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奈因】学霸和学神的十三题

纯撒糖向

前篇 → 818我的学霸和学神室友




1.牵手

埃德尔丽泽现在有点尴尬。

因为自身个子比较娇小的原因,所以当自家学生会长艾瑟依拉姆不小心把笔掉下去时,她主动蹲下身帮会长大人捡,结果偏偏看到了这么一幕。她本以为这种俗套的场景只会在烂俗的言情小说里出现,结果没想到偏偏发生在了现实世界,而且还是以BL的形式出现。如果这两人的主角不是他们高贵的副会长大人和新晋的学习部部长的话,埃德尔丽泽绝对会大叫腐女心一本满足!

然而现在,她除了尴尬,没有第二个词能形容此时的心情。

况且说出来别人也不会相信,坐得端正的斯雷因副会长和一直面瘫着一张脸的学习部部长伊奈帆,谁又能想到他俩竟然在桌子下面宛如偷情一般手牵着手呢?请原谅埃德尔丽泽一定要用偷情这个词,因为这两人所展现出来的样子实在是太过认真专注,完全无法想象桌子底下原来有如此的一片新世界。

两人的手并不是像普通情侣一样交握着,而是仿佛在玩你追我赶的游戏。斯雷因明显不想让伊奈帆握着,手指一直努力想要挣脱对方的束缚,奈何伊奈帆劲大,搞了几次还是狠狠地被对方握着,甚至还十指交叉。当自己的手彻底被对方掌控住时,斯雷因面上明显有一丝僵硬,连艾瑟依拉姆会长叫他都半天没听见。

“不过这次也多亏了斯雷因,没想到竟然真的能请到界冢君来当学习部部长。”艾瑟依拉姆笑得一脸阳光,一想到学校里最厉害的学神也被她揽入麾下,越想越高兴。

“会长客气了。”伊奈帆不卑不亢地点点头。

“埃德尔丽泽你怎么还蹲在那?笔没有找到就算了。”艾瑟依拉姆突然注意到还半蹲在地上的小姑娘,连忙出声提醒。

“啊,我找到了!”埃德尔丽泽连忙站起身,眼神慌乱地瞟向伊奈帆二人的位置,然后在看到伊奈帆正在拉着斯雷因咬耳朵,两人似乎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异常后,才长舒一口气,把笔递给艾瑟依拉姆。

 

2.办公室

学生会的办公室很大,艾瑟依拉姆一直引以为荣,毕竟这么气派的学生会,也可以算是AZ学院独此一家了。

但今天,她突然有点后悔为什么办公室要这么大,空旷到连声音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起因只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疏忽,艾瑟依拉姆把明天要准备的材料给忘在学生会了。虽然发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但为了避免明天挨骂,她仍然决定摸黑跑了过去。办公室果然已经一片漆黑,艾瑟依拉姆有点害怕得打了个哆嗦,掏出钥匙准备去开门,结果就在她的手放在门把的一瞬间,意识到了门并没有被锁上。

艾瑟依拉姆不免在心中对最后一个离开办公室的人有些微词,居然连门都忘了锁。她嘟囔着嘴,轻轻打开门。后来艾瑟依拉姆不止一次感谢自己养成了轻手轻脚的习惯,连开个门都小心翼翼的,没让房间里面的人发觉,不然她真的不知道后面该怎么收场。

办公室里一盏灯都没开,黑压压得让人发毛,艾瑟依拉姆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室友最近在看的恐怖片,就在她心里有点打退堂鼓准备回去时,办公室里突然传来一个声音。

艾瑟依拉姆简直是拼尽了所有力气才让自己没有尖叫出声,她屏住呼吸,努力分辨那个声音。后来又传来一声,艾瑟依拉姆听后耳朵上渐渐染上点红晕。不是别的,因为那听起来并不像是什么恐怖音效,更像是人动情时发出的低吟。那声吟哦低哑且性感,伴随着断断续续的喘息声,艾瑟依拉姆听得面红耳赤,她不知道是哪对小情侣居然这么胆大敢在学生会的办公室里做这么羞耻的事,但空旷的办公室造成的回声效果让她一刻都待不下去,转身就跑了出去,脸烫得仿佛烧着一样。

结果第二天AZ校园论坛上就看见学生会长的马甲发了一条请在校学生注意秀恩爱场合的帖子。

 

3.过度担心

卡姆心里七上八下的。他跟在自家两个大神级室友后面,看着两尊大佛相看两厌的样子,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卡姆觉得自从他和斯雷因、伊奈帆做室友之后,叹气的次数越来越多的。他甚至某一天在镜子前拨弄自己的头发,看到了一根白头发。哎,这两个室友真是让他操碎了心。

明明早上出门的时候两人还有说有笑的,结果一节数学课就让他们的友谊再度回到冰点。原因无他,两人又在数学课上吵起来了。当时的场面太激烈,以至于卡姆、老师还有其他学生都一脸懵逼地看着吵得旁若无人的两个人,连劝阻都忘了。

“在这里用我的方法最好,伊奈帆你那个太复杂了。”斯雷因指着黑板上自己书写下来的公式,吵得脸红脖子粗。

反观一旁的伊奈帆却是气定神闲,连面瘫的幅度都跟先前一样,“老师说了要采用新思路,你那种方法固然好但太过墨守成规。”

“但明显最快解答出来就是最好的方法。”斯雷因立马反唇相讥。

“斯雷因你太天真了。”伊奈帆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看着斯雷因就像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子。

“伊奈帆你居然说我天真?你这个自负的天天喝橘子牛奶的家伙!”斯雷因瞪大了双眼,连音调都上扬了好几个八度。

“橘子牛奶本来就很好,斯雷因你不能因为不喜欢它就拿这个来说我。”伊奈帆也站直了身子,一脸认真地和斯雷因吵起了关于橘子牛奶到底好不好喝的问题。

……你们是不是有点偏题了?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本来三个人约好中午一起去食堂吃饭,结果现在这架一吵,估计饭也吃不安生了。卡姆有些头痛地揉着太阳穴,不知道该如何劝导两位正气在头上的人。

但当他们开始打饭之后,卡姆才发现他刚刚的想法完全是想太多。

“伊奈帆,我要厚蛋烧。”

“斯雷因,食堂没有厚蛋烧。”

“那我不管,你今天在课上和我吵架了,你要补偿我。”

“不如我回去给你做好了。”

“成交,那我要咖喱。”

“在哪?”

“就在那啊伊奈帆,你还没看到么?”

卡姆一脸冷漠地看着一个双手叉腰指挥着另一个人打饭的场景,内心简直千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感情他又一次过度担心了是吧?原来你俩还自带吵完主动和好的功能啊!

 

4.那个人

界冢雪觉得自家弟弟最近不太对劲。一定要说为什么的话,大概只能概括为女人的直觉吧。好吧她知道这样说很没有说服力,所以下面她想说说她最近观察到的证据。

奈君一直是个居家好男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尤其是这个厨房,界冢雪觉得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是姐弟,她真的很想直接嫁给奈君。哦,她真的没有恋弟情节。

但奈君虽然喜欢下厨,并且烧得一手好菜,但他并不是个喜欢把饭菜带到学校的人。用奈君自己的话来说,那样又麻烦而且带到学校都冷了,并且他只喜欢烧饭给对他来说重要的人,而在学校吃的只有自己,所以完全没这个必要。界冢雪觉得说的很有道理。

但自从弟弟上大学之后,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奈君就有了周末带饭回学校的习惯,而且几乎每次都是厚蛋烧。终于当伊奈帆第三十三次把做好的厚蛋烧装进食盒里准备去学校时,界冢雪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那个,奈君,每次都吃厚蛋烧不会腻么?”界冢雪甚至都在脑子里脑补出了弟弟是不是最近伙食费不够然后每次都只能可怜巴巴的吃厚蛋烧的场景,她的手都已经打开了钱包决定给奈君多加点生活费。

“那个人说怎么都吃不腻,不用担心,雪姐。”伊奈帆神色淡然地回道。

然而他回答的很自然,界冢雪的心里早已掀起了惊天巨浪。

那个人。

那个人?

那个人!

那个人是谁啊!


5.真心话大冒险

莱艾有个小秘密。沉默少言的她并不打算跟别人分享这个秘密。与其说是个秘密,倒不如说一项兴趣,跟她这个面瘫少女不太相符的兴趣。

但为了自己这个秘密一般私藏好的兴趣,莱艾经常会做些小动作,比如这一次。

不要问我为什么物理班和数学班两个完全不同系的两个班会一起出去春游,我只想说,剧情需要。于是在一片欢声笑语中,两个班的人一同踏上了春游的欢乐之旅。

既然要春游,那么有一种游戏肯定是必不可少的。

真心话大冒险。

莱艾在听到这个活动后眼睛瞬间一亮,随后她偷偷摸到准备活动的网文韵子身边,在对方的耳边嘀嘀咕咕了半天,小姑娘有些犯难地看着她,说这样不太好吧。但莱艾却竖起大拇指,说道:“难道韵子你们不想看么?”

“好吧我的确挺想的。”韵子偷笑着,把写好的卡片塞进一堆卡片里。

当斯雷因抽中那张满载着两位小姑娘心意的卡片时,几乎所有知情的女生都双眼放光,斯雷因吓得手一抖,有些不太明白原本和蔼可亲的女生们怎么突然都眼神都变得如此吓人。他不明所以地翻开卡片,看到上面大大的几个字之后,真的差点把纸片一扔,脸颊瞬间通红。

偏偏主持人韵子还在那起哄,“斯雷因你翻到什么了!不许耍赖哦!”

我只想打死这个写卡片的人。斯雷因在内心嘶吼。

因为上面明明白白地写了一行字,“亲吻在场的一名同性”。

当韵子大声念出卡片上的内容时,几乎所有都兴奋地嚎叫起来,其中包括一众起哄的男生。韵子一直催着斯雷因赶紧挑一个男生出来,有人作死如卡姆已经高声叫出了伊奈帆的名字,斯雷因此刻只想拿东西砸死那群家伙。斯雷因红着脸偷偷瞄着伊奈帆,结果偏偏对方也正好再看他,两个人视线相撞在一起,斯雷因连忙别过脸去,装模作样地就要挑别人。

在斯雷因的手指差不多要指向别人时,伊奈帆终于动了。校服包裹着大长腿,三步两步就走到斯雷因的面前,然后在众人的高呼中,伸手扶住斯雷因的后脑勺,不顾那人的挣扎,狠狠地吻了上去。

莱艾悄悄拿出相机,默默拍下了这一幕。

今天她的小兴趣也被满足了。

 

6.男友衫

作为数学班的班长,网文韵子一直都是个细心的女生。别看她表面上大大咧咧,但多年的经验能让她一眼就看出班上的同学穿的衣服几天没洗。再加上记忆里惊人,几乎每个人穿过什么衣服,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所以当斯雷因挎着包走进教室时,韵子本来打算像往常一样和对方打招呼,却在看到他今天穿的衣服时,不由自主地噫了一声。

那件衬衫明显不是斯雷因的型号,大了整整一个码子,穿在斯雷因身上松松垮垮的,连精致的锁骨都露了出来。多年的腐女直觉告诉韵子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奥秘,于是心直口快的她也直接向斯雷因提出了这个疑问,结果她就看到那个平时都是笑得温文尔雅的少年突然一下子涨红了脸,慌慌张张地看着自己的衬衫,支支吾吾半天。

“这一看就不是斯雷因的衬衫吧?快从实招来。”韵子一脸调笑地说道。

“这只是不小心买错码子了而已……”斯雷因憋了半天才憋出这么句别扭的解释。

“骗人!我知道斯雷因说谎的时候是什么样子哦,而且斯雷因你几乎把心里所有的事情都写在脸上啦。说吧,你昨晚跟谁在一起呀!”韵子见斯雷因还是死活不松口,于是悄悄凑近对方,“我不会告诉别人啦!快告诉我吧斯雷因,我可是相当守口如瓶的。”

斯雷因神色有些为难,半晌才偷偷在韵子的耳边说了个名字,然后在小姑娘怔楞的时候连忙逃走。

韵子一直楞到老师进了教室才回过神来,然后一脸恍惚地走向自己座位。耳边还萦绕着斯雷因刚才的那几个字。

“伊奈帆。“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男友衫么。韵子后知后觉地想到。

 

7.文艺汇演

妮娜现在有点紧张。没办法,本校最为著名的名人之一学神界冢伊奈帆现在就站在她身边,双手环胸,看着礼堂里的彩排。

作为一个活泼可爱的少女,妮娜一直觉得宣传部部长的位置简直就是最适合她的地方,直到伊奈帆和她站在一起看彩排为止。好吧也不是说伊奈帆有多吓人,毕竟就相貌上而言他是个相当英俊的少年,只可惜已经身患面瘫不治之症,但依旧看起来让人赏心悦目。但前提是伊奈帆没有散发出如此实质般的黑气,妮娜简直都要给他跪了,大哥您看彩排就看彩排,为什么会头上环绕这一团散不去的黑气啊,傻子都能看出来您老现在心情很不好好么!明明还是与平常一样的面瘫脸,但妮娜就是能从对方紧闭的双唇,皱起的眉头,以及冰冷的眼神中看到这样一个信息。

伊奈帆现在很不高兴。

妮娜简直要哭出来了,偏偏作为宣传部部长她还不能跑,只能硬着头皮陪着对方看完彩排。妮娜看着台上打着的五彩灯光,实在想不通到底哪里让这位学神大人不满意了?难道灯不好看?装饰太老气?妮娜想破了脑袋都没想出来是怎么一回事。直到她注意到了现在台上正在彩排的人。

那是自家的副会长斯雷因大人,作为汇演的压轴也是学生会的门面担当,斯雷因领命出演最后的钢琴表演。看着镁光灯下穿着白色西服的少年,妮娜觉得副会长大人简直帅的不要不要的,尤其是他弹钢琴时那温柔的神色,碧翠的眼里仿佛含着水光,满满的柔情。妮娜觉得要是被这样的人注视着,一定心都化了。

结果她还没享受好,就听见身旁的人发出不耐烦的声音,妮娜连忙站直身体,偏过头看着已经脸色阴沉得跟锅底一样的伊奈帆,吓得说话都有些不利索。

“界冢部长是不是觉得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妮娜就差点说您提出来小的一定改。

伊奈帆最后深深地看了眼台上忘情表演的人,撂下一句话就翩然而去。

“弹个钢琴而已,不需要那么多伴舞的女生,看着碍眼。”

……哎?

 

8.学习的动力

哈库莱特很生气,他已经看着自己左手边的那两个人生气了足足有十分钟,从他坐下来看到那两个人开始,心中的怒火就已经难以忍受快要如火山般爆发出来了。哈库莱特借着课本挡着,但眼神依旧锋利如刀刃,狠狠地凌迟在伊奈帆身上。

原因无他,因为那个名叫界冢伊奈帆的混蛋,正在和哈库莱特憧憬的对象斯雷因坐在一起看书。

“界冢你个混蛋你居然离斯雷因大人那么近!”

“啊!手!混蛋你的手!别当我没看到你刚刚居然偷偷摸了斯雷因大人!”

“界冢伊奈帆你居然还一直看斯雷因大人!嘤嘤嘤为什么他就能这么光明正大地看,我却只能偷窥!”

哈库莱特在心里流下面条泪。

作为斯雷因大人的忠实信徒,哈库莱特一直都希望自己能保护在斯雷因的身侧,为他阻挡住那些妄图觊觎斯雷因大人的男人女人们。哈库莱特和斯雷因一同长大,几乎不离身地保护了对方足足有十年,结果现在偏偏,被这个叫界冢伊奈帆的人得手了。

简直像是自家的白菜被猪拱了。哦不斯雷因大人我并不是说您是白菜,您怎么会是白菜那么普通的植物呢!我只是想说界冢伊奈帆是头猪。哈库莱特在内心咬小手绢。

偏偏当他跟斯雷因提出这个事情时,斯雷因还有些奇怪地看了哈库莱特一眼,“可是伊奈帆学习很好,跟他一起的话能学到不少东西。”

呜呜呜我今天开始就要好好学习!哈库莱特泪奔。

 

9.同病相怜

蕾穆蕾娜在某种意义上和哈库莱特是同一类人。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她似乎真的和他同病相怜。

就在蕾穆蕾娜精心准备了一顿爱心早餐准备送给斯雷因时,同行的哈库莱特却把她给拦住了。蕾穆蕾娜有些不高兴地瞪了哈库莱特一眼,“我可跟你不一样,作为女生我明明更有优势一点。”说罢甩开哈库莱特的胳膊,趾高气扬地就走了过去。

哈库莱特默默扶额。难道蕾穆蕾娜不知道其实对她来说,性别才是最大的劣势吗?

蕾穆蕾娜鼓起全部勇气的走向斯雷因,她目光温柔地看着那个认真看书的少年,阳光细碎地洒在他的金发,给他柔和的侧颜镀上一层金边。蕾穆蕾娜决定今天表白,这件事她想了太久,连做梦都是斯雷因的脸。她觉得自己不能再憋下去,再不说的话,这辈子都说不出口了。

她知道斯雷因和那个叫界冢伊奈帆的少年似乎在一起了。但这毕竟是谣言,蕾穆蕾娜始终不愿意接受这一点。她就像其他所有陷入暗恋的女孩子一样,执拗地欺骗着自己,留给自己一线希望。尽管那点希望渺小得可怜。

蕾穆蕾娜紧了紧怀里的饭盒,一步步走向斯雷因,直到对方抬起头,有些错愕地看着自己,然后脸上慢慢浮现温和的笑颜。

蕾穆蕾娜看着斯雷因的笑脸,忍不住内心雀跃。看吧,他对我多温柔,我一定可以成功的。

“斯雷因……我……”蕾穆蕾娜张了张嘴,原本想好的台词却在与他对上目光的那一刻全数忘记,支吾半天,最后只得下意识地闭上双眼,破罐子破摔般说出了那句始终不敢说的话。

“我喜欢你,斯雷因!”

蕾穆蕾娜低着头,她不敢去看斯雷因,她甚至很想捂住自己的耳朵,不敢得到那个人的答案。什么都别说好了,她想。就这样停住吧,我已经什么都不想听到了。

过了好半晌,蕾穆蕾娜甚至心生绝望,她感受到头顶被一只温暖的手抚摸,然后她听到斯雷因的声音,柔柔的,如春风拂过。

“你是个好姑娘,会有更好的。”

眼泪霎时决堤,蕾穆蕾娜把饭盒放在斯雷因的桌上,捂着脸转身就往外面跑。站在门外的哈库莱特等了好半天,才等来一条短信。是斯雷因发来的,上面只有一句话,“照顾好她。”

哈库莱特叹了口气,慢慢往回走去。

 

10.心结

斯雷因最近有点不太高兴。其实也不知道是不是不高兴,总之就是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心里堵得慌,尤其在想到那个人时,更加难受。

斯雷因思忖了很久,后来觉得应该是他和伊奈帆之间的关系,让他难受。

这算是恋爱么?

应该算是吧。虽然他们经常上课斗嘴,有时甚至吵得不可开交,但只要一放学,伊奈帆就会立马过来哄他,只不过有时候哄的方式让人啼笑非笑,但依旧让斯雷因感觉心情大好。他们之间做了很多事。有的寻常,比如一起去图书馆看书,虽然伊奈帆经常看着看着手就不安分起来。比如伊奈帆经常会给他带些好吃的,今天每次都是厚蛋烧,但斯雷因却从未吃腻过。比如他们一起上课放学,风雨无阻。但有的事又不太寻常。比如斯雷因去过伊奈帆的家,尽管对方的姐姐看着他足足愣了有一分钟,虽然那晚他们没做什么太出格的事,但第二天早上穿错衣服去上学然后还被人发现,却足足让斯雷因脸红了一天。比如伊奈帆经常在学生会开会的时候悄悄摸他的手,斯雷因不厌其烦地甩开,伊奈帆不一会又会再摸过去,搞得最后斯雷因认怂,让伊奈帆一直紧握着他的手。

他们接吻过。在那个鬼迷心窍的夜晚,就在学生会的办公室里。斯雷因被吻得透不过起来,伊奈帆又像个禽兽一般死活不放过自己。哪怕两人都听到了有人开门的声音,伊奈帆也只是把斯雷因拉到窗帘后面,借着月光继续自己的色狼行为。

所以他们这应该是恋爱吧?

但斯雷因又有些迷惑,对这个命题并没有想象中的坚信不疑。

因为伊奈帆从未说过喜欢自己。

 

11.新年舞会

伊奈帆觉得斯雷因最近有点不太对劲。

具体表现如下。起床不会等伊奈帆买早饭回来,而是自己早早起来跑去食堂吃。下课也不等伊奈帆,一直跟哈库莱特走在一起。哪怕好不容易上了同一节课,斯雷因也硬要卡姆坐在他俩中间。学生会工作的时候也躲着他的视线,做完事就匆匆离开,开会的时候也是一个坐在头,一个坐在尾。总而言之,就是各种躲着伊奈帆。

伊奈帆简直摸不着头脑,愣是他有逆天的智商,在感情这件事上也蠢得像个三岁小孩。

无奈之下他只好寻求女生们的帮助。别问他为什么不问卡姆,问一个笨蛋会有解决方案么?哈库莱特?问情敌他有毒么?

对此,女生们也聚在一起,帮伊奈帆分析了好半天。

“你最近是不是跟哪个女生走得比较近?或者哪个男生?”艾瑟依拉姆第一个出声,眼神犀利。

伊奈帆摇摇头。

“你是不是上课又跟他吵架了然后没去哄?”埃德尔丽泽举手发言。

伊奈帆摇摇头。

“你是不是没有带厚蛋烧给他?”韵子突发奇想。

伊奈帆摇得头都晕了。

“你跟他表白过么?”莱艾一语道醒梦中人。

伊奈帆这回愣住了,过了好久才摇摇头。

女生们简直恨铁不成钢,纷纷恨不得拿高跟鞋砸他。

“你蠢啊,到现在居然都没告白?!”

“……我以为这种事很顺理成章。”伊奈帆努力辩解。

“得了吧,亏你还智商那么高,居然犯这种低级错误!”

“……那怎么办?”伊奈帆默然,因为他觉得这次自己好像真的错了。

“还能怎么办,告白啊!”女生们齐声道。

 

伊奈帆整了整西装,理了理头发,确定没什么问题后,才走进了礼堂。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新年晚会,是所有学生期待的盛会,也是伊奈帆决定告白的地方。

他们相识不久,到现在为止不过三年,但却仿佛相爱三十年。伊奈帆曾以为不会再有那么一个人住进他的心里,占据如此重要的部分,连接心脏,牵动生命。直到遇到斯雷因。那个人就像一束光,照进了他的心房。

在艾瑟依拉姆宣布舞会开始后,伊奈帆就已经开始找寻那个身影。不用很久,就发现了那个倚靠在舞池边,身着白色西服的人。伊奈帆嘴角弯了弯,抬脚就走了过去。

“请问可以和我跳支舞么?”在听到伊奈帆的声音前,其实斯雷因早就注意到他了。斯雷因觉得自己这些日子好像在无理取闹,但内心煎熬的心情又让他不想主动低下头。他想得到一个誓言。所以当伊奈帆伸出手时,斯雷因也笑了起来,把手放了上去。

两人就这么熟视无睹地走在舞池内,无视身边其他人异样的目光。

然后斯雷因在悠扬的交响乐中,听见伊奈帆低沉的嗓音,带着坚定不移。

 

12.迟来的告白

“我喜欢你。”

 

13.后来

后来伊奈帆和斯雷因留学英国。

后来他们仍然会因为学术问题争执不停。

后来斯雷因最喜欢的依旧是伊奈帆做的厚蛋烧。

后来他们在荷兰举行婚礼。

那天来了很多人,大家都带着“你们熬了这么多年终于在一起了”的笑容。然后有人开始聊起了这两人曾经的故事都拿出来说,大家纷纷跳出来说得兴起。有的说当年我在蹲下去找那支笔的时候就知道了,有的说我其实那天在学生会办公室就注意到了那是男生的声音,有的说同寝室四年被秀了思念的恩爱,有的说自己的照相机里满满都是两人亲热的照片,有的说当时伊奈帆连伴舞的女生的醋都吃。最后两个暗恋无果的两人对视一眼,笑作一团。

伴随着号角的吹起,所有人都停下交谈,看着从鲜花纷飞的那头走来的两个人。

一个身着黑西服,脸上虽然是一如几十年的面瘫,但此时却是他笑得最开心的时候。一个身着白西服,手挽着另一个人,白皙的面颊上一片绯红。

你说后来啊。

后来他们永远在一起。

-Fin.

有几个梗是当初那篇宝贝们提的,这次一口气写完啦,大声告诉我甜不甜!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0)
热度(171)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