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奈因】晴时雨

黑道X小清新

平平淡淡地谈恋爱

大把撒糖

 



 

每当斯雷因回想起自己短短二十五年的人生时,总是觉得像杯寡淡无味的白开水,不温不火。父母早逝,孤儿院长大,成绩优异,高校毕业,明明在公司里混得不错,但却不知怎么的,最后决定开了家书店,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有的时候斯雷因也很奇怪,明明他相貌也不差,待人温文尔雅,性格好得没话说,但愣是单身了二十五年。他也不是没有问过自己的女性好友艾瑟依拉姆,但对方只是笑得一脸神秘,说什么他更像是个闺蜜而非男朋友,真是让斯雷因摸不着头脑。

不过他也无所谓,毕竟作为一个文艺青年,看多了那些柏拉图,现实的恋爱反而难以提起兴趣。更别说,斯雷因都这个年龄了,还真没对谁动心过。以前他以为自己喜欢艾瑟依拉姆,结果却被对方嘲笑只是缺少母爱,所以现在,斯雷因并不着急自己的另一半问题。每天晒晒太阳看看书,小日子过得一样悠闲。

但界冢伊奈帆的出现,彻底打破了斯雷因蜗牛一般龟缩在自己壳里的生活。这个人以最为强势的姿态,蛮横地闯入斯雷因的生活,并且搞得一团糟。

斯雷因很清楚地记得那一天,因为罕见的,那天下起了太阳雨。头上的太阳明晃晃地散发着光和热,却有滴滴点点的雨水从天而降。晶莹的雨点在阳光的折射下发出莹润的光泽,直闪得斯雷因忍不住闭了闭眼,连眼前的路都看不清了。他撑着伞,怀里抱着一纸袋的面包,一脸满足地走在回家的路上。结果偏偏天公不作美,晴天下雨也就算了,还非要打几声雷,直吓得斯雷因差点蹲地上去。由晴转阴是个非常迅速的过程,几乎就是在一呼一吸之间,天空像是蓦然被人披上了层幕布,由乌云编织的,直接让人进入黑夜。

就在这样瞬间变幻的天气中,斯雷因还未回过神来,就突然被人猛地抱住,腰间被环住,一双强有力的手狠狠地捏住他的肩膀,直接把他带的一个踉跄,撞到了身后的墙上。纤细的蝴蝶骨跟布满砾石的墙壁相互摩擦,蹭得斯雷因生疼。他睁大了眼,看着面前这个陌生人,手还后知后觉地握着伞柄,直接把他们俩圈进了一个二人世界里。斯雷因根本来不及仔细观察究竟是哪个混蛋,就被猛地一推,眼睛吃痛地闭了起来。

然后他感受到嘴唇上柔软的触感,带着股异样的血腥味,强硬地席卷过来。

那个时候斯雷因的脑子里只有一排字,像是被放大的广告体一样。

我,竟,然,被,强,吻,了?!




 

伊奈帆迷迷糊糊地醒过来时,睁眼看到的不是预想中的充斥着药味的医院病房,更不是他原先的私人诊所,而是一屋子的书。真的是满眼的书,或横着或躺着,有雕纹华美的书柜,也有简约的塑料书架,反正肯定能看出,这个屋子的主人是有多喜欢看书。

伊奈帆还有点没回过神来,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尤其是额头上的,简直是钻心的疼。他下意识地摸到自己的肩上,却发现那里已经被消毒处理好了,正严严实实地包裹上一层绷带。伊奈帆眨了眨眼,常年在道上打拼的经验让他立马开始搜寻起自己最后晕过去前的记忆,加以拼凑。

记忆的最后是一片柔软,带着面包刚出炉的香味,着实想让人咬上一口。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当时应该是负伤逃跑,然后在变天的一瞬间随便揪了个路人,装作恋人直接就亲上去了。伊奈帆突然有点想笑。如果让那些成天想着爬上他的床的男人女人知道他们的黑道教父如此随意地就亲吻一个人的话,这帮人还不得气疯。这么想着伊奈帆的脑子也清醒了不少,他忍不住偏过头,想要找寻那个被自己不小心宠幸到了的小羊羔。

结果一歪头,就好和正端着白粥的斯雷因眼神对了个正着。

我运气还挺不错。伊奈帆上上下下打量着斯雷因,在心里默默下定论。来人模样清秀,个子不高,但剪裁合身的衣服显得他长手长脚,身姿修长。浅金色的碎发下,一双碧眸清澈如洗。伊奈帆美人见多了,但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不是说容貌多好看,而是那一股子书卷气质,如缱绻幽兰,孤芳自赏。

斯雷因慢慢走了过来,刚把白粥放到床头柜,就见伊奈帆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斯雷因瞬间有种把碗扣这家伙头上的想法。

“你终于醒了?我还在想你要是再不醒就把你扔出去。”斯雷因站起身,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伊奈帆。

这说话跟气质差的真多,伊奈帆默默吐槽。但他自诩被人追捧惯了,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可内心的高傲也是一等一的,没有他得不到的东西。伊奈帆沉了沉眸,缓缓开口道:“谢谢你的救助,我叫……”

话还没说完,斯雷因就已经不耐烦地站起了身,动作快得不似平常的他。

“谢什么谢,伤好了就赶紧走。看你那样也肯定是个大麻烦,我可不想给自己平添烦恼。”

伊奈帆愣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头一次,他引以为豪的相貌和嗓音对一个人完全不起作用,连他的大名都不听完就这么跑了。呼风唤雨惯了的伊奈帆第一次,尝到了败北的滋味,这是哪怕身受重伤逃命时都没有的感觉。

这个人,有点意思。




 

斯雷因其实内心并非表面上表现出来的那样平淡,实则早已波涛汹涌。他站在厨房的案板前,看着切得七零八落的蔬菜,整个人都有些发怔,过了良久才像个行动迟缓的老人一样收拾起来。

冰凉的水让斯雷因得到一丝丝慰籍,也逐渐从适才的惊吓中清醒过来。沾着凉水的手抚摸着脸颊,冰一样的触感让原本灼热的面颊渐渐降温。斯雷因愣愣地看着水面,脸上尚未褪去的温度提醒着他刚才发生的事情,手指无意识摩擦着嘴唇,上面似乎还留有着那个吻里夹杂着的淡淡血腥味。

作为一个文艺青年,斯雷因原以为初吻这种东西,肯定会像书里写的那样,哪怕不是在一片繁华盛景中,那也一定要是满怀着爱意,在唇齿间留下彼此的印记。真的不能怪他太过少女心,实在是现实太过残酷。男人欺身上来时的威严仍在,后背与砾石摩擦得疼痛无法抹去,尤其是那个吻,带着强势与不可抗拒,携带着浓烈的血味,充斥着斯雷因的整个大脑。直到现在,他都仍然难以忘记。甚至,还有点回味。

斯雷因猛地摇头,努力把脑中龌龊的思想甩开,还未纠结清楚,就听到屋子里面传来一阵杂乱声响,接着是男人压抑的声音,带着吃痛的意味。斯雷因连忙把手擦干净就往房间里跑,果然一打开门,就看到伊奈帆跌坐在地上,龇牙咧嘴地捂着自己的肩,原本英俊的面容也因为疼痛而扭曲得不成样。

“你是白痴么,连点病人的自觉性都没有。”斯雷因太阳穴突突直跳,他连忙蹲下身准备去扶起伊奈帆。结果没想到还未彻底蹲下,就被伊奈帆瞬间掀翻在地,原本仰趟在地上的人也从伊奈帆变成了斯雷因。感受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力量,斯雷因毫不畏惧地直视着面前一双暗沉红眸,秀气的面容带起一丝嘲笑。

“你就是这么对你地救命恩人的?”

伊奈帆原本沉静如深潭的面色突然被打破,他轻轻勾起嘴角,清浅的笑容像是投在湖面的石子,漾起阵阵涟漪。斯雷因被他这一下子变脸弄得有些迷糊,但也依旧不敢放松警惕。从包扎时对方深入骨头的伤痕看来就知道眼前这人不是什么善人,指不定就是什么黑道的大恶人。伊奈帆也不急,就这么用手肘压着斯雷因的胳膊,要不是左肩的纱布里有血丝渗出,从他如此淡定的表情上丝毫看不出这是个病人。手指慢慢把玩着斯雷因服帖的金发,结果被对方毫不留情地一偏头。伊奈帆看着斯雷因仇视的目光,突然很好奇是不是等这个人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也依旧能保持这样天真的眼神。

“没办法,混我们这道的,总得先分清楚你是不是我的救命恩人。”伊奈帆的声音很好听,如大提琴一般低沉且富有磁性,说话的时候像在咏诗,不轻不重,带着独有的韵味。

但此刻的斯雷因丝毫没有欣赏的心情,伊奈帆的话果然印证了他的猜想。斯雷因不由得沉下脸,内心有丝丝慌乱。

“所以呢?要杀我灭口?”斯雷因梗着脖子,没有半分被吓到的样子。

伊奈帆有些满意,在对方诧异的眼神中站起身,倒退一步跌坐在床上。他皱了皱眉,冲斯雷因摆了摆手,示意对方过来,“暂时不会。不过还要请你照顾我一阵,毕竟如果被人发现我在这可就不好了。”

斯雷因沉默地帮他换药,抬头的时候不经意扫过床头柜,果然刚刚端来的那碗粥,根本就没被碰过。





斯雷因的家里就这么突兀地多了个人,而且似乎还是个黑道上的大人物。斯雷因没多问,伊奈帆自然也不会多讲,只是说自己叫伊奈帆,连完整的姓名都不愿透露。伊奈帆没说要住几天,斯雷因自然也就懒得管他,依旧每天照常开店营业,没客人的时候就坐在躺椅上看书,继续过着他的小资生活。

只是斯雷因不管,不代表伊奈帆安生。这个黑帮大佬像是没见过世面一样天天逮着斯雷因问东问西,一会说这本书没看懂让斯雷因帮忙解释下,一会又说那天的粥真好喝想再来一碗。弄得斯雷因最后只能把书一撂,一脸无奈地看着想牛皮糖一样粘在他家不走的某人,脸色黑得快要滴出水来,“所以说伊奈帆先生,请问您的小弟们什么时候把您给接回去?我这店太小,经受不起这种担惊受怕。”

“毕竟处理后续比较麻烦,大概要再等一时吧。”伊奈帆靠在椅子上,悠闲地翻着刚找来的漫画。

“那不如您亲自处理这样能更快一点?”斯雷因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讲出这句话。

“唔,难道斯雷因不知道有时候放点权利给部下也是一种手段么?”伊奈帆翻过一页,抬头看着斯雷因。那个人就这么沐浴在午后的日光里,像是画中的人一样,五官被照得通透,碧翠的眼里承载着无数细小光点。明明是在被瞪着,伊奈帆却丝毫感觉不到迫人的怒气,只觉得这人比想象中要可爱多了。明明经常担心他的伤口,却一定还要做出这番口是心非的样子。就像只猫咪一样,忍不住让他想摸一摸。

结果伊奈帆真的就摸了。当他的手触碰到斯雷因柔软的发丝时,两个人都同时愣了一下。斯雷因楞的是他居然并不觉得被冒犯了,反而内心小鹿乱撞,当即侧过头,耳垂都红透了。伊奈帆楞是因为自己居然因为一个人而乱了心神。

直到斯雷因有些手足无措地站起身,说了句自己去接待客人,伊奈帆都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




 

伊奈帆姓界冢。这在当今日本几乎是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姓氏,因为它代表了权利,财富,代表了一切。作为界冢家下一代唯一的男性,伊奈帆从出生就依照着下任家主的规格所培养。接受精英教育,特种训练,小小年纪就比同龄人要成熟一大截。并且更因为环境所驱,长成了一个面瘫。很少有人能猜透伊奈帆在想什么,因为能从那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上探查出点什么实在是太过强人所难。

但这并不代表伊奈帆不想。作为唯一的男性,伊奈帆经常会很羡慕家族旁支的孩子们。伊奈帆的童年充斥着的只有无尽的学业,家训以及所有人的期许。作为一个黑道世家,他又要过早地接触那些血腥事业,过早地把自己的双手染黑。但伊奈帆并未有过多怨言,又或许当时的他早已知道,抱怨是没有任何用的。

如果说是什么渐渐让伊奈帆眼中最后的一点光也被泯灭,逐渐只剩下血一般浓稠的目光的话,那大概就是界冢雪的出嫁。

姐姐出嫁,若是放在寻常人家,自然是件高兴事。但放在黑道,就不一样了。作为长女,界冢雪自小就接受着苛刻的新娘教育,繁复的礼仪将她所剩无几的活泼谋杀在华贵的服饰下。雪姐嫁的是高官家里,虽然姐姐高贵的身份不会受到什么欺负,但看着眼中再无神采的姐姐,伊奈帆忍不住握紧了手。

他无法让他爱的人幸福。何其可悲。

后来他执掌家族,年少成名,一时风光无限。但伊奈帆知道,不管有再多的钱,再大的权,他的姐姐都已经错过了最美的花季,永远凋零在了家族利益中。

再后来,伊奈帆的身边簇拥过很多女人和男人,但他们的趋炎附势让伊奈帆早已疲惫。比起夜夜笙歌,伊奈帆更宁愿一头扎进没日没夜的工作中去。每个人的脸都一样,利欲熏心,沉溺在醉生梦死中。伊奈帆早已看倦。

直到那天他单独出去办事,途中遇到袭击。伊奈帆弃车捂着受伤的肩膀逃到大街上的时候还在内心恼怒为何今天脑子一热不让保镖跟着,随着血液慢慢流失,伊奈帆的头脑也逐渐冷静下来。他低着头装作路人的样子慢慢放缓步伐,一边用余光探查着四周,一边沉着下来思考策略。身后有几个明显异于平常人的步伐,凌乱没有节奏,伊奈帆不自觉地加快了步伐。明明艳阳高照,却有丝丝小雨飘落,伊奈帆看着四周已经撑起伞的路人,心中慢慢有一个计划成型。

看来只能赌一把,伊奈帆想。

趁着打雷扰人耳目的瞬间,伊奈帆顺手抓过身旁的人,一把狠狠地将他推到墙边,不由分手地就吻了上去。

后来伊奈帆曾想如果当时抓住的不是斯雷因,那他又会怎样。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他已经赌赢了。

只是随着日子逐渐推移,伊奈帆愈加觉得一切都开始变得不可控制。早在醒来的时候他就已经通过备用手机通知了自己的属下探查这次的刺杀,并且让他们排查出是否有内奸的存在。随后伊奈帆便安安稳稳地享受起了病患生活。最开始把斯雷因推倒其实就在试探他,如果斯雷因面色有任何异样,伊奈帆藏在腰间的匕首就能将他一刀毙命。在斯雷因出去换药的时候伊奈帆就已经将整个房间探查了一遍,确定没有暗门以及第三人的存在后,才放松了神经。伴随着养病的这几天的相处,伊奈帆也慢慢认识到,原来这个巧合之下救下他的人,真的只是个单纯的好人。

比起对方的毫无心机,面对那双澄澈的翠眸时,伊奈帆总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但同时,伊奈帆又忍不住有些享受这个人的关心。不夹杂任何杂念,只是出自于那颗善良的心,最为纯粹的照顾。以至于好几次他的属下过来催他,伊奈帆都还有些舍不得离开。

但当他收到自己最精锐的部下之一的莱艾的消息时,伊奈帆就知道自己有些坐不住了。莱艾一直都是个寡言少语的人,沉静的性格也造就了她神枪手的传奇。而莱艾这次的消息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别被太阳迷花了眼。”




 

斯雷因觉得伊奈帆就像那天下的那场晴时雨,来得突如其来,走得悄然无声。

天还蒙蒙亮的时候斯雷因就听到了隔壁房间有动静,向来浅眠的他自然是被吵醒了。但那是斯雷因睡得迷糊,也并未多想,只以为伊奈帆大早上的尿急跑厕所而已,头一偏又睡着了。直到他早上洗漱完准备叫伊奈帆出来吃早饭时,才发现房间里寂静无声。

当斯雷因看到床上的小纸条时,他还有些回不过神来。白纸上是伊奈帆工工整整的字体,像他本人一样严谨整齐。话并不多,只是道了句多谢照顾,就此别过。斯雷因放下纸条,任由它像片无根的叶子一样随意飘落,而自己则一屁股坐在床上,手撑着下巴,有些怅然若失。枕头上,被子上,床单上,整个屋子里都还留有着另一个人的气息。斯雷因发呆了好一会才慢悠悠地站起来,像个没事人一样跑到店门前准备开门营业。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心里这种空落落的感觉是什么。

小桥流水般的平淡日子还要继续,要不是后来有人匿名给他的账户打了一大笔钱,斯雷因都差点以为伊奈帆这个人就这么彻底消失在他的生命里了。看着账户上可观的数字,斯雷因咬咬牙,把账本一丢,有些气结。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硬要说的话,他救了伊奈帆一命,还任劳任怨照顾了他十天,收点费用自然是应该的。但真当他看到这笔钱的时候,又觉得生气。或许在斯雷因自己的心中,他想要的并不是这些钱,而是那段时光。

其实撇开偶尔的斗嘴,和伊奈帆的相处还是很让人舒服的。伊奈帆是个很会说话的人,并且学富五车,斯雷因不得不承认好几次他和伊奈帆斗嘴,最后都会败在对方的巧如舌簧下。而且他很喜欢和伊奈帆聊天,毕竟拥有着高颜值和音值的伊奈帆,和这样一个人聊天自然是种享受。斯雷因很喜爱文学,他原本以为伊奈帆这种混黑道一定不会了解什么古典名著或是清新散文,谁知道两人居然聊了很久,直到斯雷因的肚子传来一阵奇怪的响声,他才涨红着脸跑到厨房去做饭。

当然现在,都只剩下空落的回忆了。

艾瑟依拉姆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斯雷因失落的模样。许久不见,没想到平日里总是一副温和笑颜的老好人也会露出这种表情。艾瑟悄悄地走到斯雷因身后,看着斯雷因腿上放着的未曾翻动过的书页,坏心思地轻轻拍了拍他的肩,果然把斯雷因吓得差点一屁股坐地上去。

“……什么嘛,原来是公主呀。”斯雷因拍了拍胸口,看见来人才松了口气。

艾瑟依拉姆何其聪明,自然没有忽视斯雷因刚才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她歪了歪头,找来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我就是想来看看你最近过得怎么样了,没想到居然发现这么大一个秘密。”

“啊?”斯雷因摸摸鼻子,有些不明所以。

艾瑟依拉姆笑着眨眨眼,俏皮里透露着狡黠,“我还不了解斯雷因你,你看看今天你居然没有整理好每一本书,而且刚才我观察了半天,你这本书也一页没翻一直在发呆吧?”

斯雷因用看着名侦探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少女,半天没回过神来。

看他呆呆的模样,艾瑟依拉姆忍不住噗地一声笑出声,“好啦不逗你啦,看你过得很好我就放心啦。”

残阳似血,夕阳的余晖尽数撒在少女金色的发丝间,斯雷因怔楞地看着这个昔日在他心中无法磨灭的女子,一时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当年的告白犹记在耳,那声鼓足所有勇气的我喜欢你,那张被夕阳映衬绯红的脸颊,一瞬间仿佛时间倒流,再度和现实重叠在一起,令人一阵恍惚。




 

“伊奈帆。”

“伊奈帆?”

“伊奈帆!”

“啊?”

卡姆无奈地看着面前的顶头上司,觉得最近是不是要下红雨了。作为工作狂人的伊奈帆居然会在例行的报告中走神,而且还是叫了三声才让他回神。卡姆挠了挠头,疑惑地看着伊奈帆,终于憋出了一句话,“我说伊奈帆,你是不是恋爱了?”

“你是不是觉得最近的任务太少了卡姆?”伊奈帆手指有节奏地打着桌面,一个眼刀扫过去,瞬间让卡姆闭嘴。

直到卡姆悻悻地带上门离开,伊奈帆才终于松了口气。随手翻弄了下刚刚卡姆交来的报告,最后伊奈帆还是忍不住翻到了最下面的那个文件夹,慢慢打开。里面全是一个人的照片,有出去买东西的时候,有在书店整理书籍的时候,有和人见面的时候。总之,全是斯雷因的照片。伊奈帆有些头痛地揉着太阳穴,原本平静无波的内心总是漾起圈圈涟漪。他觉得自己自从遇到过斯雷因之后,整个人都一直心绪不宁。哪怕已经回到了家族,如果他想,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这个人。但偏偏,伊奈帆选择了动用自己的私人力量每天去偷偷观察那个人。

简直跟个偷窥狂一样。伊奈帆烦躁地揉着头发。

但他只要一工作,满脑子都是那天的吻,糅杂着血与雨,野兽一般的撕咬。仅仅十天的相处就犹如一生那么长,短暂的日子伊奈帆却能翻来覆去回忆个大半天。那个人整理书籍时的认真模样,接待客人时的热情,为自己熬粥换药时的温和,与自己斗嘴时的懊恼神情,以及被自己揉弄过头发后的满脸红晕。

不能再想下去了!伊奈帆不是不谙世事的斯雷因,他自然知道自己的这种想法代表什么意思,但作为一个上位者,现实是不允许伊奈帆做出更一步的举动。

伊奈帆感觉有些焦躁,以及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这是继他的姐姐界冢雪之后,又一件让他深感无力的事。不同的是,那时他没有任何力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姐姐的青春葬送在豪门之中。而这次他拥有力量,可依旧无法做出任何改变。

真的是这样么?

卡姆看到伊奈帆行色匆匆地往外走的时候是阳光正好的下午,他有些奇怪地捣了捣站在边上的莱艾,“伊奈帆这是要去哪?”

莱艾无奈地叹了口气,看了眼早已没影的门口,没头没脑地说了句,“大概是去追太阳了吧。”




 

斯雷因回家的时候又遇上了太阳雨,就像那时一样。他自嘲般的摇了摇头,慢慢往书店走去。越走越近,斯雷因发现门口好像站了个人,揉了揉眼睛,再三确定自己没看错。斯雷因怕是等急的顾客,连忙拎紧袋子,三步两步就往前跑去。随着步伐的加快,那个人人影也逐渐清晰,斯雷因微微张大了嘴,眼里写满了震惊,直到最后他停在了门前,刚好那人也抬起头来看他时,斯雷因连手里的伞什么时候掉了都没注意到。

伊奈帆也注意到斯雷因来了,原本面无表情的脸突然浮现出淡淡的局促,伊奈帆不自觉地摸了摸鼻子,仰着头假装看风景。

“其实我就是想来和你继续讨论下那天没看完的那本书。”

“哪本?”看着平日里气定神闲的人突然摆出这幅样子,斯雷因不免觉得有些好笑,双手环胸挑了挑眉看着伊奈帆。

“说实话我也记不得了,不过如果你可以和我一起去喝杯咖啡的话,我想我应该就能记起来了。”看着斯雷因看好戏一般的眼神,伊奈帆也渐渐放松下来,常年面瘫的脸上也勾起一抹淡淡的微笑。

“你这是在邀请我么?”

“我想应该是的。”

斯雷因捡起掉在地上的伞,才发现不知何时,雨已经停了。远处有七色相交的彩虹,在太阳的映照下闪耀着五光十色。斯雷因回头看着伊奈帆,刚好伊奈帆也看着他。斯雷因突然笑了,他把伞往对方怀里一扔,眉眼弯弯。

“雨停了,太阳出来了。”

 

-Fin.

其实没啥剧情,就想写个有太阳味道的文章。

这篇会有后续,温馨的婚后生活。写多了稀奇古怪的梗,偶尔平淡地谈个恋爱也不错233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7)
热度(108)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