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米优】愿赌服输 07

校园恋爱

好学生(伪)米X坏学生优





前情提要:01 02 03 04 05 06





07

优一郎是被手机给震醒的。他原本正在睡梦中和咖喱面包大战,终于马上要吃下去的时候,枕头下传来一阵嗡嗡嗡的震动,优一郎一个咬空,牙齿一磕,直接就醒了。他阴沉着一张脸打开手机,边点开消息边碎碎念,他一定要诅咒这个打扰自己美梦的家伙一辈子都不能吃咖喱面包!

结果消息一点开,刚才所有的话优一郎都立马收了回去。原因无他,发件人的对话框正写了百夜米迦尔几个大字。

优一郎下意识地吞咽一下,眼睛上下滚动,立马看完了那条短信。好吧其实也没什么内容,只是很普通的一句早上好,然后后面跟了句我现在在你家楼下,小优赶紧下来一起上学吧。

一起上学吧。

一起……

优一郎立马从床上翻下来,鞋子也没穿,赤着脚就往窗边跑,猛地拉开窗帘,结果就看见自家门口正站着一个人。听到声响,那个人回头,金灿灿的头发配合着阳光没差点闪瞎优一郎的脸,再加上对方眼中不加掩饰的爱意,还冲优一郎挥了挥手。优一郎立马关上窗户拉好窗帘,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整个人倒在床上,滚来滚去好几圈。

啊啊啊完了啊,突然想起了好像现在他已经和米迦交往了啊!怎么办啊!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么!

答案是当然来不及。

优一郎耸拉着肩,一脸要死地跑去刷牙洗脸,连饭都没吃,直接抓着书包就冲了出去。当他气喘吁吁地跑到米迦面前,还没问出那句等很久了吧,就已经看到面前被递上来一个咖喱面包。优一郎诧异抬头,直接撞进了那一泓温柔目光里。

“我就知道小优肯定没有吃早饭。”米迦揉了揉优一郎那头乱糟糟的毛,笑得格外宠溺。

“咳,你知道得还挺多的嘛。”优一郎脸一红,慌不择路地一把抓过面包,生怕米迦再拿回去似的。而后抬头又看了眼米迦,嘴角一咧,手上直接把包装袋一撕,掰了一半的面包递过去,“本大爷也看出来了你也没吃早饭。”

米迦一愣,随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接过那半块被撕得歪歪扭扭的面包,“小优也很了解我呢。”

优一郎叼着面包,傲娇地哼了一声,背起书包就往前走。米迦在后面无奈地摇了摇头,小跑跟了上去。

 





虽然优一郎长到现在从未谈过一场恋爱,但这并不代表他不好奇,作为一个正常的青春期少年,优一郎也会有对这种方面有需求的时候,但大部分仅限于生理。当一发爽完后,剩下的就是无尽的空白。优一郎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点性冷淡,但当那群小弟们贼笑着把他拉到一边翻出各种小黄书小黄片时,优一郎除了无聊还是觉得无聊。那些白花花的肉体还没有打游戏来得有趣。小弟们听他这么说都说他活该单身狗。

好吧。优一郎无奈地摊摊手,似乎是他太不合群了。

然而现在,自从他莫名其妙和百夜米迦尔交往上之后,之前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当米迦双手撑墙,将优一郎围困于狭窄之中,施展了一个教科书式的壁咚后俯身吻上他的嘴唇时,优一郎明显感觉全身仿佛有过电一般的感觉,就像那些每天脑子里都是黄色的小弟们说的那种感觉袭来,由中枢神经发出信号,流经四肢百骸,最后到达生殖器官。当小优一郎有反应的时候,优一郎的脸早已涨红,莫名的羞耻感爆炸在脑海里,最后尽数涅灭在米迦温柔的长吻中。

看来他还是个正常的男人。优一郎有些庆幸,虽然对象是个男的这件事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但管他呢,有总比没有好!优一郎乐观地想到。





 

尽管两人正式确定了交往关系,但在学校他们依旧表现得像两个互不相熟的陌生人。米迦未提出异议,只是眼含宠溺的接受了这个有些任性的条件。优一郎也没打算说明,事实上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说清楚。

其实和你交往只是因为一个赌约?

不不不。优一郎猛地摇头,他有些犯难地咬着手指。虽然不知道自己的想法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改变的,从最开始的戏言到了现在真的打算和对方认真交往,这其中的思想跨度大得可不是一星半点。如果换做之前的自己说不定真的会没心没肺地跑去狠狠地戏耍一遍米迦,然后嘲笑般的看他失魂落魄的样子。但现在一切则不一样了,优一郎并不想这样。

他甚至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开始和米迦交往的事情,私心里他在努力避免一切让米迦知道真相的机会发生。算算日子,距离那个一周的赌约现在也剩下不多了,今天是第六天,明天就是第七天。优一郎在心里默默舒了口气,没错,只要坚持完这一周,他就可以摆脱赌约的束缚,告诉那群准备看他笑话的人他优一郎大爷的确没有这个本事追到米迦,大不了就是再打一架。

只要这一周过去,他就可以有正当理由和米迦真正在一起了。

“小优你在走神哦。”

突然脸上被戳了一下,优一郎有些恼火地瞪了一眼始作俑者,在看到是米迦后才放缓了神色,但依旧皱着一把把对方拉到没人的角落里,扶着额头,有些无奈地说道:“不是说了在学校不要来找我嘛!万一被别人发现你这个好学生和我这种人走得进怎么办?”

“那就被发现好了。再说了,小优是哪种人?不就是个又傲娇又死要面子不承认自己是傲娇的人么,和这种人在一起没什么不好的。”米迦亲昵地揉了揉优一郎的头发。

“你这个混蛋……你以前是不是也这么会撩!”对上那双满是宠溺的目光,优一郎也忍不住翘起嘴角,但嘴上依旧不饶人。

“怎么会,现在我只撩小优了。”米迦连忙举起双手表示无辜。

“哼,记得你的话,要我看到你也这样撩别人……哼哼。”优一郎拽着米迦的衣领,虽然耳廓上已经晕染开来了淡淡红晕,但他依旧继续这个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动作,在米迦有些吃惊的眼神中,强势地吻上对方的薄唇。不同于先前的吻,是在优一郎措手不及的时候被突袭了个正着,这次完全是他自己的意志。

大概真的栽在这个人身上了,优一郎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结果还没等他有过多的思绪,米迦就已经立马夺取了主导权,捧着优一郎的脸颊,不断地加深了这个吻。

逼仄的空间里他们就像两条离水的鱼,吻得急切且拼命,仿佛离开对方就无法生存下去。米迦的舌头强硬地探了进去,优一郎下意识地咬了一下,结果就有淡淡的血腥味蔓延在口腔里,还没等优一郎开口想要道歉,米迦就已经先他一步直捣黄龙,根本不给优一郎喘息的机会。

这是个野性又刺激的吻。优一郎明显感觉到了下身的反应,他难耐地动了动身子,结果不小心那玩意就碰到了米迦的大腿。优一郎整个人一僵,然后就听到耳畔传来米迦低低的笑声,染着情欲的嘶哑,摩擦在优一郎每一根神经上。

“小优果然是个急性子……”

“我不是……你个混蛋!”

当米迦的手附上那地方时,优一郎终于难以忍受,发出了声音。那声音太过甜腻,就像催化剂一样加速了两人之间的化学反应,优一郎涨红了脸想要解释什么,但米迦已经懒得再听。他再度倾身,把剩余所有的话都堵在了优一郎的嘴里,然后手上慢慢动作起来。隔着布料,优一郎感受着米迦手的温度,就像会感染一样,他感觉自己全身也烫得惊人。优一郎手足无措地想让米迦停下来,但当他的手真的握住米迦的手时,那种难以言喻快要突破脑袋临界的舒爽又让优一郎没了力气再进行下一步动作,只能任由米迦为所欲为。

直到那阵爬上巅峰的快意过去,优一郎才气喘吁吁地倒在米迦怀里。裤子上湿湿的感觉糟糕极了,优一郎有些气恼地瞪了眼米迦,但无奈此时根本没什么力气,刚泄过让他满面潮红,眼带春意。那个瞪视不像是生气,反倒更像是在调情。

“你,下次,不许趁人之危!”优一郎咬牙切齿地说道。

“这次明明就是小优先的。”米迦耸了耸肩,一脸无辜。

优一郎深深明白了什么叫做自作自受。


-TBC.

喂幺幺零么?有人公然开车!


突然很想写竹马梗!就是两个人一直在一起,但小优太过迟钝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劲,然后过了很久之后他妈妈催他赶紧去结婚,小优觉得只要有米迦就好了。而米迦则一直很好的藏着自己的心思。直到被逼迫相亲了小优才后知后觉自己喜欢的原来是米迦。就是那种秀恩爱了那么多年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已经在一起了,但其实两个笨蛋并没有。

你们想看咩_(:з」∠)_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5)
热度(94)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