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佐鸣】一生单恋

校园paro

雏田视角

交给酿总的作业 






手机震动的时候雏田恰好结束论文的最后一段,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让她转身的时候有一瞬的眩晕,但少女依旧踉跄了几步匆忙拿起了桌上的手机,原因无他,只是因为那是一段被设置过的特殊铃声,就像无数暗恋中的少年少女们会做的一样。

雏田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点开昵称标注为鸣人君的消息,眼睛快速浏览,字里行间都透露出独属于鸣人式的语气。

“这个周末有没有空?我想给一个朋友送礼物但是实在不知道送什么好,哎呀这实在是个很麻烦的事情哎!所以我就想请雏田帮帮忙解救我一下吧!”

搭配上双手合一的请求表情,雏田觉得这简直是一条有声消息,耳边似乎都能传来鸣人明亮轻快的声线,以及他眨巴着眼睛嬉笑的样子。她轻轻勾起嘴角,手指快速敲字,嘴里还情不自禁念念有声。

“那就请鸣人君定好时间地点吧,我很乐意效劳。”短短几个字来回删了又打好几遍,雏田在房间里不安地来回走动着,眉毛一会上扬一会紧蹙,纠结了足足十分钟才将消息回复过去。本就性格有些优柔寡断的她每每遇上鸣人似乎这份缺点更会被无限放大,连一句话都要思来想去无数遍。但偏偏就是这样性格不够坚定的她,却唯独坚持了一个信念长达数年之久,关于暗恋漩涡鸣人这件事。

喜欢鸣人的时间太长,长到她已经有些忘机究竟是怎么喜欢上这个人的了。彼时大家都还只是木叶高等学校的一份子,每天过着上学写作业的枯燥生活,大概生活中最主要的调剂品就是这些不经意间迸发出的情情爱爱。只是大家当时都太过年少,喜欢的理由也大多是些长得帅这种单纯到肤浅的理由,多年后回首望去都会情不自禁发笑,感叹自己当初的天真,但又不得不感叹青春时代爱情的纯净,不带有成人世界的晦涩难懂,不关于物质,不考虑家世,只是因为一句我喜欢你而已。

所以当那个一头金发的少年以最为耀眼的姿态冲入雏田的世界里时,等她回过神却早已不可自拔,不需缘由,不用深究。

待雏田从过往回忆挣扎出来时,鸣人已经噼里啪啦回复了好几条,简略说了下见面时间和地点,雏田把这些重要信息一一挪列在自己的备忘录里,最后私心地打上一个小爱心,少女味十足。做完这些她开始跑到衣柜里翻出一大堆衣服把它们摊在床上,一件一件认真挑选。

上次见到鸣人已经是一周之前的事了。高中毕业之后雏田报考了京都一所有名的大学,本以为自己这段马拉松的漫漫长恋或许真的要无疾而终时,她却惊喜地发现鸣人居然也考入了这所大学。两人在开学典礼上碰面,鸣人一向热情,这次自然也不例外,情绪激动得仿佛要扑向雏田,嘴里还一边大喊着太好了我终于不是一个人了,让人哭笑不得。但尽管有着如此得天独厚的距离优势,雏田依旧没有向鸣人告白。她自己也说不清楚究竟为何,只是每当看着鸣人太阳般灿烂的笑颜时她就突然不想开口说这种事情了。这样一拖就是大学毕业,再过几周,又是要和鸣人分别的日子了,雏田也开始愈加犹豫,这份感情沉淀太久,久到她不知从何开口。

怀着这样惴惴不安的心情,雏田迎来了约定的那天。那是个阳光明媚的周六上午,雏田特地起了个大早,像所有要去见喜欢的男孩子的女生一样,精心打扮一番,在镜子前磨蹭了好久才终于踏出门外。等待的时刻总是显得很漫长,雏田一会探头看看街角口,一会扯扯裙角,要不就拨弄一会头发。而内心也是各种心思交汇在一起,连如何开口说第一句话都要打上无数遍草稿。

正当雏田低着头想着究竟应该说早上好还是好久不见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不远处飘来。这声音太过熟悉,因为这七年来无时无刻不充斥在她的脑海里,雏田一抬头,入眼的就是鸣人那一头扎眼的金发,快要咧到耳后根的笑容,以及那双和天空一般一碧如洗的眼眸。

“雏田你来的真早啊!”鸣人几步跑到少女面前,挠着头发说道。

“因为天气太好了,所以忍不住起了个大早。”雏田笑着回应道。两人随意寒暄了几句就开始往商场走,边走的路上雏田忍不住问鸣人,“鸣人君,你说要送的友人是谁?”或许是怕这样问得太突兀会让鸣人起疑,雏田又连忙加上好几句话来掩饰自己,“啊我不是别的意思,就是知道性别的话会比较好挑礼物而已。”

然而神经大条的鸣人根本没有注意到雏田此刻的紧张,只是摸着鼻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回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人啦!雏田你也认识,就是佐助啦,佐助!所以随便买点什么就好啦!”鸣人越说表情越奇怪,最后雏田已经陷入了迷茫,不知到底是要精心挑礼物还是应该随便买一件的好。

 




说起宇智波佐助,那还是雏田会羞涩到说话都支支吾吾的高中年代。

如果说鸣人是人缘特好性格活泼但成绩不好的吊车尾,那佐助就是长相帅气性格高冷的学霸男神,这个设定一出,两个人似乎就注定了不对盘的命运。在雏田的记忆里,佐助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嘲讽鸣人以此为乐,而鸣人最常做的,也是反击佐助来证明自己。

两个人就像两个幼稚的孩子一样,你打我一拳我回你一脚一样的针锋相对。今天佐助足球比赛踢了个最佳,明天鸣人一定会风风火火地出现在球场要拼个高下。今天鸣人回答出了一道问题受到了老师表扬,明天佐助就会在课堂上各种出尽风头。就连进个教室门,两个人要是碰到了一起都会挤个半天谁也不让谁。

所以当鸣人说要给佐助买生日礼物的时候,雏田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鸣人说的是那个高中时候的宇智波佐助。虽然她也觉得双方都长大了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幼稚地互相看不顺眼,但也未曾想过他们现在的关系会如此之好。

“原来鸣人君和佐助君关系这么好啊。”雏田有些奇怪地说道。

“其实也没多好啦!毕竟那家伙实在是太讨人厌了!”鸣人连忙摆手反驳,眼神四处乱瞟飘忽不定,“只不过他突然说我这么多年都没送他个像样的生日礼物非要我补一件才行。”

雏田忍不住“噗嗤”笑出声,“那看来你们的关系真的很好呢。”

“才没有啦!”

“那鸣人君有什么设想好的提案么?”雏田知道鸣人此刻谈到佐助语气有些微妙,也适时地转移话题开始正儿八经地选起了礼物,“既然送男生的话,最好能知道一些对方的兴趣爱好就好了。”

“如果装逼耍帅算兴趣爱好的话。”鸣人小声嘀咕着,眼睛在各色琳琅满目的商品中间转来转去,手摸着下巴蹭了半天也没说出个什么来。

雏田见他这么为难也开始贴心地提出一系列的建议,“比如说喜欢的歌手,喜欢的运动什么的,或者送男生的话一般会选择钱包、打火机、手表这种比较高档的商品。”

“其实突然感觉自己没有很了解那家伙,有些羞愧吧。”鸣人挠着头发赧颜道。

“但我觉得鸣人君有这样一颗想了解他的心就很好了。”雏田笑笑,“不如我们可以找个地方让鸣人君好好回忆一下佐助君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好了。”她说这话的时候其实内心很忐忑,也根本未曾想过太过,还只是满脑子都是自己那点暗恋的小心思,连鸣人在提到佐助时的尴尬和后来的心不在焉都没能在意到。

后来两人聊了很多,虽然大部分都是关于佐助的。雏田也在鸣人思绪混乱的絮絮叨叨下慢慢可以在脑海里勾勒出那个佐助君,虽然大部分时间她都必须集中很强的注意力才能不让自己的眼睛一直停留在鸣人的身上。但显然说到兴头上的鸣人根本没有发现雏田的异样,从最开始说的磕磕巴巴到后来越说越嗨,讲到好玩的地方他自己就先笑了起来。

“我跟你说佐助那家伙真的傲娇得要死!明明那次就是很想和我们一起打篮球,结果硬是沉默地站在篮框下接近十分钟,要不是后来鹿丸非要让我去问问他,估计佐助这个闷骚得一直站在那到放学!”

“没想到佐助君居然是这样的啊。”雏田也跟着一起回忆,“不过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会拉着佐助君一起打篮球的鸣人君,所以你们才会成为好朋友吧。”

“是,是么……”鸣人被这话弄得一下有些脸红,抓抓头发又掩饰性地抓起桌上的杯子就猛灌一口咖啡。

雏田还以为他是被自己夸赞到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鸣人少有这种会连耳垂都羞红的时候,她看着这神奇的一幕,捂着嘴偷笑道,“这是一件很好的事呀,两个人性格如此互补才能成为很好的朋友嘛。”

“哎呀你说得我都不好意思了!我们还是赶紧去买礼物吧!礼物礼物!”鸣人手忙脚乱地叫来服务员结账,出店门的时候还差点给门框绊了一跤。

雏田背着包眨着眼睛愣了好半天,随后噗嗤一声笑出声,脚步轻快地跟上前面那个跌跌撞撞的身影。

 




那之后雏田再一次见到鸣人是离校的时候,两人商量好决定一起搬行李回木叶,当雏田拎着大包小包气喘吁吁地走到女寝楼下时,恰好看见不远处冲她挥手的鸣人,还未等雏田高兴地伸手示意时她就看见了鸣人身旁的另一个身影。比起雏田印象中的那个人,佐助显然这么多年来也变化了很多,面部线条变得成人般硬朗,个头也抽高了不少,只是不变的依旧是那张帅到惨绝人寰的面容,以及周身挥散不去的冰山气质。雏田已经听到身边有不少女生开始窃窃私语对着佐助指指点点,要不是鸣人已经先一步咋咋呼呼地冲到她面前帮自己接过行李,雏田觉得她都没有勇气走到佐助的面前。

“好,好久不见,佐助君。”雏田觉得自己似乎又变回了那个不善言辞的小姑娘,几乎是挪着步子一点点蹭到佐助的面前,视线也根本不敢和对方交汇。

“嗯。”佐助也只是随意地点点头,没等雏田再说些什么他就已经将头转向了身边的鸣人,“鸣人,别再对着行李发呆了,准备走了。”

“我这不是在发呆好么佐助!”鸣人不服气地拖着行李箱跟在对方后面,“我这是在规划我们要从哪条路回木叶才会更近,你这个人只看到了肤浅的表象。”

“我不是早就跟你说了该从哪走了么?你这个蠢到家的吊车尾。”佐助不服气地冷哼一声,顺手从对方手里接过一个行李箱,“你去给雏田拿下箱子,你的就给我拿了。”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啦!”鸣人冲着佐助的背影比个大大的中指,随后转头跑向雏田,笑嘻嘻地接过对方手中的行李箱,“我来拿就好啦,快走吧雏田!”

雏田呆了好半天才连忙跟上前方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身影,她的目光一直在两人身上不断游移。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雏田本以为佐助对谁都是那副爱理不理的高冷样子,但当对方的视线落到鸣人身上时,那双原本冷淡的眼眸就立刻柔软下来,虽然依旧嘴上对着鸣人毫不留情地各种嘲讽,但勾勒起的嘴角却能如实地反应出此时这个人不错的心情。

坐上新干线回木叶大概需要三个小时,雏田甚至都已经做好了老老实实睡一觉的打算,但在有了佐助和鸣人两人后,雏田可谓是没有感受到过一分钟的无聊。两个人就像原本性能稳定的化学药剂,不小心碰到了一起,就发生了激烈的化学反应。原本鸣人就是个不安分的主,上蹿下跳像个猴子一样不得安生,偏偏雏田印象中是个高冷男神的佐助在遇到鸣人后也不再沉默寡言,两人光是斗嘴就持续了一路,听得雏田忍不住发笑,明明是两个即将走向社会的成年人,却在此刻像两个孩子一样幼稚地互相争吵。

这让雏田无端想到那段人生中最为难忘的高中生涯,似乎也是像现在这样,每天佐鸣二人的大战是每个人最喜闻乐见的场景,开始大家还以为他们是真的不和,直到后来隔壁班有人嘲讽了一句鸣人被佐助一拳揍翻在地,大家才知道了事情真相。后来大家才发现,不管两人再怎么针锋相对,可是从未有过一次是苦大仇深的表情,几乎每次都是嘴角带着笑的,就连常年装酷面无表情的佐助,在每每遇到鸣人时都会露出一副挑衅神情。这就像一种莫名的惺惺相惜。以至于到最后大家都开始各种起哄两个人,佐助回答了一道题大家就嚷嚷着让鸣人也来一次,偏偏鸣人也不拒绝,高举着手臂信心满满地就冲到黑板前面去。

“听鸣人说你决定以后留在木叶工作?”佐助清冷的声音冷不丁将雏田拉回现实,她偏头一看原来是鸣人消耗精力过多此刻已经头一歪睡倒在了座椅上。

“嗯。”雏田一时间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虽说她和佐助同窗三年,但对方过于冷淡的性格依旧让她有些害怕。这大概也是她为何如此向往如太阳般的鸣人的原因吧。但雏田也不好意思让话题就这么冷下来,她只能绞尽脑汁努力说些什么,“那,那佐助君今后有什么打算呢?”

“可能会进一步深造吧。”佐助侧头看着睡得天昏地暗的鸣人,对方脑袋耸拉在另一侧,嘴角还流着口水,被阳光反射得晶莹剔透。他突然伸出手把鸣人快要垂下去的脑袋换了个方向,让对方能够舒服地靠在后座上,做好这一切后再度把目光转移到了雏田身上。

雏田被看得一怔,刚才那一幕让她似乎抓住了什么东西,但又立刻从脑海中逃走,她只能干笑几声,随后又问起佐助专业的一些事情才得以没让气氛僵硬下来。

下车后鸣人还嚷嚷着要把雏田送到家才行,雏田看了眼站在鸣人身旁没有说话的佐助,连忙冲着鸣人摆摆手,劝了好半天才让对方信服自己可以一个人回家,临走之前佐助又特地帮她叫了一辆出租车,等到雏田坐上车后两人才慢慢走远。

雏田在车窗后面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背影,总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快要破茧而出。

 




大概是高中的大家都纷纷在毕业之后回到了木叶,由班长春野樱主持发起了一次聚会,雏田也欣然前往。她去得比较早,到场的除了正在和服务员交流的小樱外,几乎就没有多少人。雏田微笑着互相打了个招呼就找了个拐角安静地刷手机。在高中时她就本不是个很爱说话的女孩,腼腆到人尽皆知,所以大家对于她这样的举动也并未提出异议。雏田一边看着手机一边用余光打量着许久不见的老同学,虽说几年不见大家的外表或多或少都发生了不小的变化,但有些本质的东西依旧不会改变。比如鹿丸依旧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连眼皮都懒得抬,比如丁次从进门就抱着一袋薯片嘴巴几乎停不下来,比如昔日的班主任卡卡西老师手中拿的依旧是那本亲热天堂。一时间雏田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高中,这一幕幕熟悉的场景不过是课间的一角,过一会铃声打响,又是一天忙碌的学习生活。没有现在为了找工作四处奔波的压力,没有社会上各类人群的尔虞我诈,没有这滚滚红尘中的纷纷扰扰。在那段早已远去的单纯时光里,似乎需要做的就只是拼命学习即可,目的简单不需过多思考,哪像现在每做一件事就要思考良久小心翼翼。

这就是大人的世界。不再是青春岁月里天真无忧的少年,而是变成了一个背负着无数责任的成年人。很辛苦,但很值得。

鸣人和佐助几乎是前脚接着后脚到场的,两人一来就把整个聚会的气氛推向了最高点,连雏田都忍不住涨红着脸跟着众人一起叫嚷着迟来罚酒。鸣人笑嘻嘻地接过啤酒瓶子就一饮而尽,直接扑向叫得最欢的几个男生,搂着小李的脖子笑骂个不停,大家也纷纷笑作一团。

聚会的气氛格外好,毕竟都是几年不见的老同学,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收不住的笑颜,时不时爆发出惊人的笑声。

“其实我一直想看看卡卡西老师每天看得那本书到底讲的是什么!”

“卧槽原来你以前也暗恋佐助!情敌来打一架吧!”

“我还记得鹿丸你上次趁我上课站起来的时候抽了我的板凳,啊啊啊我要报仇回来!”

有的在说曾经不敢说出口的暗恋秘密,有的吐槽对方以前怎么怎么坑了自己嚷嚷着要报仇回来,有的回忆着过去种种忍不住潸然泪下。雏田一边抱着盛满饮料的杯子和身旁的女生有一话没一话地聊着,一边忍不住用余光偷偷瞄着不远处的鸣人。看着对方嚣张地大笑着和小李两人划拳比喝酒,那双澄澈的蓝眸明亮得摄人,眼睛顺着往边上一看,佐助的身影就这么猝不及防地撞进了雏田的视线里。她小口地抿着饮料,原本打算收回的目光却在看到佐助的那一刹又忍不住探了过去,今天的佐助的确很帅,熨烫合身的西装革履简直就是人群中天然的发光体,他没有过多理会身边犯花痴的女生,只是默默地坐在鸣人身边,黝黑的眼眸没有一刻离开过那个闹得正开心的人身上。眼见着鸣人又要拿杯子喝,佐助适时地伸手阻止,雏田离得远没有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觉得两个人的距离离的很近,似乎佐助只要一偏头,嘴唇就能碰到鸣人的耳垂。

正当雏田打算细细琢磨这一幕时,小樱高亢的嗓音立马打断了她的思路,原来是做游戏的时间到了。第一个游戏是人尽皆知的真心话大冒险,这大概是每次班级聚会都必选的游戏,每一次大家都能像挖宝一样挖掘出各种神奇八卦。

第一个中招的是卡卡西老师,这个吊儿郎当的老男人几乎一瞬间坐直了身体,面对着四周眼睛冒着绿光的学生额头都开始冒冷汗。

“我说我还是你们的老师……”

“别废话了卡卡西老师,快选一个!”

“大冒险!我选大冒险!”

“呜哇,老师快摘下面具让我们看看你的脸!”

卡卡西下一秒就抓起酒杯掀开面具一角几口喝完,“好了我喝过酒了!”

第二个中招的是佐助,虽然他本人懒懒地靠在椅背上说了句真心话,但几乎所有的女生都放亮了目光,最后是班长小樱哆嗦着手问出了问题,“佐助,你现在有女朋友么?”

“没有。”佐助回答得不假思索,女生们都瞬间松了口气。

后来都是各种各样的奇葩惩罚和问题,比如小李抽到的是跳一段钢管舞,鹿丸的是放声大笑一分钟,而最后一个倒霉蛋鸣人则是和现场的一位同性亲吻一分钟,大家都异常兴奋地纷纷掏出手机,而这个当事人还啃着咬了一半的鸡腿有些不明所以。

“鹿丸吧!你跟鹿丸不是好兄弟么!”

“小李你自己怎么不去!我这笑得还没喘上口气呢。”

“我觉得和丁次吻的话他嘴里一定是一股薯片味。”

“哈哈哈哈我推荐佐井!”

“宁次!我站宁次!”

“你居然是宁鸣党,我们来打一架吧!明明应该和我爱罗!”

雏田看着四周在起哄的人,最后又把目光放在了鸣人身上,她的直觉告诉她接下来一定会有什么很爆炸的事情即将发生。

果不其然,鸣人擦了擦因为吃鸡腿而一嘴油的嘴唇,大大方方地站起身,在所有人炽热的注视中,直接俯下身亲上了身边的佐助。那一瞬间爆发的尖叫声几乎要冲破房顶,小樱手上的闪光灯一刻不停地闪着,小李扯高了嗓子喊着秒数,所有人都围在两人身边高声数数。

“10!”

“11!”

雏田踮着脚尖看着里面的两个人。

“21!”

原本占据主导地位的鸣人此刻已经有些面色潮红,佐助伸手扶住对方的后脑勺占了上风。

“39!”

他们闭上双眼,紧紧只是嘴唇贴着嘴唇,却硬是让人感觉此刻就是永恒。

“46!”

雏田就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这么多年来都没有告白的理由。

“55!”

因为鸣人的眼睛每次都在告诉她,他和她一样。

“60!”

彼此心里都有个不可说的人。

 




所有人都开始欢呼,女生们抱着手机喜极而泣嘴里说着天哪这辈子值了。佐助在两人分开后就忍不住笑骂道:“你是白痴么吊车尾,你不知道呼吸的么?”

“佐助那个混蛋!咳咳!我差点以为我要死了!”

一场闹剧结束后小樱又宣布了下一个游戏,她阴森森地笑道:“这是一个有可能让你们之间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的游戏哦!从现在开始每个人都不可以用手机,不准呼吸说话,不准递眼色,不允许传递任何消息。这是个君子游戏!从现在起,大家都被困在某个地方,每个人的手上都有一张纸,你们一人可以写一个名字,而逃出去的条件就是如果你写的这个人刚好写的也是你的名字,那么恭喜你们!“

话音刚落就一片哀声遍野,有人叫着太伤感情了,但又有人笑着说真感情不怕考验。

小樱很快就发好了纸条,所有人都沉默地拿着笔左思右想。所有曾经亲密无间的兄弟,早恋时期无疾而终的恋人,此刻大家都忍不住将自己的心境代入到那个环境当中。谁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自己写的人会写自己。她有没有新欢?他是不是真的把我当兄弟?她还怀念我们的曾经么?万一自己选的人,没有选自己呢?

这就像一个另类的揭秘游戏,只是这个秘密深藏在每个人的心里。说不定迎接你的会是巨大的惊喜,恰好你暗恋的人也喜欢你。亦或说不定是个可怕的灾难,原来你深信永恒的情谊,其实对方心中却有着另一个人。

雏田很快就写好了,她把纸条攥在手里,偷偷用目光看着鸣人。

鸣人是第一个交纸条的,他把双手背在脑后笑嘻嘻地看着一群苦苦挣扎的好友。佐助是第二个,只不过他交完之后并没有很快回到座位上,而是说了句我出去抽根烟就回来。鸣人几乎下一秒就从座位上跳起来,也说了句我出去上厕所,和佐助一前一后推门走了出去。

小樱很快就收好纸条开始揭晓答案,每个人署名过的纸条都被挨个打开,没有幸存下来的人一脸悲愤欲绝地看着辜负了自己感情的人。

“你特么居然没有选我!”

“卧槽,你这个混蛋!你居然不选我!”

“天哪,你居然选的是我!说,你是不是暗恋我!”

有难过,有欢笑,有抱怨,有偷笑。雏田偷偷地趁人不注意把自己的纸条抽了回来,心里默默说着对不起,一边小心翼翼地把纸条放在手心里。

大家很快就把目光放在了鸣人和佐助的纸条上,脑袋挤着脑袋,兴奋地跑去打开,结果瞬间,一片卧槽声。

只见鸣人的纸条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宇智波佐助”几个字,尽管字迹实在不敢让人恭维,但的的确确是佐助的名字。

大家立马嚷嚷着去打开佐助的纸条,结果打开后是更多的卧槽。

佐助的字很漂亮,连笔锋都勾勒得恰到好处,只是所有人的注意力都不在那一手漂亮的字上,而是上面写着“漩涡鸣人”几个大字。

大家面面相觑。

“……他俩关系不是不好么?”

“这是一个亲吻引发的惨案么?”

“卧槽我当初怎么没有看出他们的奸情!完啦站错CP了!”

“人呢?不来解释一下么!”

“怪不得刚刚佐助说去抽烟鸣人立马跟过去了!”

“啊啊啊相爱想杀!”

雏田身边的女生感叹完之后也一脸八卦地凑过来,“雏田你写的是谁呀?”

雏田只是笑笑,把手里的纸条塞进口袋里,没有再说话。

因为她知道,这或许永远都只是一个单恋的故事了。


-Fin.

最近好咸鱼……剧情比较俗套,还请大家多多担待。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9)
热度(207)
  1. 鲸鱼森Mercury. 转载了此文字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