原本想吓人的是他自己的自知。

“是我错啦,还请小优原谅我。”虽然米迦比优一郎小,个子却足足比对方高了一个头,加之优一郎万年不变的娃娃脸,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优一郎是那个年纪小的。米迦略带的歉疚地看着优一郎,然后慢慢地伸出手,摸了摸优一郎的头。感受着指腹间柔软发丝划过的触感,米迦忍不住又揉弄了几下。

结果被摸头的优一郎愣了好半天才满脸通红地往后倒退好几步,捂着脑袋看着始作俑者,那张看不出年纪的脸红得要滴出血来。优一郎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回事,只是被摸了下头而已,他却全身像是触电一般。优一郎看着面前的人,突然意识到他的举动太过了,连忙放下手,装着咳了一声,“那个,我就是不太喜欢别人摸我的头而已,没有针对你的意思。总之,很高兴见到你,米迦。”优一郎伸出手,眼睛不受控制地四处乱飘,就是不敢直视米迦的眼。

因为他总觉得,那双眼睛里的沉淀的感情太多,太浓,太让他看不懂。

米迦微笑着伸出自己的手,握住优一郎的手,笑意清浅。

“终于见到你了,小优。”

 



直到两人一起上车,优一郎都还有点云里雾里。他一边开着车,一边不自觉地用余光偷瞄着身边的人,结果好巧不巧米迦也在看自己,视线碰撞在一起,优一郎觉得他的脸此刻又有些不受控制地发烫。

“开车要认真点,小优。”

直到米迦忍者笑提醒他时,优一郎才红着脸两眼直视着前方,嘴里还反唇相讥,“我开车很厉害的!”

“看出来了,一边看我还能一边开那么稳。”

“你,你再说我就把你丢下去!”

虽然说完之后优一郎就收回了目光,但他依旧不可抑制地想着米迦。满脑子都是米迦。这感觉真的很奇妙,原本只是隔着网线聊天的网友,现在居然就这么活生生地和自己坐在同一辆车里。直到这一刻,优一郎才真实地感觉到了米迦已经驻扎在了他狭小的世界里。

“不过没想到小优竟然比照片里看起来还小。”

“哼,至少实际比你大。”优一郎不服气地反驳道。

“我这是夸你呢。小优这样很好,说不定等以后老了都还是这样。”米迦笑着看他,视线灼热。

优一郎不自觉地也扭头看他,随后又触电般地把头转过去,“这话还差不多。”

说完这话之后,他们之间又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只余下发动机的轰鸣声。优一郎梗着脖子,不知道该说点什么。真是奇怪,明明以前每天都有很多话可以说,话题多到说不完,可是为什么现在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小优的手好了吗?”还是米迦先打破的。

“现在不流血了。”优一郎低头看了看只剩下一道血丝的手指。

“说不定是知道我来了,所以就乖乖听话了。”

优一郎刚想要说些什么回过去,结果手指却蓦然感受到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温度。像是一团火,烫得快要灼伤他。米迦的手指轻触着优一郎的手,但也只是那一瞬,在优一郎还未转头时,他又闪电般地收了回去。

优一郎感受着伤口处留下的温度,差点把方向打反。





 

04

“我说优一郎,你为什么不能在小说里加点感情戏份呢,现在的读者都喜欢这些。”

“可是我觉得没有必要啊。”

“所以你的小说总是有很多同人文!”

柊筱娅觉得优一郎一定是生来克她的。她指着稿子上的一段,抬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优一郎,“你看这里,你就可以加点女主的戏份,比如帮男主逃出去什么的。”

“但我觉得男主一个人也可以逃出去,而且这里主要用的就是虫洞理论……”

“停停停!我不想听你那些什么科幻理论,我只是在跟你讨论感情线!”筱娅觉得自己再说下去估计就要暴走了,她只能一口喝完剩余的柚子茶,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直直地看着优一郎。

“优一郎,你是不是没有谈过恋爱?”

优一郎摇摇头,不晓得自己写小说和谈恋爱有什么关系。

筱娅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这已经不仅仅是关系到你的小说了。优一郎,试着去谈一场恋爱吧,你也不小了。”

“可是你也没有和什么男性走得近啊。”优一郎一脸迷茫。

“我有三叶啊!”筱娅终于忍无可忍,一脸孺子不可教也地拿稿子打着优一郎的头。

“但,你们都是女生啊。”优一郎捂着头,觉得自己愈发搞不懂了。

“所以你也可以找个男的!”

优一郎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而筱娅看他终于开窍了点,也满意地点点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刚刚说的有什么不对。




 

原来自己可以和一个男生谈恋爱。优一郎坐在电脑前,望着屏幕,一个字都打不出来,满脑子都是刚才筱娅说的话。他习惯性地含着左手中指,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手指上的伤口就再没好过,经常会渗出些血。因为也不是什么大病,优一郎也就懒得大做文章,每次都把手指放嘴里,一直等血不出了再拿出来。久而久之,这几乎成了他思考时的一个习惯。

就在优一郎仿佛要无止尽地继续思考下去时,桌上的手机屏幕突然闪了闪,优一郎拿起来,是米迦的消息。

自从那天接机后,他们去吃了个饭,两人之间的气氛又再度回到了当初让优一郎感觉舒服的氛围里。不够后来米迦好像在忙着去工作地方实习,优一郎也在筱娅的轰炸下赶着稿子,他们后来竟有近一周都没再联系过。

优一郎一边琢磨着,一边打开消息。

“小优今天要不要来我家玩?我把小优也带来了。”

优一郎蹙眉看着这条跟说绕口令一样的消息,什么叫小优来我家我把小优也带来了?




 

当优一郎站在一栋颇有欧式风格的小别墅前时,他不由得张大了嘴。原来米迦,是个土豪啊。

“小优!”

少年清亮的声音响在耳畔,优一郎连忙抬头,正好对上那双氤氲着笑意的眼睛。正值仲夏,太阳炙烤着大地,米迦今天也穿了一身短袖短裤,看起来清凉极了。但这都不是重点,优一郎看着他怀里的那只猫咪,才反应过来消息里的意思。

“我在想你是在叫我,还是叫它。”优一郎指了指那只猫,挑了挑眉。

“原来小优在和一只猫吃醋么?”米迦笑眯眯地开门,把优一郎迎了进来。

“不要说得我那么小气好不好。”优一郎换好鞋,一边打量着屋子,一边扭头冲米迦吐了吐舌头。

房屋的每一寸装修都彰显着独属于米迦的格调,暖黄色的壁纸让整个屋子看起来都暖洋洋的,家具也不是很复杂,走的都是简约风。米迦把猫放在一边,很自然地牵着优一郎的手,把他往自己的房间里带。

优一郎还未意识到应该挣脱时,就已经被带进了米迦自己的房间里。他睁大了眼,连手都忘了挣脱。

房间里挂满了画,大部分都是优一郎出的小说的海报,但最吸引他的并非这些,而是那张被挂在床头的油画。里面画了个少年,优一郎一看就知道是谁。鸦羽色的头发浓密,碧翠的眸子像是上好的祖母绿,少年侧着脸,像是在看画子外面的繁华盛景,穿的是最简单的衣着,却硬是穿得别有一番味道。

优一郎自然知道这是谁,因为这是他在很久之前就发给米迦的一张自拍。

他有些慌张,手还被米迦牵着在,优一郎看着米迦,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米迦也回过头看着他,只是笑了笑,然后又指了指床边的书柜,优一郎顺着看过去,上面摆满了优一郎写的每一本书,有的甚至还有两本。

“我在英国所以没办法去参加小优的签售会,这都是我托朋友带来的。”似是察觉到了他的疑惑,米迦笑着解释道。

优一郎张着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活了二十五年,没谈过恋爱,没告过白,也没被人告白过。所以现在,他迫切地想知道要如何打破这个僵局,要说些什么。刺痛顺着指尖向上蔓延,竟是感觉伤口要裂到心头上了。优一郎睁大了眼,任由指尖的血一滴滴地掉落。

米迦自然也注意到了优一郎的手,他俯下身子,慢慢拉过优一郎的手指。十指交错,优一郎怔楞地看着米迦小心翼翼地抚摸着自己的手指,眼神虔诚得像是在注视着一件稀世珍宝,然后在优一郎震惊的目光中,米迦把唇附在那个手指上,轻轻舔舐。




 

05

米迦从未想过自己可以和那个人如此接近。

最初想到要看百夜优一郎的小说,仅仅是因为他也姓百夜而已。好吧,可能也因为对方写的是自己最喜欢的科幻类题材。后来就陷入了一种不可自拔的境界。米迦突然萌生出一种想认识这个人的想法,他想认识一下这个能把星空写得如此绚烂,冒险写得如此刺激的人,他想知道这个人是不是也像他笔下的主角一样,拥有着最为坚毅的意志,最无垠的思维,最长久的希望。

后来他真的认识了。

米迦自诩是个固执的人,一旦认定了一件事,那么哪怕头破血流,都要达到目的。所以当他知道优一郎开了Facebook时,第一时间就登上了那个很久不用的账号,匆匆加了他的好友,然后像是小时候等待考试成绩下来一样焦灼的等待着他的通过。

结果还真的通过了。米迦想,这个作家看来并不像一些有名人士一样的高冷。

一个人一旦得到了一些,便妄想得到更多。米迦觉得自己就是个这样的人。他不想仅仅和优一郎是好友,他想和他聊天,和他交谈,更深入地了解。米迦开始每天都给优一郎留言,像个痴汉一样。说真的哪怕是当初和朋友打赌追系花,米迦都没这么认真过。不知道是不是优一郎被自己的锲而不舍给打动,他开始回复自己。渐渐的,独角戏变成了双人合唱。

优一郎是个很可爱的人。虽然一位男性一般并不能被这样说,但米迦觉得这个词用在优一郎身上,再适合不过。他们每天都会聊天,米迦也不是什么闲人,他留学英国,自然是课业繁重。但对于优一郎,米迦觉得自己似乎有无限的话想说。就像是发掘一个金矿,每当你挖出一点金子,便想挖出更多。

优一郎原来并不擅长交谈,优一郎很喜欢吃咖喱,优一郎会傲娇炸毛,优一郎……

米迦觉得这个人充斥了他的整个生活。

直到有一天他终于忍不住问优一郎要了照片。米迦觉得他已经无法把这段关系仅仅止于网络,他的内心有一个声音在叫嚣,去认识他,去更多的了解他,去看现实的他。

优一郎也真的发了。

米迦觉得这个人和他想象的简直一样。有着孩子性格的娃娃脸,一双不谙世事的清澈眼眸,纯净得不沾杂色的鸦羽发丝。

米迦怔楞了很久,直到他的室友叫他准备去上课,米迦才后知后觉地关上手机。

他好像恋爱了。

多么奇妙。他百夜米迦尔,拒绝了不知多少少女的芳心,甚至在英国这种腐国里的无数男人,然后最后跌倒在这个名为百夜优一郎的人身上。

多么奇妙。



 

自从见过照片之后,米迦就更加想见到真人。他想摸摸那头浓密的头发,一定很软和。他想看看那双翡翠一样的眼睛,一定是波光滟潋。他想碰碰那只白皙的手,一定碰了之后就不想放手了。

米迦数着回国的日子,像是审判的倒计时。终于,他等到了。

其实那天在机场,他早就看见优一郎了。那么显眼,他身边的人都黯淡了。优一郎比照片上还要可爱,头发还要黑,眼睛还要澄澈,总之一切都是更加美好的。米迦含着笑,看着那个人局促不安地四处张望,然后在看到自己时惊喜的眼神,米迦觉得这简直比蜜糖还要甜。当看到优一郎幼稚得妄图从背后吓他时,米迦突然也想小孩子一把,于是他站得笔直,然后在那双手快要触到自己的肩膀时,猛地回头,正好将优一郎一脸惊慌失措的样子全部映入眼帘。

米迦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渴了很久的旅人,而优一郎这片绿洲一直只是一个传说,终于有一天,他见到了这个传说,他几乎要用尽全身力气才能克制住自己想要冲上去狠狠拥抱这个人的冲动。优一郎的每一个眼神,每一次挑眉,每一个微笑,米迦都甘之若饴。

开车时触碰优一郎的手是个失控的举措。不光是优一郎,米迦自己也慌张了。哪怕他再想,但他从未逾越过那条界限,但适才,他真的触碰到了。

像是毒药,难以戒掉。




 

成为优一郎的编辑。这是米迦没有向优一郎说出口的梦想。他和优一郎所在出版社的总编一濑红莲早就认识了,对方知晓自己有意向到他们公司自然是极为欢迎的。米迦那段时间一直在忙碌,交简历,完成笔试,参加面试,以及争取,作为百夜优一郎的编辑。

米迦几乎忙得脚不沾地,没时间与优一郎做过多的交流。但正是这种不得已的疏离,让他更想得到。终于把这一切都解决好时,米迦觉得是时候做最后一步了。

其实当时看到优一郎出现在自家门口时,米迦是有些忐忑的。尽管他做了很多,他也很有把握优一郎对自己也有好感,但未得到肯定的答案前,谁又能笃定呢?所以他试探性地握住优一郎的手腕,很好,没有被挣脱。米迦长长地舒了口气,慢慢引导着优一郎,缓缓推开那扇满含着无垠爱意的门。





 

06

筱娅收到优一郎改过的稿子是一个月之后的事。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长时间没见的关系,她竟是觉得再见到优一郎时,对方的身上似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具体筱娅也说不上来,只是以前他们每次咖啡馆谈稿子的时候都是筱娅去点餐,因为优一郎厌恶与他人沟通。而这次,看着熟稔得和服务员交流的优一郎,筱娅张着嘴半天没反应过来。

直到优一郎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半天,筱娅才支支吾吾地回过神来,翻看着手里的稿子。结果越看越不对劲,原本她最不满意的情感方面,现在看来竟然毫无问题。虽然还是有些生涩,但比起最开始男女主根本毫无交际比起来,实在是进步了太多。

筱娅有些瞠目结舌,她看着优一郎,半晌憋出一句话。

“你不会,谈恋爱了吧?”

优一郎笑了笑,略带狡黠,“其实我觉得,让男一和男二在一起也挺不错的。”




 

“小优交完稿子了?”

刚出咖啡厅的门就收到了消息,优一郎深知怀疑米迦是不是在他身上装了定位器。

“刚出来。”

“那我等会来接你好了,今天有场电影我特别想看。”

“好啊,不过我跟你说上次你选的那个电影太烂了……”




 

当已经交往很久的两人手牵手散步时,米迦把玩着优一郎的左手,正好看到中指上有一道淡粉色的痕迹。

当米迦问那是什么时,优一郎想了半天才想起来。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一道伤口,那段时间一直在流血。”

“不过后来和你在一起之后,就再也没流血过。”

“那看来我是个很有效的创口贴呢。”米迦轻轻抚摸着那道肉色的伤痕,轻轻地笑了起来。

优一郎也不自觉地跟着笑了起来。

“果然很有用。”


-Fin.

 年下万岁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6)
热度(137)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