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EC】When you die

教授视角

不要被标题骗了

其实是HE

 





-当你死时

 




当你死的时候,你会想起什么?



 

Charles曾不止一次地感叹生命的脆弱,像苦夏里的蝉,不叫了,寿命也就到了,无力再依附着树枝,簌簌落下,如同象征死亡的黑雪,铺满了一地。小时候Charles就不喜欢这样,在他童年时某一次无意间看到这一现象后,就开始对庭院里的那棵树有了晦涩不明的恐惧感,死亡就像一层黑幕,蒙盖在他幼时的心灵上。


再到后来,他见过了太多的死亡,内心也就不再那么害怕,只是依旧带着些许逃避。Charles总觉得他的异能是为了能保护更多的人,而非杀死他们,所以当自己不得不和Eric一起面对抉择时,Charles总是阻拦在老朋友的面前,摇了摇头,告诉他自己仍对人类有着希望。因为心怀期许,所以便可以不用走上一条杀戮之道,并非暴力,而采取怀柔。Charles知道Eric总是在事后取笑他,哪怕分道扬镳后,也依旧笑他思想太过天真。哪有不流血的革命。Charles饱腹诗书,自然也晓得这个道理。但这般执着又是为了什么?Charles自己也说不清楚,就像他幼时满怀悲戚地看着死去的小兔子,自己的母亲却总是投来淡漠眼神,语气敷衍地让仆人把那具幼小的尸体带走时的那种感觉。满满的无力感。


身为一个心灵控制者,Charles很多时候都不得不去感受他人,哪怕他再不愿意,都会有被形势所逼的时候。第一次尝到死亡降临的可怖是在帮助Eric控制Shaw的时候。真的很痛,Charles想。大脑刺穿让他痛不欲生,仿佛脑浆都要在下一刻迸射出来,世界都在分崩离析。Charles不知道他是以怎样的意志力没有放开控制Shaw的手指,两人之间就像有根线,对方死亡时的绝望顺着那根线全数传递过来,以摧枯拉朽之势冲撞这Charles的全身。


但比身体更痛的,是心。Eric的背叛如同千万根针,让那颗鲜活的心脏瞬间千疮百孔。但Charles又不知道那是否能称为是背叛。毕竟他只是选择了一条与自己不同的道路,染红昨日来时的路。但Charles又觉得自己被背叛了,他说不清楚自己对于Eric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究竟是友人还是另一种更加令他不安的情感。像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会引爆全场。Charles知道如若自己深究,凭他那聪颖的头脑定能寻个究竟,但他没有,哪怕那么多年过去了,他也始终保持这个old friend这个称呼。用起到好处的笑容,带着疏离,彬彬有礼。


Raven常常说自己太过仁慈,过于妇人之仁,Charles每每听到,也只是一笑而过。其实她说的很对,Charles从不反驳。连让自己瘫痪在轮椅上的人他都能既往不咎,哪怕最初有恨也最终都在对方一句对不起中涅灭殆尽,这的确,可以算得上是有些过分了。但与之相比更让Charles痛苦的,反而是Eric和Raven的不告而别,他们把自己丢下,就这么消失在了古巴的沙滩上,这一走,就是这么多年。如此的痛彻心扉,比当年的穿脑还要疼上千百倍。那段有酒精麻痹自我的日子简直不堪回首,以至于他在Logan来了之后再度见到Eric,眼里都是带着怨的。怨的不是你的背叛,而是你的抛弃。Charles这么想的时候心里有些发笑,但他依旧像个笨蛋一样不直面自己的心,依旧将其深藏于底。


大概就是因为这样不诚实不坦率的自己,才会任由Eric在华盛顿事件之后销声匿迹吧。只是偶尔,Charles会忍不住想起对方鲨鱼般的笑以及那双凝视自己的深沉眼眸,然后双手忍不住摸上主脑的头盔,最后又在思想斗争很久后把手收了回来。


是他先划清那条线的,那条名为朋友的线。


当Raven神色慌张地告诉自己Eric出事时,Charles眼前有一瞬的发黑,但他又立马稳住了身体,冷静地带着Hank他们来到主脑。老实说刚把头盔带上的那一刻Charles还是有些怕的,这么久没有见了,Eric变成什么样子了?他会不会已经不再和我熟络?我们还是老朋友么?


我心中的那份感情,退却了么?


找到Eric不是一件难事,因为这早已在Charles的脑中模拟了无数遍。Charles并没有强硬地冲破对方的防线,而是像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先是敲了敲门,让Eric察觉到自己。依旧是昔日的容颜只是有些苍老,眼里带着血丝,那声Charles也和以前一样,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万千意味,借由Eric的声带发出,低低地萦绕在Charles的耳边。


“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只需要一眼,Charles就能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巨大的悲伤,像一座山,压得他心痛。泪水不受抑制地从眼角,说不清是为谁流的。可惜Charles费尽口舌,依旧被Eric冷冷地拒之门外。


后来的一切更像是一场梦,被控制,被侵占,天启的力量强行突破大脑的痛让Charles以为自己又再度面对了死亡,他甚至能看到死神掀开了厚重的面纱,冲着自己桀桀怪笑。只是幸好,他又再一次把自己从死神手里夺了回来。Charles感觉自己内心总有着一股力量在支撑着自己,不服输,不服死。具体究竟是什么他一直都说不上来,只是知道很强大,强到足以对抗神明。


再次面对面见到Eric并非Charles本意,因为他是被俘获的。但当他甫一见到站在高处那个挺直了腰杆的男人时,原本紧张的心情又缓和了许多。Eric还是那个Eric,哪怕手上沾满鲜血,Charles都愿意帮他擦拭干净。无关其他,而源于心。


那一次死亡降临得最为真实,手铐的桎梏让Charles不得动弹只能任由天启的力量渗透全身,像一双手狠绝地扭曲着自己每一根神经,每一下都痛到了骨子里去,来自大脑深处的入侵无孔不入,Charles拼了命地摇晃脑袋,都不能把这催命的恶魔给赶出去。


在那一刻他真的以为自己要死了。都说人死的时候会看见走马灯,铭刻着人这短短一生牢记在心的记忆。Charles努力地睁着眼,他觉得头顶上的光很亮,照得视线浑浊不清,朦胧得快要产生幻觉。


然后他看见了Eric。


有很多的Eric。初见时在水里处于溺死边缘的Eric,夜晚里准备乘着夜风逃走的Eric,第一次戴上主脑时取笑自己的Eric,一起奔南走北寻找变种人的Eric,夕阳下一起下棋的Eric,每一个人深夜里陪伴自己的Eric……满满的,都是那个人。有着硬挺五官深邃眼神的那个人,说话就像在弹着低音提琴,呢喃地恍若情人间的低语。


为什么要划清那条名为朋友的线?为什么被伤害那么多次却总是在第一时间决定去救他?为什么只要那个人一句道歉自己就只能发出无可奈何的笑?为什么当所有人都对那个人失望时,他却始终保持希望?


Charles觉得自己逃避了这么多年的答案终于浮出水面,他也终于知道了那股支撑着自己走过这么多灾难的力量究竟为何物。


他觉得他不能死,因为他还有未完成的事,还有未说出的话。




 

“我知道我不能让你留下来。”

“不,老朋友,你可以说服我做任何事。”




 

“那就留下来吧。”

Eric诧异回头,却正好撞进一双盈满水光的碧蓝眸子里,Charles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紧紧看着他,神色是前所未有的温柔,嘴角微微勾起,正好是个动人的弧度。


 


原来当你死时,你会见到你最爱的人。


-Fin.

短小的一发,一美本命呜呜呜。

所以下一篇就是老万留下来了(误!)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6)
热度(93)
  1. 鲸鱼森Mercury. 转载了此文字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