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米优】雨神

人类米X神明优

年下

迟来的520快乐

 

01

在米迦的记忆里,那是旱情最为严重的一年。

整整一个月一滴水未降,庄稼枯死,大地龟裂。原本一派祥和的小村子被染上死亡的阴沉气息,所有人的脸上都毫无血色,几乎每个人见面讨论的话题都是那几个。你家今天死了几亩田,你家还有水么,诸如此类。那时候米迦年纪尚小,懵懂无知,只是觉得原先每天都会带着笑容和他打招呼的人不见了,现在有的只是一片死寂。

米迦每天要走很远的山路去上学,原本装的满满一壶的水瓶现在也只有小半杯。但米迦没有抱怨,家境的贫寒让他过早成熟。他知道自己瓶子里的这一点点水是爸爸妈妈走了整整半天才打来的水,弥足珍贵。

但尽管如此,米迦仍然会望着太阳高照的天空,在心里默默地疑问为什么神明还没有给他们带来雨水,明明他每天都会乖乖的和爸爸妈妈祈求祷告。但天上的神像是听不见一般,就是没有带来一滴雨。小小的米迦撑着下巴,手指无意识地摩擦着老旧的课桌,在上面留下斑点痕迹,然后视线穿过窗户,遥望着无垠的远方。

那段时间几乎人人自危,连学校里的孩子们都受到了牵连。大家都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下了课就匆匆赶回家帮忙打水。大概唯一的好处就是老师也总是心不在焉,让米迦有了许多走神的机会。

米迦最爱做的事情就是看着窗外发呆。其实那也是在浪费时间而已,但米迦总是乐此不疲。或许在他小小的心中,仍然有着想要妄图冲破这个像窗户一样把他束缚在这里的小村子,向往着外面无限的世界。

不过也幸好有这样的爱好,才得以让他发现那个小小的神明。

 

起初那真的是个小家伙。米迦是在窗沿发现他的,看起来就像米迦最爱的小人书里的人物一样,大概不过一个手掌大小,穿着短袖短裤,露出白嫩的四肢。他的头发很黑,乌压压的,大概是因为没有发现米迦在看他,小东西沿着窗沿一蹦一跳地走着,米迦的眼睛也就随着他的步伐一跳一跳的。离得近了,米迦看得更加清楚。那真的是个小人儿,五官清秀可爱,眼珠是米迦最喜欢的翠绿色,看起来生机盎然。他仰着头,看着头顶明晃晃的太阳。大概是觉得阳光太过刺眼,弄得小家伙很不愉快,他皱着一张娃娃脸,小脚一跺。奇迹的一幕便发生了。

米迦清楚地看见天空中的云彩飘动起来,一直游弋到太阳面前,把阳光遮盖住。小家伙看起来很高兴,绿眼睛里闪着光,他欣喜地张开手,仿佛要拥抱世界,然后双手合并,在胸前击掌两下。米迦便听到窗外猛地雷声大作,紧接着是教室里老师和孩子们兴高采烈的欢呼声,以及外头的倾盆大雨。

米迦愣愣地看着窗外的雨水,久旱逢甘霖,他的脑子里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才学到的话。然后他震惊地看向那个站在窗沿上洋洋得意的小人儿,内心里有一个声音呼之欲出。

那一定,就是神了吧。跟书上说的一样,能够呼风唤雨的神明。

可是还未等米迦反应过来,他便看到那个小小的神明伸出右手,两指一并,响指一打,就这么消失在了空气里。

 

02

从那天之后,旱灾就这么过去了。村子又恢复了正常,大家又变回了米迦原本熟知的样子。邻家的老人们又会和蔼地摸着他的头塞给他糖吃,学校里再度响起琅琅的读书声,爸爸妈妈的脸上也重新拾起笑容,先前的愁云惨淡一扫而空。米迦照常和父母一起准备贡品祭奠神明,只是这一次,他没有再像以往一样只把这当做普通的神话。因为他真的见到了,那个小小的神明。

彼时米迦年纪尚小,当他把这件事告诉妈妈时,妈妈也只是笑着摸着他的头,说祭奠神明不过是一种习俗,现在科技那么发达,哪还有什么神啊。

可是真的有啊。米迦在心里反驳着。可是妈妈也只会轻轻拍了拍他的头,让他去好好学习,别想这些有的没的。

原来大人们并不相信神啊。米迦想。但他很想证明一下,他想找到那天那个小小的神明,告诉妈妈自己并没有胡思乱想,那是真的。

 

可是要怎么去找。米迦有些犯难。他歪着小脑袋蹲在自家的祠堂前,看着外面一碧如洗的天空,想不出一个办法。

但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听到了他的愿望,就在第二天米迦照常去祠堂擦拭佛像并换上新的贡品时,他又看到了那个小神明。

小神明躲在香炉后面,看起来畏首畏尾的。米迦不动声色地走进祠堂,装作没看见一样照常摆放着新鲜的水果,然后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偷偷打量着小神明。这次靠得近了,米迦更能看清楚小神明长得什么样子。他看起来和村子里其他的小孩子没什么两样,但米迦却觉得小神明比上一次见到的时候长大了一点,原本只有巴掌大,现在却跟香炉一般高了。小神明探着小脑袋,在确定了米迦并没有发现自己后,便松了一口气,开开心心地往最边上的一个大桃子跑了过去。米迦清楚地看到小神明在看到那个桃子之后眼睛都亮了起来,像是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小神明伸出小手抹掉桃子上留下的水渍,张大了嘴,啊呜一口就咬了上去。

原来,神明也会吃人间的食物啊。米迦惊讶地想着。

结果他不小心吃惊过度发出了声音,吓得小神明猛地抬头,结果两个人的视线对个正着。

一人一神就这么对视着,米迦尴尬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但他看到小神明伸出手指想走时连忙开口阻止。

“别,别走!我不会告诉别人你的事的!”米迦慌张地解释道,神情焦急得生怕小神明一个响指又消失了。

小神明皱着眉头警惕地看着他,手依旧没有放下来。

米迦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眼神一瞟看到刚刚被小神明啃过的桃子,脑子里灵光一闪,“那个,我还有很多好吃的水果,你别走,我拿给你吃。”他紧张地手都在抖,眼神希冀地望着小神明。

不知道是被米迦急切的眼神给打动了还是水果的诱惑太大,小神明绷紧的脸上有一丝的动摇,他看着米迦,终于开了口。

“人类,你说的是真的?”

大概是因为太小了,小神明的声音听起来和三岁小孩差不多,脆生生的,带着点奶声奶气的鼻音,说不出来的可爱。米迦一看小神明终于理他了,连忙点头,手脚慌乱地从刚拿的贡品挑出了几个颜色水嫩的水果轻轻放在小神明的面前。

“这些都很好吃的。”米迦献宝似的对小神明说道。

小神明歪了歪小脑袋,跑到一串葡萄面前想要拽一个下来,奈何个头太小,怎么都弄不下来。看着小神明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米迦忍着笑揪下一个葡萄递了过去。

小神明接过葡萄,看着憋着笑的米迦,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喂!人类,你是想笑本大爷是吧!”

米迦终于忍不住噗的一声笑了出来。他看着小神明瞬间黑下来的脸努力地辩解着,但一想到这么小个家伙居然自称大爷,米迦就觉得好笑得不行。

“真的很对不起,但我忍不住……噗。”

“哼。”小神明头一甩不想理他,兀自捧着葡萄吃了起来。

米迦趴在香炉边上,好奇地看着小神明捧着个普通大口大口地吃着,“你是神么?”米迦问道。

“当然。”说到这,小神明洋洋得意地摇了摇小手指,“本大爷就是大名鼎鼎的雨神,优一郎是也。”

“我叫米迦,百夜米迦尔。”

“我又没问你名字。”优一郎嫌弃地说道。

但米迦依旧不为所动,伸出脑袋想和优一郎聊天,“你好小哦,我叫你小优可以么?”

“你竟然说本大爷小?!”

“因为真的很小啊,你看,才和香炉一样高。”米迦眨了眨眼,伸出手比划了下。

优一郎忍无可忍地跳了起来,“愚蠢的人类!本大爷可是神!神明怎么可以用大小这么肤浅的衡量!再说了,本大爷也是会长大,只要有足够的信仰,我以后比你都高呢!”

“哇。”米迦眨巴着大眼睛,看着面前神采飞扬的优一郎,“那你以前没有信仰么?为什么才这么点大。”

优一郎瞬间被戳到痛处,有些跳脚地解释道:“那,那自然是因为本大爷刚刚上岗,才做雨神……”

“小优刚刚当雨神啊,好厉害哦。”

没有预想中的嘲讽,优一郎看着面前这个跟桌子差不多高的小孩,对方的眼中满满的都是对神明的憧憬和敬仰,丝毫没有因为优一郎是个新晋雨神而瞧不起他。

“你。”优一郎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对方的眸子太过纯粹,连头发都闪耀着太阳的光泽,亮得优一郎睁不开眼,“哼,你如果想当本大爷的信徒也不是不可以。本大爷就勉为其难地收了你这个小弟好了。”优一郎傲娇地冷哼一声。

“真的嘛?太好了!”

看着米迦欣喜若狂的表情,优一郎面上不屑地嗤笑了下,心里却莫名一阵柔软。

真是个愚蠢的小鬼。优一郎想。

 

03

后来,米迦就有了一个小小的秘密,关于他与那个小小的神明。

优一郎总是神出鬼没的,有的时候突然趴在米迦的书桌上,有的时候坐在米迦的肩上,甚至有一次在米迦上课的时候突然出现在他的课本上,看着在那蹦跶的优一郎,米迦吓得差点把桌子掀了。要不是后来优一郎得意地跟他解释说一般人是看不到自己的话,估计米迦得吓死好几次。

“不愧是神,果然好厉害啊。”米迦一脸崇拜地看着优一郎,对于他这种来去自如的隐身能力羡慕到不行。

优一郎格外享受米迦那种眼神,蔚蓝色的眼里洒满了光,亮闪闪的,他被夸得简直要上天,“那当然,你以为本大爷是谁!”

“不过小优还需要吃人类的东西么?神的话不应该已经不需要进食了么?”米迦咬着铅笔,一脸疑惑地看着坐在自己的桌子上,满脸幸福地啃着桃子的优一郎。

“额……这你就不懂了吧!因为神要体察民情啊。”优一郎神色一僵,但作为一个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神,想要骗过还是小屁孩的米迦还是个很容易的事的。这么想着的优一郎立马放下桃子,如果忽略他嘴边粘着的水迹会看起来更有说服力的话,他举起自己的小手指,面色严肃得让米迦都忍不住端正了坐姿听优一郎瞎扯,“你看这桃子长大需要雨水吧。”

“嗯。”米迦乖巧地点头。

“所以说啊!如果我不吃一下的话,怎么知道这个桃子好不好吃呢?不知道这个桃子好不好吃的话那我怎么知道下次应该降水多少呢?所以呀,我这是在以身作则,身体力行……”

“那个,身体力行是什么意思啊?”

“哎呀你管那么多,你只要知道我这是在做好事就行了。”优一郎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继续啃他的桃子。

“原来小优这么辛苦啊。”米迦懵懵懂懂地点点头,然后放下笔,一路小跑往自家厨房跑。优一郎有些奇怪地歪头,结果就看米迦拎了一大篮的蔬菜回来,气喘吁吁地放在优一郎面前,双眼期待地看着优一郎,“那小优也身体力行一下这些好不好?这是我们家刚收上来的菜。”

“……”优一郎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米迦最期待的事情就是优一郎施法降雨的时候。严格意义上来说优一郎并不是个负责的神明,他下雨全凭心情。有的时候是花草树木向他抱怨最近的土地太干,要不然就是林间的鸟儿在他耳边叽叽喳喳说最近又没有新鲜的草籽吃。这个时候优一郎就会不耐烦地放下吃到一半的水果,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神情严肃地站起身,走到窗沿边。米迦就这么站在他身边,一会看看优一郎,一会又看看外面的天。

最先显现预兆的是风。一点风都没有,整片天地像是被凝滞一般不再运动,只能听到树上的蝉扯破了嗓子叫着好热好热。因为没有风,空气难以流动,一阵焦躁开始蔓延。然后动的是云。开始只是零星几片,让光线变得模糊不清,再然后愈来愈多,直到把太阳最后的一缕光也给遮住。紧接着的是雷与闪电。二者就像双生子一般难舍难分,借着乌云所营造出的阴暗氛围,白色的闪电仿佛一道从天而降的鞭子,带着炸裂般的雷声,撕裂天空。最后是雨。从微不可见的几滴,如若不是土地上沾染上的阴影,根本感觉不出来。再后来,像是天上的水壶被人不小心碰倒,整个倾泻而下。

米迦不由地伸出手摸了摸脸,触碰到一片雨水的凉意。太厉害了,他发自内心的这么觉得。举手投足间,翻云覆雨,说的一定就是这个了吧。

施法完的优一郎看起来有点累,神情恹恹地走回米迦的课桌上,神色萎靡得连最爱的桃子都没看一眼。

“小优累了吗?”看着一脸倦意的小神明,米迦有些担忧地问道。

“唔,有一点。”明明已经累到睁不开眼,优一郎要强的性子仍让他死鸭子嘴硬。

“别逞强了小优,明明随时都要睡着了。”米迦有些不高兴,语气强硬道。

“啰嗦死啦人类,我睡一觉就好了。”优一郎最终还是敌不过铺天盖地的困意,他打了个哈欠,碧翠的眸子里氤氲着雾气。优一郎把头靠在桃子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然后头一歪,就睡了过去。

米迦有些失笑地看着立马进入睡眠的小神明,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拾起一旁的铅笔,开始写起了今天的作业。

只是平日里这个时候父母都会外出在外或者是田间劳作,基本上每次都是米迦一个人数着墙上的钟摆的滴答声,小小年纪就体味着空无一人的寂寞。但现在,却不是这样了。

写着数学公式的笔一停,米迦忍不住偷偷看着那个已经抱着桃子睡死过去的小人,看着明明灭灭的灯光下对方精致可爱的面容,因为睡得不安稳而轻颤的细密眼睑,以及在梦中也想念着桃子而嘟囔着什么的小嘴。米迦的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开心。

这次他终于不是一个人了。他想。

 

04

刚开始的时候米迦并没有发觉什么。因为他和优一郎几乎每天都在一起,虽然他知道神很闲,但也不知道优一郎竟然已经闲到每天都会来找米迦。有的时候是讨要水果,但大多时候是根本找不出理由,仅仅是因为太闲了所以迫切地想找个人消遣一下。于是那个可怜的人,就是他米迦。

所以因为经常在一起,米迦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米迦发现很多衣服都不能穿了,鞋子也小了,就连以前很费劲才能够到的树枝,现在也只要踮踮脚就能碰到。

他长大了。

长大对于一个孩子来说无疑是件兴奋的事情,米迦第一时间就跑去告诉了优一郎。然而对方只是抬了抬眼皮,说了句哦,就继续跟他的西瓜大战起来。

米迦不禁有些失望,原本冲破云霄的喜悦也立马冷却下来。

优一郎啃着西瓜,等了半天都不见那个平日里跟个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小孩继续自言自语地废话,结果奇怪地抬头,就看到米迦失魂落魄的样子。优一郎几乎立马就知道怎么回事,他一边有些无语,一边又不禁感叹果然平时再怎么装,这人其实还是个小孩子。优一郎轻轻一跃就跳到米迦的膝盖上,一脸真拿你没办法的表情。

“难道就因为我没有跟你一样欢呼雀跃所以就生气了?拜托,不就长个儿么,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你没看我也长大了么?”

“哎?”米迦有些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

优一郎简直都要败给他了。他从米迦的膝盖上跳下来,在米迦疑惑的眼神中绕着房子跑了一圈,最后才找到一个差不多可以测量身高的东西,优一郎站在床边,眉毛一挑一挑,“你看,我都跟这个床差不多高了。”

米迦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站在不远处的人,似乎还有些没能反应过来。在欣喜自己长高之余,他才突然意识到,这个原本不过自己手掌大的小小神明,居然也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有这么高了。

随之而来的是溢满胸腔的喜悦,甚至要比知道自己长大了还要高兴。米迦兴奋地从椅子上蹦下来,一把抱住保持着实体身形的优一郎,在对方的惊呼中开心地转了个圈,直到优一郎拍着他的头大叫着“快放我下来你个混蛋我都要转吐了!”,才恋恋不舍地把优一郎放到地上。

“你在发什么疯啊!”优一郎揉了揉还处在晕眩中的脑袋,一脸怒气冲冲。

“啊,对不起啊小优,我就是太高兴了。”米迦有些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因为说不定小优就可以和我一样高了,那我们是不是就可以一起去爬树一起去玩了?”

 

自从那天优一郎的一句话,米迦开始频频注意着优一郎的身高。比如今天跟床一样高了,明天跟椅子差不多了,再过几天就该到桌子了吧。

“……你以为是树苗啊,浇浇水就能长高么!”优一郎对于他的异想天开嗤以之鼻。

但这些都不能阻断米迦的想象。因为他太期待了,期待这个每天陪伴在自己身边的小神明长大的样子。

一定特别好看吧,本来优一郎小小的样子就很精致,长大以后一定会更好看吧。米迦有些词穷,他思来想去也只知道反复说着好看这样的形容词。

优一郎的眉眼渐渐舒展开来,随着个子的抽高,整个人都不再像小时候看上去的那么稚嫩,从孩童渐渐走向少年。只可惜再怎么长大,只要那双圆滚滚的碧翠眸子还在,以及褪不去的婴儿肥,白皙得过分的肌肤,优一郎看起来依旧要小很多。

当然他本人从不在意。米迦问起时,优一郎也只会一副你还是太年轻根本不懂的样子摇了摇手指,“这幅身体对于神来说只是皮囊而已,我干嘛要那么介意皮囊的样子呢。不喜欢就换个好咯。”

他说得随意,结果听着的米迦却大惊失色。

“小优不行!”

“啊?”优一郎莫名其妙地眨眨眼,看着几乎要贴到自己面前来的米迦。

“小优的这幅皮囊很好看,所以,不要丢掉好么?”

“我……又没说要丢掉,你那么紧张干嘛!”原本差点脱口而出的我又不在意,却在米迦急切的眼神中吞了回去,转而变成了另一通语意。

“那就好。”米迦长舒了一口气。

“你很在意这个?”优一郎扯了扯自己的脸,看着米迦。

“因为小优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如果突然不是这个样子的话……我会很难过的。当然我并不是说不喜欢小优别的样子,小优什么样子我都喜欢……”

“噗。”看着面前手足无措的米迦,优一郎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他看着个头始终比自己高的少年,好吧,不知什么时候都要用少年这个词来形容他了。好像也更挺拔了,看起来更帅了,每天跟着米迦上学的时候都能看到许多小姑娘在偷看他,可惜这个本人没有任何察觉。想到这,优一郎有些自得地弯了弯嘴角,“本大爷知道啦,你可是本大爷最忠实的信徒呢。”

 

05

“为什么小优总能找到我?”

“因为本大爷是神呢!”

“那如果我想找小优的话怎么办?”

“你叫我的名字,本大爷就会出现的!”

 

可是他叫了好多遍,叫得嗓子都哑了,优一郎还是没有出现。

 

优一郎突然消失了,毫无预兆的。米迦还清楚的记得昨天优一郎坐在那张椅子上吃着最新摘下来的草莓,粉红的汁水溅得到处都是。但是现在,他却消失了。

米迦几乎发疯得跑遍了所有地方,所有他能想到的地方。高高的田埂,田埂边的香樟树,树上的枝桠。蜿蜒的溪流,溪流边的草地。学校的校舍,校舍的房顶。几乎所有地方。但仍然找不到优一郎的影子。他就像他的出现那样猝不及防,然后又猝不及防地消失了。

米迦狼狈地站在最高的那个山坡上,任由风吹乱他的头发。优一郎虽然不在了,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新的雨神接替,连日的霏霏细雨洗净了仲春沉淀的花粉味,留下的只有雨水过后的清新。米迦原本很喜欢这个味道,因为这是优一郎身上的味道。带着沾湿的泥土味,混杂了一点雨后的芬芳,交杂在那个人的身上。可是现在,这股味道却扰乱着米迦的思绪,让他更加焦躁不安。

他也不知道自己在不安些什么,但是即将失去优一郎的恐惧像是无止尽的黑洞呈现在米迦的眼前,他努力让自己不要掉进去,然而吸力却越来越大。

其实这样并没有什么不对不是么?说到底一个是普通人类,一个却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哪怕朝夕相处了这么多年,依旧不能改变这个事实。所以就算神要走,身为人类的他又能拦得住么?

米迦握紧了拳头,眼神阴鹭地看着眼前无垠的田埂,头一次这么痛恨他们之间深若鸿沟的差距。

“小优——!”米迦不死心地叫着,双手弯曲在嘴边,努力把声音扩到最大,大到足以让那个人出现。

“小优——!“快出来啊。

“小优——!”你答应我的啊,只要我叫你,你就会出来啊。

“优一郎——!”你为什么,不出来啊。

米迦颓然地放下手,怅然地看着暗沉下来的天空。

优一郎整整消失了一年。那一年里,风调雨顺,粮食丰收。然而米迦内心的那片小小的净土上,早已龟裂不堪。

 

天上一日,地下一年。这是众人皆知的道理。

优一郎突然被自己的老师一濑红莲叫回去述职,天知道那个老家伙平时是不是使唤人使唤惯了,直接硬把优一郎拽回了天上。看着熟悉的四周,优一郎整了整衣服,叹了口气,慢慢走了进去。

“你这五年做得挺不错的。”结果这混蛋这么火急火燎地把自己召回来,憋了半天就说了这么一句话。

优一郎真是瞬间给气笑了,他挑衅地看着一濑红莲,“那当然,你以为本大爷是谁。”

“你还在为当初分配的事情生气?”红莲看着优一郎,五年在他们这些神的眼里不过眨眼一瞬,所以现在的优一郎看起来依旧和当初一样,桀骜不驯。

优一郎脸色一僵,他狼狈地转头,“没有。”

“哎。”红莲教导了优一郎几百年,自然知道这小家伙在想些什么,况且不论过了多久,优一郎似乎都学不会如何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总是想什么就能让他人轻易看出来,“我知道你因为那件事受了很多苦……”

“你叫我来就为了讲这些?那我觉得没什么必要了,没事的话我就回去了。”优一郎攥紧了拳头,梗着脖子看着红莲,眼神倔强。

毕竟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弟子,终究是自己的一块心头肉。红莲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我已经和上面说过了,鉴于你这五年的优秀表现,你可以去更好的地方。“

“……”优一郎心里有一瞬间的震惊,他猛地抬头看着红莲。原本印象中永远刻板的一张脸,此刻看起来却莫名的柔软。

“你不想去么?那不是你一直所期望的么?”红莲有些奇怪优一郎竟然没有第一时间欢呼起来,忍不住出口问道。

“我……”优一郎神色有些动摇。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挣扎些什么,是啊,这是他一直所梦想的。但为何现在,他却无法开口答应了呢。

 

06

人无完人,自然,神无完神。优一郎深谙这个道理。

当他因为脾性顽劣而被安排到一个穷乡僻野的地方当实习雨神时,他就知道了这一点。所有神都在嘲笑他,带着看好戏的眼神。优一郎很不甘,他不止一次去和红莲闹过,然而都没什么用。实习还是要继续,说不定成绩好点就能去到大城市。虽然优一郎并不在乎这些。但他只想让当初那些嘲笑他的神,付出代价而已。他想看到他们震惊的丑陋样子,看他们惊慌失措的表情,看他们被自打脸的狼狈。

但只有优一郎自己心里知道。无论他表现的对那些神有多么的憎恶讨厌,终究没有办法掩盖内心的失落,一种被人遗弃的悲伤。

所以当优一郎真的来到那片鸟不拉屎的荒凉小村子时,他真的有种万念俱灰的感觉。偏偏他与上一任雨神交接没有弄好,搞得那个村子迎来了非常严重的一次旱灾,优一郎几乎能想到他的实习报告上将会写着自己多么无能的难听字眼。他心不在焉地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工作,任由雨水洗刷这个村子。他冷眼看着人们欢呼雀跃,高呼着神明万岁,心里却冷到了冰点。

什么信奉神明,都不过是个幌子罢了。优一郎心里不屑地想着。

他早就发现那个小鬼了。头发是他最讨厌的颜色,金灿灿的,像天天和他作对的太阳一样亮眼。但偏偏那双眼睛的颜色又是他最喜欢的,雨水沉积过后的湛蓝,深深浅浅。被人发现其实很件很不妙的事,虽说优一郎可以自如地控制自己,但在施法降雨的时候,身体会被逼着显形,自然也就被那个小鬼尽收眼底。但优一郎没有像其他雨神那样把他的记忆消掉。他很好奇,对人类充满了好奇。

在自己偷吃桃子第二次被那个小鬼发现时,优一郎心中的好奇几近临界点。

果然那个人类小孩没有让他失望。他很聪明,甚至还会用水果去引诱自己。优一郎很不想承认,但他的确当时有点动心。而且那个小鬼的容貌他很喜欢,很干净,有雨后的清新味道。

让他几百年沉如止水的心颤动了一下。

很重要的一下。

 

优一郎过起了他悠闲的雨神生活。好吧,本来做个神就够无聊的,也幸好他有米迦这个可以打发时间的人在。

从前他不懂筱娅每天看到都是些什么东西,整天念叨着什么年下养成。虽然他现在也还是不懂,但……优一郎偏头看了眼正在认真写作业的小孩,橘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让那张带着孩子气的侧脸看起来暖洋洋的。

这是不是就是养成?优一郎因为太无聊翻着筱娅给他发的那些小说,一边看一边胡思乱想着。

他几乎是看着那个小孩子慢慢长大,个子抽高,五官张开,变得帅气。时间在米迦身上留下了很多痕迹,至少在这段青春年华看来,都是些好的刻痕。优一郎依旧晃着腿,啃着最爱的桃子。树上的风景很棒,可以不用飞起来就能看到远处一片绿色海洋。他听到米迦在叫他,带着难以察觉的欣喜,优一郎一歪头,就能看见那头跟太阳一个颜色的头发,以及发丝下一双澄澈如远空的眼睛。

真是奇怪。优一郎想。米迦简直就是个矛盾集合体,对于优一郎自己来说。头发的颜色让他感觉厌恶,但眼睛的色泽又让他忍不住想要亲近。这很纠结。优一郎不耐地挠了挠头发,他最讨厌纠结了。

但哪怕是这样,他依旧站在时光的洪流之外,冷眼旁观地陪伴了米迦整整五年。要是在以前,这一定是件匪夷所思的事。

优一郎并没有时间的概念,因为他本身就是超然于时间之外的神明。但偏偏米迦处在那条长河中,被时间的波浪推着走,一步步汇入终结的海洋。原本一直冷漠的心,蓦地抽动了一下。

其实连优一郎自己都说不准自己对于米迦是怎样的感情。百年的神明生活让他忘却了人类的感情,最终变成了与其他神一样漠无表情的样子。哪怕脸上的表情再怎么精彩纷呈,但早已朽化的心却未曾再跳动过。而米迦,就像是为这颗机械心脏所准备的机油,再度让优一郎感受到了生命的力量,以及神所没有的情感。

这是爱么。优一郎想。

他不明白。但他想弄明白。所以他知道要怎么回答红莲了。

 

07

米迦原本打算照常去那棵老香樟树下面坐一会,因为那是优一郎最喜欢待的地方。

优一郎。他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名字,嘴唇张成原形,在合上,用舌头发声。米迦不知道自己做过多少次这样的动作,直到把那个名字揉碎在唇齿间。

一年不长,不过是长高几厘米的程度。但一年又很长,让米迦感受到了离别的无尽痛苦。不仅仅止于他与优一郎,更想止于他与自己的母亲,那个世界上最爱他的人。

妈妈的身体一直都不好这点米迦是知道的,他也曾想过母亲是否真的会不幸地去世,或许在雷雨大作的晚上,或许在烈日炎炎下。但从未想过,会在天气最好的时候,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时,永远闭上了眼。多么讽刺,米迦想,世间的一切都苏醒了,他的妈妈却永远的睡了。失去母亲的沉痛和父亲日夜的颓废渐渐让他有些忘却优一郎,不知道是不是前者太过痛苦,才让他忘机失去后者的悲伤。

今天他的计划被打乱了,家里人提前让他回去,说有什么重要的事。米迦冷着一张脸,漠然地跟在大人身后。过多的悲哀压在这个小小的身躯上,甚至让他有些忘记要如何去笑。

要说的事很简单,大致也能猜到。母亲是农村的,父亲是城里的。既然母亲过世,那父亲肯定希望把他送到城里的亲戚那里去,顺便能接受更好的教育。多好。

一点也不好。

 

父亲说了明天就走,让米迦去收拾一下。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米迦只弄了一箱东西就跑了出去。他觉得最要收拾的,应该是他的感情。

那棵香樟树真的很老,树干粗到米迦都不能用双手环住。也怪不得优一郎喜欢坐在上面,很有安全感。

优一郎。米迦又念了一遍。他现在已经很高了,长手长脚的,爬一棵树再过简单不过。手一撑,脚一蹬,几下就爬到了最高处,学着优一郎那样晃着腿,看着被夕阳染红的地平线,以及下面无尽的绿色海洋。

这就是优一郎眼中的世界么?或许还要更加目中无人一点吧。

米迦突然想做一件事,他想最后再做一次,以后不会再做了。他把双手弯到嘴边,模仿广播的样子,然后张大嘴,声音顺着放大开来。

“小优——”

 

“我才回来你就叫我啊,米迦。”熟悉的声音,带着少年人的放荡与不羁,一听就知道一定是个烈性子。

米迦这么评价着。然后他回过头,风吹开他的刘海,但他的眼中依旧完整地倒映出那个人的全部。鸦羽色的头发,碧翠的眼睛,原来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个子都这么高了,只比他矮了一个头,可惜娃娃脸让他看起来太过稚气了。米迦这么想。

然后他坐在树上,轻轻笑了起来。

“你回来了。”

远处的优一郎双手插在口袋里,夕阳的余晖染红了他的脸颊,仿佛在脸红一般,他点了点头,“我回来了。”

“小优真是的,下次走也不要不告而别嘛。”

“好,下次一定告诉你。所以,别哭了。”

“……”米迦仰头,努力想把眼里的水珠子倒回去。但一旦流出来的泪水哪有再回去的道理,他只能狼狈地抬手把他们擦去,然后努力挤出而以前一样的笑容,“哎呀被小优发现了,真的是太狼狈了。小优真过分,就不能装作没看见么。”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呢,我这人就这样,嘴快。”优一郎挑了挑眉,也冲着米迦挑衅地笑了笑。

“我就要走了哦。”

“我知道。”

“不挽留我么?”

优一郎没做声,过了半晌才继续开口,眼神沉静不起波澜,“干嘛要挽留,去大城市不挺好的。说不定能学习的更好,水果也更好吃,然后找份好工作,赚了不少钱,最后……最后再回到这里。不很好么?”

米迦几乎破涕为笑,他的嘴角不可抑制地向上翘起,内心是和以往的每一次一样的喜悦,快要溢出来了了。

“好,的确很好。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这里的水果,是最好吃的。”

 

08

“米迦老师,今天会下雨么?”

下课后的小女孩依旧忍不住拽住男人那双指节分明的手,仰着小脑袋问道,语气天真。

“看起来应该不会呢。”米迦轻轻笑了笑,揉了揉女孩柔软的头发。

“那为什么老师每天都要带着伞呢?”小女孩指了指米迦手上的长柄伞,一脸好奇。

“这个啊。”米迦看了看手上的伞,笑得一脸神秘,“因为老师做了一件雨神很不高兴,所以雨神每天都只会给老师一个人下雨哦。”

“雨神?”小女孩歪了歪脑袋,“雨神真的存在么?”

“当然,你看前几天下的那场大雨,就是雨神太生气了所以下了很大哦。”

 

“什么叫我太生气所以下很大啊百夜米迦尔!不要诬陷我好么!”优一郎走在路上有些炸毛。

“难道不是么?我以为小优是太生气了呢。”米迦笑眯眯地撑着伞,任由优一郎把所有的怒气都化为雨点,噼里啪啦打在雨伞上。

“你啊,真是越来越可恶了!”

“彼此彼此哦,小优。”

 

自从米迦回来之后,他和优一郎就永远在了一起。可是这个永远是多久呢?优一郎很疑惑。他看着始终保持着温和笑意的米迦,忍不住问了那个问题。

然而这个混蛋永远都只会给出那些模棱两可的答案。什么只要和小优在一起就是永远啊,永远就是和小优在一起啊。这两句话有什么区别么?你说绕口令呢?优一郎气结。

“那你万一老死了,我还在怎么办啊?”优一郎生气地问道。

“不都说人有转生么,那就让优一郎找到我的转生,然后继续陪着我好咯。”米迦这么回道。

“你当本大爷是保姆么?这得到个什么时候啊!”优一郎抓狂。

“所以这就是永远呀。”米迦笑眯眯得解说道。

 

是呀。你肯定会找到我的。因为我可是你最忠实的信徒呢。

生生世世。川流不息。

-Fin.

终于熬夜写出来了!没赶上520呜呜。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3)
热度(136)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