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米优】愿赌服输 09(完)

校园恋爱

好学生(伪)米X坏学生优





前情提要: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诡异的静默在几人间弥漫开来。优一郎整个人都呆愣在那里,巨大的阴影笼罩在心头,连日来内心最害怕的事情终于变成现实,他甚至不敢抬头去看米迦的脸,更不知道此时应该说点什么。偏偏那个领头的佐藤君还不知好歹地凑了上来,笑得一脸贼兮兮的,语气是优一郎最讨厌的那种,带着挑衅和破坏的意味。

“这是在进行最后的告白么?不愧是百夜优一郎啊,果然够胆大!”一字一句,都像针一样一下下地扎在优一郎的心脏上,任由血液从中渗漏。

优一郎张了张嘴,却发现他现在根本就没办法否认什么。赌约是他答应的,愿赌服输是说好的游戏规则,而且也没说不可以向米迦暴露这件事情,所以哪怕佐藤来搅局,优一郎都不能给他一拳。所以他现在又有什么立场去向米迦解释呢,什么都没有啊。

还未等佐藤还想说些什么,就已经听到悠扬的上课铃声传来。优一郎从未有任何一刻如此喜爱这个声音,简直太过悦耳。佐藤几人也知道目的已经达到,冲优一郎挥了挥手,大笑着离去,徒留一直没说话的米迦和手脚冰凉的优一郎。

“米迦……”

“小优先去上课吧。”

优一郎话还未说完就被米迦匆匆打断。没有预想中的雷霆万怒,冷言冷语亦或是高声质问,只是和平时一样的温和语气。优一郎连忙抬头只能看到米迦最后看向自己的眼神,哪怕嘴角是有弧度的,可是眼里却是一片冷意,看得优一郎犹如置身冰窟。直到窗口有学生催他进来上课,优一郎才意识到米迦已经走过去好久了。





 

每个人生气的方式是不同的。诸如优一郎是那种藏不住心思一定要爆发出来才行的那种,而米迦就是典型的藏得住的那种人。整整一天,米迦没有找过优一郎一次,不论是学校的私下里还是通过手机等通讯设备,均是没有。而优一郎本来就脸皮薄,这次又自知理亏,更加不知道该怎么去和米迦说。

优一郎一堂课都没听进去,虽说他以前也不会去认真听,但往常都是找点乐子熬过上课时间,而这次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时,就已经听到下课铃声打响。小弟们都一副担忧的样子围了上来,有几个活宝想方设法地讲笑话希望让优一郎赶紧打起精神来,但这种时候优一郎又怎么会有心情去笑呢。他知道小弟们的好意,心里也感觉很暖,只得扯了扯嘴角,然后拉开椅子慢悠悠地朝外面走去。

“老大!你后面的课不上了么!”小弟们在他身后高声叫着。

“上个屁,烦得很。”优一郎留给他们一个潇洒的后脑勺,尽管他此刻的内心非常不潇洒。

已经是接近正午,太阳冲破云层将自己的光辉直直地撒向大地。优一郎躺在顶楼上晒太阳,双手放在脑后,原本想借助暖洋洋的日光好好睡个觉,努力撇去内心的焦躁。奈何只要他一闭眼,眼前浮现的都是米迦最后的那个眼神,冷冷的,带着被欺骗的恼意。优一郎又把手从脑袋下面拿开,翻个身蜷缩在房顶,过会又觉得这个姿势不舒服再转到另一边去,一会翘腿,一会整个人呈大字型瘫在地上。最后一屁股坐起来,优一郎烦躁地抓了抓头发,直到把头发彻底弄得比鸟窝还乱,才颓然放下手。

那张时常带着张扬或者嚣张笑容的娃娃脸上,罕见地带着一丝犹疑以及不知所措的迷茫。





 

优一郎是饿着肚子去找米迦的。他一点也不想承认他优一郎大爷居然也会有因为想一个人而茶不思饭不想的时候,简直矫情得像是在演电视剧。优一郎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一直狂妄自大惯了,连句道歉都憋半天都说不出来。本来就嘴笨,还不会表达,优一郎都想好了,如果米迦不原谅他,他就死缠着那家伙,反正也不知道说什么,不如直接动手好了。

反正说什么也不重要了,只要还能在一起就好了。优一郎这么想着。

优一郎没有提前告诉米迦,他直接在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铃打响时就跑到一班门前去找米迦,结果迎面的筱娅笑眯眯地说米迦去学生会有事了,优一郎又马不停蹄地赶到学生会,里面却都是一张张懵逼的脸,并没有米迦的身影。

优一郎原本准备了一肚子的台词,现在硬是一个字都蹦不出来。学生会一个学生在优一郎愤懑到快要杀人的眼神颤巍巍地说道:“你要找米迦的话,他好像去器材室帮忙借东西了。”优一郎立马猛地抬头,冲那个好人说了一句谢谢,立马调头冲了出去。徒留那个学生有些受宠若惊地摸了摸脸,口中喃喃自语道:“我竟然被那个百夜优一郎道谢了。”





 

“米迦!”

人还未到,声音就已经率先闯了进去。优一郎猛地一把拉开器材室的门,结果和刚要出来的米迦碰了个正面,两个人就这么尴尬地站在门的两侧,优一郎还维持着拉门的动作,神色僵硬地看着抱着一堆东西的米迦。

“那个,米迦,我……”打好的草稿全部作废,优一郎磕磕巴巴地想要解释着。

“小优,我现在手上拿着东西,我们等会再说吧。”米迦表情与以往如出一辙,脸上挂着独属于好学生的那副淡然笑容,语气也是跟羽毛一般轻柔,丝毫没有生气的意味。但优一郎就是知道他在生气。米迦见面前的优一郎动也未动,仍然保持着堵着门的姿势,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伸出手就想推开他往外走。优一郎被推得往后踉跄了一步,他脸色阴晴不定地看着米迦抱着东西一脸平静地往外走,空荡的走廊上只余下米迦有节奏的脚步声,一下一下,踩在优一郎的心上。

明明就很生气,为什么不说出来。优一郎莫名觉得很委屈,他恼怒地想跺脚。你不说出来,我怎么会懂?我这么笨,所以就不要玩这种冷战游戏了啊!

优一郎气急了,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但就是看到米迦这副样子他就是生气。球鞋在地板上摩擦出刺耳的声音,优一郎转身几步就追上了走在前面的米迦,脑子里气得如同一团浆糊,原本想好的道歉认错什么乱七八糟的全部飞到了天边。一把抓住米迦的肩膀,狠狠地按到墙上。

一阵东西掉落的声音之后,优一郎一脸恼怒地看着被自己推到墙边的米迦,看着对方哪怕受制于自己却依旧冷淡的神色。

“你明明就是很生气!”优一郎直接脱口而出,带着滔天的火气。

“我没有。”米迦依旧面无表情。

“该死的!你就不能生气一下么!你这样,你这样……”话说到一半突然说不下去,优一郎收紧了捏着对方肩膀的手,力道大得出奇,硬是让米迦忍不住蹙起眉头,“你这样我会觉得你根本不在乎……”

“那小优觉得我应该生气什么?”米迦挑了挑眉,反问道。

“我……”被米迦冰凉的眼神注视着,优一郎感觉一盆冷水当头而下,瞬间从盛怒中清醒过来,他突然耸拉下脑袋,松开了桎梏米迦的手,“没,我没有资格说你,因为一切都是我的不对。是我鲁莽答应了那个赌约,还说愿赌服输什么的,要在七天内追到你……开始的确不认真,当个游戏在玩。但是,我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陷进去了。好吧这样说或许很搞笑,但我想说的是。”优一郎深吸一口气,抬头对上米迦的视线,满眼真诚,“喜欢你这件事,是真的。”

“……”米迦的神色有一瞬间的动容,他张了张嘴,还没说些什么,就突然看到优一郎涨红了脸倒退几步,用手捂着脸。

“啊我都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啊!真的是太羞耻了!百夜米迦尔你就算生气我也不管了,本大爷长这么大可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告白,虽然我知道是我错了,但……”

剩余所有的碎碎念都消失在米迦凑上来的吻里。米迦看着瞳孔渐渐放大的优一郎,忍不住笑了出来,碧翠的眸里一片波光粼粼。

“本来很生气,但听到小优这么蠢的告白之后,我突然不气了。”米迦抱着优一郎,慢慢吻着对方的嘴角。

“真不生气了?”优一郎还有些没回过神来,他抬起头一脸惊喜地看着米迦。

“真的。”看着对方送了一口气的可爱模样,米迦终于忍不住,低下头再度把唇贴了上去。只是还未等他再进一步加深这个吻时,突然听到一阵奇异的声音,从优一郎的肚子里传来。

“……我好像有点饿了。”优一郎羞愤欲死,他觉得自己的肚子实在是太没有眼力见了。

“噗。好的,我们去吃点东西吧。”米迦笑出声,转而牵住优一郎的手,慢慢向外走去。

“哎?米迦,那些东西怎么办?不是学生会要的么?”

“等会打个电话让他们自己来拿,现在小优的肚子要紧。”

两人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走廊那头。

只是专注着米迦说话的优一郎并没有听到最后米迦手机的响声,更不会知道上面传来的简讯。



 

“恭喜老大泡到大嫂了啊!”


-Fin.

正文写完啦!伏笔应该挺多的,结局也比较好猜。是哒,一切都是米迦的局,为了让小优心甘情愿和他在一起~

番外不知道会不会有,可能会写个米迦的番外,关于为什么会喜欢上小优。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啦!宝宝要去写竹马梗了~\(≧▽≦)/~这篇应该会写成短篇作为六一贺文。

下一篇连载准备写伪父子梗,年下禁忌什么的嘿嘿嘿。

感谢大家一直的支持,和你们一起喜欢米优真是太好啦!

给你们比哈特❤

评论(5)
热度(115)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