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米优】愿赌服输 08

校园恋爱

好学生(伪)米X坏学生优





前情提要:01 02 03 04 05 06 07 






08

第七天很快就在优一郎的期盼中姗姗来迟。好吧其实也说不上多么期待,只不过一想到马上就可以摆脱赌约这个玩笑性质的理由而光明正大地和米迦在一起,优一郎想想心里还是有点小激动。

这是一周之前的他万万没想到的。假戏真做,玩笑当真,自负如优一郎也未曾想过自己也会有栽在他人身上的一天,何况还是那个一直被他嗤以之鼻的百夜米迦尔。

在未能深层次了解并且接触另一个人之前,人看人总是带着有色眼镜。凭借着谣言的妖魔化,加之自己内心的臆想,便构造出了一个不熟悉的人的大概。而当真正打破那层壁障,亲手触碰并且感受那个人时,才会体会到语言与胡思乱想之外的惊喜。米迦之于优一郎,应该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了。摒弃抽象的描绘,摘去模糊的眼睛,优一郎又有些庆幸,关于这个啼笑非笑的胡闹赌约,不然也不会让他有机会和米迦最终走到一起。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姓氏的巧合,每每与米迦相互接触交流,都不像是在和一个刚认识的人讲话,反而如同认识很久的旧时老友一般。米迦几乎知晓他的一切,优一郎虽然也曾有奇怪过,但神经大条让他把这一切仅仅归结为对方出众的学习精神。或许这个大男孩只是想全面了解一下他的男朋友?从自己最爱的咖喱到知道他每次偷偷打架的场所,优一郎说的每一个冷笑话米迦都能get到其中的笑点,明明这些话跟自己的其他朋友或者小弟说时,那些人每次都是一脸懵逼,而米迦不仅能和优一郎一起笑作一团,甚至还能举一反三。在辅导优一郎学习时米迦会主动给他出卷子,明明只帮忙补习过两次而已,可是出的卷子却能涵盖优一郎所有曾经习惯出错的地方。

这个男朋友未免太过强大。优一郎有些受宠若惊。

但很快喜悦便冲刷掉了所有的疑惑。米迦是个很聪明的人,这份聪明不仅体现在他过人的智商,也包括他为人处世时的情商。他懂得如何细致入微地照顾到优一郎的方方面面,但更可贵的是更晓得如何保持人与人之间那道隐晦不明的界限。不过分逾越,彼此留有隐秘的空间。与米迦相处,着实让优一郎感觉到舒服且安逸。

他是个很完美的男朋友。但也正是因为这份过分完美,对什么事都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哪怕优一郎冲他发脾气,米迦也都是宠溺地包容。这让优一郎感觉到又有些难受,因为太过完美,所以才显得不真实。

难道米迦都不会生气或者是有些别的不完美的表现么?

 





优一郎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清晨微醺的日光洋洋洒洒地落了一地,加上枕头底下震动个不停的手机,优一郎想赖床都不行。揉了揉仍有些惺忪的眼睛,优一郎打了个哈欠坐起身,一边套着衣服,一边伸着头看刚刚解锁的手机。

上面是例行的来自米迦的早安,只不过今天米迦并没有来他家楼下和优一郎一起上学,好像是学生会的检查什么的,身为学生会长的米迦早早地就赶到了学校。

优一郎踢踏着拖鞋,懒洋洋地踩着光的碎屑走到餐厅。桌子上是已经做好的早餐,家里空无一人,优一郎知道爸爸妈妈肯定早就出门了。他一屁股坐了下来,咬了口烤得金黄的吐司,麦香味席卷味蕾,但优一郎却吃的没什么精神。他机械性地动着腮帮子,一边百无聊赖地翻看着他和米迦的聊天记录。记录不长,大多都是米迦在说,优一郎是那种宁可打电话一口气说完也懒得慢慢打字的人,但米迦却偏爱这种浪漫的交流方式。越看越觉得烦闷,一股说不出的躁动堵在优一郎的心头,让他感觉嘴里的吐司味同嚼蜡。最后放弃地把剩余的吐司扔桌上,拎起书包就往学校走。

当优一郎把书包很随便地往桌上一扔,整个人无精打采地趴在桌子上时,众位小弟都有些奇怪地看了看彼此。

夭寿啦!老大今天居然乖乖地待在教室!而且居然会没有精神!不像平时宛如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老大啊。

正当小弟们打算凑上去问问老大到底怎么了的时候,突然有同班的学生先一步敲了敲优一郎桌子,在优一郎冷冷的眼神中抖了抖,然后指了指门口。

所有的目光都顺着这位学生的手指看向门外,居然是个妹子,而且还是那种一看就很文静小清新的那种。

哦,老大的桃花又来了。众小弟忍不住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为那个妹子还是为优一郎。

优一郎有些头痛地抓了抓头发,但他还是从位子上站了起来,手插在口袋里慢慢走了出去。专注攻略米迦了七天,都快让他忘了原来自己还是个受欢迎的名人来着,虽然他不是很懂自己一个天天游手好闲不是打架就是打游戏或者在打架和打游戏路上的人有什么好喜欢的,但最起码的绅士风度他还是有的,绅士地拒绝这些络绎不绝的小姑娘。

“百夜君。”妹子穿着一身森系长裙,黑亮的长发倾泻在身后,见优一郎出来了也没有像以前那些女孩一样直接就娇羞着冲上去告白什么的,而是有礼貌地冲优一郎笑了笑。要不是她手上精致的礼盒以及那封充满了少女气息的粉色信笺,优一郎还真的对这个清秀的妹子有点好感。

当然,既然是来告白的就另当别论了。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优一郎在女生还未开口前就出声打断了她,他努力想让自己看起来神色冷淡点,眼神犀利点,最好让这个女生赶紧打消这个念头。

但事实上这样的女生果然不是一般的那种。女生翘起嘴唇,眼睛里一片澄澈,“我也知道百夜君想说什么,其他人都让我打消这个念头,但我今天还是来了。因为我觉得有的话不跟百夜君说的话估计以后也没有机会说了。我喜欢你,百夜君。”

啊她说出来了。优一郎在心里默默吐槽,“那你也应该知道我会跟你说,我不会跟你交往的。”

“我不祈求和百夜君交往,只是想把心意传达给你。而且能跟百夜君真的搭上话我真的很高兴,虽然别人都说百夜君有多么坏,但我总觉得你一定不是那样的人。”女生的眼睛是漂亮的绿色,透亮苍翠,像极了米迦的,“所以虽然我不能成为百夜君的什么人,但我相信一定会有一个人可以的,并且也像我,哦不,肯定是比我更能发现百夜君的优点的。”女生说罢冲他轻轻鞠躬,然后把手里的礼盒跟信封塞到还在发愣的优一郎的手里,眉眼带笑,丝毫没有被拒绝后的沮丧。

优一郎在她走后都还有些没回过神来。跟他表白过的女生很多,但都没有哪个像这个女孩子一样有个性。

总会有一个人,发现他的优点么?

“小优收到那个女生的礼物那么高兴啊?”米迦的声音猛地出现在耳后,优一郎吓得手里的东西都差点掉到地上。他连忙转头,结果就看到米迦阴沉着脸,那张原本俊美的脸现在黑得已经跟锅底差不多了。

“额,我,你怎么来了?”优一郎眼神四处乱瞟,努力没话找话。

“只是想看看小优在做什么,没想到居然看到这么一出。”米迦挑了挑眉。

“唔,这只是一个意外。”优一郎摸了摸鼻头,笑得说不出的尴尬。

“那希望下次没有这个意外了。”米迦没好气地回道。

看着面前原本完美的恋人此刻脸上不悦的神情,以及眼中明显透露出的警告意味,优一郎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终于破土而出,一早上的烦闷瞬间一扫而空。

他试探着问道:“米迦,你在吃醋?”

果然,这话一问,面前的少年脸瞬间一红,米迦连忙偏过头去,但沿着耳廓慢慢染上的红晕已经背叛了他。米迦有些慌乱地想要否认,但优一郎觉得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他忍不住笑了起来,从嘴角到眼眉,都洋溢着无以言表的喜悦。

太好了,原来米迦也没有那么完美嘛。

 





但显然陷入各自感情的两个人都忘了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优一郎脸上的笑容还未收起,米迦耳边的红晕尚未褪去,他们就同时听到了几个声音。优一郎最为熟悉,那正是那天和他打

赌的人。

“百夜优一郎,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说好的愿赌服输,你有做到么?”

完了。

这是优一郎最后的想法。


-TBC.

这周应该就能写完!然后我要愉快地去写我的竹马幼驯染啦啦啦~想想就有些想激动!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
热度(86)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