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佐鸣】Pretending 02

娱乐圈paro

双向暗恋



前情提要:01




-佐助

02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我真的没有注意到那个吊车尾,只是偶尔会在教授口中听到“漩涡鸣人”这个名字,似乎是个难得的表演鬼才,但我依旧专心致志地过着自己的生活,丝毫没有让这个莫名其妙的名字在我的心里留下半分痕迹。直到当我被系花春野樱堵在教室门口告白,随后我毫不留情地拒绝,之后有一个染着一头搞笑金色爆炸头的家伙突然跳到我的面前大叫着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小樱我要跟你决斗这种莫名其妙的言论时,我的目光才第一次放到这个吊车尾身上。

说他是吊车尾也真是名副其实,这个次次理论基础课都会挂的白痴,但我又不得不承认这家伙是个演艺鬼才,甚至可以说是天生的演员,情感拿捏得当,爆发张力有余。可我依旧喜欢叫他吊车尾,也乐于看到那家伙龇牙咧嘴大声嚷嚷反驳的样子。

或许和鸣人的孽缘就是在这种莫名其妙的爱好中结下的。说来也奇怪,放在平时这种热血笨蛋是绝对不会被我划进人生交际范围内的,毕竟我的性格也摆在那,而这种一旦兴奋劲来了就止不住的白痴恰巧是我最不会应付的,而偏偏这个吊车尾以一种强硬的姿态强势入驻我的世界,近乎死缠烂打地就是不愿离开。

刚一开始我真的很烦他,毕竟这种一见面就大放厥词的白痴实在是让我不想过多理会,谁知道这家伙毅力惊人,自春野樱事情之后几乎每天都要在我面前刷存在感,挑战宣言恨不得贴在学校的每一面墙上,到后来就连室友都拍着我的肩膀说佐助你可千万别输给漩涡了啊。

我真的很想呵呵。

最先我采取的都是漠视态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知道这种人如果我一旦搭理反而会更让对方得寸进尺纠缠不休,但显然我低估了鸣人的智商程度,因为就算我视他为无物照常走过去上课,这家伙都能追我一条走廊只为说一句这次表演系第一一定是我的。

对不起我真的不想再忍了。

后来我决定采取打压政策,直接一举拿下那个学期的表演系第一决定让这个吊车尾知道我们之间的差距从而不要再来骚扰我。但又一次,我低估了他。或许漩涡鸣人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失败?我看着拿到成绩的第二天依旧风风火火跑到我面前说着下学期一定要超过你的某人这么想着。这人简直就是我的克星。躲也躲不过,打了还没什么卵用,真是无计可施。

但当我多年之后再回望那段无知的青葱岁月时,我又再想,或许我在那个时候已经接受了这个吊车尾。不知是不是被他一次又一次不服输的精神所打败,还是真的是被骚扰到习惯了这个人的存在,以至于当我有所察觉时,我与他的关系已经如蛛网般密不可分。

 




我从来都是个内心坚定的人,至少当我决定走上演艺这条道路的时候,我就已经知晓了自己不可能再回头。只是最初的目标只是单纯地想要证明自己,证明给父母、给哥哥、给那些在我选这条路的时候对我摇头的人,我想要用自己的实力和结果狠狠甩他们一巴掌。但现实总是残酷的,尤其是在娱乐圈这个大染缸里。当我斗志昂扬地从名校毕业骄傲地认为自己可以走向人生巅峰时,冰冷的现实同样也甩了我一个巴掌。

第一个接到的角色是个没有几句话的配角,当我不满地想要找经纪人讨厌个说法时,鸣人拦住了我。明明是个平日里比我要冲动一百倍的人,却在那样的时刻冷静地拍着我的肩摇头让我不要去。我始终无法忘记他那时的眼神,湛蓝如天空的眸里盛着数不清我看不懂的情愫,那时我才意识到或许我对这家伙的理解从一开始就错了,我只是以我的角度片面的去看待他,毕竟人这种生物如此复杂多变,更何况是同样和我走进这个混乱圈子的鸣人呢?

后来我才知道那家伙有个不幸福的童年,不同于我是对家人的叛逆,他连可以叛逆的对象都不存在。在别人的孩子任性妄为的年代里,鸣人说不定早就已经学会收敛起孩童的心性,学会了如何在这个险恶社会生存下去。所以才会有了后来面对困难无穷无尽的拼搏精神,才会变成了那个无论面对何种情况都能乐观笑下去的漩涡鸣人。

这让我无端想起昔日的几次课程表演,那也是我为数不多对鸣人刮目相看的时刻。虽说大家都是表演系的学子,但毕竟尚且年轻,真当面对台下一群人做一些很羞耻的表演时依旧会莫名尴尬,尤其很多时候一些课题真的很让人头疼,比如那一次的三秒即哭。当然评分的标准并未严苛到一定要三秒,但哭戏始终是演员最需要训练的地方,所以那堂课真的让人生不如死。当鸣人走上台时,他的嘴角还带着未来及收起的笑容,只需片刻,他只是眨了几下眼,那片蔚蓝天空便氤氲成了狂风暴雨,大滴泪珠从眼角滚落,顺着脸颊留下一道长长痕迹。哭的方式有很多种,而鸣人抽中的正是最难演绎的大哭。梨花带雨式的柔弱哭戏很好过关,实在不行掐自己几下掉几颗金豆子也能过关,但偏偏是感情碰撞最为激烈的嚎啕大哭。而鸣人,也完美表现了出来。他哭得仿佛让人心碎,像头受伤的小兽一边绝望嘶吼一边汹涌哭泣,直到老师喊停都仍不停地抽噎着。毫无疑问,那次鸣人拿了最高分。

当我眼角酸涩的反应过来时,台上的鸣人已经抹干了眼泪,一如既往地大笑着嚣张着冲我大叫着看啊佐助我是第一名。

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太阳。

 




我对他的评价开始慢慢改观,虽然我依旧每天叫着他吊车尾,但那家伙在我心中早已不是。他是个真正的好演员。所以当我看到那个长得跟头肥猪一样的导演色眯眯地拉着鸣人的手说那些不堪入耳的过分要求时,我几乎想也没想就是一拳上去。那个时候我引以为傲的冷静沉着通通不见,满脑子只剩下了不允许别人侮辱这家伙梦想的这几个大字。后来我气喘吁吁地回头看他,鸣人还跟个蠢了吧唧地傻傻看着我来了一句佐助你居然把导演给揍了这戏还能拍么,我就气不打一处来。

我当时脑子一热拽着鸣人的手就往外面跑,风吹得我俩的衣服哗哗作响,我听见自己的声音快要消散在风里,但我依旧拼尽力气用最大音量冲那家伙喊着。

别让那些人玷污你的梦想。

我不会告诉他其实我更愤怒那个肥猪导演居然碰了鸣人的手,甚至用那种话来侮辱他,不会告诉他在看到那个场面的一瞬间就像有个火星点燃了引线炸裂了我的所有神经。

是的,我不会告诉他我喜欢他。

 




这话说起来我自己都不信,但我为此纠结了这么多年最后不得不得出这样一个无奈结论,我喜欢这个吊车尾。没办法,毕竟我当初那么讨厌他,甚至我觉得我们最开始就是相看两厌的,但不知为何命运似乎开了个大笑话,让我喜欢上了我的死对头。或许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也不是最开始的两个毛头小子,一起在这个圈子里跌怕滚打这么久,鸣人也早已占据了我心底不可替代的位置。但尽管我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兄弟,我依旧无法告诉他这个真相。

我知道经常有粉丝会把我们放在一起组CP什么的,虽然我表面没表现,但心里自然是高兴的,甚至来了兴趣还能看个几篇写得有意思的文章。但那又能如何,我依旧无法做到像同人文写得那样和鸣人有一个合家欢乐的美好大结局。

他表现得太像个好兄弟了,我都恨不得给他颁个优秀兄弟奖。很多时候我会故意在他面前看几张画得暧昧的同人图观察那家伙的样子,我甚至在心里都打好了算盘,只要他表现出有一点点的尴尬或者是不自然,任何可以阐释为对我有意思的地方,我都会破罐破摔地去告白。但他没有。鸣人只会笑嘻嘻地跟我说这图哪里画得不错,自己还挺帅的这种自以为搞笑言论,但哪里知道听着的我一点都不觉得好笑。我无法判定这究竟是他精湛的演技还是真的对我毫无非分之想,这导致我也无法迈出更多的一步。似乎艰难维持在这层朋友的关系就已经是竭尽所能的事情。

我觉得我哪里是别人眼中狂拽酷炫的佐助少爷,连追求喜欢的人的勇气都没有,谈何霸气,简直是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每一次想要再说一些什么话都会变成高冷的不做应答,我甚至害怕当鸣人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之后会用嫌恶的眼光看我,让我们最后连朋友都没得做。

我只能等,尽管遥遥无期。


-TBC.

忘了说是多角度叙事。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10)
热度(82)
  1. 鲸鱼森Mercury. 转载了此文字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