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米优】愿赌服输 05

校园恋爱

好学生(伪)米X坏学生优


前情提要:01 02 03 04


05

原本阴霾般散不去的黑暗里,有朦胧的光。那光从柔和逐渐加深,开始变得明亮,变得刺眼,最后到实在忍无可忍,突破重重黑暗,降临到人世间。

优一郎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就是一片快要戳瞎眼的阳光。他迷茫地抬手揉了揉眼睛,却发现这扎眼的颜色也并不全是阳光,有一部分好像是另一片东西。金灿灿的,带着层次感,仔细瞧了,是一根一根的。好像是头发?优一郎有点反应不过来。

身下是柔软的床垫,让他深陷其中惬意得不想起来。头顶是雪白的天花板,优一郎往那边偏头,看到带着台灯装饰简洁的床头柜,上面放了一堆衣服。

等一下……优一郎揉了揉因为宿醉而有些发痛的太阳穴,努力想要搞清现在的状况。昨晚发生了什么来着?好像是米迦把他带到了一个地方……米迦,对了米迦呢!

优一郎立马清醒过来,慌慌张张地四下寻找,结果浑身僵硬地看着在自己身边睡得正香的米迦。

原来刚刚那个,是他的头发啊。优一郎有些绝望地想到。

大脑清醒过后,昨晚的记忆也如同潮水般涌入脑中,优一郎一边回忆,一边忍不住涨红了脸。他眼神躲闪地看着睡得毫无知觉的米迦,想起昨晚最后说的话,真的是恨不得一巴掌打死自己。上帝啊他都在说些什么啊!优一郎纠结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什么交往不交往的啊!什么破烂赌约啊!话说他为什么一定要参与到这种事情中来啊!优一郎觉得当初答应这个条件的他简直就是个傻子,原本预想好的糟糕的高中生活突然被人强行打破,原本行走在阴暗无人的幽静小道却突然闯入了一缕光。他绝对不想承认昨天晚上他居然有点动心了。在那个伴随着彩灯和音乐的世界里,看着那双满含笑意的蓝眼睛,以及那只像自己伸出来的手,优一郎在那一瞬间脑回路直接崩断,借着酒精的灼烧,脑子一热就直接告白了。现在想想,真是十分想死。

优一郎突然想放弃了,在一切失控之前。他想要阻止这个原本就不正常的赌约再向奇怪的方向走去。

轻手轻脚地下床,从床边拿好衣服快速穿好。优一郎最后看了眼仍紧闭双眼的米迦,攥紧了手,直到感觉到指甲戳进肉里传来的刺痛,优一郎才大梦初醒般慌张地转身跑出房间。

神色慌乱的他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那个原本睡熟的人,突然动了下手指。

 


“老大你不干了?!”小弟们一齐张大了嘴看着面色有些纠结的优一郎。

“怎么?你们有什么意见么?”本来就因为这件事而不爽的优一郎在听到自家小弟震惊中带点的失望的语气后更加不爽,语气也自然好不到哪去。

“没没没,老大您决定就好。”小弟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其中一个小弟鼓起勇气,在优一郎火气正大的时候颤颤巍巍地站出来说话。

“但……老大,咱们当时不是输了么……这样的话会不会让别人瞧不起……”

“啊?”优一郎眼皮一跳,一个眼刀扫过去,刚刚那个小弟立马腿都差点软了。优一郎自然也想到了这点,他烦躁地踱着步子,最后实在没法了,大手一挥,“大不了让他们再换个条件,反正这个我不想再弄了,太强人所难了!”说罢就走了出去,不顾身后一众小弟的惊呼声。

“……怎么办,老大不愿意哎。”小弟A看了看小弟B。

“我咋知道啊!只能如实告诉他们了。”小弟B一脸无奈。

“我可不想再面对他们老大了……要去你们去。”小弟C像是想起了什么,打了个哆嗦。

“我我我也不想去!”


 

优一郎现在很烦躁。

原本以为只是个游戏,甚至他很是胸有成竹,一定能一举拿下那个所有人眼中的好学生,然后再把那个人狠狠甩了,好好扬眉吐气一把。优一郎原本是这么想的。

但现在,他只要一闭眼,满脑子都是那个人的容颜。跟太阳一样颜色的头发,跟大海一样的眼睛,手掌传来的温度,开心时绽放开来的笑颜。那天晚上的一切就像一场梦,原本毫无相关的两个人却像是多年好友一般勾肩搭背,说着一点都不好笑的笑话,但却能笑作一团,做以前从来不敢想的事,明明还是个小屁孩,却硬要装成大人一样。优一郎不知道别人是否知道原来百夜米迦尔是个这样会玩滑板的人,不知道别人是否看见过这样的百夜米迦尔,不像是在学校那样穿戴着好学生的面具,带着公式化的微笑,而是像那晚一样,会笑得很开心,眉眼都弯在了一起。

如果没人知道的话。那,这是不是独属于他的秘密呢。

啊啊啊不能再想下去了。优一郎烦躁地把自己原本凌乱的头发揉得更乱,最后颓然地放下双手,整个人瘫倒在课桌上,任由冰凉的桌面刺激着皮肤。

不能……不能真的喜欢那个人啊。


 

自从那次逃跑之后过了三天,时间不算久,但也足以让优一郎恢复到原本的生活中。上课睡睡觉,下课要不然就是打游戏要不就找人约架,一身是伤的跑回去被老妈一顿骂,然后再以一种无所谓的态度吹着口哨往游戏厅跑。悠闲又颓废的日子过得差点让优一郎忘了有百夜米迦尔这号人,忘了那个差点假戏真做的赌约。

当然,他怎么可能会忘了。

自那之后,身边的男生女生包括老师依旧会谈论起那个家伙。比如这次考试第一名又是米迦,比如米迦今天又收到了多少情书,比如米迦今天穿了什么好看的衣服。以前优一郎都会当耳边风的事情,现在却不由自主地伸长了耳朵凑去听听,仿佛这样就能知道更多关于那个人的事情。

虽然优一郎很想骂自己,但他就是无法抑制住那种感情,那种快要突破临界点爆发出来的情感。

然后终于在第四天,他照常打完架,带着一身伤,穿着破破烂烂的校服,背着包吹着口哨,毫不在乎旁人的围观下往家走。结果一个修长的身影突兀地闯入优一郎的视线,让他原本轻快的步子硬生生地停了下来。

“小优真是过分啊,明明说了那样的话,结果第二天就跑掉了,这样算是玩弄他人的感情么?”

米迦靠在墙边,虽然嘴角带笑,眼神却是说不出的阴郁。

-TBC.

感觉如果这不是普通的校园恋爱,后面是不是会有监禁play啊嘿嘿嘿

那样应该能开个大卡车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8)
热度(87)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