圈地自嗨
我家亲爱的@凉菜卷

微博:@Mercury_阿凉


绑画:@樱桃树桩

关于

【米优】【MIU48】美好世界

题目:梦

BGM-落叶声音(July)

 




米迦醒的时候正是傍晚时分,他发现自己趴在课桌上,被压得酸痛胳膊下还枕着皱巴的课本。窗外透射进夕阳的余晖,血一般的颜色铺满了整个空无一人的教室,如此浓稠的颜色让米迦感觉莫名的不适应,但他也无法说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睡醒后的大脑一片空白,怔楞地看着书本上密密麻麻的字迹好半天。直到他突然听到教室的门从外面被拉开,米迦也同一时刻立马警觉地抬起头,却在看到来人后又松了口气。

“什么啊,原来是小优。”米迦莫名心情愉悦起来,尽管他仍然挥不去心理消散不开的阴影,但在看到来人碧翠的眼眸和嘴角熟悉的笑容后,又觉得格外安心。

优一郎是踩着一地的鲜血过来的。虽然米迦不停地强调那不过是外面照射的残阳,但大脑依旧不可抑制地联想到那种血腥味浓重的液体,让他有些反胃。米迦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仿佛一觉醒来自己都不再是自己,身边的一切都变得很陌生,尤其是他的记忆,他甚至觉得能自己现在坐在这个教室里是一件很稀奇的事情。似乎,似乎他应该在一些别的什么地方……

就在米迦思绪出神时,优一郎已经三步两步走到他的面前,书包随意背在身后,眨巴着一双大眼睛有些奇怪地看着米迦,“我说米迦,你在发什么愣?我们不是说好了等会要一起去吃文字烧的么!快走吧,本大爷已经迫不及待啦!”说罢他笑嘻嘻地伸出手来拽着米迦,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米迦被他拽得一个踉跄,急急忙忙把桌上一摊东西随意收拾进书包里,就被一直叫着好饿好饿的某人拉出了教室。米迦看着前面一蹦一跳优一郎,对方的身影在夕阳下被拖得很长,头顶的呆毛随着步伐一翘一翘的,好不可爱。

米迦努力想要忽略心头那屡奇异的突兀感,僵硬地扯着笑容回应着优一郎的喋喋不休,可是他总是会想起适才优一郎拉住自己的手,虽然指节分明质感细腻,可是依旧不能忽略其冰凉异常的温度。明明世间的一切都很正常,就连掐大腿都会感觉到痛,可是米迦就是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怪异,仿佛他存在在这里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但当米迦一抬头,就能看见优一郎侧过头来肆意的笑颜,他又不得不承认此刻对方的存在让他可以遗忘这些所有的不适。或许在米迦的心里一直存在着一个小小的声音,告诉着他这样的场景时多么的弥足珍贵。

当他们面对面坐在一家人声鼎沸的文字烧店里时,米迦已经能够神态自若地和优一郎正常聊天吐槽了,或许他在强迫自己,但另一方面他又强烈享受着这种吵吵嚷嚷的青春岁月。或许这样的说法很奇怪,因为现在的米迦就是一个每天上学写作业的普通高中生。米迦努力撇开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思绪,将其全部归结于睡觉没有睡好的缘故。

“小优你慢点吃,别烫着。”米迦无奈地看着迫不及待就往嘴里塞东西的优一郎,果不其然下一秒对方就被烫得龇牙咧嘴到处找水喝。

“嘶!米迦你这个乌鸦嘴,你要是不说说不定我都不会烫着了!”优一郎一大口水下肚,不服气地反驳道。

“好好好,我的错。”米迦摇摇头,一脸宠溺地递给对方一张纸巾,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优一郎,视线就仿佛被黏住一般,无法移动分毫。就仿佛这是一个多么珍贵而稀有的场景,两人笑闹着享用美食,居酒屋内一派欢声笑语,热力形成的雾气蒸腾而起,裹挟着食物的香味缭绕不散。米迦能看清昏黄灯光下优一郎每一根细密的睫毛,还有四目相对时,那双翠绿眸中小小的自己。

米迦无法控制自己的心绪。明明是每天都会见到的人,哪怕今天晚上互相道别各自回家,明天一早也又会背起书包相遇在校园门口,抱怨一下昨晚累人的功课,回味一会尚未追完的电视剧,不过又是周而复始的一天,单调枯燥乏味到能让人猜出下一步的情节。但此刻米迦的目光却贪婪得仿佛要吞噬面前的人,优一郎的每一句话都会在他的脑内循环播放无数遍直至下一句的来临,一颦一笑都恨不得印刻在大脑深处封藏起来。这样的冲动是过往所没有的,让米迦心境有胆战,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如此强烈的占有欲快要将他吞没。

米迦见吃的差不多了匆忙起身,优一郎还在那边擦着嘴,就见那头米迦已经结了账拽着他就往外边走。

“哎?走这么急干嘛啊米迦!”

“快点啦小优,今晚作业要做不完了!”米迦回过头看优一郎时面色已经如常,他笑得有些勉强,但仍努力勾着嘴角放大笑容。米迦私心里是不愿让优一郎担心的,但他发现哪怕是正常的牵着手,都让他觉得优一郎的掌心的温度烫得惊人,米迦像是被灼伤一般神经质地一把甩开优一郎的手,在对方疑惑的眼神中又立马支吾着再度牵了回去。优一郎圆润的指甲盖蹭着米迦的指腹,米迦想要握得更紧,手指张开又缩紧好几次,直到优一郎说了一句“到家啦米迦,该松手咯。”

米迦这才后知后觉地抬头,发现他已经走到了两栋房子的中间,他看着优一郎站在另一边的门口冲他挥手,米迦有些恍惚地也抬起了手,就看见优一郎笑得更开心了,门一开便像只兔子一样跳了进去。直到优一郎的身影随着大门的关闭而消失,米迦才从口袋里摸出钥匙准备去开门,只是还未等钥匙碰到锁孔门便应声开了。开门的是米迦的母亲,淡金色的头发随意扎起,仍有几缕碎发调皮地散落在脸颊边,哪怕是简单的居家服,母亲都能穿出别样的韵味来。米迦看得有些愣了,他觉得自己似乎很久没有看到过这个慈眉善目的女人,以至于她语气温柔地念出米迦两个字时,他竟有种想落泪的冲动。

好奇怪啊,今天的自己真的好奇怪啊。米迦跟在母亲后面,脚掌与平滑的地板相触,凉意从脚底渗透上来。短暂走廊过后就是不算很大的餐厅,此时桌上已经摆满了各色美食,米迦父亲正专注地看着报纸,听到脚步声后闻声放下冲母子两人回了个温柔笑容,主动开口催促着米迦快点坐下吃饭。米迦不忍心告诉二位自己其实已经和优一郎吃过了,因为现在的气氛太过合家欢乐其乐融融,米迦只得借口胃口不好只挑了几口菜应付了事,一边闷头吃饭,一边回应着父母时不时提出的问题,他们聊到很多,关于学校里的趣闻,优一郎在课上打瞌睡被发现的搞笑事情,对学校无穷无尽的作业的抱怨,仿佛可以这样讲个一天一夜。

傍晚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米迦穿着拖鞋蹬蹬蹬地跑到门口,结果一打开就是优一郎放大的一张脸。

“呜哇!”米迦被吓得怪叫一声,“小优,你怎么来了?”

“感觉你今天有点魂不守舍的,所以本大爷就特地来陪陪你啦。”优一郎高傲地扬着下巴一副这是你莫大荣幸的样子,只是如果能忽略他还穿着胸口绣着一只皮卡丘的睡衣或许就更好了。

米迦笑着拍了他一下,优一郎也不客气地回应一拳,随后两个人就这么站在门口笑作一团。

“好啦好啦,快进来吧。”米迦找来优一郎常穿的那双拖鞋,和母亲打了个照面,妈妈只是笑眯眯地摸了摸优一郎的头,说了句优一郎又来玩啦阿姨给你们准备点夜宵去,优一郎也笑嘻嘻地说着好啊好啊阿姨做得夜宵最好吃了,米迦没好气地拍了拍他的脑袋笑骂了一句就知道吃东西。

后来他们头挨着头一起趴在米迦房间的课桌上学习,优一郎写得慢还总喜欢走神,经常写着写着就开始转笔发呆,此时写到一半的米迦就会无奈地叹口气,一个板栗敲在优一郎的头上,只待对方欲哭无泪地再度开始和试卷作斗争米迦才把视线转移回自己的作业上。可惜优一郎不是个能认真学习的主儿,看了没一会书又叫着好累好累要休息,甚至翻书的时候一个激动让书页给刮伤了手。米迦连忙扯过对方的手就含进嘴里,动作连贯到无需再多思考,仿佛这个动作以及重复了无数遍。再后来他们终于写完了,优一郎嚷嚷着困得不行了要睡觉,简单洗漱过后就一咕噜钻进被窝里,还拍着自己身边的床板让米迦快点睡过来。米迦看着俨然把这里当成自己家的某小孩,却束手无策,只得乖乖被子一掀,躺在优一郎身侧。

可是这个上一秒还说困得要死的人,下一秒又神经兮兮凑到米迦身边,动来动去就是不老实睡觉,最后终于一个翻身差点和米迦的脸碰个正着。他们离得那么近,仿佛稍微动一下鼻尖就能蹭到鼻尖,米迦没动,他觉得自己顿时睡意全无,看着黑暗里优一郎的眼睛,满载星光般闪烁着盈盈亮色。优一郎也没再动作,他一眨不眨地看着米迦,瞪圆了眼睛仿佛在比赛谁是木头人一样。过了良久,直到月色如水般流泻了整个窗台,照亮了优一郎的侧脸,米迦才缓缓开口。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这个梦永远不要结束。”

面前的优一郎突然笑了,不是先前那种没心没肺痞里痞气的笑,而是轻轻柔柔,像片羽毛拂过心上般软和的笑容。

“什么时候察觉的?”

“刚刚尝到你的血了。”米迦回答着。

优一郎有些赧颜,他揉了揉头发,无奈摊手,“我已经很努力做到最好了,看来还是不行哎。”

“是呢,违和感太严重了,果然小优的技术就是差。”米迦摸摸那个耸拉着的小脑袋,笑着说道。

“米迦不想留下来么?”优一郎眨着眼睛,米迦能从里面看到倒映着的小小的自己,“因为这就是米迦想要的世界呀。”他这么说着,语气带着天真无邪,却无端让米迦心如刀割。

是了,这是他所奢求的美好世界。

没有吸血鬼,没有灾难,没有战争,没有分别。他和优一郎都会是普通的高中生,手上未曾沾满鲜血,需要考虑的事情也只是今晚要吃什么,作业不会写了怎么办,而非战术思考人心惶惶。他们说不定是邻居,整天互相串门,每天一起上学放学,把彼此当作对方的第二个家。他们会有一些共同的朋友,但也有一些各自的小伙伴,不变的是两人之间永远的关系。说不定他们会去参加社团活动,优一郎喜欢运动肯定每天像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自己喜静可能会参加读书会什么的。后来每天玩得累了,他会找个树荫底下读书,时不时抬眸往操场一看,就能瞧见优一郎矫健的身影。

他或许会见到自己素未谋面的父母,一定是万分和蔼可亲的样子,都有着美丽的淡金色头发,母亲慈眉善目,父亲严厉中带着柔情。一家人会围坐在一起吃着饭,讨论着每天学校或者公司发生的各种事情。有时倦了会有母亲泡好的牛奶,一杯下肚,身子都是暖洋洋的。

不用面对猩红饥渴所带来的折磨,不用每一天都活在深深悔恨中,不用拼劲所有的力气去思念那个人,不用像所有悲伤故事的结局一样面对他的死亡。

米迦想着想着觉得有些困了,他忽然有些分不清哪边是现实哪边又是梦境了。究竟是美好世界里的自己不经意间做了个荒诞离奇的末日之梦,还是身处绝望的他梦到了内心深处最渴望的世界。

他眼睛微阖,连窗外的月光也不再明亮。米迦伸出手,紧紧握住了优一郎。思绪在被抽丝剥茧,灵魂仿佛缓缓上升离开躯体。但那只手,却不曾松开过。

果然不管在哪边的世界,不论梦还是现实,他也都会再次喜欢上这个人,不计代价,义无反顾。

 



——此时是距离百夜优一郎战死的第七天。


-Fin.

当我拿到这个题目我就懵逼了,写得不好还请多担待。原本我是明天发文的,但小黑有事,所以只好我上了……


你们的喜欢和评论是我最大的动力!


评论(5)
热度(95)
  1. 鲸鱼森Mercury. 转载了此文字

© Mercury. | Powered by LOFTER